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国外长篇】重归(the 2nd try)第七章 译者:Uophoenix

2017年07月14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417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51 views 次

说在前面的话:因为AKI自己创造了一些不存在的词汇,为了保证原意,只做注释,不进行翻译;光的妹妹在TV里未出现名字, 暂不做翻译。涉及TV中的对白部分参考了EVAFAN字幕组的翻译。

重归(The 2nd try)
原作:JimmyWolk
译者:Uophoenix

第七章:第十五使徒
-x-x-x-x-x-x-x-x
-x-x-x-x-x-x-x-x
这个场景在她眼里很不寻常:真嗣和明日香纠缠在一起,真嗣和明日香KISSING,真嗣和明日香在一间屋子里过夜,明日香坐在真嗣腿上吃早餐,真嗣和明日香触摸彼此要比触摸早餐还要多。

“以前他俩吵架的时候像结婚多年的夫妻,现在真的结婚了到更像在初恋中的小孩子。。。”美里嘟哝着喝下她惯例的早餐啤酒。该提醒下她监护的这俩孩子——房子里还有其他人。

不情愿的,明日香的嘴唇离开真嗣:“恩啊,再次回到荷尔蒙控制的年龄帮助很大。”她辩解道。
“美里,你得理解,”真嗣在旁帮腔“我们跨过那道障碍并走到一起很不容易。我很高兴我们终于可以无拘束的看着或抚摸对方不再纠结,”他解释道,然后看了看怀里的红发女孩“不用再害怕被打。。。”

“嘿!”明日香笑着抗议道,转过身子在真嗣的额头上轻敲了下。“永远都是个变态。”她说完转过脸,撅嘴。
没有听到熟悉的道歉,美里看到真嗣吃吃笑着凑到明日香耳边小声(但足以被美里听到)说:“记得咱们全天全果着在街上狂奔的时候?”
明日香脸色立刻变得通红,她羞涩的样子就像普通的在上学的女孩儿。

美里摇摇头,很难想象她监护的两个孩子一夜之间就变为大人。而当他们在外面的时候,却又表现的是她过去再熟悉不过的几个月前的他们——甚至比几个月前的他们更像普通中学生。如果——是的,如果不是看到他们眼睛里的时常露出的悲伤,这一切实在太复杂了。
隔着已经空了的yebisu啤酒罐继续看着他们俩,美里的思绪回到了几天前那场不欢而散的谈话。
-o-o-o-o-o-o-o-o
-o-o-o-o-o-o-o-o
“你不去追她吗?”

真嗣摇头,苦笑着坐回到餐桌旁。“你知道明日香的,时间让她释然了她的过去,但是现在的痛苦不是任何人可以理解的。况且我们每天都必须面对各种压力,而她总是对我说自己很好。”他叹了口气,美里听出他声音里的无力和憔悴,真嗣继续道“AKI的失踪对她已经是毁灭性的打击,我猜我消失在EVA里的这个月里她更是度日如年。”
“AKI,恩?”美里温柔的重复着这个名字,一个细小的微笑爬山嘴角“有点难以想象你们俩为人父母的样子。”
“开始是次意外(注:详见第六章),但是我想我们很快就适应了,当然啦,AKI也帮了我们不少。”
“能讲讲吗?”
“恩,她总能很轻松的搞定我们两个(注:原句为she went quite easy on us)。她是个很有活力的女孩儿,任何时候都精力充沛,甚至更胜于她妈妈。当然,她也很淘气,有时候她也会变得暴躁和不可理喻;不过,我想我们没太宠坏她,但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给了她整个世界。”他幸福的笑着说,但接下来落寞和苦涩爬上了他的脸 “但是。。。但是大部分时候她。。。她总是开心的笑着,她笑起来很美。” 一阵哽咽令他呼吸急促,他不得不停下,好让自己稍微平静,深深地吸口气,迅速擦掉眼里即将流出的泪水“对不起。”

“不,没-没事,”美里安慰道,她知道这一切根本不可能没事,几分钟以前,AKI甚至都不可能出现在她的脑海里,他们也许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的父亲,碇真嗣,是她看着一点点成长起来的,虽然她曾经见过他的低潮期,但是看着他失去自己孩子的样子,美里感到心碎。
“明日香。。。”他接着说“明日香是最棒的母亲。当然,我也全身心的爱着AKI,但是孩子和母亲间的联系是我无法完全理解的。最初,让明日香接受自己将要有一个孩子是一个很艰苦的过程,她。。。唔,不过最后AKI的到来改变了她的世界,但现在失去AKI更让她悲痛欲绝。”
-o-o-o-o-o-o-o-o
-o-o-o-o-o-o-o-o
【让她悲痛欲绝。。。是的,就像真嗣说的,她在尽最大努力隐藏。】美里沉思着,看着餐桌对面的那对儿【如果不是14使徒后发生了这么多,我也许根本不会注意。】想到这,一阵内疚敲打着她的心【难道我以前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痛苦吗?尽管我很了解他们的过去。。。】
她自责的低下头【不,我注意到了,只是我觉得假装没有看到更方便,我在逃避我的责任。】她眼角瞟到对面那对儿正在进行一场抓痒游戏【这就是我在做的事情吗?】
“啊!该死,要迟到了!”
明日香的叫声把美里的思绪拉回到现在,她放下手里的啤酒,
“我也该去NERV了,”她说着,慢慢起身;对面的俩‘孩子’正闹哄哄的抓起书包准备往外冲“我可以稍你们去学校。”
真嗣和明日香在门口停住,“那个。。。”
“不许反对!”她命令道,朝他们走去“如果你们每天都很晚才去学校,特工们会注意。”
“至少能让我开车吗?”明日香抱怨道,然后失望的看到美里拒绝的眼神“喂,你知道我可以的!”
“我的车是阿尔皮努(注:美里的车是阿尔皮努 雷诺A310)不是皮卡!”
争吵形式和往常一样,只是话题略微不同;他们穿上鞋准备出发,一切又如往日,就像美里不知道不久后的第三次冲击,不知道时空穿越归来的真嗣和明日香,不知道名为AKI的小女孩儿。
就在门关上的瞬间,没有人听到电话响起。响过三次,一段录音被记录。。。
-x-x-x-x-
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加持在公用电话亭挂断电话。他已经说完他必须要说的,这时的他已经满足了。
“最后的任务,”他低声说,看着手中的文档。一丝笑划过嘴边“如预言般。”
-x-x-x-x-x-x-x-x
-x-x-x-x-x-x-x-x
桐木光无法相信。明日香向她吐露真心已经过了一个多星期,但她既没有见到她的朋友有任何行动,也没有看出明日香有这方面的想法。
“恩”——当她们俩单独回家时,这是明日香给的唯一回应。
“料理怎么样?一直都是真嗣君在做你们俩的午饭,偶尔也给他做一次嘛,‘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他们的胃’”
她似乎立刻要听到真嗣不是东治那种吃货的评论,但是明日香什么都没说。
“我知道了。。。”
这让班长觉得她根本没有在认真听“哦,拜托,明日香!如果你喜欢某个人,你得告诉他!”
明日香回过头怀疑的看着她,
“额,那个。。。我们不一样,”光急忙辩解道“我和东治不会总有生命危险。。。至少不像你们。。。”
明日香笑笑,没说什么。光知道再继续说下去也是对牛弹琴。但是,几分钟后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继续开始了唠叨。
“说真的,你到底什么时候告诉他?”
“总之会的。。。”

光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她实在想不明白明日香为什么会这么淡定。

她们路过一家玩具店“啊,我差点忘了,Nozomi的生日快到了,你能等我一会儿吗?”

明日香不屑的瞟了眼满是儿童玩具的大玻璃窗口“谁想要这么弱智的东西?”

“哦,是我的小妹妹,她快要上。。。明日香?”

桐木光注意到她的朋友突然就像看到幽灵一样,一动不动的盯着那家玩具店。

她在盯着一个红色绒毛头发的娃娃,光听到她模模糊糊的在说‘ki…ko?’(注:详见第六章)

这好像是她母亲的名字?光有次在学校的表格上见过,Keiko(注:圭子)?不,是Kyoko(注:京子,明日香的亲生母亲)。为什么她会对着这个娃娃说自己母亲的名字?难道这是这个玩偶的牌子吗?

“你没事吧?”光担心的问,明日香回过神来。

“当-当然,快点!”
-x-x-x-x-x-x-x-x
-x-x-x-x-x-x-x-x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该知道的吗?】美里在被她的同事隔离没收ID卡和枪后,不停地问自己。面对NERV的情报人员,她尽量保持着三佐应该有的冷静,但她的内心已经开始抓狂。

【他知道这么做早晚会被抓的!碇司令不可能再假装看不见了,而SEELE也发现了他的不忠。这个白痴,现在就是谁先抓住他的问题了!】

她在意的还不止这些,回想起时空穿越。她不禁有点不平【为什么他们不告诉我?为什么他们不告诉他!】摇摇头,【他们不知道所有事情;也许这意味着一切都会好,也许。。。他就是个傻瓜。。。】她这样想着,跟着前面的NERV护卫进入禁闭室。

“谢谢您的配合,”其中一个护卫对她说,“问题很快会解决。”

然后,黑暗包裹了她。
-x-x-x-x-x-x-x-x
-x-x-x-x-x-x-x-x
真嗣和明日香安静的走在通往同步测试的通道里,穿着的作战服所发出‘嗒嗒’的脚步声回响在NEVR空旷的走廊里。真嗣不时的转过头看看明日香,希望能读懂她的表情。
他们不用在家里继续隐藏彼此的关系,而且真嗣很充分的利用了这个条件(我汗!)。但是,即便是他正式搬入她的房间,他们依然很少有时间能‘真正’单独待在一起,能‘真正’自由的谈论他们需要谈论的。而且,自从明日香重新回到学校,她变得不怎么想说话。

“你知道,光最近总对我说一些奇怪的话,”他说,希望能减轻沉默带来的压抑感;

他很高兴的从斜过的眼角看到明日香脸颊变得绯红,她断续的疑问句回答了自己的提问“她。。。她说了?”

“是的,问我有没有喜欢什么人;还说我喜欢的人也许就在我身边。。。”他看着她,一面偷偷乐着欣赏明日香发窘的表情,另一方面他很高兴成功的转移了明日香闷闷不乐的沉思“我以为她在说他自己,不过介于她最近和东治形影不离。。。嘿,明日香,能告诉我她在说谁吗?”

“那个傻女孩儿为什么不能像她承诺的那样安静点儿!”红发少女生气的嘟哝着,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真嗣忍不住的笑,但是,终于,他认真的开口道“明日香,记得最开始是你的主意,因为一些必要的原因咱们需要保守秘密;但是。。。美里,现在连光也。。。”

“那是因为你不在了。一整月,我都努力的避开她,但是她不停地缠着我问你和。。。(注:我猜省掉的那部分是‘我’)最后,我忍不住说了。我,我不得不说了。”叹气,她继续:“光只是知道我爱你。她对其他的一无所知。我是说,她甚至不知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而且,看她的行为,我都不确信她是否真的知道这不是小孩子的胡闹。”

“好啦,她只是个在正常不过的女孩儿,局外者迷嘛。(注:原句It's hard see beyond one's own nose这是神马意思,很难看到到自己鼻子下面?)”

“那么,你不生气?”

“对此咱们也没什么可做的啊,”真嗣耸耸肩,感到一缕失落;明日香告诉了她的朋友,而之后却未有告诉他(失落个毛啊)“也许这是件好事,咱们可以让她帮忙撮合。”

“唔,这实在。。。”

“真嗣!”有人突然在背后叫住他们,打断了对话“嘿,真嗣,等等!”

真嗣转过身看到一个男孩儿夸张的朝他挥着手跑来“东治!”

关西男孩儿停下来,喘着气“哦,还好遇到了你,我想我迷路了。”

“啊~~这没什么新鲜的,”明日香嘲笑道,迅速的转换为过去那样“但是,你这白痴在这儿干嘛?”

东治显然认为选择无视她的存在比较安全“你知道,我以前只来过这里一次。今天,他们,他们让我做什么同步测试,然后那个医生领我四周转了转,再然后。。。你能告诉我换衣间在哪里吗?”

“当然,顺着这条走廊回到电梯间,向上两层,出门右拐,然后直走;你就能看到了,”真嗣说,“但是,明日香是对的,你在这里干嘛呢?”

东治耸肩:“恩,他们现在说我已经好了,应该回到岗位上。然后在我有一台新的EVA前,我得不时地做这个测试。”

真嗣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但是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你还愿意继续做驾驶员?”

真嗣看出第四适格者的不安,虽然他不想表现出来“当然,在使徒体内不是次好体验,”他承认“但是,男人就该拯救世界!”

“你什么时候是个男人了?”明日香嘲讽道。

“很有趣,哈?”东治回击,“好了,向上两层,你说的?那么,结束了之后见!”

朝东治挥挥手,真嗣转过身离开了他的新驾驶员同伴。

直到东治消失在走廊尽头,明日香才开口“你觉得他们真的会让他再驾驶EVA吗?”

“我对此表示极端怀疑,”真嗣说,摇摇头,确信自己的判断“就像我们知道的,剩下的EVA量产机是为了对抗我们而制造的。我不认为他们会让我父亲再多控制一台EVA。”
-x-x-x-x-
当实验目标到达测试地点,律子从吸烟室回到控制大厅。从这个距离看去适格者们只有手指那么大,但作战服的颜色很容易区分他们。当真嗣和明日香条件反射的进入他们自己的插入栓时,东治犹豫的磨蹭着。

做了个鬼脸,律子走道控制板前打开公共频道“我们早些时候测试完了丽,你可以用她的插入栓,东治君。”

同时,红色的指示标志指向00插入栓,东治如释重负般走去。

“我们用什么模式测试他,前辈?”玛雅问,手放在键盘上。

“保持和零号机的连接即可,这是和驾驶员同步最弱的机体;所以很有可能会和他同步,必要时刻他可以作为候选人。”

直到孩子们进入驾驶舱管好舱门,日向诚还不时的看着身后。

“怎么了?”律子问。

“冬月副司令不是说今天要来看测试吗?”

“他知道时间表,”博士有些不高兴的说“其实他也没有必要亲自来,他只是想知道,发生那次事件这么长时间后那个男孩儿第一次同步测试的成绩。”

一小声惊讶从玛雅嘴里溜出“公共频道没有自动关上。”

“又一次?好消息是我们还没开始八卦美里现在的位置,”律子嘟哝着“看来上次的整体优化没做好。。。”

“恩,赤木博士?”真嗣的声音突然插进来。

律子叹气,真嗣的声音听上去很是不安——为了取得有效数据,又得花很多时间重新开始测试 “怎么了,真嗣?”

真嗣花了很长时间思考回答,“恩。。。。美里在么?”

博士朝玛雅眨眨眼睛,然后看看日向。看到他们都在摇头,她回答“额,不,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看到她了,有什么事吗?”

“不,没有,我-我只是想问她一些事情。。。”真嗣的声音听上去很紧张,回答也很含糊。

“难道现在他还需要她手握手的才能进行测试?”律子低声说,但足够让其他的工作人员开怀一笑,然后她清清嗓子“好啦,各位!我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我有个预感,今天会是很长的一天!”
-x-x-x-x-
“他的手机关机了!”明日香咒骂着,再一次按掉自己的手机;她和真嗣正向最近的车站狂奔,希望能赶上趟火车及时到家“该死,如果不是你搞杂测试,赤木不会重启两次!!”

“对不起,有个对你很重要的人身在危险中时,很难‘集中精力’!”真嗣喘着粗气说,决定放弃提起赤木博士第二次重新测试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当他们在驾驶舱里从公共频道听到,冬月副司令消失、美里不知身在何处时,彼此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所有的证据指向,那个可怕的一天来了。

列车启动的最后一秒,他们俩跳上车,破纪录的时间他们冲回了家。【。。。小律那也请代我道个歉】说不出一句话,他们俩震惊的看着对方,然后急忙跑进客厅【"葛成,真相与你同在;不要困扰,勇敢向前。如果,还能有机会再次相见,我会对你说8年前没有说出口的那句话,再见。】。

留言机在‘咔咔’声中停下,泪水在绝望的紫发女人脸上肆意流淌着,美里伏在餐桌上悲痛欲绝的哭泣着。
“美里。。。” 真嗣轻声的呼唤她。

美里颤抖着的身体猛地一震,显然刚刚才注意到他们进来。泪水还在流淌着,但很快惊讶变成了愤怒“你。。。你知道这件事,对不对?”

真嗣感到几乎不能呼吸,知晓这件事本身已经让他足够难受的,但看着自己的监护人如此悲痛更让他伤心。“对。。。对不起,美里小姐,我。。。”

“你知道,但是你没有告诉。。。?”

“我。。。我试过了。。。”他结结巴巴的说,他身后的明日香的气场更让他倍感压力。

“你没给他匿名信吗?”红发少女不敢相信的问。

“我当然给了!也许他根本没有读,也许他认为这只是个恶作剧,我不知。。。”

“不,他知道,”美里努力地让自己冷静“他知道seele和碇司令迟早会除掉他,不然他不会留这条消息。他知道这是最后的任务,为了他那该死的真相!”

“等等。。。这条留言。。。”真嗣突然皱眉“有些不对。。。”他走向留言机,重新播放了一遍。再次听到良治的声音,美里轻声抽泣,但是真嗣却露出一个浅浅的笑“这次,他没有提到西瓜。。。”
-x-x-x-x-x-x-x-x
-x-x-x-x-x-x-x-x
“您所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还是不行,”明日香咆哮着挂断电话。

“你知道,”真嗣试着安慰“加持先生能照顾好。。。”他还没说完,明日香瞪过来的眼神提醒他,加持上次没照顾好自己。

“他也许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我们无法得知他是否平安,”她斥责道“如果他忘记提到西瓜呢?如果上次的战斗波及到了他的西瓜呢?如果你已经踩坏了他的西瓜地,他没有理由再拜托你去浇水!”

真嗣忍住抱怨,她已经这样神经质快一个月了。现在提醒她一切都是他的错误是非常不明智的,尤其他更不愿意在公共场所——像轻轨站这种地方开启一轮争吵。

“也许加持先生现在接听电话非常危险,条件允许时他会主动联系咱们的,”他最后说“我想电话会很快来的。”

“我知道,”明日香难过的叹气“我知道。”

习惯性的,他搂住明日香的肩膀,把她拉的离自己更近。明日香只轻微的抵抗了下,便靠了上去,但真嗣眼睛扫过对面的站台后,猛地把她推开。

“干什么!?”明日香生气的说。

“绫波在那儿,”他解释道,用头点了点前方不远的站台;那里他们熟悉的蓝发女孩站在人群中。

“你觉得她看到咱们了吗?”

“我不知道,她看上去像是在读书,”他踌躇的说“你觉得我们应不应该去找她?”

“不”

声音里的难过让他低下头看着别过脸的明日香,“怎么了?”

她摇摇头,深深地吸了口气“没什么,我只是想起。。。”(注:TV22集)

她的声音淹没在列车进站的嘈杂声中;

站台的另一边,绫波丽重新将注意力转回到她的书中。。。
-x-x-x-x-x-x-x-x
-x-x-x-x-x-x-x-x
“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我没说有问题,只是!!”

电话响了,短暂的打断了两位美女的争吵。真嗣救星般的奔过去接电话,他很高兴能从两位室友晚餐的‘热烈讨论’中逃脱出来。再过不了多久,又会变成两人同时转向他逼问他会支持谁。

“我去接,”他说着,不过他觉得明日香和美里重新开始她们的‘热烈讨论’时,不会注意他的存在。翩翩也正在它的餐桌上享受着沙丁鱼。

真嗣摇摇头,拿起电话“您好?”

“恩。。。你好!能。。。明日香。。。电话接吗?”一位女士,操着一口很不熟练的日语,从电话另一端传来,真嗣感到一阵紧张,是的,他知道电话的另一头“我是她母亲。。。”

"E-einen Augenblick, bitte."(注:德语,请-请稍等;)

听到真嗣的德语,明日香到吸口气,她立刻转向他。他们期待这个电话很久了,真嗣甚至强制明日香和他进行练习,但最终生活总是出乎他们的预料。

她犹豫着站起身走向他,接过话筒,太过紧张甚至没有注意真嗣在静静的祝她好运。

"Hallo... M-Mama..."(注:德语,你好。。。妈-妈妈。。。)

真嗣专心致志的听着她的每一句话,他希望在过去几年里所学到的一点点德语能听懂。

“什么?我不能这么称呼您吗?”她玩笑到,显然更有信心融化她很久以前制造的冰川“是的,可能是有点。。。真的?从没这么叫过您?恩。。。咱们很久没有聊过天了,而且——哦,没有责怪您的意思,我也应该打个电话的。我只是。。。想对您说对不起。。。我从没好好对待您,虽然您对我很好。我并不是不喜欢您,只是。。。恩,因为您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知道,这对您不公平。但是,希望您能理解。。。喂?您还在听吗?”她停住了,显然在等对方回复,然后眨眨眼睛,“是的,当然真的是我!是-谁?。。。哦,是的,是他。。。我猜他还不错,”她说着,朝他眨眨眼。

真嗣也回报以一个微笑,现在,他这个精神支柱可以撤退了;他离开明日香,以便她和她的母亲随便的聊点其他的;虽然没有看表,但当电话最终快结束时,真嗣确信已经过去了很久。
"Ja... ja, werd ich. Du auch. Mach's gut."(注:德语,是的。。。是的,我会的,你也一样,照顾好自己。)

伴随着挂断电话的‘咔哒’声,明日香深深的呼出一口气。真嗣迅速跟上前,把她搂在怀里。

“真是一个长长的电话,”他在她耳边轻声说,“感觉好些了吗?”

“一点点”她再次叹气,“接受她是一回事,接下来我们又要面对的,又是另一回事。。。”(注:原句为But to come to terms with her was one thing. Compared to what's awaiting us soon, it was nothing...谁能想出押韵的译法请告知我)
-x-x-x-x-x-x-x-x
-x-x-x-x-x-x-x-x
“又降了五点?比昨天的3.7点还要低!”听着律子评论明日香的同步测试成绩,美里咬住舌头。她知道现在有很多事情困扰着明日香,她总不能对律子说“嘿,别对她太苛刻了。毕竟,她经历了一个毁灭了的世界,她的孩子失踪了,上个月她的丈夫消失在初号机里了,现在又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人失去了音信;再过不久她又要再面对一次世界的毁灭。”美里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为明日香的同步成绩进行辩护。

最后,她想了一个最为合理的借口“明日香今天身体不舒服,又是那个的第二天”。

“同步率不会被身体上的不适所左右的,”博士反驳到,然后她接着道“实际上,她的同步率也没有太糟糕。在被上一个使徒打败后的测试里,下降的速率甚至回复了一点点。”

【啊,是的,因为她被打败了,】美里眨眨眼睛心道,【你是知道的。。。】

“但是仍然低于她的平均值,甚至和她刚开始训练时的数据差不多。很难想象,不久前她创造了一次同步率的记录,”律子叹气“战斗中同步率升高了,然后又在近三次的测试里下降,明日香的波动甚至堪比真嗣,如果能搞清她出问题的更深层的意识。。。”

“前辈。。。前辈是认真的?”玛雅惊愕的插嘴。

“我们不能用在战斗中用魂不守舍的驾驶员。”

“哦,拜托,小律,”美里急着辩解,这种讨论不是个好的方向。她不清楚她们俩具体在说什么,但是计算2+2不是个难事“我们在说的是明日香啊!她是为了EVA而生,为了对抗使徒而战斗,不是为了这些无关大局的同步率。你也看到了上一次的战斗,最后失败不是她的错!”

“是的,但是我也看到她无视命令,没有用远距离武器狙击,她本该在远处削弱立场的,”律子提醒“向我刚才说的,现在不是很糟,是的,我没有说现在要替换她。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想我们最好看看第四适格者在二号机上的表现。”

美里几乎是吼出来的“我不觉得这有助于提高明日香的心情!”
-x-x-x-x-
“你们在干什么???!!!”

美里内疚的叹气,她之前想象的出红发女孩的反应,但亲自经历又是另一回事。现在,在等测试结果的这段时间里,第四适格者被要求进入二号机的模拟仓。

“放松,”三佐试着冷静暴走的第二适格者“律子只是想看看东治和其他几台EVA的同步情况,只是为了。。。”

“为了有人被取代。。。”明日香讽刺的说。

看到明日香表现出的更多是一种失落,美里内心一阵难过。

“他只是以防你们几个主力驾驶员不能战斗时使用,我们不考虑永久性的换人,”律子毫不犹豫的说谎。但是美里确信,明日香的表情显示她以前的经历让她知晓了全部真相。

所以,现在,在站的所有人,没有人接受博士的解释。
-x-x-x-x-
“东治,感觉还好吗?”美里的声音传入插入栓“毕竟这是你第一次‘真正’。。。恩,自从。。。”

“是的,”他回答,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虽然,说‘感觉不错’算不上完全说谎,但是,在二号机里。。。。感觉好奇怪。

其实三号机的事件后,铃原东治并不很害怕坐到EVA里,他甚至记不清那次事件的细节。像现在这样坐到模拟舱里,从显示屏上看外面的真实世界,倒是和他平时在外面看到的没有什么不同。

但还是。。。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在明日香的EVA里,他说不出来;但让他【感觉】到的不是平时见到的那个傲气冲天、野蛮暴力、不可理喻的红发恶魔。那种【感觉】,更像是像他小妹妹那样让人充满怜爱的小loli。

也许光是对的。。。

“好了,就到这儿吧;”博士的声音充满失望,“你可以出来了。”
-x-x-x-x-x-x-x-x
-x-x-x-x-x-x-x-x
当电梯打开,一般人看到她都会感到惊奇。后来,她意识到乘坐电梯时,紧贴在门口的右侧是一个很不寻常的举动。她到不是讨厌乘坐电梯或是急着出去赶路什么的,只是不愿意改变多年的习惯。

所以,她只是向旁边迈了一步让第二适格者进来。当电梯继续在总部的轨道上运行时,她发现自己很奇怪的不能集中精力去想一些事情。通常,绫波丽总能轻易地无视周围的人,但是,这一次,身后安静的不寻常的女孩儿却让她无法无视她的存在,就好像明日香在温柔的抚摸她的身体。(注:此处乃本译者YY,详情请参考百合同人<无言>)

是的,如果NERV失去一位经验丰富的驾驶员,那会很严重的损失。但是,当赤木博士明显在说谎说不会换掉明日香时,绫波还感觉到其他的东西,。

这是什么感觉?同情吗?至少是惋惜。

丽不确信如何定义自己现在的感觉。她是不是应该帮助她减轻不安呢?但是,第二适格者从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丽不知道如果她真心愿意提供,惣流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因为,至少,她可以为她提供一个有用的建议。。。

“你知道,”身后的声音打断了丽的思绪“有人曾经告诉我,不敞开心扉,EVA是不会动的。”(注:TV22集)

丽没有回答,她的直觉告诉她,明日香的声音没有恶意。但是,很奇怪,惣流驾驶是怎么会说出她将要说出的话呢?

“我过去认为。。。不,我知道我这么做了。”明日香继续说“我相信封闭的内心不会启动EVA,但是,有时敞开心扉真的很困难。”

“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丽不解的问。

“你有打开过你的心吗?”

明日香简短的问题让两人再次陷入不安的沉默,丽努力地理解她每一个词的意思——或者说惣流想要暗示的。“你是。。。什么意思。。。?”

“让它动起来。”

一种无名的电流般穿过丽的身体,但并没有持续太长“我不需要。”她最后说。
-x-x-x-x-x-x-x-x
-x-x-x-x-x-x-x-x
明日香笔直的站在浴缸前,出神的望着里面溢出的水;

她不再恨自己了。但当她独自一人时依然会闷闷不乐。她记得她曾在这个时期急转直下,为什么现在还是回到了这个轮回?

所有人一定都注意到了,这不奇怪,她的同步率快降到临界点了。当她从【她的EVA】里出来时,即便是东治也会一脸同情的看着她,更不用说真嗣。。。

他已经开始试着和她谈话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一定会更进一步采取措施。而她总是会在最后一刻想尽办法避开,她并不想像一直这样,因为她清楚这原因。

恐惧。就像她huai yun第一个月时,她觉得有个东西在设法阻碍她和真嗣。

“这样的盯着浴缸意味着不是好事。”

本能的,明日香吓了一跳;她回过神来注意到真嗣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来“甚至没有敲门?我什么都没穿,白痴!”

“还有什么我没见过吗?”

明日香犹豫的转过身,抱起双臂遮住身体,躲避着他的目光。到不全是因为这个场景,她知道他是对的,她也很久没有对他有这样的反应了。

“所以呢,你想干什么?”她略微恼火的问,转回到平时的模式上; 她放下手臂支在后腰上,“想再看一次未成年人的身体?”

“唔,这个我也不反对。”

“你个变态。。。”

“哦,介于我现在也是未成年人,我不认为我会因恋童癖而被捕。”真嗣微微一笑。

“好吧,”明日香道“但这不能改变一个二十好几的人还对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和谐——这是不对的!”她说着,向前几步靠近他,一面手指戳着他的胸,然后贴近抱住他“很高兴我也是个变态。”

她靠在他身上期待着一个吻,但令她始料不及的是真嗣温柔的用手打住她“明日香,”他的声音开始严肃“实际上,我想和你谈谈。”

“不能等到上床吗?”她哼哼道,一面抚摸着他的胸膛,希望能勾起他的‘兴趣’

但是,真嗣温柔的握住她的手臂将她向后推开一点距离,让明日香知道他是认真的。

“你知道不会过太久了,一天或者两天,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说,试着看她的眼睛。但明日香迅速回避了他的视线,她似乎在竭尽全力的逃避这个话题,“时间已经不多了,我。。。我不能再一次看着你。。。我不能再在后方让你一个人去承受这些。他们已经开始行动,让东治参加同步测试证明了这点。虽然我听说这次不像上次那么糟糕,但这对上层来说根本无所谓。仅仅是‘不如以前’就足够撤换掉我们。”叹气,他温柔的转过明日香的脸颊,希望她能看着自己“我甚至不用了解全部,也能理解你的不安。我猜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你会盯着这一池子水。所以,你为什么不。。。?”

“不要!!!现在!!”

意识到自己爆发出的的尖叫,明日香退后一步,轻声道“拜托了,不要现在。。。”

“但是。。。”一声叹气,表明了真嗣的投降,他搂着明日香,抚摸着她的背,试着让她平静,“好吧,先洗个澡,也许等你准备好了。。。”

“你是在说你要和我一起洗喽?”明日香再次打断他,在他说完那个令她害怕的事情前,转移了话题方向。她知道,无论如何他都是对的,她不可能不去面对接下来的事情。但她可以一直逃避,只要他不提起。。。

“嗯。。。我不。。。”

“和白痴真嗣用一个浴缸的水?”她微笑着说,她知道他对这个没有抵抗力“是的,我想我喜欢。”
-x-x-x-x-
真嗣躺在床上,等着明日香在旁边换好睡衣。倒不是他们不享受刚才的洗浴时光,但真嗣并没有觉得放松,明日香似乎也如此。他感到自己的无力,明日香的固执让他无法开口,每次违背她意愿的时候真嗣都会有这种无力感。为此他感到很内疚,因为即便知道她是错误的,他也无法采取行动帮助她。

她又开始逃避他了,而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就因为他无法强迫她做任何事。为什么?他清楚如果她不和他进行这场谈话,只会让一切都变得更糟,他也确信明日香也深知这点。从未有过的沉闷笼罩着他们。

“真嗣”明日香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她系完了最后一个扣子但没有转身,“只求你答应我一件事:不管发生什么,不要做任何傻事;不要启动初号机,不要帮我,不要违反命令。我太清楚你会这样做,但是,求你了,不要。”

“但是。。。”他几乎意识不到他已经从床上跳起来了。

“你知道这太引人注意了。”换好衣服,她转过身,耸耸肩,努力地挤出一个微笑“而且,嘿,谁知道?也许它会用上一次的那些记忆来攻击我,现在已经对我不起作用了。”

“明日香,你不会真的相信。。。”真嗣争辩到,但明日香放到他嘴边的一根手指让他停下。

明日香试着给他一个自信的微笑,但她的眼神出卖了她。或许她不愿承认恐惧的原因已经和很多年前不同了,也许深入的谈论这个话题对她并没有帮助,相反,也许这是他们两个都不愿涉及的伤痕。

“真嗣,你是知道的,我必须要独自面对,”她冷静的说“你已经很多次的违反了纪律,在反抗命令一次,他们会将你在非战斗时间隔离。而且,我们不能让丽出战,你觉得你父亲会让我取郎枪吗?”在他回答前,明日香摇摇头“你面对了你的使徒,我也要面对我的——一个人。”

握住灯绳,滑进被褥,她在黑暗中结束了讨论。真嗣了解她,知道她现在不想开启争吵,所以,如果必须,她会假装已经睡着。而且,他知道她是对的——大部分。

或许,他不得不让她独自面对下一个使徒,但是,他不会再让她一个人战斗。。。
-x-x-x-x-
美里正准备和周公约会,一阵敲门声把她拉回到三次元。抱怨着,她踉踉跄跄的起身去抓门把手。天还未亮,这么早把她叫醒,不给一个很好的理由,她是会暴走的哦。

“真嗣?”从打开的门缝中认出少年的身影,她有点疑惑。

“对不起,吵醒你了,我有些睡不着。”他道歉。

“没甚没”她打了个哈欠,努力让自己清醒“没-没什么。”

“美里小姐,我。。。我能拜托你些事情么?”

“恩啊。”

她注意到真嗣迅速的瞟了眼明日香的卧室,似乎在查看有没有跟踪者。“拜托,不要让明日香知道。她。。。她不会同意的。但是。。。当下一个使徒来临时。。。”

“如果你希望我解冻你的EVA去帮她,我很抱歉,我的权限不足以帮到你,”睡意骤然全无,她提醒道“初号机在你父亲的控制下。”

叹气,真嗣垂下肩膀“是的,我也期待过这个办法。但是,如果不行,你能不能帮我们俩接通一条秘密线路?就是我和她通话时不会被任何人发现或记录?”

意料之外的请求,美里花了好几秒钟思考答案“我-我可以试试,但我不太精通电子通信,我现在不能给你确定的保证,我真的不知道怎样才能避开MAGI的监控。”

惨白的月光映衬着真嗣失望的脸庞,美里真的希望能给他其他答案。最终,真嗣不情愿的点点头,“拜托你了试一试,如果我们能自由交谈,对下一个使徒会有很大帮助。”

美里皱着眉头看着他【下一个会出什么事?】,思考着,她慢慢点点头“我会看看能做些什么。”
-x-x-x-x-x-x-x-x
-x-x-x-x-x-x-x-x
“我会看看能做些什么,”美里脑子里重复着这句话,一边疯狂的敲击着控制台“我真是多嘴。”

通常,压力是效率的源泉——尤其对于葛成美里,但是对于她不擅长的科目,即便是几分钟她也会如坐针毡;错过午餐本身已经够糟的了,劝说伊吹二尉和大家一起吃一次还热着的午饭更是一项艰苦的任务,尤其向她说明自己可以处理网桥又花了不少时间。

【律子几分钟就能搞定的东西,该死,就算加-】手指停下,一阵不安,她恼火的摇了摇头【没事的,他们说过他没事。至少。。。】

“三佐?”

惊愕,美里迅速存好盘关上窗口。年轻的女孩儿抱着食物走来,这孩子对工作得有多着迷?

“你在做什么?”玛雅好奇的问。

“额,我只是。。。想玩一会儿扫雷,”美里‘认罪’,从椅子上起身;玛雅一脸同情的看着她,似乎在为她电玩方面知识的匮乏感到遗憾。

至少,美里已经完成了,或者说她希望完成了。

因为。。。。她已经没有时间再检查了;

就在她离开座位数秒后,第十五使徒的警报响彻大厅。
-x-x-x-x-
几分钟内,总部人员各就各位。

“第一、第二、第三适格者已经进入他们的EVA,”日向诚报告,美里看着各个正在闪烁的监视器“第四适格者还在路上,预计到达时间要在十五分钟后。”

【这不重要】美里想着,她看着显示器上刚刚刷新出的使徒【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以至于真嗣担心到需要一条保密线路。】

“已影像确认使徒,”青叶茂宣布;拉近卫星屏幕,一个像鸟一样带着双翅的‘天使’浮在宇宙中。但是,美里相信如果屏幕再能放大一些,那东西的模样绝对能颠覆人类的认知。

它没有一点儿想动换的意思。

“难道它在需找降落时机?”她沉思着“或是不必接近就可以破坏我们?”

“我们不容易攻击到它啊;”诚汇报。
“不管怎样,目标不靠近到我们的射程内,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EVA无法迎击卫星轨道上的敌人。”美里静静的诅咒着。上一个次她是怎么打败它的?她唯一可以想到的武器就是电子阳枪,但是这样真的好吗?难道这是唯一的选择吗?上一次明日香显然出事了,看上去之后她不是被替换掉就是被隔离了。如果能想到别的办法,真嗣的计划甚至可以不用上场。但是,让丽替明日香出战?这样不公平。

为什么他们什么都不告诉她?

“三佐?”

日向的声音让她颤栗,她必须要下命令了,所有人都在等着。诚然,她曾多次让这些孩子奔走在死亡边缘,但是现在,她‘确信’她的命令会导致一个悲剧,难道她还要。。。?

“使徒。。。”她准备开始,但突然被一个声音打断。

“喂,美里!让我去!”明日香不耐烦的要求道。

“明日香,我没。。。”

“美里小姐,”真嗣的声音也插了进来“我。。。我也觉得让她去最好。”

美里叹气,恼火的意识到司令在身后。通常听从下属的意见会在上级面前显得优柔寡断。但是,美里愿意相信他们建议的是最好的办法,况且她已经不在乎她在碇源渡面前的地位了。

她向真嗣竖起拇指,后者微笑着关掉了通话,明日香也关上了显示器。“那么好的,二号机出击!准备远距离狙击!丽准备援护!”

“你知道,若是失败的话,明日香也就到此为止了。”律子在旁不带感情的评论。

“可能吧,”美里承认,“但是,如果明日香能顺利干掉使徒,希望一切都好转!”
-x-x-x-x-
等待让她焦躁不安,上一次使徒攻击她的影像一遍遍在脑海中回转着,恐惧一点点侵蚀着她的神经。明日香设法让自己冷静下来,尽量不去理会这种难以名状的紧张。光点大小的鸟天使在瞄准镜的十字中心乱晃着,她索性闭上了眼睛。杂乱的呼吸配上胸膛‘砰砰’乱跳的心,明日香甚至有点希望赶快开始。

下一秒,她就后悔这么想了。
-x-
一道光束照向EVA-02,没有造成任何物理伤害。但是作战室警报大响,美里不用思考也判断出这是来自使徒的攻击。

“指向性兵器?”她不假思索的判断。

日向迅速确认她的假设“不,没有热能反应!”

“心理图形出现混乱,”玛雅突然插话“开始出现精神污染。”

“试图进行精神攻击?”律子问,但更像是问她自己“使徒想了解人心?”

【精神攻击?】美里要紧牙,看着显示器上被攻击的二号机痛苦的扭曲着身体,
【明日香。。。】
-x-
她尖叫着,周围如烈火般的燃烧,一种无名的压力排山倒海般的压向她,似乎想找到缺口钻入她的身体。尽管全身剧痛,她试着抵抗这种压力,并向目标开枪,然后强迫自己在造成更大的破坏前扔掉武器。在使徒成功侵入的那一刻,尽管想法很自私残忍,她的一部分有点后悔没让其他人替换这个位置。

她怎么可能会忘掉这些记忆呢?

身体的疼痛消失了,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但是她的灵魂就像是在被肆意撕扯着,那些被埋藏在深处的记忆一点点被毫无保留的翻了出来。该死的精神污染再一次玷污了她的灵魂。

“妈妈!”

【求求你!】

“救救我。。。”

【妈妈?】

“求你了。。。”

【你在哪里啊?】
-x-
黑暗;
空无一物;
除了一个声音;
一个孩子哭泣的声音;

【什么?难道真的和上次一样吗?】她眨眨眼睛,仔细的看着这个越来越清晰的女孩儿。她蹲在那里背对着明日香哭泣着【是我?我在哭,但是为什么?我已经不再。。。】

一阵阴冷的恐惧攫住她的心房,那个孩子的头发不是棕红色的,更像是棕色。。。

就在她的好奇和恐惧还没分出高下时,那个女孩儿突然停止哭泣,站起来慢慢的转过身“你为什么离开我?”
-x-
“不!!!!!!!!!”

痛苦的尖叫声刺痛着美里,没有什么能比现在感觉更糟了。她想象不出明日香发生了什么事,是什么样的攻击能让她的声音接近崩溃。

“明日香,撤退!”她命令道,但是没有回答。

“没有反应!”青叶茂确定。

“也许她已经听不到咱们了。”

律子平静的说,三佐沉默的看了她一眼,这样的结论是她非常不想知道的。

“丽呢?”她问,

“。。。在03地点!”

“最大输出!”

“打开最终安全阀门!”日向报告道“准备射击!”

几秒钟后,一道强大的能量光束从零号机的枪膛发出,射向天空,准确的击中使徒——如果不算被A.T.立场弹开。

“不起作用!”青叶再次确认,“能量无法穿透A.T.立场!”

“但是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

美里静静的咒骂着,如果他们的远程武器不起作用,那她已经没有办法帮助明日香了。如果初号机还是无法出战,现在只祈祷真嗣能读懂她的信号。。。
-x-
她发现她回来了,在菜园附近,在他们家的附近,但她几乎认不出家的形状。破碎的木板横躺在地上,篱笆也是横七竖八的。

走进他们的蔬菜超市,景象变得更糟。土地坑坑洼洼,没有种植蔬菜和作物的迹象。温室是空的,桌子和盒子被扔得满地都是,碎掉的玻璃板在风中呼啸着。身后,他们家的门被撞坏了,满地都是凌乱的羽毛和血迹。各种迹象表明有大型动物践踏过他们的家园。

带着砂砾的风扫着她的脸,她踉跄的前行,突然有什么东西拌住了她。低下头,一阵寒意,她下意识的后退,她认出那是一个红发的玩偶的头部(注:详见第六章)。她想闭上眼睛,但是做不到;正当她害怕下一个会是什么时,一声尖叫从嘴里逃出。目光跟随着玩偶的头,她看到一具小孩的尸体被埋在各种碎片下。尸体躺在地上,一条腿不见了,怀里还抱着玩偶的下半身。。。

“不。。。”
。。。微笑。。。
“不!”
“你抛弃了我。。。”
“不!!!!!”
她崩溃的尖叫着,身边的场景消失了——除了那个小小的身体。

“不管怎样,你是知道这样的结局的。我可能会受重伤,或是病的很重。最后一定会变成这个样子。”
明日香不敢抬头去看她的女儿,她蜷缩在地上呜咽着“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她不停地重复着。
“什么?你觉得你还能保护我?你知道这不可能。”小孩子的声音在一点点靠近她。
“这不是真的,Aki不会死,这不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也许当你回到过去的时候,这个未来的世界还在继续。”
明日香拼命的摇着脑袋,“这不是真的。”
“你这个伪君子,你想说失去我让你很悲伤?”但是这个小孩子的身影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你从一开始就不想和我在一起!你甚至曾经试图杀了我!”(注:详见第六章)

明日香捂住耳朵,不想再听更多,但这无法阻止内心的恐惧和内疚,她知道这是它说的真的“这。。。这不是。。。”最后的声音被抽泣取代。

“但是,也许现在你真的不想离开我;也许,你想看看那里的现状;也许,你想抱着我。。。”小孩子站到她的正前方,俯身靠近她。

“这不是真的;”
“。。。我会给你。。。”
“这。。。”
“。。。我最后的。。。”
“。。。不是。。。”
“。。。遗言。。。”
“。。。真的!”
-x-
“现在打开16层防护。。。”

“我们失去了和2号机的所有联系!”日向紧张的报告。

“什么?”律子问,她惊讶的看着他“难道使徒想隔离明日香?”

“无法监测”

美里不理会作战室的骚动,眼睛紧紧盯住屏幕【这是你的机会,好好利用!】
-x-
“明日香?”另一个声音进入到了她的耳朵,很微弱,但是她听到了,
“明日香?”
“真-真嗣?”
“坚持住,明日香!父亲已经派丽去取郎枪!马上就结束了!”
“真嗣?Aki受。。。受伤了,她。。。”
“明日香,记住你告诉我的!这不是事实,使徒可视化了你的恐惧!”
“但是。。。Aki。。。我。。。她一定在恨我。。。”
“明日香,你一直都是最好的母亲。她永远都会深深的爱着你,唯一会让她难过的就是让她知道你在难过!”
“她。。。?”
“快想起来她平时有多快乐,快想起她的笑!”
“想。。。想起?”
-x-
她记得,她怎么可能会忘掉?Aki快乐的笑如河水决堤般冲进她的大脑:她第一次能抚摸到她;Aki刚学会走路时迈出的第一步;她抱着她那渺小但又温暖柔软的身体;她到床边看着她睡着时还穿着衣服,光着的脚却踢开了毯子;她记得Aki做了坏事时一脸无辜的看着她的表情;她教会她的第一句话,还有。。。
【Nah】(注:详见第八章,明日香用德语对Aki说晚安时,Aki试图重复;这是Aki说出的第一个词;)
【Whas dat?】(注:what’s that?)
【Don' wanna!】(注:不想要!)
【Mongey!】(注:monkey!)
【看,都是我自己做的!】
【妈妈现在可以永远和我在一起了!】
【爱你!】
【妈妈!】

“妈妈?”
周围的声音突然安静下来,明日香的眼睛猛地睁开,但她不敢抬头,害怕那个声音带给的希望会落空。
“不要难过,妈妈。。。”
“Aki?”她柔声问,缓缓地抬起头。她看到一双水灵灵的蓝色眼睛在正前方看着她。毫无疑问,这是她熟悉的Aki;她的女儿。迫不及待的,她伸出双臂紧紧地搂住这个小女孩儿。她,很久,很久,没有这样抱着她了。
“对不起,”明日香抽泣着,不在乎泪水肆意的流淌。她仔细的抚摸着Aki的小小后背,似乎在努力地感受着每一英寸“我非常抱歉。”

“为什么?”

“我-我没能带着你和我在一起!我把你留下了!”

“是你想离开的吗?”

明日香摇摇头。

“那就不是妈妈的错了,对不对?”

听到女儿的话,明日香的内心突然感到上千倍的轻松。但是,想到即将要发生的,她并没觉得更好受;

“我。。。我只是。。。太想念你了。。。”她说着,更紧的抱着Aki,不想再一次的分开。

Aki后退了一点点,不解的看着她“为什么?”

“因-因为你没和我在一起。因为我们没有在一起!”

棕色头发的女孩儿眨眨眼睛,显然不理解“但是,我们现在在一起啊?”她说着,再次微笑“难道我们不是在一起的吗?”

明日香睁大眼睛仔细的思考这句话的含义,她试着微笑的看着她的女儿“是的,你-你是对的。无论在哪你都会和我在一起。”她抽泣着摸着aki的脸颊“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你继承了我的天才,不要让爸爸知道哦。”

Aki纯真的笑声回荡在空白的空间,她的身体渐渐消失。

“我爱你,妈妈。”

流下最后一滴眼泪,明日香含着泪微笑着,伸手去摸消失中的女儿“我也爱你。”

终于,aki消失了。现在,明日香不得不对她说再见,虽然也很难受,但心中没有过去那般撕心裂肺的痛了。

突然,她感觉一只手在她的肩膀上,她惊奇的转过头。一个红发的女人,带着满意的微笑着点头在看她。她没来得及再看到更多,一切都消失了,丽扔出的朗基努斯枪刺穿了第十五使徒。
-x-x-x-x-x-x-x-x
-x-x-x-x-x-x-x-x
明日香双膝紧贴着胸口坐在地上,看着她的红色EVA降入地下。她现在心情很复杂,她不用了再像上次那样强忍着泪水,也不是和上次那样感到愤怒、悲伤和无助;更多的是失落和无奈的接受。虽然表面看上去很冷静,但只要一点震动大坝随时会崩塌。

就算没有回头,她也能猜到逐渐接近的震源;伴随着作战服的‘嗒嗒’声,和翻越‘禁止入内’防护带的摩擦声,真嗣坐到她的旁边搂住她;明日香的身体放松下来,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谁知道如果你上次也这么做会改变什么。。。?”她望着远方轻声说。

“最近,我也无数次的问过我自己。。。”

“是的,我知道,”明日香继续说,“但对于我,这是次重要的转折。疑惑、恐惧、愤怒、受伤。。。就像我以前从未受到伤寒过——当你过来看我时,我的一部分急切的希望能够接受,至少就那一次,向你分担我的痛苦,但是我拒绝了。我不知道如果你再试一下我还会有多大抵抗力;但是,你放弃了;当你转身离开时,我感觉。。。心里很空。”

“你这次感觉怎么样?”

“我不知道;很疼,甚至比上一次还疼。我从没想过这种可能性,但是,当。。。”一丝笑爬上她的嘴角“她在那里。。。”

“明日香,”真嗣叹气,“这只是。。。”他没能说完,明日香转过脸坚定的看着他;

“她在那儿,真嗣!”她说,不仅对真嗣也对她自己。也许这不是真相,但是她最后看到的是她最想见到的东西“我亲手抱了她!我可以摸到她的。。。”轻声的呜咽让她不得不停下,“但是我又不得不离开她。。。”

虽然不知道真嗣是想不出合适的话语来安慰她语还是故意保持沉默,但是现在她很感激。他在这里这样的陪着她就已经就足够了。

“我。。。我不知道我还能继续装多久。太痛苦了,失去她还不够,我甚至不能公开谈及她。不仅如此!我还要装作我很好,我没事,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我。。。”她没有意识到她的声音正逐渐升高,直到真嗣更紧的搂住她,才冷静下来“我累了,我不想再继续隐藏我的感情,我不想再继续这么活着。但是现在,我没得选择。”

“我猜我必须得适应,我只能在回忆中见到她,”她沙哑的继续说,“我知道,只有这样,她才能和我在一起。但是,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我不能亲眼看着她一天天成长,看着她学会新鲜的东西,回忆终究是破碎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悄悄溜走,只会留下零碎的无法忘掉的片段。”

“你知道。。。和其他人分享回忆可以帮助你记起更多。”

“可是。。。我没有这么做吗。。。?”

“不是和我,”真嗣解释道“我不认为你能从一个感觉和你一样的人身上拜托困境。也许这就是之前你一直不愿和我详谈的原因。”

“也许是的。。。”

他轻轻地吻了她的前额“来吧,”他说“咱们回家吧,也许我们都准备好了。。。”
-x-x-x-x-x-x-x-x
-x-x-x-x-x-x-x-x
她的NERV同事一定都不会相信:他们的三佐——目击过第二次冲击,击败过众多使徒,毫不犹豫的在核污染区里进行搜查,甚至有勇气在城|管监控的马路上超速行驶,此时却站在自己的公寓里的一扇卧室门前踌躇着不敢打开。更不用说打开后看到蜷缩在床上的明日香。

“真嗣说你想和我谈谈,”美里边解释边向她走近,最后坐到了她旁边。看到明日香一言不发,她继续道“我对这种谈话不是很有经验。律子她很少和别人分享感情,除了她。。。。嗯,除了她我没有更多的朋友在NERV里。但是,如果你想告诉我些什么,我会很乐意听。”

明日香闭上眼睛,但是什么都没说。美里越发的感到不安,她确实不习惯面对这种场合;她更希望明日香向她倾诉,而不是自己无目的的安慰。当然,她会竭尽所能去帮助这个女孩儿。

她不想制造更大的压力,真嗣说这样会对明日香帮助很大,就像那个晚上他自己一样,但是如果明日香不愿说话,那么。。。

“你。。。你知道aki,对吧?”低沉的声音打破寂静,点点头,美里鼓励她继续说下去“她。。。我。。。我不知道从哪开始。。。”

“那就从最开始吧?”

明日香似乎有一丝微笑,但她没从那个‘最’开始。“你知道,她出生后,当我第一次能够抱着她,我从未想过我们会分开。我会永远守护她,保护怀里这个美丽娇小的生命。当然,听上去很傻,我自己也曾经犯了无数错误。但是。。。我会永远为了她。。。但是。。。这次。。。”

她的身体因呜咽微颤着,稍微冷静之后她继续“有。。。有时候我想也许。 。。也许她死了会更好受。至少,就像我知道的,即是身体消失,她也会留下存在过的痕迹。但是现在。。。现在除了真嗣和我的记忆,她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最后,任由泪水划过脸颊,明日香的头深深地埋在双臂间“而且。。。而且。。。她永远也不会再出现了。。。”

犹豫着,美里伸出手,放在明日香的肩膀上。虽然作为战斗部长,她曾多次在战斗中在几毫秒的时间内做出决定,但是现在她不知道如何安慰她的红发室友;“唔。。。谁知道,如果。。。如果你们刚好找对时间。。。”

她很快就后悔了这个提议,明日香摇了摇头。“即便我们知道准确的时间,即便也刚好是同一组DNA,但是她也不会再是同一个人了,永远不再会是那个aki了。。。”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儿?”美里突然问,在再次变得沉寂之前。

“恩?”

“我也许没有机会再见到她,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不能了解她啊?”她微笑的解释着“她不会仅仅存在在你和真嗣的记忆里,我也会记住她。也许什么时候,我们也可以告诉其他人。那么,aki就也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人们的心里了,你觉得怎么样?”

明日香静静的思考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但是。。。真嗣。。。?”

“他告诉我了一些事,是的。但是我想你会帮我填补剩下的画面。”

“画面?”明日香轻轻笑着“她确实非常喜欢画画,我猜所有孩子都喜欢;不过,我想我们最后有了上千吨的画纸和上千幅的小人儿。”(注:最后连绫波女神也受了影响。)

“一个小小画家哈?”

“她继承了我很多天赋,大部分都对她帮助很大,虽然有时她也非常顽皮。从三岁起就开始装扮自己,你猜的到三岁小孩儿自己穿衣服的结果。她总是喜欢穿些对她来说特别宽松的衣服,甚至到最后我们不得不放弃给她穿鞋和袜子。除非我们要去的地方会伤害她的脚。”

“听上去就像她很能随便摆平你们哦~”

“哦,你甚至了解的还不到一半,”明日香大笑“感谢上帝,她不知道或者说她没尝试过使用全部的这个能力。她的微笑能溶解世间所有的烦恼,”明日香静静的望着远方,“她的笑能融化世间最冷的心。”

“她能。。。?”

“所有的,”明日香打断她“想到再也见不到。。。”她摇摇头“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

注意到她的紧张,美里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把她拉近,“是的,也许我没法完全理解。我不是一个母亲,但,谁知道也许未来呢?虽然我不能想象有一个孩子是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失去。。。”一撮儿苦笑爬上嘴角,明日香不解的看着她“但是我能想象如果失去你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个,对我来说是都是多么大的打击。”

明日香莫名的看着美里,然后突然紧紧的抱住她。美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是的,这些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成为她一生里最近亲的人。就算他们已经不‘真正’意义上算作孩子,但是成年人也需要父母般的人作为永远的支柱。她太清楚了。

美里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明日香在寂静中抱着她,直到她突然坐正。

“嘘,”美里还没来得及问,明日香示意她仔细听,“你能听到吗?”

顺着她的指示,美里听到她刚从没有注意的声音——真嗣的大提琴。她从未听过他的演奏,轻快的节奏不适合那乐器,不过真嗣正在努力控制着音符和旋律。

“这是什么?”美里问。

明日香带着微笑回答,“一首快乐的歌。”
-x-x-x-x-x-x-x-x
-x-x-x-x-x-x-x-x
“你确信他会喜欢?”

“唔,我不知道碇同学的个人口味,不过大多数人都好这口。只不过,不容易做出来尤其是对初学者。就我所知,你似乎不怎么做饭,对吧?”

“我不觉得这是个问题,”明日香带着玩笑的口气确定,“别忘了,我可是伟大的惣流•明日香•兰格蕾!我是天才,有比你们多上好几年的经验!”(OTZ,这倒是事实)

“额。。。如果你这么说。。。”光有点小小的吃惊明日香在这个建议上的突然转变。虽然她不确信是不是她的朋友又开始了三分钟热情症,“但是如果你愿意让我帮忙。。。”

“那么,我会。。。”明日香声音变小,紧盯着某处。跟随着她的目光,桐木光注意到不远处是他们前几天进入的玩具店。她的朋友步伐减慢,最后停在了玩具店前。

“明日香?”

“能等我一小会儿吗?”她突然问。

“恩,当然,但是。。。”光还没说完,明日香就已经进去了。

几分钟后,她回来了,怀里抱着一个红发玩偶,就是几天前她们看到的那个。

“哦,真可爱!”光赞叹道“但是,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小孩子的玩具’?”

明日香露出一个安详的笑,“恩,这个特别,”她说着,摆弄着玩偶的头。

出乎他们的意料,头部另一侧缝合线比较疏松,头部只有一半连在身体上。(= =怪不得第八章明日香能一巴掌把头扯下来。。。)

“这是个劣质产品!”光说“你该把钱要回来换个别的!”

但光感到惊奇的是,明日香却笑得更开心了,就像刚刚中了头彩。

“不用,我自己会处理,”她开心的说。

光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的朋友,就算这个玩偶特殊到可以想到她的妈妈,但是明日香宁可自己缝补也不要换个新的?除非,这就是她的母亲?但为什么会出现在日本的玩具店的里?

“这是稀有收集物?”这是光唯一能想到的结论,明日香看上去也从未担心过钱的问题。

“某种意义上。。。是的。。。”红发少女目光没有离开玩具,“绝无仅有。”
-x-x-x-x-x-x-x-x
-x-x-x-x-x-x-x-x
|“但是。。。aki。。。我。。。她一定在恨我。。。”|
|明日香,你一直都是最好的母亲。她永远都会深深的爱着你,唯一会让她难过的就是让她知道你在难过!|
“意料外的对话,某种意义上说,”冬月评论着,录音播放到了最后。

他的同伴没有显露出任何惊讶,源度没有说话。老教授不确定司令是没有听到还是故意无视,还是在思考刚才适格者们的对话。

“你觉得这个会威胁到剧本吗?”碇司令问,冬月有点惊讶他的司令还是一贯那种低沉沙哑的声音。他们刚刚改变了老人们的剧本,把朗基努斯枪丢了出去,相信过不了多久一定有人会来干涉他们的。

“在其他情况下,我会认为她中了使徒的攻击产生了幻觉,而他不过是逢场作戏。但是有人试图从监控里隐藏这段对话,我觉得这是另外一个情况。”

再一次,碇源渡没有说话,但是这一次冬月觉得自己的话是真的被置若罔闻。在昏暗的办公室中,他没法看清这个沉默男人的眼神——那双眼睛很好的隐藏在反光的眼镜后面。但是冬月确信,司令非常愤怒;碇源渡不允许他不知道的秘密存在——尤其是当他不确信会不会妨碍他的剧本的时候!

“我们怎么处理这个?”冬月问“这也有可能是某种巧合,尤其是我们没有办法解释他们的意思。对第二适格者的检查是在一个月前,结果表明一切正常,没有huaiyun迹象和荷尔蒙失调。也没有记录表明她有孩子或在饲养宠物什么的。我们无法解释她为什么被称为‘母亲’。”

“好吧,”碇源渡低声道,“但现在下结论还太早。”

“什么意思?”

“现在,我们不去干涉他们。”源度清清嗓子放大声音“但是,我们需要留意他们的动向,不管这段对话是什么意思。一旦发现他们企图影响剧本,我们就要阻止他们。”
-x-x-x-x-x-x-x-x
-x-x-x-x-x-x-x-x
他试着活动了下被子弹打穿的身体,呲着牙,他摸了摸被包扎好的左胸。

“小心点,肋骨断了,”一个男人说,他只知道大家都管他叫‘医生’,“防弹衣也许能保你条小命,但无法防止你受伤。尤其是你这样羸弱的人。”

他无所谓的笑了笑,尽量不去理会左胸的疼痛,然后从床上坐起身。“如果我知道这方面我充其量算个新手,我可能会换个好点的防弹衣。那个时候我没来得及取出备用手枪时,我还以为我死定了。但是,事先准备好的血袋和一点点小手脚足够骗过他了。”

“他甚至没最后检查下他的工作?”医生问,一边警告的瞪着他。他正在不以为然的从旁边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然后掏出一支放在嘴上。
“你是说他甚至没来检查我?”他耸耸肩,点燃香烟,不理会医生无声的抗议和无菌环境的标识。“一定是此兄对自己的射击太过自信了,以至于不相信我还有存活的可能。如果不是事情进展的不太顺利,我甚至觉得送这么个家伙来对付我,有点让我不爽。”

“你没想过有他们故意放过你的可能?这不像他们会犯的错误。”

“那群笨蛋不是战自的人。你知道这个世界:雇主雇佣某人,某人再雇佣某人,某人再雇佣某人。。。隐秘行事对他们来说永远是第一位,但是在行动中很容易出现瑕疵和缺陷。所以,我甚至不用考虑怎么收拾尸体,只要最后发出‘任务完成’的信息即可。”

“你知道,其实你可以完全避免弄成这样。”

“说真的,”他严肃起来,一边抓过上衣穿上“我知道这是不能避免的事情,我寻找并找到了真相,所以他们不可能放过我。但是,我也知道还有其他的人在战斗着,他们比我想象的还需要我的帮助。我不想让他们失望,尤其,他们给了我另一个谜团需要解开。”

“实际上,我提醒你要走地下就走的更深一点,不要再出现在他们的路上了。”

“再多的困难最后终归会解决,这条路横快捷,”他大笑着,放松领带“当一个间谍最好的就是可以像幽灵一样穿梭在各种场所不会被发现。放心吧,这对我不是问题。”
-x-x-x-x-x-x-x-x-x-x-x-x-x-x-x-x
-x-x-x-x-x-x-x-x-x-x-x-x-x-x-x-x
作者的话:-哈欠-睡得好香——看看时间——什么?已经快一年了?有时候时间过得真快,是吧?

我不能说,我很满意这一章。我觉得有点过于陈旧,有太多的重复的主题以至于有些剧情没有太过深入。中间部分有点唐突,最后部分有点华丽、无能的杀手。(??什么意思??)不过话说回来,我对哪张又完全满意呢?大部分介绍aki的部分,都是她根本没有出现。也许能让你们更感兴趣,如果你们不知道aki的话。笑~

我曾经想过是否要增加一些场景,比如美里和日向关于eva量产机的谈话,另一种让明日香痛苦的方式,等等。但是最后,不加入这些片段让这章更好的几率会更大。

当然啦,中间香妈打电话那部分我可以很容易完全用德语写,不过,我猜那样你们大部分人可能会准备板儿砖了。笑~
所以,虽然不是很重要,我觉得还是让真嗣来翻译那段比较好。

关于美里改写magi程序那段,我不确信她的技能怎样。但是,我们看到她在EOE里,尽管有加持的帮助她成功入侵了magi。我认为她可以部分改写程序的假设是成立的。哦,我当然不可能把她设定为伊洛尔那样(注:Iruel恐怖天使,第十一使徒)

精神攻击那段是最难描述的,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棘手的片段。虽然作为作者,折磨你笔下的角色应该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尤其是在他们经历了很多变的更坚强之后。至少,我没完全理解,实际上,我很期待这么做(你个变态!)。话虽如此,本章结束的过于WAFFy(注:啊,我终于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了,WAFFy是warm&fuzzy feeling的意思;另一层意思是同人场景和原著刚好相反),我本来没想这么结束。听上去很残酷,我很喜欢这个场景,尤其是原作。不仅仅是因为明日香所遭遇的,还有我们通过这里看到了她的内心。

再一次说:抱歉,这章花了这么久。像前面说的我没睡觉,但是我恐怕也不能达到预期了。尽管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赶上了一些。现在剩下的章节会更长(现在下一章已经7K字,我去~英文才7K,我估算第八章大约4W汉字),我估计还不止。我希望不会又花上11个月完成,但是也不要指望一个月就出稿。
再次感谢Tarage, dan01 和Zeroasalimit的预读纠错。

译者的话: 啊,电梯里和绫波女神那段,我猜明日香是想帮助丽尽快发觉自己的人格;毕竟,对碇司令言听计从的二人目算不上拥有自我啊~
写到鸟使徒攻击那段,本人再次重新看了遍第22集,真是虐心;Jimmy居然很喜欢那段,好吧,自古变|态出人才;

这一章里涉及了不少第六章和第八章的东西,因为涉及到了Aki么-_-|||;香吧里有其他同学进行汉化了这两章;第六章因为很久以前就写了一部分所以我会尽 快完成,第八章的长度几乎是第七章的两倍,跪地,我还没想好是不是要放到最后再说;总之,请多多支持吧。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