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新世纪福音战士:Q》十四年空白(4)——驾驶员和无人驾驶

2017年12月23日 内容更新, 剧情分析, 新剧场版专题, 福音解析 ⁄ 共 5790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229 views 次

解密《新世纪福音战士:Q》十四年空白(4)——驾驶员和无人驾驶

驾驶舱

1、略略修改了一下本系列第一篇文章的说法,使之与后文衔接得更准确。还是那句话,我的目的是逻辑自洽。

2、记得关注我微博,芥末_寿司君

3、各位,有钱捧钱场,没钱捧人场~否则老婆又得怪我把时间花在没用的地方上了。

(正文)

通过上文分析,我们基本可以确定,在第十使徒入侵之前,EVA完全可以做到和人工机械融合,具备了量产的可能性。

但是,大家都清楚,EVA这东西在《Q》之前,都是靠人驾驶的。14年后,《Q》中实现了EVA的自律,即大家主观容易接受的解释:“无人驾驶”。

(狗日滴!高科技啦,无人驾驶唻……)

但真的是这样吗?为了搞清楚无人驾驶的秘密,我们必须先了解一下他的前身,也就是EVA驾驶员。

一、EVA驾驶员们的履历

老规矩,先盘盘库:

1、凌波丽:身体基因来源于唯——也就是源堂(我投降了,用源堂)恨不能抱着哭的老婆。完全由源堂通过人工容器培养,并备份了一堆。经受过一般意义的训练,战斗力一般,不具备人类的基本感情,也不具备女性的基本涵养和羞耻心(在男性面前裸露身体无所谓,俗称“不要脸”)。

2、八嘎真嗣:身体一半基因和全部血肉来自于唯——也就是源度恨不能抱着哭的老婆。完全是源堂和唯的一时失误所致(说笑)。什么狗屁训练都没受过,但坐上EVA初后,战斗力居然炸裂。

3、惣流·明日香·兰格雷:来自某不幸的家庭。母亲失心疯,并不认为明日香是她的女儿,甚至憎恶现在的明日香,常常抱着一个布娃娃过家家;父亲未知。自小勤奋,争强好胜,能力极强,但内心空虚寂寞冷。

4、铃原东治:父母及家庭情况均未知,仅知有一个妹妹。但根据铃原东治在剧中的几处的细节,我们就可以推断出他的家庭情况。如:铃原东治有暴力倾向;很爱护自己的妹妹;很有男子气概;认为男人做饭是不对的;从来没有在午餐时间吃过家里带来的便当;都是买面包和牛奶,而且吃得很开心;从这些细节中大家能准确的拼凑出来——铃原东治的家庭是单亲家庭,而且,非常有可能是没有母亲,只有父亲。但如果结合最后一个事实——《破》中,东治住院许久的妹妹,出院时只有东治一个亲人到场。仔细看那个镜头,旁边站着很多人,但都是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庵野痞子生怕大家误会,以为他父母还坐在车里没下来——安排在那个镜头背景里的,是辆出租车。所以,铃原东治这个只出了几次场的次要角色,其重要性不亚于前述三个人——他无父无母。

5、熏:跟上述情况不尽相同,暂时不讨论。说是第五驾驶员,但其实是第一个——他自己说的他是第一使徒嘛。

6、真希波玛丽:家庭情况完全不明。截止到目前,对真希波玛丽的分析是零。所以我们只能临时引用一下《破》中的原话:她是个问题儿童。战斗力不俗,有很强的个人目的性和渗透能力,显然经历过严密的培训,是个典型的明日香PLUS。

好了,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排除熏和真希波玛丽外,另外四个人的共同特质是什么:父母至少死了一个。

所以,我们立刻就会怀疑两件事:

1、父母之中至少死一个,与成为EVA的合格驾驶员有何关联?

2、真希波玛丽的家庭是否与1-4号驾驶员类似?

二、父母之中至少死一个,与成为EVA的合格驾驶员有何关联?

《Q》里面,有这么一个场景。

冬月莫名其妙的叫住八嘎真嗣,说道:你不知道你妈咪咋没的吧?爷爷我跟你盘盘道。

虽然上面这句话是我胡乱写的,但我认为合情合理。冬月是唯的老师,对于八嘎真嗣来说,就是爷爷辈儿。其实,如果纵观全剧就会发现,冬月从头到尾都像个希望自己的儿孙过上幸福生活的爷爷。

唉,八嘎真嗣的“家庭”真是奇葩。

好了,回过头来看看,冬月到底说了什么?一句话就可以概括:真嗣之所以可以驾驶初号机,是因为唯将自己变成了第一代EVA操作系统(官方说法叫直连系统)。

这句话如雷灌菊吧?如雷灌菊的很!一句话就说清楚了很多件事儿,当然,本期我们先挑有关的内容说:前四个驾驶员为都能驾驶EVA?真的是都受益于唯的牺牲吗?否。实际情况是,这第一代系统,也就是唯一的“一代系统”。唯牺牲自己制作的操作系统,只能与她的血亲——八嘎真嗣同步。

准确的讲,十四年前唯创造的不是系统,而是系统的制作方式——牺牲驾驶员的亲人,使之进入EVA体内(暂不讨论进到了哪个部位),并成为操作系统。

这套系统非常残酷,我们可以看看前四个“合格”驾驶员,到底为什么合格:

1、八嘎真嗣和EVA初:驾驶能力来自唯的牺牲,真嗣作为其血脉(暂时先这么说,目前尚不清楚和基因还是什么别的有关系),可以获得同步,故可以驾驶。

2、凌波丽和EVA零:驾驶能力来自……给读者个机会猜猜……3……2……1。没错,不来自唯,而是来自唯的克隆体。也就是凌波丽的“姐妹”,或者说“备份”。简单揣测:源堂将培养出来的、心智较为健全第一个凌波丽制作成了零号机的操作系统。但是,凌波丽作为一个人始终是心智不健全的,毕竟她不是由父母结合而产生的生命体,所以EVA零的操作系统最不稳定。体现在EVA零的表现上就可以看出:EVA零出问题的地方其实是大脑。《序》中,EVA零暴走时,用脑袋捶墙(心智不健全)、用拳头攻击源堂(憎恶利用她,杀死她的“父亲”),都是源堂禽兽行径的明确暗示。

3、惣流·明日香·兰格雷:根据上文分析,明日香没有父亲,而母亲憎恶她,明显暗示其父亲的死亡或消失就是明日香的过失。联系到明日香的军人身份,很可能其父亲也是军人、或者是具有坚定理想和牺牲精神的人。那么,最大的可能性,是明日香的父亲主动牺牲了自己,成就了女儿的驾驶员身份。但这里要提出一个明显的不同:EVA2不暴走。不能不让人联想到上期我们分析的EVA研究之谜,在唯创造的系统制作方式基础上,NERV欧洲到底做了什么改进呢?留个小悬念。

4、铃原东治:我最不想说的,就是铃原东治一家,他们家是最惨的。为何只有他们家是父母皆亡?……因为他还有一个妹妹……父母均被做成操作系统,兄妹两个人都是合格的驾驶员。畜生NERV。

说到这里,是不是全都对上了?就差一个人:真希波玛丽。

三、真希波玛丽的家庭是否与1-4号驾驶员类似?

真希波玛丽到底是什么情况呢?

其实剧中提供的直接证据很有限……几乎没有。所以,我们只能从各类侧面证据中,找到我们想要的答案。不过好在,电影圈里面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定律“show, but don't tell”。翻译成中文就是:画面本身就会说话,犯不上什么都写在台本里——可惜,很多“搞分析的”都倾向于否定自己的眼睛,唉……

因为真希波玛丽这个角色与整个eva的剧情牵扯太紧密,她本人就是庵野给我们的一把钥匙(解开大量未解之谜),所以,在这里我仅概念性的提一下其与其身世相关的证据。

真希波玛丽的身世证据有3点:

1、《破》中,伯大尼基地的指挥官(鬼知道是谁)称真希波玛丽迟迟登不上EVA05,是因为她是个典型的问题儿童;

2、《破》中,真希波玛丽能够乘上EVA2,并且知道明日香都不知道的MODE CODE。

3、《破》中提到,明日香来自欧洲,或者在欧洲受训。

这几点说明了一件事儿:真希波玛丽是来自NERV欧洲的驾驶员,她和明日香来自同一个地方,而且都是问题儿童。

《EVA》TV版中缺少这个角色,仅有明日香,是个孤例,所以我们很难准确推断出明日香这个角色的真正意义。但真希波玛丽的出现,让我们可以确信(你总不会认为庵野痞子是喝醉了随便放个角色进来吧?),明日香和真希波的来源绝不单纯。

所以,目前我们可以大致推断(毕竟目前只有明日香这一条旁证),真希波玛丽的家庭情况也类似,父母至少死了一位,但从真希波玛丽打起仗来不要命的劲头看,我更倾向于她无父无母。关于真希波玛丽,我们以后的分析中还会认真的讨论,此处点到即止。

四、DUMMY SYSTEM不是源堂版的无人驾驶系统吗?

首先,我不打算抬杠。无人驾驶的办法肯定有,比如TV版中,针对dummy systme的研究就是解决无人驾驶的。

但就一个问题:dummy system在剧场版里是干嘛的?

我们先拿TV版中的内容做个铺垫(不算证据):在TV版中,真嗣坐在EVA初里时,源堂的dummy system战斗力爆炸,干爆第九使徒犹如切菜;而第十使徒到来时,真嗣起先不在,源堂企图用dummy system启动EVA初,结果根本启动不了。我这里补充一句:TV版中,源堂反复试图启动dummy system,还嘟囔了一句“干吗要反抗我?唯。”可见通过dummy system实现无人驾驶在TV版里对源堂多重要。

但在新剧场版中,dummy system前后就出现过一次,而且还成功了。孤例,所以我们暂时无法判断dummy systme到底具不具有独立作战能力。但是,从剧场版《破》最后第十使徒入侵时,真嗣来了源堂才启动EVA初,我们可以大致判断出两件事:

1、与TV版不同,剧场版中dummy system对于源堂来讲没那么重要,辅助战斗强的很,但独立战斗这一块,源堂尝试了(或者说是冬月尝试了),但没有奏效。源堂也没有哭天喊地的再来一万遍。

2、剧场版中,第三次冲击与源堂的关系就是“成功的引导EVA初觉醒”了,目前我们暂不讨论什么是“觉醒”,仅从上述目的看,真嗣登上EVA初是EVA初觉醒的必要条件——用dummy system代替真嗣意义不大。

所以我们可以合理推断:在剧场版中,dummy system的作用其实是协助乳臭未干的青少年驾驶员作出残酷的战争操作,并无其他作用。有点类似于《序》里面辅助击败第六使徒的超远距离瞄准系统。

剧场版中,“源堂版”的无人驾驶系统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或者一开始就是个辅助。换言之,源堂没兴趣同时让一大批EVA动起来,只要能应付使徒就OK、OK。

五、谁想要“无人驾驶”计划呢?

上节我们谈到,“狗日滴、高科技啦、无人驾驶唻”的dummy system其实是坨非人道主义战争机器——而且恐怕与赤木律子有关系。赤木律子的技术水平很高,如果她都解决不了无人驾驶问题,其他人解决起来恐怕也不容易。不过,也有可能是她不打算解决嘛。哈哈,刚才我们分析了,源堂不打算(或不着急)要一个无人驾驶系统。

那么,谁打算要呢?先看看谁的研究离达到“无人驾驶”最近吧。

无人驾驶即“EVA+人工机械”——不由得你不想起被炸掉的伯大尼基地。这个基地实现的重要成就,就是EVA+人工机械。

伯大尼基地在研究什么呢?《破》中,加持良治跑回NERV日本,跟源堂汇报时,说了一句话:五号机实验终止,马尔杜克计划被拖延了。TV版中,有个专门名词,叫做马尔杜克机关,剧透一下:剧场版和TV设定接近。这个马尔杜克计划就是为解决无人驾驶问题做铺垫的。

综上,我们可以知道,伯大尼基地的上级机关SEELE肯定是想要无人驾驶技术,也积极的推进马尔杜克计划,实现EVA和机械结合而努。

如果我们从后往前推,也能知道SEELE从一开始就打算批量生产驾驶员。《Q》的一开始,我们就可以清楚的感觉到,SEELE已经控制了NERV日本的一切。没有理由不相信《Q》中“满城尽是EVA”的场景,就是SEELE的杰作。

但是仅靠上述证据,还是不足以服人。毕竟剧中没说清楚马尔杜克计划是什么,也没有人站出来指着满城的EVA说:那就是SEELE的杰作。

现在我们再引入另外一个旁证:明日香和真希波玛丽。

六、SEELE真的是想要“无人驾驶技术”?

就答案来讲,是的,SEELE确实要“无人驾驶”技术,但注意,重点是无人。

八嘎真嗣刚出生不久的十四年前,他的母亲唯发现了制作EVA操作系统的办法,就是把她自己融入EVA中,实现直连。所以八嘎真嗣才能在十四年后,在毫无训练的前提下,登上EVA初。

奇怪的是:有一大批跟他一个年轻的驾驶员,都是十四岁:凌波丽、明日香、真希波、铃原东治……

八嘎真嗣失去了母亲,但保留了父亲——这个老爹不靠谱,所以真嗣就是个社交障碍者。凌波丽唯源堂之命是听,几乎没有独立人格;铃原东治没有父母,严重的暴力倾向;

我想说的是:日本的这批驾驶员,性格都有问题,是问题儿童。共同的特点是:与人类社会格格不入,没有受过正规训练,成为驾驶员的原因带有一定的随机性。

欧洲来的驾驶员呢?

明日香容易因为一点点成绩就骄傲自大、又会因为些许错误而妄自菲薄,天天害怕别人会瞧不起自己,会讨厌自己。总之,无法做到与人平等相处——惟一一次平等相处,还是用屁股顶着真嗣的背。唉……

真希波玛丽表面正常,但一看就是个口是心非的“心机婊”(此处为褒义),也不太懂得与人相处。她的战斗方式充满了自毁倾向,对于肉体伤痛毫不在意、无甚羞耻心……说她是正常人,只怕大家都不信。

这两个欧洲的驾驶员与日本的驾驶员有一点本质不同:她们俩小小年纪,却都受过极其正规的训练。

因此,从真希波和明日香的身上,大家应该能清楚的知道SEELE是多么想要一批“合格”的驾驶员:SEELE在获得了EVA操作系统制作的相关技术后,立即干掉了一批刚刚为人父母的人(注意,是立即),并将这些“牺牲的同僚”的孩子们培养成了与人类社会格格不入的高技能问题儿童。

(参照:高功能反社会人格,神探夏洛克)

如果你不同意“培养”这两个字,那么我很乐意在前面再加上“刻意”两个字。因为凭借SEEEL和NERV的国际化地位,为“牺牲的同僚”的子女做点什么,尤其是给他们一个幸福的家庭,根本是轻而易举的事。很多孤儿在收养家庭也过得很好。但SEELE非但不优抚“牺牲的同僚”的家属,反而把他们的遗孀和子女都逼疯,很难不被视为刻意安排。

SEELE刻意搞出了一批与人类社会格格不入的青少年驾驶员,这些青少年驾驶员冲动,迷茫,不管不顾,性欲旺盛,理智经常掉线,反抗父母、蔑视社会、不遵守规则……

SEELE让他们在这个心理极不稳定的年龄,带着对“大人”所代表的人类社会的憎恨坐上如同核弹般的EVA,到底想干嘛?

很明显,SEELE从十四年前就不打算让自己的EVA驾驶员与人类走的太近。他们肯定是想要无人驾驶系统,但准确的说法是:SEELE想要“无\反人类社会特征”的驾驶员。如果说“无人驾驶系统”是高科技+非人类,那么十四年前,SEELE就已经找到了替代品:低科技+反人类社会驾驶员。

SEELE的如意算盘打得很精:让这些孩子在最容易被操纵的年龄,带着对人类社会的憎恶,登上成批量生产的EVA,与一切敢与之为敌的人战斗。

那么,SEELE十四年前就已经预见到的敌人,到底是谁呢?

SEELE又如何生产出一批“无人驾驶”的EVA呢?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