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作品资料 > 制作人员 > 正文

鹤卷和哉访谈录 by: Blue

2001年05月11日 制作人员 ⁄ 共 6490字 ⁄ 字号 鹤卷和哉访谈录 by: Blue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31 views 次

本文已刊登于《梦幻总动员》16,责编BLUE,版权属于http://www.newtype.com.cn。严禁其他站转载。
很多人知道鹤卷和哉这个名字是通过《新世纪福音战士》这部作品,那时他作为庵野秀明监督的副手表现活跃,不仅在演出和分镜头剧本方面发挥了自己杰出的才能,而且还参与到作画乃至SF设定的领域中。最近,鹤卷和哉又发表了他的原创作品《布里克里》……下面是记者对鹤卷的一次采访记实,让我们来看一看他的成长过程吧!
——《布里克里》的最终回已经发售,您的感觉怎样呢?
鹤卷:当然是很兴奋了。
——《布里克里》据说是您考虑很久的一部作品了,那么在作品完成的部分中您感觉有多少程度是按照你以前预想的那样实现的呢?
鹤卷:应该说一半一半吧。
——也就是说有大约一半的内容不是按照原来所想的那样制作的了?有人说这是部标新立异的作品,您认为如何呢?
鹤卷:不会吧,应该说还是普通的动画片呀!
——在看第一话的时候会让人产生“这个作品会怎样发展呢”的联想,说《布里克里》是动画,可有的时候却又给人电视连续剧的感觉。一直等到看到第五话的时候一般观众才体会到:“很意外,原来还是动画片啊!”
鹤卷:这方面就很难讲了。我本人倒不是特别讨厌普通方法制作的动画,不过如果尝试使用这样的方法能够给观众带来惊喜的效果,我也不会排斥去使用它。
——也就是说您还是认为自己以前所使用的不是普通方法了,这就是所谓的别具一格吧?
鹤卷:我参与了《布里克里》所有部分的创作。但是有很多人说“这里不理解,那里也不理解……”我现在也觉得很不理解,究竟是说明不足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为什么对我的作品会有这么多的疑问呢?
——现在想问您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也是大家非常关心的,那就是“鹤卷和哉是怎样的一个人”。您当初是动画制作人吧,是因为理想所以从事这个职业的吗?
鹤卷:是这样。
——是因为特别喜欢动画的原因吗?
鹤卷:我上中学以前就非常喜欢动画,但是只喜欢自己感兴趣的作品。在中学的时候最喜欢的是《宇宙战舰大和号》和《机动战士高达》等,后来上中学以后就没有看“高达”了。
——真的吗?
鹤卷:是的。在小学6年级的时候我在动画杂志上看到有关《高达》的介绍,当时觉得很有趣。不过在我居住的地区放映这个动画的时间晚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那时候我都上初中了,因为要参加学校的活动,所以没有时间看动画片。
——在学校参加的活动指什么?
鹤卷:就是乒乓球啊。我所在的是一个很小的学校,男子的社团只有棒球部、排球部和乒乓球部三个社团可以选择,没有所谓的文化部。我虽然喜欢棒球,但是打的很差,排球我几乎也没有玩过。因为觉得乒乓球相对简单些,所以就进了这个社团。那时候的社团活动非常认真,所以连动画片都没时间看了。
——您为何会对动画如此执着呢?
鹤卷:我喜欢画,但是却没有画过漫画。我上高二的时候来了一个高一的学生叫土田一也,他可是个画漫画的高手。后来他在活动的时候制作PAPER ANIME,大家也都帮忙,感觉非常奇妙。我就是从那时起想成为动画人的,不过我完成理想(成为动画制作人)的两年后就想放弃这个职业了。
——那是为什么?
鹤卷:可能是觉得自己不能将之作为一生的职业吧。我是家里的长子,我们家在农村,父亲想要我继承家业。我想去学一门专门的技术,于是进了专门学校学习了一年。不过,在乡下的日子我开始盘算进入专业动画制作的计划了。
——那是怎么一回事?
鹤卷:有一次我看到摩沙雪先生创作《らんぽう》的情形后感觉非常好,所以就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啊,后来你如愿以偿地加入了理想的制作室——GIANTS吧。(注:GIANTS是当时著名的作画小组,下面提到的摩沙雪、高桥雄次、志田正博和铃木俊二等许多优秀动画制作人都曾在那里工作!)
鹤卷:不过,我加入GIANTS不久摩沙雪先生就辞职了(笑)。我进公司的时候是摩沙雪先生来面试我的。
——你的第一个原画是什么?
鹤卷:是《GEGEGE的鬼太郎(第三期)》。因为摩沙雪先生的辞职导致公司的原画创作人员人手不足,所以我才有了机会。那时候让我试着画4CUT,结果第二天负责人看到我的画后说,“喔……很大胆啊!”(笑)。后来就派我去合作组帮忙,大约一年半以后我回到国内作品的创作中来,当时正好是《相聚一刻》快结束的阶段。后来我又参加了《F》的创作,那段时间我从高桥雄次(代表作为《 TO HEAET》,《剑风传奇》,当年所使用的名字是音无龙之介)先生的教导中受益匪浅。
——你的老师是高桥吧?
鹤卷:我自己也这样认为,因为客观地说是高桥先生对后辈的关心才使大家得以不断进步。
——后来为何加入GAINAX呢?
鹤卷:在我之前铃木俊二先生从GIANTS辞职,到GAINAX参加《飞跃巅峰》的创作。我很喜欢这个作品,准确地说是从作品中受到很大的震动。
——是说对作品的优秀创作感到震惊吗?
鹤卷:是的。后来我从铃木俊二那里听说GAINAX要做TV系列,于是我决定要参加。不过那时候我很留恋GIANTS的工作,同事中除了高桥先生之外,还有志田正博等人在。我向社长询问能不能在GIANTS接受GAINAX的工作,但是得到的结果是否定,于是我不得不决定从GIANTS辞职。
——既然你那么喜欢《飞跃巅峰》,后来担任《新飞跃巅峰!科学讲座》的监督时,感觉一定非常愉快吧。
鹤卷:是啊(笑)。其实工作很艰苦,没有那么多心情去感受愉快。那时候我甚至还曾经有过“其实没有这个作品也无所谓啊”的想法呢(笑)。
——听说那时候是一件工作连着一件。
鹤卷:的确,除了创作什么事情都不做。
——那时候的生活是不是没有一点上班的感觉呢?
鹤卷:的确如此。当时公司的发展处于快速的上升期,早上十点左右来到公司,然后到夜里12点一直在工作,吃饭也是去同一家餐厅。每天重复这样的生活,几乎没有出去游玩的经历。那时候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手边活。
——很快就适应了GAINAX的工作气氛了吗?
鹤卷:对。我以为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其实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笑)。进入GAINAX以后,周围的同事都非常厉害,我那时候想的就是如何保住自己的饭碗(笑),有时候还在同事面前侃侃而谈自己的看法。
——制作《不可思议之海的娜迪娅》的时候,你就开始显露出自己的才能了吧?
鹤卷:啊,现在想起来都感觉不好意思,那时候我常对周围的同事说:“我觉得这样比较好……”之类的话呢。
——对演出方面有表现欲望是从何时开始的?
鹤卷:是担当作画监督的时候吧。我在制作《不可思议之海的娜迪娅》“岛篇”的最后一话时负责作画监督,那时候开始有了想要从事演出处理的冲动。
——这是因为您不仅对作画一个环节有兴趣,而是对作品的整体都有诠释的欲望吧?
鹤卷: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吧。作画监督的工作也是版面设计和作画的修正等,这和演出担当的工作有些相似。所以,自己不自禁地流露出了表现的欲望。
——你的第一部监督作品是《新飞跃巅峰!科学讲座》吧。
鹤卷:话虽如此,但是那时候我的上面还有庵野先生指挥……再说,我在这之前还监督过《不可思议之海的娜迪娅·剧场篇》的演出工作。那次虽然也有庵野先生担当,但是我自己负责的工作也很多,比如对全部分镜头剧本的修正等。
——让我们回头再说说“科学讲座”的话题吧,我注意到在作品中有“鹤卷和哉第一回监督作品”的字样,那不会是先生您的恶作剧吧。
鹤卷:啊?这个……是怎么一回事啊?
——可能是您正式担当一部作品的监督时接受了某媒体的采访,所以在作品的开头就加入了这样的字吧(笑)。
鹤卷:啊啊啊啊……原来如此!(大笑)不过,庵野监督之前并不看好我今后的监督道路,可能他认为我不适合做这种工作。
——原来如此,所以媒体才会用这样的标题炒作啊。在“娜迪娅”之后到《新世纪福音战士》之间,你做过的印象最深的工作是什么?
鹤卷:在摩沙雪的邀请下我参加了《帝都物语》的制作工作。在参加《新世纪福音战士》制作之前我还与ますなりこうじ先生合作担当了《电脑人偶R》的分镜头剧本和演出部分的工作。
——感觉怎么样?
鹤卷:完全不行,动作的处理上还可以,但是全体的构成方面用现在的眼光来看真的不太好。
——的确,这两部动画的动作场面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鹤卷:我自己就是一个动画制作人,所以可以将自己不想画的场面在创作中尽量避免出现。我对于创作中朴素的描写不太喜欢,相反我从华丽的动作场面中却可以得到很多乐趣。这种特点在《新世纪福音战士》中表现也很明显,角色对话时的设定很少有动作变化,只有战斗的场面才专注地刻划。
——《新世纪福音战士》在您的一生中应该算是一件大事吧。
鹤卷:对,这个作品对我很重要。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想参加创作像《高达》那样的作品。
——什么意思?
鹤卷:我想如果在这样伟大的作品中能够出现我的名字该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情啊,不过那时候的想法就是能够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也就可以了,没有想过成为这么重要的指导者。
——原来如此。
鹤卷:前一阵子贞本先生问我,制作完《新世纪福音战士》以后打算做什么,我说,“已经达到目的了。”贞本感到非常吃惊,不明所以(笑)。我那时候真的有这样的感觉。
——据说在《新世纪福音战士》中你参与了分镜头剧本、演出、作画监督和设计很多方面的工作,真可以称作是全才啊。好象连SF设定中也有你的影响。
鹤卷:山贺博之、赤井孝美和庵野先生以及贞本义行等大家一起召开了讨论会。那时候我也很想参加,于是就和大家一起展开了对制作计划的讨论。但是最初阶段关于SF设定大家各持己见。因为是初级阶段的设定,所以每个人都对别人的设想不是很了解。后来我创作的许多部分都被采用了,对此我很欣慰。
——我个人非常喜欢《新世纪福音战士》第16话“致死之病”。
鹤卷:是么?非常感谢!
——第16话不仅SF设定有趣,也有动作场面非常出彩的地方,而且还能够看到只有《福音战士》才有的独特的设定场景——迪拉古之海。如果说能够让别人一下子就被作品吸引的话,我想那一定是第16话。
鹤卷:那一话在描绘分镜头剧本的时候也非常有趣呢。当然,也有一些现在感到遗憾的地方,比如我们本想对后半的迪拉古之海部分做更加有趣的描绘。如果能够做得更详细的话就好了,现在常常感觉有些美中不足。
——在之前的第14话“SEEL、魂之座”中对心中世界的描绘很精彩呢。
鹤卷:在做那一话的时候由于拍后录音很紧,所以庵野先生先带着A部分的胶片先去了录音棚,同时我正在做B部分的内容呢(笑)。
——您说的拍后录音那天是怎么回事?
鹤卷:拍后录音那天(笑)……是这样的——《新世纪福音战士》到了后半部分时主要由庵野先生、摩沙雪和我负责编辑。一般情况下,如果有庵野先生在身后说“这个部分删除比较好”或者“这个地方有些不足”的话我会更加安心。但是当时庵野先生说时间上来不及了,后面的部分就交给你们负责整理了(笑)。
——在《新世纪福音战士》刚开始播放的时候,我在某本杂志上看到鹤卷先生说“想要成为读书家”的话吧。
鹤卷:我确实说过。
——那是怎么一回事?
鹤卷:我是个非常喜欢看书的人,在高中时代我几乎每天读一本。成为动画制作人以后因为工作繁忙根本没有时间看书,感觉非常“辛苦”。所以我想,如果有一种职业可以让我每天都看书就好了(笑)。就是这样的意思吧,不过现在我对动画制作非常感兴趣,这个念头也没有以前强烈了。
——我看到鹤卷先生那时候的话以后,就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学者”。
鹤卷:你是说学者吗?(笑)真不好意思。
——和您一起创作《布里克里》的夏户洋司也给人学者类型的印象呢。
鹤卷:自夸的话真不好出口,但是我明白您的意思,只能说我从小个性如此。
——说您不是天才的话的确有些失礼,但是我觉得说您是学者更加恰当。天才虽然能够做出伟大的事情,但是总存在某些缺陷。学者则不同,不仅头脑聪明,而且也没有什么缺点,属于深思远虑的类型啊。
鹤卷:啊,如果真如你所说的就好了(笑)。可是我虽然在创作过程中考虑的很多,却经常有做不好的地方呢。
——我想您不是单纯靠直觉和冲动做事的类型吧。
鹤卷:现在确实如此,采取稳重的方式给人的印象也许很可靠,但是真的不能断定两者究竟哪种更加适合创作。
——剧场版的《新世纪福音战士》情况又如何呢?
鹤卷:“DEATH AND REBIRTH”没有赶上春天的公映日期,创作中受到了很大的挫折。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导致那样的结果,那时候我甚至产生了放弃动画的想法。
——是说要放弃作为动画制作人的工作吗?
鹤卷:是。我没在春天辞职,打算在夏天完成完结篇后再说。
——TV版用那种突然的形式结束是因为你的原因吗?
鹤卷:不是的,我认为TV版还是不错的。在大约20话左右的时候,庵野先生说就在这里结束吧。我记得说这话的时候是在公司附近的一个小食屋的二层。庵野先生的意见是:既然不能够按照想象的样子创作出来,还不如就在这里放弃。当时摩沙雪也同意庵野先生的意见。
——当时制片在场吗?
鹤卷:没有在场,只有庵野先生、摩沙雪、贞本还有我。那时候我和贞本是持反对意见的,因为我不能确定庵野先生是否真的想要就这么算了。
——夏天完成《THE END OF EVANGELION》以后您并没有从业界撤出,又开始了《布里克里》的制作啊。
鹤卷:是的(笑)。在《THE END OF EVANGELION》发表以后,在五反田(地名)制作人员开了一个庆祝会。之后乘着兴致又去了新宿,在新宿下记程车的时候庵野先生对我说,“请考虑一下下一个作品的方案”。
庵野先生说:“我在《新世纪福音战士》的创作中已经用尽了自己的能量,接下来的企划就需要你来负责了。”那时候庵野先生是监督,我的想法是接下来的作品仍然由庵野先生负责监督,我来策划方案。在《THE END OF EVANGELION》结束的时候,我已经根本没有想要退出的想法了,能够创作好的东西是我当时唯一所想的。
——当时有没有想过是怎样的一部作品呢?
鹤卷:那以后我和庵野先生一起讨论了很多,我们一致认为应该创作富有变化的作品,因为要超越《新世纪福音战士》是个很困难的挑战。后来考虑了很多以后还是决定做SF类型,因为我本人就是SF的FANS。《新世纪福音战士》获得了日本SF大奖,我感觉非常的荣幸和欣慰。所以我想以后也要创作能够获得日本SF大奖的作品!(笑)抱着这样的决心我苦思冥想了一年,结果什么也没有做出来。
——什么也没做出来的意思是说连企划书也没有写吗?
鹤卷:是的。在《他和她的故事》作品开始前,GAINAX本来决定以我的企划做下一个作品,可是那时候我根本连企划书都没有办法写。于是庵野先生说要不他先试试,于是就开始了《他和她的故事》的创作。
我在做完了第12话的分镜头剧本和作画监督的工作以后就从《他和她的故事》中脱身出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几乎没有去GAINAX公司,一直待在家里埋头创作。那是……1998年12月和1999年1月左右的事情吧。我闭门不出,也不见朋友,总是在想企划的事情,脑子里都是一些奇怪的想法。
——很感人啊。
鹤卷:确实让大家等待了很久。大概是在2月的时候吧,GAINAX的制作人员开会,制片佐藤裕纪征求我们对下一步创作的意见。当时佐藤先生也拿出了企划让我参考,而且说用原创的东西也可以。但是我坚决拒绝了,我用12月和1月冥思苦想的想法完成了企划,这就是《布里克里》。(笑)
——从最初就考虑创作SF作品了吧。
鹤卷:是的,作品中出现巨大机器人、银河中央联邦、二分银河的大宇宙战舰队战斗等,确实从开始时就这样考虑的。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布里克里》的话,那是什么呢?奇怪感觉的带有SF风格和描写美少女生活的动画?(笑)
鹤卷:最开始只是想描写任性的男性角色被在男人眼里看来非常愚蠢的女性角色吸引的感情故事,仅此而已,但我在其中加入了许多关于SF方面的设定。
——原来如此。《布里克里》已经结束了,可以说说您对今后的展望吗?
鹤卷:那就是我还想要监督别的作品吧。
——再问一个老套的问题,您对《布里克里》印象如何?
鹤卷:我觉得做的还不错吧。既然第一次就创作出来让自己满意的作品,那么以后就不得不加倍努力了啊。完成《布里克里》以后我还想再做SF题材的动画。
——那么下一个作品是怎样的类型呢?
鹤卷:是让大家看到以后就大呼“哇!好感人啊!!”的SF作品啊(笑)。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