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EVA研究站·生化危机-FA by:朔夜

2010年06月04日 E研故事 ⁄ 共 45660字 ⁄ 字号 EVA研究站·生化危机-FA by:朔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8,807 views 次

 

第五幕、特别篇2•死亡之屋……

  
  作为EVA研究站本部的建筑,是一个非常复杂、经过精心设计而建成的庞大物体。不过从它的建基到落成,仅仅使用了不到1年的时间。这在人类的建筑历史上,是很难想象的,也绝对不是普通的机构、企业或者组织能够完成的。
  据说仅仅是为了装备布满整个本部基地内的安全防卫系统,就花费了足足50亿美元。单凭这个数字,就能够了解到这个建筑在作为一个研究基地的同时,也是一个拥有军事基地同等级的要塞。
  地面上拥有一座用来进行伪装,高度20米的4层大楼;而地下则是深达200米,分散成12个区域的真正机构主体。一旦地面上进行全面封锁,被特种军用装甲板包围的大楼,除了使用核武器之外,大概没有其他手段能够进入其中。
  理所当然的,也不可能有人能从里面出来。

  目前的研究站本部,主要的事件集中发生在地下的机构主体内,为了方便了解情况,现在对各个层区进行简要的说明:

  1、由于原因不明的爆炸,作为主要交通通道的12座工作人员电梯,已经有10座无法工作;10座货运电梯,也只有3座还能使用;只有高级成员可以使用的特殊电梯,还可使用;各个层区间救生楼梯只有少量还能使用;另外,由于不明爆炸(或物体)造成的破坏,从1F到7F的各个区域之间的结合处,都有一个巨大破洞(破洞到7F结束,没有继续通向8F);
  2、基层工作人员生活区的1F和2F受到严重破坏,同时遭到病毒的感染。因此在16日没有离开本部的,这两层内将近140名在生活区值班、住宿的工作人员都可以确定受到病毒感染,而从地表到7F出现的丧尸,基本都是由这些工作人员感染病毒变异而成;
  3、3F—常规物资格纳层,同样受到严重破坏,内部安置的近200只备用试验用动物,全部被病毒感染变异;
  4、4F—基层人员工作区,5F—安检、急救医疗区,6F—保安科、特殊作战部队居住区,以及7F—常驻成员休息娱乐、高级成员住宿区(该区同时是次要控制系统的安放区),这四个层区受到破坏的程度较小,内部通道基本能够使用。但因为在结合处被炸开的那个大洞,因此经常会受到从上面下来的病毒感染对象的攻击;
  5、8F—情报部工作区,基本破坏不大,可只有和上层7F连接的救生通道能够使用,其他如电梯、以及向下的救生通道全部不能使用。同时,在8F和9F-A级试验动物格纳库的结合地区,也有一个破洞,造成下层被病毒感染对象可以进入8F;
  6、8F和9F之间的“真空地带”(建立在两个层区之间,没有标明的区域)——子宫,没有受到破坏,但是内部近20名特殊保安人员全部被病毒感染,变成丧尸;
  7、9F—A级项目研究区、综合医疗区,10F-A级研究项目格纳区,11F-S级项目研究区、S级研究项目格纳区,12F-本部能源供应区、中枢控制终端安放区、特种试验场……这4个区域都没有受到破坏,但所有区域的病毒感染程度达到饱和状态。16日晚在这四层的近50名工作人员,以及总数超过150只的试验动物,全部被病毒感染变异。另外这四层还存在许多攻击力强大的特殊病毒感染异形。

  
  从某种角度来讲,现在的研究站已经变成一个现世的地狱,一座巨大的“死亡之屋”。对于那些抱有不同目的的残存者来说,要想支持到1月20日凌晨4点半以前,无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与此同时,引起这场生化危机的原因,至今还无法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加上似乎和这次危机有着某种关系的敌对组织Seele,似乎也有什么阴谋在进行……
  
  
  17日上午8点至8点50之间,主要残存人员行动流程:

  突格恩、塞维尔、徐徐、以及佩尔组成的四人小组,开始从6F向9F综合医疗区前进;
  位于5F的青空隐藏起来,等候身体的全部复原;
  同处于5F急救室的Ralf以及菲拉,试图以神经麻醉性药物,压抑菲拉身上被感染病毒的扩散;
  格利安单独前往7F,试图收集更多有价值的情报。
  
  其他特殊人员——

  情报部特殊部队队长•朔夜,在“子宫”被释放的3S级封印对象•迪,行动不明;
  完全感染体、母体——原特种研究项目研究部部长•Condy,行动不明;
  研究站现任负责人•Jedi,行动不明。
  特种项目研究员——次零,被困12F中枢控制室。
  
  潜伏在其他地区的人员,情况不明……
  
  时间一点点推移着,在2004年1月17日上午8点到8点50的这50分钟内,这些被困在这座巨大死亡之屋内的人们,并没能遇到什么特殊的情况。但是他们都无法想象,在这之后的三个小时内遇到的情况。  
  与此同时,在研究站的外面,也正在发生着令人难以想象的情况……

  
  2004年1月17日上午8点40分,身份不明的武装集团占领孤岛。在遣散岛上所有的普通居民后,这个总人数超过1000,装备各种武器、设备,所有战斗员、所有重型武器,以及所有重要仪器上都标志着Seele标志的部队——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内,将那完全封闭、隔离的研究站团团包围。
  17日上午9点整,5辆随同登陆部队一起开入孤岛的两栖坦克,调动它们的炮台,向着那被包围的建筑物开始连续的炮击……

第六幕、兽•上篇……

  看着那蜷伏在角落里的生物,天使们感到好奇。他们询问上帝,那是什么。
  上帝对天使说:
  “不要靠近那个东西,那是危险的野兽,靠近它的话,它会吃了你。”
  有个天使靠近了那叫做“野兽”的东西,立刻被它吃了。看着这个情景,天使们感到恐惧。他们询问上帝,应该怎么样才能面对野兽。
  上帝继续对天使说:
  “如果你非要靠近它,那么你就必须在它吃掉你之前先吃掉它。这样它就不能伤害你们了。”
  天使们再次靠近了野兽。这一次,在它吃掉他们之前,他们先杀了野兽,然后把它吃了。
  上帝悲哀的注视着吃着野兽的天使们,说道:
  “……但是如果你们吃了野兽,你们也会变成野兽。”
  但天使们已经听不到上帝的话,因为他们已经变成野兽……
  
  
  尽管地面上Seele武装部队部队使用坦克进行炮击,但这种程度的破坏——是无法攻破从实质意义上,如同一个使用特种军用装甲板制成的铁箱的EVA研究站大楼。即使是对地面的攻击——为了打开进入地下区域的通道,可没打上几发炮弹,这个战术也不得不停止。因为被炸出的弹坑,清晰显露出覆盖在研究站地下层区上部的复合装甲板,这东西的坚硬程度大概比包围大楼的装甲板还要厉害。
  所以Seele的部队,最后不得不暂停了突破研究站的攻势。不过这个战术上的调整,不只是因为他们无法攻破研究站的防御,同时还因为出现在他们现场指挥官通讯电脑上的一排文字——
  
  “吵死了!找死啊!暂停攻击,等时机成熟会给你们打开入侵路线的。——Beast。”
  
  面对这个叫做“Beast”的神秘人物发出的简单指示,光是看到就让Seele的部队指挥官全身冒汗……
  
  
  “好像停止了……是放弃了,还是其他原因?”
  看着天花板,Jedi喃喃自语着。尽管此时他已经身在研究站地下8F,但在刚才还是能隐约听到从地面传来的炮击。
  “既然Seele的那群蠢材暂时安静了,那么我还是先处理这里的问题吧。不过……朔夜那女人就不能不要这样邋遢吗?”
  此时此刻正呆在8F情报部工作区,专门为朔夜特别安排的临时宿舍内的Jedi,脸上正挂着浓厚的苦笑。事实上,任何人面对这样一个长期不进行打扫、垃圾、废品到处都是的房间,大概都会有和他一样的表情。
  不过现在的Jedi倒也没时间去理会自己那个部下的生活习惯,坐到朔夜书桌前的他——来这里真正要做的事情,是要从那女人留下的手提式电脑里找到自己需要的情报。
  不过就在Jedi破除电脑的安全密码时,另外一个人的身影也出现在了8F——从8F和9F之间的那个巨大破洞里出现……
  
  
  尽管从某种角度来说,青空不喜欢眼下自己做的事情。但是要想恢复体力和元气,他就必须进食,也就是吃东西。
  只不过面前的食物实在没办法让他有什么好胃口,而且这种食物的食用方法也太过野蛮,如果可能的话,他很想使用另外一种——用他的说法来讲,优雅又能够满足自己欲望的方法来吃。

  “如果是个漂亮的女性,只要吸食血液就可以。而且可以有更多的乐趣……不过保安科的人,光是女性的数量就少的可怜,何况是美女……我说,下辈子投胎,做漂亮的女人吧!”
  一边啃食着那只用日本刀卸下的手臂,一边踹了面前那无法回答的尸体一脚。没错,青空正在吃人,一个刚刚被他杀死,同样是残存者的保安科工作人员。
  从被感染病毒之后,青空就无法靠普通的食物来维持自己行动所需要的能量。他也是在无意中看到那些变成丧尸的成员袭击别人时,撕咬他们躯体的举动,得到了启发。
  
  或许吃人肉,可以补充他那因为新身体而过度消耗的能量。
  
  尽管最初的时候,这种新的“饮食”方法让他很讨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彻底变化的身体的需要,青空现在已经没有开始吃第一口人肉时的那种罪恶感了。
  何况,针对不同的“食物”,“食用”的方法也有所不同。从变成感染者开始,青空已经吃了5个没有被感染的残存者,而其中有两个女性。他发现如果是女性——不需要彻底啃食对方,只要好像吸血鬼那样吸食她们身上的血液就可以补充自己大量消耗的能量,而且在吸食血液的时候会让他得到一种难以言语、比起性爱更刺激的快感,所以现在的青空对于“食物”是相当挑剔。
  如果不是被Ralf炸成那副德行,他应该会想法设法寻找“更可口的食物”才对。
  
  “……到昨天晚上病毒爆发之前,按照人员登录记录。站里至少应该还有220名的工作人员留了下来。除去那140个在1F和2F的倒霉鬼,在12F被Condy小姐亲自料理的50人,被我已经吃掉的5个……也就是说,我只要至少还有25个可以吃。……不对,格利安、朔夜也要除去,菲拉小子也应该被病毒感染了……算了,算那么清楚干什么?嗯,还是足够的。只要尽量降低能量的消耗,将进食速度降低,剩下的应该够了。不过希望剩下的人里面,别都是这种肌肉男。”
  
  一边继续自己那残酷的进食,一边自言自语。嘴角沾满血迹的青空,此时的样子已经没有丝毫人类的感觉;即使他的样子还是和人类无异,但不管他的行动、他刚刚说的那番话,都已经不再是人类。他已经彻底变成了可怕的野兽。
  而且也有人将这种观点向他陈述了出来。
  
  “你现在好像野兽啊,教练。”
  带着轻轻的笑声,年轻女子的声音突然从青空的背后传来。在听到这声音的刹那,一边诧异于是什么人能够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靠近在他,青空一边拔出自己的刀——猛然向身后砍去。
  不过可惜的是,那个身后的神秘人——比他更快了一步……
  
  
  “阿臭?怎么是你?”
  察觉到有人靠近,在瞬间拔枪转身准备攻击的时候,进入Jedi视线的愕然是绰号叫做“阿臭”、具有特种项目研究员以及保安科特别成员,这双重身份的亢神。
  “抱歉,老大。我应该先和你打个招呼。”
  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而且遍体鳞伤。这个因为喜欢抽“七星”之类味道很臭的香烟,被研究站同僚们开玩笑得起了“阿臭”这个绰号的男人,此刻的他满脸疲惫,在和Jedi打了个招呼后,利马沿着朔夜宿舍的房门,摔倒在地上。
  “喂!没事吧?”
  放下正在破译密码的电脑,Jedi走到这个自己特别安排在Condy身边的亲信。蹲下身,为这个看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昏迷的家伙检查起伤口。但是在这样做的时候,Jedi显然忘记有些更重要的事情应该先问亢神才对。
  
  为什么面前这个自己安排在Condy身边,应该在病毒爆发时期距离危险地带最靠近的男人,能够还活着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为什么Condy能够放过他?
  
  
  “我以为你吃了人之后,应该能够表现的让我满意才对。但是,你太让我失望了。阿空。”
  脸上带着灿烂、天真的微笑,但是一只右手的五根手指却好像锐利的刀刃一样刺进了自己的脖子。面前这个唯一会这样称呼自己,有着七彩发色的年轻女子,她的出现,她的表情,她的行动,都让青空感到哭笑不得。
  “苏娜,拜托你别开这种恶劣的玩笑好不好?这种游戏,你去找朔夜或者Condy玩才对。”
  握住年轻女子的右手,将这只如果自己还是人类早弄死自己的手掌从脖子里拔出来。青空苦笑着说道。
  “都吃人了,却连这种游戏也不敢玩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趣。亏我醒过来以后,立刻就跑来找你。亲爱的。”
  用左手轻轻抚摸着青空的脸颊,但是这和情人的爱抚不一样,因为她在抚摸的同时——正用自己的指甲,在青空的脸上拉出伤痕。
  猛地将女子推开,一次还可以,继续的话青空可没有丝毫的兴趣。因为他实在太了解这个叫苏娜,曾经是研究站副站长,但在2个月前突然失踪的女子。他了解她那即使没有被病毒感染,也不同于人类的本质。

  那可是一种复杂、危险、随时会让自己丧命的本质。就算她和自己还有格利安一样,都是Seele派入研究站的间谍,但是青空绝对不相信她就不会因为一时兴起,把自己杀了。
  因为眼下这个美丽、但体内拥有古代暴虐龙族DNA的女子,可是比自己更纯真的野兽……
  
  
  “Condy派你来就是杀我?她是让我来杀你吧!让我因为杀死自己的亲信,感到痛苦。不过话说回来,这女人的研究成果的确让人惊讶。你胸口的伤口,是她弄出来之后,再给你医治好的吧?”
  一边说着,Jedi左手继续为亢神检查身体;但是他的右手却握着已经放出能量剑刃的光束剑。而在一边的地面上,亢神刚刚那只突然变异成巨大的利爪、用来袭击Jedi的左手,已经被光剑的利刃,给干净利落地砍了下来。
  说话的口气很平淡,好像面前的亲信刚刚没有要袭击自己一样,好像眼前的人不是被病毒感染、已经成为那个疯子女人部下的一样。
  
  并不是忘记问亢神的情况,是不需要问这种情况。即使到达站内的时间已经很晚,但是Jedi早已对基本情况进行过了解。而借着那些了解到的基本情报,从看见亢神的那刹那开始,他就已经知道眼前的不再是自己过去那忠诚的部下,而是一个被感染、被操控的人形怪兽。

  
  总算是将亢神的情况检查完了。Jedi起身看着面前那个对自己的表现露出迷茫神色的人形怪兽,光剑的剑刃架在了亢神的脖子上。研究站站长的表情依然很平静,但是那是一种冷酷到极点的平静。
  “说吧,那女人现在在那里?”
  随着剑刃接触到肌肤,因为高热使肌肤焦灼发出的臭味,亢神即刻发出凄厉的惨叫。即使变成了异形,还是能感觉到疼痛。而且这个疼痛可比刚才那砍断他手腕造成的疼痛,严重好几倍。而且此时一种恐怖的感觉正遍布亢神的全身——对面前那男子产生的剧烈恐怖感觉……

  比起那坐在地上的亢神,站在那里,依旧平静、在亢神没回答自己的问题前,慢慢让光剑剑刃深入亢神皮肤内,丝毫不理会焦灼的臭味、以及那持续着的惨叫。做着这些事情的Jedi,是不是比亢神更像一个野兽?更让人觉得恐怖?
  但是,从另一种意义来理解。或许Jedi的行动是很合理的。因为从这次的事情开始,被困在这里、残存下来的人们都已经不得不让自己变得和野兽一样,不管是从身体的本质上,还是从精神上。因为对他们来说,大概只有让兽性控制自己,才有继续活下去的可能……
  
  

  野兽要睡觉,天使正好路过,她被野兽强壮的身躯所着迷。天使陪伴着野兽一起入睡。
  上帝在悲哀,他说:
  “凡为野兽所迷者,必化为野兽。”
  天使变成了野兽……

第七幕、兽•下篇……

  Ralf虽然不想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希望那不过是幻觉而已。但是不管是他那双义眼印进他大脑的图像,还是他脑部的辅助电脑系统,都明确的表示——他看到的景象绝对不是幻觉,那是现实。残酷的现实。

  “嗨,队长。我等你很久了。”
  穿着那被血迹绘画出一副副抽象画的战斗服,站在数十具尸体的中央,原本正要用舌头舔动自己那沾满血迹的右手,在看见了Ralf后,年轻男子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微笑。那是和以前一样,是这个叫做六芒星的男人——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招牌笑容。
  
  和以前一样温和的笑容、温和的表情,六芒看起来还是特殊作战部队中那个脾气最好的年轻队员。但是在那温和的脸上,失去了过去的那种自然。尤其是在经过那双金色眸子的点缀后,六芒的温和带着难以言语的诡异。
  
  携带着菲拉,Ralf原本是打算在这一层——9F寻找能够克制菲拉体内病毒的药物。尽管使用神经麻醉剂抑制了病毒的生成和扩散,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Ralf觉得在这里,或许能找到拯救这个后辈的机会。
  不过进入感染达到饱和程度、充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危机的9F,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赌注。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讲,这场用自己的命进行的“豪赌”,无疑是输了。
  
  当Ralf和菲拉坐着电梯进入9F后,刚刚走出电梯门没几步,就看到了那个站在尸体堆中的六芒,那个仅仅凭他的一双眼睛,就可以确定——他已经被病毒完全感染的六芒。
  
  “……菲拉,虽然无法确定。但我想麻醉剂的效果应该能够再持续2、3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你一定要想办法再回到这里的综合医疗区,利用那里的自动医疗设备,在病毒完全扩散之前,或许能够救你的命。”
  “你在说什么,前辈?”
  对于站在面前Ralf说的话,菲拉没有一点头绪。但是他的困惑很快得到了回答,在Ralf用行动进行说明之后。
  将菲拉猛地推回到电梯内,然后立刻关上电梯,并且用身体堵住门口,不让菲拉有出来的可能。在年轻的保安科成员敲打着渐渐关闭的电梯门、叫着自己的时候,Ralf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那是勇士赴死地时的笑容……
  
  
  “单单靠这里的次要控制系统,果然没办法进一步操纵吗?次零那混蛋,这次可是把我害惨了!”
  一拳砸在面前的电脑操纵台上,格利安的脸上充满了无奈和懊恼。他现在很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浪费时间去把朔夜引诱到异形怪物们的包围圈。如果不浪费那点时间,他现在大概已经离开这个让他越来越厌烦的地狱了。
  叹了口气,躺在椅子上,格利安放弃了继续利用面前7F的这台次要控制系统帮助自己打开一条求生通道的打算。因为这里的系统,除了能够监视出各个层区的情况外,所有的控制权都已经被12F——终端中枢控制室内的次零剥夺了。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从这里出去,除非是去12F那里从次零手上夺回控制权,或者次零突然脑子发昏,解除对研究站的封锁。
  不过对于格利安来说,既不可能去12F那个最恐怖、最危险的区域冒险,也无法指望次零会做出那种行为。
  抽着烟,Seele的间谍此时感到自己真的是无计可施了。
  
  “怎么?没有任何收获吗?”
  “呵呵呵呵。他啊,一直是那种希望能够不用怎么努力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懒虫。”
  突然身后传来两个熟悉的声音,不由让格利安为之一惊。其中开始的那个男音还好,但是后面那个出现的年轻女子的声音,对格利安来说却不只是代表熟悉那么简单。
  回头进入间谍视线的是脸上留着被抓伤痕迹的青空以及——好像多情的情人,将手臂搭在青空身上的苏娜——那个应该在两个月前就消失的女人。
  
  “苏……苏娜!你怎么……”
  “是不是很意外啊?意外你把我出卖给Condy做试验之后,为什么我还能活着,是不是?呵呵呵呵,我怎么可能死呢。就那样死了的话,就没办法看到你脸上露出这样有趣的表情了。你说是不是?阿空。”
  “……拜托你别继续靠在我身上,如果你欲求不满的话,找格利发泄,比找我有用。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
  
  
  “……直接在你大脑内进行的试验疫苗注射,虽然是4年前事件发生后开发出的、效果不能说特别好的东西。但是至少能让你保持大脑的清醒,不被Condy那女人继续对你进行思想控制。”
  将注射枪丢到地上,看着面前脖子上的伤痕已经借由病毒变异后的复原能力修复的亢神,Jedi的表情依旧保持着平静。坐回到朔夜书桌前的椅子上,Jedi不再将注意力放在那个被病毒感染的部下身上,继续专心自己的秘密破译。
  “……老大,为什么要救我?”
  摸着自己已经没有伤口,但之前的确被Jedi用光剑“烧烤”过的脖子,左手也从新生长出来的亢神,对于面前男人的举动感到无法理解。
  “……救自己的部下需要理由吗?另外,我也不想让自己的行动被那个女人左右。她越是要我杀你,我越是要救你。”
  淡淡的说着,Jedi的答案让亢神露出苦笑。靠着墙壁支撑身体,站了起来。注视着那个掌握这个机构最高权力男人的背影,亢神的眼中突然流露出一种悲哀。
  “但是……老大,如果是你的话,会愿意自己像我这样放弃人类身份继续活下去吗?我现在不是人类了,是怪物,是怪兽,是随时可能失去理智的野兽,我无法忍受自己……”
  “砰!”
  格洛克射出的子弹,擦着亢神的脸,在墙壁上留下痕迹,同时阻止了亢神的自怨自艾。看着没有回头看自己,但是用子弹教训自己的男人背影,亢神的脸上露出了无奈、但理解的苦笑。
  “挣扎着活下去,直到有机会。老大,你是想说这些吗?”
  “……我没这样说,是你自己明白的。另外,人本来就是野兽的一种。但究竟是不是变成完全的野兽,不在你的身体,而在你的意志。”
  终于回头看向亢神,此刻的Jedi,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看样子Condy开发出来的病毒,比起当初我变异后产生的感染病毒要厉害的多。虽然数量上比起我那时候少了很多,不过这些小家伙们的力量的确挺强的。”
  在被两只如同巨大螳螂型的异形怪兽围攻的时候,迪一边躲避着那巨大刀刃的砍杀,一边却在用轻描淡写的口气进行说笑。
  和迪比起来,进攻朔夜的那几个异形怪兽早已经被她用手枪打烂脑袋躺在地上。她已经站在一边,看着迪那好像在进行游戏一样的行动。
  “……这样玩很有趣吗?”
  朔夜的声音非常冷淡。她很清楚以迪的力量,应该能比自己更快解决这些异形才对,之所以耗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关键的理由是迪在和这些怪物们正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是啊,挺有趣的。”
  对一边的人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但是就在说这句话的同时,迪突然好像凭空消失一般——从两只螳螂的眼睛里失去踪影。但是她很快又出现了——拿着一只USP45,出现在一直螳螂的背后,对准那个怪物的脑袋,将一匣子的子弹全部送进去。
  使用同样的方法解决掉另一只螳螂后,理了理因为不断的移动而多少有些凌乱的头发。朝着朔夜,迪继续着她那迷人、但是充满恶作剧表情的微笑。
  “不过也玩够了。”
  “……行了,走吧。”
  叹了口气,环抱双臂站在一边的女子一边起步,一边说道。看着似乎对自己的行动有所不满的朔夜,一边的迪吐了吐舌头,跟着她前进的步伐继续前进。她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前往这里——9F的综合医疗区,出于某些原因,她们打算在那里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一些检查。
  
  “对了,我的子弹快用完了。”跟在朔夜的后面,迪突然说道。
  “……当初离开‘子宫’前,要你从特别保安身上收集武器,你不愿意;等到动手的时候又非要用枪。我可不是Ralf,会带上几十公斤弹药。……这是最后四个弹匣,你两个,我两个。”
  没有回头,但是朔夜的口气并不好。不过生气归生气,但她依旧没忘记将两个弹匣交给迪——加上一把单分子战斗匕首。
  “给我这玩意做什么?我不喜欢肉搏战啊。”
  接过匕首,迪的眉头皱了起来。
  “那么就用你的力量啊。”
  “我不说了嘛——在这种空间里释放那种力量,没准会把整个基地给毁了。”
  “节制点就可以了,原来是炸弹程度的攻击力度,缩减到子弹的程度。这样不就可以了吗?”
  “我那来训练自己控制力量的时间?……喂,到了诶。”
  站在一个三叉通道的左边,迪冲还在往正面通道前进的朔夜喊道。可是似乎没听见迪的话,朔夜依旧不改变自己的前进方向。
  “夜,你干吗呢!不是说了去综合医疗区吗?”
  “没听见吗?前面传来的枪声。”
  “听见了,那又怎么样?”
  “我要去救人。”
  “你怎么突然……”
  “HK23E,那是Ralf的东西。但一般情况下,他好像没理由拿出那种装弹150发的家伙吧?而且枪击的声音这样密集,对付什么东西需要Ralf进行这种程度的射击?”
  也转变自己的方向,再次跟在朔夜的身后,迪的脸上此时露出了非常奇特的表情。
  “我也想知道,是什么……”
  
  
  已经换掉三个弹匣,也就是说从刚刚开始Ralf已经足足射击了400多发子弹,这些子弹已经将9F电梯出口的大厅里的所有摆设全部打坏,还在地板和墙壁上布满弹痕。
  可是这如同暴雨一般的密集射击,却没有一发能击中Ralf面前那还是满脸温和笑容、却好像闪电一般不断移动的六芒。相反的,六芒却能够不断接近Ralf,用自己的战斗匕首袭击他——将Ralf的全身弄得伤痕累累,有些部位的伤口都已经暴露出Ralf肌肤下的义肢器官。
  “哒哒哒哒哒哒……咔咔咔咔咔咔……”
  又一个机枪弹匣被打空,HK23E开始发出空转的声音。听着这个声音,Ralf有再次上子弹,而是将那枪管已经烫得足以做烧烤的机枪放到地面上;然后,冲着六芒咧嘴笑了笑。
  “队长,放弃了吗?真是可惜,我原来以为队长能够把我解脱。”
  舔了舔刀刃上的血迹,但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温和的笑容。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六芒的表情却彻底变了——变得狰狞恐怖,握着手中的匕首,一步一步走向Ralf。
  “他没办法的话,我替你解脱吧。小鬼!”
  伴随着一个从身后突然响起的年轻女子的声音,还有一阵尖锐的破风声。六芒急忙躲避,但是他的脖子还是被那产生破风声的东西——一把匕首,插出一道伤口。
  “当!”
  匕首牢牢插在前面的墙壁上。随着匕首飞来,以及那声音发出的方向,进入原本已经闭目等死的Ralf义眼视线内,还有六芒那双金色双目内的两个身影——愕然是满脸怒气的朔夜,还有盈盈而笑、那个应该被封印起来的迪。
  
  “夜!……迪,你们怎么在这?”
  虽然有些迟疑,但Ralf叫出了两个女子的名字,在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特殊作战部队队长的脸上是浓浓的困惑神色。
  可是一边的六芒在看到两个女子后,露出的神色却是极度的恐惧。刹那之间朝着另一条通道冲去,不到一秒的时间,身影就彻底从三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第五幕、特别篇2•死亡之屋……

  
  作为EVA研究站本部的建筑,是一个非常复杂、经过精心设计而建成的庞大物体。不过从它的建基到落成,仅仅使用了不到1年的时间。这在人类的建筑历史上,是很难想象的,也绝对不是普通的机构、企业或者组织能够完成的。
  据说仅仅是为了装备布满整个本部基地内的安全防卫系统,就花费了足足50亿美元。单凭这个数字,就能够了解到这个建筑在作为一个研究基地的同时,也是一个拥有军事基地同等级的要塞。
  地面上拥有一座用来进行伪装,高度20米的4层大楼;而地下则是深达200米,分散成12个区域的真正机构主体。一旦地面上进行全面封锁,被特种军用装甲板包围的大楼,除了使用核武器之外,大概没有其他手段能够进入其中。
  理所当然的,也不可能有人能从里面出来。

  目前的研究站本部,主要的事件集中发生在地下的机构主体内,为了方便了解情况,现在对各个层区进行简要的说明:

  1、由于原因不明的爆炸,作为主要交通通道的12座工作人员电梯,已经有10座无法工作;10座货运电梯,也只有3座还能使用;只有高级成员可以使用的特殊电梯,还可使用;各个层区间救生楼梯只有少量还能使用;另外,由于不明爆炸(或物体)造成的破坏,从1F到7F的各个区域之间的结合处,都有一个巨大破洞(破洞到7F结束,没有继续通向8F);
  2、基层工作人员生活区的1F和2F受到严重破坏,同时遭到病毒的感染。因此在16日没有离开本部的,这两层内将近140名在生活区值班、住宿的工作人员都可以确定受到病毒感染,而从地表到7F出现的丧尸,基本都是由这些工作人员感染病毒变异而成;
  3、3F—常规物资格纳层,同样受到严重破坏,内部安置的近200只备用试验用动物,全部被病毒感染变异;
  4、4F—基层人员工作区,5F—安检、急救医疗区,6F—保安科、特殊作战部队居住区,以及7F—常驻成员休息娱乐、高级成员住宿区(该区同时是次要控制系统的安放区),这四个层区受到破坏的程度较小,内部通道基本能够使用。但因为在结合处被炸开的那个大洞,因此经常会受到从上面下来的病毒感染对象的攻击;
  5、8F—情报部工作区,基本破坏不大,可只有和上层7F连接的救生通道能够使用,其他如电梯、以及向下的救生通道全部不能使用。同时,在8F和9F-A级试验动物格纳库的结合地区,也有一个破洞,造成下层被病毒感染对象可以进入8F;
  6、8F和9F之间的“真空地带”(建立在两个层区之间,没有标明的区域)——子宫,没有受到破坏,但是内部近20名特殊保安人员全部被病毒感染,变成丧尸;
  7、9F—A级项目研究区、综合医疗区,10F-A级研究项目格纳区,11F-S级项目研究区、S级研究项目格纳区,12F-本部能源供应区、中枢控制终端安放区、特种试验场……这4个区域都没有受到破坏,但所有区域的病毒感染程度达到饱和状态。16日晚在这四层的近50名工作人员,以及总数超过150只的试验动物,全部被病毒感染变异。另外这四层还存在许多攻击力强大的特殊病毒感染异形。

  
  从某种角度来讲,现在的研究站已经变成一个现世的地狱,一座巨大的“死亡之屋”。对于那些抱有不同目的的残存者来说,要想支持到1月20日凌晨4点半以前,无疑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与此同时,引起这场生化危机的原因,至今还无法得到一个满意的答复;加上似乎和这次危机有着某种关系的敌对组织Seele,似乎也有什么阴谋在进行……
  
  
  17日上午8点至8点50之间,主要残存人员行动流程:

  突格恩、塞维尔、徐徐、以及佩尔组成的四人小组,开始从6F向9F综合医疗区前进;
  位于5F的青空隐藏起来,等候身体的全部复原;
  同处于5F急救室的Ralf以及菲拉,试图以神经麻醉性药物,压抑菲拉身上被感染病毒的扩散;
  格利安单独前往7F,试图收集更多有价值的情报。
  
  其他特殊人员——

  情报部特殊部队队长•朔夜,在“子宫”被释放的3S级封印对象•迪,行动不明;
  完全感染体、母体——原特种研究项目研究部部长•Condy,行动不明;
  研究站现任负责人•Jedi,行动不明。
  特种项目研究员——次零,被困12F中枢控制室。
  
  潜伏在其他地区的人员,情况不明……
  
  时间一点点推移着,在2004年1月17日上午8点到8点50的这50分钟内,这些被困在这座巨大死亡之屋内的人们,并没能遇到什么特殊的情况。但是他们都无法想象,在这之后的三个小时内遇到的情况。  
  与此同时,在研究站的外面,也正在发生着令人难以想象的情况……

  
  2004年1月17日上午8点40分,身份不明的武装集团占领孤岛。在遣散岛上所有的普通居民后,这个总人数超过1000,装备各种武器、设备,所有战斗员、所有重型武器,以及所有重要仪器上都标志着Seele标志的部队——在不到10分钟的时间内,将那完全封闭、隔离的研究站团团包围。
  17日上午9点整,5辆随同登陆部队一起开入孤岛的两栖坦克,调动它们的炮台,向着那被包围的建筑物开始连续的炮击……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