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EVA研究站·生化危机-FA by:朔夜

2010年06月04日 E研故事 ⁄ 共 45660字 ⁄ 字号 EVA研究站·生化危机-FA by:朔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8,803 views 次

 

第二幕、混沌

  “生化危机”,这是突然出现在Jedi脑子里的东西。这是一个流行冒险游戏的名字,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神秘组织开发新型的生化兵器,结果因为意外病毒泄漏,造成严重的危机。游戏从面世到现今已经有好几代,基本模式都是身陷险地的角色不断收集武器对抗因为病毒感染出现的怪物敌人。
  为什么研究站BOSS的脑子里会突然出现这个东西?原因很简单。在Jedi通过自己专属的秘密通道,从显然发生了意外情况的外部进入研究站内部后(光是看在外面留下的直升机残骸,就知道这里一定发生了超乎想象的情况),他此时此刻面对的情况就和那个游戏里的情况相当类似。
  
  巨大的地表大厅内,横卧着纵横交错的近三十具、支离破碎、Seele特殊部队的士兵尸体;而在进入这里之后,Jedi的面前就出现了很多个体形怪异、但原来明显是人类的怪物;为了自保他不得不打倒这些似乎没有什么智商,但明显对他充满敌意的怪物。
  
  “游戏?切,我到底在想什么。这种情况又不是第一次发生,不说之前几任站长遇到过的,我就任这几年不也就发生了不下十次类似的情况……不过,还真和那游戏很相似。”
  黑色面具内发出一阵自嘲,而此时,研究站的BOSS,正将自己那特殊装备开发部制造出来的高热光束剑——从面前如同丧尸一样的怪物——曾经是研究站工作人员的身体内拔出来。
  大厅内此时已经不只是那些特殊部队士兵的尸体了,还躺着好几具这种丧尸的尸体。尽管这些怪物曾经是自己的部下,但当他们危及到自己的时候,Jedi毫不犹豫得将他们一一击倒了。
  关闭光束剑的能源,从金属面具里唯一露出来的双目中此时流动着无奈的目光。原本Jedi今天是不应该到本部的,但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牵引了一样——尤其是当Jedi听到那几架直升机掠过自己公寓时发出的声音,他立刻觉得似乎有事情发生,利马驾车赶回本部。但是在他没能进入本部前,事情就已经发生了——Jedi亲眼目睹了那三架直升机被击落的场面。
  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留在本部。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这次发生的情况相比以前曾经有过的数次危机都要严重很多倍。而且即使没有任何证据,Jedi也已经能肯定造成这一切的缘故是什么了。
  
  “秘密通道应该还能使用,不过不能排除里那里也会被封锁的可能性。是不是离开比较好?”
  站在大厅里,望着那通向地下部分的电梯,Jedi自言自语着。但是在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却在做着和自己考虑离开这里完全不一样的行动——从那些士兵的身体上收集武器和弹药。
  “不过如果现在就这样放下其他人离开的话,等到事情结束,任何一个活下来的人都会把我大卸八块吧?”
  在利用自己站长具备的特殊ID卡,从大厅的控制电脑进入中枢系统,基本了解到地下情况后,继续着喃喃自语。Jedi将一个放进了塑胶炸药的布袋,放到秘密通道的入口处。
  丢下那几乎从来没在其他人面前脱下过的面具,背上一支M4步枪和一个军用背囊,身上穿了一件从特殊士兵尸体上剥下,染满了血迹的特种战斗服,挂上装满弹药的武装袋,腰边和腰后插上总数4支的手枪,最后将那“心爱”的光束剑挂到皮带上。
  走进打开了的电梯内,Jedi举起遥控引爆开关。研究站站长大人的嘴角浮出一丝怪异的笑容。
  “Condy,这次可不是骂你两句就能结束这一切的。”
  当电梯门口从新合上的刹那,Jedi的手指按下了按钮。伴随着剧烈的爆炸和冲击波,站长秘密通道的入口被彻底炸毁……
  
  
  头顶传来的剧烈爆炸声让人感到一阵晃动,带着佩尔——那位应该是在大厅迎接访客的招待小姐,正躲在地下6F的保安科整备室内的突格恩,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怎么还有爆炸?不过话说回来,最初的爆炸究竟是什么引起的?但这次的爆炸好像和之前的有些不一样。地表也出了什么事情吗?”
  问着自己没人可以给予回答的问题,突格恩从整备室的急救医疗箱内取出一支注射器。看了眼被安放在桌子上,肩膀衣服破碎,显然是被丧尸袭击留下伤痕的佩尔,突格恩又露出了苦笑。
  “小姐,你可真是走运,我已经很久没有扮演拯救别人性命的角色了。”
  说完这些话,突格恩就打算给佩尔进行注射。但就在针头正要刺进佩尔手臂里的时候,整备室的大门给打开了……
  
  “砰!砰!砰!”
  “混蛋!停火!该死的家伙,是我们啊!”
  拖着一路上喋喋不休的徐徐,在好不容易达到6F保安科整备室之后,塞维尔一开门就立刻受到迎面飞来的子弹欢迎。拉着反应慢了一拍的徐徐滑倒在地上,拔出自己的手枪正要回击的塞维尔,在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人朝自己开枪后,立刻骂了起来。
  站在整备室内,用格洛克朝自己开枪的愕然就是研究站那位平时糊里糊涂,管理休闲部(在其他人嘴巴里,休闲部和杂物部差不多)的突格恩部长大人。而突格恩在看清楚进来的人之后,不由搔着脑袋道歉。
  “抱歉,我还以为又是那些怪物。”
  “蠢蛋!那些东西会用ID卡开门吗?!……喂!是突格恩啊!你还发什么呆!”
  收起自己的枪,装备部开发员身份,从某种角度来说应该是要比突格恩的级别低上一点的塞维尔没好气的回敬着。但是这番话在他看到一边的徐徐好像还因为那迎面而来的子弹,失神的徐徐后,立刻转移了说话对象,同时一脚踹在研究员的身上。
  “诶?……突格恩,你干吗突然开枪?……佩、佩尔小姐怎么了?”
  算是从惊慌中反应过来的徐徐,总算能开口说话了。但是在看到那躺在桌子上,昏迷的佩尔后,徐徐立刻从地上跳起来,声音打战的叫道。
  对于徐徐的反应,突格恩和塞维尔的脑袋里充满了问号。但对这种疑惑,突格恩在一刹那转为了惊诧。一把揪住生化研究部研究员的领子,他的目光中流露着浓烈杀气。
  “你干吗这样惊慌?佩尔不过是受伤而已。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因为值班,卷入事件内,从昨天午夜开始一直在拼命,但是对于整个事件丝毫没有头绪的突格恩。四年前还是保安部科长的他,曾经因为类似的某个事件而引咎从职位上离开,现在的他对任何可能是引起此次事件的人,都不会保持绅士的风度。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面对突格恩那充满杀气的目光,徐徐说话的口齿都不清楚了,战战兢兢的回答着,“只是昨天晚上Condy部长一直在进行一个试验,具体试验内容不是很清楚。但……但……我曾经看过关于那个试验的研究报告,里面提到过……和我们遇到的怪物类似的记载。里面还附加说明了一条——任……任何被袭击过的人,只要受伤,就很有可能被产生被这种怪物携带的病毒感染。我……”
  徐徐的话并没能说完,因为突格恩已经放开他的领子,将他甩在一边。此时此刻,加入这个组织还不是很久的塞维尔或许还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对突格恩来说,徐徐那不清不楚的解释,已经足以向他证明某个事实——从事件发生以来,他一直极力否认的事实。
  “FA提炼开发计划……危险等级3S……那个计划不早就被Jedi封锁了吗?Condy那女人究竟在想什么?4年前的惨剧还不够吗?她是真要让我们大家全部堕进地狱才甘心吗?……”
  喃喃自语着,突格恩的目光转向桌子上的佩尔。缓缓提起自己拿枪的手,将枪口对准还在昏迷的年轻女孩。此刻的原保安科科长,脸上充满了悲伤和痛苦。
  “不要!”
  “砰!”
  意识到突格恩的想法,一边的塞维尔急忙扑上去。伴随着枪声,从突格恩枪口里射出的子弹,总算因为塞维尔的行动,擦着佩尔的身体打在了墙壁上。
  “部长!你究竟在想什么?”
  紧紧抱住突格恩拿枪的右手,塞维尔叫着。
  “你听到徐徐的话了吧?佩尔很可能也变成那些怪物!如果那样的话,我们能做的就是现在让她解脱!换成是你,要是知道自己会变成可怕的怪物,你会想活下去吗?”
  “但是她还没变成怪物啊!”
  拼命挣扎,试图从塞维尔的束缚中挣脱,但是年轻保安的双臂紧紧钳住突格恩的右手。不让他有再次开枪的可能。就在这种僵持不下的情况下,一边的徐徐却开始检察佩尔肩膀上的伤口。在查看过后,立刻拿起之前突格恩试图给佩尔注射的注射器,给佩尔进行了静脉注射,然后重重吐出一口气。
  看着徐徐的举动,突格恩和塞维尔一时忘记了两人间的僵持,呆呆注视着徐徐的一举一动。察觉到两人的目光,徐徐又恢复了战战兢兢的神态,说道。
  “我看了伤口,应该没有感染到病毒。虽然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根据我看过的报告。被感染病毒的人,身上的伤口会发生细胞快速自我修复之类的情况。另外,用体内镇痛注射之类的药物,也应该能压抑住或许存在的病毒感染。所以……”
  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徐徐相信其他两人已经理解自己的意思。
  塞维尔松开突格恩的手臂,突格恩也把自己的手枪从新收好。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佩尔,最后将目光一起集中在徐徐的身上。
  “……如果感染了病毒呢?”
  尽管暂时安心了,但突格恩本质上还是无法放心。
  “那个……用9F的特殊研究室的设备可以确定是不是真正感染了病毒。万一真感染了,刚才的注射应该能够在12个小时内压抑住病毒的扩散和发作。不过从根本上来说……只有注射存放在11F的疫苗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做着说明,而此时一边的佩尔也开始发出轻声的呻吟,女孩似乎正要从昏迷中醒来。
  三个男人互相看了看,最后不由自主同时叹了口气。不需要再说什么,一个共同的想法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了。

  “佩尔,你感觉怎么样?”
  “诶?突格恩部长?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被袭击受伤,是部长把你带到这里的。因为你在大厅接待,我们不太见面。我是装备开发部的塞维尔,这位是生化研究室的徐徐。”
  “我被袭击?……啊!怪物!……”
  “佩尔,不用担心。现在有我们三个保护你,你不会有事的。你受伤了。伤口虽然临时处理了,不过……我们必须去地下9F层才能真正帮你处理好伤口……”

 从8F的休息室,到进入只有少数几人知道的研究站“真空地带”——子宫的入口。这段路程的距离,不过50几米。但是在这只有50几米的走廊上,现在却躺满了无数的尸体。有那些被病毒感染变成了丧尸的研究站成员,也有那些被感染、由研究站试验动物们变成的、比丧尸更可怕的异形怪物。
  踩着这些已经脱离神制造它们时候本质的物体们的尸体,和其他那些只要在会遇敌情况下都用跑的人不一样,朔夜的脚步很悠闲,就好像在散步,几秒钟就能走完的路,她却足足花了十几分钟——尽管这些时间有很多是为了那些阻碍她前进的怪物们而消耗的。
  一边慢慢向着面前走廊尽头那块看起来只是墙壁,其他什么也没有的“墙壁”前进,一边给两支已经用完子弹的USP45重新上弹。

  似乎不会再有什么阻碍了。朔夜心中默默的思索着。

  不过她错了。朔夜并没能一直保持自己缓慢,但前进的步伐直到“墙壁”前。因为又有新的东西出现在她的面前——
  从尽头侧面墙上的空调管道内,流出一块如同血块一样的东西,挡在了她的面前。
  抬起手上的两支枪,可是却没有射击,因为那块血块在逐渐变化,逐渐变成了一个人形。
  
  “FA是被神放逐的天使留下的魔盒,是比‘潘多拉的魔盒’更可怕的东西。你打开这个魔盒,就不担心把这个世界被毁了吗?”
  脸上的表情是她一贯的平静。朔夜收回手枪,一边经过那绝对已不再是人类的女子——Condy的身边,一边喃喃询问似乎也不打算阻止自己的“人”。朔夜抬起左手按在面前的墙壁上——在某个部位,将一小块墙面按了下去;立刻,那原本应该只是墙壁的东西,马上开始分裂,朝着四周缩进,变成一条隧道的入口。
  “世界吗?人类吗?我不关心这些。你也一样吧,奈莉希亚。如果你担心这些问题的话,在你被感染了FA之后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朝自己的脑袋开一枪。你为什么没这么做?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
  血红的双目,黑色的皮装下,全身的肌肤如同金属一般散发着光泽的Condy,微笑着反问那个正要进入隧道的女子。
  抬起右手,看着那根部环绕上一圈紫色,就好像是被从新接上去一样的食指和中指。朔夜没有回答,但却也没有立刻进入那条隧道。
  盯着这两根是在自己被感染病毒后从新生长出来的手指,良久之后朔夜重重呼出一口气,说道。
  “或许在某方面和你一样,但我至少没有把自己完全交给FA。所以……也许在某个时刻,我会阻止你。但现在,我和你还不能算是敌对的——在我弄明白整件事情之前。……对了,提醒你一件事情,别再弄错我的名字。叫奈莉希亚的女人早死了,7年前的事情,再加上4年前……她已经死过两次了,不会再存在了。”
  说完最后一句话,朔夜径直走进隧道内,当那面墙壁再次合上的时候,再次化为血块,进入空调管道的Condy,发出喃喃的低语。
  “那么你去找她做什么?已经到这一步,我们都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是吗?朔夜……”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