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11) by: 碇真嗣(W.D)

2001年11月17日 E研故事 ⁄ 共 5767字 ⁄ 字号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11) by: 碇真嗣(W.D)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41 views 次

Chapter:11

ASUKA

************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档案10 ************

档案10——黑暗中的罪恶之手!毫无声息的杀人法!

(3:14 研究站地下二层的医务室内)
相田剑介:“‘T JJ’是怎么回事??”
“呵呵~~因为我把他当个姐姐~~所以用他名字头一个字母加上JJ就得出这个称呼了~~~……嗯?!!!!!”碇真嗣WD突然惊讶地想到了些什么……
(碇真嗣W.D:……名字的头一个字母?……头一个字母……难道……难道是那个意思吗?!!!!!…)
碇真嗣W.D又拿起那支笔,写了几下,发现笔芯没油了……
“该死的!!偏偏这时候没水儿了!!”碇真嗣W.D,“谁那里还带着笔呢??”
R.E.D:“我房间里有……”
D伯爵:“记得医务室里也有……LWW你给放哪里了?”
“在这儿……”W-LEE走过来从碇真嗣W.D坐着的办公桌一张抽屉里拿出一支圆珠笔递给了他……
“哦……谢了……”碇真嗣W.D抬头突然发现W-LEE的胸前兜里从里面别着一支笔,便问道,“你好像带着一支嘛……”
“哦……这个啊……”W-LEE把胸前兜里的笔掏了出来道:“是支自动铅笔,我没事的时候喜欢画两笔漫画什么的,所以随身一直带一支铅笔的。”
“……哦……”碇真嗣W.D拿起那支圆珠笔刚画了两笔,这时候,“啪”的一声,医务室里的日光灯灭了下来……
屋子里顿时一片漆黑,谁也看不见在场的状况,于是乱作一团……
“谁把灯关了!!!”真治的声音。
“没人动开关啊……”用红领巾上吊的声音。
“难道是停电??”R.E.D的声音。
“难道……坏啦!大家都不准动!!!”碇真嗣W.D大喊,“阿雅奈美!!!!你在哪儿!!”
“在这儿!……”阿雅奈美掏出个打火机点燃后招呼大家……
“笨蛋!!”青蛇帮的九儿扇灭了打火机道:“这样一来你会暴露自己位置的!!”
ILLUSION:“难道这也是凶手搞的鬼??!可我们都在这里啊!!”
taberiss:“去电机房看看,研究站的电力供应系统都在那里。”
碇真嗣W.D:“好……拿个手电筒来!”
明日香ASUKA:“这里……没电筒……”
W-LEE:“我记得厨房有……”
碇真嗣W.D:“好……阿雅奈美拿你的打火机来!大家都在这儿不许动!如果有人有什么不测的话,走动的那个人嫌疑最大!!”
众人一听这话,赶紧呆在原地,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好……LWW你带我去找手电……”碇真嗣W.D接过阿雅奈美的打火机对W-LEE说道……
W-LEE:“不……不是有打火机嘛…………”
碇真嗣W.D:“这个不是防风的!还是手电方便,快点……”
明日香ASUKA:“对!快点。要是一直没电的话,电子医疗器械不工作,老大和sirens再出什么意外就糟了!!”
“好……”W-LEE和碇真嗣WD两人走出了医务室。
过道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好黑啊………我怕啊……”W-LEE扶在碇真嗣WD身后道。
“没事的……”碇真嗣WD点着了打火机道,“厨房就在楼道尽头,走几步一会儿就到了……拉着我的手……”
碇真嗣W.D表面很镇定地安慰W-LEE,内心也在扑腾着,因为在这极度恐怖的环境下谁都不会镇定自若的,说不定杀人魔就会突然在你眼前出现。
两人小心地向前走着,两手握得出了汗……平常那几步远的距离现在变得那么漫长……
碇真嗣W.D小心翼翼地注意着周围,他这时像是在《生化危机》里的感受,他觉得那五具尸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从黑暗中窜出来扑到自己的肩上,猛啃自己的脖子……想到这里,他猛打了两个哆嗦……但身旁传来的少女身上的香气又使他回复了理智,那只纤细的手正在紧握着自己的手。他明白,自己要尽保护她的义务……
终于到厨房了……W-LEE指引着方向,碇真嗣W.D在柜橱里找到了手电筒。
“好了……找到了。”碇真嗣W.D打开手电照着W-LEE,发现她脸上也松快了很多,眼角处还有着泪痕……此刻他也后悔不应该让个女孩受这样的罪…………
碇真嗣W.D:“我们去电机房。”
W-LEE:“好……”
碇真嗣W.D:“……不怕了吗?”
W-LEE:“……不怕,和你在一起我不会怕……”
“哦,那太好了……”碇真嗣W.D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又领着W-LEE出了厨房门。
在快到电机房门前的时候,W-LEE突然大叫一声,从后面紧紧抱住了碇真嗣W.D,碇真嗣W.D被着突然发生的意外也吓住了,手电筒掉到地上,转了两圈停住了……
此刻周围一片死寂,从地上手电筒微弱的光线下,碇真嗣W.D的脸抽搐着,狠命地往下咽了口吐沫……
……他感觉自己好象死了……
好半天碇真嗣W.D才缓过神来,感觉后背上湿了一片,是刚才出的冷汗。
(碇真嗣W.D:嗯……什么那么鼓……啊!……啊……是……是……LWW的……胸部!!……)
碇真嗣W.D全身轰的一下全热透了,后背更湿了,这次出的是热汗…………………
“喂……你……你看见什么了……”碇真嗣W.D好半天才问出话来……
背后的W-LEE:“是………是个影子样的东西,……从……从电机房门那儿晃了一下……我……我好怕!……”
“啊?……你真看见了?……”碇真嗣W.D听了也打了个冷战……“什么样的东西啊……”
W-LEE:“没……没看清……影子样的东西,感觉飘忽忽……好怕人哦!……”
碇真嗣W.D战战兢兢地道:“是……是鬼魂?……”
“呀!~~~~~~”W-LEE抱的更紧了……
(“天……这感觉……”)碇真嗣W.D全身再次轰的一下全热了,而且无法呼吸了……
“你看错了吧……这儿除了我们没别人了啊……”
“会吗……”W-LEE哭着道:“别离开偶~~~~”
“我们得去看看啊……”碇真嗣W.D说完捡起地上的手电,走向电机房,W-LEE跟在后面……
碇真嗣W.D这时候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踢开电机房门用手电一照……什么人也没有……
“你看……没人吧……”碇真嗣W.D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一阵忐忑,他在黑暗中找到了总闸的开关,这是个上下扳动的手闸门,只见现在闸把是在扳在下方的OFF的位置。
“原来是跳闸了?”碇真嗣W.D说着就把闸把扳了上去,灯顿时都亮了起来。但碇真嗣W.D这时发现闸把上用线连着系了个重物……
他马上解开了绳线放下重物,那是个铅锤……而总闸的开关正下方,有一滩水和一些没化开的冰………………
“哼……”碇真嗣W.D嘴角一撇,“这场停电是人为造成的……”
W-LEE:“啊?你怎么这么说?我们大家当时可都在一个房间里啊……”
“哼!不用出房间就可以办到!”碇真嗣W.D,“这个系线的铅锤就是个定时装置……这是用了……”
“啊!!!!!!!!!!”碇真嗣W.D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走廊里出来少女的尖叫声……声音来自医务室……
W-LEE:“啊?!这是……”
“明日香ASUKA!!”碇真嗣W.D迅速地用手帕拿起了那个系线的铅锤,然后就和W-LEE往回跑……

(3:25 研究站地下二层的医务室内)
推开医务室的门,大家都还在原地不动,看得出来没有人出危险……但碇真嗣W.D还是劈头就问:“发生了什么事??!!”
“啊……啊……”明日香ASUKA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sirens他……”
“sirens??他怎么了?……”碇真嗣W.D此时有了个极坏的想像……
明日香ASUKA:“断气了…………”
“什吗?!!怎么会死呢!?!怎么会呢!!”碇真嗣W.D不敢相信这事实。
明日香ASUKA:“来电了……我想看看两人的情况,没想到sirens他……他已经不行了啊……好再老大没事,还在睡觉……”
taberiss:“难道是因为急救不及时吗??”
明日香ASUKA:“不会的啊……刚才两人状态都很好,而且早就脱离危险期了啊……不应该出现什么危险状况才对啊……看来还是我的医疗经验不充分啊……”
“不!不是你的错!我看……”碇真嗣W.D边观察着sirens的尸体边道:“这是谋杀!!是有预谋的谋杀!!”
众人:“你说什么!!!!!!!”
“大家看这个……”碇真嗣W.D用手帕拿出了那个系线的铅锤:“这是凶手事先在电机房总闸的开关上安置的一个简陋的定时装置!”
“这是……什么啊?……”相田剑介边用V8摄录着边道。
(碇真嗣W.D:我倒~~~~~~还得说明一下………………)
碇真嗣W.D:“凶手把这条线一头系在总闸的开关把柄上,另一头系上这个铅锤,再在重物下放块冰……这时开关的位置是在上面的ON,绳子长度刚好使重物被冰所支持……”
ILLUSION:“明白了!!冰会慢慢的融化,等到快化完时候……”
碇真嗣W.D:“对……那时绳子被重物拉直,由于重力使得开关把柄被重物拉了下来。电就OFF了……这个手法,我想在座的都会使出来吧……”
R.E.D:“什么??你说是我们中的人做的?!”
碇真嗣W.D:“没错!电机房总闸开关底下还有没化完的冰,谁不信的话自己去看!!”
真治:“等等!你说sirens他是被谋杀的证据呢?!他可是一点外伤都没有啊!”
碇真嗣W.D:“你们看看sirens临死前的状况吧……尤其是你,明日香ASUKA。”
“啊?”大家瞪大眼睛瞧着仰躺在病床上的sirens_narcissus_athena的尸体,虽然处于昏迷状态但嘴角确因为某种痛苦而扭曲着,脸上血色尽失,双手彷佛在临死前紧揪着自己胸口似地气绝了……
“身体没有外伤……这难道是……”明日香ASUKA意识到了:“毒杀吗?!!!!”
碇真嗣W.D:“或许吧!不过,在没有解剖尸体之前,是不能妄下断言的。”
D伯爵:“不可能!他没吃过任何东西啊!!”
“也许是用……啊!在这里!!!”碇真嗣W.D发现尸体的左臂上有一个细小的红点:“啊!!没错!是毒针!!!!!”
“啊??”HULEQI:“仅仅一个像针刺般的伤口就可以致人于死地?……有毒性这么强的毒药吗?”
明日香ASUKA:“当然有!而且还不止一种呢!”
碇真嗣W.D:“我想应该是氰酸化合物或尼古丁之类的吧……我看sirens的死状,尼古丁中毒的可能非常大”
“对!我看过类似的书籍……”明日香ASUKA,“尼古丁如果直接进入血管中的话,即使只有一点点,也可以引起呼吸停止和心肌梗塞造成死亡,是一种剧毒。”
阿雅奈美:“看来真是依了EVA适任者依序死亡的预言了……sirens就是那个‘第一适任者’了……”
gasaraki:“如果站副是因为这个而死的,那么凶器就是涂了毒的针了?”
碇真嗣W.D便开始环视四周,但是地上什么也没有……
(碇真嗣W.D:凶手用毒针杀人没错!但他/她把毒针放到哪里去了??藏在身上了??他/她不怕误刺自己吗??那可是一丁点就能要人命的啊!凶手既然用毒杀人自己也应该知道这个常识啊……难道说……他/她放到了个很保险的地方了吗????等等……如果凶手是在刚才趁黑暗时候下手的话……那他/她有所动作才对……)
碇真嗣W.D:“我想,这个犯人设置了那个停电装置,就是为了等到停电的那一刻,在黑暗中毒死了sirens的……我走以后你们谁乱走动过?!”
青蛇帮的九儿:“谁也没有……都一动没动……”
“真的??!!谁都没走动过??明日香ASUKA?!”碇真嗣W.D还是相信明日香ASUKA。
明日香ASUKA:“确实……连出声的都没有……如果有人走动马上就能听见……”
碇真嗣W.D:“你们刚才怎么个坐法的!……谁离病床最近?”
R.E.D:“喂!我们都坐在离病床2,3米的这两排椅子上啊……”
(碇真嗣W.D:什么!!离病床2,3米怎么刺毒针的啊!!?难道还有发射装置??不对啊!黑暗中他/她怎么知道毒针到底射没射中sirens的身体啊?!就算射中了……针也应留下啊……)
这时正用V8拍摄伤口的相田剑介发话了:“哇……这是什么针这么细?凶手是怎么刺下去的啊……一根细针怎么拿的住的啊……”
“!!!!”(碇真嗣W.D:对了!凶器是什么针我还没作结论啊……)
ILLUSION:“对了!!是注射器!!这是医务室!找个注射器再在针头上涂上毒不会是难事吧……”
“这伤口也就0.5-1毫米之间……”碇真嗣W.D一边想着一边观察着sirens的那个伤口:“而且sirens的伤孔处根本没流什么血。如果用注射器针头,在戳到毛细血管之后,因为注射器针头是空心的,回流到针头里的血液,多少都会有流到皮肤表面才对……”
taberiss:“这么说是缝衣针那样的实心的针了??”
碇真嗣W.D:“你说的对…………”
(碇真嗣W.D:可恶!!如果真是缝衣针的话,我怎么会找得到啊!!凶手出了这个房间就会扔掉了啊……它没掉在地上现在只能在那个人身上了!但我不是警察,没权利搜身的……难道真要让他/她逍遥法外吗?可恶啊!!!!不!我一定要查出来这个黑暗中杀人的手法!赌上我EVA第三适格者碇真嗣的名誉!!!!!)
阿雅奈美:“黑暗中在离病床2,3米地方不动声响地用缝衣针杀掉一个人?!这……太不可能啊…………”
“PENPEN……”说话的是W-LEE:“难道……我们在电机房门前看到的影子样的东西……难道真是幽灵不成……”
用红领巾上吊:“什么?!!师傅你看到了幽灵?!”
碇真嗣W.D:“LWW说她在黑暗中隐约看见个飘忽忽影子样的东西,我反正没见到…………”
真治:“喂……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人都在这里没动过啊……如果不是我们……那……那就真是……………………”
“啊!!!!我受不了啦!!”gasaraki突然抱头大叫道:“果真是有鬼啊!!!!是那个幽灵无声无息地潜入这屋子杀了sirens的……试问这谁会办到啊?幽灵啊!!!!SSIZZ的幽灵来复仇啦!!!!我们都会被杀的啊!!!!!!”
GASARAKI凄厉的叫喊传遍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听到这恐怖的理论所有人的汗毛都几乎竖起来了………好像那个幽灵就在门外徘徊着,时刻可以冲进来咬短他的脖子……
碇真嗣W.D:“GASARAKI!冷静下来听我说!”
“我不听!!!!我要回我的房里去!!!!我不会相信你们任何人的!!!!”GASARAKI竟抱头冲出了这间屋子!!
“坏了!!拦住他!!不能出这屋子!!”碇真嗣W.D这时说话制止已经来不及了。gasaraki已经跑上了楼梯去了……
“随他去吧……”R.E.D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我看这事件应该到一段落了。因为那首预言诗上说明的EVA‘适任者’都已死掉了啊……应该不会有人死了……”
(碇真嗣W.D:是吗??真是那样吗?!现在来看从“五”到“一”的五个EVA‘适任者’都已死掉了……但……那首预言诗上说的,真的是那么简单吗?!事情还没有结束!!!!)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