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8) by: 碇真嗣(W.D)

2001年11月17日 E研故事 ⁄ 共 6535字 ⁄ 字号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8) by: 碇真嗣(W.D)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78 views 次

Chapter:8

************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档案7 ************

档案7——昏昏欲睡的侦探!ASUKA失踪!

(24:00 研究站一层大门口)

“……有一点已经清楚了……”
(众人:“……………………………………”)
碇真嗣W.D:“——凶手还在这个研究站里,并就在我们之中!!!!”
ILLUSION:“你的依据是…………”
碇真嗣WD:“从他/她知道并熟悉这里的一切系统来看,凶手是这个研究站里的人这肯定没错的!!”
HULEQI:“什么?难道………”
碇真嗣WD:“嗯,如果凶手有意要把我们封闭在这研究站里的话,那么,搞不好还会继续发生凶杀案。”
ASUKA:“你是说,还会有人被杀?”
“我不知道,只不过,我不认为整件事情会就这样结束了。”碇真嗣WD说罢,把视线移往别处,“他/她之所以把门用密码锁上,就是不让我们出去,好继续他/她的杀人戏!”
相田剑介:“那……那么我们永远也出不去了吗?………………………”
“直到他/她达到目的之前……我们都得呆在这密室般的研究站里了……”碇真嗣WD转过头去:“TABERISS,那个密码你能解开吗?……”
taberiss:“FIRES不在,老大昏迷……让我来的话……最少也要5个小时啊…………”
碇真嗣WD看了看时间:“现在是凌晨12点,先回医务室研究一下吧……”
众人互相看了看,也没理由说什么意见,都低头不语地向地下二层走去。尤其是走在后面的R.E.D,满脸的不高兴。

进到医务室里,明日香ASUKA看了看两个病人,都没什么异样,众人又松了一口气……
“呀,刚才冲的咖啡还没喝呢!”D伯爵又端起了那14杯咖啡的大盘子“大家来吧,不然就凉了……”
众人各自拿了一杯。R.E.D叫起来了:“怎么没准备我的啊!”
真治:“还好意思说……你那时候干嘛去了……”
R.E.D沉默了,他知道自己没理,这时候W-LEE走来将自己那杯递给了R.E.D:“R大哥喝我这杯吧……”
R.E.D红着脸回答:“啊?这怎么好意思………………”
W-LEE:“没关系,我现在不想喝,你不喝也浪费了……”
R.E.D:“啊……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碇真嗣WD:……………………………………)
众人喝着咖啡各自想着心事,看来现在谁也不再相信谁了。
(碇真嗣WD:看来不能这样下去了,找不出凶手大家都会在一片恐惧之中……好!等会儿我来搜查所有屋子,一定找出那把凶器!)
这时D伯爵道:“怎么样,我冲的咖啡?……”
“啊……啊!!!!!!!”R.E.D突然大叫了起来,用手揪着脖子,疵牙咧嘴地扭动着身子。一副极痛苦的表情。
"做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坐在他一边的一旁的ASUKA吓得站了起来直往后退:“这是怎么了啊!!!!!”
taberiss:“咖啡里有毒!!!!”
“什么!!”碇真嗣W.D也慌了,“R.E.D!!!!!!”
"哈哈哈!!" 这时候R.E.D突然笑了起来,“对不起,我开个玩笑~~”
"真是的!"大家虚惊一场。
碇真嗣WD:“你!……………………………”
"R.E.D先生,在这中情况下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真治生气地警告
R.E.D摊出手来道:“对不起…………我只想想缓和一下气氛嘛……”
真治:“用不着!!!!!!!”
“讨厌!~~~~~”W-LEE:“R.E.D你真是的!!我好心给你的咖啡!这不指明毒是我下的吗!!我不理你了!!!!”
D伯爵:“还有冲咖啡的我!!”
R.E.D道:“……我错了…………对不起啦……………”
用红领巾上吊:“我说的呢……R.E.D的名字和‘明日香’无关啊……下一个怎么会是他呢…………”
R.E.D:“……就是……就是………(汗~~~~~~~~~)”
“那个……各位前辈……”相田剑介突然发问道:“我一直想问,为什么那个犯人一定要按照‘适格者的顺序’杀人呢?”
阿雅奈美:“是啊……杀人总得有理由啊?”
“幽灵复仇!”Gasaraki:“是SSIZZ的幽灵来复仇了!!她要把我们都杀了啊!!!!”
真治:“闭嘴!除了这些你就没别的说了吗!!”
“这不是什么幽灵诅咒,而是一个设想周到、经过精密计划的犯罪。所以我相信,这其中所有的细节应该都有某种意义存在的,例如‘字母J’、‘预告信’、‘人偶’一定都有他的用意………说不定连电话故障可能也都在凶手的计划之内。所以我一直在想……”碇真嗣WD突然发问道:“你们之中是否谁与SSIZZ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吧…………”
众人:“!!!!!!!!!!!!!!”
“果然……”碇真嗣WD:“说吧!研究站曾经发生过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啊…………19…………”taberiss看了看angel19th……
青蛇帮的九儿:“啊………看来得说那件事了………………”
Gasaraki,W-LEE,taberiss:“啊…………………………”
“说吧!难道研究站曾经发生过什么让人有杀人冲动的事情吗!!!!…………啊…………啊…………”碇真嗣WD突然感到一阵玄晕……
(“怎么了?…………我这是…………好困………………”)
HULEQI:“咦?PENPEN你怎么了??”
碇真嗣WD:“……哦……突然觉得好困………头好晕………”说完又打了个哈欠。
R.E.D道:“哈,大侦探也劳累过度啦……………”
用红领巾上吊:“也难怪,都12点多了…………”
(碇真嗣WD:不………不对………不是那么简单的发困……”)
R.E.D:“看来PENPEN也要休息了……大家也睡觉去吧……”
真治:“好……我也正有此意。”
taberiss:“这……医务室里没地方……大家各自找屋子吧……”
碇真嗣WD:“……不!……不行!!不能分……开……(困………………)”
青蛇帮的九儿:“这样吧……凶手的目标不是‘明日香’吗。我们总有两三个人在ASUKA,LWW,明日香ASUKA她们身边就行了…………”
R.E.D:“好!这样我赞成!我就守在ASUKA小姐身边!~~~~”
(碇真嗣WD:汗~~~~~~她的最大危险是你吧…………)
ASUKA:“哼……我才用不着呢。”
taberiss:“那么就这样……医务室里明日香ASUKA和D伯爵守着……ASUKA身边再留几个……W-LEE你……”
W-LEE:“我……我留在PENPEN身边…………”
众人:“哎?~~~~~~~~~~~~~”
(碇真嗣WD:汗~~~~~~干……干什么…………)

(0:15 研究站地下一层)
碇真嗣WD拖着倦怠的身子跟在W-LEE后面,后面还有相田剑介和用红领巾上吊……
用红领巾上吊:“师傅,去哪里啊……”
W-LEE:“哦……研究站后勤室,也就是我的房间……”
相田剑介:“啊……LEE前辈的房间………………”
W-LEE:“哦……到了……进来吧……”
相田剑介举着V8赶忙拍摄:“啊……好整齐~~………………”
用红领巾上吊:“喂!!别乱拍我师傅的房间啊……”
W-LEE:“没什么的……反正是临时的,换别人值班,东西也会变的。”
用红领巾上吊:“……师傅,您要振作一些啊……”
W-LEE:“谢谢你了,我很好……”
碇真嗣WD:“…………LWW……………………”
W-LEE:“不用说了……我相信一定能找出凶手来的!为我的老婆和死去的研究站的同好们………我不会低迷下去的……自从那件事发生后我一直到现在都很坚强啊~~”
(碇真嗣WD:……那件事?………)
这时另一边相田剑介叫了起来:“呀!这里还有CD呢……好棒!全是EVA的耶~~~~拍耶!”
W-LEE:“啊!别乱动哦…………”
相田剑介:“啊……没……没~~~~”
W-LEE:“哦…PENPEN,你要是困去床上睡会儿吧^^……”
碇真嗣WD:“这种时候我还睡……睡得着……吗……吗……”
(碇真嗣WD:……怎么回事……困……不能……睡………………)
碇真嗣WD真的倒在床上睡着了……………………
相田剑介:“呀……PENPEN真的累了啊~~~~”
W-LEE:“啊……那我们就别乱打搅了哦…………”
用红领巾上吊:“……好……”

(1:45 研究站地下一层后勤室)
碇真嗣WD倒在床上睡的很死,但最后终于被惊醒了……因为他梦见了那个杀人恶魔——有着一对天使的翅膀但长着一张魔鬼般的狰狞面孔,双手沾满着鲜血,鲜红的眼睛怒视着他……天空中传来地狱的声音:“我是死亡的天使。我要复仇!向所有肮脏的人类复仇!!!!”…………………………
碇真嗣WD大口地喘着气,只见一个摄像镜头伸了过来,把他吓了一跳……
相田剑介:“呀……PENPEN您睡的可好~~~~”
“相……相田?”碇真嗣WD仔细看了看周围,没别人了,“怎么就你一个!!!!LWW和小望呢??!!”
相田剑介:“她……她们刚去厕所去了……叫我看着你……”
“笨蛋!!”碇真嗣W.D很快地爬了起来,但脑子“嗡”的一下发胀又使他不得不坐了下来……(碇真嗣WD:BAGA!!这绝不是劳累过度!有人给我吃了安眠药!是谁?!什么时候??!!)
这时候门开了,W-LEE和用红领巾上吊走了进来……
W-LEE:“呀~~你醒了耶。没生病吗?”
用红领巾上吊:“呵呵~~~偶师傅很关心你呢~~”
W-LEE脸红道:“没……没啊~~~”
碇真嗣WD:“怎么你们随便就出去呢!!遇到杀人魔怎么办!你一人保护得了LWW吗!!”
用红领巾上吊:“喂!上厕所去不行啊!……刚起来就大喊大叫……师傅白对你那么好了……”
“啊?……………………”碇真嗣WD与W-LEE都很尴尬,说不出话了……
相田剑介:“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呵呵呵………………”
碇真嗣WD习惯性地看了看表:“呀,我睡了一个多小时?”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R.E.D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你们……看到ASUKA没有?!……”
用红领巾上吊:“不是正在浴室洗澡呢吗??”
R.E.D:“什么??!!还没洗完吗????”
碇真嗣W.D:“怎么回事?!!你们怎么随便就让她一个人呆着呢!!她可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啊!!”
R.E.D:“我说了……我要在浴室外守着……她………她不同意………………”
(碇真嗣WD:…………是你的话她当然不同意了…………)
碇真嗣WD:“LWW你们刚才不是去了厕所吗?ASUKA在浴室里呢吗?”
W-LEE:“是,在里面。我还进去和她说了会儿话……让她锁上浴室的门的……”
R.E.D:“这么说她还在浴室里……行……没事了……”说完走了出去……
(碇真嗣WD:……他怎么一个人……还特地来问这个问题?………………)
碇真嗣WD:“相田,小望……你俩跟着他去……”
用红领巾上吊:“啊??为什么?”
碇真嗣W.D:“你俩给我看着他,看他到底要干什么去……回来告诉我……还有,不要让他起疑心哦?”
相田剑介:“呀~~当侦探耶~~”
用红领巾上吊:“为什么要我们两个人一起去??”
W-LEE:“他担心你们安全嘛~~这里有我照应足够了……”
相田剑介:“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
两人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一对少男少女……………………
(碇真嗣WD:……凶手真是R.E.D吗?……杀人后写诗,放红领巾?他目的是什么呢?……还有SSIZZ写下的字母“J”作何解释呢?如果是R.E.D杀了SSIZZ的话,应该是写“R”啊……不对!啊!!脑袋疼啊!!!!!!!)
碇真嗣WD拍了下脑袋,正发现W-LEE正在瞧着他。他猛然间意识到屋子里只剩下自己和坐在床边的少女,心里一阵乱跳……
W-LEE:“你怎么了?看着我……”
“啊!!没……”碇真嗣WD向来没有如此的经历,他眼睛赶忙瞟向别处,真“不巧”正好发现W-LEE的………………
“咦?WW……你怎么……又穿这件…………”
原来碇真嗣WD猛地发现W-LEE又换上原先那条“很短的裙子”,脸呼的红成猪肝色……………
“呵呵~”W-LEE笑道:“回我房里就随便了啊……”
碇真嗣WD:“啊……啊……我……我出去走走………(汗………)”
“啊??”W-LEE:“你身体不舒服啊……不要动啊!”
碇真嗣WD:“啊……不……我出去看看情况……我很担心ASUKA和其他人………”
W-LEE:“那我陪你去啊!”
碇真嗣WD:“啊……外面有危险……你锁门在屋里吧……”
W-LEE:“你说过你会保护我的啊~~走吧。”
W-LEE说完这话碇真嗣WD心一阵剧跳,但突然有了那么一种说不出来的责任感与幸福感……。

(2:00 研究站一层的厕所)
于是两人来到研究站一层,
碇真嗣W.D:“好象一层没有人在啊……”
W-LEE:“也许在游戏室里说不定哦。”
两人来到尽头处的那个厕所,里面通着浴室。在女厕前碇真嗣WD停住道:“ASUKA!!你还在吗?!”
女厕里没人回答…………
W-LEE:“……我进去看看吗?”
“啊……好……”(碇真嗣WD:我进成什么了……)
W-LEE进到里面叫到:“……进来吧!没人哦~~~~~~~”
“汗~~~~~~ASUKA不在我们走吧……”(碇真嗣WD:这么说她洗完澡了……)
“咦?”W-LEE:“灯开着……浴室门是锁着的!……呀!里面还有水流声啊!”
“什么?!!”碇真嗣WD发觉事情不对头,也跑进来了。“我听听!”
碇真嗣WD发现浴室门确实是锁着的,里面水流声。于是大敲门道:“ASUKA!!是我WD!!在里面的话说一声!!!!”
浴室里没人回答……
碇真嗣WD要撞门突然又一阵头晕……“LWW!浴室门锁有钥匙吗?”
W-LEE:“有啊!!可是在厨房里柜台后挂着呢!!”
碇真嗣WD:“去拿!!不!一起去!”
W-LEE:“好…………”
两人用最快速度沿离厕所最近的楼梯跑到地下二层的厨房。一个柜台后,在墙上挂着好几把钥匙,W-LEE看着上面的标签道:“啊!就是这吧。”碇真嗣WD:“拿着快去!”
两人快跑赶回了一楼女厕。(碇真嗣WD:嗯?一路上没看见一个人啊?!)
到浴室门前W-LEE用钥匙开了门,两人推开门一看…………………………
………………浴室里……没有一个人……………………
浴池里水满了所以流到外面,顺势流进了排水道……旁边准备用来装修的铁管瓷砖什么的还一动不动地摆在那里……几个喷头前的挡门都开着,空空如也……
W-LEE:“啊?怎么会没人呢??ASUKA呢??走了吧……”
碇真嗣W.D:“如果不是走了………就是………遇害了?………”
W-LEE瞪大了眼睛:“不会吧!!怎么会在浴室里遇害了呢?没有尸体啊?我们发现其他人的尸体都是在地下的房间里啊……”
碇真嗣WD:“对了!!凶手作案后会在有尸体的房间外面放人偶头的!!去地下!一定要找到ASUKA!!”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