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4) by: 碇真嗣(W.D)

2001年11月17日 E研故事 ⁄ 共 5988字 ⁄ 字号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4) by: 碇真嗣(W.D)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86 views 次

Chapter:4

************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档案3 ************

档案3——毒酒事件!无差别杀人??

(19:00 地下二层SSIZZ房间)
绝地武士:“好……我说了算!没我允许都不许走出研究站!!直到通讯设备修好为止……”
gasaraki:“啊……不……”
R.E.D:“…………”
HULEQI:“那SSIZZ的尸体怎么办?……”
碇真嗣W.D:“……在警察来之前不要碰,尤其是那把刀,上面可能有凶手留的指纹……嗯??”碇真嗣W.D似呼发现了点什么:“R.E.D,你收藏刀具,你来看这把刀,有什么不同吗?”
R.E.D凑近看了看,刀尖扎进SSIZZ身体里,但可以看出整个刀体呈直角三角形:“嗯,好象是一把切菜刀……哦,对!是日本式的菜刀!这把刀我都没有哦!”(刀形参看《名侦探柯南——豪华客轮连续杀人事件》)
sirens_narcissus_athena:“哦?D伯爵,好象站上的厨房就有这样的菜刀……”
“是的没错。昨天刚丢了一把……”D伯爵也凑近看了看:“好像就是这把……”
(碇真嗣W.D:这么说凶手这次行动昨天就计划好了……)
碇真嗣二弟:“果然是我们当中的人干的!难道就是D……”
D伯爵:“我没杀人!!这把刀昨天就不见了的!!”
碇真嗣W.D:“嗯,D伯爵没说谎,我们到厨房是六点一刻,之前她要是出来的话不可能遇不上我们的,因为我们和相田六点后就在地下二层……”
W-LEE:“还有,老婆的门怎么是从里面锁住的啊??”
相田剑介:“果然!这是密室杀人法!”
碇真嗣二弟:“唉……拜托,侦探片看多了吧……看那个门锁……是一般百姓家的‘撞锁’啊。”
(碇真嗣W.D:没错……这门是‘撞锁’……谁出门只要一带门,都可以从里面锁住的……)

这时,绝地武士发话了:“……我决定了……今晚就举行站长交接仪式……”
众人:“啊??什么??……”
真治:“说好是明天的啊。现在就这么些人……”
用红领巾上吊:“还有,SSIZZ刚被杀啊……也要照顾师傅的心情啊……”
sirens_narcissus_athena:“……………………”
绝地武士:“……因为我不想再卷进是非中了!!明天警方肯定要来调查的,交接仪式不会顺利进行的。所以就让下届新站长处理吧……我太累了,受不了了!……”
(碇真嗣W.D:怎么?老大的压力这么大吗?他辞职的原因就是这样吗??)
绝地武士:“交接仪式在一楼大厅举行……简单地做个交接过程,然后喝杯酒就行了……LWW,如何?……”
W-LEE:“我没事……一切听您的吧……”
绝地武士:“……希望你能体会我的无奈……谢谢……那么去准备去吧。7点40一楼大厅集合!”
D伯爵 & W-LEE:“是……我们这就去布置……”
于是大家跟着绝地武士走出了这个房间……
(碇真嗣W.D:怎么会这样?!那个J是什么意思呢??……还有那首诗,好像是预言诗……凶手为什么在电脑上写这首诗?他的目的?……难道是SSIZZ写的?………………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更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

(19:35 一楼大厅)
众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只等绝地武士来宣布下届站长的人选了。
(碇真嗣W.D手插兜观察着周围众人:那个凶手就坐在这里,是谁?!?!)
W-LEE站在讲台旁准备工作,眼里还有泪啊……
(碇真嗣W.D: 哎??她换了条裤子?!)
碇真嗣二弟:“呀!WW你怎么不穿那条很短的裙子了?!”
碇真嗣W.D一拳打倒二弟:“都什么场合了还瞎闹!!!!”
W-LEE:“哦……老婆死了……我不像再穿那种东西了………………”
碇真嗣二弟:“喔,这样也好……省得再被某色狼盯着…………”
(碇真嗣W.D: 你这臭小子!!)
“你买这双鞋的钱该还我了!!”taberiss的声音响了起来。
M.jordan:“抱歉,最近手头紧的很啊……”
taberiss:“手头紧你还买这么贵的鞋!!钱还我!!”
“T你不知道吗!这可是迈克*乔丹穿过的型号啊……”M.jordan转移话题说起脚上的篮球鞋…………
(碇真嗣W.D:哦?jordan的鞋是借TABERISS的钱买的?)
taberiss:“明天不把钱还我就把你脚砍下来!!”
R.E.D:“呵,一点钱就至于成这样?……”说完掏出了一支烟,“哦?没火了……HULEQI你带火了吗??”
“有……”R.E.D边上的HULEQI掏出火柴,用左手拿起一根划着了给R.E.D点上。
这时R.E.D另一边的kaworu17th怒道:“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在我边上抽烟!!!对我嗓子不好!!!!”
R.E.D拧灭烟道:“你这有恋声癖的变态,你嗓子再好也像不了名生优那样!!……”
kaworu17th怒道:“你少管啦!”
R.E.D:“再嚷我割了你喉咙!”
(碇真嗣W.D:………………………………)
ASUKA:“行啦……怪不得JEDI要辞职,站上怎么这么不团结……我看下届站长怎么管理吧……19,你说呢?我看下届站长是谁你已经知道了吧……哼哼……”
边上的青蛇帮的九儿:“明摆着是sirens嘛!人家是站副嘛……”
ASUKA:“哦??我以为是您呢……原来他找你就是这事啊……”
青蛇帮的九儿:“我们的事就别插手了,一会喝酒时别瞎说话。”
ASUKA:“呵呵~~放心我不乱说话的,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嘛……哦,是那瓶葡萄酒吗??”
D伯爵:“哦,那是仪式上老大,站副和秘书长三人用高脚杯喝的,为的是好看一点啊……大家喝的是那瓶香槟……”
ASUKA:“呵呵~~那瓶葡萄酒是你们喝吗?要是我就在里面下毒,大家都别当站长……”
青蛇帮的九儿:“…………你…………”
ASUKA:“呵呵~~开玩笑……开玩笑……”
(碇真嗣W.D:………………………………)

19:40, 绝地武士和sirens_narcissus_athena走上了讲台。相田剑介的V8又举起来了……
sirens_narcissus_athena很沉重地道:“下面……请JEDI站长讲话……”
绝地武士:“今晚……发生不幸的事,我做站长的应负责任……所以今天的事与新站长无关,我负全部责任,并希望在新的站长的领导下,研究站能够蒸蒸日上,站员和睦团结,为动漫事业多做贡献。……”
……没人鼓掌……
sirens_narcissus_athena看见这情形忙到:“下面请JEDI站长宣布……”
绝地武士:“新站长宣布之前……大家来干一杯吧……来,19我们三个好久没这样了……”
W-LEE端着拖盘上面有三支高脚杯,三人各自拿了一个杯子……
“我来倒酒……”青蛇帮的九儿说完开了那瓶红得发紫的葡萄酒,依此给绝地武士和sirens_narcissus_athena倒上……
台下,大家打开那瓶香槟也各自倒上了酒……
绝地武士:“来,sirens,19,咱们共同做事三年……以后就全交给你们了……”
sirens_narcissus_athena:“说哪里话啊……”
青蛇帮的九儿:“好像再也见不到了似的………………”
(碇真嗣W.D:………………………………)
绝地武士:“好,咱哥儿仨先干!”
于是,三人同时喝下了这第一杯酒,举起酒杯,台下众人也一饮而尽…………
W-LEE又给三人满上酒,众人也再倒上齐举杯……
绝地武士:“好,大家以后要共同努力,把EVA事业建设好!在此,我宣布——EVA研究站的下届站长,就是……呜!!!!”
绝地武士说到这突然痛苦地捂住了胸口,脸色相当难看!“喂!JEDI!你……啊!!!!”sirens_narcissus_athena还没说完也捂住了胸。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吓呆了……只见绝地武士大叫道:“这酒里有……毒!!”就倒下了。可青蛇帮的九儿身体一点儿异常反应也没有,直挺挺地站在那儿,但脸色已经变了,冒冷汗了。
sirens_narcissus_athena:“……19!!果然是……是你!!!!下……毒…………毒…………………………”也倒在了台上。二人都不再动了……
台下,众人的脸吓得如一张白纸,说不出一句话了……
突然,碇真嗣W.D:“大家都别喝自己杯子里的酒!!从现在开始那瓶葡萄酒谁也不许碰!!!!”
众人:“…………啊…………啊…………”
(碇真嗣W.D的身子已经开始颤抖了:可恶!!!!!竟然敢在我眼皮底下杀人!!!!!!!!!)

碇真嗣W.D和众人跑上讲台,明日香ASUKA摸了两人脉和呼吸:“都还有气!赶紧抬到医务室。”于是,R.E.D和真治背着两人到地下一层的医务室。由明日香ASUKA进行紧急抢救。

(20:05 地下二层医务室)
“明日香ASUKA,你能化验出是中毒吗?”碇真嗣W.D问道
明日香ASUKA:“还好这里设备好,我可以试试,但得等一段时间。”
碇真嗣W.D:“那就拜托了。还有那瓶剩下的葡萄酒也必须化验………”
看着病床上躺着输液的两人,gasaraki:“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阿雅奈美:“难道有人要杀掉他们俩??”
用红领巾上吊:“难道和杀死SSIZZ的是同一人吗?!”
碇真嗣二弟:“是我们中的一个吗??!!是谁?!”
ASUKA:“19,你果真在那瓶葡萄酒里面下毒了!你…………”
青蛇帮的九儿:“你胡说什么!我没做这种事!我为何杀他们啊!你有证据吗?!”
ASUKA:“不要装了,其实JEDI已经告诉你下届站长是sirens,你对此极为不满,就真在那瓶葡萄酒里面下毒!把他俩杀掉后,这里能当站长的就只有你了吧…………”
青蛇帮的九儿:“荒谬!!凭这个就能说明是我下的毒吗!!”
ASUKA:“哦?那你给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三人只有你没倒下呢!”
青蛇帮的九儿:“你………………………………”
(碇真嗣W.D:没错,三人确实喝的同一瓶酒,但ANGEL19TH也喝下去了啊!!明知酒里有毒他会这么做吗?)
阿雅奈美:“哼,ASUKA,这里想要JEDI命的人也包括你吧……我听见你和19的谈话,‘要是我就在里面下毒,大家都别当站长’。你是不是这么说的……”
ASUKA:“就算我和JEDI怎样有过结,我也没做这种事来要他命啊!!……倒是你——LOSTANGEI,你和JEDI曾经为‘利用EVA的名义曲解EVA精神’而大肆争吵,你的嫌疑不是也很大吗!!”
阿雅奈美:“哼………………”
(碇真嗣W.D:……………………………………)
明日香ASUKA:“那个……化验结果出来了……”
碇真嗣W.D:“是什么毒?”
明日香ASUKA:“是……鼠药……”
众人:“鼠药?????????!”
明日香ASUKA:“没错,是鼠药……因为用的量很小,所以两人没生命危险了。但要继续输液观察,必须有人照顾……”
碇真嗣W.D:“……D伯爵,研究站里有鼠药吗?……”
D伯爵:“哦……有的……厨房杀老鼠用的……”
碇真嗣W.D:“……那瓶葡萄酒也是你拿来的吧?……”
D伯爵:“这……是我从厨房那来的啊……”
R.E.D:“哦?这么说进过厨房的人都有嫌疑了?!”
D伯爵:“但……但我拿到大厅时那酒就一直没开过封啊!”
HULEQI:“没错!!当时在会厅是19他开的封!”
ASUKA:“呵呵,这下子全明白了!能下毒的机会只有开瓶子的那一瞬间,也就是说凶手除了ANGEL19TH就没别人了!”
青蛇帮的九儿:“你们胡说!!我没下毒!!”
“各位……”这时候明日香ASUKA戴着手套拿着那瓶葡萄酒走了过来,青蛇帮的九儿抓起那瓶子抢了过来就喝了一口。
碇真嗣W.D大惊:“秘书长!你……”
“没关系的……”明日香ASUKA:“我刚才化验了一下……这里面没有鼠药……也就是说……一点毒素都没有……”
众人:“你说什么?!?!!!!!”
相田剑介放下摄像机,脸已吓白了:“那……凶手如何办到在酒里下毒的啊……”
“哼哼……”碇真嗣二弟:“老哥,看来这案子我就能解决了……”
ILLUSION:“你知道凶手在酒里下毒的方法了吗!?”
“哼,其实根本不用在酒里下……”碇真嗣二弟:“凶手将毒药涂在酒杯内就可以了!!”
相田剑介恍然大悟:“对啊!这样一来没涂过鼠药的杯子倒上酒也不会有毒!”
“没错啊!”碇真嗣二弟:“所以,凶手就是负责端杯子的人,他把涂有鼠药的酒杯给了老大和二当家的,那个人就是你——LWW!!”
W-LEE:“等……等等,我拿的杯子是没错,但在我拿到台上给老大他们之前,是D……D伯爵给我的啊……”
“啊?!”D伯爵:“这个……我准备的杯子没错……可谁都有可能在我没拿之前去将毒药涂在酒杯内不是吗?怎么一口咬定就是我呢!你的证据呢?!”
碇真嗣二弟:“除了你和LWW,没别人进过厨房吧!!”
taberiss:“等等………如果是D伯爵或W-LEE下的毒的话,老大他们可都是自己拿的杯子啊……不是W-LEE递给他们的啊……”
青蛇帮的九儿:“是啊!我们那时是自己选的杯子啊!!凶手没法预算到谁会选中带毒的杯子啊!”
“啊??这个……这个……”碇真嗣二弟:“……哥,你说句话啊……”
……碇真嗣W.D此时冷汗直冒……
(碇真嗣W.D:怎么会这样呢?!!他们三人那时确实都是自己选的杯子……凶手没法预料谁会拿到有毒的杯子啊………………难到真是“无差别杀人法”吗?!?!?!)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