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6) by: 碇真嗣(W.D)

2001年11月17日 E研故事 ⁄ 共 577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593 views 次

Chapter:6

************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档案5 ************

档案5——如诗句般模拟杀人!下一个死者是……

(21:10 研究站地下一层)

碇真嗣二弟:“咳。推理游戏到此为止了!我已经把所有谜题都解开了,凶手另有其人!!”
ILLUSION:“你说什么??凶手不是HULEQI吗????”
碇真嗣二弟:“你说凶手是个左撇子,他才能留下那个刀痕是吧……但是,也有用右手留下那个伤痕的办法!!”
(碇真嗣W.D:哼哼……找到了……)
碇真嗣二弟:“左撇子凶手要是留下那个刀痕证明他是正对着凶手把刀劈下的……但是,这样死者必定会有防备,会作出抵抗,所以风险也比较大。但是要是从背后………………”
阿雅奈美:“对啊!!从背后用右手持刀划断喉部,伤口确实是从他的左上到右下的‘丿’!”
碇真嗣二弟:“所以,说凶手是左撇子的HULEQI,理由不充分!!”
用红领巾上吊:“那你刚才说凶手另有其人,那……到底是谁?!”
碇真嗣二弟:“哼哼哼!老哥对不起了,我要在你之前揭开谜底了。”
碇真嗣W.D:“………………………………”
碇真嗣二弟:“各位!如果我们把所发生的事情串联起来的话,会发现有一个共同之处。SSIZZ被杀时手握住的漫画〈红猪〉,杀害kaworu17th,M.jordan现场留下的红领巾……所以,杀害SSIZZ,kaworu17th,M.jordan,以及毒杀老大和二当家的嫁祸于19的杀人凶手——就是你!!名字是‘红’的R.E.D!!”
众人:“!!!!!!!!!!!!!!”
(碇真嗣 W.D:……………我倒~~~~~~…………………)
R.E.D:“哈哈哈!我以为你要说什么呢??无凭无据的瞎造谣……”
碇真嗣二弟:“瞎造谣??各位!让我们想想所发生的事情:SSIZZ的死亡时间是晚上六点到六点二十五这25分钟内!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只有你最可疑。哼,你那时候到SSIZZ门外去干嘛?你是有意不让LWW接近那屋子,所以装作肚子饿来找吃的样子!!因为那时候SSIZZ已经在屋里被你给杀了!她死前左手握住的漫画〈红猪〉就是对杀人凶手——你——的暗示,然后在厨房趁D伯爵不在时在高脚玻璃杯上涂了毒想杀害老大和二当家的嫁祸于19。又把EVA人偶弄坏趁乱杀了kaworu17th和M.jordan,你也有充分的作案时间。所以,杀害SSIZZ,kaworu17th,M.jordan的凶手就是你没别人了!名字是英文‘红’的R.E.D!!”
R.E.D:“那我杀他们的动机呢?!!!”
碇真嗣二弟:“在一楼大厅时,kaworu17th阻拦你抽烟,你说过‘再嚷我割了你喉咙!’SSIZZ和M.jordan嘛………可能是你嫉妒他们的才能和人缘吧……”
R.E.D:“哼……PENPEN!!你弟弟在这儿瞎胡说你管不管!……”
(碇真嗣 W.D:……………………………………)
碇真嗣二弟:“我说的对吧!一开始你就不出声,哥你到是说句话啊!!”
碇真嗣 W.D:“好吧……RED我来为你澄清事实吧……首先R.E.D名字不是‘红色’的意思,是‘redondo’的简写……”
碇真嗣二弟:“可不管是什么意思,总归是R,E,D三个字母啊!”
碇真嗣 W.D:“好……就算〈红猪〉和红领巾是暗示‘RED’的意思。但SSIZZ死前左手握住漫画凶手应该能看见才对啊……kaworu17th和jordan被杀现场的红领巾也是被证明是凶手放的……于是,就有一个问题。如果R.E.D是凶手的话,为逃脱罪责,不可能在现场留下暗示他名字的东西的!凶手暴露自己名字这不就等于告诉别人自己就是犯人了吗!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碇真嗣二弟:“哥……你犯了推理大忌了,你这是‘先入为主’的判断。有的凶手正是为了迷惑我们才故意这么做的。看来你这方面的经验还不够哦……”
碇真嗣 W.D:“真正经验还不够的是你吧……你忘了最重要的一点——证据!!没有事实证据是不能靠推理想象来断定犯人有罪的!你有吗?!”
碇真嗣二弟:“吭………………………………………”
碇真嗣 W.D:“现在站上出了这么多事!老大又不在!你们在这里暗地猜测,勾心斗角!想弄得站上人心惶惶是不?!那正中了凶手的奸计了!他/她就是想让我们起内讧,趁机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ASUKA:“不可告人的目的??那是什么??”
碇真嗣 W.D:“我不知道……总之我觉得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也许……………………”
碇真嗣W.D想说些什么又收住了,接着道:“从现在开始,所有人都不许单独行动,必须两人以上……最好是呆在房里锁住门,等到明天早上…………”
gasaraki:“喂喂!!为什么限制我们啊!!”
碇真嗣W.D:“因为……我们发现的SSIZZ电脑上的那首诗……嗯?!!!!等等,R.E.D,明日香ASUKA你们还记得kaworu17th脖子上的伤吗??那那把作为凶器的刀呢??不在现场啊!”
明日香ASUKA:“对啊……而且那伤口……”
R.E.D:“和杀SSIZZ的那把菜刀………………”
“快去SSIZZ的房间!!”碇真嗣W.D带着大家赶往另一侧SSIZZ被杀的房间,因为门被真治撞坏了所以一推就开。只见SSIZZ的尸体还在椅子上,但…………
背上的刀已经不见了……
R.E.D:“果然!杀kaworu17th的就是用的那把刀!这么说……凶手确实是同一人了!!”
碇真嗣W.D:“……不能这么早下结论…………谁都可以趁大家不注意时偷走刀子………但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凶手要用同一把刀杀人呢?………”
D伯爵:“我们现在怎么办啊……那个杀人狂就在这儿啊……………”
真治:“可恶!!!!!!!我非把他揪出来不可!!!!”
SSIZZ房里那太电脑一直开着,碇真嗣W.D盯着显示屏上那首「残酷天使计划」的诗道:“……听着,真治和我二弟留下,其他人按我刚才说的去做……绝对不要随便走动!要是遇到危险就大叫……”
众人也没什么好说的,都陆续走出了门…………房里只剩真治,W.D,碇真嗣二弟三个人…………
真治:“叫我们留下干什么啊?!”
碇真嗣W.D:“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是我们三人中的一人。”
两人:“什么!!!!!”
碇真嗣二弟:“为什么这么说呢?!”
碇真嗣W.D指着显示屏上那首「残酷天使计划」的诗道:“你们看这句,‘第四适任者被砍掉脚,其他人则掉了头’……自由天使即渚薰,也就是第五适任者,第四适任者是铃原东治。所以他们俩的人偶被砍掉了头和脚……再看这句‘当自由天使的头放在第四适任者脚前时,死亡的天使降临,杀戮即将开始’……”
真治:“难道这句话的意思是……”
碇真嗣W.D:“对!这是对杀人的预示!所以kaworu17th和JORDAN被杀了,JORDAN的脚也像那人偶一样被砍掉了双足放到了kaworu17th的头前……”
真治:“啊……一个人偶被砍头就意味着有一个人会死掉吗?………”
碇真嗣二弟:“等一下!!如果是模拟诗句杀人的话,kaworu17th和‘渚薰’有联系没的说,但JORDAN和‘第四适任者’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碇真嗣W.D:“有……JORDAN在RED导演的〈研究站真人版EVA〉里饰演的就是‘第四适任者’铃原东治!!”
真治:“这……这么说……我们这些人中所有名字与EVA里‘适任者’有关的都是被杀对象吗?………………”
碇真嗣W.D:“嗯……现在和第五,第四‘适任者’有关的人已被杀了……如果按照‘EVA适任者依序死亡’这句……那么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和‘第三适任者’有关的人!也就是……我们三人中的一个!”
碇真嗣二弟:“什么……不会吧……”
碇真嗣W.D:“所以……我们不能分开活动了!必须有两人以上在一起!不知道凶手什么时候会攻击哪一个……”
碇真嗣二弟:“………………………………”
碇真嗣W.D:“好吧……我要去电机房那里帮TABERISS,当然你们也必须……”
两人也没别的办法,于是三人又来到地下二层电机室。

刚进门就看见TABERISS在查看线路,W-LEE在打下手……
碇真嗣W.D:“WW你怎么也在这儿?”
W-LEE:“老大那里明日香ASUKA说她一个人就行了………所以我就来帮TABERISS……”
碇真嗣W.D:“乱弹琴!!我说过不能一个人呆着的!!快回医务室去!”
W-LEE:“啊……那我……”
碇真嗣W.D:“你不能一个人……TABERISS这儿也不行……我留下,真治你和我弟送WW回去……然后上去到一个人多的房间等着我…………记住不能分开!”
碇真嗣二弟:“好吧……”
然后二弟和真治把W-LEE送回医务室,两人在楼道上边走边谈……
真治问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碇真嗣二弟:“人多的地方……游戏室可能有人。去那儿吧……”
“好吧。我们……………我……………”真治话没说完就觉得嘴被后面人用布捂住了。还没等他挣扎的工夫,整个人就软软的倒下了……
“嗯……真治……”走在前面的碇真嗣二弟突然觉得不对头,猛的一回头,见到真治已经倒在了楼梯上……而一个幽灵一般的人正在看着他。
“你……你是谁?……怎么穿了……”正当碇真嗣二弟为他看到的一切迷惑不解时,那人抬起了低着的头……
见到那人的脸,碇真嗣二弟大惊道:“你!你……难道你就是——呜哇……”还没等碇真嗣二弟叫出声来,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已经扎进了他的胸膛………………

(21:30 研究站地下二层电机房)
碇真嗣W.D:“怎么找不到被破坏点啊?……”
TABERISS:“也许不在这儿……没准……”
“呀~~~~!!!!!!!!!!”少女的尖叫划破研究站的沉寂……
碇真嗣W.D:“这是……W-LEE!!在左侧的楼梯!快去看看!!”
说完TABERISS和碇真嗣W.D放下工作快步赶到左侧的楼梯,只见真治倒在往地下一层的楼梯上,楼梯上方吓呆的W-LEE坐在地上……TABERISS上来搀起W-LEE,这时候其他人也都到齐了。
碇真嗣W.D拭了拭真治的呼吸:“嘘……他没死……睡着了……”
R.E.D:“我铐!虚惊一场……LWW你弄清楚再叫啊……”
W-LEE做出要哭的样子:“偶刚到这里就看到他倒在这儿,谁知道他是死是活啊…………”
碇真嗣W.D:“不!你没错。真治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在楼道睡着了!!明日香ASUKA,拿药弄醒他!”
明日香ASUKA回医务室里拿出个小瓶子,放在真治鼻子下,只见真治打了个哆嗦就醒了:“……啊?怎么回事?!是谁偷袭了我?!!!”
碇真嗣W.D一把冲过去:“听着真治!告诉我——是谁?怎么偷袭了你?!”
真治:“我哪儿知道!我和二弟正准备去游乐室,突然有人在后面用什么东西捂住我的嘴,然后我就没知觉了!”
明日香ASUKA:“……是乙醚!不会错的!”
用红领巾上吊:“但这次凶手为什么只是让真治晕倒呢?”
“对了!”碇真嗣W.D:“真治!我二弟呢?!他没和你在一起?!”
真治:“我倒下后就没知觉了!不知道啊!”
“呀!”ASUKA大叫:“那个是……”
众人望去发现在离楼梯最近的房间门口前,放着EVA人偶中碇真嗣人偶的头…………
HULEQI:“难道这是………………”
“…………弟弟…………”碇真嗣WD身体已经开始哆嗦了,“不……不会的……”
青蛇帮的九儿:“那个…………大家去看看………………”
taberiss:“嗯?这门从里面锁住了啊?……”
“都躲开!!我来!!!!”碇真嗣WD大叫着撞开了门……
“啊!!!!!”众人无不大惊失色,面目痉挛,因为地上躺着的……是碇真嗣二弟的尸体……胸前被刀捅的伤口还在流暗红色的血,面部表情十分恐怖,两眼圆睁像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啊……啊……”碇真嗣WD软软的跪倒在地:“这……不可能………………”
明日香ASUKA上前检查了一下:“断气了……但体温正常,刚死没多久……”
阿雅奈美:“这胸口的伤口是刀刺进去的!可凶器呢?!!”
R.E.D:“这……这还是杀SSIZZ的那把刀啊!!”
明日香ASUKA观察了一下:“没错,伤口形状吻合,又是同一个人干的!这一刀直插入心脏……够狠……”
ILLUSION:“如果刚死没多久,那就是那个让小真晕到的人!他(她)难道杀人没理由吗??!!!!!!!”
“!!!!!!!!!!!”(众人的脸即刻就白了……)
真治捂着头(还有点晕)道:“不是没理由……PENPEN,看来是该说那首诗的事的时候了…………”
倒在地的碇真嗣WD身体颤抖没有回话……
taberiss:“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好吧……”真治:“其实凶手杀人早就有了目标了……就是SSIZZ电脑上显示的那首诗……”
……真治把WD告诉他们的话全对大伙说了,众人无不大惊失色。
HULEQI:“如诗句般的模拟杀人吗?……”
用红领巾上吊:“这么说……我们这些人中所有名字与EVA里‘适任者’有关的都是他/她要杀的对象吗?………………”
真治:“这只是PENPEN的推测……但二弟的死正符合‘EVA适任者依序死亡’这句……”
ASUKA:“等一下!要是真是那样的话……那么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和‘第二适任者’名字有关的………………”
真治:“没错,……和‘明日香’有关……”
ASUKA:“那就是说………………是我和明日香ASUKA两人中的一个?……”
W-LEE:“应该还有我…………”
用红领巾上吊:“……师傅?…………”
W-LEE:“对……因为我在R.E.D的<研究站真人版EVA>里饰演的就是明日香…………”
HULEQI:“对啊……被杀的JORDAN不就是演的‘东治’吗。”
真治:“……但这只是我们的推测啊…………”
D伯爵:“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R.E.D:“哼,那有什么办法啊……反正我知道我不会被杀了。呵……”
“混蛋!你还算是人啊!”真治冲过去抓住R.E.D的脖领:“难道那个杀人狂真是你吗!!!!!!!!!”
“放开!”R.E.D嚷道:“我说过不是我啦!!!!”
“你们!!不要吵了!!”taberiss怒斥道:“我们已经都是坐一条船上的人了!不要互相猜疑好不好!!”
明日香ASUKA站起身看着在地上的碇真嗣W.D:“PENPEN……看来情况……”她马上不继续说下去了。因为碇真嗣WD脸上有着令人窒息的表情。那是愤怒还是悲哀?很难说出他此时的心情。
“畜牲!!我发誓——”碇真嗣WD攥紧了拳头道,“我一定要解开谜团!揪出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赌上我EVA第三适格者碇真嗣的名誉!!!!!!”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