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7) by: 碇真嗣(W.D)

2001年11月17日 E研故事 ⁄ 共 6029字 ⁄ 字号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7) by: 碇真嗣(W.D)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19 views 次

Chapter:7

************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档案6 ************

档案6——不留痕迹的作案!SSIZZ的幽灵?

(21:50 研究站地下一层碇真嗣二弟被杀现场)

碇真嗣WD攥紧了拳头道:“我一定要揪出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以我EVA第三适格者碇真嗣的名义发誓!!!!!!”
W-LEE:“我们现在怎么办?就在这里等着被杀吗?!”
gasaraki:“我要离开这儿!!我受不了了!!”
taberiss:“不要乱,会中了凶手的计的!”
碇真嗣WD:“没错!现在大家都得在一起!不许分开!”
R.E.D:“为什么限制我们的活动!”
碇真嗣WD:“还不明白!不能让他(她)有下手的机会!”
明日香ASUKA:“对了,病房现在没有人。我要守在老大他们的病床旁观察啊。”
碇真嗣WD:“好吧……你先到医务室去吧。”
ILLUSION:“你刚才不是说不许分开单独活动嘛!!”
碇真嗣WD:“我们都在一起谁去杀她!病床上的那两人起都起不来!”
HULEQI:“那就没别的人会作案了吗?!”
碇真嗣WD:“我说过这里除我们外没外人了!!”
gasaraki:“那……如果不是……人干的呢………………”
真治:“你……你这句什么意思啊!………………”
“……剩下的?”相田剑介回想了一下道:“……就是那四具尸体了啊………”
用红领巾上吊声音颤抖道:“你的意思……该不会是………………”
gasaraki:“就是幽灵啊!一定是SSIZZ的幽灵!!正是她在电脑上打下那首诗,她要把我们都杀了!!!!”
taberiss:“胡说八道!!这世上哪有幽灵!!”
gasaraki:“那……杀二弟的凶器呢?怎么不在周围……而且这房间里外一点血迹都没有啊!!”
碇真嗣WD:“!!!!!!!!”
明日香ASUKA:“对啊!!现场溅有血迹才对啊?!可只是看见二弟身下的一滩而已……”
碇真嗣WD:“没错………刚才我只想着我弟弟的死!没注意到啊……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真治:“你……你们什么意思啊?!………………”
R.E.D解释道:“二弟中的这一刀直插入心脏!血液当时应大量喷出才对…………”
ILLUSION:“这没什么不对的……凶手是在这房间外先让小真晕到,然后用刀捅死PENPEN的二弟……所以血都溅在房间外了。当然,已经被凶手擦掉了!”
D伯爵:“哦?那他的尸体为什么在房间里呢?”
ILLUSION:“这个嘛……被凶手移进来的吧……为的是不让我们发现!”
ASUKA:“不对!他(她)如果不想让我们发现尸体的话,为什么在门前放人偶呢?!”
用红领巾上吊:“难道真是为了符合那首诗的吗?!”
碇真嗣WD:“没错……放人偶是为了符合那首诗!但尸体不是后来被那人移到这儿来的!!”
W-LEE:“这怎么可能?!门是从里面锁上的啊!”
相田剑介这时在一旁叫道:“明白了!这是密室杀人案!!”
(碇真嗣WD:汗~~~~拜托………………)
碇真嗣WD:“不!并不是这样,这门是从里面锁上的,但锁门的是我二弟……”
众人:“什么??!!”
碇真嗣WD:“是这样的,他中了这一刀后并没倒下,求生的自我意识使得他逃进了这间离楼道最近的房里,然后把门从里面锁上,好不让凶手进来加害他……但………………”
明日香ASUKA看到碇真嗣WD说不下去了,便一边叹气边说道:“……但因为伤口太重,没等到出去呼救便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R.E.D:“你们说的有道理,但事实是这样吗?有证据吗?”
碇真嗣WD:“……太明显了,看那个门把手和锁上吧……应该有血迹才对……”
相田剑介开着V8观察了门把手和锁:“对!有血啊!”
碇真嗣WD:“因为是从门里面锁上的啊……警察来了可以验出那是我弟弟的血的………………”
相田剑介开着V8继续说道:“对啊!了不起啊!解开了密室杀人案啦!”
碇真嗣WD:“……拜托…………这根本就算不上密室杀人案………………”
ILLUSION:“这么说的话……外面的血……”
真治:“……应该是让凶手擦干净了。但是,他(她)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ASUKA:“错误?!”
真治:“对!他(她)在向心脏捅刀子时伤者的血会呈喷射状射出!他(她)的衣服不可能没被血喷到!!”
HULEQI:“真治你的意思是……”
真治:“没错!犯人杀人后衣服上沾着血,所以他(她)一定换了件衣服才对!!所以——我们之间现在换了衣服的就是犯人!!”
众人:“!!!!!!!!!!!!!!!!!!!!!!”
“哦?有道理!!”相田剑介说完将V8的镜头对准碇真嗣WD,“……PENPEN前辈你说呢?……”
碇真嗣WD做出惯用的思考动作(把右手放在嘴下撑住低下头):“……真治你的推理没有错……我也想到的,但……你再看看大家的衣服………………”
“什么?!”真治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啊?!!!!!!这………………”
只见大家都穿着先前的衣服,没有一个换过…………
真治:“这怎么可能!……难道一点血都没溅到他(她)衣服上吗?!”
W-LEE:“……那个……会不会也像杀kaworu17th那样在背后捅刀子呢?……”
明日香ASUKA:“不会的。在背后捅刀无论从力度还是方向上很难说一刀就能刺穿心脏,与其那样杀人还不如‘抹脖子’保险…………”
碇真嗣WD:“说的没错。而且那个人是先让真治晕到的,我弟弟那时是走在真治身前的…在不让他发觉的情况下并在背后下手,时间上也没可能…………”
“既然在身前捅刀子他(她)的衣服不可能没被血喷到啊!!怎么可能我们之中没人换过衣服啊?!?!”这时候叫喊着的真治猛然想起了一件事,使他的脸色大变,“难……难道真是……真是………………”
“对啊!!就是幽灵啊!只有幽灵才能不留痕迹的作案!”Gasaraki疯了一般的大叫,“是SSIZZ的幽灵!!她正在这个研究站里!她要把我们都杀了啊!!!!”
Gasaraki这番话一出众人都不说话了,一个个面无血色地呆在原地………………

…………四周一片寂静…………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怖…………

“那个……”碇真嗣WD打破了沉寂,“我不信只有幽灵才能不留痕迹的作案!我现在问你们,案发的时候你们都在哪里?………………”
青蛇帮的九儿:“那是……什么时候?……”
碇真嗣WD:“我最后见我二弟是他和真治把LWW送回医务室的时候,也就是9点25左右,然后我和TABERISS在9点半听到LWW的惨叫……然后发现真治倒在楼道上,那时候大家都来了……所以这时候我弟弟已经死了。那就是说凶手是在9点25到9点半这5分钟这很短的时间内做的案…………好了,现在除了TABERISS外的人可以告诉我你们都在哪里?有谁作证吗。”
用红领巾上吊:“我和D伯爵一直在聊天……”
ILLUSION:“我,HULEQI,阿雅奈美,ASUKA在一间休息室打牌……”
相田剑介:“我去了GASARAKI前辈的房间,向他请教贴图的技巧的…………”
明日香ASUKA:“那个……我一直在医务室照顾病人……没出去过……”
“这么说没人给你证明了……”这时碇真嗣WD突然又想起一件事,“等等!!LWW,你那时不是应该在医务室的吗?!”
W-LEE:“……那个……明日香ASUKA说她的医学论文落在大厅了,我去帮她取去的……然后我回来时发现真治倒在了那里……”
明日香ASUKA:“那个……我一直照顾病人没法出去……她回来后我本来说自己去的,但她说让我看着老大他们的病情她去就可以了…………所以……”
碇真嗣WD:“你们……你们真是乱来!!我说过不准单独活动的啊!!”
明日香ASUKA:“对不起……”
“等一下!”R.E.D突然发话:“你们说的有道理,但有证据吗?就是那篇论文,照理说现在还在LWW身上吧。”
“哦,在这里……”W-LEE掏出了一叠稿纸,碇真嗣WD接过来看了一下,那上面确实是明日香ASUKA的医学论文,又递给了明日香ASUKA。
明日香ASUKA接过来看道:“这是我的那份稿子。不会错的。”
R.E.D:“还有一个问题!LWW你说去是大厅拿的,那么你经过了三层楼对吧……那你应该不难发现正在凶手吧!!”
W-LEE很委屈的样子:“我去一层大厅时走的是另一侧的楼梯,回来时才走的是真治他们走的那侧楼梯……那时小真已倒在那儿了啊!…………”
碇真嗣WD:“行了!R.E.D,现在就你和19没说了!说9点25到9点半这5分钟你在什么地方!”
R.E.D:“我在我自己的创作室里!!”
青蛇帮的九儿:“……我也一样……”
ASUKA:“这么说没有人能证明了?”
“废话!”R.E.D怒道:“只有我一个人在屋子里啊!!有人证明才有个鬼呢!”
(碇真嗣WD:这么说没有不在场证明的除W-LEE和明日香ASUKA外,R.E.D和ANGEL19TH的嫌疑最大……可是……我也没指出的证据啊……)
R.E.D:“哼!你们倒是拿出我杀人的证据啊!我让你们去我的房间找找看,看那把刀子是不是在我那里!!”
(碇真嗣WD:对啊!!!!!凶手不会把凶器带在身上的!一定藏在某处!!)
碇真嗣WD:“好!就这么定了!”
R.E.D:“PENPEN你说什么呢?!”
碇真嗣WD:“凶手不会一直把凶器带在身上的!现在一定藏在某个地方!所以你们从现在开始不许回房间!也不许分开!!”
R.E.D:“哼!随你……”
真治:“啊?!那我们去哪儿!?”
明日香ASUKA:“病房现在没有人。我们都去那里吧,正好守着老大他们……”
碇真嗣WD:“……那我们去吧……taberiss,先别管电话线了……”
taberiss:“好……”
于是大家全到了地下二层的医务室。

碇真嗣WD看了看时间,是22点整。
碇真嗣WD:“我们要在这里呆到明天早上……没人有意见吧?”
R.E.D:“哼!无聊死了!还不能睡觉吗!”
碇真嗣WD:“你不想被杀的话请随便……”
R.E.D:“反正我名字和‘适任者’没关系!我不是他(她)的下一个目标!!”
taberiss:“没准他(她)改主意了……再说我们的推论有错误也不一定啊…………”
R.E.D:“可恶!!!!”

就这样,大家在地下二层的医务室呆了将近两小时,什么事也没发生……明日香ASUKA时刻注意着两位中毒者,但两人还没有醒过来……
R.E.D:“太无聊了!我回我房间睡觉了!!”
W-LEE:“你疯了吗?!没听见不许出去吗!”
R.E.D:“你们才不正常呢!就我一人我杀谁去!你们都在这儿呆着怎么出来杀我!”说完开门走了出去,碰的一声关上了门。
碇真嗣WD:“让他去吧……现在一个人行动是安全的……”
阿雅奈美:“啊?!他能去睡觉让我们在这里守夜啊!!”
D伯爵:“那我给大家冲杯咖啡来好了。这有……14个人吧?”
用红领巾上吊:“赞成!”
碇真嗣WD:“好吧……你的名字也跟‘明日香’无关……”
D伯爵:“可……我怕那个……幽……”
(汗~~~~)碇真嗣WD:“好了好了……我跟你去厨房……”
过了一会儿,两人回来了……D伯爵端着盛着14杯咖啡的大盘子:“来,大家别客气了……”
W-LEE:“那好……我们……”
大家刚要上前拿杯子,正在这时候,“呜~~~~~呜~~~~~~~”突然警报声大作!
相田剑介连忙把刚放下的V8又抄了起来:“这是怎么了啊?!”
青蛇帮的九儿:“这是非法入侵警报!TABERISS,这应该是哪里的?!”
TABERISS:“听着应该是大门的!!”
碇真嗣WD:“去看看!!”
紧接着众人疾步跑到一楼大门口,只见一个人正在大门前推敲着门。
真治:“站住!!你是谁?!!”
“啊?……”看到那人彷徨的脸众人一片惊讶之声,“R.E.D!”
HULEQI:“凶手果然是你!!你想逃跑!!”
R.E.D:“不是的!!!!我只想出去!不想呆在这里等死!!”
真治:“谁信啊!!把他抓起来!!!”
“等一下……”碇真嗣WD道,“没准他说的是真的……”
真治:“到现在你还相信他吗!!”
碇真嗣WD没有回答真治,转头问taberiss:“刚才为什么会响警报呢?……”
taberiss一时也没回过味来:“啊?因为……没有用ID卡开门的缘故吧,这门不管从里从外开锁都要用研究站专用的那个ID卡……大家都有的那个。”
碇真嗣WD又转头问R.E.D:“你没用ID卡开门?……”
R.E.D:“用了啊!!但一点反应也没有啊!所以我就砸了两下门,警报就响了!!”
青蛇帮的九儿:“什么?难道保安系统坏了?”
taberiss:“啊,对了。只要给保安程序里设一个密码,大门就是用ID卡也打不开了!通常研究站值夜班的人很少时,常用这种方式,第二天开站前再把密码取消就行了!”
青蛇帮的九儿:“哦?今天谁设的密码?”
taberiss:“啊?…………我不知道……反正我没有设…………”
再问其他人,没一个说设定过密码…………
R.E.D:“这是怎么回事啊!!……啊!难道………………”
碇真嗣WD接过R.E.D的话:“是凶手!”
阿雅奈美:“什么?你说是凶手设的密码?”
gasaraki:“那……那他(她)的目的是什么呢?!”
碇真嗣WD:“把我们困在这个研究站里!继续执行他(她)的杀人计划!”
众人:“…………………啊…………………”
碇真嗣WD:“不过有一点已经清楚了……那就是——凶手还在这个研究站里,并就在我们之中!!!!”.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