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10) by: 碇真嗣(W.D)

2001年11月17日 E研故事 ⁄ 共 6699字 ⁄ 字号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10) by: 碇真嗣(W.D)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57 views 次

Chapter:10

************ 研究站死亡天使殺人事件—档案9 ************

档案9——绝对无破绽的密室!没有漏洞的不在场证明!

(2:30 研究站一层的女浴室内)

除了碇真嗣WD和学医的明日香ASUKA之外,所有的人都聚集在女浴室门口。
每个人都在相互偷窥着彼此的表情,视线一旦不小心相遇时,就赶紧移开,生怕对方那道视线就是杀人狂寻找猎物的目光。这个空间里充满了因猜疑而产生的凝重的气氛。
“都进来吧……”这时候听到碇真嗣WD的招呼,大家迈着缓重的步子进入那个罪恶的现场……
“明日香ASUKA检查了尸体……死亡时间应该是一小时之内……”碇真嗣WD特地指出是“明日香ASUKA检查了尸体”而不是自己,“现在我要知道,ASUKA什么时候进来洗澡的?以及你们谁进过这个浴室过……”
R.E.D:“是……我记得ASUKA是在一点半的时候去的……之前我一直和她在一起……”
碇真嗣WD:“嗯……那就是50分钟前,那时我还在睡觉……”
taberiss:“哦……那么说凶手在之前的这一小时里杀了ASUKA的……” 
明日香ASUKA:“不对!死者的体温还是微热的……这温度,应该是死了不到20分钟……”
真治:“那就是凌晨2点左右的时候!!”
(碇真嗣WD:按理说确实是这样……但我怎么还是觉得有哪点不对劲呢…………)
W-LEE:“啊!就是那时候我和PENPEN来过这的。但是那时候这儿没人也没尸体啊!!”
明日香ASUKA道:“没错,这就是我们验尸后的结论:ASUKA的死亡时间不超过半小时,而且凶手是在W-LEE和PENPEN进来之后把尸体搬到这个浴室里来的……”
R.E.D:“原来如此……这么说凌晨2点前后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就是犯人啰!我可以排除了,因为我那时去找你们,再走出LWW的房间后就和那两人在一起……”
R.E.D指了一下身后的相田剑介和用红领巾上吊:“他们说想听听我写文章的经验所以我们就去了聊天室……”
相田剑介:“啊……是您让我们监视他的啊,所以我们一直没离开过啊~~~~”
R.E.D:“啊?!!监视?!…………PENPEN!!!!”
(碇真嗣WD:笨!!笨死了!!!!)
碇真嗣WD:“……因为那时你一个人在行动!没法不怀疑你!你们一直呆在那儿吗?!”
R.E.D不耐烦:“对!!直到LWW进来!!”
W-LEE:“哦,你让我查一楼的房间的……我先找到的他们,然后一直没分开过。”
(碇真嗣WD:……这么说R.E.D根本没有搬尸体的空隙了……)
D伯爵:“我和明日香ASUKA一直在医务室照顾病人,那时我们都没出去过……”
(碇真嗣WD:嗯……我进医务室那时确实只有她们俩……)
“那你们呢?”碇真嗣WD问剩下的人……
真治:“啊……我们这些人从医务室出来就一直在一起的……你说的那个时间我们都在主控制室看TABERISS解密码啊……”
碇真嗣WD:“你们真的都在一起吗?!能彼此作证吗?!”
taberiss:“没错……你来叫我们之前我们确实在一起的,没人出过房间什么的。”
阿雅奈美等人:“是啊是啊…………”
“等等……这么说……”碇真嗣WD大为惊讶:“所有人当时都有不在场证明了??!!这……不可能啊!!!!”
R.E.D又不耐烦道:“难道我们能互相作伪证吗?!!”
(碇真嗣WD:这怎么可能!!他们都有彼此来作证的不在场证明!那就意味着,凶手另有其人??不会的啊!!可恶!!但凶手怎么有的作案时间呢!!)
gasaraki:“大家都没有作案时间……证明根本就不是我们做的啊!……”
taberiss:“不对!!有作案时间!!PENPEN告诉我们情况后我们不是一块儿找ASUKA去了吗?!那人有可能趁大家都在忙于寻找ASUKA的这个时候去了一楼………”
HULEQI:“但那时也只有10分钟的时间啊……犯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不发声响地杀掉ASUKA,再移尸到这里来吗?”
“你说的不对!”碇真嗣WD:“ASUKA在这10分钟前就已经被害了!他只要移一下尸体就行了!!”
青蛇帮的九儿:“10分钟内光是移尸确实有可能,但这极易被人发现啊……R.E.D他们那时就在一楼,凶手敢冒这么大的风险来作案吗……”
碇真嗣WD:“……………………………………………………………………”
ILLUSION:“还有,他/她把尸体运到这儿后是怎么从这里逃脱的呢……这门不是从里面被胶带粘住了吗……”
R.E.D:“等等!!说是门从里面被胶带粘住了,谁确定了……”
碇真嗣WD:“那一起看看吧……我正好也想不通……”
众人来到那扇被撞开的门前,碇真嗣WD摸了摸墙边的门框,很粘手。于是说道:“确实曾被粘住过了……”
“但是这胶带的粘性真能把门粘得推也推不开吗??”taberiss说完就要去摸胶带面,被碇真嗣W.D制止了:“停!也许上面有凶手的指纹……”
明日香ASUKA:“如果现场留下剩余的胶带就好了,用它试一下就知道了……我想凶手可能把那卷剩余的胶带带走了……”
“呀!大家来看啊!!”相田剑介把V8对准了门边地上的一个物体:“这是什么啊??”
明日香ASUKA看了看:“嗯?……这是插销的插槽啊!怎么掉在地上了……”
“哦??”碇真嗣WD听完观察了一下门上,只见被撞坏的门锁下面还有一个插销,插栓已经拉出来了……
“明白了!!你们看……”碇真嗣WD指着那个插销说道:“那时候这个插销也是插着的,因为插栓已经拉出来了。我们一撞门,把另一侧那个钉进门框的插槽也给撞坏了,所以掉到地上了…………”
taberiss:“哦……我说这胶带的粘性也没这么粘吗……原来还有个插销啊……”
ILLUSION:“呵,真治力气真是了不得啊……”
真治:“说……说什么啊……”
“你们还笑的出来?”碇真嗣W.D:“这插销更能证明这是个绝对的密室了!!”
用红领巾上吊:“对啊……在外面根本无法插这个插销啊,更别提贴胶带了……”
gasaraki:“但,但这确实是事实啊!!门确实曾被胶带粘住过了!!插销也确实是插着的!!!!”
(碇真嗣W.D:对……这是绝对无破绽的密室!……但我不明白,既然能插上插销为什么又要贴上胶带呢??!凶手为什么这样多此一举??……难道怕门不结实能打开而发现尸体??不会啊,几次在门前放人偶都是故意要让我们发现尸体的啊……再说,这两种方法做出的密室我们用钥匙也都是打不开的啊……)
“嗯?等等……钥匙?……”碇真嗣W.D突然想到了什么:“浴室的那把钥匙呢??”
R.E.D道:“刚才我不是给了LWW了吗?”
“哦……在这……”W-LEE掏出了那把钥匙……碇真嗣W.D接过钥匙捅到了锁里……但锁经过刚才的冲撞内部已经变形了,钥匙转不动了……碇真嗣W.D又把钥匙递到D伯爵眼前问:“这把钥匙是不是女浴室的钥匙?管理部长你应该认识吧……”
D伯爵看了看便道:“没错的……当天值班的管理员要是不在,研究站的门都是我来锁的。这把钥匙我用过,绝对是女浴室的门钥匙……”
碇真嗣W.D:“那……那就没法解释了啊……案发的那10分钟里我一直把这把钥匙带在身上的啊!!所以没人能进这道门才对啊!!”
R.E.D:“你……你说什么??!怎么会这样呢…………”
相田剑介:“这么说这把钥匙有两把了?”
D伯爵:“不会的。研究站的钥匙都在厨房那个台前,都只有一把没后备的……”
ILLUSION:“那就是凶手事先配好了的……钥匙在地下二层的厨房墙上挂着,谁都有可能偷了去的……”
D伯爵:“今天遇到凶杀案我没呆在那里……可平常钥匙都是我在看管的,再说案发前这把钥匙一直都还挂在那里啊,一直没丢过的……”
众人:…………………………………………………………
(碇真嗣W.D:不管他/她是怎么打开这扇门的,我最关心的是他/她到底是怎么做出密室后逃走的……及他/她怎么制造的不在场证明……现在我看这里面每个人都有嫌疑……但每个人都有着相互的不在场证明………这…………可恶………)
gasaraki:“看吧!果真是有鬼啊!!只有幽灵才能不用钥匙进进出出!!”
真治:“这事上哪来的鬼!!没听见这是密室杀人手法吗!”
gasaraki:“那你们说说看这密室杀人的手法是怎么做出来的啊!!!!”
青蛇帮的九儿:“行了!不想成为下一具尸体就把嘴闭上!”
“下一个?等等……”碇真嗣W.D回想着那首预言诗,“EVA适任者依序死亡……”
W-LEE:“你想说什么啊?”
碇真嗣W.D:“按‘EVA适任者依序死亡’这句,那么下一个牺牲者就是‘第一适任者’……也就是和‘绫波丽’这个名字有关的人……”
阿雅奈美:“就……就是我了?……”
“有西!”真治:“保护一个总比同时保护三个容易!我们时刻不离开他就可以了!”
碇真嗣W.D:“不对!!还有一个!R.E.D导演的《研究站真人版EVA》中扮演REI-3的演员——就是现在病床上的站副sirens!!”
R.E.D:“没错!!确实是这样!!”
明日香ASUKA:“糟了!医务室现在没有人啊!!”
TABERISS:“大家都去医务室!!”
W-LEE:“那这里……”
碇真嗣W.D:“不要动尸体了……在警察到来之前,只能这样了……”

于是,众人快步赶回地下二层的医务室,只见JEDI和sirens正在病床上躺着,还是昏迷不醒……明日香ASUKA拭了拭两人的呼吸:“都没事……两人都活着……”
“嘘………………”众人可算是松了口气……接下来又紧张了起来,因为那个杀人恶魔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神不知鬼不觉的下杀手……
大家都找个地方坐了下来彼此之间很少讲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碇真嗣W.D坐在医务室的桌子前,拿笔在一张纸上写了些什么…………
相田剑介发现了问到:“咦?PENPEN前辈在写什么?”
碇真嗣W.D摊开了手:“我们发现的那首叫「残酷天使计划」的诗——
在这漆黑之夜,死亡的天使降临世间。
当碇司令站在最前面的时候,EVA适任者依序死亡。
第四适任者被砍掉脚,其他人则掉了头……
碇氏父子和丽的出生次序搞清楚时,明日香的分身站在了他们的身后。
当自由天使的头放在第四适任者脚前时,杀戮即将开始………
我没有背错吧??”
HULEQI:“汗~~~你写它作什么?……”
碇真嗣W.D:“我在想,凶手在杀死SSIZZ后为什么要留下这首诗呢??”
用红领巾上吊:“也许是SSIZZ自己在被杀前写的也不一定啊……”
碇真嗣W.D:“就算是SSIZZ自己写的……那这首诗究竟想要告诉我们什么呢??凶手杀死SSIZZ后为什么要开着她的电脑,特地给我们看这首诗呢??”
相田剑介:“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要告诉我们的东西吗??”
“哼!”R.E.D说话了:“他/她要告诉我们的就是他/她要杀掉这里名字里有‘适任者’的人……以及‘第四适任者被砍掉脚,其他人则掉了头’也跟杀人后放EVA人偶所相符,而且‘当自由天使的头放在第四适任者脚前时’就是我们发现kaworu17th被杀的时候,也就是‘杀戮即将开始’的时候,那时JORDAN的脚正好放在他头前不是吗?……所以,这是凶手写的没错!!”
“等等……”ILLUSION:“如果按照诗上写的去做的话,那应该是把kaworu17th的头砍下来放到JORDAN的脚前面啊??但我们发现的时候不是那样的啊……而且按照‘其他人则掉了头’这句,那么,除JORDAN外的其他死者都应该被砍掉脑袋了……”
R.E.D:“也许是因为在这里碎尸很不方便吧……”
“你们……”W-LEE:“听起来好残忍啊!……”
真治:“如果是因为处理困难的缘故,那他/她为什么事先还要那样写呢??就写EVA适任者依序要死亡不就完了吗??或者………………”
“或者,他/她有其它的用意!……”碇真嗣W.D接过真治的话道。
相田剑介:“哦?难到你解出来了吗?”
碇真嗣W.D:“不……还没有……但有一句话我还是不明白,就是‘碇氏父子和丽的出生次序搞清楚时,明日香的分身站在了他们的身后。’这句…………”
相田剑介:“和杀人事件有关吗?”
碇真嗣W.D:“应该是的……但联系不出什么啊?……出生次序?……明日香的分身?……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R.E.D:“你们继续研究去吧……我出去一趟……”
碇真嗣W.D:“回来!!你去哪儿?!!”
R.E.D:“上厕所!!!!连方便都不让人方便啦!!!!”
青蛇帮的九儿:“啊…………这么说来……我也……”
gasaraki:“那个……我也想去……”
碇真嗣W.D:“汗~~~~你们……一个一个的去!上完就快回来!”
“嘿嘿,那我先了……”R.E.D说完出了房门……
接着青蛇帮的九儿,gasaraki,真治, ILLUSION,HULEQI,先后出去又回来……
“那个……”W-LEE:“没人去了吗……那我也……”
碇真嗣W.D:“啊?你去哪儿?!去厕所就去啊……”
“那个……”W-LEE:“我一想到女厕有具尸体就害怕……男厕没人我去男厕了……”
碇真嗣W.D:“哦……这样啊……”
W-LEE走后D伯爵又说道:“啊……我也……”
碇真嗣W.D:“汗……上厕所都不用跟我说了嘛…………”
D伯爵:“不……不是的,我想从厨房拿点吃的来,大家一直没怎么吃东西嘛。”
R.E.D:“对对!说真的我还真是饿了!”
真治:“你还吃得下去……看了那几具尸体我就够了……”
R.E.D:“管得了那么多嘛!先填饱自己肚子要紧!”
(碇真嗣W.D:……就知道吃……)
D伯爵:“那等LWW回来后谁和我去……我一个人拿不了……”
R.E.D:“我!我去!”
碇真嗣W.D:“你呆着!TABERISS,你去………”
taberiss:“好吧……”
不一会儿,W-LEE回来了,然后D伯爵和TABERISS也去了厨房,拿回了些食物……
“哈哈!开动开动!”R.E.D:“吃饭是一天最快乐的时候了~~”
D伯爵:“呵呵~~大家吃啊……我和T JJ拿了不少好吃的呢。”
相田剑介:“啊,那就不客气了……”
taberiss:“说一下!!我不是JJ!!”
碇真嗣WD:“呵呵~~知道了知道了~~~~~”
大家开始拣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了,在场的气氛又缓和了许多。
碇真嗣WD这时不经意地看了一下手表:3:13
“我说……”明日香ASUKA:“大家别弄脏医疗器械啊……尤其那台测心率的……很精密呢。”
真治:“没事……坏了让T JJ修嘛……”
“我哪会修那玩意儿啊……”taberiss,“还有,我不是JJ!!!!!!”
用红领巾上吊:“别生气嘛……T JJ~~~~”
“我不是JJ!!”taberiss把矛头指向碇真嗣WD:“全是你PENPEN搞的!现在谁见到我都管我叫‘T JJ’了!!”
相田剑介:“‘T JJ’是怎么回事??”
“呵呵~~因为我把他当个姐姐~~所以用他名字头一个字母加上JJ就得出这个称呼了~~~……嗯?!!!!!”碇真嗣WD突然惊讶地想到了些什么……
(碇真嗣W.D:……名字的头一个字母?……头一个……难道……难道是那个意思吗?!!!!!…)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