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eautiful World 第六章

2022年08月2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476字 ⁄ 字号 Beautiful World 第六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11 views 次
Beautiful World

 

作者:kikushiro

6. Pains
这个季节的雨水性情和夏天那种很不同,总是显得拖泥带水很多。不情愿地挂在枝头、叶脉之上。被水润湿的街道、驯鸽翅膀扇出的风、洗过一般的电话亭、偶尔呼啸而过的电车,怎么一切沉默都会显得如此合乎情理呢。
身穿黑色礼服的碇真嗣疲软的坐下来,用手按着小腹,小心地皱起一个眉头。
“没事吧。”凌波的黑色蕾丝裙摆随着她的下蹲动作扬起一个好看的波浪。
“哼,好像那种得了风湿的老头子一样。”明日香戴着黑纱手套的双臂怀抱在一起。
佐藤裕子将精致端庄的手包从右手换到左手,然后拍着真嗣的肩膀说道:“你先回去吧,正好有辆车要先回去总部。”
真嗣缩着脑袋点点头,然后扶着椅子站起来,在牧师的诵经声中走向那个比自己还要瘦弱的身影,缓缓将他圈进自己的臂弯里,一点一点地感觉绝望从对方的战栗中传来。而自己却连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口。找不到一句话可以不带锋利的抛向对方。仿佛现在周围的风都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划破他的悲伤。已经不再像是10岁以下的小孩一样大声哭喊出来,然后在周围人的溺爱中成长下去。妈妈那时候,自己其实什么都不知道的,只是在大人的扼腕痛惜中感觉到有一点悲凉而已。于是在对方摸着自己的脑袋说着“真可怜”的时候终于哇哇大哭起来。而现在,吉成秀崎连哭出声音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被巨大的如同幕布般的痛苦压得毫无还手之力。
真嗣放开秀崎,然后转向正被浅井悠扶着的藤岗静香,微微颔首,退出屋内。
“笨蛋,自己那个样子还不是很让人担心。”明日香注视着真嗣的背影。
佐藤裕子不做声,只是将双手搭在女生的肩膀上。救不了秀崎父亲这件事,已经让佐藤裕子动摇了,而更让她觉得自责的是,因为那天无意中看到了惨烈的场面,真嗣的厌食症再次复发了。明明很想握紧手掌,却使不上力气。明明很想做到,却无能为力。明明很想道歉,你却说不是我的错。
如果说有可以怨恨的对象的话,只要将所有的过错和责难都推到他身上,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说着“和我没有关系。”这样,就可以在面对他人时,露出博得同情的表情。这样,就可以抱着怨恨努力的活下去了。真嗣走近那辆停靠在路边的印着NERV专用的汽车旁边,然后,前排的挡风玻璃降下来。
伊藤司令招呼着男生:“吉成父子两的事NERV会好好处理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摆正心情。”
男子打量着男生瘦了一圈的脸庞“。。我们不能让损失扩大啊!”
是指不能再失去初号机的另一个驾驶员了吗?真嗣苦涩地想着,然后应着“是”拉开了后车门。那一瞬间,碇真嗣觉得秋天下过雨的午后,路面水潭上反射进眼睛里的光那么扎眼,扎得忍不住要掉下眼泪来。
后座上的碇元渡往里边挪了挪,用真嗣熟悉的没有温度的声音说着“上来吧。”

明日香这次在闹钟只响了一声的时候便按下了它,然后迅速地翻身起来穿衣服。等到麻利地准备就绪来到真嗣房门口的时候,等在那里的凌波丽侧过身来,对她问候着“早上好。”回着“你早啊,洋娃娃!”的明日香还在思考着既然来了为什么不进去的时候顺手推开了门。
真嗣毫不掩饰厌恶的往自己嘴巴里送着吐司的样子让明日香感觉像是在逼着自己咽一只蛤蟆。
听到门口的动静后他放下吐司,尽量让自己显得精神一点,微笑着说“早,明日香,凌波。”
“早上好。”
“不要摆出一副那么勉强的笑容啦,看着就累。”明日香还是那么直白。
“对不起。”
“真嗣君不用为这种事情道歉的。”凌波幽然的语调。
“笨蛋真嗣!”佐藤裕子在三人出发后来到真嗣的房间,看到没怎么动过的牛奶和大半的吐司,深深叹了一口气,将手上的记录册抱在胸前,琢磨着今晚还是再注射营养剂吧。

“今天浅井又不来吗?”
“诶,诶,你们说,会不会她被选为EVA的驾驶员了,她平常不都一副花痴地想要见那机器人吗?”
“才不是呢,我听说是家人出事了,不,不,好像是马上就要成为爸爸的男人却突然事故去世了。”在围在一起八卦的男生群体发出“诶~~~!”的时候,明日香叉着腰站起来,冲他们喊道:“在背后随便说别人的闲话,你们!到底有没有身为男人的自觉啊!”
相田剑介凑到真嗣旁边,压低了嗓子:“唉,她不会真的也被选为EVA的驾驶员了吧?就像,就像冬二那次一样。”
真嗣只是把朝向窗外的视线转到男生雀斑眼睛的脸上,并不做声。然后,男生像是被默认了一般,更加进一步自己的揣测:“莫非……莫非,在启动试验中不幸发生了意外,她——”
“剑介,你可不可以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哦,好。”
“剑介,”真嗣叫住了准备走的相田,“没有的事,浅井同学过几天就会回来上课了,不用担心。”
相田扶了扶眼镜:“嗯。我知道了。真嗣君你也要注意身体啊,脸色不太好。”
“恩,我会的。谢谢。”

葛城美里翻着手里的文件资料:“律子,秀崎怎么样了?”
“你不是才去看过他吗?”
一直窝在NERV总部的房间里,什么人也不见,什么事也不做。虽然藤岗静香希望秀崎住到自己那里去。但是两人毕竟还没有正式结婚。而且,如果第二监护人逝世的话,第一监护人将履行对EVA驾驶员的抚养义务。也就是说,现在吉成秀崎唯一法律上的家人应该是战斗一课的高桥贵志先生。
“我是说驾驶EVA这件事。”
“本人并没有说要拒绝驾驶EVA,上头也没有文件下来。所以,秀崎君现在仍是EVA初号机的第二专属驾驶员。”
“只不过……”葛城担忧地说,“不要太小看了那群孩子哦,美里。”赤木律子拿起一边的咖啡啄了一口:“不要把自己的心情强加给他们。或许一直放不开过去,一直限于怨恨里不能自拔的只是你我而已。”
“啊。希望如此。”葛城将身体靠向椅背。

“喂,真嗣,这个是什么?”相田剑介指着碇真嗣滑下去一点的袜子而露出来的伤疤问道。
“没什么,战斗时留下来的疤。”说着,将袜子往上提了提。
室外活动课永远都是那么阳光灿烂的,就算是阴天也好。女生们娇嗔的笑声,男生们挑衅的口哨声,在围栏的两边此起彼伏。时而从薄薄的云层中探出身子来的太阳在地面上顺势划过一条光带,刺透游泳池,穿越人群,直向少年所在的地方攻击过来。裸露在外的腿部感受到阳光的抚摸时,真嗣不由地往里缩了缩,用背部挡住上方的窥视。
太阳的温度,很烫。本来也是无所谓的事,像游泳这样的事,今天却以腿伤为由,向老师告了假。那个人高马大的老师看了无精打采的真嗣一眼就准了,甚至嘘寒问暖地硬要真嗣去医务室歇着。“没关系,我在一边观摩老师的课就可以了。”这么说了以后也就随他去了。
总觉得今天的水特别冷,不用去试,就可以了解到的冰冷刺骨。一下去,就会溺死的。被笼罩上来的无处发泄的不知名的情愫。这样确信着的真嗣一直抱着腿在泳池边坐到了自由活动时间,直到老师、相田依次过来慰问也还是没有要挪动一下地方的欲望。
身上都是水池里溅起的水花和没有关联的流入耳朵中的谈笑。离自己近的一堆男生围着一个有着傲慢语气的人谈论着的话题就像那束规避不及的阳光一样直向真嗣刺过来。
“你母亲真的要再婚了吗?”
“那你不难过吗,对方是怎么样的人?”
“哼,谁晓得我妈是怎么想的,反正那人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还带个小我三岁的拖油瓶儿子。”处于中心的人吐出的不屑和鄙夷的话。“诶~不会是个有钱的中年大叔吧?头发稀少的那种。”
“正好相反,是个穷鬼,说不定就是吧着我老妈的钱才贴过来的。”
真嗣用眼白瞟了那人一眼,虽然现在大家穿着一样的运动服和短裤,还是那种一眼就能辨认出来的富二代。就算光着身子,也和其他人有着本质的不同。
“不会吧……嗯,不过也不是没有可能,像小岛你家这么有钱。”明明想要反驳却赞同的话,常人可以理解的附和。
“就是,就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吗,我一点也不喜欢他。”被称作小岛的男生扯起一边的嘴角,“真希望出个什么事故啊,这样就不用叫那种人爸爸啦。”
人群中发出的略带不情愿的笑声在泳池的其他人看来不过是哪个男生又讲了一个色色的笑话吧。就像你在电车上或者在小餐馆里时有会看到的场景。只要不知道其中盘算着的真实的罪恶的话。
碇真嗣缓缓站起身来,坐的太久而略略发麻的双腿随着脚步的移动踩在地上,神经有点疼。咽了一口口水,吞下去时,声音出奇的大。
小岛突然感觉到眼前的光线被挡掉后,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个不太熟的面孔,当他努力在脑海中搜索着这个人的名字时,只听到对方面无表情的对着自己说:“你,稍微,有点事。”
等到自己懒洋洋地爬起来时,左脸狠狠地遭到了一记重创。
毫不留情的,被愤怒染透的,骨头碰到骨头的。
疼痛。
凌波和明日香在围栏的另一边听到这边的动静而像其它女生一样聚拢过来时,只见到一群人拉扯着拖开压在一个男生身上拼命揍他的碇真嗣,然后一直处在下风的那个不认识的男生借着站起来的冲劲向真嗣扑过去,拖拽着他一齐向泳池倒了进去。
溅起的巨大水花,像是降下来的又一场雨。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