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二十二章

2022年01月2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643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二十二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696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二十二章

/2016年,4月30日/

“啊啊......已经是第五次了呢......”

穿着白色病号服的明日香,静静地坐在薰的病床前,打量着白发少年安详的睡脸。

从海上的那一次战斗算起,这已经是他第五次拯救自己的性命了。可是直到今天,明日香才终于真正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数次被他拯救的自己,对此又该作何感想呢?屈辱?羞愧?还是感激?

明日香用力摇了摇头,觉得自己脑子里乱糟糟的。倘若这个家伙现在醒来,恐怕自己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他。不过,与第十五使徒的一战也许真的让他受伤颇重,自己一天之前就已经苏醒了,可他却仍在沉睡。于是,这点意料之外的独处时间,倒是给了明日香一个认真审视他的机会。这一天中的大多数时候,她都是这样安静地守在他的床前,认真地回忆着过去曾被她忽略的一点一滴。一些她从未意识到的情感,开始涌上她的心头。

渚 薰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自己对他的过往并不了解,何况,这个家伙初次登场就给她留下了很糟糕的印象。回想起他曾经的所作所为,明日香仍然感到些许嫌恶,不过那时的她也许永远也不会预料到,这个看上去阴险狡猾的少年,竟然可以蜕变得如此彻底。

从悔悟的那一天起,他从未说过什么道歉的话,也从未声泪俱下地乞求他人的同情。也许他也明白,自己的行为不配得到宽恕,于是,他选择了用更彻底的方式来赎清罪孽。从那时起,他便一意孤行地踏上了自己的征途,再也没有回头。

他的努力,的确为这支队伍带来了改变,明日香对此的体会尤其深刻。一直以来她都告诫自己要坚强,不要依赖他人,要靠自己活下去,但这世界却总是毫不留情地粉碎她的希望。倘若不是这个白发少年一次又一次地挺身而出,也许自己根本就活不到今天。其实......当薰不顾一切地冲进那束白光的时候,她的意识尚未完全丧失。在一片模糊的视野中,她看到了那个无畏地张开双臂、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在那一刻,她突然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

薰无疑是个很强大的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受伤。苦战之后的他仍未从昏迷中醒来,这就是明证。这条孤独而坎坷的征途,已经让他的身与心变得残破不堪,这一点,明日香并非没有看在眼里。

“也许......”

“也许什么?”

明日香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在她的面前,白发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正静静地望着她笑。

“你......你这家伙!”明日香惊叫起来,“你是什么时候......!”

“刚刚醒来而已。啊,这一觉睡得可真是累啊。”

薰疲惫地揉了揉眼睛,坐起身来,“我说,明日香,你刚刚到底想说什么?也许什么?”

“什......什么都没有啦,可恶!”明日香有些懊恼地咕哝着,“偷听别人说话可不是好习惯啊。”

“这可不怪我。谁让你要待在这里的。”

“可恶,你少得意了!”明日香慌忙辩解道,“我只是看你可怜而已!”

“啊,承您关照,我还真是受宠若惊啊。”

“油嘴滑舌的家伙,我说的可是实话!丽那边有真嗣和真由美在,笨蛋铃原在照顾小光,眼镜仔那里也有真名陪着他,而我妈妈也已经三番五次地来看过我了。倒是你这家伙,孤零零地躺在这里没人管,多少显得有点可怜!所以我......”

“明日香,”薰一反常态地打断了她,他的眼神也变得认真了起来,“谢谢你。你能对我说这样的话,我真的很感激。”

“哼!这还差不多。”

明日香略显得意地朝他看了一眼,“那么,本小姐也问你一个问题:那时候,你为什么要救我?”

听到这个问题,薰皱起了眉头,一脸严肃地沉思起来。他的这副样子,让明日香又紧张又期待,她真的很希望能听到那个让自己满意的回答。

“嗯,非要说原因的话......”

沉吟良久,他开口了。明日香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看你可怜而已。”他异常冷静地回答道,“那时候我实在是不忍心看下去了。”

明日香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什......什么??就这么简单?”她足足愣了半晌,大脑才终于跟上了现实,“你屡次救我,原因就只有这么简单?你就没点别的想法?”

“抱歉啊明日香,当时情况危急,我也没时间考虑那么多......”

“你是笨蛋吗?”她不顾形象地扑了上来,扭住了他的领口,“本小姐的一片好心真是白费了!可恶,可恶!亏我还以为你......”

白发少年仍未搞清现状,他不知所措地坐在那里。一边任由明日香粗暴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略显尴尬地保持着笑容。

“哼,算了!”

最后,明日香气恼地松开了手,“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真是的,跟你这种家伙待着,真没意思......!”

一边说着,她转过身去,打算离开这里。

但她并没有走出多远,就感觉到有人轻轻拉住了她的衣角。

“明日香......”少年轻声呢喃道,“再陪我坐一会儿吧。我很喜欢你在这里的感觉......”

明日香又一次愣住了。

望着她那不自然的神情,薰立马抽回了手,慌张地辩解道,“啊,抱歉,是我失言了!明日香,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吧。要是给你造成困扰,我真的很抱歉......”

“嘛,行了行了!”

明日香拉过椅子,气鼓鼓地坐回了他的床边。虽然如此,但她的眼中却带着温暖的笑意。

“说好了啊,就一小会儿哦。”
***********************************************

玛雅轻轻地敲了敲门,果然,房间里没有传来回应。

想必前辈又累得睡着了吧。最近她总是会这样,一个人工作到很晚,因为白天大多数时间她都用来照顾丽了。何况,这还是建立在那孩子最近恢复得不错的前提上。玛雅还记得,在那孩子住进医院的头几天,律子前辈几乎是整日整夜、寸步不离地守在她的床前,完全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抛到了一边。玛雅不是没有劝过,她甚至还主动提议过‘前辈您就安心休息吧,小丽就由我来照顾’这样的话,结果,眼球上满是血丝的前辈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谢绝了她的好意。

玛雅小心地推开了门,悄悄走了进去。房间里弥漫的气味,让她吃了一惊。律子前辈在熬夜的时候会抽烟抽得很凶,这一点她倒是早就知道。然而,她还不曾见过律子像今天这样,喝酒喝到酩酊大醉。

“前辈......?”

她带着一脸担忧的神色,快步走向了律子的办公桌。她所敬仰的那位前辈,此刻正趴在一片狼藉的桌上,两边脸颊通红。律子并没有在睡觉,她仍然睁着眼睛,但眼中却没有显出任何光彩。此刻的她就像一个死气沉沉的木偶人,静静地趴在桌子上,即使是玛雅已经站到了自己身边,她却还是一幅浑然未觉的样子。

看到这样的律子,玛雅吓得花容失色。

“前辈!前辈!您......”

“玛雅,你这孩子也真是傻,”律子有气无力地开口了,眼中仍然黯淡无光。“你居然会仰慕我这样的人......”

“前辈,您千万不要这样说......!”

“我只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和伪善者罢了。明明我才是那孩子一切痛苦的根源,明明光是把她带来这个世上就已经是种错误,可如今......呵,呵呵......”

律子放声笑了起来,但玛雅却看到,她的眼圈一下就红了。

“如今,像我这样的罪人,居然也妄想改过自新了,甚至还敢厚着脸皮,许下‘拯救那孩子’这种大言不惭的愿望。呵呵呵呵,这可真是可笑的幻想......”

一连听到律子这般自我贬损,玛雅早就惊恐到不知所措了。然后,律子突然抬起手来,用力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有能力做下罪孽,却没有能力弥补!为什么要让那孩子背负这样的人生!我......我......!”

醉酒本就已经让律子双颊微红,在挨了重重一耳光之后,她的右边脸颊立刻就红肿了起来。她的哭泣声已经沙哑,神态之间尽显悲凉。但即使如此,律子却似乎对疼痛浑然不觉,又一次抬起了手。

这一次,就像是出于条件反射一样,玛雅立刻扑了上去,抓住了她的手腕。

“前辈,请您不要再这样说了!”玛雅几乎是在嘶吼了。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泣不成声,“不要再继续折磨自己了,前辈,您一直都做得很好!就在几天前,您明明又一次救了丽的生命!”

“我能救她一次,你觉得我能救她一辈子么?”律子苦涩地笑着,“那孩子承受的苦难太沉重了,她的一生都注定是场悲剧。光是看到她的笑颜,我就心如刀绞......玛雅,你不明白,何为真正的残忍......”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玛雅用力地抱紧了她,“丽的真实身份,NERV的克隆人计划,还有使徒体细胞融合实验,我全都知道!但即使如此,我仍然坚信,您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一场错误!”

律子一下就愣住了,瞪大了双眼。

“前辈,一直以来您都做得很出色,如果没有您,那孩子根本就无法活到今天,第一支部也不会发展到如今的高度。也许您没有注意到,京子博士虽然是个刁蛮的人,但她其实一直都很倚重您的才能。至于我......能叫您一声前辈,是最令我光荣的事。终我一生,我都将为此而骄傲。”

她松开了手,抽噎着说道,“所以,拜托了前辈,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丽需要您,第一支部需要您,大家......我......我们都很需要您。”

“玛雅......”律子终于开口了,声音在微微发颤。“你说的,是真话么?”

“千真万确!我发誓,我所说的每......”

她的话没能说完。律子的手臂环绕过她的身体,用力了抱紧了她。

“谢谢,这对我很重要......”

在她的耳边,律子轻声呢喃道,“到现在我才明白,以前妈妈究竟独自背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压力,可惜,那时候的我什么都不懂。我啊,虽然立志要继承妈妈和唯司令未竟的事业,但这条路实在是太苦太累了......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就要撑不住了......”

“那么,就让我陪您一起走吧。”玛雅的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采。“继承前人遗业也好,拯救那个孩子也好,您想做的一切,我都愿意陪您一起去做。”

律子又是愣了一下,呆呆地望着她,良久没有开口。但随后,就像是突然从酒醉中清醒过来一样,她快速捂住了自己的脸。

“啊啊,失态的样子被你看到了呢,真是没出息啊......”

律子擦去了泪水,努力挤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向玛雅伸出了一只手。“谢谢你,玛雅。”

没有一丝犹豫,玛雅也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
***********************************************

加持悠闲地站在司令办公室里,眺望着窗外的景色。在人造的夕阳下,地下都市Geofront披上了一层金黄色的余晖。即使在过往的战斗中屡遭重创,满目疮痍的钢铁要塞却依旧不屈地矗立着,在壮丽的霞光中,守护着人类的希望与未来。

“加持,你到底有什么事?”源渡漫不经心地擦拭着手枪,开口说道,“有话就快说,我的时间可是很紧张的。”

“看起来您似乎也打算行动了呢。”加持以很随意的语气回应道,“像您这样身居高位的指挥官,居然也会有亲自端起枪的一天,这可真是出乎我的预料啊。”

“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加持君,”源渡神秘地笑了一下,“以前在第三支部的时候,我也常做这样的事。”

“您还真是干脆呢。但是,这次也许不太好对付啊,那群老家伙们,这一回可是打算动真格了呢......”

“加持,这与你无关。”源渡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你若没有别的事要说,就请回吧。”

“嘛,那好吧。”加持无奈地摊开了手,说道,“司令,我是来请辞的。接下来,我可能要彻底消失一段时间了。”

听到这番话,源渡心领神会地笑了。他也并非不了解,这个我行我素、来去无踪的男人,历来都是这种行事风格。

“真是嗅觉灵敏啊,加持。又寻到新差事了?”

“差不多吧。”加持挠了挠头,懒散地回答道,“和您一样,我也有些很在意的事情,不得不去做呢。”

“那就去吧,只要不是对NERV不利的事情,我也不会阻拦你。”源渡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不过,别把小命弄丢了就好。”

“哈,我争取吧。”

加持潇洒地转身离开了。但是,在走出大门之前,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又一次回过头来,脸上还带着一丝狡猾的笑容。

“司令,倘若您真的有什么要事、必须联系我不可,就去拜托我们那位神秘的盟友吧。”
***********************************************

/2016年,5月5日/

“你说什么?出击!”

在更衣室的门口,看着这个挡在自己路上的白发少年,丽皱起了眉头。

“可否请你不要挡在我面前,薰同学?”她叹了口气,“使徒已经入侵,时间非常紧迫。我必须要尽快出击才行。”

“你不能去!”薰的眼神很坚定,一点也没有要让步的意思,“你重伤初愈,根本就没能力战斗。何况,也许你还不知道,第十六使徒就是冲着你来的!你怎么能......”

“我当然知道。”丽平静地说道,“从初号机中救回真嗣的时候,我亦窥见了万物本原的意志。”

“那......那你就更不应该去了啊!”

“正是因为窥见了宿命,我才非去不可。因为,倘若我不去,受伤的人就会是真嗣。”蓝发少女的声音依旧平和,从中听不出任何情感的起伏,“薰同学,你也听到了,葛城三佐已经下达了零号机的出击指令,我希望你不要再阻拦我了。这是我的宿命,我不会逃。”

“宿命宿命......那种东西,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随你怎么说吧。”

丽没有再纠缠下去,她干脆地推开了拦在自己身前的手臂,快步走进了更衣室。

望着她决绝的背影,薰悲哀地叹了口气。自己终究还是没能拦住她,那个蓝发的少女,终究还是选择了遵从万物本原的剧本。

第十四使徒对初号机造成了重创,而第十五使徒则会令二号机失去战斗能力——如果没有他出手的话。而最后袭来的第十六使徒,将会彻底毁灭零号机。

这就是他所看到的未来。
***********************************************

丽咬紧牙关,承受着升降机带来的巨大过载。

在地表之上,第十六使徒阿沙米尔正静静地悬在空中,等待着它宿命中的对手的到来。
***********************************************

“丽,快点闪开!”美里突然惊恐地尖叫起来。

AT力场瞬间就被击穿了。使徒光带一般的身体,深深地嵌入了零号机的腹部。
***********************************************

真嗣感到脑中一片昏沉,他的意识也忽明忽暗。

刚才的那一击实在是太重了,这个看上去纤弱的使徒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力量。在它袭来的那一瞬间,自己和真由美已经用尽全力去防御,但即使是两台EVA的力量,相比起使徒还是远远不敌。

就在这时,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闪过他的脑海,让他如堕冰窖。

在袭来的一瞬间,使徒的目的非常明确。

它的攻击目标并非自己或是真由美。

而是身后的零号机。
***********************************************

真由美竭尽全力地呼喊着,“绫波同学!”

八号机手握长刀,再次抽身扑上。

但这一次又一次的侵扰,显然激怒了使徒。

阿沙米尔的攻击快得如同一道白雷,在电光火石的一瞬便已宣告结束。NERV的众人只能看到屏幕上一束白光闪过,待回过神来时,深蓝色的巨人已经被拦腰扫断。

随后,响起了黑发少女撕心裂肺的尖叫声。
***********************************************

真嗣无力地躺在地上,初号机眼中的灯光正在忽明忽灭。

他觉得头痛欲裂,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意图钻透自己的意识。刚才,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使徒光带一般的身体,但他的手上随之传来了剧烈的灼烧感。与此同时,某种神秘的感觉——或者说是意识——也开始侵入他的大脑。

然后,使徒把陷入呆滞、毫无防备的初号机高高举起,全力砸向了地面。

即使有着LCL溶液的缓冲,真嗣还是喷出一口血来。
***********************************************

零号机的身体痛苦地蜷缩着,难以想象的剧痛,让丽出现了幻觉。

某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存在,正悬浮在她的面前。尽管对方没有张开口,丽还是清楚地听到了它的心声。

“我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阿沙米尔的声音很低沉,但其中却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与我合为一体吧!”

丽侧过头,望向了那台倒在地上的紫色EVA。即使剧痛缠身,她的脸上却还是露出了一抹笑容,尽管在那笑容之中写满了悲凉。

她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没能完美地尽到保护他的义务。自己终究,还是害他吃了那么多苦。

不过至少,自己还能再保护他一次。丽觉得很满足。真嗣,那个黑发的少年,他是自己与这世界的羁绊,是自己尘世一遭的起因。

她的一生注定是场悲剧,这就是她的命,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她早已习惯了背着枷锁生存,光是能像现在这样,自由地选择为何去死,这就足以令她心怀感激。
***********************************************

“快去救她!!!”

一片漆黑的插入栓中,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薰......”

“真嗣,快点站起来!你不是说过要保护她吗!这是只有你才能做得到的事了!快去啊!”

“......要拯救她......”

“快点站起来啊!否则她就要死了!”

最后这句话,让他猛地清醒了过来。

也许是滑入逆世界的副作用,又也许是使徒意识的残留,在这一刻,他又一次看到了世界的本原。

零号机即将自爆,丽会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消灭第十六使徒。残酷而真实的画面,正在他的眼前缓缓展开。

真嗣剧烈地喘息着,又一次抬起头来。在他的嘴里,仍然留存着浓烈的血腥味。

“丽.......我.......这就来救你......”
***********************************************

初号机内部的那个存在,又一次回应了他的意念。

紫色的巨人狂暴地咆哮着,它的眼睛又一次变成了血红色。

它看到了,掉落在自己身前的,正是八号机的武士刀。锋刃之上,折射出一道寒光。
***********************************************

这一次,真嗣没有再失去意识,他掌控住了这份力量。

使徒的身体,被利落地一分为二。在初号机摧枯拉朽的攻势面前,阿沙米尔甚至来不及做出闪避。

在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是全身一颤。有某种尖锐、恐怖的声音,直接传入了他们的大脑,
撕扯着他们的神经。

那是绝望的悲鸣,天使的恸哭。
***********************************************

作者的话:接下来将是:“生命的奇迹Book3: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时光的尽头呼唤你”
***********************************************

beiming: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走到了这里,哈,哈哈......

Book2的翻译工作,实在是一言难尽。翻到最后已经有破罐子破摔的倾向了(笑)......

好吧,到此为止,绫波丽和明日香这两位在EVA系列中有着最高人气的女角色,终于遇到了自己的保护者。不知这样的CP配置,各位是否还满意呢......关于薰香CP这一点,其实倒也算不上突兀,回顾Book 2早期的一些情节,其实就能看得出作者的暗示......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