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二十一章

2022年01月24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0270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二十一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788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二十一章

/2016年,4月23日/

剑介睁开了眼。房间的灯光让他觉得很不适应,眼前的景象仍然是一片模糊。

为什么这么累呢?他觉得头很疼,就好像刚做了一场噩梦一样。

也许是护理机器发出了提示,在他醒来不久,剑介听到了房门被推开的声音,似乎有人急匆匆地走了进来。随后,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你终于醒了,”真名面露忧色,轻声说道,“你已经昏迷了许多天,我甚至担心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嗯,害你担心了啊。”

既然自己还活着,那就说明使徒已经被歼灭了吧。这样就好,至少自己的努力并非全然无用。他闭上了眼,安心地笑了。“大家,都还好吗?”

“大家的状态啊......其实都算不上好,不过至少都还活着。”真名努力挤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可是,剑介,你......”

“嗯?我怎么了?”

真名的眼圈一下就红了。见到她伤心如此,剑介本想握住她的手,告诉她自己其实还好,让她不必担忧。可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了。

剑介已经再也感受不到,自己颈部以下的身体了。
***********************************************

小光猛然睁开了眼,看到了一片陌生的天花板。

她的喉咙里火辣辣地疼,只是呼吸就会带来很大的痛苦。她的眼睛又干又涩,四周的环境也颇为黯淡,看不明晰。

在模糊的视野中,她隐约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守在自己的床前。

“小光,你可真是吓到我了啊......”

她听到了那个熟悉而温暖的声音。转头望去,第四适格者铃原 冬二就坐在不远处,如释重负地看着她笑。

小光想要说些什么,但她才一开口,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放松,放松,”冬二轻抚着她的头发,“医生说你的身体并无大碍,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铃原......咳,咳......大家怎么样了?使徒......咳......被歼灭了......?”

“嗯,最后是真嗣救了大家,所有人都活了下来。绫波早就已经出院了,你看,”冬二伸出手,指向了她旁边的那张床,“那边的是惣流哦。”

小光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红发的少女就静静地躺在那里,脸上仍然戴着呼吸机。她的手臂被贴上了大大小小的电极,四周仪器发出‘哔哔’的蜂鸣声,而她的胸部有节律地起伏着,睡得正安稳。

“你们几个可真是不要命啊,在那么近的距离下被卷入那种程度的爆炸。”冬二平静地笑了,摸了摸她的脸颊,“不过,活下来了就好。好好休息吧,我去通知一下医生。”

说着,他便要转身离去。但是,小光却拉住了他的衣角。

“铃原......咳......”,她一字一句地问道,“碇同学......我没有看到他......铃原,他在哪里?”

高个子少年的动作一下就停住了。他背对着自己,小光也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但他的沉默令她倍感不安。

“那个家伙啊......”最后,冬二苦笑着说道,“他救了所有人,却唯独没有救下自己呢。”
***********************************************

EVA的机库。蓝发的少女抱膝而坐,静静地凝视着面前那位紫色的巨人。

最近,她每天都会在这里守很久。这样的守候是否还有意义,丽不知道,可她只是想待在这里。她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就连眼泪也已经流不出来了,也许只有待在这里,她才能嗅到些许他的气息。

那个少年。

那个曾经存在过的少年。

那个也许永远也不会回来的少年。

自己失去了他。先是一次,而后是第二,第三次......

一次,又一次。一如往常,无止无休。

血红色的眼瞳空洞而黯淡,她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着,直到自己被疲倦彻底压倒,然后被律子博士或是特殊监察部的人背回房间。

每天都是这样。
***********************************************

救援的工作仍在进行。即使希望已经微乎其微,就连首席科学家京子博士也开始抱有悲观的想法,但是,律子却从未打算放弃。

她一定要救回真嗣,为了自己,为了唯司令,更是为了丽。守护好孩子们的幸福,这是她早就向自己许下的诺言。
***********************************************

“真嗣,真嗣,不要睡!快点醒醒!”

一个尖锐的女性声音,正在撕扯着他的耳膜。真嗣痛苦地呻吟起来。他从未像现在这样疲倦过。

“你不该在这里的!”那个声音继续尖叫着,“快点从这里离开!快点回到大家身边!”

这个声音好熟悉啊,是谁的声音呢?真嗣觉得自己的脑海中一片模糊,但身体却出奇地轻松舒畅,就像是漂浮在甜蜜的幻梦中一样。

“真嗣,不要睡!否则你会消失的!”

......

“快点醒来!”

.......

“快点回到那个世界!”

......

“快点回到大家身边!!!”

真嗣猛然睁开了眼睛,自己正漂浮在LCL溶液的海洋之中。温暖的洋流拂过他的身体,洗濯着他身体与灵魂的创伤。

“Lilin之子,你明白自己在哪里吗?”

真嗣不由自主地,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妈妈......?”

她摇了摇头。也就在这时,真嗣也明白了,这位女性并非自己的妈妈。尽管她的面容与妈妈很像,但她所带给自己的感觉全是完全陌生的,明明近在咫尺,却总是触不可及。

“我不是你的妈妈。”她轻声呢喃着,“我想,现在并不是让你与她相见的时候。”

真嗣不太明白,她最后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与妈妈相见?难道说,自己已经死了吗?

“这里......是哪里?”

真是奇怪,对于眼前这片地方,他的心里总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里是逆世界,是天地万物的通路,亦是万物本原的寄居之地。”

(到这儿突然想起,《终》里面的‘负宇宙’似乎和这里的‘逆世界’是很相似的设定呢。——beiming)

(至于玄之又玄的‘万物本原’到底是什么,beiming觉得,暂且把它理解成一种意志或者一位神明就好,它的目的就是把这个世界还原回原本的轨迹。这样说来,其实‘万物本原’的设定与官方小说《ANIMA》中的堕天使Armaros很像,两者的目的几乎完全一致呢(笑)——beiming)

“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很复杂,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解释了。”幻影低下了头,轻轻地叹息着,“真嗣,你落入了这个世界,但这里并不是你该存在的地方。你必须快点离开这里!”

说到这里,幻影突然痛苦地抱住了头,全身颤抖不已。

“你......”真嗣一下就慌了神,“你怎么了?”

“我......无法长时间存在于这里......我已经说了所有该说的话,你一定要努力从这里逃出去!不要沉沦,不要绝望,很快......很快就会有人来救你了......一定......要相信......”

“你为什么要指引我?”

幻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尽管她的身体已经变得愈发模糊。“我想要保护你,Lilin之子。”

真嗣的声音颤抖着,无助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EVA。”
***********************************************

/2016年,4月27日/

不留一丝气息,薰出现在了病房之中。明日香和小光都在静静地睡着,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到来。这个来去无踪的白发少年,就像是在这里凭空出现一样。

最近的这几天,他每天都会来。每次离开的时候,也不忘了给窗前的花瓶里换上一束新的鲜花。

他是专程来探望明日香的。十天过去了,她却依旧在昏迷,这让他有些担心。尤其是,考虑到即将到来的第十五使徒......

按照万物本原的意志,下一只使徒,必须要明日香自己去面对。

想到这里,他的心头涌上一阵负罪感。自己是不是有些太残忍了呢?她明明才刚经历了那样惨烈的战斗,现在却要再一次走上战场,面对那只足以摧残人心、撕裂灵魂的使徒。而这一切背后的推手,正是他自己。

嘛,没办法了,已经没有时间了。毕竟,自己向来都是个冷酷无情的可恶之人,为了长远的目标,就算要付出必要的牺牲也在所不惜。

薰的脸上露出了无所谓的笑容。

“明日香,已经没有时间让你休息了......”他闭上了双眼,像是自言自语一样低声说道,“抱歉啦。”

自由天使特比留斯,解放了自己的力量。这份看不见也摸不到的力量,如春风一般温和地吹拂过明日香的灵魂,将她心中潜藏的创伤与污浊尽数涤荡。

几台仪器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明日香的脉搏与呼吸正在加速,脸部的肌肉也开始不自然地轻微抽动起来。薰知道,很快,明日香就会从沉眠中醒来,然后去迎接她命中注定的那一劫。

原谅我吧,明日香。接下来的一切,就寄托在你身上了。

一边这样想着,薰最后打量了她一眼,快步离开了。

在病房的门外,他遇上了意料之外的人。但也许这并不是巧合,从她平静的表情上来看,她似乎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行动。

“你不怕被发现吗?”看到他出来,真由美微微笑了一下,“在NERV内部使用使徒的力量,会很危险的。”

“没办法嘛,时间紧迫呀。”薰摊开手,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

“但是,这样真的好吗?”真由美皱起眉头,“我们都知道,下一只使徒......”

薰没有理会这个问题,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若无其事地耸耸肩走开了。真由美神情复杂地盯着他,直到他的背影彻底消失在黑暗中,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
***********************************************

薰静静地走在空无一人的地下通道里。黑发少女的问题,仍然萦绕在他的耳边。

这样真的好吗?

这样当然不好。简直糟透了。

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即使有着使徒的力量,他也时常会陷入这种绝望的无力感。看着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陷入痛苦,自己却只能站在一边旁观,然后自我劝慰道:‘为了更长远的目标,这是必要的牺牲’,好让自己能心安理得地做一个旁观者。这种感觉,简直沉重到无以复加。

此刻他的心中只有恨意。薰暗自下定决心,待万物本原被倾覆、世界重归正轨的那一天,他一定会向真正的罪魁祸首复仇。那群名为SEELE的阴谋者们,自己一定会将之彻底撕碎。
***********************************************

“老实说,上一次你做得很好......”加持长长地叹了口气,“所以,不要再自责了。”

坐在他对面的女人,正烦闷地趴在桌上。这几日来,搜救工作的开展,重建作业的指挥,还要随时防备着下一只使徒的入侵,多日的操劳已经让她心力交瘁,疲惫不堪。

听到他的话,美里不悦地白了他一眼。

“你把这叫作很好?”美里咕哝起来,“身为指挥官,却几乎害死了自己手下将近一半的驾驶员。像我这样无能的人,你居然说‘很好’?”

“葛城,冷静一点。”加持说道,“孩子们都还活着,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就算是真嗣,目前技术部的人也尚未确认他已经......”

美里瞪了他一眼,加持心领神会地闭上了嘴。

“你不必自责,孩子们会走上战场,并不是因为你的命令,而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也许是看到气氛有些沉重,加持又开口了。

“可我就是不能接受,为什么......为什么他们总是那么勇敢呢?”美里烦躁地抓起啤酒罐,猛灌了一大口,“在面对那种怪物的时候,正常人的反应都应该是快点逃跑才对,可是这群孩子们为什么总是反其道而行之?哪怕他们能说一句‘我好害怕,我没有勇气去面对怪物!’,我心里的负罪感都不会这么沉重。可这群孩子,怎么就是不肯示弱?怎么总是要逞强呢?”

“也许这就是羁绊的力量吧。”加持喝了一口茶水,淡淡地笑了。“葛城,你也是上过战场的人。你应该明白,当你身处枪林弹雨之中、与死亡仅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你最担心的,反而并非自己的安危,而是眼前这帮活生生的同伴们。就算自己真的被子弹击中也不会立刻察觉,可一旦目睹同伴在自己眼前死去,你反而会觉得异常痛苦。我想,在那个时候,孩子们所体会到的,就是这样的情感。”

“加持,你......什么意思?”

“为了守护羁绊而战,为了守护身旁的同伴而战,即使搭上生命也在所不惜。我就是这个意思。”他意味深长地笑了,“那么你呢?这一路走来,你又是为何而战呢?”

美里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但她的心中立刻就有了答案。

为何而战?最开始,自己只是想要复仇,想要把那种名为使徒的罪恶存在从这世界上彻底抹去。为此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参军,选择了加入NERV,那时候她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她只想亲眼看着使徒在自己眼前一只只地死掉而已。一直以来,正是这样一个近乎病态的渴望在驱使着她,让她从一个不起眼的二等兵士,一路升任到了NERV的三佐。

不过,在结识了那群孩子们后,她的心态也正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尽管很多时候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今,当她再一次面对‘为何而战’这个问题的时候,她一定会不假思索地回答:为了创造出一个孩子们能幸福地活下去的世界。

就在这时,警报声响了。
***********************************************

到目前为止,使徒并未展现出主动进攻的迹象。那只通体散发着白光的鸟形使徒,只是静静地悬浮在近地轨道上,很像是一只神鸟在俯瞰着人类的世界。它所处的高度,恰好超出了阳电子炮的射程,这也就意味着目前并没有部署狙击手的需要。美里轻叹了口气,无奈地笑了笑,这样也好,从丽和光的状态来看,那两个孩子本来也不适合出击。

最后,这场战斗只派出了薰、真由美和明日香三人。

明日香能赶在使徒入侵之前醒来,这着实令大家欣喜不已。更让人惊喜的是,近十天的沉眠并没有影响到她的状态,从醒来的那一刻起她就显得斗志昂扬,即使京子百般劝说她‘明明才刚恢复过来,就好好休息吧’,她却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上了二号机。不但如此,她甚至还主动要求担当前锋,好让自己‘一雪前耻’。

于是,看着她意气风发的样子,美里也不打算继续劝阻了。
***********************************************

明日香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期待着一场战斗。过往的几次战斗,都给她留下了极其不愉快的回忆,或是由于一时疏忽大意而败北,或是由于机体状态不佳而失利,这让她感到相当屈辱。而今,经过全面修缮的二号机已经宛如新生,自己也是精力充沛、信心满满。万事俱备,只差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了。

(这Flag立的,看完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或许这就是爱到深处自然黑吧(笑)。总之,明日香,保重......——beiming)

二号机位于战场的最中央,举枪瞄准了天空中的那个光点。明日香当然知道,这样的攻击并不足以打倒它,这一枪的目的只是敲山震虎罢了。她要让天上那个可恶的家伙明白,自己并不好惹,碰上自己算它倒霉。

使徒的攻击,无声无息地降临了。一道柔和的白光,缓缓笼罩了红色的巨人。

“是定向武器吗?”

“没有检测到任何热能反应。”

京子紧张地盯着屏幕,眉头紧锁。“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

在她的眼前,那些过往的回忆开始一幕幕地闪回。

/傲慢!/

明日香脚下一个踉跄,红色的巨人随之跪倒在地。

“这是什么啊......”

/恐惧!/

明日香惊恐地瞪大了眼睛,自己的前额正在渗出冷汗。

/愤怒!/

明日香开始想起来了......爸爸妈妈?真嗣?丽?美里?加持?一张又一张熟悉的面孔在她的眼前浮现,让她回想起自己在第三支部生活和训练的日子。

她还记得,那时候,自己也曾是世界第一的驾驶员。

/嫉妒!/

明日香看到真嗣和丽正在缓缓向她走来,两人手拉着手,十指相扣。

“这......又是什么......?”

/憎恶!/

明日香感觉到了,有某种存在正在窥视自己的内心.......自己的脑海,被另一种意识侵入了......

“出......出去......”

/悔恨!/

“出去!给我出去!”明日香竭尽全力地嘶吼着,“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

/放荡!/

明日香看到了,那个脱光上衣、任由胸部裸露在真嗣眼前的自己。而另一个白发少年则站在不远的地方,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与真嗣,脸上带着阴险的笑容。

/贪婪!/

“不要!”明日香痛苦地抱着头,全身缩成一团,“出去......出去......给我出去啊!”

/绝望!/

二号机的双臂无力地垂下,完全陷入了静默。在一片黑暗的插入栓里,少女眼中那象征着生命的火光早已熄灭,她无助地抽泣着,口中机械地重复着一句话。

“救救我......”
***********************************************

他就是个混蛋,一个无可救药的蠢货!

薰在心里咒骂着自己。自己怎么有权力如此玩弄他人的人生,怎么有权力擅自把他人推入如此深渊!正是因为自己的无所作为,真嗣才会被困在初号机里。自己明明已经犯下如此大错,却为何还会重蹈覆辙,直到现在方才醒悟?

毫无疑问,在战斗打响之前,他已经为这种情况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当他亲眼目睹明日香那锐挫望绝、痛不欲生的惨状,他终于再也克制不住了。他再也不要一步一步按照计划行事,再也不要继续等下去了!

薰终于下定了决心,从现在起,他要主动出击了。

转瞬之间,银色的巨人从掩体之后疾冲而出,挡在了明日香的身前。四号机张开双臂,为她遮挡下了那束象征着死亡的白光。

“薰!你在做什么!”他的突然行动,让美里一下子慌了神,“不要走进那束光!快点离开......”

真由美瞪大了眼睛,同样感到不可思议。“薰同学,你为什么又......?”

薰关掉了通讯,此刻他并没有打算做出解释。他只是轻轻笑了起来,低语道,“抱歉啊,我来晚了呢。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他知道明日香已经听不到自己的话了,不过,这也无所谓了。白发的少年深吸了一口气,望向了高空中那个播洒下致命光芒的鸟形使徒。

“阿里尔,你在做什么?”他厉声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她!只是为了满足你那无聊的好奇心吗!”

/因为......这是......万物本原的意志....../

鸟天使阿里尔的声音,直接在他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倒是你......特比留斯,为什么要阻止我....../

“因为她是我的同伴。我绝不要再一次失去同伴了,绝对不要。”

/那么......特比留斯......你要背叛自己的族类了么?/

“好好想想吧,阿里尔。父亲和母亲创造出我们与Lilin,绝不是为了让我们手足相残!我从未背叛自己的族类,你们才是背叛者!”

/骗子......叛徒......伪善者....../

薰眼前一花,感到一阵眩晕。毫无疑问,阿里尔已经开始了攻击,它的意志正像尖刀一样刺进他的大脑,意图将他的心撕碎。

尽管已经头痛欲裂,但薰还是抬起头来,平静地笑了。“这样说来,你是注定不会改变主意了么?”

/去死吧......特比留斯......虚伪而无耻的家伙......明明自己也是从黑暗中诞生的怪物,却还要装出一幅救世主的样子....../

“虽然我自黑暗中来,但是......”薰的眼中闪烁着坚定的神采,“我注定会用此生追随光明。”

/那么......就带着你虚伪的理想去死吧....../

“要死的是你,阿里尔。”

剧痛难忍,白发少年也不由得双手抱住了头。但是,他仍然强作镇定,嘴角掠过一丝隐秘的笑容。“入侵了我的意志,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什......么............../

唯一拥有自由意志的使徒,第一次完全解放了自己的力量。没有爆炸,也没有火光,白发的少年,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句话,仅此而已。

“阿里尔,我以自由天使特比留斯之名,宣判你的死亡。”

在外界的人看来,使徒的身体只是微微抖动了一下,但那束可怕的白光竟就此熄灭了。只有薰自己明白,自己刚才的一击,已经足以将阿里尔的核心破坏殆尽。

在引力的作用下,天国的神鸟坠向了人间。在高空的大气层中,它的身体逐渐猛烈地燃烧起来。

/你......绝对......无法......拯救......./

阿里尔的遗言悄然而绝。望着天空中的巨大火球,薰的脸上掠过一丝苦涩的笑容。

他终于还是跨过了那条线,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自己的行为,已经给了SEELE足够的借口来发动对NERV的战争,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老人们那张狞笑的脸。想必,SEELE很快就会行动起来,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了。

“我从来没有自诩为救世主,”薰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但至少,我可以教会人类如何自救.......”
***********************************************

丽静静地站在机库的舷梯之上,俯视着初号机包满绷带的巨大头颅。此刻,她终于感受到了那种意识的存在。

早些时候,律子曾向她告知了自己的最新发现。在初号机的内部,检测到了与真嗣相同的脑波信号,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未知的信号。从两者的谐和性上来看,就好像真嗣正在与那个不知名的存在交流一样。

更重要的是,属于真嗣的脑波信号,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每当他的波形趋于衰弱,那个未知的波形就会变得异常强烈,律子说,她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预感:就好像是那个存在正在呼唤着真嗣,让他不要睡去一样。这样的猜想或许只不过是异想天开,但是,对丽对此并不在意。

让她在意的事唯有一件,那就是:真嗣并没有死去,他仍然活在一个未知的地方。这就足够了。

空洞无神的眼瞳里,再一次亮起了希望的微光。无论他在哪里,自己都会找到他,把他带回这个世界。蓝发的少女心意已决。

面对着紫色巨人,丽双手握于胸前,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一滴晶莹的液珠,正无声地顺着她的脸颊滑落。

“把真嗣......还给我......”
***********************************************

源渡面无表情地坐在房间中央,扫视着散发着红光的石碑。

“第十五使徒的入侵比计划中提前了一周,”他冷冷地开口了,“这也是你们安排的么?”

“不必在意,这是意料之内的偏差。”一块石碑回答。

源渡轻蔑地笑了。或许,哪怕明天就会发生第三次冲击,也会被老人们说成是‘意料之内的偏差’。

“你们,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各位,我并不像我的妻子那样聪明,你们告诉我的东西越少,只会令我越发无能。”

“你的能力已经足够了,源渡。吾等需要的,只是一件工具罢了。”

“那么,恐怕这次要让各位失望了。”冬月副司令开口了,他的语气里充满了讥讽,“第一支部已经遭受重创,我们已经无力为诸位的伟业保驾护航。还请见谅。”

“我们的要求并不高,”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说道,“只需要你们把仅余的使徒歼灭就好,这是我们人类最后的敌人了。”

“我们人类的敌人......”源渡意味深长地笑了,“到底应该是谁呢?”

“你是什么意思!”

“你想表达什么!”

“大逆不道的叛徒,是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对我等横加猜疑?”

老人们的怒火,完全在源渡的预料之内。时至今日,继续装得像一个顺从的棋子一样也毫无意义了。第五适格者的行动,已经给了SEELE足够的危机感,他们已经有了进攻NERV的理由。不过,这样的发展并未令源渡感到失望,倒不如说,他甚至想对第五适格者的行动表达赞许之情。

最后,基路议长低沉的声音,让其余SEELE成员纷纷自觉地闭上了嘴。

“源渡,把最后的使徒消灭。”他冷冷地说道,“不要让吾等失望。”

话毕,所有的石碑熄灭了。

“哎呀呀,真是一群急性子的人呢。”冬月饶有兴趣地说道,“这下,我们这些大人们,可要为惹出祸事的孩子收拾烂摊子了呢。”

“没关系,正合我意。”源渡微微一笑,“说到第五适格者,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仍在昏迷中。”冬月轻声叹了口气,“看来使徒之间的战斗,终究还是带给他不小的伤害。”

“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从当初那个离经叛道的小鬼一路走来,时至今日,我终于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丝男人的影子。看来,他也并不是那么无可救药的人。”
***********************************************

“医生说你很快就可以出院了。”美里对躺在病床上的少年笑着说道,“你的身体并没有受到物理性的损伤,只需要每天做一点复健运动就可以了。”

“嗯,明白了。”真嗣同样回以微笑。

随后,他扭头看向了另一边,面带忧色地问道,“那么,美里小姐,丽的情况是......”

在他隔壁的病房里,蓝发的少女也静静地躺在病榻上,就像童话中的睡美人一样。

据美里所说,那时候她和律子突然听到机库响起警报声,待两人冲进去的时候,丽正处于近乎七窍流血的恐怖状态,陷入了昏厥,这场景把律子吓得魂飞天外。至于真嗣自己,则是一丝不挂地趴在一滩LCL溶液里,同样失去了意识。

“别担心,律子一直不眠不休地守着那孩子呢。”美里摸了摸他的头,“有律子亲自照看,想必她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这样就好。”真嗣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美里小姐,我们......损失很惨重,对吧?”

“啊,这个,啊哈......”美里一下子显得为难起来,不安地挠了挠头,“这不是你现在需要考虑的。损失已经降到了最低,不管是你还是其他孩子都表现得很棒......总之,真嗣,好好休息吧。”

真嗣没有再问什么。他翻了个身,静静地闭上了眼。美里担忧地盯着他的背影,而后,她轻声叹了口气,起身离开了。

在她出去之后,真嗣就立刻翻了回来,然后便呆呆地盯着天花板。纷乱的忧思,一股脑地涌上了他的心头。

剑介已经全身瘫痪了。班长仍在住院。薰和明日香尚未从昏迷中醒来。至于丽,就算有律子博士亲自看护,他还是觉得自己放心不下。

战争仍未结束,前路依然布满荆棘。为了守护这份沉甸甸的羁绊,他们究竟还要付出多少血与泪?

这天晚上,真嗣睡得并不好。
***********************************************E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