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eautiful World 第五章

2022年08月22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033字 ⁄ 字号 Beautiful World 第五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06 views 次
Beautiful World

 

作者:kikushiro

5. While
黄昏的太阳斜射进教室的时候给人一种很温暖的视觉感受,灰尘静静地悬浮在桌面上空。
从黑板上被擦落下来的粉笔灰使得房间里充斥着一股略略刺鼻的味道,明日香一个“阿嚏”声让正在擦黑板的凌波停下来道歉“对不起。”
明日香将横在桌子上的双脚放下来,抹着鼻子解释:“不关你的事。是因为冷啦。”
洞木光挤着抹布回应:“是啊,都已经快到十一月份了呢。”
真嗣拉着拖把在地板上画出一条长长的湿痕:“其实明日香你去美里小姐那里好了,我和凌波做完再一起过去。”
明日香撅着嘴:“不要。”
“那你也像凌波一样帮我们快点干完不就行了。”
“不要!”
“真是拿你没办法——对了班长,今天浅井同学有什么事情吗?”
本来今天是碇真嗣和浅井悠值日的。最后确是洞木光替她留下来的。
“就是,就是,小光,最近小悠都一幅怪怪的样子。尤其是今天,我都可以感觉到她身体里泛出来的花痴气场啦。莫非是去约会啦?”明日香一脸坏笑。
洞木踮起脚擦着窗户的上部:“据说是去约会……不过……”
“不过什么,莫非是像加持先生一样的帅哥?呐呐”
洞木放下脚尖,迟疑地说:“很奇怪……她说今晚要和……要和,EVA初号机的,”洞木将视线转向真嗣,“初号机的驾驶员共进晚餐。”“耶~~~~”
“哈?!”
“是吗。”明日香、真嗣、凌波的反应都在洞木光的意料之内。
和班长道别后,三人向加持和葛城的家的方向走去,华灯初上的第三新东京市到处都是闪烁的人造光源,三人的影子长长地拖在身后。
“今晚,浅井同学也要去吗?”凌波一贯没有什么抑扬的语气。
“我倒是没有听说啊”真嗣实话实说。
明日香再次打了一个喷嚏:“阿嚏……说不定我们的真嗣先生约了人家吃饭自己却忘记了呢。”
真嗣将脸侧向明日香,突然抓住了她靠自己这边的手。明日香刷的慌了神,语无伦次起来:“你、你、做什么?”
“果然。”真嗣说着放开手,脱下自己的制服外套,拿给明日香:“手那么冷,又一直打喷嚏,小心着凉。”
明日香红着脸:“谁、谁要、你的衣服啦。”
真嗣思忖了一会儿:“你不要我给凌波啦。”
“不行!”明日香立刻夺了过去,仓促的了“谢谢!”快步往前走了一段。
凌波握着书包提手的手更紧地用着力,有种陌生的情绪在身体来乱窜,没有地方可以发泄。从心里泛出的泡泡不断升起,又在没有找到出口后碰着皮肤破裂了。
真嗣转身对着一直愣在那里的凌波:“怎么啦?”
“没什么。”

藤岗静香听到门铃声后,把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然后将它取下挂在一边,一边说着“请稍等”,一边向玄关走去。停在门口的穿衣镜前理了几下头发,才打开门来。看到门口的人后立刻将笑容的幅度增加了:“快进来吧。”
吉成光辉示意秀崎,然后男孩说着:“阿姨好”将手上的果篮递过去。
藤岗静香本能地想要摸摸秀崎的头,顾虑到对方已经14岁了,于是将这个想法打发了。
领着两位进屋后,细心询问起来:“秀崎想要果汁还是可乐?”
“随便”
“可乐吧,静香。”吉成光辉给苦恼着“随便”到底是什么的静香一个台阶。他看了一眼拘谨地坐在身边的儿子,想着果然这孩子不擅于这种场面啊,不过原来以为秀崎会一口拒绝的,没有想到那孩子却应了下来。对于见见未来的妈妈这件事。
这时,厨房里传来一阵小跑的声音,然后一个清丽的女声冲着吉成秀崎叫唤起来:“啊,没有想到是这么可爱的正太……啊,不,男孩子啊。真是太幸福了。”
藤岗静香无奈地向显然收到了惊吓的秀崎解释:“真是失礼了,她是我的女儿,浅井悠。”
“嗯……”秀崎咽了一口口水:“……爸爸跟我说过了……姐、姐姐的事。”但是没有说过是这副样子的。

明日香在葛城公寓门口将外套扔回给真嗣,葛城美里的生日宴会注定是无比热闹的。站在门外的三人已经听得到里面传来的喧闹声,这种声音在葛城打开门后更直接地钻进了耳膜里。

“秀崎,平常都喜欢玩什么啊?”
“你在学校里是不是很受欢迎的啊,长得这么cute”
“呐呐,EVA初号机长什么样?”藤岗静香终于忍不住喊住了浅井悠:“小悠,你给我适可而止吧。不要老是问秀崎NERV的事,这是机密。机密!”
浅井悠缩缩舌头:“妈~~我关心一下未来弟弟有什么错啊。”
“我看你关心的不是秀崎,而是EVA驾驶员吧,你们这些小孩,就是科幻片和言情剧看多了。”
“我才不像老妈一样一边抹眼泪一边看午夜场呢!”吉成光辉插进母女之间,打起圆场:“好了,静香,小悠。”
“哼,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秀崎,尝尝这个。这是我做的喔!”吉成秀崎对着小悠夹过来的漆黑的不明物体端详了一会儿,迟疑着要不要吃。小小地咬了一口,比想象中的好一点。除了外表奇特外,却是正常的味道。
“秀崎,别客气,多吃菜。哎,那个也很好吃的。”藤岗静香不住地给秀崎夹着菜。筷子在碗碟之间碰撞出清脆的声音,或许,这就是世间最宁静的声音了。不是任何乐器演奏出来的旋律,也不是什么溪流明月的清唱。只是在这栋普通的住宅里,在四个人之间,静静流淌着的平和的氛围。即使不用说话,即使不用张开眼睛,即使不用去用力,都可以感觉到。
“静香阿姨做的菜,很像妈妈呢。”吉成秀崎的这句话突然让餐桌安静了下来,随即恢复正常。吉成光辉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垂下眼帘,这样的话,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说什么“男人怎么可以不喝酒呢?”,加持良治拼命压着真嗣灌酒。律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你就绕了他吧,逼迫未成年人喝酒和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同罪哦,加持良治先生。”知道真嗣胃不太好的葛城难得也站在同一边:“算了算了,你喝醉了,亲爱的。”
“诶!美里竟然叫加持先生亲爱的啊。”明日香叫起来。
葛城喝了一口啤酒:“你也可以这么叫真嗣啊。”
“这怎么可以!”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随即真嗣和明日香对视了一下后一起将目光转到凌波丽身上,被注视的女生显然不知道该在这种时候说些什么,只能将头低下,任由火热火热的红色漫上自己白皙的脸颊。此时,浴室的门突然打开,吸引去了大家的注意。一只脖子里戴着金属项圈,脖子上挂着毛巾的企鹅一脸自得地穿过客厅,然后旁若无人的进了卧室。
“penpen!”真嗣惊讶地站起身来,“它不是已经……”听说是在第三次冲击时出的事。
葛城露出悲伤的神奇“是啊。它是另一只。”
“是吗。”真嗣有点颓废地坐下来。
“不用这么悲观啦,少年。”加持将双手搭在真嗣肩上“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失去然后得到新的。”
“名字呢?”明日香问着葛城:“小白?卡卡?拉拉?”
葛城大力地将啤酒罐子砸在桌子上,眯着眼睛笑道:“它叫penpen哦。”
“诶~~~”

每一个平凡的夜晚的到来总是那么理所当然。
碇真嗣在日志上记下10月,然后化掉,写下11月1日。学校里的制服换成长袖已经整整一个月了呢。无聊的物理课、催眠的历史课,看腻了的班主任,和在同步测试后还得存在的作业。无聊的日子呐!连使徒都不来了。突然意识到这种想法实在很罪过的男生摇了摇头否定了。这样有什么不好。
佐藤裕子敲了敲开着的门:“真嗣,还不睡吗?”
“嗯……做完这个就睡……那个,third impact 冲击的原因么……”笔尖在选项间移来移去,最后伤脑筋地戳了戳头。什么吗,根本就是歪曲了事实的,就像第二次冲击一样。不过嘛,真嗣最后在空格处填上了“B”,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好吧,不要太晚。”佐藤掩上门。
应着“哦!”的男生像答应的一样在30分钟后伸了个懒腰,关上了台灯。
借着黑暗中的光还是可以看得见天花板上灯具的轮廓,将手抵在眼睛上的真嗣很快便被睡意击垮,陷入了更深的黑暗当中。做梦了吧。一定是的。LCL像海一样多的环绕着自己,自己所在的小船摇摇晃晃地漂浮在那里。大得离谱的月亮一半沉在水底,一半苍白地悬在天上。用手捞了一把液体,并不是熟悉的初号机里的味道。一股淡淡的陌生的血腥味,很悲伤,很悲伤。然后,一阵凄厉的哭声传来,真嗣猛地站起身,激烈的动作一下子让船失去了平衡,随着整个人向右斜过去,真嗣屏住了呼吸,准备迎接落水的冲击。
一下子坐起身来的碇真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冷汗沿着鬓角淌下来,头昏昏沉沉重重地压在肩膀之上。
一旦视线辨认出自己的房间后,松了一口气的害怕开始扩散开来,懒洋洋地拥抱着真嗣。然后,在意识更加清醒之后,不安却渐渐积聚起来,代替松懈挤占着内心的空隙。
房门外面嘈杂的脚步声、金属碰撞的声音,还夹着依稀可辨的人压低了声音说话的声音。
“怎么搞成这样?”
“比起去医院,还是这里比较近。”
“再去取1000cc血浆来,O型的”
不由自主走下床的真嗣连拖鞋都没有穿,凭着印象中的方位向门口摸去。意识还未完全清晰的他怀抱着“是梦吧。”的想法,梦游般地扶上门檐,转开把手。
眼前那扇虚掩着的门,也是好多次都出现在自己的梦里。有时候在还没来得及打开的时候就清醒过来,有时候犹豫了很久也没有勇气打开它,似乎也有打开的时候吧。门的那一头是什么。想见的人。可怕的东西。有时只是白茫茫一片,什么都没有。
缓缓触碰到门的手轻轻地颤抖着,当手上的力道传达到上面的时候,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它就一点一点移开身躯,被它藏在身后的事实赤裸裸地展现在眼前。
中央的手术台上沾满了血迹,旁边的简易床和放到的柜子上也都有人。
声音隐退了,只有红色漫在眼睛里,很扎眼,翻开的伤口,露出里面鲜红的肌肉。胃里一阵抽搐。一股力量想把他往回拉,脚却一步都移动不了。
在狰狞的画面里,辨认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喉头开始涌上腥味和灼热的酸楚,挪动了两步想看清楚,才发现腿抖到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
世界渐渐暗下来,变成暗红色,斜靠着的门“哐”地撞上墙壁,敲击出紧张气氛里突兀的响声,才引起里面慌乱人群的注意。
靠着墙就势跪坐在地上,捂住嘴巴干呕起来。有什么东西钻进思想里,一片空白。
佐藤被响声惊了一下,手术刀抖歪了很大的一弧度。高木直树看了一眼男孩:“铃木,把真嗣带出去。”
一瞬间,真嗣希望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日子真无聊啊”这样,这样该死的话。

11月1日,NERV总部技术一课的专用车在离总部15分钟车程的地方发生严重交通事故。就近送到本部治疗,4人重伤,1人不治身亡。
同日,吉成秀崎成为孤儿,移居到NERV本部。
11月5日,吉成光辉被追封为中尉。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