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HAPPY-EVA(6) by: Smy163

2001年02月25日 长篇连载 ⁄ 共 4534字 ⁄ 字号 HAPPY-EVA(6) by: Smy163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71 views 次

Chapter:6

HAPPY-EVA VI
By Smy163

 

"妈妈,为什么我没有爸爸。"

"爸爸他不要我们。"

"为什么……他不要我们。"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讨厌妈妈。"

"可为什么不要我?"

"因为明日香有一半是妈妈的。"

"可,我也有一半是爸爸的。"

"……他喜欢的东西必顺全是他喜欢的……因为,他讨厌妈妈。"

"我讨厌妈妈,因为妈妈所以爸爸才不要我!我讨厌你们,我讨厌你们!"

我站在后院中,隔着玻璃门看着小时的我和抱着我的妈妈以及那个我必顺

称其为爸爸的男人。

"明日香,叫爸爸啊,他就是你一直想见的爸爸啊。"

"……"

"明日香"(今日子)

那人把脸藏在妈妈怀中的我,抬起头,静静地看着那个男人。陌生的感

觉,这就是所谓的爸爸吗?

"你为什么不叫爸爸呢?"(今日子)

"我才不要那种爸爸!"我对着他们怒吼道,但是隔着这玻璃, 我知道,

他们听不见。

"我已经放弃抚养权了,你为什么要叫我来。"

"明日香是你的女儿,她身体中有一半是你的啊!"

"她有一半是你的,你可以很好地照顾她,我的那一份,我已经不要了。"

"我才不要你!我和妈妈就可以活下去,那怕只有我一个人,我也能很好

地活下去!我叫物流o明日香,我不要格兰特这个姓!"我狂怒地踢着那扇

我始终无法打开的玻璃门。

妈妈只知道抱着我哭,而被妈妈抱着的我却静静地看着那个男人离开。所

有的一切如同镜子一般碎裂了,在这个世界中,天空是血色的,我厌恶的

颜色,地面是黑色的,我害怕的。

不远处站着的是真治和绫波,他们似乎并不在乎这样的世界,面带微笑地

注视着对方。

"我的东西就是我的,没有别人的份……"我一遍遍地对自己说着,我向他

们走去。瞬间,整个世界消失了,只剩下我和黑暗,无尽的黑暗。我抱着

头,因害怕、恐惧、忿恨和孤独,而抽泣尖叫起来。

"怎么了,明日香?"一名轻轻的话如同符咒一般把我从那个世界中解救出

来。我抱住她,把脸埋和她的怀中,深深地吸着混有她气味的空气。温暖

的怀,让人安心的气味以及低低的安慰声让我平静下来。突然间,我意识

到,她并不是妈妈。

"好点了吗?明日香。"

"……对不起……"

"你好些了吗?"

"嗯。"

她坐在我的身边,整个的浸在月光中,如果闭上眼,就象妈妈一样。

"谢谢你。"

"没关系的,我坐在这陪陪你好吗?"

"……"

"那我到客厅里,让你一个人静一静吧!"

"零."
我拉住了她的衣角,一如以往我对妈妈那样。她看着我,笑了笑,坐了下

来。

靠着她的肩,不知不觉中,我又睡着了。

看着靠我睡着的她,跟刚才完全不同的感觉。平时让人感到单纯充满活力

的她也有着这样的一面,就象我自己也不清楚,在这样的身体中还有着另

一个我。我抬起手,将它浸入如流水般的月光中,就象溶化了一般,奇妙

的感觉。我看着这在月光中而显得模糊的手,在这样的身体中,真的有另

一个我存在吗?

我轻轻地将睡熟了的明日香放平,为她盖好毯子。看着在月光中而显得比

平时柔和的明日香呆呆地出神。

清晨,清新的晨光经过窗纱的过滤,照射在零的脸上。她与我面对面地睡

在一起,十分安祥,舒适的样子。她那湛蓝的碎发与我的长发杂错在一

起,让人想起于冰上燃烧着的火焰或是火焰中闪动的蓝冰。

***

中午时分,我和明日香以及零照例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有关A县的报导,这

是我们能了解妈妈他们情况的唯一途径。

"……在今日凌晨3时的一次被困人员救出行动中,由于余震的突然发生,

导致行动失败,被困人员全部死亡和七名救护人员的死亡与失踪,据可靠

人士透露,失踪人员仍在生的可能性极低,其中包括本次救护部门部长碇

元渡,碇唯夫妇……"

我不记得我是否当场哭了,我把抱着我哭着的明日香粗暴地推到在沙发

上,明日香和零也许说了什么但我却没有任何感觉,我独自走入自己的房

间,关上所有的窗户和窗帘,坐在黑暗的卧室的角落,把头埋在膝头和手

腕之间。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

"……不要来烦我!"

"……是我……零……"

"……"

零走到我身边,跪下来,捧起我的脸,静静地注视着我,他的额头与脸上

布满了冷汗,嘴唇因紧抿而显苍白,我慢慢地将额与他相贴。

零缓缓地将额与我相贴。原来以为被压抑住的痛苦与失落猛地从胸口喷

出,我一把将零抱住,把脸埋入她的怀中。

他在我的怀中拱动着,象婴孩一般寻求慰藉,我静静地抱着他,抚着他的

背,就象以前曾发生过一般自然。忽然他停了下来,痛苦的抽泣声爆发出

来。

我从门缝中看着零和真治,看着埋首于零怀中的真治与抱着真治的零,有

什么东西在我的体内破碎一般,我靠着墙坐在门口旁,十秒、一分、十

分、多长我不知道,只是感到这段时间如同永恒一般。

***

我坐在沙发上,明日香抓着我的衣领,怒吼着一点感觉也没有,一点痛苦

也没有,原来只要只处于自己的世界中,只要自己躲开自己,只要不去检

视自己的心就能躲开一切,即使是再大的痛苦也能躲开,真是让人愉悦。

他不吃不喝已经2天了,坐在那,任由让人窒息不快的夕阳将他染成血

色,他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那怕是狂暴的明日香也无法让他回到现实中,

他在逃避,在躲开自己,躲在自己营造的世界中。 我很清楚,就象以前

的我。

那个傻瓜坐在那一动不动,脸上挂着莫名其妙的傻笑,不吃不喝已经两天

了,如同人偶一般。不论我如何骂他,劝他也无济于事,即使将食物塞进

他的嘴中也会吐出来。而零则呆呆地在一旁看着他。

"你去死好了!"

死真的很可怕吗?它只是把我们和我们熟知的爱着的人隔开而已。死亡使

爸爸妈妈离开了我,我以后只有孤独一人,也许在此之前,直接去找他们

会更好吧,对了,不如直接去找他们吧……

"你不是孤独一人。"

是谁的声音,很遥远的感觉,很熟悉的感觉,是谁?

"有人会陪着你。"

"你是谁?"

"我?我就是你自己……"声音渐渐远去。

"等等!你是谁?我又是谁?等等!……"

"你不是孤独一人……我会陪着你……"

"你是谁?"我握住抚着我的脸的手。

"我?我是零啊!"

"……"

他失神的眼中看不到生气,之前眼中闪烁着的生气已被在这几天的枯坐中

一丝丝地抽去了。

"是我啊,零啊。"

"……"

他双眼的焦点不在我身上,我知道,他在逃避,他在躲开自己,他不肯检

视自己的内心,不敢看自己的过去,他躲在一个与现实隔绝的空间里,只

属于现在这样的自己的世界里,这就是所谓的心之壁吧。

我把他抱和怀中,对待婴儿一样,埋首于我怀中的他却木然不动,就象没

有感觉一般,就象很久以前的我。

她是谁?对了,她叫零,我认识的。她在干什么?嗯,好温暖。

有一点象妈妈……妈妈已经死了……

有水落在我的颈上,我知道,是眼泪,她干什么?她为什么要哭?他一点

反应也没有,他一点也感受不到,他连我是谁也不愿去想,他不是以前的

那个真治了,不是那个看着我会脸红,说话结结巴巴的那个真治了,只是

2 天而已,他连自己是谁也不愿去想。

她为什么要哭?她是谁?她叫零?

我才不会为那样的傻瓜担心!我才不会!他要坐在那里就让他坐好了,零

为什么要那么多事去理他呢?我才不管他。我一遍遍地对自己说着,我用

力地咬着自己的手,咬着想去看看他的想法。我才不去看他。

***

"你是谁?"我对那个声音问道。

"我就是你,碇真治。"

"不对,你不是。"(真)

"这么短的时间,你就忘记了自己?忘记了过去?看看自己的内心吧,你

太沉迷于自己构造的世界了。"

一面巨大的,介乎于血色的天空和黑暗的大地之间,介乎于这个世界的天

地之间的镜子出现于我面前。

一名有着湛蓝的头发,赤色的双瞳的少女,站在那条我永远也无法跨跃的

街道的那边。

"那是零……"(真)

"那是零,真实世界的零,不完整的零,不只是存在于你心中的零。"

"……"

暴怒的她一掌击在零的左颊,"我讨厌你,讨厌你这种人偶,还有那个只

会说对不起的家伙……"

"明日香?"(真)

"能看到自己不清楚的东西是一种很实际的体验,还有……"

"不去试一试就放弃,等到地狱中时你会后悔的。"那是美里的脸,随着每

一次呼吸,她的脸愈显苍白。

"还记得那个十字架吗?"

这是在哪?整个人就象溶化在这种奇怪的液体中,黄色的浓稠的液体,陌

生却又熟悉的感觉。

"LCL?"是乎是我很熟悉的东西。(真)

"终于开始想起什么?"

"那是什么?我在哪?"(真)

***

很温暖的感觉,有人用手抚着我脸的感觉,让人想起妈妈的感觉。

"真治,真治?"有人在耳边轻轻地唤着。

我抬起眼,捧着我脸的是零。

***

我舒适地躺在这沙滩上,极力地想象着全身溶化在这温暖的海水中,在这

LCL的海洋里。我松开手,握着的十字架缓缓上浮,透过海水的光与十字

架投出的阴影映在我的胸口,我伸手拔弄着这十字架,静静地看着十字架

的投影在身上的变化。

"舒服吗?在LCL的海洋中,在这生命的海洋中,没人会让你痛苦,烦恼和

不幸……(零)

不知何时,零坐在我身旁,我枕着她的腿。

"这是哪?"我一边问着,一边心不在焉地玩着那白色的十字架。

"你自己的世界里,LCL的海洋中,真实的世界里。"(零)

"真实的世界?"(真)

"你封闭了自己的世界!"(零)

"封闭了自己的世界?"(真)

"不愿与别人接触的世界,没人能伤害你的世界。"(零)

"即使你和明日香也……"(真)

"嗯。"(零)

"自己的世界,封闭的世界,不愿与人接触的世界……可是,太孤独

了……"(真)

"白痴!与别人接触就得受苦,与他人越接近,越亲密,到时你就越痛

苦!"明日香的声音回响于整个世界。

"躲开痛就不会感到痛,躲开接触就能躲开烦恼,自己封闭自己便能感到

幸福?"

这是真实的世界?连零,明日香也不能与我接触的世界?

太孤独了。

***

我抬起眼看着零。

"真治,真治?"

我伸过手,抱着零,将脸偎依在她肩上。

"……我饿了……零。"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