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四话

2022年12月2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831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四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1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第四话

 

 

 

 

渚 薰。

第五适格者的名字。

在第二次冲击爆发的那一天降生。这是他的履历书上仅有的信息。

银色的头发,还有那双仿佛看透一切的血红色眼眸。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间,律子就明白他和零是一样的,皆是「人造之物」。

 

 

源堂他们会作何感想呢。虽然没有明显表现出疑虑,但那种程度的洞察力想必他们还是有的。

 

毕竟,就连美里似乎都察觉到异样了。

 

 

 

为量产型EVA而生的量产型适格者。简单地说,这就是他给律子留下的印象。正如制造EVA的技术并非本部独有,想必其他支部也已经掌握了克隆和基因改造的技术了吧。

既然零是被制造出来的,那么就算薰也一样那也没什么好奇怪的。美里应该是这么想的吧。

 

 

但是,事实远没有这么简单。

律子是知道的。

 

 

当「真嗣」说起最后一只使徒的时候,用了「他」这个字眼。

 

 

也就是说。渚 薰,身为第五适格者的少年,正是那个「他」。

 

 

使徒是由委员会、不,SEELE送入NERV内部的。或许这就是他们最后的王牌了。

 

 

 

明天,薰就会抵达本部。

到了那时,恐怕一场暴风雨就要降临了吧。

 

 

 

 

在「真嗣」所知的那个世界里,薰都做了些什么,律子已经无从知晓。

他在渴望着死亡,最后被「真嗣」亲手所杀。这就是律子所知道的全部。

会从人类的形态变异成怪物吗,还是说,依旧保持人形呢。

 

 

而更重要的是,如今的真嗣,还能够做到像「上一次」那样将使徒歼灭吗。律子无法想象。

日复一日的训练,他的技艺却并没有显著的长进。直面生死、勇往直前的觉悟,似乎也看不出来。

也许,这一次已经不能再依靠他了。

 

 

 

但不管怎么说,在事态真正发生之前,一切都只是假设。

在美里的指导下接受训练的真嗣,律子并没有责备或是催促他的资格。事实上,在真嗣失忆后,这就是她一贯的想法——还是不要与他走太近比较好。

 

在来到这里之前,律子一直都是这样想的。

 

 

 

 

 

 

 

 

 

 

 

NERV本部内,格斗训练场。

迄今为止,与律子完全无缘的场所。

在美里的指导下,适格者们正在接受着特训。明日香并不在场,参加训练的只有真嗣和零两个人。

不远处站着几位护士打扮的女性。她们大概是训练期间为防止发生意外而设置的看护人员吧。

偌大的训练场却只供这么几个人使用,未免有些奢侈。

 

 

 

今天要训练的是匕首的使用技能,以及徒手格斗技能。在美里教授完基本的动作要领之后,每人都要与她一对一练习。现在,持续数个小时的训练刚刚结束,正是休息时间。

 

 

连汗都没怎么出的美里,一手拿着毛巾,喝着运动饮料。但她的表情非常严肃。

即使在身为外行人的律子看来,今天的训练状况也实在不容乐观。准确地说,是连及格都达不到。

 

 

 

尽管已经训练很久了,零的身体能力却没有丝毫提高。得益于那份冷静,她的射击成绩一直很出色。但若说到对人格斗,则实在是乏善可陈。

 

至于真嗣,也许是训练时间太短吧,他就连动作都还很生硬。在面对对手的时候也总是畏畏缩缩,一点也看不到军人该有的狠劲。

无论多少次被失去耐性的美里责骂,他却还是老样子,甚至反而更加胆怯了。

的确,这副样子的美里很可怕。可要是真嗣以那种水平与使徒战斗,恐怕连能不能活着回来都不知道。

 

 

这样的事实,他大概也已经注意到了吧。在被训斥后,他一直很失落。

一条毛巾盖在头上,他的脸隐藏在一片阴影里。真嗣就这样独自坐在地上,垂头丧气地发着呆。

训练服被汗水打湿了一大片。隐约可以看到衣服下面瘦小的身躯。

 

 

 

也许是注意到了律子在盯着真嗣看,美里走上前来。

 

 

「真是稀客呢。一直在看吗?」

 

「嗯。你也很辛苦啊。」

 

「是啊,真是的...实在是头疼呐。」

 

 

像是开玩笑一般说着。但美里的眼中并无笑意。

故意说得很大声,大概是为了让真嗣也听到吧。

随后,轻叹了口气,这才压低了声音。

 

 

「...真嗣君他、一直很不擅长这种事。的确,他失忆之后我一直没安排过这种训练,但就算这样,现在他这样也未免有点太过分了。以前的他不说水平怎么样,起码态度很端正。」

 

「光着急也没有办法啊。...说到底,EVA的运动能力又不与驾驶员的身体素质直接挂钩。」

 

「那种事情我当然知道。毕竟......以前的真嗣君,也和我对练过。那时我就已经发现了,尽管驾驶EVA战斗的能力非常出众,但说到底,他本身只是个瘦弱的少年而已。」

 

「美里我说你啊,该不会对他用全力了吧?他只是个孩子啊。」

 

「......当、当然不是出于本意啊!那种事...我怎么可能故意对他下重手啊,那与要我杀了他有什么区别。」

 

「不要再强词夺理了,美里。......你也明白的吧,这只是训练而已。你毕竟是职业的军人,怎么能跟区区一个中学生较真。」

 

「 ‘ 区区一个中学生 ’ 这种话说出来谁会信啊。」

 

 

这样说着,美里撇撇嘴。

的确,美里与「真嗣」之间的关系一直算不上多么好。

所以也许有时候,她也会想要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

 

但是,就算这份心情可以理解,从她的立场来说,借着格斗训练的名义发泄怒气也是绝不应该发生的事才对。

 

 

 

「...不、不要用那种眼神盯着我啊。」

 

这样说着,美里转头躲避着律子的视线。

 

 

「......但是,你是对的。以前我的确打过他,而且不止一次。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啊,那时的他并没有因为那种事情恨我。」

 

「你的意思是...?」

 

「你没注意到吗?刚才训练的时候,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叛逆,但表情上却显得很厌恶啊。他的心情我当然理解,毕竟一直单方面挨打,换成谁都会恼羞成怒的。但是......」

 

 

看向了真嗣。少年仍然独自坐着,垂着头一言不发。

这里的对话,他应该是听不到的。

 

 

「以前的他完全不是这样的。不管被我、或是明日香打倒几次,他都从来没有生过气,甚至脸上连一丁点儿不满都看不到。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样......但是,果然,现在真嗣君的反应才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是啊,做到那种程度,被恨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是,是,我当然知道。...可是,不管怎么说,现在的他都和以前差别太大了。律子你也应该体会到了吧?无论是性格、态度、还是为人处事的方法,都像是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是你自己的心情和以前不一样了才对吧。真嗣君毕竟不是白纸,怎么可能一成不变呢。」

 

「...少糊弄我了。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明明一直感觉他在躲着我,但问起来却总是支支吾吾不肯说。从那时候我就感觉他多半是有事瞒着我......律子,你就直说吧,其实他并不仅仅是失忆那么简单,对不对?」

 

 

 

这一次,美里盯着律子。

但律子并没有别开视线。在听到美里这样说以后,她的脸上反而浮现出一丝笑意。

美里的眼神变得愈发锐利起来。

 

 

「...零的事情我已经全知道了,你要是觉得还能吓住我的话那可大错特错了。你也好司令也好,还有什么委员会也好,你们的企图我一定会查得清清楚楚。」

 

「喜欢的话,就随你便吧。」

 

 

以冷漠的口吻回应道。

如果美里认为,真嗣的失忆也是律子等人计划的一部分,那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借着训练的名号,数次暗中报复「真嗣」。亲口坦白这一事实的她,难道有资格来指教律子吗?

喜欢的话就随她便吧。本来律子也没时间在意她怎么想。

 

 

 

昔日好友之间,似乎正在筑起一层看不见的隔膜。

美里有些情绪低落地说道。

 

 

「...那,你今天来做什么,律子?」

 

「当然是来看真嗣君的。他现在的状况怎么样,我必须要亲自确认一下。......看来果然和预想的一样呢。」

 

「确认完了之后呢?想安慰他的话就快去啊。」

 

 

像是故意挑拨一样,美里显得很傲慢。坐在远处的少年,似乎终于恢复了些体力,换了个姿势坐着。他依然背对着众人,不发一言。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也能想象得到他那呆滞空洞的眼神。

 

 

谁都看得出来,其实他根本不想去战斗。

因为被别人命令,才会勉强去做那些本不愿意做的事。这样的话,就算每天参加特训恐怕也没什么效果吧。

 

 

 

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想说。

事到如今,果然律子依旧无法认可他就是真嗣。美里和其他职员们或许也曾有过类似想法,但心中的感触不可能像律子一样强烈。

 

 

正在这时,察觉到了另一道视线。

那视线并不是在看着律子。而是看向与律子相同的方向,那个少年所在的位置。

 

 

这才注意到。原来,她一直都在那里。

蓝色短发的少女,身穿着训练服,独自伫立在格斗场的一角。她什么都没有说,像风一般安静,凝望着真嗣的背影。

 

 

律子也好美里也好,房间里的其他任何人,似乎都不足以唤起她的注意力。

 

 

然而,在那双赤红色的眸子中,律子无法读出任何感情。无论是热情,抑或是迷茫、无奈。

给人的感觉像是,她只是在观察、分析着真嗣。冷静地,不带一丝感情地。

至于真嗣,则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她。

 

 

 

「......怎么了?」

 

看着突然沉默不语的律子,美里问道。

律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用眼神示意她看零那边。

 

 

「啊,那孩子一直都是这样的。...跟明日香完全相反呢。」

 

「是怎么回事呢?」

 

「我说你啊,应该也注意到了吧?虽然以前就有点苗头了,但是自从真嗣君失忆之后,零好像更加在意他了。最近以来,每次真嗣君有同步率试验的时候,她不也时常在控制室看着么?」

 

 

因为你总是专注于试验,所以才没有注意到——美里的眼神里传达出这样的含义。

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这么迟钝,律子无奈地笑了一下。

 

 

「那,明日香呢?」

 

「她可是与零完全相反啊。对真嗣君压根毫不在意。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她都只把真嗣君当成对手而已。」

 

「哦...」

 

 

不知为什么,居然觉得明日香这样的反应很合理。听完美里的描述,律子又一次看向了零。

果然,她依旧在注视着真嗣。

突然很想问问蓝发的少女,她在想什么。为什么现在的这个宛如空壳一般的真嗣,会让她这样在意呢。

 

 

难道说,在真嗣的身上,她能看到某些律子无法看到的「什么」吗。

那双带着不属于人类的赤红色光辉的,少女的眼瞳。

 

 

 

突然,律子眼前浮现出某幅景象。

那是许久之前就已经见过的,少年少女的身姿。

难道,那就是启示吗。

 

也正在这时,一阵异响打断了律子的思绪。

房间的入口处,出现了骚动。

好像起了推搡。

 

 

 

 

 

「...怎么回事儿啊。」

 

美里以有点惊讶的语气喃喃道。

门被打开了,一个人影匆匆走了进来。

是玛雅。

 

 

 

「抱、抱歉,葛城小姐!啊!前辈也在...」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是、是因为......」

 

在门外,有几个身穿黑西装的人正严密地站成一排,挡住了房间入口。大概是警备队吧。

 

这些负责保护适格者人身安全的秘密警备人员,以往总是暗中行动的。但此刻却光明正大地出现在了众人眼前,还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显然是出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而后,律子注意到了。

 

越过黑衣男人们的高大背影,一个人影正在忽隐忽现。

 

 

一头银发极为显眼。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啊?」

 

美里也注意到了薰,所以开口问道。

 

「我是在本部的入口处遇到他的...他说,他是新任适格者,想和真嗣君见一面...然后就...」

 

玛雅有些慌张,小声回答道。

 

 

(突然想到,かつ丸先生很喜欢描写玛雅和薰之间的互动啊......想想SR里面,薰哥直接把小玛雅给掰直了(笑)——beiming)

 

 

黑衣人们排成了人墙,阻挡在房间入口处。

一直坐在地上的真嗣,也站起身来打量着门外的骚动。

 

 

美里点了点头。

 

 

「算了没关系。让他进来吧。」

 

 

收到美里的命令,黑衣人们让出一条路来。

孤身一人的少年,缓缓走进了房间。

 

 

与照片里一样,银发赤瞳的少年。

与紧张的众人的想法,他似乎相当悠闲。

对于美里,真嗣,零,以及律子来说,这是与第五适格者渚 薰的第一次见面。

 

 

 

 

 

 

 

 

 

 

 

 

 

 

 

 

 

 

 

 

 

 

 

 

 

 

 

 

 

 

 

站在楼梯前,律子抬头,又一次打量了一眼这幢混凝土建筑。

工作结束后,自己却来到了这里。大概是受白天那件事的影响吧。

 

就连街灯的光都基本照不到这里。也许是管理者认为没人会住在这里的吧,路上的照明也全都被切断了。

时间是晚上十点。已经事先电话确认过了,她是在家的。

自己的一举一动也许处于护卫者的监视之下吧,但已经到了这里,没有必要止步不前。他们大概会去向源堂汇报的吧,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零的房间里也可能被装了监听器。

对现在的律子来说,这些细碎小事根本不值得在意。

 

 

 

在挂着402门牌的那扇门前,律子驻足。和以前一样,信箱里塞得满满当当,广告传单和信件随意地混在一起。

自从零号机自爆事件以来,城市的邮政服务已经停止了。也就是说,从那时到现在,她门口的信箱一直都是这个样子。

 

 

 

上次来这里,已经是几个月前的事了吧。

匆匆流逝的几个月里,一切都在变化着,可唯独这里的时间却像是静止了一样。

 

 

 

在门上轻敲了两声。

片刻后,房门缓缓打开了。与之前一样,并没有上锁。大概门锁早就已经坏掉了吧。

 

 

 

「这么晚了,抱歉了哦?」

 

「......没关系。」

 

 

零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身上穿的可能就是她的睡衣吧。律子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她穿便装的样子了。

 

 

(零小时候一直是由律子照顾的,可能是在那时候看到过她穿便装的样子。——beiming)

 

 

 

狭小昏暗的房间里,既没有餐桌也没有沙发。直接坐到床上或许不太礼貌,正在律子这样想着的时候,却看到零把书桌的椅子搬了过来。

这是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纤细的少女搬着它,跌跌撞撞显得有些吃力。

 

 

「请坐吧。」

 

「啊啦,多谢哦,零。」

 

蓝发少女点了点头。坐到了床上。

 

 

 

短暂的沉默后,律子当先开了口。

 

「...其实我、是为了履行约定而来的。」

 

 

 

这样说着,打开手包拿出一个信封。正是「真嗣」当初留下的那封信。

伸出手来,正要接过那封信的时候,零显得有些迟疑。血红色的眸子里,律子读出这样的意味。

这样的真的好吗。

 

所以,律子点了点头。反正他已经不在了,律子就算自作主张也是可以的吧。

 

 

 

接过那封信,零的视线随即落在那一行行的文字上。

信中提到了零身世的秘密,也提到了现在的她已经是「第二个」了。但读信的少女却并未显得惊讶,持信的手也并没有丝毫颤抖。

 

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她似乎对着同一个地方反复看了几次。

 

 

 

 

终于读完之后,零抬起头来看向这边。

 

 

「...觉得难以置信吗?」

 

 

但对于这一问题,她却并未回答。

把信笺整齐地折好,装回了信封里。随后,递回给了律子。

律子接过了信,放回包里。

 

片刻的沉寂后,下一个开口的人却是零。

 

 

「...这是、怎么回事呢。」

 

「就是信里写的那样啊。他想要阻止世界毁灭,所以才遭受了那样的结果。目前我所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

 

 

 

零又一次沉默了。

听到律子的话,她应该已经信服了吧。所以接下来,律子准备说正事了。

约定什么的,其实只是个借口而已。「真嗣」写那封信,只是一个开场白。

 

 

 

「今天你也见到他了吧,第五适格者渚 薰。关于他,你有什么想法吗?」

 

「......他、到底是什么人?」

 

「和你们一样,是被选中的孩子。...而且,恐怕他是和你相同的存在,是被人工制造出来的。」

 

「相同的存在...吗?」

 

「当然可能不太准确。但就算不完全一样,至少,他和你非常相像。」

 

 

既然白色巨人一直被封印在本部的地下,那么他必然不可能是籍由莉莉丝被制造出来的。

而除了莉莉丝以外,这世上存在着另一位神明。作为二号机及后续机型的蓝本的,第一使徒亚当。

所以律子可以想象得到。那个少年的诞生起源,一定是亚当。

 

 

 

 

 

「有兴趣吗?」

 

「...没有。」

 

零看上去并不像是在说谎。

今天在格斗场,薰首先和真嗣说了话。走进房间之后,他就径直走向了真嗣。

虽然一开始有点惊讶,后来真嗣还是和他好好聊了几句。两个孩子看上去甚至相谈甚欢。

这大概也没什么难理解的。薰是新来的,他和失忆的真嗣一样,对NERV过去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薰永远不会用真嗣不知道的事来为难他,所以,能和这样的人做朋友,真嗣应该也会觉得轻松很多吧。

 

 

 

之后,薰也一一拜访了美里、律子,颇有礼貌地做了自我介绍。最后,他的目光终于定格在零的身上。

两双一模一样的,血红色的眼瞳。静静注视着彼此。

出于礼节,少年只是简单地点头打了个招呼。或许是零冷漠的表情让他觉得很难接近吧,薰并没有和她说几句便离开了。

 

 

 

「这样啊。不过,零,你似乎对真嗣君很在意啊。明明从来没怎么表露过感情,却一直盯着他看呢。」

 

 

零直视着律子的眼睛,稍微有点诧异。又似乎带着一丝被发现后的不满。

 

 

看着零稍稍变严肃起来的眼神,律子并没有退避,而是继续问道。

 

「零,他和你、都说过些什么?」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薰登场。

如果玛雅突然变正太控的话,果然玛雅x薰才是默认选择吧?(笑)

(噗……果然图穷匕见了吧……——beiming)

要是希望的人很多的话,我也可以把他和明日香配一起呢(大嘘)

 

 

要是真能放飞自我到那种程度就好了。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