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三话

2022年12月24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686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三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03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第三话

 

 

 

 

「...今早说过话了吗?」

 

「和明日香?没有。虽然现在她还回家里住,但能说上话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隔着玻璃,看着被安放到位的插入栓,美里一脸的苦相。

虽然这段时间一直在鼓励明日香,但效果如何谁也不知道。看得出来,身为同居人的她一直想要为明日香做点什么,却总是缺少机会。

美里之所以会这样,大概是出于心中的负罪感吧。虽然在这一点上律子也没资格说什么就是了。

 

 

 

 

静坐在插入栓中等待试验开始的少女,应该是察觉不到美里的心思的吧。这几乎是最后一次机会了,光是克制住内心的紧张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插入栓内的影像就是静止了一样。这边那边的声响,她像是完全没有听到。

从准备阶段开始,除了必要的对话外,她什么都没有说过。

就算是明日香,也开始明白集中精神的重要性了。

 

 

 

 

除了律子等技术部成员和美里,控制室里再没有别人了。

真嗣和零也不在场。因为事先已经告诉过他们,今天没有试验安排。

但这其实只是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是,不愿让孩子们看到残酷的试验结果。

今天的试验,将会决定第二适格者明日香的去留。

 

 

 

 

赤红色的EVA被固定在试验场的墙壁上。

四只复眼尚保持在熄灭的状态。不到成功启动的那一刻,是不会亮起的。

 

 

而也许今天,这样的事情将会再一次发生吧。

第二适格者明日香,启动试验失败。

虽然没有说出口,但在场的许多人都已经有这样的预感了吧。

 

 

包括美里。

恐怕,也包括明日香本人。

 

 

 

 

正想问玛雅 ‘ 准备工作完成了吗 ’ 的时候, 控制室的门被推开了。

 

 

「副司令?!」

 

「啊,不必在意。继续吧。」

 

仍然穿着赤褐色的NERV制服,冬月抬起一只手,示意职员们不必大惊小怪。

说实话,因为事先没有收到联络,就连律子都有点惊讶。

 

 

昨天,在司令室的那场对话。

难道说,竟然这么快就显现出效果了吗。稍有些意外。

 

 

 

「进展情况怎么样了?」

 

「玛雅,汇报一下。」

 

「啊、是!第二适格者的身体、精神状况检查已经完成。生理层面一切正常,精神层面也没有发现重大的问题。对二号机也进行了全面检查,没有任何异常。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完成,试验随时可以开始。」

 

 

 

玛雅颇为慌张地回答。

不只是她,在场的技术部全员都由于副司令的突然出现而感到了紧张。控制室里弥漫着严肃的气氛。

美里一脸诧异的神情,似乎想说些什么。

 

对此,冬月则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虽然昨天已经告知了他今天二号机的试验安排,但副司令亲自到场视察可以说是史无前例。只有零号机的那次启动实验除外。

一直以来,试验都是由律子指挥的。但现在既然冬月也在场,包括律子在内的所有人也就必须听从他的指示了。

 

也就是说,对于昨天律子所表明的立场,这大概就是他们的答复了吧。

 

 

监督试验的进行,并获取情报。

以及最重要的一点。尽可能地减少律子与源堂的接触。

 

 

 

没错。既然冬月亲自到了场,也就意味着律子不必去向源堂报告试验结果了。从此以后,对源堂而言,律子已经变成了技术部的普通一员,和青叶、玛雅等人一样了。

其他人大概是不会注意到这种转变的吧。

 

 

 

当然了,这样的发展完全在律子的意料之内。最坏的情况,就是源堂下令把她监禁起来、甚至秘密处刑。比起那种事,现在的状况已经好得多了。

至今为止MAGI都处在律子的管理之下,何况,律子也对NERV内部的诸多机密了如指掌,例如零的真实身份、莉莉丝的存在等。对那两人来说,放任律子与他们分道扬镳难道不是太过危险了吗。既然如此,难道不应该把她除掉才对吗。

 

 

然而,现在与母亲直子那时候已经不一样了。

已经找不到人来代替律子了。

 

 

玛雅是做不到的。尽管在技术部任职多年,但无论从能力上、还是精神上来说,她都不可能代替律子。当初直子死去后,就连律子都花了很多年才终于适应过来。

也就是说,只要自己对他们来说仍能派上用场,那就还有时间。

不管怎样,律子毕竟没有把零的真实身份透露给SEELE。这也算是证明,律子与源堂之间只是有了隔阂,但还没有到敌对的程度。这一点,那个男人不可能看不明白。

 

 

 

所以,就算处于监视之下,只要不表现出明显的反叛,他们应该也不会对律子下手的。

 

 

 

「好。那么,开始试验吧。」

 

「是。明日香也准备好了吧。二号机启动试验,现在开始。」

 

 

律子复述了一遍冬月的指令。

从指挥层级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接到指令的技术部员们,即刻投入了工作。随后,试验开始了。

 

 

 

 

 

 

 

 

 

 

 

 

 

 

 

 

 

 

 

 

 

 

 

 

 

 

 

 

在病房门上,轻轻敲了两下。

没有回应。

于是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并没有传来怒骂的声音,想来她也已经没有力气做那种事了吧。

 

 

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她的床前。

跟在身后进来的美里,同样沉默无言。

 

 

红发的少女,并没有睡去。

上半身背靠着枕头,半坐在病床上,视线望向别处。

空洞的眼神。

 

 

被送来这里已经几个小时了。最初的她很狂躁,以至于医护人员不得不给她注射镇静剂。现在,她终于平静下来了。

大概是,终于接受现实了吧。

 

 

 

 

床前只有一把椅子。律子并没有坐,而是回过头给了美里一个眼神。

美里点了点头,做了一个深呼吸,才终于坐了下来。

双手插进白色大衣的口袋里,律子站到她的侧后方,为那两人留出对话的空间。

仔细地盯着与美里差不多高的少女的面容。

 

 

 

她像是全无察觉一样,依旧看着无关的方向。

嘴唇在微微颤动着。就像是在用谁都听不见的声音,诉说着什么。

 

 

 

只是看着这样的明日香,美里久久地沉默着。律子抬起手,轻搭在她的右肩上。

一瞬间,她的身体震颤了一下。

也许,果然还是应该由自己来说啊。——正这样想着的时候,美里开口了。

 

 

 

 

「...明日香,我们就实话实说吧。现在的你,还是休养一段时间比较好。...暂时远离EVA,调整一下心态的话,一定能再度与二号机取得同步的。我对你有信心。」

 

「......」

 

「中学受到爆炸影响、不能再去上学的话,不如和洞木同学一起去松本生活一段时间怎么样?对了对了,PENPEN也在哦,肯定会很有趣的。而且有你在,我也就放心了。...」

 

「......」

 

「或者这样,回德国住段日子,怎么样?......你和家人也一年多没见了吧?就算平时有打电话,不真正见一面的话总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你觉得呢?...」

 

「......」

 

明日香对美里的声音充耳不闻,没有任何反应。

这应该不是药物影响,而是自我封闭了心灵的前兆吧。

对她来说,世界上再也没有比驾驶EVA更重要的事了。

 

 

 

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选为适格者候补,历经刻苦的训练才终于练就了一身技艺,从数万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二号机的适格者。所以,无论此刻她心中感受到多么大的落差,都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即使如此,考虑到明日香的现况,她已经不可能再驾驶EVA了。除了接受现实以外,她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了。

 

美里应该是最明白这一点的,不是吗。

 

 

 

「明日香,鉴于你已经无法与EVA同步,作为暂定措施,你身为二号机驾驶员的资格将被剥夺。」

 

「律子!!你......!」

 

听到律子的声音,美里震惊地回过头来,怒斥道。

接着,明日香那双空无一物的眼瞳,终于渐渐转向这边。

 

 

 

 

 

「......我已经......不配再作为适格者了,是吗。」

 

「形式上来说,你仍将是第二适格者。只是不再驾驶二号机而已。」

 

「所以才说,都是暂时的呀。等明日香你的状态恢复一些,一定可以再度成为驾驶员的。」

 

美里也慌忙开口,劝慰道。

但是,明日香的视线依旧定格在律子身上。

聪敏如她,一定已经明白了吧。今天是她的最后机会了。从此以后,大概再也不会有她的同步率试验了吧。

 

 

 

「是吗。......我已经,不能再驾驶二号机了啊。......新的驾驶员呢,就快来了吗?」

 

「恐怕是的。......但我想,这不是明日香你该关心的事。」

 

「律子,你说太过了!!」

 

「这不也挺好的吗。反正下一只使徒就是最后一只了,打倒它之后,适格者什么的也就没有意义了。」

 

「什——!?」

 

 

明日香瞪大了眼睛。

美里怒视着律子,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律子只是面带微笑地看着这一切。

 

 

 

这件病房里是有监控的。不只是源堂和冬月,恐怕就连技术员们都能听得到。律子当然是知道的。

 

 

少女眼中恢复了少许光采。

美里大概是不愿看到她的眼神吧,所以别过脸去,看向别处。

像是回到了往日里的状态一般,明日香对律子质问道。

 

 

「那种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打倒下一只使徒后,就不会再有新的使徒入侵了。」

 

「这种事你怎么会知道?」

 

「......从一开始,使徒的入侵就是意料之内的事情,正因如此才建造了第三新东京市。既然知道了起点,终点自然也是可以知道的。」

 

「所以呢。...下次战斗之后,我们就都没用了是吗?这种事情,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

 

「今天这不是告诉你了吗。」

 

 

气得全身发抖的红发少女。律子冷冷地打量着她。

美里想要说些什么,但到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这就对了。这几天里,她应该也有好好想过了吧。

使徒,已经不再是最大的威胁了。

 

 

在那之后该做什么,又该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些才是最重要的问题。

除了源堂、冬月、律子,NERV的职员仍有上百人。恐怕大家谁都没有考虑过使徒被全部歼灭之后的事情。

但是,不论是否情愿,有些事终究还是不得不考虑。

 

 

没有了使徒,NERV该做些什么。

自己存在的理由,又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面前的这个少女,也正面临这样的困境。

既然连EVA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一直以来为了同步率的高低而苦恼不已的自己又算是什么呢。

 

 

支撑着她走到今天的, ‘ 第二适格者 ’ 这一身份。很快就再也没有意义了。

 

 

 

「可就算没有了使徒,也并不意味着EVA没有必要存在了,不是吗?」

 

「那你想和谁战斗呢,明日香?难道我们应该等着某一天外星生物攻击地球,或者邪恶机器人军团入侵?太荒唐了。你应该知道的吧,使徒消失后,世界上就只剩下我们人类了。」

 

「就算你这么说......」

 

「说到底,EVA终究是兵器。失去了敌人,兵器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呢。难道说你就那么想杀人吗?明日香。」

 

 

利用EVA拯救生命,参与灾后重建之类的,这样的可能性当然是存在的。所以律子所说的话或许有些有失偏颇吧。

 

 

 

但是,EVA的本质终究是凶器,从一开始就是为杀戮和战斗而生。这一事实是不会改变的。

说到底,决定EVA该怎样被使用的人,并不是适格者。

 

 

 

 

「......可我......从小就一直被教导要成为EVA的驾驶员。......所以...」

 

「你想继续作为军人生活下去,完全是你的自由。明日香,你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没人要求你这么做。但你如果一定要这么执着那也随你,反正是你的人生。」

 

「...律子,已经够了吧......」

 

也许是实在忍受不了了,美里转头直视着律子,说道。

明日香脸色苍白。被人污蔑成杀人狂却依然显得很平静,大概是因为她真的已经没有心力了吧。

 

 

 

 

 

「...算了。...总之今后的你该做些什么,也请好好考虑一下吧,明日香。NERV有义务对每一位适格者的未来负责。所以,如果你需要,我会帮你的。」

 

这话说出口,就连律子自己都觉得虚伪。

一旦补完计划被发动,等待着所有人的都将是毁灭。就算考虑好了自己以后想做什么,对未来重拾期待,又有什么意义呢。对NERV而言,明日香只是一件被提早舍弃的无用之物,仅此而已。

 

 

而且,并不只是明日香。

包括NERV,包括第三新东京市,这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将是这场末日之宴的活祭品。

正如赤木 直子那样。

正如葛城博士,或是惣流 京子那样。

被送上祭坛的祭品,其生命唯一的价值只在于被宰杀的那一刻。

 

 

「......你执着于EVA的理由,其实我和美里都知道。所以,虽然无法说出 ‘ 请你一定笑着活下去 ’ 这种话,但至少希望你不要被过往所困。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还很年轻。」

 

「......烦死了啊。说得像你什么都知道一样。」

 

「嗯,我已经说完了。那么,下次见。」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不由得这样想到。

留下这句话,律子独自离开了病房。

 

至于美里,她应该还有话要和明日香说。对于这位唯一的亲人,到了如今,也该敞开心扉、一吐为快了吧。

而至于明日香,她应该会憎恨自己的吧。但无所谓。这样总比放任她整个人坏掉要好。

 

 

 

走出几步的律子回过头,最后看了那间病房的门一眼。

里面在交流什么,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反正,律子也并没有兴趣。

从一开始,她就对这些事情毫不在意。

 

从某个角度说,或许明日香和律子很像。两人都为死去的母亲所困,被过往的悲伤束缚了人生,这样一步步地走到了今天。

所以,律子不要再想起她,不要再看到她了。那孩子的未来,就让她自己去选择吧。

已经受够了。

 

 

 

转过身,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加持最后拜托的事,自己又做得怎么样呢。

律子不知道。

但想必,做得很差吧。

 

 

 

 

 

 

 

 

 

 

 

 

 

 

 

 

 

 

真嗣和零的同步率试验,安排在第二天。

在医院里住了一天后,明日香被送回了家。来到控制室的美里是这么说的。从她的样子上看来,在那之后事态没有进一步恶化。

比起那些,对律子来说,接下来的试验才是今天的头等大事。

 

 

 

先行结束的初号机同步率试验中,真嗣展现出的同步率与上一次完全一致。

 

问题在于之后零的试验。就仿佛曾经的机体互换试验完全不曾存在过一样,再次乘上初号机的她,无法建立起任何同步。

 

今天的试验,冬月同样在场。试验的指挥者也依然是他。

美里侧目扫视着试验现场,用只有律子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说道。

 

 

「...难道说,她也在深层心理中抗拒着EVA吗。像明日香那样。」

 

「这种事情很难想象呢。对那孩子来说,只有EVA是她存在的唯一意义所在。对明日香来说则是不太一样的。」

 

「...只是为了驾驶EVA才被赋予了生命、不,才被制造出来的吗。可是接下来该怎么办呢,对那孩子。难道她也要被舍弃掉吗。」

 

「是啊。该怎么办呢……」

 

 

 

美里所不知道的是,零不仅仅是一个克隆人那么简单。她的存在与莉莉丝有着直接的联系,这是NERV的最高机密。相比之下,她的适格者身份反而只是一个伪装而已。

对于她,源堂和冬月是不可能轻易放手的。

 

 

 

之所以无法取得同步,与其说是零的原因,倒不如说问题出在EVA这边的可能性更大些。搭载了S2机关之后、不,是在唯觉醒之后,这台机体可以说已经拥有了自我的意志。在以前,她和零号机的同步可是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也就是说,是初号机拒绝了她吗。

如果是这样,那么她的状况其实要比明日香好不少。

 

明日香已经失去了驾驶的能力,但零不一样。在世界各地制造的EVA,如果再有一台被运送到本部来,那么它的驾驶员就非零莫属了。

理论上说,要她驾驶二号机也是完全可能的。

 

无法驾驶的,只有EVA初号机。

 

 

 

 

 

「...果然还是不行啊。」

 

 

轻叹了口气,冬月说道。

屏幕上的各项数值,一直处于最低点。对传感器来说,再低的值已经探测不到了。

 

 

「已经差不多了吧,律子君。」

 

「是。全员,终止试验吧。」

 

 

在她的号令下,控制室里又一次忙碌起来。

冬月全然没有被周围的嘈杂所影响,注视着玻璃幕墙那一侧的初号机。他显得有些失落,就像是终于承认失去了什么一样。

关于昨天病房里的事,他什么都没有问。果然对他来说周围人的事情已经无所谓了吗。

美里也和律子一样,一直在看着冬月。这时她终于开了口。

 

 

「关于真嗣君的战斗训练,我认为应当有必要加大训练强度。您觉得呢?」

 

「...啊,也是。我会和碇说的。」

 

 

回答的时候,冬月的视线也并未从初号机上移开。

他眼中所看到的,大概和源堂是一样的吧。

 

 

 

「...关于二号机驾驶员的补充,该怎样才好呢?」

 

 

对于律子的问题,冬月并没有给出答复。

没有听到也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也好。但总之,律子也并不打算再问一遍。

 

不管是利用傀儡插入栓还是选拔新的适格者,没有律子的协力是不可能完成的。之所以什么都没说,大概是因为冬月也有自己的考虑吧。还是说,他已经觉得没必要为这种事情操心了呢。

正因为猜不透,律子才没有进一步问下去。

 

 

 

 

 

 

 

委员会那边,很快会把第五适格者送到本部。

 

 

 

当律子从冬月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了。

 

在看到履历书上的照片的那一瞬,律子就立刻明白了。

 

这个少年的,真实的身份。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真嗣和零的戏份一如既往的少呢。

本话之前明日香也好久没有登场了吧。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