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HAPPY-EVA(5) by: Smy163

2001年02月25日 长篇连载 ⁄ 共 5355字 ⁄ 字号 HAPPY-EVA(5) by: Smy163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78 views 次

Chapter:5

happy eva V
作者: smy163

“嗯?”

“只是我觉得那个,那个看见零喝粥的样子觉得特别亲切,那个,......”

一向与脸色红润无缘的零,几乎连耳根也红了。

“那个,嗯,令,我意思是那个,嗯......”

“谢谢你,真治君。”零低着头并肩还有小半粥碗递给我。我默默地接过碗,现在的零和在学校时完全不一样,没有那时和明日香针锋相对的感觉,就像一个人脱去了面具似的,不过那一个才是带着面具的零呢?让人猜不透。“真治君,”在我打开门准备出去的时候,“请等一下好吗?”

“什么事,零?”

“真治君......你知道吗,我从小就是一个人,生病时都没有别人在旁边,我以前一直很害怕生病。每次一个人躺在床上即使大声哭着也不会有人来看我。但这次,我不讨厌生病,因为生病的时候,有唯阿姨照看我,让我很安心,还有,”零低下头,连白皙的颈子也红了,“这次,这次我还感到真治君在身边,尽管你没有进来,但我知道你就在门外,一直守着我......”

“是,是吗,那个,那个......”尽管我很高兴,但我还是想尽快出去。

“真治君,”

“什么事,......零?”

“待会儿,你能坐在这吗,有你在,我不会做噩梦......”尽管零的声音很小,我还是听得很清楚。

“那个,那个,好的,我......我马上就来。”我鼓气勇气说完这些话后逃了出去。

当我把东西收拾好,走进客房时,零已经睡着了。她仰天睡在那,刚刚擦拭过嘴的纸巾扔在床头的废物篓中。柔和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窗纱照在零的脸上。在这柔和的白光中零显得十分祥和。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静静地看着零,看着她异常洁白却不显任何病态的脸,小小的鼻翼随着呼吸微微地起伏,因刚刚喝过热粥而显得比平时更为红润的唇,一种难以形容的暖流在我的心口回荡着。让我想起刚刚会走路的我只要闻到妈妈的味道就特别安心。零的左手在毯子的外面,我试着把她的手放回毯子中,我轻轻地握起它,很清很凉,细腻的感觉,让人想到埋在雪中的玉器。

就这样,我在零旁坐了一上午,直到空空的胃向我提醒时,我才意识到已是中午了。我悄悄地离开零的房间,来到厨房。

“做些什么好呢?零虽然在生病可也不能餐餐喝粥啊。对了,看看妈妈留下了点什么。”我兴冲冲地打开冰箱,却发现一大堆未经处理的食物中夹着一张纸条,“好好照顾零和自己---妈妈。”

正当我发愁时,门铃响了。从门铃响的次数和频率来看应当是我现在最怕见到的人。

“喂!转校生......啊,真治,凌波同学呢?”

“零还在休息......”

“我能进来吗?”明日香一改以往的作风,十分温柔地问道。

“请进,明日香,你今天怪怪的耶。”

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的明日香将手中的料理盒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这是牛肉料理,给你的,这是蔬菜料理,我特意为凌波同学做的,放心啦,我事先尝过的啦。”

看着明日香笑嘻嘻的脸,我不知该说些什么。

“真治,你不让我看看你的零吗?”

“明日香,那个,不要这样说嘛,那个,那个......”

“哪个嘛,走啦,走啦。”

我和明日香站在床边看着静静睡着的零。

“这样的她真的很美呢,”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明日香真心称赞别的女孩。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明日香没会儿就告辞了。让我感到明日香见到零后就一直不开心,是为了她自己的那句话吗?

零是下午2点左右醒来的,守在她身边的我立刻把正热着的料理端了过来。

“真治君,你还没吃吧。”

“嗯,零就热吃吧。”

零在吃了几口后放下筷子对我说道“明日香什么时候走的?”

“怎么,不好吃吗?”

“不,很好吃。”

......

醒来后的零不太吭声,一直静静地看着我,而忙于找话题的我则累了个半死。于是我俩静静地坐在那互相注视着对方,这让我们感到更加的自在和亲近,就在这时客厅的电话响了。

“喂,真治吗?”

“爸爸,什么事?”

“A县发生地震,我部门的全体医务人员处于非常状态,可能要去A县很久,妈妈和今日子都要去,你叫明日香这段时间搬过来住,就这样了,真治。”

“可是,爸爸......”

正当我准备打电话时,门铃响了。

笑嘻嘻的今日子阿姨和妈妈以及不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明日香站在门口。

“真治君,明日香就拜托你啦。”

“真治,好好照顾零和明日香......”

两位妈妈走后,整个客厅就只剩我和明日香了。

“晚上不许乱来啊!”

“......”

***

让人吃惊的是明日香要求和零住同一间房间,而零也没有什么表示。

在得到A县地震的消息不到2个小时,作为离A县不到50公里的第三东京市为了防止余震波及,将限时供电。从广播得知,明天起学校也将停课。

停电后,房间十分的闷热,让人感到特别的烦闷,每当我忍不住发火时,笨蛋真治只会说“对不起”和“那个”又不是他的错,而转校生一直坐在那,一副很平静的样子,可是这种情况下,即使静静地坐在那,汗水也会出个不停。

在晚上8点时,终于等到供水供电的时候了。真治坐在那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看着转校生。尽管她一直静静地坐在那,可汗水还是几乎湿透了睡衣。

“有什么好怕的。”我一遍遍地对自己说,“那个......零,你先洗吧。”

转校生抬头看了看真治,摇了摇头,看来她真的病的不轻。

“凌波同学,我们一起洗吧。”我站起来,说出了自己也几乎不敢相信的话,“没什么的啦,大家都是女生嘛。这种天气不洗一洗可不行呢。”

就这样,转校生被我拖进了浴室。

“没什么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嘛。”尽管我一直对真治这样说,可是当我和转校生走进浴室

时却感到脸上发烧。

她静静地坐在那,不知是热还是别的什么,脸上红红的,尽管大家都是女孩却都不敢抬头看

对方。

“水够热吗?”

“嗯。”

……

“明日香”

“什么事?”

“谢谢你。”

“没什么的啦……”

尽管我从开始就讨厌她,可是现在,每当我们的肌肤接触时,便有很奇妙的感觉。凌波似乎

和我很熟悉,同时又很陌生,奇怪的感觉,就象以前在哪见过似的。

很细腻的皮肤,当水滴落在其上时就象在荷叶上一般。白晰并富有生气的样子,我忍不住称

赞起来。

“凌波,你的皮肤很好耶。”

“……谢谢……”

……

当我帮凌波洗好开始清洗自己时,她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火红的头发,即使沾着水也象火

一般地跃动着,很美的样子,很熟悉的样子,似曾相识的感觉。看着如同火焰一般的她,我

不住地感到脸上发烧。

“明日香”

“怎么啦,凌波?”

“你……你真的很美……”

“是吗?”听着这毫无修饰真诚的话,我竟慌了起来,”谢谢,......你也是呢。”

……

当我和凌波洗好一起出来时,真治已经在院子的桑树下铺了一张席子等着我们。

“......和好了?”(真治)

这时我才注意到,不知何时我和凌波的手正紧紧地握在一起。

“我们一直都是很要好的。”我嘴上不饶地回了一句,”一身臭汗,在淑女面前失礼的家

伙!”

赶走了真治后,我和凌波坐在席子上看着满是星星的夜空。

“有零和明日香的味道呢,”我站在浴室中嗅着混有她们气味的水气自言自语道,“在想什

么,如果被明日香知道会被骂的,但换成零,也许她只会脸红吧。”

当我洗好出来时,明日香正用着榨汁皿处理我开始切好的西瓜,零则半靠着靠垫小口地吮着

一杯西瓜汁。

“喂,真治,你在浴室里有没有胡思乱想啊?”

“没,没有,真的没有。”

“哼!是吗。”明日香毫不在乎地说着。而零则把脸藏在树荫下。

清爽,凉快的夏夜,我们坐在那闲聊,更多的时候则是明日香一人在那滔滔不绝地说着什

么,而我和零则静静地坐在一旁听着。柔白的月光照在我们身上,在这舒适的月光中静静坐

在那的零。让人看上去就象溶化在这月光中一般,她那双晶莹的赤瞳注视着我,让我想起梦

中的她。同样的双眼,在梦中能清楚地看到,默然,痛苦,毁灭而现在只有安祥,让人感到

欣快和平静,如果这是梦那也将是一个fadeless dream.

和真治君道过晚安后,我和明日香走进了卧室。明日香睡在一旁临时搬来的床上。

“明日香”

“嗯?”

“今天和你还有真治君一起乘凉,真的,真的让人很愉快呢。”

“是吗?”我也很开心。”

……

“……晚安……”(零)

“晚安……”(明)

也许这就是和熟悉的人在一起睡的感觉吧,有点兴奋,同时也感到安心,有点睡不着,不象

平时只能感到孤独和害怕,希望能早点睡着,不需面对黑暗孤寂的夜。

渐渐的,明日香那传来轻轻的呼吸声,我却一点睡意也没有。零坐了起来,出神地看着月光

下的明日香。

***

沉闷摇晃着的车厢,窗外如血般的夕阳照着我们。真治和凌波面对面地坐着,他们在说些什

么,可我却听不见。我站在真治的面前,握住他的双肩,对他大声地说:“我的东西只属于

我,没有别人的份,那怕只是一点点,你明白吗?”他默不作声,如同沙一般从我指缝中流

走……

***

陈旧的,摇晃着的车厢,把我们带向未知的地方。真治君与我面对面地坐着。

“......你讨厌我吗?”

“不……”(真)

“......你喜欢我吗?”

“不,不知道……”

明日香出现在我们之间,她握着真治的肩,大声地说着什么,我却无法听见。

我大声地说道:“我什么也没有......只有孤独,我不象你,不象明日香,我身边没有其他

人……回答我!”

***

摇晃的车厢,无法到达的终点,用自己的血染红天空的夕阳,我和零面对面地坐着,明日香

站在我和零之间。

“......你讨厌我吗?”

“不……”

“......你喜欢我吗?”

“不,不知道……”

“我的东西只属于我,没有别人的份,那怕只是一点点……”

“……”

“我什么也没有.......只有孤独,我不象你,不象明日香,我身边没有其他人……回答

我!”

“……”

***

我坐了起来,坐在这黑暗中,刚才的梦让我无法平静。我下床,走到客厅中,“真治君?”

一个细小的声音从客厅的另一角传来。

“零?你还没睡吗?”

“……我,我睡不着……”

我摸索着走了过去,坐在她旁边,在这黑暗中我们无法看见对方,却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尽管他就在旁边,可我却无法向他说出我心中的话,也许另一个我是对的,要消失的人,何

必给别人带来困惑。真治君在身旁的感觉让我安心地靠在沙发上,睡意象潮水一般阵阵袭

来。

天空,血色的天空,让人不快;大地,干涸的大地,四处有着创伤的大地,让人不安。我站

在一面巨大的镜子前,另一个我在这样的世界窥视着我。

“想起我是谁了吗?”

“……”

“仔细看看自己的心吧,你会想起我的。”

“你……你根本不存在,你什么也不是。”

“我一直存在于你的内心中,我一直看着你,我知道你的一切。”

“胡说!……”

“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喜欢 ,什么是讨厌,你不是一个完整的女孩,你并不是喜欢他,你

不懂如何去喜欢别人。……”

“胡说!……不要说了!……”

“你总是感到孤独,你总是害怕面对一个残缺的自己,你知道自己并不完整,看着我,想起

我,让我们在一起,那时我们都完整了……”

“不要!不要!……”

天已经亮了,我身上盖着不知何时他为我加上的毯子,而他,半躺在另一张沙发上,沉沉地

睡着。我懒懒地躺在那看着沉于梦境中的他,亨受着从恶梦中醒来的快乐。

***

趁明日香醒来前,我回到了床上,躺在床上,感受着自己熟识的人的气息也是一种很有趣的

事。

明日香侧卧在那,火色的长发散落在枕头和被单上,尽管只是静静地散落在那,却让人不由

自主地想起跃动燃烧着的火焰。明日香那灵动的双眼,虽末睁开却也让人感到火辣与激烈,

秀俏的鼻尖上稍稍有点汗红润的双唇,与我完全不同的少女。也许这就是为人们所说的充满

青春活力的热血少女吧。

也许是由于我的目光,明日香渐渐地睁开了双眼。

“早安,明日香。”

“早安,啊……,你就醒了吗?”

“前几天睡的太多了,现在睡不着了。”

“是吗?可我觉得还没怎么睡够……”

明日香说着,翻了个身,微笑着再次进入黑甜香中。

***

很香,很香的味道,象是什么呢?让人感到腹中空空的香味,是真治那家伙吗?我下意识地

看了看她的床位,难道是凌波?不管如何,去看看吧。

不大的厨房中充满着这好味的香气,凌波围着围裙用太阳供电系统的厨具正煮着什么,而真

治那家伙则呆呆地站在一旁流口水。

“咦?凌波你……”

“早上起来时,觉得完全康复了呢。想起昨天明日香给我作了那么美味的料理,今天就拿这

个作为回报吧。”

“这个是……”

“酱汤,酱汤耶!”(真)

“吵死了,嘴馋的家伙”

“喂,零,我要大碗的喔,要比那个明日香的那碗还要大喔。”

“嗯。”

“喂明日香,象你这种吃法很容易胖的耶。”

“失礼!再怎样吃也不会胖是我物流.明日香的体质。”

“可是,每次体检称体重时明日香你都会缺席的原因是什么?”

“讨厌!……”

***

黑暗中,我怎么也睡不着,第三东京市,这巨大且暄闹的巨兽,因停电而静卧在黑暗之中。

我坐了起来,来到了客厅。

不知为何,我无法平静下来,我和明日香的谈话随着明日香的入睡而结束。突然,我不由自

主的下了床,似乎有着什么在我胸口中涌动,打开门走进客厅。

“真治君。”

月光下,穿着睡衣的零站在门口,她那浮在月光中湛蓝的碎发让人想起宁静的海洋。

“零,你……睡不着吗?”

“嗯……很奇怪的感觉,似乎知道真治君也睡不着会到这来呢。”

“是吗?”我轻轻地笑着且尽量自然地坐在零的身旁。

“今天零的精神很好呢。”

“谢谢。”

就这样我俩静静地坐在那,刚才还是让人无法忍受的寂静现在却让人欣快。我坐在那用耳朵

去倾听零,用心去感受零,听着零缓缓的有规律的呼吸声,看着几乎溶于月光中的零。月光

下,她那双通灵的双眸在月光下更显灵动,双眼的焦点是似乎穿透了墙壁,落在零自己的世

界之中。

零突然闭上眼,让整个脸浸在月光之中,一会儿后,她笑着对我说:“月光很美,不是吗,

真治君。”在月光中,淡淡地笑着的零,这才是真正的零吧。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