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感想 > 福音感想 > 评论感想 > 正文

乱谈真治的恋母情结 by: jedi

2001年02月24日 福音感想, 评论感想 ⁄ 共 1626字 ⁄ 字号 乱谈真治的恋母情结 by: jedi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54 views 次

  在《新世纪福音战士》中,故事主线之一便是碇真治这一家子的混乱及冲突。母亲碇唯在EVA初号机实验中身死,父亲碇元度却将亲生儿子遗弃——碇真治小小年纪就成了单亲家庭的牺牲品,开始封闭自己的内心。
  在后来使徒进攻时,14岁的真治却被父亲强行推上了留有母亲记忆和灵魂的初号机。从此,碇真治就在恋母和仇父情结中痛苦地摇摆。这一系列的内心冲突看似凌乱,但是却和著名的心理学家佛洛伊德的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由于《新世纪福音战士》是一部SF动画,真治的心理冲突被有意地夸张化及极端化了。
  佛洛伊德曾提到儿童的恋母本能及与之相关的仇父心理。一个人的爱情——当然是在上面说过的同年期爱情那个意义上——以他的母亲为第一个对象。这是每个男孩都会有的,真治也不例外。而且,这种恋母情结使儿童有回归子宫的潜意识。从某种意义来说,EVA就代表了母亲的存在(除了情况不明的零号机,初号机和二号机中的灵魂都是驾驶员的母亲),而插入栓代表了子宫的存在,LCL就代表了羊水(在插入栓中,驾驶员通过LCL呼吸)。在这种环境下,驾驶员的恋母情结得到了“极度发挥”。
  绫波丽是一个特殊的角色,她存有真治母亲的意识,长相也差不多。对于真治对绫波的感情,很多人都认为那是爱情,以前我也是这么认为,但是现在看来,经常要坐在EVA里的真治,其强大的恋母心理很容易就影响了他对绫波的感情。在剧中我们看到,当真治不小心将绫波压在身下时,他并没有对绫波产生“那种”意识,而是惊慌失措,语无伦次。《弗洛伊德主义》一书([前苏联] 巴赫金 沃洛希诺夫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1988年第一版)曾提到,虽然男孩存在恋母情结,但是总是被良心压制住的。只要想到对母亲可能有“那种”意向,心里就会感到恐惧和羞耻:人的合法意识,会尽心竭力地反抗恋母情结可能出现的一切兆头。在这里,真治是因为侵犯了“母亲”而感到不安和羞耻。相反,在明日香倒在真治身边时,他就产生了吻她的的念头,后来当明日香“求吻”时,他也很快就答应了。在剧场版里真治甚至对着裸露的明日香“那个那个”(去看看我的《不可告人的秘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真治对于绫波是没有男女之爱的,他是把她当成了母亲的化身,虽然有爱慕之心,却由于意识、良心对恋母情结的排斥而无法成为恋人。对明日香倒有些少年男女的好感。当然,明日香一点也不喜欢真治,最后他只好选择了BL……
  与之相对的便是在本能上对父亲有着排斥心理。父亲总是干涉儿童和母亲的关系,在儿童心中,父亲是强有力的存在,总是抢走母亲或是阻挠自己和母亲的接触。在《EVA》中,这种心理冲突成为了现实,在真治心中,一直是认为碇元度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在真治的内心分析时还出现了一句好象是新闻或警察审讯似的话:“这个男人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在剧中,虽然从小失去父爱的真治对碇元度有一定的恋父情结,但是主要还是对他的排斥意识。从一开始,真治就在努力对抗碇元度,包括拒乘EVA、不听他的命令等。不过,他始终无法胜过父亲,就和大多数男孩在成长过程中一样。
  在剧场版中的真治则是一个转移恋母情结的过程,绫波丽——也就是碇唯,变成了lilith,开始了人类补完计划。坐在人类补完计划的中心初号机里的真治面临痛苦的选择。按兰克和费伦齐所说,男孩以后的爱情都是恋母情结的对象转移,这样,真治就必须在顺从恋母情结——接受补完,和母亲及绫波丽在补完后的世界见面及转移恋母情结——拒绝补完,杀死绫波丽,然后和明日香继续生活之间做出选择。于是,真治完成了心理成长的过程,痛苦地将对母亲的感情转移到了明日香身上。当然,这不是他所愿意的,毕竟对于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来说,这个过程太早了。于是,真治将手伸向了明日香的脖子。以真治的内心“补完”(说白了就是成长)为标志,EVA的故事也就此画上了句号……
  jedi后记:又是写这样的文章,上次《辨析第十六话《致死的疾病》》写的已经够痛苦了,这次一样难受。唉,中毒如此,谁人能及?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