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EVA研究站·生化危机-FA by:朔夜

2010年06月04日 E研故事 ⁄ 共 45660字 ⁄ 字号 EVA研究站·生化危机-FA by:朔夜已关闭评论 ⁄ 阅读 8,802 views 次

 

第七幕、兽•下篇……

  Ralf虽然不想相信眼前看到的景象,希望那不过是幻觉而已。但是不管是他那双义眼印进他大脑的图像,还是他脑部的辅助电脑系统,都明确的表示——他看到的景象绝对不是幻觉,那是现实。残酷的现实。

  “嗨,队长。我等你很久了。”
  穿着那被血迹绘画出一副副抽象画的战斗服,站在数十具尸体的中央,原本正要用舌头舔动自己那沾满血迹的右手,在看见了Ralf后,年轻男子的脸上露出了温和的微笑。那是和以前一样,是这个叫做六芒星的男人——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招牌笑容。
  
  和以前一样温和的笑容、温和的表情,六芒看起来还是特殊作战部队中那个脾气最好的年轻队员。但是在那温和的脸上,失去了过去的那种自然。尤其是在经过那双金色眸子的点缀后,六芒的温和带着难以言语的诡异。
  
  携带着菲拉,Ralf原本是打算在这一层——9F寻找能够克制菲拉体内病毒的药物。尽管使用神经麻醉剂抑制了病毒的生成和扩散,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Ralf觉得在这里,或许能找到拯救这个后辈的机会。
  不过进入感染达到饱和程度、充满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危机的9F,无疑是一个很大的赌注。而且从某种角度来讲,这场用自己的命进行的“豪赌”,无疑是输了。
  
  当Ralf和菲拉坐着电梯进入9F后,刚刚走出电梯门没几步,就看到了那个站在尸体堆中的六芒,那个仅仅凭他的一双眼睛,就可以确定——他已经被病毒完全感染的六芒。
  
  “……菲拉,虽然无法确定。但我想麻醉剂的效果应该能够再持续2、3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你一定要想办法再回到这里的综合医疗区,利用那里的自动医疗设备,在病毒完全扩散之前,或许能够救你的命。”
  “你在说什么,前辈?”
  对于站在面前Ralf说的话,菲拉没有一点头绪。但是他的困惑很快得到了回答,在Ralf用行动进行说明之后。
  将菲拉猛地推回到电梯内,然后立刻关上电梯,并且用身体堵住门口,不让菲拉有出来的可能。在年轻的保安科成员敲打着渐渐关闭的电梯门、叫着自己的时候,Ralf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那是勇士赴死地时的笑容……
  
  
  “单单靠这里的次要控制系统,果然没办法进一步操纵吗?次零那混蛋,这次可是把我害惨了!”
  一拳砸在面前的电脑操纵台上,格利安的脸上充满了无奈和懊恼。他现在很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浪费时间去把朔夜引诱到异形怪物们的包围圈。如果不浪费那点时间,他现在大概已经离开这个让他越来越厌烦的地狱了。
  叹了口气,躺在椅子上,格利安放弃了继续利用面前7F的这台次要控制系统帮助自己打开一条求生通道的打算。因为这里的系统,除了能够监视出各个层区的情况外,所有的控制权都已经被12F——终端中枢控制室内的次零剥夺了。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从这里出去,除非是去12F那里从次零手上夺回控制权,或者次零突然脑子发昏,解除对研究站的封锁。
  不过对于格利安来说,既不可能去12F那个最恐怖、最危险的区域冒险,也无法指望次零会做出那种行为。
  抽着烟,Seele的间谍此时感到自己真的是无计可施了。
  
  “怎么?没有任何收获吗?”
  “呵呵呵呵。他啊,一直是那种希望能够不用怎么努力就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懒虫。”
  突然身后传来两个熟悉的声音,不由让格利安为之一惊。其中开始的那个男音还好,但是后面那个出现的年轻女子的声音,对格利安来说却不只是代表熟悉那么简单。
  回头进入间谍视线的是脸上留着被抓伤痕迹的青空以及——好像多情的情人,将手臂搭在青空身上的苏娜——那个应该在两个月前就消失的女人。
  
  “苏……苏娜!你怎么……”
  “是不是很意外啊?意外你把我出卖给Condy做试验之后,为什么我还能活着,是不是?呵呵呵呵,我怎么可能死呢。就那样死了的话,就没办法看到你脸上露出这样有趣的表情了。你说是不是?阿空。”
  “……拜托你别继续靠在我身上,如果你欲求不满的话,找格利发泄,比找我有用。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
  
  
  “……直接在你大脑内进行的试验疫苗注射,虽然是4年前事件发生后开发出的、效果不能说特别好的东西。但是至少能让你保持大脑的清醒,不被Condy那女人继续对你进行思想控制。”
  将注射枪丢到地上,看着面前脖子上的伤痕已经借由病毒变异后的复原能力修复的亢神,Jedi的表情依旧保持着平静。坐回到朔夜书桌前的椅子上,Jedi不再将注意力放在那个被病毒感染的部下身上,继续专心自己的秘密破译。
  “……老大,为什么要救我?”
  摸着自己已经没有伤口,但之前的确被Jedi用光剑“烧烤”过的脖子,左手也从新生长出来的亢神,对于面前男人的举动感到无法理解。
  “……救自己的部下需要理由吗?另外,我也不想让自己的行动被那个女人左右。她越是要我杀你,我越是要救你。”
  淡淡的说着,Jedi的答案让亢神露出苦笑。靠着墙壁支撑身体,站了起来。注视着那个掌握这个机构最高权力男人的背影,亢神的眼中突然流露出一种悲哀。
  “但是……老大,如果是你的话,会愿意自己像我这样放弃人类身份继续活下去吗?我现在不是人类了,是怪物,是怪兽,是随时可能失去理智的野兽,我无法忍受自己……”
  “砰!”
  格洛克射出的子弹,擦着亢神的脸,在墙壁上留下痕迹,同时阻止了亢神的自怨自艾。看着没有回头看自己,但是用子弹教训自己的男人背影,亢神的脸上露出了无奈、但理解的苦笑。
  “挣扎着活下去,直到有机会。老大,你是想说这些吗?”
  “……我没这样说,是你自己明白的。另外,人本来就是野兽的一种。但究竟是不是变成完全的野兽,不在你的身体,而在你的意志。”
  终于回头看向亢神,此刻的Jedi,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看样子Condy开发出来的病毒,比起当初我变异后产生的感染病毒要厉害的多。虽然数量上比起我那时候少了很多,不过这些小家伙们的力量的确挺强的。”
  在被两只如同巨大螳螂型的异形怪兽围攻的时候,迪一边躲避着那巨大刀刃的砍杀,一边却在用轻描淡写的口气进行说笑。
  和迪比起来,进攻朔夜的那几个异形怪兽早已经被她用手枪打烂脑袋躺在地上。她已经站在一边,看着迪那好像在进行游戏一样的行动。
  “……这样玩很有趣吗?”
  朔夜的声音非常冷淡。她很清楚以迪的力量,应该能比自己更快解决这些异形才对,之所以耗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关键的理由是迪在和这些怪物们正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是啊,挺有趣的。”
  对一边的人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但是就在说这句话的同时,迪突然好像凭空消失一般——从两只螳螂的眼睛里失去踪影。但是她很快又出现了——拿着一只USP45,出现在一直螳螂的背后,对准那个怪物的脑袋,将一匣子的子弹全部送进去。
  使用同样的方法解决掉另一只螳螂后,理了理因为不断的移动而多少有些凌乱的头发。朝着朔夜,迪继续着她那迷人、但是充满恶作剧表情的微笑。
  “不过也玩够了。”
  “……行了,走吧。”
  叹了口气,环抱双臂站在一边的女子一边起步,一边说道。看着似乎对自己的行动有所不满的朔夜,一边的迪吐了吐舌头,跟着她前进的步伐继续前进。她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前往这里——9F的综合医疗区,出于某些原因,她们打算在那里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一些检查。
  
  “对了,我的子弹快用完了。”跟在朔夜的后面,迪突然说道。
  “……当初离开‘子宫’前,要你从特别保安身上收集武器,你不愿意;等到动手的时候又非要用枪。我可不是Ralf,会带上几十公斤弹药。……这是最后四个弹匣,你两个,我两个。”
  没有回头,但是朔夜的口气并不好。不过生气归生气,但她依旧没忘记将两个弹匣交给迪——加上一把单分子战斗匕首。
  “给我这玩意做什么?我不喜欢肉搏战啊。”
  接过匕首,迪的眉头皱了起来。
  “那么就用你的力量啊。”
  “我不说了嘛——在这种空间里释放那种力量,没准会把整个基地给毁了。”
  “节制点就可以了,原来是炸弹程度的攻击力度,缩减到子弹的程度。这样不就可以了吗?”
  “我那来训练自己控制力量的时间?……喂,到了诶。”
  站在一个三叉通道的左边,迪冲还在往正面通道前进的朔夜喊道。可是似乎没听见迪的话,朔夜依旧不改变自己的前进方向。
  “夜,你干吗呢!不是说了去综合医疗区吗?”
  “没听见吗?前面传来的枪声。”
  “听见了,那又怎么样?”
  “我要去救人。”
  “你怎么突然……”
  “HK23E,那是Ralf的东西。但一般情况下,他好像没理由拿出那种装弹150发的家伙吧?而且枪击的声音这样密集,对付什么东西需要Ralf进行这种程度的射击?”
  也转变自己的方向,再次跟在朔夜的身后,迪的脸上此时露出了非常奇特的表情。
  “我也想知道,是什么……”
  
  
  已经换掉三个弹匣,也就是说从刚刚开始Ralf已经足足射击了400多发子弹,这些子弹已经将9F电梯出口的大厅里的所有摆设全部打坏,还在地板和墙壁上布满弹痕。
  可是这如同暴雨一般的密集射击,却没有一发能击中Ralf面前那还是满脸温和笑容、却好像闪电一般不断移动的六芒。相反的,六芒却能够不断接近Ralf,用自己的战斗匕首袭击他——将Ralf的全身弄得伤痕累累,有些部位的伤口都已经暴露出Ralf肌肤下的义肢器官。
  “哒哒哒哒哒哒……咔咔咔咔咔咔……”
  又一个机枪弹匣被打空,HK23E开始发出空转的声音。听着这个声音,Ralf有再次上子弹,而是将那枪管已经烫得足以做烧烤的机枪放到地面上;然后,冲着六芒咧嘴笑了笑。
  “队长,放弃了吗?真是可惜,我原来以为队长能够把我解脱。”
  舔了舔刀刃上的血迹,但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温和的笑容。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六芒的表情却彻底变了——变得狰狞恐怖,握着手中的匕首,一步一步走向Ralf。
  “他没办法的话,我替你解脱吧。小鬼!”
  伴随着一个从身后突然响起的年轻女子的声音,还有一阵尖锐的破风声。六芒急忙躲避,但是他的脖子还是被那产生破风声的东西——一把匕首,插出一道伤口。
  “当!”
  匕首牢牢插在前面的墙壁上。随着匕首飞来,以及那声音发出的方向,进入原本已经闭目等死的Ralf义眼视线内,还有六芒那双金色双目内的两个身影——愕然是满脸怒气的朔夜,还有盈盈而笑、那个应该被封印起来的迪。
  
  “夜!……迪,你们怎么在这?”
  虽然有些迟疑,但Ralf叫出了两个女子的名字,在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特殊作战部队队长的脸上是浓浓的困惑神色。
  可是一边的六芒在看到两个女子后,露出的神色却是极度的恐惧。刹那之间朝着另一条通道冲去,不到一秒的时间,身影就彻底从三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