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无限抱拥(10) by: 随身听

2010年06月1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145字 ⁄ 字号 无限抱拥(10) by: 随身听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187 views 次

Chapter:10

第十章

EVA研究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等我醒来的时候,绫波已经不在我的怀里,而是坐在一边笑盈盈的注视着我,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呈露出冬季特有的夕照来,自太阳以上至东的天空出现了由红渐紫的色泽,而地平线上至夕阳间则赤橙一片,海的尽头是望不仅的蓝,而夕阳投下的光彩又隐约给海的表面罩上一层淡淡的紫霜。

我望望绫波,海风吹拂着她淡蓝的额发飞舞,身穿着白色毛大衣的他伫立在暮色中显得安宁,祥和。我不由得凝望着她,思考不了任何的事情,仅仅享受着她身上那样的一种能打动我心的什么东西,便已经让我心笙激荡了。

“碇君,可以为我拉琴了吗?”

“恩,上车吧。”

我打开车载音响,放了一张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少顷,后坐的音柱中传出悠扬的乐曲声。

公路上几乎没有什么往来的车辆,我稍稍的加快了速度,“雪佛莱”在路面上疾驰着,后面拖下了一条长长的阴影。

“每当我听到这首曲子的时候,我总会想起渚薰君,”我说,“我总能想起以前在NERV的日子,有你,有明日香,美里姐姐……还有渚薰,坐在礁石上面对着暮霭芳菲的大海唱歌的样子,这些林林总总的回忆片断总在我思维中缠绕。”

“但是碇君,人不能总生活在回忆中啊。”

我笑了笑,回忆有时候也不无益处,象我总是想着你,但毕竟又见面了嘛……

绫波听了我的话后,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神情,低头轻声说:“碇,可真的想和我在一起,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说,绫波,我是如此迫切的想和你在一起,至于意味着什么我是不在乎的。”

她埋下头,好半天都没有说话,我也无心去打破这样的沉寂。

突然她调皮的笑笑,说“要是我现在扭一扭你的方向盘,会怎么样?”

“哈哈,非死不可,车会撞上路边的岩石,撞的粉碎,车毁人亡……咦?怎么了,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呢?”

“啊……啊……没有,呵呵,刚才这个奇怪的念头一瞬间冒了出来,一闪之念而已。”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冬天的夜幕降临的特别的早,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和往来的人流无一不在炫耀着这个城市的繁华与喧闹。灯红酒绿中却又无可避免的透露出精神上的空虚和颓唐。

“我突然来你家,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吧?好像明日香和你一起住来着?”

“哪里啊,明日香去德国了,今天刚刚走,这几天是不会回的了。你们可也真有趣,象是约定好了似的,她一走你就找到我了。”

“是巧合吧?我可没见过她。”绫波嫣然一笑。

我掏出钥匙打开门,突然意识到这样一系列的事情:如果此时德国的音乐会不在今天开——昨天或者明天,那么明日香便不会这么早把我叫起来赶飞机,也就不会这么早起来,何况我每天起来的都很晚的。今天早上更没有想过要早起。如果我今天不早起,我便不会这么早去开店门,也就不会先听巴赫的赋格曲和G弦上的咏叹调,已经帕赫尔贝尔的卡农,心情也不会莫名的惆怅起来,也不会去放那支《无限抱拥》了,绫波也就不会在歌声的打动下来和我搭话,充其量就在那里静静的看我几眼便悄然离开,也就不会有今天后来发生的一切……

想着想着,突然觉得人只能生活在一系列极为有限的偶然性中。

“COFFEE OR TEA?”

“喏……给我来杯清水吧,一天没喝什么,口都渴了。”

我端了两杯清水放在茶几上,往CD机里添了一张亨德尔的《哈里路亚》。接着进到书房里,踩在桌子上在柜子顶把存放提琴的箱子轻轻的拿下来。上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

“呵……今天让你见笑了,许多年没练习,也许连手往哪里放都记不清楚了。”

“没什么的,我只想听碇君拉琴的声音,并非完全欣赏音乐本身,这一点,能理解吧。”

“其实象我这样的人只能来拉大提琴了,因为往往大提琴都是为了更好的烘托出别人的旋律而存在,这是一边天才音乐家不屑的,明日香从前也总讥笑我这样。”

绫波喝了一口水,轻缓的把手放在膝盖上:“可是大提琴让碇君有了成熟的气质呢……”
我朝她微微一笑,关上了CD,手指架上了位置。先试音。觉得音色已经满意后便开始了。

我拉了巴赫的一组大提琴组曲,接着还拉了门德尔松的“乘着歌声的翅膀”……再到后来放开了后就什么曲子都拉,即使并非是用大提琴独奏的出来的也拉,舒伯特的《死神和少女》,柴科夫斯基《1812序曲》,瓦尔蒂尼的,帕格尼尼的……只要是我想的到的都拉了。时不时的绫波会拍拍巴掌,更多的时候则在一边微笑的聆听着。整个世界好像就剩下我两一般,除了琴音,听不到任何的声响,即使偶然有夜风敲击窗棂的声音也极其轻微,转瞬即逝。

我忘记了时间的存在,直到我双手麻痹到再也难以拉出一个音符为止。

“今天晚上够尽兴了吧?”我问道,“好久没有拉了,但愿没有让你失望。”

“呃……我一直都在听着,真的谢谢你。”

我抬头望望墙上的挂钟,已经过了晚上12点,“绫波,不早了,要我拦记程车送你回家吗?或者我开车送你也行……”

“喂,我说碇君,不欢迎我在这儿,想赶我走?”

我其实何尝不想让绫波留下来,只是我太过于希望她能留下来,过到在我心中都隐约的有“她不会留下来”的自暴自弃的想法。

“行啊,”我受宠若惊的答应下来“你住明日香的房间吧,我就回书房好了。”

绫波刹那间闪过一丝疑惑的眼神:“这么说,你没和明日香住一起?”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连忙摆手道:“哪里,半年前她般来后我们就这个样子了,一直都是这样的。”

她扑哧一笑,“碇真嗣真好。”,她这样对我说到。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