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六话

2022年12月0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578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六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8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六话

 

 

就算被惩罚也是没办法的事了。律子已经做好了觉悟。

玛雅离开几个小时后,也许是估计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律子收到了去司令室的指令。

已经换回了白色大衣,向着司令室匆匆走去。本想着去研究室一趟,检查一下松代的试验数据,果然还是腾不出时间啊。

不过,区区检查数据那种细枝末节的事情,如今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赤木君,身体怎么样了?」

 

「嗯,已经没问题了。抱歉让您担心了。」

 

 

站在源堂侧后方的冬月,语气依旧温和。大概是因为看见了律子头上包扎的绷带的缘故。

然而,身为律子情人的源堂却依旧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在自己来这里之前,他应该已经收到了医生的报告,得知自己已无大碍了吧。所以,律子也没什么好期待的。

 

就算一味地苦恼于 ‘ 如果自己死在松代他又会怎么想 ’ 这种事,多半也没什么好处。

如今,自己是作为E计划负责人而来到这里的。仅此而已。

仿佛是在认同她的想法一样,源堂用一如往常的冷淡语气开口了。

 

 

「报告已经收到了。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是......应该是在运输途中遭到了污染,这是我的推测。」

 

 

早已料想到他会这么问了。

而源堂,大概也料想到律子会这么答了吧。

 

 

「不可能是傀儡插入栓遭到污染吗?」

 

「根据伊吹二尉的报告,摘出的傀儡插入栓的污染程度并不比EVA本体更高。而且,随着EVA本体死亡,使徒也一并消亡了。...因此我认为,问题出在傀儡插入栓上的可能性非常低。」

 

「那就好。......是谁策划的,你有想法吗?」

 

「未免过于多疑了,碇。」

 

冬月的声音稍稍有点愕然。所谓的策划,也就意味着要提前准备好一只使徒。没有哪个组织有这样的能力。

律子同样认为,是源堂多心了。如今而言,以人类的智慧尚不足以运用使徒的力量。

 

但也许,源堂的怀疑并非毫无道理。

 

直到彻底相信真嗣来自未来之前,律子也一直在怀疑,他是否是某个组织派来摧毁NERV的。既然熟知使徒的能力,那也就意味着他背后的组织有能力制造出使徒。

当然了,这种想法如今早已抛之脑后了。但是,对于源堂所说的话,她仍然很感兴趣。一直以来被极力隐瞒的种种奥秘,似乎已经开始显露出了端倪。

能制造出使徒的组织,也许真的存在。

 

 

刻意摆出一副无知的表情,开口说道。

 

 

「...如果要说策划,那恐怕就是美国第一支部了吧。可动机又是什么呢?对前段时间的试验失败的报复吗?应该不是的吧。」

 

「......不可能是美国人做的。...在查清运输过程的全部细节之前,一切都只是推测。四号机的事故的确是沉重的打击,但老人们难道已经急躁到要立刻舍弃三号机的程度了吗。」

 

 

应该不是说给律子听的,他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而冬月则是置若罔闻。虽然一瞬间有些困扰地朝律子看了一眼,但还是什么也没说。

律子亦装出了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源堂提到了 ‘ 老人们 ’ 。而这指的是什么呢,是某个团体吗。她不知道。

恐怕是NERV的上级组织吧。但从他的语调上推测,似乎也并不是委员会那样的公开组织。

 

 

(补完计划委员会的存在是面向全球公开的。但SEELE是暗中存在的,只有极少部分人才知道它。在かつ丸先生的作品中,SEELE(或者老人)和委员会这两个词一直分得很开,直到后期揭露委员会的真实面目原来是SEELE的时候,两者才会混用。(beiming也是刚刚注意到,抱歉抱歉...)——beiming)

 

 

当然了,她是不会去问源堂的。即使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同床共枕的程度,有些事情她依然不能、也不想去问。

此刻他正微微仰头看向天顶,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抓住这个时机,冬月开口说道。

 

「......碇,赤木君刚从事故中恢复过来,已经很累了不是吗。」

 

「......嗯。辛苦了。」

 

「我没关系。但是......司令,这样真的好吗。」

 

「你指什么?」

 

隐藏在红色太阳镜后的双瞳,再一次望向了律子。

但也许,他的眼中所看到的、脑中所想到的,依然不是自己。

 

「...本次事故、包括傀儡系统的秘密测试,所有的责任都在于我。初号机驾驶员之所以陷入错乱,也是因为他误以为第四适格者仍然在三号机上......」

 

「...松代的事故对外宣称为恐怖袭击。谁都不需要为此负责。另外,只要能得到傀儡系统的试验数据就不算是失败。」

 

「可是......」

 

「关于第三适格者的处分问题,不是你该担心的。」

 

他一下就猜出了律子欲言又止的事是什么。而他的态度也已经表明,此事不必再说下去了。

 

从他这句话中大致可以猜测,也许真嗣真的会受到某些惩罚。但真嗣毕竟没有直接的叛逆行为,所以处罚应该也不会很重才对。

就算源堂能网开一面,律子还是觉得,这一次是自己害真嗣落入这种境地。她从来没有想过让他受罚。

可是,又该怎样向源堂说出实情呢。

 

 

最后,律子只是微微行礼,无言地离开了。

 

 

 

 

 

 

 

 

 

三天监禁。这就是真嗣受到的处分。

对军人来说当然轻得不能再轻,可真嗣毕竟只是区区一个中学生而已。

这期间,律子是无法与真嗣见面的。提出要求的话应该是允许探视的,但房间里肯定会有监视器。果然这样一来就全无意义了。

 

 

据安保部所言,真嗣什么也没说,表现得非常配合。

此前战斗中所展现出的那份狂暴已经消失了,他完全变回了平日的样子。

 

 

对于这一处分,美里也表示可以接受。后来她也没有再说什么,就算律子主动问起,她也并没有表现出对源堂的不满。

但是,对于真嗣的事,她则是怎么都不愿再提起。

 

零号机和二号机的试验仍有进行,但初号机的事却像是变成了禁忌一样,再也没有人说起过。不只美里,玛雅等技术部员们也同样如此。

一直以来对律子充满敌意的明日香,如今也时常陷入沉默,不再说什么了。律子本以为她是因为第四适格者的事在生自己的气。倘真如此,也可说是一种讽刺吧。

 

 

只有零,在见到律子的时候似乎总是有什么话想说。可最后却还是没有开口。所以,律子同样选择了闭口不言。

 

 

她们的反应,如今自己并不是不能理解。律子有种这样的感觉。

回到研究室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了三号机与初号机的战斗影像。

 

 

以夕阳为背景缓缓走来的黑色机体。意欲发起突袭的红色机体,以及,突然闯入战场的紫色机体。

纠缠着,撕扯着,互相伤害着的两台EVA。

三号机的装甲破裂了,从裂口处有粘液一样的东西滴落,附着在初号机的装甲上。而后者却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样,继续攻击着。

 

背景噪音中混杂着 ‘ 停下来! ’ 、 ‘ 快点离开! ’ 这样的声音。然而,对于美里的命令,真嗣却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通信系统是正常的,但很明显,真嗣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声音。

 

 

怒吼声。不,是悲泣才对。

虽然已经从玛雅听说过了,但只有听到现场真正的声音,才能感受到那份恐怖。真嗣的吼声像是诅咒一般回响着,但有时却突然停止,只剩下喘粗气的声音。而后,则是更加撕心裂肺的嘶吼。

就仿佛自己才是受到攻击的一方。

 

使徒已经不再抵抗了。

真嗣在哭。一边哭,一边怒吼着。手中的高震动粒子刀故意瞄偏、失去准头,一次又一次地刺进地面。即使如此,他还是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零号机和二号机并没有上前。恐怕早已震惊到忘记行动了吧。

 

 

从那狂暴的动作上,再也看不出那个往日里内敛、细腻的少年的影子。初号机的战斗方式非常难看,就像是失去理智的野兽一样。

他大约真的是错乱了吧。疯狂地投身其中,而放弃了一切思考,因为那样也许就无法战斗下去了。

曾经的他有过迟疑,可结果却是伤害了东治。所以,这一次一定不可以再重蹈覆辙了,他大概是这么想的吧。

 

 

在旁人看来,明知对方是自己的同学其依然毫不犹豫地攻击,这样的真嗣,或许是个很冷血的人吧。

完全不考虑他人的生死,仅以歼灭使徒为唯一的目标。

 

 

明日香和玛雅她们,大概会对这样的真嗣抱有厌恶感吧。

美里的感情则要更为复杂些。的确,她希望看到使徒被消灭,但是像真嗣那样残暴地将其虐杀,恐怕她并不想看到吧。

也许打心底里,她并不愿意承认,连经历过第二次冲击后的地狱的自己都无承受的事情,那个少年竟然能承受得住。

但如果他是预先知道了东治并不在三号机上,那么后续的举动倒也说得过去了。美里就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才会来找律子询问的吧。

 

 

只要看到战斗的过程,自然就能察觉到他的反常。

那时的他,早就已经无心留意周围事情了。

 

 

 

 

当务之急是尽早与真嗣见面。

并不是去安慰他。律子只是觉得,这样放任不管,自己与他的关系将会彻底闹僵。

战斗过后,在机库里真嗣已经得知了东治并未驾驶三号机的事。

他大概会觉得,律子欺骗了自己吧。

 

 

午前,终于收到了安保部的报告,说真嗣已经被释放了。

律子早已向他们交代过了,等他恢复自由务必让他来研究室一趟。

对此,真嗣则是说想要回房间换件衣服,很快就会来。在保证自己傍晚之前一定会到研究室之后,安保部的人也就放他离开了。

三天没有回去,有这种想法也可以理解。收到报告之后,律子也回复道,没关系,让他去吧。

 

 

在真嗣来之前,律子打算一直待在研究室。她已经嘱咐过玛雅,除非有紧急情况,否则发邮件就好了。

初号机的损伤修复、装甲更换,这些事情全都交给了她。

她大概也是觉得,前辈在松代的事故中受了伤,还是静养比较好。所以拍着胸脯说道,包在我身上。

 

 

如果自己一直闭门不出,一般来说美里是会在闲暇时过来聊天的,但如今她多半没那个闲心了吧。何况自己已经告诉过她今天真嗣会来,如果她和真嗣碰到一起会很尴尬的。

她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

虽然身为适格者们的直属上司,但真嗣被释放后她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像对零那样,她已经不想再和真嗣有什么瓜葛了。而且她似乎也是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让与他更为亲近的律子来说比较好。

这种行为当然有逃避职责之嫌,但她的心情律子还是理解的。再说,现在这种状况也是真嗣所期望的吧。

 

 

身为真嗣亲生父亲的源堂又是怎么想的呢。虽说已经和他见了面,但关于这次处罚他却只字未提。

应该不是在故意帮美里出气。美里只是他的一颗棋子,他没理由在意她到这种程度。

 

难道说,看了真嗣的战斗方式,就连他也感到震惊了吗。这与律子对他的印象可谓相去甚远。

又或者说,他应该只是想以儆效尤吧。只要敢违背命令,就算是司令的儿子也要遭受惩罚。

 

 

 

 

在漫无边际的思索中,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

只是换身衣服的话根本花不了这么久的吧。难道他要爽约了吗,这种想法让她稍有不安。

但现在毕竟还没到傍晚。纵然心中焦躁,律子还是决定暂且耐住性子,再等一等。

 

 

确实地察觉到了。不论如何掩饰,彼此的心之间的的确确出现了裂隙。

而心中那份不安,到底是因为他可能不会来呢,还是因为他即将要来了呢。

 

端起杯子,把剩余的咖啡一饮而尽。自己今天已经喝了多少杯咖啡,又抽了多少支烟呢。

时间渐渐流逝着。终于,响起了两声小小的敲门声。

在律子回答 ‘ 请进 ’ 之后,过了数秒,门才终于被推开一条小缝。他走了进来,似乎显得颇为踌躇。

 

 

但是,和自己预想的不太一样。虽然有点憔悴,但他的神情却并没有很灰暗。

倒不如说显得还挺轻松的。

看到包扎着绷带的律子,稍微有些惊讶。

 

 

 

「事都办完了吗?」

 

「啊、嗯,是......那个,律子小姐的伤......」

 

「不必担心。医生们都喜欢小题大做而已。」

 

指着头上的绷带,笑了笑说道。

 

「可是...似乎比上一次还要严重,所以...」

 

「没关系的......真的。」

 

 

像往常一样,真嗣坐到了律子办公桌对面的圆形椅子上。

对于他所说的,律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在他的「记忆」中,自己受的伤比现在要轻,但这也没什么值得在意的。在爆炸现场,自己站的位置若是发生改变,最后受伤程度当然可能不一样。

要是运气再差一点,或许就要命丧当场了呢。但好在,自己毕竟提前预知了这场灾难,所以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那一次,美里小姐的手臂骨折了。...我是在事故三天之后才见到她的,那时她的手上仍打着绷带。...太好了,这一次没有再发生这样的事情。」

 

「说的也是呢。」

 

「......东治...、东治他...这一次同样平安无事。三号机已经被毁掉了,接下来还会让他驾驶其他的EVA吗?」

 

「不会了。由于使徒的污染,核心已经无法使用了。已经再也不会有他能驾驶的EVA了。」

 

「......是吗。嗯...果然,还是这样更好呢。」

 

没有比不用驾驶EVA更好的事了。这才是他的真心话吧。

如果是美里等人听到他这么说,或许会感到意外的。虽然不同于明日香那样为了自我实现而驾驶EVA,也不同于零那样毫无感情地履行使命,但一直以来,真嗣同样积极地驾驶EVA参与每一场战斗,未曾有过一句怨言。

至少,谁都看得出,他并不是被逼着驾驶的。

 

 

但背后的真相,也只有律子才知道一点点。

然而,就连这一点点的真相,也并不是真嗣对她敞开心扉的结果,而只是顺其自然,在日常的相处中,律子一点一点猜出来的。

 

 

所以,难道他真的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生气吗?真嗣君。」

 

问出这句话,是因为律子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我...骗了你不是吗。难道你毫不在意吗?」

 

「......但是,从结果来看东治他并没有受伤啊,律子小姐。所以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

 

对于律子突然的一串追问,真嗣有点惊讶。短暂的沉默后,他给出了回答。声音依然平静,甚至有些冷冰冰的。

这与律子的焦躁不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但他的眼神却完全不同。在那双眼瞳的深处,依然寄宿着那束强烈的光芒,一如曾经的那样。

这并不是愤怒,而是内心意志的体现。

 

「真嗣君……」

 

 

「我是不会谴责律子小姐的。......我根本没有那种资格。」

 

他别开了视线,有些悲哀地笑了一下。

 

就像是在嘲笑着自己的宿命一样。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四章也进入后半部分了。

前路依旧很长啊。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