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感想 > 评论感想 > 正文

EVA的23个关键词 by: morphling_leo

2004年03月15日 评论感想 ⁄ 共 442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097 views 次

(本文版权归真心为丽/EVA侦探事务所共同所有)
爱(Ai)
爱是什么?当EVA完结之时,有一些东西流进了我的心底。
无法言说的,只好将它埋藏。无法面对的,只好将它忘却。在EVA里面,我不能看见真真切切的爱。但是一种温暖的感觉,真的会在夜深人静后默默的渗透,即使是我第18次看完真嗣的哭泣,也没有任何改变。
绫波最后出现在海面上,一瞬即逝。但我不在乎,我知道,那爱,永存。
暴走(Baozou)
失去理性的行为?我却觉得,这是人类回归到本源时的状态。
不一样。真嗣的第一次暴走,是纯粹无理性的,那根本就是初号机自己的意识。是吗?当人类身处在危机关头,会做什么?难道不是象野兽般疯狂的反扑吗?那是真嗣的自我保护意识的表现,凶狠,残暴,无视一切。可惜的是,我居然曾亲眼看见过这种行为,人类本身,是不是比任何东西,更让人类自己恐惧呢?
那明日香呢?发现了***她的状态,是暴走吗?所谓的妈妈,不就是她自己吗?发现了自己,她欣喜若狂,但同样让人恐惧。那种力量,不是毁了别人,就是毁了自己。
忘不了呆滞的目光,从破洞里,望着晴空。那不是暴走,那是一无所有。
超越(Chaoyue)
超越自己,超越别人,超越一切。
他们就想这样。
SEELE也好,NERV也罢,都是一样。但人类真能承受的起吗?超越了一切,就只剩一片黑暗,因为黑暗,是永远无法摆脱的。摆脱了时间,摆脱了光亮,就只剩下空虚。
EVA飞向遥远的虚空,还好,不是人类。
斗争(Douzheng)
所有人的目的似乎都不同。
元渡,SEELE,加持,绫波,诸薰……斗争,不会停息。
只有真嗣会放弃希望,但放弃的了吗?自己想离开,就能离开吗?不是逃避就能保护自己喜爱的人,站起来,只要还没结束。
加持在夕阳下和花儿一起看着初号机走过,他的嘴角,有着淡淡的微笑。也许他明白,在所有的斗争中,只有真嗣的,才是真正值得的。
儿子(Erzi)
最后元渡说:“对不起了,真嗣。”
但这究竟是他的安排又或是宿命呢?也许从唯消失的那天起,不,从元渡见到唯的那天起,一切就已经决定了。他们的儿子,注定要背负起一些东西。这无法解释,也不用解释,世界就是这样,默默的走向某个未来。
一直不信宿命,但我老是提起它,有些时候,真的很难解释。不过没想到的是,元渡,还记得自己的儿子。
封闭(Fengbi)
每个人,都有ATF。
每个人,都是封闭的小世界。
自以为开放的,只是还没长大而已。绝没有诋毁什么的意思,但我还是要说,没有人,可以真正快乐。慢慢的,你就会明白,这一切,不过如此而已。这也不过如此,那也不过如此。于是,封闭,于是,等待。
等待什么?是那冰雪龟裂后无垠的碧空?还是所有人真心的祝贺?
孤独(Gudu)
永远逃不了。
午夜,清醒的自己,就会感受到这种迷茫。
一张张似曾相识的脸,一阵阵熟悉的旋律,不停的闪过。但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
真嗣沉默着,听着walkman,听到了底,会自动从头开始。我只希望,我也能,从头开始。
火车(Huoche)
一直记住的,是蝉鸣,是火车进站时的声响。
这是一个重要的意象。
每次真嗣都在火车中进行一个个奇特的情节。没有逻辑,只有混乱的思考。我们,就象在火车上一样,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有人陪你整个旅途,有人只坐一站。而窗外,没有人敢去窥探。一切很短,来不及听火车的隆隆声。
真嗣就坐着,一动不动,夕阳西下,你在何方?
加持(Jiachi)
永远的谜团。
他终究留下一个个谜团。
他的职业,他的目的,他的生,他的死。
不能忘,阳光下扇叶的转动,“你来晚了”,枪响。
不能忘,美里,失声痛哭。
哭泣(Kuqi)
绫波的哭泣,美里的哭泣,明日香的哭泣,真嗣的哭泣。
有什么好说的?
自爆前,绫波想到了很多很多吧。连自己的生命也把握不了,“我死了,还会有人代替我。”但她泪流满面。自己就是自己,灵魂就是灵魂,从来无惧于什么克隆,没有用的。没有人会被轻易的复制,错了,是没有人会被复制的。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谁会真正了解你呢?
美里为加持哭泣,明日香为自己哭泣。这决定了一切。
所以美里奋勇直前,为真相付出生命。而明日香,对一切,失去了兴趣。别为自己哭泣,只要还没绝望。
真嗣的眼泪,落在明日香脸上,明日香面无表情。
他们身后,是黑暗。
绫波丽(Lingboli)
简直是神话。
无理由的被她吸引,那血红的眼眸,有多大的魔力呢?
也许是悲剧,但她坚强的面对了,甚至在最后时刻成为了一切的主宰,让SEELE,让NERV,让元渡的计划全部成为泡影。她以自己的意愿,完成了第三次冲击,又以自己的意愿,留下了真嗣和明日香。悲哀,但没有被浸透,还是可以掌握的,这命运,也会惧怕坚强的人。
“你知道吗绫波,你真的很坚强。”
“因为我除此之外一无所有。”
…………………………
“从现在起不要说自己一无所有,你至少还有我这个朋友。还有你走的时候不要说再见,听起来很悲伤。”
微笑,我喜欢微笑的绫波。
母亲(Muqing)
又是很重要的意象。
感觉上,EVA中到处都有母亲的样子。剧情,初号机,二号机,零号机驾驶员奇特的身份。绫波与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明日香在二号机里找到了妈妈,真嗣也在危机时,感受到唯的力量而获救。究竟想表达什么?虽然这么问了,我却不想知道原因。真相是残忍的,并且是你预料不到的。
CASPER否决了赤木博士的自爆要求,但她临死时,见到了绫波的身影。这是个提示,但我已经不愿再猜。
懦弱(Nuoruo)
是真嗣懦弱,还是每个人都懦弱?
被自己压垮的,决不仅仅是真嗣一个人。目睹第二次冲击的美里,哭喊着寻找***明日香,呆呆握着眼镜盒的绫波丽,黑暗中已无所求的赤木。究竟谁战胜了自己?阳光总是不在黑夜中出现,懦弱和坚强却能同时共存于一个小小的躯体之中,这让我有了某种感触。人类,或许是伟大的东西,而这种伟大,也和渺小混合着。无畏的回望着黑暗,因为,我也曾拥有过白天。
真嗣抱着头,坐在台阶下。黑影包围了他,但我分明看见,他脸上,一抹悲伤。
偶像(Ouxiang)
“偶像,用木头或泥土等制成的人形。”——《新华字典》P338
是这样吗?所谓的偶像,是这个吗?
一瞬间,我想起了很多很多东西,也许岁月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偷偷带走了很多,而我,却真的把它们都忘却。
绫波丽,也是一个偶像。这样想着,我笑了,自以为很洒脱。
彷徨(Panghuang)
怎么办?救救我……救救我……怎么办?
听着真嗣的呼唤,我的心一阵阵震颤。他固执的向明日香求救,自己却放弃了挣扎。那我呢?我该怎么做?在这世上,是否有着一种让我可以安心的力量?为什么我手中握着很多,却还觉得一无所有?在我象个幻影般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谁来指明方向?当我不知所措,是什么阻挡了我的选择?
彷徨,在每一个无法预期的时刻。
曾经有人问过我,用哪个词形容我们这一代呢?他指着班上默默做题的人们。
一个词一下子跃入我的脑海。
彷徨。
曲解(Qujie)
是谁曲解了谁的想法?是元渡,绫波丽,SEELE,还是我们?
我们曲解了别人,别人也曲解了我们。我们,甚至曲解自己。心里要说的,却无论怎么努力,也说不出口。我们必须在这忽明忽暗中前进,这种曲解,有时并不是故意的。我从不相信,自己所做的是绝对正确的,因为所有这样想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耳朵听见的,可能是假的;眼睛看见的,可能是假的;自己所做的,也可能是假的。一切,在诞生时,也许就已经被曲解,那是我们穷尽一生也无法解开的结。
能了解吗?
在更多的时候,为什么人们选择了沉默?
人(Ren)
什么是人?人是什么?
如果有些东西,诉说的不是人的故事。我要说一句,EVA说的,就是人的故事。不管多么荒诞,不管多么奇特,这仍然是人的故事。
在这部作品里,没有英雄,没有小人,有的,是一个个人。他们不是架子,他们有血有肉。微笑的加持,懦弱的真嗣,冷漠的绫波,热情的明日香,深沉的元渡,为着自己的目的,前进着。
忘不了,剧场版的结尾,出现了街头拥挤的人流,出现了影院中无声的观众。世界无声,一切静静流动。
死亡(Siwang)
“死并非生的对立面,而是作为生的一部分永存。”——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就是这个,如果所有我以前的关于死的想法都无法诉诸于语言的话,这句话,能代表一切。
不了解死,就永远无法明白生。就象没有黑,就表达不出白,没有高,就不懂什么是矮。没有了死,我已没有生的兴趣。也许正因为有了死亡,我才如此坚定的要活下去。这不是矛盾,但我分辨不清。
所有人都死去了吗?
只看见无数的十字架耸立在天边,还有人活了下来,真好。
天使(Tianshi)
为什么把ANGEL译为使徒?
他们的目的,也是要补完自己吧?一个一个的向利利唯前进,而第十八使徒,人类,却用EVA将他们一个个杀死。有一个使徒,我坚持称他为天使,因为,他是渚薰。在最后时刻,他自己选择了死。抬头时,在初号机后面,他看见了绫波丽,他笑了,坦然而豪迈。人类真有活下去的资格吗?谁赐予了这种资格?还是要依靠自己的决心来争取呢?
“欢乐女神,圣洁美丽……”渚薰坐在石头上,低低的吟唱着。远方的太阳缓缓落下,真嗣转头……真是宿命的相遇。
完整(Wanzheng)
我们不完整。
这种缺失有时我也会隐隐的感觉到。一直想弄明白,究竟我们缺少了什么?想要伸手去抓,却没有头绪。所以,SEELE想要补完,但那种补完,是我们期望的吗?没有了自己,那“我”算什么?
没有答案。
我只看见,残缺不全,被咬了一口的苹果。
心灵(Xinling)
没有任何一部动画能在心灵描写这方面与EVA相提并论。
我们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混乱,单线条,黑白,重复画面的闪现,EVA用尽了各种手段来表现,但心念一瞬又一瞬,又怎是可以表现的?人心,将是一切疑问的终极解答,对此,我深信不疑。在研究外部的世界前,我们必须明白自己。但已经太迟了,所以,有了这混乱的世界。我们奔忙着,甚至没有时间来思索这一切。
总是害怕,眼睛出了毛病,会把红色看成黑色,那心灵呢?
音乐(Yinyue)
每次听“Thanatos”,只有震撼。
要是有什么,可以刺透全世界所有人的心,那就是音乐。EVA的音乐,会让你颤栗。喜怒哀乐,居然可以用音符来表达,这只能让我赞叹。
和朋友们听着歌,一起大声呼喊,只有这时,我才感受到了一丝的温暖。
真实(Zhenshi)
日本的文化吗?对于真实和事实,他们似乎一直纠缠不清。
事实只有一个,而真实却是有多少人就有多少个。这就是每个人看法的不同了,象是叛徒和同志,朋友和敌人,居然可以同时来称呼同一个人,有时候真的觉得可笑。
可笑的人类,可笑的真实。
无(I,U,V)
拼音中没有它们,这让我莫名其妙的想到了人类的补完。
也许我们是完整的,只是我们被规则所限。如果有以I,U,V打头的词语,我就不会这样想了,明明有26个字母,为什么只有23个能被排在开头?这是不是预示着什么?
心里还是很乱,结束吧,我言不由衷。
北国,冰和今天的彼岸,
死亡的彼岸,
远离开:
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幸福!
无论是陆地,
或者是水路,
你都不能找到
前往北国长春之地的道路。
一个哲人之口曾针对我们说过这种预言。
——尼采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