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五话

2022年12月06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807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四章第五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60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话

 

 

 

 

似乎,有人在呼唤着自己。

一个让人怀念的声音。

 

 

——小律。

 

 

从遥远的彼方,传来这样的呼唤。

 

 

扫视四周,却是空无一人。

律子独自站在这里。

没有建筑物。只有光秃秃的树干和处处可见的低矮沙丘。

仰头望去,是阴郁的灰色天空,而大地却是白色的。一望无际、一尘不染的纯白。

 

自己粉色的长靴,大半已经埋进了那片白色中。

下意识地伸出了手。

就像是在触碰某样禁忌之物那样,小心翼翼地,指尖触及了那片纯白。

没有感觉到什么阻力。但是,指尖上慢慢传来稍许的冰冷。

直到这时才发现自己带着手套。于是,摘下了用红色绒线织成的手套,放进了口袋里,随后再一次伸出了手。

像是火烧一样的,刺痛般的寒冷。

 

 

——小律。

 

 

又一次听到了声音。

转头望去,却依然谁也没有看到。

回过神来,四周的景色已经全部被染成了白色。

从灰色的天空中,纷纷扬扬落下的白色粉末。

不知不觉,肩上已经积起薄薄一层。

 

好冷。

不可以待在这里。这样想着,迈开了步子。

奋力拔出了被埋住的长靴,一步,一步,又一步,缓缓而行。

即使如此,眼前的景象却依然狭窄。

 

 

 

——小律。

 

 

 

那微弱到几乎就要听不见的声音,就是她前进的指引。

声音的主人一定会来找自己的。自己一定会得救的。

她并不觉得害怕。只要朝着那个声音走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用衣袖擦去了模糊视线的泪水,继续奋力地迈步走去。

疲惫的身体变得很沉重。长靴里很凉、很潮,就像是进水之后又结了冰。脚趾已经麻木,感觉像是不再属于自己了一样。

 

 

但她并不愿意停下来。

步履蹒跚,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小律。

 

 

声音似乎变得更近了。

纯白的世界之中,似乎有人站在那里。

离自己并不很近,即使伸出手来仍是无法触及。但只要走下去,就一定可以到达的。

对方的身高,比起律子还要高出很多。无法看清容颜,应该不是因为自己在哭的缘故。

 

但是,可以断定对方的身份。那是一个她很熟悉的人。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身体渐渐失去了力量。而对方也急匆匆地向她走来,替她掸落了衣服上积起的那层纯白之物。

律子扑进了她的怀抱中,呼唤着那个名字。

 

 

 

 

 

 

「......妈妈...?」

 

 

 

 

 

 

 

 

随后,猛然睁开了眼睛。

有人正守在自己身前。虽然看不明晰,但她知道,那并不是她的母亲。

脑海中的迷雾渐渐消散了。她终于看清了,是那张熟悉的笑脸。

 

 

 

「呀,你终于醒了。」

 

「......小良?...为什么......」

 

「我碰巧来松代办点事嘛。...啊哈,不要在意这些小事啦。看,有人来接你了哦。」

 

 

在他身后,有几个人影抬着担架匆匆走来。应该是急救队的人。

加持应该是为了调查三号机的事才来的吧。他那有点干涩的笑容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想到这里,律子终于反应过来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自己仰面躺在地面上。大概是被冲击震倒了吧。

可以看到天空,暗红色的天空。

明明自己一直待在建筑里面的。但现在,整片天顶都被爆炸掀飞了。

还可以闻到刺鼻的气味,视线的一角似乎看到一缕暗灰色的烟。应该是哪里着起火来了吧。

过了多久了呢。既然天空已经出现了晚霞,应该已经有几个小时了吧。

身上到处都很痛,但似乎没有受太重的伤。在把自己抬上担架之前,急救队员们已经简单地为她做了治疗。

打了一支止痛针之后,痛楚明显开始消退了。

并不是不想坐起身来,但此刻她实在太累了。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微微侧过头,与走在身旁的加持对视了一眼。接下来律子应该会被送到医院吧,不过他还是选择了一路跟来。

 

 

 

「......三号机,怎么样了?」

 

「...听说是被使徒侵蚀了呢。在摆脱控制之后朝着箱根去了。」

 

「......朝着本部那边?」

 

「啊,不过已经被歼灭了,就在野边山一带。所以,不用担心了哦。」

 

仍然在长野县内。也就是说,本次作战的环境不再是熟悉的水边作战了,NERV一定是采取了主动出击的策略。

从这里到箱根的直线路径上仍然有市区存在,所以才无法放任使徒不管吧。

 

 

「...其他的EVA有没有受损?」

 

「......啊啊,还是有一些损伤的,不过好像不太严重。具体情况还是去问葛城比较好,现在打电话也来得及哦。」

 

「不、不必了,总之多谢了。......不过,小良...」

 

「怎么了?」

 

「......刚才......做了一个梦。......关于我小时候的...」

 

 

 

脑海里又感到一阵迷蒙。大概是止痛药的副作用吧。

也许就连律子本人都不明白自己在说些什么。而加持虽然一头雾水却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努力扮演好一个倾听者的角色。

 

突然觉得很累、很困。

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EVA的受损并不严重,就是说真嗣应该也没有受伤吧。这就足够了。剩下的事情,等回了本部再问也不迟。

当务之急是在医院休养,尽快恢复些体力。三号机的具体情况,后续的处理工作,还有很多事情等着自己。

可是,好想睡觉啊。

 

 

「明明早就已经忘掉的事......为什么......会在梦里见到呢......」

 

 

 

轻声呢喃着说道。加持恐怕已经听不到了吧。

梦里那个纯白的世界,大概正是自己的故乡,母亲直子的老家吧。在律子小时候,她一直被寄养在祖母那里。

 

那时母亲还没有得到学界的认可。一门心思扑在研究上的她,哪里有心思照顾女儿呢。

在梦中,自己穿的那身衣服,那双粉色的长靴,以及,那片一尘不染的白色。

这是律子记忆最深处的碎片。她本以为自己早已忘得干干净净,而今却在梦中又一次回到了曾经。

那时候,自己是否迷了路?她记不起来了。不过,直子往往一整年也不会回几次家,这一点她仍然记得清楚。

所以,梦中的人影,或许并不是母亲。

应该是祖母吧。

 

 

意识变得愈发模糊了。

就仿佛自己正被从那个白色的世界中抽离。那个寒冷的,令人怀念的世界。

 

 

雪,是雪啊......

 

 

是啊,那是如今已经再也见不到的景象了。自己终于想起了它的名字。

在律子还是孩子的时候,每年,都能看到纷纷扬扬的飞雪呢。

 

 

 

像是终于说服了自己一样,律子浅浅地笑了一下。随后再次失去了意识。

 

 

(到了这里可以猜出此前的梦境到底在描述一件什么事了。应该就是律子小时候在冰天雪地里迷了路,最后被人所救的经历吧(当然了,只是猜测)。至于来救她的人,虽然她不愿承认那是母亲,但考虑到律子小姐别扭的性格,beiming还是觉得,那个人应该就是偶尔回家一次的直子。(这纯粹是beiming自己的一点理解,存在很大的主观性)——beiming)

 

 

 

 

 

 

 

 

 

 

 

 

 

睁开眼的时候,加持已经不见了。

在不远处忙碌的护士看上去有些眼熟,这里应该是本部的病房了。大约是在自己熟睡的时候被送过来的吧。毕竟松代那边的医院里同样挤满了伤者,从那里到箱根,乘直升机的话用不了多少时间。

也就是说,已经可以去与源堂见面了。等事态安定下来,他应该就会叫自己过去了。

 

 

额头上包裹着绷带,感觉有些异样。也许是受了外伤也不一定。另外,手腕和足部好像也受了扭伤,有些部位被敷上了热毛巾,而且传来阵阵的痛感。

不管怎么说,幸好没有受到骨折这样的大伤。稍微休息一下就可以继续投入到工作中了。

虽然才刚醒来,但思维却很清晰。药物的影响也基本消散了。

 

在与源堂见面之前必须要了解一下现况才行。这样想着,正打算叫个护士来的时候,病房的门开了。

 

 

 

「律~子~,打扰了哟~」

 

「抱、抱歉,失礼了。」

 

「啊啦,真是罕见的组合呢。」

 

门口站着的正是自己想要联络的两人,美里和玛雅。

来的时机也未免太巧了,恐怕自己的病房也正被监视着吧。

是因为担心自己吗。

 

不,应该不是的。只要看一眼她们的表情就能明白了。

 

 

「碰巧有空,就叫上玛雅一起来了。情况怎么样啊?」

 

「没有什么问题。虽然不清楚爆炸的规模,但就算是我这种身体素质,也应该没什么大碍。」

 

「已经看到松代那边的影像了,真是严重啊。不过好在没有死者,实在是奇迹呢。」

 

「...总之真是太好了,前辈能平安回来。」

 

「谢啦。……另外,玛雅,跟我说说吧,变成使徒的三号机怎么样了?被打倒了吗?」

 

 

听到这句话,美里她们显得有些震惊。

一下子律子就明白过来了。对她们来说,自己应该一直在昏迷、对事态一无所知才对。如果告诉她们自己是被加持救下、听他说过一些事请了,应该就足以让她们信服了吧。

对于眉毛上挑、一脸困惑的美里,律子并没有在意,而是用眼神催促玛雅继续往下说。

 

 

「...本部很快就得知了松代的变故,在大约十分钟后收到了卫星影像。接下来两小时,完成了野边山一带的防御部署,在确认三号机为使徒后,作战正式开始。实际战斗时间约为五分钟。」

 

「......三号机本身就是使徒吗?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机体被一种粘液状的生物侵染了,那应该才是使徒的本体。与与此前入侵MAGI的使徒有一些共同点,但在三号机停止活动的同时就灭亡了,所以最终未能取得样本。应该是某种寄生型使徒吧。」

 

 

不知不觉间玛雅又换回了往日里那种相当正式的语气。把情报分毫不差地传达给前辈,是她一贯的作风。

她大概也明白律子想要知道后续的急迫心情吧。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孩子。

迟迟插不上话的美里只能沉默地站在一旁,让人觉得有些违和。

 

「...也就是说,为了歼灭使徒,只能把三号机本身破坏掉。没有搭载S2机关也没有电缆供电,即使如此还能够活动是吗?这就是使徒的力量吧。」

 

「是,恐怕正是如此。虽然没有精确测量,但三号机的腕力、脚力都远超我们的预期。」

 

「......所以,最后是怎么打倒它的?」

 

「这个......」

 

 

玛雅陷入了语塞,与坐在旁边椅子上的美里交换了一下眼神。

随后,美里点了点头,神情严肃地看向了律子。

而律子此刻也意识到了,恐怕她之所以会来,只是为了向自己传达战况而已。她不是以友人的身份,而是NERV的作战部长的身份而来。

像是想要抢占先机一样,律子开口说道。

 

 

「......我已经听加持君说过了,EVA的受损不算严重。...当时都发生了什么?」

 

「加持是这么说的?...零号机和二号机基本没有受伤,但初号机受损可是相当严重,全身装甲都变得破破烂烂的......不过,毕竟是初号机独自击败了使徒,受损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你是说,真嗣君一个人打倒了使徒?」

 

律子的语气听上去一无所知。这一次并不是装出来的。

 

当然,也可能是源堂使用了傀儡系统。虽然搭载傀儡系统的三号机发生了暴走,这也许会让他对于再一次使用傀儡系统有所顾忌,但是,以莉莉丝为蓝本的初号机与傀儡系统的亲和性应该会好得多。

正如他曾说过的那样。一旦真嗣失去了战意,他肯定会下令使用傀儡系统的吧。

 

然而,律子已经隐隐感觉到了。美里并不是因为傀儡系统的事情来找自己的。

 

对于律子之前的问题,美里眉头紧锁,点了点头。

 

 

 

 

「...嗯,是真嗣君把使徒打倒了。虽说最先要与使徒接触的是明日香,但被真嗣君阻止了。」

 

「...是吗。」

 

「......我说,律子,告诉我吧。第四适格者并不在三号机上这一点,你事先已经和真嗣君说过了吗?」

 

她的目光非常尖锐,定格在律子身上。

虽然语气很平静,但律子可以感受得到她身上的怒意。是对谁呢?是律子吗,还是说,是对真嗣呢?

 

 

「没有。我只和司令说过,但副司令应该也是知道的。再下来就只有第四适格者本人了。」

 

「......真的?」

 

「嗯,毕竟这是机密,我连玛雅都没有告诉。......至于与此事无关的真嗣君就更不可能说了。」

 

说着,不由得看向了站在美里身旁的玛雅。她被严肃的气氛吓得不敢说话,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美里的眼神中仍然带着一丝怀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是吗......说的也是呢......」

 

「是真嗣君做了什么吗?」

 

「...不,没什么。...详细的战斗过程你去问玛雅吧,我还要去探望明日香,先走一步了。」

 

说完,美里站起身来。

正在律子以为她要推门出去的时候,她却又一次停住了脚步。声音压得很低,头也不回地开了口。

 

 

「...律子?」

 

「......怎么了?」

 

「......难道你...就不怕那个孩子吗?」

 

 

可她似乎并没有期待听到律子的答案。抛下这个问题,美里推门出去了。

也许是因为她也知道,对律子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可以马上回答的问题。

玛雅仍然站在椅子旁,望着美里离去的背影,无言以对。而后,在律子的催促下,她才终于回过神来。

有些歉疚地笑了一下,开始讲述起今天发生的事情。

 

 

 

在野边山的防御部署,按照距使徒由近到远的顺序,分别是二号机、初号机和零号机。

装备了来复枪的零号机作为后援,部署在很远的后方。而明日香和真嗣两人则负责抵近战斗。在郊外作战,没有都市的火力支援,EVA三机按照训练过的阵型进行部署,到这里为止,无疑是美里的决策。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

 

按照预定计划与使徒发生了接触。正如美里所说,明日香第一个冲了上去。她大概又是擅自出击了吧。为了阻止她,真嗣抢在了她的前面。虽然这样未免有争抢功劳的嫌疑,但想来以明日香的能力,多半也是无法击败使徒的吧。

 

 

「美里所说的是真的?」

 

「...在面对三号机的时候,明日香的行动出现了短暂的迟疑。而初号机也正是在这一刻赶到的......」

 

初号机的飞踢击倒了三号机,不,使徒。随后将其压制在地面上。

这并非美里的决策,而是真嗣的独断。照玛雅所说,当时的美里正在思考该怎样救出三号机中的东治,而且三号机也并未有明显的动作。

然而,真嗣却毫不迟疑地发起了进攻。在击倒使徒后,一手将它按倒在地,而另一只手则拔出高震动粒子刀,数次刺向了使徒。

使徒并非没有反抗,然而真嗣却像是对此早就预料一样,迅速斩落了使徒的双臂。随后,一刀划开了使徒的背部,拔出了插入栓。

 

他完全丧失了理智。

这期间他一直在怒吼着什么。发令所也有人以为,他已经精神错乱了。

在狂暴地拔出插入栓之后,真嗣对三号机的攻击却并没有停止。

明明使徒已经完全停止了活动,可他却像被什么东西附体一样,仍然疯狂地摧残着那副残躯。

美里也试过制止他,但全然无用。直到初号机的供电被强行切断、内置电源耗尽之前,他都处于充耳不闻的状态。不过,这或许不是故意的,他应该是真的没有听见吧。

 

 

从结果来看,真嗣的确救下了东治。尽管其实东治并不在插入栓中。

但从具体的过程上来看,他的行动疑点重重,让人不由得怀疑,他真的是想要救下东治吗。

就算EVA遭到了使徒的侵染,可只要同步还没有被切断,驾驶员仍会感受到被攻击的痛苦不是吗。东治并不像其余几位适格者一样经受过充分的训练,倘若面临过强的精神冲击,出现什么结果都不意外。

 

 

 

(在得知东治被选为驾驶员后,真嗣的心中是有过某种黑暗的情绪的。这一点在SR中已经有过描写(-the destiny- 第三章 在那欲哭的夜晚)。在这里,作者大概也是出于相同的考虑才塑造了这段情节。——beiming)

 

 

 

 

对于此事,美里的反应最为激烈。她直接向源堂请求,要以违反命令、故意伤害第四适格者的罪名,对真嗣施以惩处。

而直到这时,源堂才第一次把真相告诉了美里。三号机原本就是用傀儡插入栓启动的,第四适格者并不在那上面。何况,从三号机变成使徒的那一刻起,它就已经成为了必须摧毁的目标。就算东治仍然在那上面,真嗣的行为也是完全无罪的。

 

在走出插入栓的那一刻,真嗣就被荷枪实弹的警备员押走了。现在应该被注射了镇静剂,正在睡眠中吧。

至于他醒来之后会不会真的受到处分,玛雅说,现在还不清楚。

 

 

「......使徒是真嗣打倒的,这一事实是不会变的,不是吗?」

 

 

虽说违抗了命令,可身处战场难免会身不由己。倘若因此加以责罚,未免有些不通人情。

何况,东治暂且不提,无论是明日香、零还是本部的其他作战人员,都是因为他的英勇奋战才免于受伤,不是吗。

 

 

然而,玛雅却别开了视线,低着头说道。

 

「......我觉得,前辈是因为没有亲眼目睹,所以才会这么说。」

 

 

表情显得很僵硬,一直望向别处。

也许她的眼前又一次浮现出了初号机摧残使徒的恐怖景象。

还是说,回想起了真嗣的怒吼声呢。

曾经,当看到暴走的初号机从异空间归来的可怕身姿之后,律子也曾对真嗣抱有畏惧心理。但这一次玛雅的反应却比当时严重得多。恐怕美里也是。

 

之所以问出 ‘ 是不是觉得真嗣很可怕 ’ ,应该也是出于这一原因吧。她并不像律子一样知晓「真相」,所以,对于真嗣的行动、对于初号机撕碎使徒的狂暴姿态,她不可能不感到恐惧。

 

 

 

 

就像是看穿了律子的想法一样,玛雅垂下了头,小声说道。

 

「我也觉得...那样的真嗣君...很可怕......」

 

 

 

也许,她是说出了NERV所有人的心声吧。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直子的出身地似乎没有设定过呢。

很想写写雪景,但总觉得情节好像有点些孩子气了。

 

这一话比此前要长一些,但是前半段基本没什么意义。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