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Aki2

2024年06月04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12595字 ⁄ 字号 Aki2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1 views 次

 

 

Aki2是the 2nd try作者Jimmywolk先生 在2019 年发表的the 2nd try 的一个后续小故事。

记得最早接触嗣香同人是在多年前,初次观看NGE和EOE之后,恍惚间偶然发现了这个叫E研的网站,Sirens先辈翻译的《时间,奔流》和Uphoenix先辈、Serpentwindy先辈等人翻译的The 2nd try给予我极大的精神慰藉,与此相伴的还有对各位先辈不计回报的无私奉献的由衷敬佩。

由于时间久远,the 2nd try的最初翻译文本已经残缺不全,散落于互联网各处,幸而不少同好仍然关注着这部优秀的作品,将已有的文本整理汇总为PDF后,经Jimmywolk 同意后发表在其个人主页https://www.jimmys-desktop.de/nge.php?lang上,其中就收录了由migsusert先生翻译的Aki2。但该翻译并没有发布其他网络资源,此前Beiming先生已将the 2nd try重新翻译在E研发表,而Jimmywolk先生也在The 2nd try发表20周年之际开始了20周年纪念版本的修订工作(详见https://www.fanfiction.net/s/142 ... Anniversary-Edition)。

在向Jimmywolk先生和Beiming先生致以深沉谢意的同时,作为这部经典作品的有趣衍生,Aki2也理应值得被更多同好知晓,因此在经同意后,笔者将本文翻译搬运到E研发表,希望大家喜欢。

声明:原文链接https://www.fanfiction.net/s/13323283/1/,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相关方面提出要求,本人愿意根据相应要求处理此处发表的文本

 

Aki2
原作:Jimmywolk
翻译:migsusert

【作者的碎碎念】
提要:随着一个不断增长的阴谋渐渐浮出水面,一个大新闻将在真嗣身上发生。剧透一下,这是一个“The 2nd try”的后续故事。

免责声明:新世纪福音战士版权属于Gainax?Khara?... Netflix?至少不是我。剧透警告:这个故事涉及我的同人旧作“The 2nd try”的大量剧透——如你所见,从它的标题和可能存在的提要(这些提要内容取决于这篇作品的发布平台)可能就已经涉及剧透了。如果你对那本同人感兴趣,但尚未垂阅的话,请务必在观阅本文之前把它读完,否则,你或许将不能完全理解这个故事,因为我非常希望这篇作品的读者能够了解“The 2nd try”的故事……

对于我的漫画作品“AcL”(如果你不知道这个缩写的含义的话,请特别注意)【注:“AcL”即“Aki-chan's Life”】,这篇作品里也可能会有小小的剧透——但这个仅作参考。
其他说明:我将在最后对这个故事作更详细的说明,但为了避免一些读者乘兴而来,失望而归,首先说明:这部作品不是T2t 的完整续篇。它只是我在今年早些时候基于一个想法所做的一点微小的工作,我认为那个想法足以成为我今年的年度工作。也就是说,现在终于着手实现了……

“恭喜!”
真嗣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尽管带着些颤抖,不仅是听到祝贺的缘故,更是出于引起这祝贺的缘由。他实在太过高兴,喜悦与兴奋混杂在一起,当然也夹杂着相当多紧张的情绪,他回过头,看到妻子的脸上也流露出了同样的情绪……他轻轻地、握住了妻子的手。
最近出现了一些……迹象,因此他们决定确认一下事实是否如他们所愿,在秋上学的时候他们出了门。第三新东京市果然还是太小了,就在他们走出药店的时候,刚好与他们过去的监护人撞个满怀——好巧不巧,当时她正好外出办事。当美里小姐意识到他们可能“得到”了一些什么的时候(尽管真嗣已经长大了一点了,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紧张起来的时候还是太容易上当受骗被勾出很多话),他们两个中没人能说服美里“你不用陪我们回家等结果的!”
于是这就是为什么他们现在坐在厨房的桌子旁,盯着明日香带回来的试纸,直到试纸显示出最终的结果。
“阳性……”明日香只是轻轻地念出声。
所以,恭喜是他们应得的祝福。不过,那句祝福声倒也并不是来自于桌子另一旁那个咧着嘴笑着的女人。当然不是她,是旁边桌上的电话的扬声器发出的。无论这只是另一个大巧合,还是这是电话对面的声音主人表现出的另一种可怕的能力,甚至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正在发生的事情,正在环游世界的丽又刚好在明日香在厕所里测试的时候给真嗣打了电话。这位蓝发的艺术家问起他们现在是否幸福时,就连提问者自己也没法阻止真嗣他对自己家庭情况喋喋不休。
但是丽也并没有提出要阻止他。虽然丽的祝愿满含温暖与诚实,这位前少校的反应仍然缺乏表达。
“呜呼——!”
伴随着她的喊声,美里伸出双臂,这突如其来的夸张动作几乎使她向后直接仰倒在地,不过她却利用了这个作用力直直后倒,靠在了桌子上,把真嗣拉进一个大大的拥抱里去,“来吧,‘爹地’,给我们拿点东西干杯庆祝!当然,你不能喝,孕中大小姐!”
“你也不能。”真嗣笑着说,“除非你能接受只喝果汁,你也知道我们家里通常不放很多酒。”
他的提醒让美里立刻瘫倒在座位上,“啊……是啊……我怎么能忘了这个……在这方面来说你们真的应该改改方法表达自己的热情好客了……”
虽然这话挺伤人的,但美里那张嘴毕竟众所周知地孩子气,所以让人无法把它当回事。更何况,这些年来,她自己也少喝了不少酒了,尤其是现在的时刻,她也做了母亲——不过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她偶尔还会无伤大雅地小酌一杯。
最后,她也只是耸了耸肩,“好吧……但我想这对丽小姐也不公平……”
“啊,别在意我,我房间里有个迷你酒吧,它还挺不错的。”
美里只能瞪着扬声器,让这对夫妇感到十分好笑。
“好啦,丽,”明日香轻笑着责备道,“别让美里小姐嫉妒你那个酒吧了。”
“说真的,”这位紫发女士改变了话题的方向,“你们都没准备庆祝的东西?”
“我们还没想到要和谁庆祝呢。”明日香解释道,“我们本来打算保密,直到我们完全确定怀孕了,但由于我亲爱的白痴老公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舌头说出真相,我们的保密圈子不得不扩大不少了。”
“抱歉——”真嗣失败地叹了口气,在保守秘密这方面,他几乎从未及过格。
但是明日香也只是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别担心啦,”她说着,然后在真嗣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我很想告诉全世界这个消息。”她瞥了一眼仍然呈现阳性的验孕结果,眼神有些呆滞,然后把视线转回他身上,笑容毫无保留,“我们又要有一个孩子了……”
他回以微笑,他们两个都沉浸在他们共同的幸福和温暖中,终于第二次为人父母(或者第三次,如果算上秋的再次回归的话)。
……直到他们意识到美里正看着他们,露出属于她的笑容。
“你知道……嗯,明日香,还记得我们的谈话吗?当你第一次告诉我关于秋的事情的时候?当你说‘就算还有也再也不会是她了’的时候?我只是有个有趣的想法——”她大笑着挠了挠自己的下巴。“如果是她呢?”
明日香眉毛一挑,“这个……我很怀疑……”
“但是你仔细想想,”美里继续沉思着。“你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她会把自己当成姐姐和另一种意义上的妹妹,基本上就是说你会有一对年岁相隔八年的双胞胎……”
“还是……”真嗣打断了她。即使他不得不承认这个想法确实有点可取之处,但它也会有点……
好吧,“无聊”可能是一个错误的形容词,因为拥有一个女儿已经是任何事情都无法取代的一切了。但他肯定会更喜欢孩子之间有着更丰富的多样性。而且,嗯……“这几乎不可能。毕竟我们已经过了那个会怀着梦想的阶段了……我们可能没有办法确定特定的时间或者追寻什么时间轨迹,但我们现在肯定比过去成长了很多。我是想说,我们甚至特意等了这么久才再次尝试怀孕。”
“尝试?”美里向他确认,“所以我想这一次肯定你们计划了很久的?”
这对夫妇又交换了一次眼神,彼此露出会心的微笑,之后明日香才点了点头。她说: “秋给了我们那么快乐和幸福,但其实在我们回来之前,我们就已经时不时地想……再要一个孩子了……但是那时候,光是担心小秋她就已经很艰难了。后来,嗯……一开始我觉得我们俩都没有想过要找个替代品,即使最初的她回到我们身边,我们仍然被我们看起来过于显年轻的身体所困。所以这位忧郁先生,”她说着揉了揉真嗣的头发,“坚持要再等等。”
真嗣轻笑了一声,有点尴尬,“嗯……我们很幸运,好吧,我们很幸运和小秋一起度过了美好的时光,但是即使我们现在可以轻松地与高素质的专家接洽,以防万一发生任何问题……我还是认为我们不应该因为她和年轻时怀孕的那次一样承担……不必要的风险。”
明日香耸耸肩,“我想这至少可以减少一些人们的奇怪的表情。”
“这些年来,这种情况对你们来说肯定不少见吧?”丽提出。
“嗯……不是的。我并不是真的在乎他们怎么想,而且毕竟还可能会有很多那样不理解我们的情况人,毕竟,考虑到我们在他们眼里还那么年轻,但是如果我说,每堂课有人开我玩笑的时候,我都不必浪费时间去辩解什么这件事让我不开心,我铁定是在撒谎,尤其是每次他们的玩笑都还涉及到我的孩子……们……”红发的少女笑了起来。“该死,现在实际上已经是复数了……”
一股新的情绪涌上了这对准父母的心头,但这一次美里似乎没有被卷入其中。对于自己的理论被否定这件事,她似乎仍然有点失望。“你确定不会是她吗?我的意思是,你当时那么年轻,坠入爱河,而且你已经承认,你没有正常追随时间轨迹,所以肯定有一些额外的时间溜走了,而你没有意识到的可能性啊?”
“不,我真的觉得我们不可能偏得那么远……”
“但不管怎样,这种情况还是会发生的吧?毕竟,仍然还是同样的基因结合在一起而诞生了孩子?”
“理论上是有可能的……”蓝发的艺术家通过扬声器承认道,美里顿时跳起来指了指声音传来的方向,“哈!看,丽也同意了!”
“然而,”丽继续说道,“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和任何父母有两个基因完全相同的孩子的几率一样低——当然不包括同卵双胞胎。换句话说,几乎不可能。”
“而且,”真嗣插话道,“即使她有这样的思维,她的身体也和之前一样,但她仍然会有大不一样的成长环境,无论如何,她最终都会成为一个不同的人。”
“太扫兴了,”美里生气地说,“我还是喜欢这个想法。”
她的笑容又回来了,她俯身靠在桌子上,在明日香仍然平坦的肚子上转了个圈,挥了挥手。
“我要给你取名为‘秋二号机’!”
“别闹了,”明日香嘟囔着,脸颊通红,赶走了美里的手。“你听到了,这个孩子不会再是她了。我们以前……也许确实面对过不幸,但没那么糟。我们甚至不知道这次是女孩还是男孩呢。
也许会有更多的红头发的孩子或者深棕色头发的孩子。也许这孩子的眼睛是隐性基因的绿色而不是蓝色。我们现在真正知道的是,根据这个测试,我会有一个孩子。”
“我回来了!”
三双眼睛惊讶地瞪大,从前门传来了这个大家都熟悉无比却又意想不到的问候声。真嗣侧头看着妻子同样吃惊的脸,当然,是他们所拥有的姑娘刚走过门口,踏出欢快的脚步声,越走越近的声音。他的视线在明日香、厨房与走廊之间的客厅门和仍然放在桌子上的试纸之间飘忽。
这实在是太快了,这句话可不仅仅是说她回来的速度而已。
虽然他们已经有一些讨论,关于是否要参考秋的决定,并首先获得她的首肯。但父母双方很快否决了这一点。他们已经非常希望再要一个孩子了,所以如果她反对的话,那只会让她失望,最重要的是,这样的话会让她觉得她的意见并不重要,因为明明是父母要求她给出意见,结果做决定的时候还是无视了她的意见。
如果她同意的话,她可能不会停止询问他们孩子什么时候才能出生。
因此,他们本打算让女儿慢慢接受他们的家庭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扩员的想法,在这里或那里留下一些暗示,然后进行一些经过深思熟虑的、冷静的、集中的讨论和解释。
不知怎么的,他有种感觉,在她进门前剩下的几秒钟里,她就会看到试纸,然后问是这是关
于什么的测试,可能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们准备好回应的话语。
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把今天早上的报纸扔掉,那几张纸仍然躺在他旁边的桌子上,他快速地把报纸铺开遮住桌子上的白色试纸,时间正好卡在门框里出现一蓬棕色的乱发之前。
“咦,原来你们在这里啊。”进门后,秋惊呼一声,这才注意到今天家里来了客人。
真嗣笑了。也许是因为这句可爱的话,但是当他看到女儿的时候,一股怀念的情绪不由自主地涌上心头。仿佛就在昨天,她还是一个婴儿,坐在高脚椅上,坐在这张桌子旁,嘴里砸吧砸吧却没有吃东西。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走到哪儿都摇摇晃晃。是一个三岁的孩子,穿着太宽的衣服,把她能够到的所有东西都印上她的画作。是一个带朋友回家玩的幼儿园小朋友。
从那些记忆的时刻直到现在,她可能已经长大了些,但除此之外,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她齐肩的长发仍然是她最不可驯服的部位。她的蓝眼睛仍然像往常一样闪闪发光,期待着发现新的东西,她的微笑仍然能够使任何困难都值得跨越。
她现在穿着她小学的蓝色校服。
虽然他很喜欢看着她长大,但也希望这些年月不要过得那么快。
尽管他很爱她,但看一眼那叠报纸,他就会想起——她真的不应该还在这里!
“嗨……嗨,宝贝。”明日香跟她打招呼,但是声音一点都不自然,眼神也十分紧张,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她的警惕,“这么早就回来啦,不是说放学后要跟朋友聚聚吗?”
这显然不是用于提醒他们女儿离开这里的最好的事情,因为她跳到桌子边上坐下来,她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大大的撅嘴的可爱表情,“咪咪要回家帮忙,梨子忘了今天还要上钢琴课……”
“哎呀,真遗憾。”明日香揉了揉她的头发,表示同情,“如果能让你开心的话,电话里还有个朋友找你哦。”
女孩疲惫地抬起头。“啊?”
“你好,小秋。”柔软的声音响起。
那个棕发的孩子听到她的话,咧着嘴笑了起来。“嗨,丽小姐!”她高兴地回答,双手托着下巴,双脚在空中摆动,“法国怎么样?你差不多结束工作了,对吧?”
真嗣忍不住对着扬声器笑了笑。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告诉他,一个“好”父亲应该提醒她如何正确使用厨房桌子,但是在她显然经历了糟糕的一天,现在终于和她的第一个朋友愉快地聊天,分享着和他们自己的好消息,他真的没有办法叫她下来。
“十分放松,卓有成效,”艺术家对着话筒重述,“这次展览没什么特别的,但是我确实有机会拍了不少照片。不止是巴黎……但仍然是非常美丽的风景。”
“只是拍照片?”真嗣大声问道,“你什么都没画?”
桌上的女孩翻了翻白眼,突然发出一声夸张的呻吟,“哦,爸爸!这是艺术参考!”
真嗣失败地举起了双手,“对不起,我是一个不称职的门外汉……”他喃喃自语,语气中带着戏剧性的伤感,逗乐了周围的女人。
“嗯,我确实画了一些速写,”丽承认,把注意力拉回到她身上,“但其实,画完整的画会太耗时间。”
“我要等不及看看它们了!”
“是啊,”美里叹了口气,“能看到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方一定很好,而有些人只能梦想能尽快去看。”
“得了吧,好像你想去却去不起似的。”明日香责备道。
“呃,也许吧,但是……”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但是他们很清楚她的意思。他们从经验来判断,带着一个小孩子长途旅行也许可能,但一定不容易,“其实冲绳也是个不错的度假胜地……”
“那么,秋,”丽开口,但又停顿了一下,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熟悉的恐惧感,“学校怎么样?”
那女孩发出恼怒的呻吟声。这话题不太好。她应该知道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们聊天的时候,她总是拿这个开启话题,“额啊!怎么会有人在这里坐上几个小时?在幼儿园的时候,天气好的时候我们就会出去玩。”
是的,她会抵触与学校严格的规定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就连较传统教育中成长的孩子都可能已经对此产生了怨言,所以对她而言,她会不爽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但由于真嗣无法完全摆脱自己在这个严格的社会中所受的教育,他有时希望她能更愿意进一步适应。但是不管他心中那个小小的声音说了什么,总得来说,看到她继承了她母亲的固执真嗣还是很高兴的,因为他无疑会怀念这种无忧无虑、野性勃勃的精神,这种精神不可否认地成为了秋自己的一部分——尽管有时会让人际关系十分紧张。但幸运的是,他们还没有与社会发生太深的冲突,因为她仍然有影响她的同龄人的能力,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并不是说他的另一边真的有很多权利可以抱怨。 尽管她声称这很无聊,但她在学校的表现还是不错的。 然而尽管十分罕见,仍然有人无法轻易被小秋的魅力左右,比如她学校的严厉的校长(真嗣不得不承认,他宁愿让明日香自己处理那个家伙——幸运的是,就明日香对老师们的了解而言,秋的其他老师们都相对比较友好),她对何时采取“适当的”举止确实有非常深刻的认知。
她可能不喜欢那样,但是——就像最初穿校服还是更合身的衣服的选择,乃至于要不要穿鞋子这件事来说——她会习惯的。
只是似乎只是习惯,他们从来没有机会真正改变她。所以每次在家的时候,她都把鞋子全脱掉。
对于她的父母来说,他们会尽一切努力确保这里永远是一个她可以完全做自己的地方。
“我们为什么要学汉字呢?我的意思是,平假名就不错了,这还不够吗?甚至就连妈妈那张字母表都更简单!”秋不停地抱怨——然后停下来,突然转移了话题,“哦对了,那颗松动的牙齿掉了!”
“真的?”
“是啊,你想看吗?”她兴奋地问她的朋友,“我可以留着等你回来!”
“我……觉得不需要了吧……”
“哦?”不过这孩子似乎并不怎么担心,“好吧,债偶牙此右上角的辣颗牙有点小问题……”她一边用手指示意性地轻推着那颗牙齿一边说。真嗣皱了皱眉头,但他知道最好不要提醒她不要这么做,因为反正她也会很快就忘了这码事。
“那么,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秋的声音突然变小了。
真嗣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心里有些发麻,已经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但是在他有任何机会去仔细地重新调整那些可能在她之前的滑稽动作中移动过的报纸之前,秋的手已经向前一伸,从纸堆下面抓住了塑料条。
“这是什么?”她一边想,一边从桌子上滑到地上,“体温计? 有人发烧了吗?”
真嗣和明日香对视一眼,脸上露出疲惫的笑容。他们都知道自己被抓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回头路了。躲起来不让人知道是一回事,但他们不能说谎。尤其这件事是他们迟早都要告诉她的,哪怕他们希望至少能晚一点做好准备。
“不,小秋,那不是温度计,”他最后解释道。“那是……你妈妈做的一个测试,结果表明她……我们……那个……你……嗯……”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试图想出最好的表达方式,“那个……再过几个月……我们家很可能会多一个人……”
出乎他意料的是,没有立即出现反应。
没有惊讶的喘息或者兴奋的叫喊,甚至没有对他那无可否认实在是乏味解释感到疑惑的“呃?”。
相反,秋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他们,眨了眨眼睛,直到把注意力集中在母亲身上。
“所以你怀孕了?”
“嗯,我们还是需要看医生来确认,但是——等等,你真的知道怀孕的意思吗?”
“你还记得她生浩史的时候我在场吧”秋提醒道,用拇指指着美里。“咪咪的妈妈去年又生了一个孩子。听起来我们并没有……”
她突然转过身来,一脸严肃地盯着她的父母。
“我才不要清理便便!”
“啊?”
“咪咪有时不得不为她的弟弟这样做!太恶心了!臭死了,如果你不小心的话,就会沾得到处都是!”
“啊哈……”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她上周回家时心情不好,还穿着咪咪的衬衫。
“啊,”美里插话道,“我记得你以前是多么想给浩史换尿布的。”
“我那时太年轻太天真了!”秋用夸张的语气说道,甚至动作也夸张了起来,她把手臂举到了眼睛上,“他是大家都在关注的新东西嘛,我当然想要尝试一下所有的婴儿用品。我不知道会有这么多发臭的……便便!”她放弃了表演,继续大惊小怪,“我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好吧,我也不能说我会怀念那些不得不再做那件事的日子,”美里同意道,为自己逃离了这件事的痛苦而骄傲地挺起胸膛,“幸运的是,那样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
“嗯嗯……”秋瞥了她一眼,“那上个月呢?”
“嘿!他还不到四岁,”美里为儿子说话,试图逃离在丽不得不离开东京之前,他们所有人一起去动物园玩的时候经历的超级尴尬的时刻,“那、那是个意外,我们花了太长时间才找到厕所。它本可以避免……”
“呃,我不知道,我很确定我在那个年纪的时候没有发生过这种事……”秋自信地说,然后停下来,惊慌失措地回头看着她的父母,眼睛睁得大大的,充满了恐惧。“没有吧!?我没拉在哪里吧?”
“嗯……没有。”明日香沉思道,“但是你以前肯定自己也有很多尿布,而且我们也没有用阳光和玫瑰来清理那些尿布。”
当秋脸上泛起尴尬的红晕时,真嗣对这些回忆苦笑起来。他们刚刚成为一个小女孩的父母的时候,他们能够从书本上学到的东西太少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正常人的事情,没有人能够让他们询问,这整个过程真的像是一种不同的人生。但是他们做到了,而且他敢说,
他们做得很好。
现在,虽然更有经验,他们将再次经历这些早期的步骤。因为有另一个婴儿……
明日香似乎也有类似的想法,低下头,一只手放在肚子上,脸上带着宁静的微笑。而且,他意识到,不止他一个人注意到了。
“那么……你——你们又要有一个孩子了……”秋喃喃自语,之前的活力消失了。她的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落在地上,她紧张地翘起脚趾。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蓝色衬衫,“我,我不再是…不是……”
很显然,这个消息终于被完全理解了。
不像美里和加持有了孩子或者咪咪的父母有了孩子这么简单。而是她的父母要生孩子。她不再是独生女了,父母不再只属于她一个人。
显然,这使得他们对早就担心的事情的恐惧感再次袭来。即使她明确地意识到这恐惧感是毫无根据的——不过这完全可以理解,因为那种焦虑会开始在她的脑海里喋喋不休,导致她感到害怕和困惑。
明日香也注意到了,热情地向她伸出双臂。秋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邀请,冲过去拉着妈妈的胳膊,靠在妈妈身上,明日香把她拉到膝盖上。真嗣把他的椅子转向他们,果然,他感觉到秋的小手伸向他,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因为他碰到了她的手,即使她没有看着他。
“如上所述,我们仍然需要看医生才能确定,”明日香指出,她轻轻地摇晃着女儿,就像在秋还小的时候那样,“但说实话,就算我现在没有怀孕……我和你爸爸还是想要再生一个孩子的。你……不会有意见吧?”
她的脸还埋在妈妈的脖子上,秋耸了耸肩。
“有点害怕,有点迷茫也没关系。”真嗣说道,大拇指抚摸着她的手背。“你出门的时候,我们确实很害怕,”他补充道,妻子因为他说得这么委婉而不耐地看了他一眼。
“我知道……”秋轻声喃喃自语,“我只是……我……我不明白……”
“嘿,你不用担心。”明日香向女儿保证。她问她,“你不记得了吗?我答应过你,你永远不会失去我们的爱。”
她把秋抱在怀里,然后又把她拉开了一点。她抚摸着女儿的脸颊,抬起女儿的脸,看着她微微流泪的眼睛,“嗯,我们也会给宝宝很多很多爱的。但是爱是特别的。与其他事物不同的是,它可以分享,但不会减少。尽管我们会很爱很爱这个孩子,但我们对你的爱不会比现在的少。”
“我们也不会。”丽对那段演说表示赞同。
“事实上,”真嗣补充道,“你可能会得到更多。因为我相信小家伙也会非常爱他的姐姐。”
听到这句话,秋精神一振,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让真嗣确信她刚刚意识到了什么,“我……要当大姐姐了!”
“你会的,”明日香笑着说,“也许作为姐姐,你现在可以做我的‘ Schatz’【宝贝】而不是‘ Schätzchen’【心肝小甜心】了?”
“嗯,我不知道……”秋又咕哝了一句,但是现在显然更好玩了,担忧显然被扫除了,至少目前是这样。她松开了他的手。
“好吧,不管怎样,你确实‘长’了不少,所以……”明日香扶她下来说。
“喂,喂,你居然拿别人的体重开玩笑?!”美里笑着附和道,“小心体重问题别在几个月后回来纠缠你哦。”
明日香瞪了她一眼,“那你最好更小心我不会缠着你!”
秋则像是没有注意到一样,目光凝视着母亲的肚子,缓缓伸出手。
“继续。”母亲柔和的声音让她的手卡在半空中,离她母亲的肚子只有几英寸远,“那孩子不会咬人的。”
真嗣看着秋点头,于是秋不再犹豫地把手掌放在她弟弟即将长大的地方,那里暖暖的。明日香用温暖的微笑邀请她,梳理着她棕色的头发。
“我……”秋终于打破了这一刻,“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大人们轻笑起来。
“恐怕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妈妈才能感觉到,甚至更久一点,我们才能感受到胎动。”真嗣解释道。
“哦……”秋脸色微微一沉。然后她直接对着肚子说道,“好吧,如果在里面的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你最好快点长大,这样我才能成为你最好的姐姐!”
其他人又咯咯地笑了起来,尽管秋似乎不太明白。不过她看起来确实有点沉思。
“你知道,现在我想起来了……”她想,“我记得你告诉过我,为什么孩子会在他们母亲的肚子里长大…… 但你有没有告诉过我,孩子是怎么进入……”
厨房里一片寂静。
冰箱低沉的嗡嗡声震耳欲聋。
无处不在的蝉鸣声格外响亮。
“我的天,看看现在几点了!!”美里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我真的要去幼儿园接浩史了!再见,丽!再见,所有人!”
过了一会儿,前门关上了。
真嗣看了妻子一眼,妻子也用同样紧张的眼神看着他。至少一开始很紧张。然后她就眯起眼睛,嘴角露出一丝真嗣不能再熟悉的微笑。
“嗯,上次我差不多就是这么做的,所以……”她耸耸肩,然后起身对女儿说,“我相信爸爸能解释你想知道的一切。好吧,除了细节问题。”
“啊?”
“既然现在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不妨给光也打个电话,”她拿出手机继续说道。“希望她不会太介意我们在他们准备生第一个孩子之前生下第二个孩子。”
她也不见了。
真嗣紧张的视线从明日香消失的门口滑到他困惑地看着他的女儿,再滑到桌上的电话。
“我知道你在看我,但别看我。”丽的声音宣布道。然后是挂断电话的声音。
他的眼睛回到了他的孩子身上。秋只是盯着他看。
“怎么了?”她耸耸肩,“我说错什么了吗?”

【后记】
嗯,我肯定有一段时间没有写任何东西了,不是吗?这并不是说我有什么特别大的计划,这几乎是心血来潮(如果写了半年也算的话)。今年早些时候,我在浏览之前写的旧文以后萌生了一点想法,这让我对新照片有了很多想法。虽然几乎可以预见,由于工作、“Aki-chan's Life”的新篇章和其他事情(我猜也是这样),动笔的速度不出意料地放慢了,但我的一个想法是,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时代”,甚至比我以前想的都要不同:一个 8、9 岁的阿秋与她的小妹妹互动的短篇漫画,到目前为止,我在 AcL 的尾声中只考虑比她大几岁(不,她不是“ Aki2”,他们这次确实没有这么好运;))。 当我意识到去年我没有为我的 15 周年做任何事情时,我想,“为了弥补今年的损失,为什么不像之前几年那样做一个新的‘年度’图片? ,关于阿秋知道那个小妹妹以后的事?”
现在,就像之前说的,请不要对这个抱有太大希望(除了前面提到的漫画的其他部分——我本来打算在这之前就完全发布的,但是,唉……)我并不是说“永远不会”,但是现在,我并没有任何其他计划,并且考虑到我仍然有许多其他事情要做,所以我不会专注于为这个设定作出出更多的构思。

【随记】
- 正如我曾将美里描述为“前”少校一样,我应该注意到:我目前还没有真正考虑过她的职业(真嗣和明日香也都没有考虑过——我可能在 AcL 中暗示过,他们经营花园的业务是一个全职工作,但他们所做的没什么可说的,或者他们不只是要雇佣一些帮助)。 但我认为,即使她还在 NERV,到那时她已经升职了,这将是一个相对安全的说法。
- 实际上,我删去了与“Aki2”标题相关的一个最初想法:当美里为婴儿起这样的名字并且明日香甩开她的手时,我最初想让她说:“我的孩子不是口袋妖怪!” 虽然我猜大多数人都会听懂这句话的含义,但我觉得这种暗示恐怕并没有那么大的实际意义。
- 我一直觉得“我才不去清理便便!”是阿秋的第一反应,但我也很喜欢她能(几乎)准确地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从而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想法。这在后来仍然有效,因为这样的事不会反过来发生。
- 我确实为AcL 当前第5 章中会出现的一些内容(除了长途旅行)插入了一些戏谑的情节,尽管最后比开始的时候更加微妙(几乎一开始就已经说明了), 所以你可能需要对它的出现提前做好准备。;)
- 我可能有点偏离了学校的话题,但我个人觉得很有必要指出,她还是原来的她。几年前我在看《狼孩》的时候,有一件事让我很困惑,那就是Yuki 是如何从一个超级有活力的女孩,到学校后几乎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一潭死水一样的女孩,这就是因为她没有其他的朋友。我真的不希望这种事发生在阿秋身上。
- 不过,我确实有些偏离正题了。考虑到她尽管很无聊但在学校仍然过得很好,我一直想让真嗣对他们讨论过的试着让她/已经让她逃课的问题作出评论。但我觉得这有点离题太远了,更何况对我来说有件大事就是 Aki 应该是一个“正常”的孩子。尽管她无时无刻不显出不符合她年龄的聪明,我真的不想把她描绘成某种天才。
- 尽管研究圣经已经很长时间了,虽然仍然只是在屏幕外【Even though a long time in the canon】,但我实际上直到现在才确定美里的儿子的名字。 即便如此,这也不是一个有意识的决定。 “Hiro(shi)【浩史】”在我脑海中不断地浮现,最终我想,“何必呢?” 并最终解决了这个问题。
- 同样,我也不能确定丽的旅行要带她去哪里,虽然法国不断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但我不想走那条已经被走烂了的路线。但最终我还是妥协了,为了安抚自己,至少写了“这不是巴黎”的说明。:P
- 结尾经历了几次修改(至少在我的脑海中)。我想回忆一下 AcL 第4 章,大人们找借口离开,但细节有所不同。本来我想让真嗣也去找借口,所以把小秋留给丽,这可能有两种方式——第一种,丽的“别看我”是针对秋的,或者第二种暗示秋已经大概知道这个孩子来自哪里了(丽明白阿秋知道这一点)并且只是想引起她父母的注意。但我觉得,在第二种情况下,我将不得不去解释她到底知道多少(或者说不知道多少),以免让一个八岁的孩子变得智多而近妖——而且这样似乎也会让故事变得十分拙劣和“为了戏剧性而戏剧性”——是的(是的,我知道我现在有这样做的倾向,但实际故事和随笔是两回事,而且你们大多数人也不会读我的随笔;P)。
总的来说,如果每个人对她的问题置之不理,这将显得有些刻薄(我想这是另一个变化,因为她现在更多的是在思考先前发生的事情,并对为什么每个人都离开了而感到困惑),加上它的视角本身也在变化变化,即其余都是从真嗣的角度来看的。所以他必须留下来。
我考虑的最后一件事是让明日香在阿秋提出问题之前就离开去给光打电话。毕竟,她是阿秋的母亲,所以在一旁进行重要的谈话也没什么问题。考虑到上次的情况,你一定会觉得她应该知道不能把事情交给真嗣……所以让她早些离开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方式。但我认为这样安排最主要的动因还是三人法则的要求。如果只是美里和丽离开了,就会少了一些东西。
- 不管怎样,这只是一个AcL 喜剧风格的结尾。我认为,从更现实的角度来看,可以想象明日香带了一本符合自己年龄的书回来,这本书囊括了真嗣的研究主题——那些他曾经接触,但是希望不会被用到的主题。

没有预读者,因为 a) 我想给我认识的人一个惊喜 b) 我几天前才完成... -_-和以前一样,我要感谢过去帮助过我的每一个人,每一个给予我支持和激励的人。我也要感谢所有喜欢我的作品并愿意去支持它们的人,无论是翻译、同人画还是他们创作的新故事。当然,还要感谢你们每一个人,感谢你们那热情而令人振奋的评论,你们的积极推广,以及你们肯挤出时间垂阅我拙劣的小作品、插图和漫画的善行。

感谢大家16 年来的支持与肯定!


以上

感谢Serpentwindy、Nomuo的大力帮助与支持

Die besten Wuensche

migsusert
2021.06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