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六章

2022年01月0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717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六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553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六章

/2015年,9月3日/

一般来说,到了午餐时间,大家都会以最快的速度抱起便当盒,冲出教室。原因很简单,吃午餐的绝佳地点并不多,屋顶的阳台也好,操场的喷泉旁也好,能同时满足吃饭、聊天和打闹的这三个需求的地点,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谁都明白,如果行动不快一点的话,这样的好地方就要被别人抢占了。

但真嗣和丽是个例外,这两人从来都不会急着占地方。毕竟,两人吃午餐的那棵树下,几乎从来没有人会去。

今天也是一如往常。当大家急匆匆地跑出教室的时候,真嗣仍然慢条斯理地收拾着桌上的书。丽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着他收拾完,不过她觉得,真嗣今天的动作似乎比往日还要慢。他就像是故意拖慢了步伐一样。

“真嗣,你怎么了?”她走上前去,站到了他的书桌旁边,“你似乎很为难。”

“嗯......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是和惣流同学有关的事吗?”

“没错......今天中午,她约了我一起吃午餐。”

“真嗣答应了吗?”

“对不起......但我实在不忍心再拒绝她了......”

丽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那,祝你们度过一个愉快的中午。我先走了。”

“丽,等一下,”

她略显疑惑地转过身,却看到真嗣古灵精怪地朝她眨了眨眼。

“我可没说不能带朋友一起去。再说,毕竟我和你有约在先嘛,我也应该守约的。”

丽一直很擅长控制自己的表情,绝不表现出多余的情感。然而,在这个少年的面前,她却总是维持不住这份高冷的表象。

“真嗣,你......”

虽然这么说着,她却发自内心地笑了出来。

于是,真嗣便拉起了她的手。

“我们走吧,丽。再不去就晚了。”
****************************************

明日香瞪着眼睛,久久说不出话来。

“你......你......!”她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在尖叫,“真嗣,为什么她也跟来了?”

“既然想要了解彼此,那么多一个人也无妨呀......”真嗣紧张地赔以微笑,“反正日后也要共事的嘛......”

“想都别想!”她双手交叉,恼怒地转身背对着两人,“我决不会和她一起吃!”

“......”

真嗣沉吟许久,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尽管背对着他,明日香却一直在用余光观察,她有些紧张,因为真嗣看上去......似乎有点不安。

终于,他还是犹豫不决地开了口。

“明日香,我很抱歉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原本今天中午我就已经和丽有约了。那时候,其实我指的不是今天中午......对不起,那时我就应该跟你说明白的......”

他的神色很认真。明日香能看得出来,他是发自内心地感到愧疚,不管是因为伤害了她也好,还是因为没能及时澄清误解也好。

她有点后悔,又有点气恼。这个笨蛋,怎么总是这么较真!他怎么就这么不懂女人心!

“......总之,明日香,我们改日再约。抱歉了,都是我的错......”

她转过身,看到真嗣一脸沮丧地走开了,而那个只会在他面前装可怜的优等生,正顺从地跟在他的身后。

“喂!等等!”她立刻冲了上去,挡在他的身前,“可恶,你明明说过会和我一起吃的!”

“可我今天中午已经和丽有约在先了,所以,明日香......如果你肯加入我们,那就最好了。我想,丽也会很乐意......”

“我并不乐意。”

丽只说了简单的几个字,却让一切陷入了死寂。

“什......么......?”真嗣难以置信地问道。

“我并无与惣流同学共进午餐的意愿。惣流同学总是对我抱有恶意,为此我判断,我也应该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她。”

真嗣痛苦地呻吟起来。单单一位明日香,已经让他很难应付了,可现在就连丽也开始闹脾气了,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样才好。

可是这样拖下去解决不了问题。迟早有一天,他们三人将会走上战场,将自己的性命交到彼此的手里。到了那时,如果三人仍像现在这样分崩离析,那一切就全完了。

有些话迟早要说,就算会带来伤害也好。

“丽,明日香的性格的确有些强势,但那谈不上是恶意。迟早有一天,她会成为和我们并肩作战、生死相依的战友。丽,明日香值得你用对待朋友的方式对待她。我认为,你不该像现在这样,放任矛盾继续激化下去。你应该明白这样做的后果才对。”

丽咬住了嘴唇,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定。他又转头看向了明日香。

“这番话,我同样也想讲给明日香听。不管你愿不愿意,丽都是我们中的一员,何况对我来说,她也并不仅仅是一位同伴那么简单......不论如何,我都不会把丽抛在一边,这一点我一定会说到做到。”

“那么......”

他深吸了一口气,一大段的独白让他有些缺氧。“现在,我们可以吃饭了吗?再不吃的话休息时间就要结束了。”

他没有等两位少女做出回答,而是就地坐下,打开了自己的便当盒。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明日香和丽对视了一眼,视线之中似乎传导过放电般的火花。

他默默地长叹一声。他已经能预见,日后的相处,多半仍会很困难吧......
****************************************

真嗣装作对剑拔弩张的两人毫不在意,只是一心一意地吃着便当。便当的味道其实很不错,可他却总有种味同嚼蜡的感觉。

丽和明日香背向彼此坐着,就连看彼此一眼都不肯。两人吃饭的架势,可以用风卷残云来形容,就好像谁先吃完,就可以证明自己比对方优秀一样。

“嘿,优等生,你和真嗣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明日香漫不经心地问道,又咬了一口手里的卷饼。

“从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我和真嗣,是在NERV的育儿所里一起长大的。”

“哦,”明日香的语气充满了尖酸,“青梅竹马嘛,不错不错......”

“我认为你的判断毫无根据。真嗣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和他并不是那种关系。”

“得了吧!”明日香咕哝着,喝了一大口汤,“告诉你吧,如果我和哪个男生也能像你和真嗣那样亲密,我都不知道被推倒多少回了......”

“惣流同学,这个类比并不妥当,真嗣并不是‘哪个男生’。真嗣就是真嗣,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

“呵,是啊是啊......”明日香立刻略显恼怒地朝她白了一眼,小声咕哝着,“还刻意强调一下,真有你的......”

真嗣再也装不下去了,他的注意力已经一点都不在便当上了。“嗨,我说,你们两个啊......”

但是丽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惣流同学,如果你答应不再纠缠,我自然不会再说了。”

“可恶!”

明日香终于坐不住了。她怒冲冲地转过身来,手指几乎戳到了丽的脸上。“少自大了!你以为自己是谁!我告诉你,你只是运气好而已!我迟早让你知道,驾驶EVA也好,学习成绩也好,容貌也好身材也好!比什么我都会比你强!绫波 丽,你给我等着!”

“我说,你们冷静一下,别再吵啦......”真嗣心急如焚,可两位少女根本没给他说完的机会。

“既然如此,惣流,”丽也站起身来,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我奉陪到底。”
****************************************

SEELE的十五名成员,居高临下地围坐在一张圆桌之前。所有人的目光,都严厉地审视着位于全场最中央的那两人。

在令人窒息的敌意与压迫感之下,碇 唯却只是不屑地一笑。站在她的侧后方,NERV的副司令碇 源渡,嘴角同样划过一丝隐秘的笑容。

“约定的时刻,就要降临了。”

会场之中,响起了基路议长那肃穆而沙哑的声音。“吾等想知道,人类补完计划的准备工作,是否正在如期进行?”

面对基路议长明显带着斥责意味的诘问,唯仍是镇定自如,不为所动。

“各位,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既然已经共事了这么久,你们应该对我们NERV抱有最基本的信任与尊重。”

“又是这样闪烁其辞啊,碇 唯司令。可否直接回答吾等的问题?希望汝能明白,如果NERV的所作所为真的足以令吾等放心,吾等也不会屡次问起这个问题。”

“你们想问几遍就问几遍吧,放心,我不会厌烦的哦。”

“副司令碇 源渡,你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也许是看到基路议长奈何不了碇 唯,SEELE的另一位成员便把源渡当成了新的审问对象。

源渡的回答冷酷而简洁。“没有。”

“咳咳,先生们,”唯轻咳一声,把众人的注意力重新拉回了自己身上。“如果各位召我们来此,只是为了回答如此无聊的问题,那么请容我们告辞。我们NERV可是还有一大堆事要忙哦。”

基路议长皱起了眉头,从来没有人敢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话。不过,现在倒也还没到撕破脸的时候。于是,他转移了话题。

“碇 唯司令,汝应该知道吾等把第三适格者派遣至此的目的。现在第三支部已经得到了所需的一切,希望汝不要让吾等失望。”

唯脸上的笑容,可以用狡猾来形容。“到目前为止,我有让你们失望过吗?”

基路议长沉默了。诚然,他明白碇 唯并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但直到目前,她的确没有留下任何把柄。

“没有......但吾等希望汝能继续保持。”

“那么,该说的都说了。再见了,各位。”

“吾等还没有允许汝离开!”

“呵,抱歉了,”唯已经站起身来朝外走去,她连头都没有回。“身为NERV第三支部司令、E计划领头人、副司令的妻子和第二适格者的妈妈,我可是很忙的。源渡,我们走。”

一直肃立着的源渡微微欠身,优雅地向老人们致以最轻蔑的笑意。“抱歉了各位,我的妻子从来都是这样固执。而我,绝对会站在她这一边。”

两人就这样离开了,将SEELE的众人留在了一片黑暗里。
****************************************

NERV第三支部的地下深处,中央教条区,赤木 律子的手指正在键盘上飞速敲打着。现在,母亲和唯司令逐渐认可了她的能力,她所承担的任务也越来越重。但律子一点都不沮丧,恰恰相反,能在世界上最顶级的科学机构任职,与母亲和唯司令这样的天才共事,这让她感到无比振奋。

不过在那两人之中,她真正仰慕的人,却并不是自己的母亲。

“律子,还在工作啊。真是努力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一惊,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咖啡。杂乱地堆在桌上的各种报告,立马就沾上了棕色的污渍。

“司......司令!”

看到她的反应,唯也吃了一惊。“抱歉吓到你了,律子。没有弄脏什么重要的文件吧?”

在律子仍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唯已经拿起一条抹布,帮她擦拭起了桌上的咖啡。

“司令请您放心!这些文件我都有备份!您不必......”

“好了,律子,”唯笑了笑,“不必如此拘谨。就凭我和你妈妈的交情,你完全不需要如此郑重地称呼我‘司令’。更何况这里也不是什么正式场合。”

“但我是您的下属,除了‘司令’,我找不到其他合适的称谓......”

“你可以叫‘阿姨’,或者......嘛,”唯狡黠地笑了,“如果你愿意,叫‘姐’也不是不行......”

“司令.......!”面对捉弄,律子立时满脸通红,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唯带着笑意,轻拍她的肩膀,“小律你真是可爱呢,你愿意怎么称呼我就怎么称呼吧。不过......”

唯的表情严肃了起来,“我来找你,是有正事要问。丽的身体情况还正常吗?”

“就数据上来看,生理方面没有异常。”

“嗯......那就好......”

唯望着那个空空的圆柱形水槽,那个为丽进行身体维护的‘手术台’,她的眼神渐渐变得迷茫。看到她心事重重的样子,律子紧张地咬住了嘴唇。

“我的儿子,仍然对那姑娘一往情深呢......”

律子愣了一下,她不太明白唯司令为什么提起这件事。不过,唯仍然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就算是在与明日香约会之后,真嗣还是一心牵挂着丽,这孩子......明日香那姑娘明明那么漂亮那么聪明,对他又那么专情,可是这孩子怎么就是这么固执呢......”

“司令,我不明白......明明就在不久之前,您曾决定不会对真嗣和丽的关系加以干预,可现在您为什么会改变主意?”

唯疲惫地笑了笑,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就是这样简单的身体接触,却足以让律子全身一紧。

“律子,你应该知道,放任真嗣和丽的关系发展下去会带来什么的潜在风险。在此之前,我别无选择,但现在,明日香那孩子也来到了日本,这无疑为我们带来了新的可能。关于这件事,我已经和直子商量过了。作为丽的妈妈,她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减少丽与真嗣见面的次数,对潜在风险加以控制。但你也知道,青春期的孩子对父母并不那么信任,遇到心事的时候也许不会去找父母说。律子,你是丽的姐姐,所以我想......”

律子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不安起来。她已经猜到唯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但这样的任务,真的让她很为难。

而唯显然也注意到了她的异样。“啊,我知道你很担心她,放心,我并不是要你去伤害她。这样的坏人,就由我和直子来做就好。我只是希望,如果那孩子真的有什么心事,你能告诉我们,让我们知道。只是这样就足够了......”

“嗯......我明白了。”虽然略显迟疑,但律子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我会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的。”
****************************************

今天难得没有训练任务,丽得到了一天宝贵的假期。一般来说,在这种时候她都会和真嗣在一起,去咖啡馆也好,去看星星也好。然而,最近这段时间真嗣越来越忙了,唯司令经常会以各种各样的原因召他去NERV,而丽却被排除在外。她有些疑惑,到底是什么训练项目,必须要一个人进行?

最近她与真嗣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其实还有一个原因。除了唯司令愈发频繁地给真嗣安排任务之外,她的‘妈妈’,赤木 直子博士,对她的管教也愈发严格直子总是会用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要求丽必须待在家里,哪都不许去。丽觉得,这样的要求实在有些多余,毕竟,倘若真嗣不在,她的确是哪里都不想去。

总之,失去了真嗣的陪伴,丽便没有了去外面的兴趣。今天放学之后,她直接回了家。

“我回来了。”她一边推开公寓的门,一边冷淡地说道。

“欢迎回来!”

直子面带笑容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把湿漉漉的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今天过得怎么样?”

“很不好。我又和第三适格者起矛盾了,但我并不认为错误在我......”

“明日香的确是个性格强势的孩子,这也正常,毕竟她妈妈可是京子啊。当年,那家伙没少跟我吵架......”

回忆起往事,直子笑了起来。但她的表情很快变得严肃,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

“过来,丽,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请问您要说什么?”

丽不是很想和直子说话。这个担任自己监护人的女人,似乎总是与自己心存芥蒂。丽知道自己的身世,也知道直子绝非自己真正的母亲,NERV之所以给她安排这个身份,只是为了掩人耳目。

反正,自己在直子博士的眼里,恐怕只是一只实验动物罢了。在这世界上真正把自己当成人类看待的,也许只有真嗣一人。

何况,最近直子总是用各种理由把她关在家里,这更是使她心中的不满与日俱增。丽想不明白,直子博士究竟有多敌视她,才会这样对待她?

而听到她问题的直子,却是一幅难以置信的样子。“怎么了?妈妈还不能和自己的女儿说两句吗?”

“您上一次主动与我说话,已经是半年之前的事。我知道您很忙,所以不想耽误您的时间。”

“听着,丽,”直子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很严肃地看着她,“我这次要说的事情,真的很重要。你最近,似乎和第二适格者走得很近......”

丽微微皱起了眉头。果然,直子博士就像是在故意针对自己一样。

不过,丽很擅长控制自己的举止。即使是心中不悦,面对自己的‘母亲’兼上司,她仍然会表现得彬彬有礼。

“嗯,是的。”

直子摇了摇头,“我知道,青春期的女孩子有这种想法也正常,父母也应该给孩子多一些自由。但是,丽,我还是要说,你......你不应该和他走这么近。”

“我和真嗣都是EVA的驾驶员,在生活中也是同学和朋友。既然如此,我们不可能一点都不接触。”

“你若真的只把他当成普通的朋友,那倒好了!但是......”

一边说着,直子把一沓照片扔到了桌子上。“算了,你自己看吧。”

在看清上面内容的一瞬间,丽就屏住了呼吸。

这些照片,记录了她与真嗣的每一次约会,其中有几张甚至是一年之前拍摄的,就在真嗣第一次约她出来的那天......

“直子博士,你......一直在监视我?”

“不是我,是特殊监察部。”直子无所谓地摊开了手,“你应该知道,身为驾驶员,你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处在特殊监察部的监视之下。但我要说的,并不是这个。”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开了口。“丽,我重申一遍,你不该和他走那么近。”

沉默降临了。丽的眼圈在发红,从她看向自己的眼神里,直子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就在这时,门开了。丽的‘姐姐’恰好赶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直子和女儿打了招呼,但与此同时,她的眼神却仍然锁定在蓝发少女的身上,“律子,今天唯有没有找你?”

“嗯......司令找我说了一些事情......”

“那就好。那么,丽,我想我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继续这样下去,对你没有好处。从今往后,除了训练和上课,你再也不许与第二适格者见面了,明白了吗?”

自回家以来,丽第一次失去了冷静。“您说什么?”

“这种行为是不可接受的,我不会允许你们继续发展下去。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直子瞪着她,声色俱厉地训斥道。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听着,丽,你还是个孩子,你根本不懂男生们都在想什么。青春期的男生只不过是脑子里充满性幻想的小流氓,和他在一起对你没有好处!丽,我是在保护你,我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是不肯听我的话......”

丽没有听清直子接下来又说了什么。有生以来第一次,她失去了理智。她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用尽全力把门重重地关上,把那可憎的声音隔在了外面。

她缩在床的一角,呆呆地坐着,任由泪水无助地流下。在过往的日子里,她甚至不记得自己哭过,她从未体会过这般肝肠寸断的悲伤。

这不公平......

那个女人凭什么这样肆意干预自己的人生?她对真嗣又了解多少?她甚至没有说过他的名字,她只是称真嗣为‘他’或者‘第二适格者’!

自己为什么要听她的话?凭什么?

她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但脸上的泪痕却从未干涸。过了不知多久,从房间的门口处,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

“丽?丽,是我......律子......”

“律子博士,可以......可以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吗......”不自然的抽噎几次打断了她的话。

“丽,拜托了......跟我说说话吧。刚才发生什么了?”

其实,律子当然猜得到她的妈妈都和丽说了些什么。

“我进来了哦。”

话毕,她轻轻推开了门。尽管已是傍晚,房间里面却并没有开灯。借着朦胧的月光,律子看到了那个缩在床的一角的少女,还有她脸上淡淡的泪痕。

“丽,和我说句话吧。我从没见过你像今天这样呢......”

蓝发的少女仍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她空洞无神的双眼,仍然是一眨不眨地望着前方。

律子叹了口气,拉过椅子在她的床边坐下。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便只是默默地陪在她身旁。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时不时的抽泣声在回响。

长久的沉默后,律子还是开口了。

“那么,你会听她的话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丽用力地摇着头,抓着自己的头发。

“睡吧,丽。该休息了,继续烦恼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结果。烦心的事,就留到明天吧。”

她站起身来,在丽的肩头轻轻地一拍。“晚安。”
****************************************

真嗣回到家时,已是夜深人静。

自下午放学以后,他就一直在忙。NERV的训练任务层出不穷,以至于直到现在他还没吃晚饭。

但他并没有吃饭的心情。准确地说,是没有好好吃顿饭的时间。今天老师留的作业特别多,而他一个字还没有写。从放学之后到现在,他甚至忙到连打开书包的时间都没有。

NERV也好,学校也好,无论哪一边都给他布置了繁重的任务。真嗣想不明白,这些人难道没有一点同情心吗?

他心不在焉地煮上了一包速食面。看着锅里滚沸的面汤,他叹了口气,感到无比的烦闷。最近他和丽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如果不是这些恼人的训练任务,今天下午该是何等快乐!

要是能见到丽就好了......自己好想听听她的声音,好想看看她的笑容......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这么晚给他打过来的人会是谁,他已经大致猜出了答案。

他立刻接通了电话。“喂?你好......”

“真嗣,是我。”电话那边,果然是丽的声音。

“丽,你今天怎么......”

电话那边传来哭泣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

“怎么了......?为什么要哭......?”真嗣一下就慌了,“丽,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她只是无言地抽泣着。

“丽......”

“对不起......”最后,她只是这样说道。

然后,电话挂断了。

他立刻就拨了回去,但等待着他的却只有‘嘟嘟’的电子音。为什么?为什么她不接自己的电话?

真嗣很不甘心。他一遍又一遍地回拨着,直到最后,提示音终于变成了‘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他呆呆地站着,双眼无神地盯着手机屏幕,久久不敢相信。直到沸腾的面汤扑出锅外,发出‘呲——’的汽化声,他那宛如石化的身体才终于做出了动作。

但他却并不是去关火,而是握紧拳头,往餐桌上重重地砸了一拳。

“可恶......”
****************************************

作者的话:有三点很重要的事情,我要列一下。

第一:绫波丽和明日香的敌对关系。这样的情节也许没什么根据,至少在原版故事中丽从来都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清心寡欲、不争不抢。不过,我想尽量构思出这样的情节,以增添一些喜剧效果。我希望自己能实现这个目标。

第二:直子仍然活着,律子原本的地位和职责也就被直子所取代。这样看来,律子这个角色似乎有些被抛弃的意味,于是我就把她塑造成了一个类似于伊吹玛雅的角色。

此外,唯在面对SEELE时那种轻蔑的态度也是我很喜欢的。

最后一点:到了这一章,唯和直子对真丽二人的干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在这样的冲突中,丽也展现出了叛逆的一面。我有个和丽差不多年龄的妹妹,在写这一章的时候,我把她当成了蓝本,啊,虽然她的性格并不像丽。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