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五章

2021年12月3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640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五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586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五章

/2015年,9月1日/

真嗣不情不愿地等在明日香所住的公寓门口,手里还捧着一束花。当然了,买这束花这并不是他的主意。

今晚早些时候,当他和妈妈说起晚饭不用做他的份、他要和第三适格者一起吃的时候,唯的眼中一下子亮起了惊喜的神色。她甚至立刻就扔下了手里的锅铲,拉着真嗣跑进了他的房间,翻出了他最贵的一套衣服。

“跟女孩子一起吃饭,一定要打扮得帅气一点!”唯看着换上新衣服的真嗣,显得颇为满意,“真不愧是我儿子!对了,花束一定要记得买......”

想起妈妈那喜出望外的样子,真嗣感到有点不满。真是的,当初自己和丽出去的时候,怎么不见她这么积极?

就在这时,门开了。在看到红发少女的一瞬间,真嗣就屏住了呼吸。

天!她真的......太漂亮了......

明日香穿着一条晚礼服一样的长裙,还特意戴上了一条红宝石的项链。火红的长发披散在她的背后,在头发的一侧别着一个可爱的花瓣发卡。由于时间有限,她并没有精心地化好全套的妆容,只是简单涂上了淡淡的口红,但这已经足以让她看上去貌若天仙。

“晚上好,真嗣,”明日香笑着挽起他的手臂,“怎么样,漂亮吗?”

“嗯......明日香真的很漂亮......”

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居然一直在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即使明日香本人似乎并不介意,可这样还是太失礼了!于是为了缓解尴尬,他立刻转移了话题。

“明日香,你想好晚上去哪里吃了吗?”

“嘛,虽然你们这里没有什么地道的西餐厅,不过我还是勉强找到了一家。Maison Rouge,离这里大约两个街区......”

真嗣暗暗地长舒了一口气。那是全城最高档的西餐厅了,他自己与同学玩的时候从来没有去过。好在今天出发之前,源渡给了他很多零花钱,还嘱咐他一定要表现得大方一点。倘非如此,他一定是没钱请明日香吃这样高档的西餐了。

“那么,我们出发吧。”

他拘谨地笑了笑,尽力让自己显得从容不迫。他朝着早已订好的高档专车走去,优雅地为她打开了门。

两人就在车厢后排并肩而坐。真嗣仍然感到很紧张,一直与明日香保持着安全的距离,以防自己显得太过轻浮。一路上他一直在想,如果自己是和丽一起来,肯定会轻松很多吧。

“真嗣,你很沉闷耶。”

“呃......嗯......这几天明日香有参观过第三新东京市吗......?”

他绞尽脑汁,找到了一个能聊得起来的话题。

“没什么可看的,”明日香无所谓地耸耸肩,“不过是一座现代化的城市而已,全球的大城市都是大同小异啦。总而言之,除了这里的人之外,这里和柏林也没有什么不同。”

在提到‘这里的人’的时候,明日香故意向他眨了眨眼。真嗣的脸上微微一红,立刻就别开了目光。

“呃......明日香,其实......”

“真嗣,我很享受这趟旅程。请你现在不要破坏气氛,好吗?”

真嗣望向窗外,把刚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嗯......好......”
*******************************************************

这家餐厅的确高档,店内的装潢堪称极尽奢华。目光所及,店里的顾客无不身着正装,端着酒杯谈笑风生,一举一动皆显露出上流人士的高雅。虽然,真嗣不知道,这份高雅到底是真的,还是刻意装出来的。

当彬彬有礼的服务员称他为‘先生’的时候,真嗣甚至没有反应过来是在叫自己。他一惊一乍的反应换来了明日香的一个白眼,也逗笑了负责招待两人的服务员。

“啊......真是不习惯啊......”

明日香皱着眉头,白了这个不懂情调的家伙一眼,随后望向了窗外。两人所坐的位置靠窗,从这里可以直接欣赏到芦之湖的湖滨风光。夜色朦胧,明月初升,和煦的晚风轻轻吹过湖面,掀起一阵波光粼粼的涟漪。

“嘿,真嗣,”明日香撑着脑袋望着远方,百无聊赖地问道,“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

“啊,啊哈......我喜欢吃牛排,”真嗣紧张地翻阅着菜单,“明日香也要牛排吗?”

“真嗣,”她转过头来,认真地看着他的双眼,“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我自己,其实......”真嗣轻叹了口气,“其实没有什么故事可讲。我的朋友不多,课余的时间也几乎全部花在了训练上,生活实在是算不上丰富多彩......”

“可是你经常和优等生一起出去,对吧?”

“丽吗......嗯,是的。不过她的监护人,赤木 直子博士,可真是个怪人呢......她不是很喜欢让丽出来,所以,其实我和她出来的次数也不算多......”

“嘿,我不是来听她的故事的。”明日香打断了他,“我想和你聊的,是我们之间的事。”

真嗣一脸的诧异。“嗯?我们......?”

“啊啊!作为日后的同伴,彼此了解一下不是很正常的吗!”

“那为什么......不把丽也包括进来呢......”

“你这家伙......”

明日香站了起来,恼怒地盯上了他,“不提她就这么难么?”

“对不起......”

幸好此时,服务员走上来询问他们是否点好了餐。他的到来无疑给真嗣解了围。

“一份黑椒牛排套餐,谢谢......”

“我也一样!”

服务员记下了两人的菜单,随后礼貌地退开了。

“明日香......你不必这么较真,你应该点一份适合你的......”

“我也喜欢牛排,不行吗?”明日香瞪了他一眼,重重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那么,现在可以麻烦你回答一下之前的问题吗?”

“嗯......我喜欢音乐......为此还专门学了几年大提琴......”

尽管早已知道了这一点,但明日香还是表现得像是第一次听说一样,眼中满是好奇的神色。

“哦?大提琴?挺不错的爱好嘛......”
*******************************************************

这家餐厅的菜品确实非常美味,但真嗣却没吃出多少味道。他一直有点不安。

“明日香......”

就在两人一边欣赏着湖滨夜景,一边静静品味着饭后甜点的时候,真嗣还是下定决心开口了。

“明日香,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当然,问吧。”

“当初打赌的时候,你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我陪你出来吃晚餐?我是说,既然你想多了解一下日后的伙伴,为什么不叫上丽一起来?为什么只约了我一人?”

“你......”明日香瞪着眼睛,此前的轻松自得瞬间消失无踪。“我怎么知道?你不会自己动脑子想吗?”

“抱歉......我想不出来。”

“呵,想不出来吗......”她的视线又一次飘向了远方,“真是可笑......”
*******************************************************

夜色已深,真嗣一路护送着明日香,一直把她送到了公寓的门口。他对自己说,这只是他身为男生必须承担的义务罢了。

这一路上,她一直在找各种各样的话题。真嗣看得出来,她在竭尽全力避免冷场。

“嘿,你觉得小光和那个姓铃原的家伙有一腿?”

“啊,这只是种猜测啦......”

“就算你这么说,”明日香信心十足地点了点头,“日后我还是得多观察一下那个家伙,给小光把把关。”

真嗣礼节性地回以微笑。他不明白,明日香为什么对这种八卦新闻这么上心?

“今晚......我过得很快乐。谢谢你,真嗣。”站在公寓的门前,明日香笑着对他这样说道。“你要不要进来待一会儿?反正我现在一个人住,无聊得很......”

“还是不了,”真嗣紧张地赔以微笑,“已经很晚了,明日香请早点睡吧。我也要回去了。”

“那好......”

她突然走上前来,在他的唇上轻轻地一吻。

真嗣一下就呆住了。

“怎么,你就没点表示吗?”明日香笑着问道。

她觉得,自己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够明显了。

可真嗣仍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呆呆地望着她。明日香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是因为优等生吗,那个瓷娃娃......”

漫长的沉默之后,明日香开口了。她的声音在颤抖。

“因为她,你才不肯吻我,对不对?”

“明日香,我要回去了。早点睡吧......”

“不许走!回答我!”明日香向前一步,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

“明日香,不要再说了......”

他甚至都没有回过头看明日香。

“她究竟有什么好?她到底哪点比我强?她能给你的,有什么是我给不了的?!”

说到这里时,她的眼中已经盈满了泪水。

“明日香,如果我真的觉得你是合适的另一半,那我为什么没有回吻?为什么不接受你的邀请,去你家里坐一会?你还不明白吗......”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出来?你为什么不拒绝我?”

“愿赌服输而已。”

真嗣的回答很干脆,干脆到明日香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她感到一阵眩晕。

“所以......对你来说,不过只是一个赌约?”

“......抱歉啊,明日香。”

.......

沉默又一次降临了。

“你......滚出去......”

“明日香,别再折磨自己了。早点睡......”

“滚出去!!从我眼前消失!!!”

真嗣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留给她一个苦涩的笑容。

他真的一步步向后退去,然后慢慢消失在这楼道的转角处。

他真的离开了,把她一个人留在了这里。
*******************************************************

/2015年,9月2日/

“真嗣觉得自己伤了她的心吗?”

午餐时间,真嗣和丽一如往常,坐在树下吃着便当。

“是啊,毕竟......”真嗣歉疚地笑了,“毕竟我害她哭了......”

“如果是我的原因的话,等下我就去找惣流同学道歉......”

“不,跟丽没有关系。”真嗣很坚定地打断了她,“做出决定的人是我。”

丽陷入了沉默。就算真嗣这样说,她还是隐隐地觉得,有种愧疚不安的感觉堵在她的胸口。

“其实......”真嗣又开口了,“我得承认,明日香的确是个很有魅力的女生。当她打扮得那么漂亮,站在公寓门口邀请我进去的时候,我......我承认这个邀请确实很有诱惑力。但是......但是我明白自己是不会去的,从一开始我就明白。因为我......答应过你我会等你,我发过誓的!所以,不管遇到什么......”

丽突然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

“谢谢......”

明明她的声音听上去带着笑意,可真嗣却觉得,自己的领口被打湿了一片。
*******************************************************

坐在教室里,明日香正从窗口打量着树下的那两人。她明明一点也不想看,可自己的视线就是不受控制地向那边飘去。看着那个瓷娃娃一样的家伙扑进真嗣的怀里,明日香感到一阵反胃。

她甚至没有意识到,手中的空易拉罐已经被捏成了一团废铁。
*******************************************************

在NERV的走廊里,唯恰巧遇上了自己的儿子。她笑盈盈地迎了上去。

“真嗣!”

真嗣应声回过头来。他似乎沉浸在什么心事里,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他的妈妈就在不远处。

“真嗣,昨晚的约会怎么样啊?”

“嗨,妈妈......”听到这个问题,他不自然地躲开了她的目光。“其实昨晚......嗯,并不是很顺利......”

“哦?不太顺利?怎么回事?”

“我和她的性格不太合拍。明日香是个很强势的女生,但是我却......”

当然,他故意隐瞒了最主要的原因。昨晚之所以不欢而散,其实原因并不在于明日香而在于他自己。

“怎么了?不习惯和她那样的女孩子打交道吗?”

“昨天是我们第一次出去吃饭,她便吻了我......我觉得......”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啦,”唯笑了起来,“我和你爸爸当年也是哦。”

“总之!我就是觉得我和她不太合适。”

“真嗣,别把话说得那么绝对嘛。你真的决定今后再也不和她出去了?”

“本来,这一次也不是我主动提议要去的。”

“那你为什么会去?”

“因为......”真嗣显得有些犹豫,就好像这件事很难堪一样。但是最后,他还是不情愿地开了口。

“因为我和她打了赌,我输了。”

“哦......”

唯皱起了眉头。出于一些不能说出来的原因,她很希望能让真嗣和明日香走到一起。然而,真嗣却似乎对明日香一点感觉都没有,就连第一次出去约会的原因都这么牵强。毫无疑问,这是她不愿看到的。

“真嗣,倘若明日香能收敛一些强势的个性,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你还会考虑和她出去吗?”

这个问题是他没有想到的。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妈妈一提到明日香就会变得这么积极?

“我不知道。也许会......也许不会......”

“好,我明白了。”唯温柔地笑了笑,随后便快步走开了。“爱你哦,儿子。”

“嗯......我也爱你,妈妈。”
*******************************************************

明日香从模拟插入栓里走了出来,湿漉漉的长发贴在她的背上。她这几天的心情很差,就连训练的时候也不能专心投入。现在,残留在身上的LCL溶液粘糊糊的,这种感觉让她更烦闷了。

“惣流驾驶员。”

在通向女更衣室的过道里,有个声音叫住了她。

明日香回过头,看到第三支部的总司令正笑吟吟地朝自己走来。

“呃......司令......”

尽管心情不佳,她还是严肃地立正站好,向唯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别这么拘谨,明日香,”唯和善地握住了她的手,“怎么样,我们第三支部?”

明日香咬住了嘴唇。毕竟,按她的高标准,第三支部实在是平平无奇,但是,在司令面前她当然不能这么说。

于是她思考了一下,这才说道,“我很喜欢这里的生活。这里的训练项目也比第一支部有趣得多。”

“哦,那就好。看来你适应得很快嘛。”

“毕竟我就是在NERV里长大的。”明日香笑了起来,“不过,在训练时间之外,这里的日常生活倒是与我在德国的时候大不一样了。”

“当然了,这里毕竟是异国嘛。在这里,你会交到新的朋友,体会到不一样的社交文化......不过,说到交朋友......”

碇 唯突然压低声音,凑了上来,这让明日香有点紧张。

“我听真嗣说起,昨天你们一起去吃了晚餐......”

明日香一下子呆若木鸡。望着她那诧异的表情,唯笑了出来。

“别紧张,明日香,真嗣并没有告诉我太多。他只是说,你表现得有些过于主动了,他不太习惯......”

“他......是这样说的?”

唯点了点头。“明日香,如果你肯慢慢来的话,我想效果会好一些。真嗣那孩子,有点胆小呢。”

“才不是胆小的问题!他明明就是不喜欢我。就连上次约会,都是靠和他打赌......”

“既然能赢下第一次,那再赢一次不就好了?明日香,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相信,你肯定能找到约他出来的理由。”

“我觉得,不管我找什么理由,他都不会再和我约会了。毕竟昨晚......”

明日香的脸上写满了沮丧,“......昨晚,我们吵架了。”

“哦?因为什么?”

“因为......我想确认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于是就......”

说到这里,她显得很难堪。唯笑了,她一下子就猜中了少女的心思。

“于是就吻了他,对吧?”

“嗯......我也没想到,他会那么抗拒......对不起!”

唯轻轻拍了拍明日香的肩膀,其实她并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别担心哦,明日香,我可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哦。”

少女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您......肯帮我?”

“没错。回去之后,我会再和他说的。明日香,记得要慢慢来,别着急哦。”

唯伸出手,在她湿漉漉的头上摸了一把,笑着走开了。

而明日香仍然呆站在那里,久久不敢相信。
*******************************************************

真嗣一直在外面待到了很晚。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和丽一起躺在草地上看星星,一直从黄昏看到了入夜。

“快看,那个就是天鹅座。”真嗣指向了夜空中,一个由五颗星星组成的星座。

“可是看上去并不像天鹅,只是一个字母‘X’的形状。”

“啊,哈,丽只要把它想象成天鹅的骨架就好了......”

“动物骨架是不会仅由五个部分组成的。一般来说......”

“丽......”真嗣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可真是输给你了。”

“输?”丽一脸疑惑不解,“为什么会输?我们并没有在比赛。”

“丽,不必如此咬文嚼字啦,”真嗣摸了摸她的头,“随口一说而已。”

“可是我不明白......”

“没关系的,丽,听我说就好。看那边......”

他伸出手,指向夜空之中的另外一个方向。

“那里就是猎户座。现在,你不必紧盯着那几颗星星,也不必在头脑中回忆猎手的具体形象。”

他轻笑着,伸出手抚摸着丽的头发。

“丽,你要做的就是想象,只从最基本的骨架出发,填充你能想到的任何细节,不管这样的细节有多么离奇、多么天马行空,只管填上去就好。重要的不是观察或分析,而是认知。只要是你能想象出来的,便是合理的认知。”

丽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牢牢地盯着猎户座所在的方向,一眨也不眨。看着她天真的样子,真嗣无奈地笑了笑,自己明明是带她来赏星星的,结果她却搞得比上课还要认真严肃。

但不得不说,现在的她真是可爱极了。

良久的思考之后,丽终于开口了。“真嗣,我想到了。”

“嗯?丽觉得像什么?”

“像是EVA。”她用确凿无异的语气说道,“中间的六颗亮星构成了躯体,而左上角的两颗,看上去似乎是来复枪一类的武器。”

这答案令人大跌眼镜,但真嗣承认,她的想象的确很合理。

“呃......哈......那么......那边的巨蟹座呢?”他又指向了另一个方向。

“像是匍匐爬行时的EVA。”

“那......天秤座呢......?”

“像是被吊装在运输机上的EVA。”

真嗣不再问了。他能猜到,就算问得再多,她给出的回答也多半与EVA有关。想到这里,真嗣不由得感到一阵悲哀。

与EVA有关的事,到底在她心中占了多大的比例,才能让她对EVA如此念念不忘?也许,在她清冷孤寂的小半生中,除了真嗣之外,驾驶EVA便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

他觉得很难过。无论如何,他都想要改变这一切。他知道自己做的还不够,他想给她的生命带来多一点色彩。

“真嗣......?”看着一脸愁容的真嗣,丽显得很不安,“我是不是说错了......”

“才不是,”他笑了起来,又一次摸了摸她的头,“你说得很棒哦。”
*******************************************************

/2015年,9月3日/

第二天上午的课上,真嗣差点困得睡了过去。昨晚他在外面待得太久了,等回到家时,已是午夜。

与疲惫不堪的他不同,丽看上去仍然精力充沛。不管老师讲的东西有多么无聊,她总是聚精会神地盯着讲台,这份专注力,着实令真嗣自叹不如。

终于,下课的铃声响了。他立刻就慵懒地趴到了桌上。原来,当一个人极度疲倦的时候,连坚硬的桌板都像是席梦思一样舒适......

不过,这种安逸的感觉只持续了几秒。

“嗨,真嗣。”

他挣扎着睁开了眼,看到明日香正扶着他的书桌,站在他的身旁。

“啊,是明日香啊......”

“真嗣,我有件事拜托你。你看,反正下一节课一时半会也不会开始......”

她扭过头,小心地朝着丽那边看了一眼。

“......所以,能不能麻烦你到教室外面来?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嗯......行......”

他口齿不清地含混了两句,站起了身来。直到现在,他还是觉得昏昏沉沉。
*******************************************************

在确信班里同学再也看不到自己和真嗣之后,明日香转过身来,一把握住了他的手。

“原谅我。”

“啊?你在说什么?”真嗣一下就清醒了。

“因为我......那天晚上,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是我太自以为是了......”

“明日香,你......”

“等下再说。让我说完。真嗣,如果你更愿意和一号在一起,我可以接受。但是,那天晚上,你说过自己没什么朋友,所以我想......请至少让我成为你的朋友吧!我不想就这样与你分道扬镳,所以......拜托你,请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以后,不论是需要帮助也好,还是找不到人陪伴也好,真嗣,只要你需要我,请一定要让我知道,拜托了,这对我很重要!”

她说得很急。真嗣不知道她事先究竟想了多久,他只是这样静静地听着她的独白。

他不知道,现在自己到底该以怎样的心情去面对她?矛盾吗?愧疚吗?

“明日香......”他叹了口气,略显疲倦地笑了笑,“那天晚上,我也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对不起......另外,我很荣幸能交到你这样的朋友。倘若不介意的话,今后一起吃午饭吧。”

“一言为定!真嗣,今天中午就和我一起吃吧!”明日香几乎开心地跳了起来,“我会找好地方等你的!”

“等一下!我没说是今天啊......!”

明日香并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她一转眼就消失无踪了,真嗣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看了看表,下一节课就快开始了,自己也得快点回去才行。

他才刚刚坐定,他的电脑屏幕上就蹦出了一条消息。

/嘿,真嗣老兄,发生什么了:P/

真嗣轻叹一声,他已经知道发消息的人是谁了。

然后,又来了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几乎全班的男生,都给他发来了类似的消息。

真嗣不打算做出解释了,反正这类的骚扰也没有回复的必要。他习惯性地勾选了‘全选’,然后就准备点下‘删除’。

就在这时,一条新的消息弹了出来。

/真嗣,第三适格者找你有什么事?/

真嗣立刻紧张地合上了屏幕,发出‘啪’的一声。他回过头,正好与丽四目相对。从她的眼中,真嗣读出了一种疑惑与不安。

他无可奈何地抱住了头。接下来,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真嗣身上的时候,一位少女却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Chance~”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