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四章

2021年12月3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0704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四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646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四章

/2015年,8月31日/

又是一年的暑假结束了。然而这个暑假,真嗣过得并不轻松。每日的训练从未间断,他和丽能自由共度的时间仍然少得可怜。

当然,关于他一直在想方设法找时间和丽待在一起这一点,并没有逃过他父母和直子博士的眼睛。

“直子姐,我当然明白我们不能让这两个孩子在一起。可是你看,孩子们在一起时是多么快乐......直子姐,我实在是不忍心......”

而直子,却仍然是无情地摇了摇头。“唯,在说出这话的时候,你到底是作为一个女人,一个科学家,还是一位母亲呢?”

在空荡荡的司令室里,只有唯、直子和源渡三人围坐在一张茶桌之前。对于如何处理真嗣与丽的关系,所有人都是眉头紧皱。

“都不是。我是作为NERV第三支部总司令而说出这番话的。强行把两个孩子分开,只会影响他们身为驾驶员的战斗力。葛城一尉已经多次报告过,第一、第二适格者在模拟训练中配合无间,而考虑到即将到来的战争,我认为放手不管才是现下最好的做法。”

“可是他们的关系不会止步于此的!如果放任这种关系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

“你在担心什么?”唯也终于有些急躁了,“担心真嗣会和你女儿上床?”

直子仍然瞪着眼睛,丝毫没有被她吓住。“没错!”

“你没必要担心,”唯无所谓地耸耸肩,“丽并不能生育,何况真嗣的身体也是健康的......”

“唯!你这是什么意思!”直子立马怒气冲冲地站了起来,“你只关心你的儿子,你......你把我的女儿放到了哪里?!”

“算了吧直子,丽并不是你的女儿。”唯的语气仍然平静,不带一点怒气。“从遗传学来说,她应该算是我的女儿。”

“你......”直子几乎就要扑上去扯住她的领口,“把她从小养大的人是谁?在过去十几年里一直照顾她的人是谁?唯,我告诉你,就和律子一样,我从来都把丽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

唯饶有兴致地笑了。“直子姐,关于女人、科学家和母亲的问题,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直子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重重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在两个女人争辩的时候,源渡一直保持着沉默,不过他的嘴角却划过一丝隐秘的笑容。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的妻子一定会赢下这场争论。

“直子姐,抱歉了,但我才是NERV第三支部的总司令。从NERV整体的利益角度考虑,我已经决定了,关于第一、第二适格者的关系一事,我们将不会做出干涉。”

说完,她对直子笑了笑。“别担心,真嗣和丽那两个孩子的性格我们都清楚。他们不会做出什么过激举动的。”

“唉......”直子无奈地长叹一声,“这就是我所担心的啊。真嗣的话还好说,可是丽的性格......那孩子看着孤僻,其实是个很情绪化的人......难保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那就是你的问题喽,”唯会心一笑,“毕竟她是你的女儿,如果她遇到了问题,你应该帮她解决才是。人生的抉择也好,情感问题也好,你这当妈妈的可是责无旁贷呢。”

“这种问题,根本不是父母能帮得了的......”

“是啊,你说得对。这种事,终究要留给孩子们自己去做选择。但是,奇怪啊直子姐,你女儿律子都已经这么大了,按理说你应该早就明白这道理才是啊......”

“你又在拿我开涮了......!”

“也许还有其他的办法。”

一直沉默不语的源渡突然开了口,唯和直子都惊了一下。

他之所以一直没有说,是因为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开这个口。一方面,就和唯一样,他并不愿就这样狠心地拆散真嗣和丽,可另一方面他也深知,直子所说的问题,并不是一件小事。

最终,他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最近,第一支部的总司令曾联系过我。”

“NERV最高司令吗......他为什么会......?”

“惣流司令?他找你说什么了?”

“第三适格者,他的女儿,即将到达日本。”
**********************************************

司令室里吵得热火朝天,然而,成为话题中心的两人却对此浑然不知。

真嗣带着丽一起,爬上了第三新东京市最高的瞭望塔。原本,这样危险的地方并不允许未成年人出入,不过当他们亮出自己的NERV ID之后,站岗的士兵便立马唯唯诺诺地放他们通行了。毕竟,EVA专属适格者的军衔可比寻常的士兵高得多了。

他们来得很早,真嗣是特意选中这个时间的。此时红日初升,远方的地平线洒满了金色的霞光,而在天空的另一边,四分之三的上弦月仍然将落未落。太阳与月亮交相辉映,这是丽第一次看到如此壮观的景象,她高仰着头,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嘴巴张得大大的。真嗣则在坐在一旁,一边悄悄观察着她一边忍俊不禁。

“日出的景色,可真是壮观呢。丽,你觉得呢?”

似乎是被他的话突然拉回了现实,丽侧过头望向他。顷刻间,她便又切换回了往日的状态,那个理智、冷静的少女。

“在日出阶段,阳光的颜色会发生多次变化,这一点在科学上很容易解释。当太阳的光线以不同的角度射入地球的大气层,大气密度的涨落将会导致......”

“好啦好啦,”真嗣把手搭上了她的肩,笑着打断了她,“丽知道得还真是多呢。”

“你过奖了,真嗣。”

听到他的‘恭维’,丽的双颊微微泛红,“这只是一些没用的知识罢了,在日常生活中毫无意义......”

“可是这仍然很有趣啊!就是因为从日常生活中观察到了有趣的现象,人类才得以从中提炼出了复杂的知识,建立起了自己的科学。丽,想想你的妈妈和姐姐,或者我妈妈......她们都是这样的人哦。”

“我很尊重身为科学家的她们。但我的兴趣与她们并不共通。”

这样的回答,勾起了真嗣的好奇心。“那么,丽对什么感兴趣呢?”

丽歪着脑袋,颇为认真地思考着。然而,她最后给出的结果却异常简短,只有一个字。

“你。”

真嗣的脸一下就红了。“啊!谢谢你......!可是......除了我之外呢,丽还有什么喜欢的呢?”

“古典音乐。”

听到她这样说,真嗣想起她以前的确对自己SDAT中的乐曲情有独钟。这时,有个念头突然闪过真嗣的脑海。他不由得笑了出来。

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应该会喜欢在生日里收到心仪的礼品的吧?

不过,尽管生日礼物选好了,可他却突然发觉,自己一直以来并不知道丽的生日。

“那个......丽的生日是什么时候呢?”他有些紧张地问道,“你似乎从来没说过呢......”

“因为真嗣从来都没有问过。”

“那现在可以告诉我吗......?”

丽脸上的欢欣霎那间便消失了。她似乎有些为难,甚至可以说是失落。“抱歉真嗣,其实......我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真嗣呆住了。“怎么会......这怎么可能......”

“真嗣,生日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日期而已,没什么重要的......”

“可是对我来说很重要啊!丽,生日的那一天,是你来到这世界的第一天,你怎么能说那不重要?”

丽的脸颊红扑扑的,但眼神之中却带着一丝哀伤。她不自然地别开了目光。

“谢谢你......”

“哈?什么?这次又是为什么?”

“因为......知道你这样关心我,让我感到很温暖。我从来......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

真嗣向前一步,从背后抱住了她。在他的双臂之间,丽安心地靠在他的胸口,闭上了眼。而真嗣的双眼仍然坚定地注视着前方,眺望着海天相接的地平线,眺望着正在升起的朝阳。
**********************************************

真嗣不知道,此时此刻,并不只有他一人在凝望着初升的太阳。

五千米的高空,一架喷涂有‘NERV第一支部’涂装的军用运输机即将进入下降阶段,在它的机腹正中,静静地躺着一位红色的巨人。

“Humph , dieser platz ist nicht sehr eindruckvoll . ”  (“哼,这地方也不过如此嘛。”)

尽管嘴上似乎在抱怨,但乘员舱里的红发少女,却还是把脸贴近了舷窗,饶有兴味地欣赏着沐浴在朝霞中的第三新东京市。

“Hallo......Tokyo-3......”
**********************************************

/2015年,9月1日/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往常这个时候他总是叫苦不迭,但这次不一样。这一次,他甚至觉得有点期待。

毕竟,只要回到学校,他就可以见到许久未见的朋友们了。整整一个假期的高强度训练,实在是让他身心俱疲。

更令他惊喜的是,今天丽也没有请假。自从战争的倒计时进入最后一年,这样的时候就越来越少了。

除此之外,班上还转来了新面孔。真嗣有点奇怪,谁会在这种时候转来第三新东京市呢?尽管战争即将到来的消息并未告知大众,可第三新东京市毕竟是为战争而存在的,哪里会有家长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样的战争要塞里去呢?

话说回来,那个新转来的女生,简直就是与丽完全相反的存在。发色也好,性格也好,说话的语气也好,无不透露着张扬与高傲。真嗣不由得感觉到,这个女生多半会很难打交道,自己还是避而远之为好。

就在班长忙着宣布各种开学事宜时,冬二正和剑介窃窃私语,聊得眉飞色舞。不过,他的眼神却总是若有若无地瞟向洞木 光所在的方向。

这当然没有逃过真嗣的眼睛,他悄悄笑了。

“铃原同学做了有趣的事情吗?”

他的耳边突然传来丽的声音,他回过头去,这才发现她一直在盯着自己。

“是呀,我打赌他对班长有意思。”

“对洞木同学吗?有什么样的意思?”

“就是说铃原喜欢她啦......”他凑到丽的耳边,低声解释道。

丽又仔细地观察着冬二脸上的细微表情,然后确信地点了点头。“看上去铃原同学的确是被吸引了。可是,洞木同学却似乎没有注意到他。”

可就在这时......

“铃原!!遵守纪律,安静一点!”

“班长啊你就饶了我吧......干坐着听你念经实在是太无聊了!”

“你竟敢说我念经!”

“啊啊啊!耳朵!疼啊!”

......

看着真嗣脸上那意味深长的笑容,丽也同样回以一个会意的微笑。

“好吧。洞木同学的方式的确与众不同。”
**********************************************

“看来,你们两个就是驾驶员了?”

真嗣和丽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声音。

此时,真嗣正和丽坐在一棵树下,一边享受着珍贵的独处时光一边吃着午餐便当。然而,那个新转来的红发女生却主动找上了他们。

“呃......算是吧......”真嗣紧张地笑了笑,“同学,可不可以麻烦你小声一些,这可是机密啊......”

“少疑神疑鬼了,这周围根本就没人。”

“呃......也是哈。我是碇 真嗣,旁边这位是绫波 丽。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请多指教。”丽面无表情地说。

“我早就知道你们的名字了,”红发少女笑了起来,“你们两个,在第一支部可是名人呢。”

“第......第一支部?你是从德国......?”

“当然了,本小姐就是第三适格者。”她一点也不见外,直接在两人的身边坐了下来。“我的名字是惣流·明日香·蓝格雷,看来今后本小姐要和你们共事一段时间喽。”

“欢迎你啊......”真嗣紧张地挪了挪,为她腾出了坐的位置,“有了你的加入,任务也会变得容易许多......”

“任务?”明日香讥讽地回应道,“你们两个,真的执行过任务吗?模拟训练什么的,最多只能算是小打小闹罢了。”

“那你呢?”丽突然开口了,声音冷冷的。

“嘛,当然没有!”明日香仍是一脸得意的笑容,“我的意思是,他们交给我的事情太过简单,根本连任务都算不上!”

果然,这个红发的女生确实不好打交道。真嗣不由得涔涔汗下。

“惣流同学......”

“我说,日本人的礼节很无聊啊!直接叫我‘明日香’不行吗!”

“呃......明日香......在德国训练很艰苦吧......?”

“那当然,不过本小姐可是个天才,没有什么能难得住我!”

“惣流同学似乎没有带午饭来,那么,你应该不是来加入我们的吧?”丽又开口了,声音仍然是冷冰冰的,不带一点感情。

“呵,可惜呀,本小姐已经和小光有约在先了。”明日香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另外,真嗣,放学以后教教我去NERV的路怎么走。拜了!”

“嗯......”
**********************************************

“还好......看来她也不是那么咄咄逼人......”

在明日香离开后,真嗣才终于如释重负地擦了擦汗。

“真嗣觉得她很有吸引力吗?”

这明明是一个疑问句,可丽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陈述事实。

“当......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她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怕,但这并不是说我会想要和她一起出去。”

“我没有说你想和她约会,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觉得她很有吸引力。”

真嗣感到额头又一次渗出冷汗,他不敢把话说得那么绝对,因为他并没有自信自己能说到做到。一方面,他的的确确对丽一心一意,这一点,即使是在明日香到来之后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可另一方面,即使是在明日香到来之前,他就已经多次偷瞟过其他的异性,比方说训练教官美里小姐......毕竟,她的身材对他这样的青涩小男生来说,实在是太劲爆了......

所以最后,他决定换个话题。

“丽的话,是否遇到过其他有吸引力的异性呢?”

丽毫不迟疑,立刻就给出了答案。

“没有。”

这下轮到真嗣吃惊了。本来,就算她回答‘有’的话也很正常,毕竟那是人之常情。可是,她居然如此信誓是旦旦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一次都没有?”

“一次都没有。”

“真的?”真嗣一边笑着,一边凑了上去,“丽,你不会是不好意思说吧?”

“嗯......如果非要说的话,其实有一个。”

“啊??是谁?”

“你。”

看着瞠目结舌、一脸无奈的真嗣,丽把手中的饭团塞进了他大张着的嘴里。
**********************************************

在教室里,红发的少女正心不在焉地吃着便当。她的视线一直落在窗外,她一直在仔细地观察着树下的那对少年少女。

‘可恶啊,还是来迟了一步。那个优等生,下手还挺快的......’

其实,相比起对她几乎一无所知的真嗣和丽,她与那两人可谓相识甚久,尤其是第二适格者。
当那两人的训练录像被当成典范在第一支部里传播的时候,她一眼就注意到了这个自带忧郁
气质的黑发少年。

明日香开始用各种方法打听他的消息。比方说,她的妈妈早些年曾与直子博士是同学,而第二适格者的妈妈则是两人的学妹。于是她便装作不经意地和妈妈聊起曾经的往事,聊起那个名为碇 唯的学妹,然后慢慢地把话题引向她的儿子。又比方说,她的爸爸身为NERV最高司令,掌握着所有适格者的资料,她便软磨硬泡地从他那里要来了第二适格者的全部资料,然后一字一句地从头看到了尾。

她的努力并没有的得到应有的回报,关于第二适格者的信息仍然少得可怜。学习成绩不错,会做饭,会拉大提琴,喜欢古典音乐......这就是她搜集到的全部了。

但这些已经够了。从那时开始,她觉得自己已经被他深深地吸引了。

因此,当她接到命令,要她远离自己的家乡,驻守位于日本的第三支部时,她一点都没有觉得难过。恰恰相反,那种感觉简直就是惊喜。

可结果,她还是来迟了一步。

“明日香,你在看什么呀......?”光注意到了她的异样,显得有点不安。

“啊啊!什么都没看啦。”
**********************************************

前往NERV的路上,真嗣与丽并排走着,明日香则一言不发地跟在两人身后。奇怪,在学校的时候,她明明在大家面前显得那么火爆、热情,现在这里只剩三人,她却陷入了沉默。

“明日香......来第三支部做什么呢......?”为了缓和气氛,真嗣先开了口。

“你是笨蛋嘛?我是适格者啊,还能来做什么?”

“可是......明日香的EVA......”

“你们很快就会见到了。记住了,二号机可不是试验型,而是真正为实战而生的机体哦!”

“这样啊,”真嗣望着前方点了点头,“也许今后还有更多适格者来到这里的。”

而明日香却完全没有搭理他,她的注意力完全落在了同行的蓝发少女身上。

“喂,第一适格者,你也太安静了吧!要是嫌我烦的话就直说啊!”

“我并没有。”

“真的?”明日香略显狡黠地笑着,言语之间满是挑衅的意味,“我真的没有打扰你和小男友调情?”

“惣流同学,”丽的声音仍然平静,“真嗣并不是‘小男友’,我们只是朋友的关系。”

“这么说...”

明日香突然扑到了真嗣的背上,让他耸然一惊,“这样也没关系喽?”

那一瞬间,丽的眼神中似乎出现了短暂的迷乱。她快速走上前抓起真嗣的手臂,一把将他从明日香那边拉了过来。

“真嗣,让我走在你们两个中间。”

而明日香,则是懊恼地咕哝起来,“哼,果然......”
**********************************************

“丽......也许她只是在开玩笑,你不必如此较真......”

明日香先去办理报到手续了。此刻,更衣室前的过道里,终于只剩下了他和丽两人。

“我并没有较真。我只是判断她的行为给你带来了困扰,因此阻止了她进一步的行动而已。”

“哈,那就好......”真嗣小声说道,“虽然听上去可信度不高哈......”

丽皱起了眉头。“真嗣,她的行为很无礼。”

“可是,也没有带来特别坏的结果不是吗......”

丽不再走了,她转过身来,认真地凝视着他。“为什么会这样说?难道说,与她发生身体接触,让真嗣很享受吗?”

“怎......怎么可能!”真嗣瞬间瞠目结舌,“她扑上来的时候明明很用力啊!确实有点疼......总之,一点都称不上舒服!”

“咳咳。”

一个身影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红色的作战服搭配一头红色长发,正是第三适格者明日香。真是奇怪,她明明去办理报到手续了,结果却比两人还要快一步完成了换装。

真嗣甚是紧张,他不知道明日香到底听到了多少。于是,他以换衣服为借口,迅速溜走了。

看着仓皇逃进男更衣室的真嗣,明日香只是不屑地耸了耸肩。随后,她的目光落到了蓝发少女的脸上。

“惣流同学,”丽一反常态,当先开口了,“你想与真嗣约会,对吧?”

“哈?这是谁说的?”

“是我猜的。请你回答我的问题。”

“嘛,让我好好想想......”明日香兴味盎然地笑了起来,“与那家伙约会,听起来确实还不错。不过嘛,考虑到‘先来后到’的原则,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他,那我也不能夺你所爱......”

与明日香那轻佻的样子不同,丽的神情仍然很认真。“惣流同学,这不是先来后到的问题。”

“要我说,这就是个先来后到的问题。”明日香笑着从她身边走过,在她肩上轻轻一拍,“总之,如果你不想成为他的女朋友,那就把他让给我。我一点都不介意的哦。”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说?”

“因为你总是慢吞吞的,让人看了心急。总之,我可不保证我不会把他抢过来!”

丽低下头,陷入了沉默。

“呵,话就说到这里。迟早我会让他知道,谁才更适合当女朋友。拜拜啦。”

明日香就这样走开了,而丽却久久地站在那里。脑海中的万千思绪,让她感到一阵迷茫。
**********************************************

真嗣不得不承认,明日香真的很优秀。

在整整一小时的模拟训练中,他还一次都没有战胜过明日香。准确地说,是连在她面前坚持一分钟都做不到。

“可恶,再来!”

“用出点真本事呀,真嗣,你该不会只有这点水平吧?”明日香讥讽道,“实在不行的话,要不要叫上优等生来帮你?”

真嗣正要大声拒绝,然而,丽并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虚拟的训练场中,一直坐在一旁观战的零号机,立刻站起身来,走进了训练场。

“哈!好好瞧着吧!我这就给你们两个好好上一课!”

“惣流同学,谁给谁上课,也还不一定。”

“哦,很勇敢嘛。那么,你们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真嗣疑惑地眨了眨眼。“打赌......?”

“为了让对局更有趣嘛,我们来打个赌吧。来吧,你们想赌什么?”

“如果我们赢了,你必须替真嗣做完这学期所有的值日。”

这样的代价未免太重,就连真嗣也觉得有点残忍,然而,明日香却一点都不在意。从神情上来看,她似乎已经胜券在握。

“那么,如果我赢了,真嗣就要和我一起去吃一次晚餐!就在今晚!”

“哈?!什么?......”

真嗣看向了通讯窗口,丽的眼中从未迸发出如此的敌意。

“没关系的,真嗣,我们会赢的。”

“好吧......我相信你。”

既然丽已经表态了,那他也就没什么好劝的了。真嗣深吸一口气,看向了明日香,“那么,可以开始了。”

“好!既然你们是两个人,作战场景就让我来选!”

丽点了点头。“嗯,很公平。”

“我看看......”明日香浏览着所有可供挑选的场景,“好,就选海战!”

真嗣一下就愣住了,他看向了丽,而她却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这明明是两人最不擅长的场景。

“嘿,可以开始了吗?不会是怕了吧?”

“才不是。”

“来就来......!”
**********************************************

在一望无际的海上,只有零星几艘战舰可供站立,要一边精准地踩上落脚点,一边在波涛之中站稳身形,同时还要兼顾战斗和规避攻击,这就是海战场景的困难之处。

所有的EVA都换装了A型装备,这套装备赋予了EVA在水下行动的能力。但即使如此,受到电缆长度的限制,每台EVA的活动范围仍然小得可怜。虽然可以通过断开电缆获得暂时的高机动性,但A型装备会大大增加内置能源的消耗速度。原本在陆地上能维持五分钟的内置能源,在搭载A型装备之后只能坚持一分钟。不管怎么说,在所有模拟场景中,海战场景的难度堪称无与伦比,真嗣咽了一下口水,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

“不要怕,真嗣。”丽的声音在私人频道里响起,“就像我们以前那样,听我指挥就好。我一直在观察惣流同学的战斗风格,应该很快就能想出对策。”

真嗣点了点头。

地图上总共有18艘战舰,3台EVA分列在地图的三个角处,三点相连构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形。先摧毁敌方所有EVA的一方将会胜利,这就是比赛的规则。

“虽然是二对一,可是海面上根本找不到足以同时支撑3台EVA的立足点啊......这样一来人数的优势就体现不出来了......”

“真嗣,谁说一定要海面上决胜负?”

窗口里的丽对他笑了,那表情居然显出一丝俏皮。

真嗣心领神会,他知道丽已经想出了对策。

“丽,告诉我该怎么做。”
**********************************************

游戏开始了。

初号机立刻断开电缆,跃入了水中。而零号机在断开线缆的同时,竟然也卸载了A型装备,它灵巧地在战舰之间跳跃着,从正面快速向明日香袭来。

“准备速战速决了么?真是急性子的家伙。”

伴随着一声巨响,零号机跳到了二号机所在航母之上,即使是宽广的航母甲板,也勉强只能供两台EVA站立。两位巨人就在这狭小的海上平台之上对峙着,彼此只有咫尺之遥。

“优等生,你的站姿可不太对啊,”明日香讥讽道,“想在这种环境下站稳,就得降低重心,就像我这样......”

她并没有给丽做出反应的时间。二号机伏低身体,立时蹬跃而出,朝着立足未稳的零号机扑去。而随之而来的震动则让零号机彻底失去了平衡,重重地倒在了甲板之上。

在电光火石的一瞬,二号机的高震动粒子刀已经架在了零号机的颈部,而丽则是做出了任何正常人都会有的反应,抓住了二号机的手腕。但即使如此,刀锋还是不断向零号机的颈部逼近。

“怎么样,认输了吗?”明日香一脸得意地问道。如此轻易地解决掉一个,甚至连热身都算不上。

丽似乎根本不在意她的嘲讽,在刀锋刺入之前最后一秒,她甚至笑了出来。

“抓到你了,惣流同学。”

锋利的刀刃轻易划开了零号机的颈部,如果是在实战中,这一击将立刻杀死位于插入栓中的驾驶员。

(小丽,你就直接白给了?你刀呢?你AT力场呢?你好歹动弹一下啊——beiming)

但与此同时,一个紫色的身影却像扑食猎物的鲨鱼一样,突然从海中跃出,高震动粒子刀直朝二号机的后颈处而来。那是插入栓所在的位置。

“可恶!”明日香咒骂一声,在千钧一发之际倒地翻滚,才勉强躲开了致命的一击。然而,真嗣的这一击并非全无效果,明日香的腰部左侧传来剧痛,二号机的整条左腿已经彻底失效。

单凭一条腿,她甚至连站稳都做不到,更别说在军舰之间往返跳跃。这样的二号机,已经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明日香,还要打吗?”真嗣自信满满地宣告,“我的活动时间可是还剩三十多秒......”

“真嗣......”

她的声音很低沉,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可恶的家伙!我最讨厌你了!”

(暗恋的对象毫不留情地把自己揍了,恐怕换谁都会下不来台的吧(笑)。准备承受明日香的怒火吧,真嗣君......——beiming)

跪倒在地的二号机,竭尽全力扔出了手中的匕首。然而,刀锋却并未命中初号机,而是擦着它的侧颊飞了过去。

无论是真嗣还是观战的丽,都陷入了一瞬的迟疑。但这就是明日香所需要的。她的目标并不是初号机,而是它身后的战舰。

匕首直直地没入了战舰的弹药库,刀锋上的火花引燃了核武器级的高能弹药,巨大的火球刹那之间就吞噬了初号机。
**********************************************

(EVA中人类武器的威力一直是个谜......N2地雷炸不掉使徒,军舰的几轮齐射却能歼灭鱼天使(虽然是内爆),这里更是夸张,直接把初号机炸没了,哈哈哈哈......——beiming)

当真嗣和丽从模拟插入栓里走出来的时候,两人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明日香暗暗好笑,她没想到那个优等生居然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哈,这下服气了吧!本小姐可是个天才哦!”

“丽,抱歉......我不该离那艘船那么近的......”

“不是真嗣的错。”

但随后,丽又小声地补上了一句,“只要你不是故意输给她的就好......”

“当然不是......!”

“嘿,真嗣,别忘了我们的赌约哦......拜拜~”

明日香故意打断了两人的窃窃私语,得意地朝真嗣抛了个眼色,然后便自顾自地走进了更衣室。她当然能猜得到,背后的丽正用怨怼的眼神盯着她。
**********************************************

作者的话:这是目前最长的一章了。原本我打算写得更长,但我突然意识到有些东西也许不该这么早就说出来。为了保证前后的一致性,还是先不写了。

不管怎样,写这一章的过程还是很欢乐的。一个拥有完整家庭的明日香到底该有怎样的性格,我构思了许久。但这样也会带来问题,既然唯、直子和京子都活了下来,三个女人究竟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不同,她们之间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这一点着实很难构思。原本的题目《The Difference of a Life》,现在也许该改成《The Difference of three Lives》了吧。(笑)

这是我第一次描写战斗的场面,我不是很擅长描写这类情景,所以在今后我会尽量省略之。一想到之后还要写EVA与使徒战斗的场面,我就觉得头大。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