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三章

2021年12月29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234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三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751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三章

/2014年,9月8日/

午夜时分,回家的路上,真嗣只是坐在车厢后排,垂着头一言不发。唯明白,她的儿子背负的担子太重了。当世界的真相被突然揭示出来,就连她这样的成年人都会觉得难以承受,何况真嗣只是个十三岁的孩子。

“你们饿不饿?回去之后想吃点什么?”为了缓和气氛,她主动提议道,“真嗣,想不想吃妈妈做的煎蛋饼?”

没有回答。

“就这样做吧,唯。那么辛苦你了。”坐在驾驶席上的源渡,侧过头淡淡地笑了笑。

他朝反射镜里看了一眼。真嗣并没有睡着,也没有望向车窗外的城市夜景。他只是默默地坐在那里,垂头看向自己的手。

“一直以来,大家所说的战争......”真嗣终于开口了,听上去颇为不安。“这就是真相吗......”

“是啊,真嗣,这是神明对我们的试炼。”唯轻叹了口气,“如果我们输了,那么人类的存在就会被彻底抹去......”

“这是EVA被建造出来的真正用途吗?”

“当然了,儿子,”源渡从反射镜里对他笑了,“不然你以为EVA是什么?玩具吗?”

“那倒也不是......此前我只是把EVA当成某种工具,某种武器......我从未把它视为弑神者......”

“真嗣,”唯回过头,异常认真地看着他,“的确,战争就要来了,但并不是现在。我们仍有一年的时间去做准备,在这一年里,你每周七天都要参加同步率训练......”

“那学校的事怎么办?”

“训练的时间都会安排在周末或是放学后,不会影响你上学的。”

“可是这样一来,我不就没有时间和丽一起出去了吗......”

爸爸妈妈的反应,让他有点不安。唯和源渡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彼此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

“儿子,我和你妈妈都认为,你和丽还是尽量少见面为好。”源渡最后这样说道。

真嗣一下就呆住了。“什......什么?”

“真嗣,丽和你一样也很忙的呀。就算能见面,时间也不会很多......”

“可是你们就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压抑了许久的真嗣突然爆发了,“要是我拒绝驾驶EVA呢?要是我拒绝为你们所用呢?你们从来没考虑过吗?”

在他怒吼的时候,唯的身体明显抽动了一下。真嗣能看得出来,她在强忍眼泪。

然而源渡却只是清了清嗓子,他的声音仍然很平静。“儿子,我和妈妈从来都没有不考虑你的感受。我们只是别无选择。抱歉了,真嗣。”

“真是荒唐......”真嗣抱膝坐着,把脸埋在了两膝之间,“世界的命运,居然要由十三岁的孩子来决定......”

“就像你爸爸说的那样,我们真的别无选择了。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性,我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替你扛下这个重担......真嗣,对不起。”

真嗣不再说了。他只是抬起头望向窗外的夜景,不甘地小声抽泣着。

“丽已经同意了。”源渡突然开口了,“在这件事上,她比你要勇敢。”

唯拉住了他的衣袖。“源渡,你......”

可他却仍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儿子,我很抱歉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你不应该让丽孤军奋战。如果她对你很重要,那么,你就更要保护好她。”

“源渡啊,不要再说了......你不该说出来的,我们明明说好的......”

“对不起,我失约了。”源渡对她笑了笑,笑容里满是苦涩。

“那么,我不会逃避了......我接受这个任务。”

真嗣突然开了口,源渡和唯都是一脸惊讶地回过头去。他们从未看到过真嗣的眼神如此坚定。

“我说过了,我来驾驶。”
**************************************************

学校的课程周而复始,让人对眼前的事物完全打不起精神,总是昏昏沉沉。现在,就连真嗣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又站在了NERV的更衣室之中。

他利落地换上了作战服,随后走了出去。丽早就在外面等着他了,不过与她在一起的,还有另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女人。她穿着红色的NERV制服,留着一头黑紫色的长发,看上去精明干练。

“好了,驾驶员都到齐了,看来可以开始了。”对方首先开口了,向两个孩子笑了笑。“在之后的一年里,我将担任你们的训练教官。”

真嗣与坐在身旁的丽对视了一眼,谁都不知道这位教官到底是什么来头。

“在一年的课程中,你们要学习的是基本的作战技巧,包括各种武器的使用,作战策略的制定,以及基础的格斗术。但在那之前,你们首先要熟悉作战的环境,学会利用一切有利条件......”

她按了一下手里的遥控器,身后的大屏幕随之亮起,显示出第三新东京市的三维地图。

“现在你们所看到的,是处于战备状态下的第三新东京市,所有的建筑都会升到地表以上,人们的生活一切如常......顺带一提,作为专为战争而生的要塞都市,第三新东京市只有两种状态:备战,或是交战......”

真嗣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城市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她又按动了一个按键,屏幕上的图像出现了变化。“现在显示的,是交战状态下的第三新东京市。所有的建筑都会被回收至Geofront的天顶,所有的地下避难所都会开启,同时,部署于全城各处的防御系统都将启动。而作为驾驶员,你们要记住的是......”

图像又发生了变化,地图上约有一百三十处地点上方出现了橙色的光标。

“这是升降机的所在处,是EVA从Geofront被运到地面的唯一通道。然后这里......”

又有几十个点上,亮起红色或是蓝色的图标。

“红色的位置,是武器库所在的地方。想要更换武器,就必须到这些地点来。而蓝色的位置,则部署有供电线缆。然后......”

地图上又出现了近百条绿色的线条。

“这是所有的应急逃生路线。倘若真的陷入了绝境,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逃生,驾驶员的生命,永远都是最优先事项。”

“好了,孩子们,”教官拍了拍手,“这份地图很快就会上传到你们手腕处的随身终端。在一周的时间内,你们必须把这张图完全背下来。那么,基本的介绍就进行到这里。还有什么问题?”

真嗣举起了手。

“哈,请讲?”

“请问该怎样称呼您?”

“我是美里,葛城 美里。”教官狡黠地一笑,“你们可以叫我一尉,但我不喜欢太正式的称呼。所以,你们还是叫我美里好了。”
**************************************************

/2014年,9月9日 至 12月13日/

自真嗣记事起,训练从来都很艰苦,而今更甚。

放学之后,他和丽必须马不停蹄地赶到NERV司令部。如今这是他唯一能与丽说上话的机会,可是,这样快乐的时光总是太短太短了。

“丽的话,为什么会同意驾驶呢?”

“因为我们别无选择。”她平静地回答道。

“可是,为什么会别无选择呢?”

“因为这是由外部环境所决定的。外部的环境并不会因我们的意志而转变。”

“可是啊......”

“真嗣,如果继续问下去的话,我也没法回答你了。”

而真嗣,却仍然没有放弃的意思。“如果照这样说,我们付出了那么多努力,最后却连为什么都说不出来......”

“我们的付出一定是有意义的,真嗣。你应该相信,这种意义只是暂时还看不到而已,但未来的某一天,它一定会出现的......”

“那么,丽相信这种意义能配得上我们为之付出的牺牲吗?”

丽沉吟了许久。她接到的命令是必须排除一切杂念,专注于训练和战斗。尽管觉得很对不起他,但她明白,自己必须尽快结束这场对话。就算是说假话也好。

“嗯,是的。”
**************************************************

“这样可不行啊,真嗣......”美里皱着眉头,叹了口气,“好吧,我们重来一次。”

现在,真嗣正坐在模拟插入栓之内,操纵着训练系统中虚拟的初号机。在3D屏幕上,显示出一片空旷的训练场,身处其中的紫色巨人,却连迈出一步都做不到。每当真嗣下达一个操作指令,初号机只会颤巍巍地做出微弱的回应,或者立刻陷入沉默。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天了。美里观察良久,还是找不出问题所在。单看数值,真嗣的同步率已经足够高了,在面对训练时他也表现得十分认真。但美里却隐隐觉得,在这认真的表象之下,真嗣的心境其实相当复杂,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正在困扰着他。

“今天就到这里吧。辛苦了,真嗣君。”
**************************************************

美里觉得自己有些话不得不问,但在大庭广众之下却有些不好开口。于是,她故意先他一步赶到了更衣室,在门口等着他。

“啊,一尉......”

“我说过了,叫我美里就好。”

“嗯,美里小姐......”真嗣躲开了她的目光,“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您。”

“真嗣君,有空和我说几句话吗?”

她能看出,真嗣的身体明显僵了一下。“对......对不起!我知道我的训练成绩很差,我今后一定会努力的......我发誓!”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美里轻叹了一声,“关于你的训练成绩,我已经和律子讨论过了。我和她一致认为,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真嗣君,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其实你并不喜欢驾驶EVA,可你却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

“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至少我没有逃避......”

“不,不好,一点都不好。”她用力地摇了摇头,“真嗣,你并不亏欠这世界任何东西,你不该给自己如此大的压力。并不是这个世界逼着你去拯救它,而是你主动选择走上了这条路,这份勇气,就连我这样的成年人都为之折服。但是,EVA的运行状态很大程度上受到驾驶员潜意识的影响,真嗣,如果拯救世界是你的愿望,你就必须学会放松心态,只有这样,EVA才能成为你的手足,真正地为你所用......”

“可是我做不到......我不知道该怎样才能放松下来......”

“我有一个计划,想要听听吗?”美里又换上了往日的笑容。真嗣同样希望做出改变,这是个好兆头。

“嗯......”

“这周末,不用再来训练了,司令和副司令那边我会帮你请假的。好好地休息一下,想做什么就去做。记住,你唯一的任务就是,在这两天里把关于NERV的一切彻底忘掉。听好了,一次都不能想起哦。”

真嗣低下了头,这个计划的确很有诱惑力。但这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美里小姐,我还有一个请求,可以吗......?”

“哦?说来听听。”美里饶有兴致地笑了。

“可不可以给绫波驾驶员也放两天假?这个周末,我想......我想和她在一起......”

美里愣了一下,随后立马露出了会意的笑容。她想,唔,那两个孩子,的确很有夫妻相嘛。

“那行喽。但是别忘了你的任务:关于NERV和EVA,一个字也不许提起哦。”

真嗣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此前的阴郁一扫而空。“明白!”
**************************************************

/2014年,12月15日/

两人的上一次‘约会’,已是好几个月之前的事。今天,真嗣带着丽,又一次来到了他们曾经过的那个公园。

真嗣枕着双手躺在草地上,望着不远处曾被丽视为‘浪费’的那处喷泉。而蓝发的少女却并没有像他一样轻松自在地躺下,而是抱膝坐在他的旁边。

“丽......”真嗣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紧张,“你觉得,我们算是一对吗?”

“一对人类个体,是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摇了摇头,“我是想说,在你心里我算不算是......你的男朋友?”

“男性的朋友,没错。”

“丽啊,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他终于无奈地笑了。

听到他的话,丽只是轻轻歪着脑袋,表情仍然是那么天真。“你想对我做什么呢?”

真嗣闭上了双眼,他到底该怎么说,才算是表达自己的心意呢?

“丽,你......喜欢我吗?”

“当然了。”丽侧过头,对他笑了。

她望向了远处,望向了真嗣一直在看的那处喷泉。一瞬间在她的眼前,浮现出许多珍贵的回忆。

“真嗣一直很善良,与真嗣在一起,我会觉得很温暖。很多时候,除了真嗣之外,我想不到还有谁能与我相伴此生。我每天都会想到真嗣,每次听到别人说真嗣坏话都会很伤心,还为此与其他同学吵过......”

“谢谢,丽,听到你这样说我很开心。”

随之,真嗣又是狡黠地一笑。“虽然还不是完全开心就是啦。”

望着丽疑惑的眼神,他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

长尾屿咖啡馆,最左边一排的第四张桌子。在第一次‘约会’那天,两人就是坐在这里。

“丽,就这样坐着好无聊啊。”他看向坐在他对面,小口小口地喝着柠檬茶的蓝发少女,“我们聊点什么好啊。”

丽陷入了沉思。看着她那认真的表情,真嗣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接下来,对话很有可能又要朝着哲学思辩的方向发展了......

丽果然没有让他失望。“我们谈论一下人生的意义?”

“不要。太宽泛了。”

“那么,宗教存在的合理性?”

“太晦涩了。”

“人类的起源?”

“无聊,无聊!”

“那真嗣想要聊什么呢?”

“不知道......”

就在这时,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丽,我们来讲笑话怎么样?我最近正在看一本笑话书。”

而丽则是略带疑惑地眨了眨眼。“可是我从来没有讲过笑话。”

“那你听我讲就好了!嗯......让我想想......啊哈,这句怎么样......”真嗣清了清嗓子,“‘爱情就像是门外语,每个人讲出来,都带着自己的口音。’”

一片沉默。丽的眉头紧锁,陷入了深思。

“为什么是这样......难道不好笑吗......?”

“不,我只是在思考这句话本身的正确性。”

“啊,丽,听笑话而已,不必这么认真!你听我讲的下一个:‘爱情是一种病,一种靠性关系传播的致死之疾。’”

(真嗣,你这看的是什么书......?你爸爸妈妈都不管的么?——beiming)

仍是沉默。

这一次,就连真嗣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抱歉,真嗣。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你。”

“幽默感啊,丽......你为什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我不明白扭曲事实与幽默感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笑话的意义所在啊......!”真嗣语无伦次地解释,“既然要听笑话,就不该如此认真严肃,丽......”

“可是现在一脸严肃的人,明明是真嗣君才对。”

“唉......”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看来,丽,你真的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

“不是的。”

“你就是。”

“我不是。”

“就是。”

“不是。”

......

“就是。”

“不是。”

真嗣无奈地笑了。他双手抱着脑袋,陷入了沉默。而对面的丽,仍然是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小口地喝着柠檬茶。
**************************************************

/2015年,2月11日/

美里对今天的训练成果非常满意。在不到六个月的时间里,两个孩子已经超额完成了全部的基础训练。现在的每一天,训练项目的难度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递增。美里甚至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很快就不够格继续担任教官了。

“好了孩子们,训练暂停,休息一下吧。”美里拍了拍手,“下面回答我,制定策略时的‘4E原则’是什么?”

在训练间隙插入对基本知识的考查,也是训练内容的一部分。

“检视——分析——预估——执行。” (“Examine--Extrapolate--Evaluate--Execute.”)

“答得很好哦,丽。真嗣,这次又被抢先了哦。”

“嗯,我知道......”真嗣的表情颇为自责,“丽总是反应比我快......如果真的上了战场,她一定是比我更优秀的战士......”

窗口里的丽似乎想说什么,但却被美里抢先了一步。“那么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战场上只剩你一个人怎么办?”

真嗣一脸错愕。战场上只剩他一个人?这怎么可能?他发誓过一定会保护好丽,他怎么可能让丽在他之前倒下?

可是,万一......?万一......?

美里似乎已经看出了他的心思。她急忙改了口。

“别当真,只是开个玩笑哈!真嗣,你和丽是完美的组合。我早就观察到了,在面对突发情况时你的行动非常果决,总能百分百地贯彻受到的指令。至于丽,你所表现出的观察力和判断力让我叹为观止。时至今日的所有训练中,你们的配合可以用天衣无缝来形容。有时,看到你们的表现,我这个职业军人都要自惭形秽。”

她的目光转向了丽,狡黠地一笑。“丽,真嗣君很信任你哦。为了你,他什么都可以做呢......”

真嗣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而丽——尽管表现没有真嗣那么夸张——则是不自然地点了点头,神色之间居然略显羞赧。

“好了,可以解散了。辛苦了两位。”
**************************************************

在更衣室前的过道里,真嗣又遇到了丽。她似乎是故意在这里等着他的。

她开口了,听上去颇为不安。“真嗣,刚才葛城一尉最后说的那句话......”

“啊哈,不必那么认真啦......”真嗣对她笑了,“不过她说的确实没错......”

然后,他继续朝着男更衣室走去。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身畔的丽紧张地捂住了胸口。

“真嗣!”

她突然叫住了他。而这突如其来的呼唤,差点让真嗣跳了起来。

“呃......丽......?”

“这种感觉......”她仍然紧紧捂着胸口,“这种感觉,就是浪漫吗?真嗣,我的心跳得好快......”

“不必紧张,丽,”真嗣转过身来,脸上仍然带着温和的笑容,“我也常对你有这样的感觉。我承认,这种感觉的确很难控制......不过......”

他走上两步,轻轻地给她一个拥抱。“丽说的是对的。未来会发生什么,谁都无法预知。丽,我喜欢你,一直都很喜欢。但我赞同你所说的,此时此刻,我们必须专注于眼前的战争。”

“对不起......”

“不要这样说嘛。”

他放开了手,走向了男更衣室。他最后留下的那个笑容,让丽的心跳得更急促了。

“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你的。我们还有时间。”

丽呆呆地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直到他消失在过道尽头,她仍未注意到自己脸上淡淡的泪痕。

“真嗣,已经没有时间了......”
**************************************************

作者的话:我对这一章并不算满意。在写每一章的时候我总在期盼着写下一章。

关于真嗣和丽聊天时的话题,我还是想不出合适的。

好吧,我会很快把下一章写完的。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