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二章

2021年12月2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835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二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580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二章

/2014年,8月30日/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长长的暑假感觉就像是转瞬即逝。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真嗣和丽常会一起出去,或是去咖啡厅,或是去听音乐会,或是一起做些另外的、朋友之间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真是奇怪,偏偏这样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情,却让真嗣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

有一次,两人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了一下午公园里的喷泉。

“直到现在,我仍认为这是一种浪费。”看了许久,丽首先开口了,“水是对人类最重要的资源,可是,住在城市里的人们却肆意开采地下水,来做这种事情。”

“丽,我觉得你有些过度紧张啦......”真嗣笑着回应,“地球上百分之七十的面积都是海洋啊。”

“可是喷泉用的并不是海水,而是经过岩层过滤的地下淡水。在水资源的总量中,淡水只占了百分之二十,至于可饮用的水就更是少之又少。正是这一点让我很介意。”

真嗣轻轻叹了口气。“可是,我们人类就是靠着这少之又少的水资源生存到了今天,甚至还建立起了自己的文明......”

“真嗣,你说的没错。人类是具有高度智能的种族,他们懂得如何最大化地利用有限的资源来满足无限的生存需要。可是正因如此,才更不应该浪费......”

(话唠丽太可爱了......——beiming)

丽仍在自顾自地阐述着自己的哲学思辨,但真嗣的心思却飘向了另外一个方向。

他与丽,隶属于NERV第三支部的EVA专属适格者。在NERV的眼中,他和丽是否也被当成了某种‘资源’?NERV的那些人们,是否也在最大化地利用着他们有限的生命?

“丽,你信宗教吗?”他唐突地打断了她。

丽略显疑惑地眨眨眼。“为什么这样问?”

真嗣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我想,我们的命运,或者说人类的命运,到底是不是由神明来决定的......?”

丽侧头想了想,经过了数分钟的沉默,她才终于开了口。

“真嗣,如果人产生了这样的想法,那他很可能会对人类和自己失去希望。他可能会选择犯罪,选择顺从自己的欲望,或者选择远离他人,在自怨自艾中度过自己的一生,最后孤独地死去......”

“那么,如果是丽的话,会怎样选?”

“我会选择活下去。”丽的声音很坚定,她一点都没有迟疑就给出了答案。“即使是经历了第二次冲击那样的浩劫,我们人类却仍然存续到了今天,如今的人类文明,甚至呈现出了复苏的迹象。因此,我不认为我有任何理由要放弃自己的生命。”

“那就好”,真嗣微笑着,拉住了她的手,“我们,一定都要活下去。”

其实,他原本想说的是,‘我们一起活下去’。可他终究还是没有这样说。
*************************************************************

说起来,他与丽的关系其实相当尴尬。就算在他自己的心里,也从来不敢把自己当成丽的男朋友。从他记事开始,丽就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NERV的人——包括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打趣地告诉他,丽是与他相伴相生的天命之子,是拯救人类的最终希望。在他们的肩上,承载着人类的明天。

真嗣一点都不喜欢被贴上这样的标签。他不希望丽成为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或同事,或者说得更准确一点,是不希望‘只是成为她的战友’。他希望自己能成为对她来说更重要的存在,希望彼此能成为对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那个人。那个相伴一生,相濡以沫的人。

可是丽却不这样想,至少看上去是这样。这一个假期,真嗣一直在努力拉近自己与她的距离,到现在两人甚至已经能允许一定程度的身体接触。可是,真嗣能看得出来,在她的心里,仍然有什么东西挡在自己和她之间。他不知道,如果自己更进一步的话,丽还是否会接纳自己。他很珍视自己已经拥有的这一切,但却总是渴望着拥有更多,正是在这一点上,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今天是暑假的最后一天。真嗣不想再等了,他想把心中的疑惑问个明白。

“丽......?”

丽轻轻侧头,望向他的眼神里带着些许疑惑。

“呃......我想知道,你是怎么看待......我们的关系的?”

他别开了视线,觉得自己的脸颊在发烫。

“这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真嗣。”她的声音仍然很平静,“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是我唯一能亲近的人。就算是抚养我长大的直子博士,与我之间也总是有些说不清的隔阂,我能感受到这一点。我唯一信任的人,就是真嗣君......”

“只是朋友吗......?”

她轻轻地叹息,视线飘向了远方。“真嗣君想听到的是怎样的答案呢?是‘恋人’吗?”

“......”

“真嗣,我们都还只有十三岁。在前方等待着我们的究竟会是什么,没人能预料得到。这一路,并不会一帆风顺,真嗣君应该明白这一点的。我们,明明从这个假期才刚刚开始变得亲近。所以,你不应该如此草率地决定自己的人生......”

真嗣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只是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酸。

望着无言的真嗣,丽走上前去,轻轻地拥抱着他。

“我不否认,我们的未来存在着你想要的可能。但是真嗣,目前这仅仅是种可能,我无法给予你任何保证......”

真嗣能感到,丽的身体正在微微颤抖。

“但是,我们的未来同样还存在着其他的可能。真嗣,战争就要来了......我们也好,爸爸妈妈也好,NERV里的其他人也好,没人知道即将降临的会是怎样的命运。我甚至无法保证,自己能活到战争结束的那一天......”

“不,你一定会活到那一天的。”真嗣打断了她,他的声音异常坚定。

丽抬起头来,真嗣这才发现,她的脸上竟有淡淡的泪痕。

“丽不会死的。我会保护你。”
*************************************************************

/2014年,9月1日/

第二天,两人表现得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和丽只是静静地坐在各自的座位上,静静地听着枯燥无味的课程,然后,静静地吃着自己的午饭。

其实,这样相安无事也挺好的。真嗣想,至少昨天她没有彻底拒绝自己,她只是告诉自己再等等。既然这样,不管有多久,他都能等得下去。

此外,丽说的另一句话同样令他很在意。他和丽都还年轻,年仅十三岁的少年少女,又怎么会懂得爱的含义。所谓的爱,难道只是意味着排遣寂寞,寻求安慰吗?

的确,最近他很寂寞。这段时间NERV里面的工作似乎非常多,作为NERV的最高领导者,他的爸爸妈妈经常连续几天回不了家。身为总司令的妈妈往往一周只能回家一两次,这倒已经是家里的常态了。然而最近,就连身为副司令的爸爸,回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每天,当真嗣走进家门,望着空空荡荡的客厅,这个十三岁的少年竟也第一次体会到了惆怅的滋味。

这种时候,他总想请丽来自己家里做客,就算她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他的旁边也好。他甚至能猜到,现在的丽正和自己一样寂寞。她的监护人直子博士,同样是NERV的骨干,近来应该同样忙得不可开交。不过,丽的‘姐姐’赤木 律子博士,倒是尚未像直子那样承担最核心的任务,因此,至少她能腾出时间为丽做好晚饭,然后再奔赴自己的工作岗位。

所以,想到这里,真嗣便放下了请她来做客的念头。毕竟,自己才刚学做饭不久,厨艺仍需精进,他实在不忍心用这样的黑暗料理来折磨丽。

不过最近这几天,也许是妈妈已经事先打好了招呼,每次到了饭点,律子总会打电话过来,请他一起去吃晚饭。这样的邀请他当然求之不得,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与丽相见的机会了。只是,对于直子和律子,他却总是觉得有点畏惧,她们似乎相当反对自己与丽的交往,就像是防小流氓一样防着他。尤其是直子,在他的心里几乎就是一个可怕的老女人形象。

在直子家的时候,他总是在尽力避免与律子搭话。和她说话时真嗣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她在监视着自己,以防自己对她的妹妹不利一样。

当然,这种感觉终究只是猜测,真嗣并不知道她的真实想法到底是什么。他期望律子能直白地告诉他,或是送上最美好的祝福也好,或是告诉他‘敢碰丽的话就杀了你哦’也好,他只想要一个确定的答案。

但是,律子却一直没有给他这样的机会。她从来都很礼貌,一举一动都带着淑女的端庄,甚至有时还会主动开些玩笑。当然,大多数时候,律子只是静静地听着丽那带有哲学气息的长篇大论,看着丽和真嗣斗嘴。而她自己,只有在被问到的时候,才会抛出一些简短的科学术语作为答复。这样的回答,往往让两个孩子面面相觑。

但是,她只有当丽在场的时候才会说几句话。如果只有她和真嗣两人,她是一句话也不会和他说的。真嗣想,这多半是她故意的。

好吧,总体来说,他还是很喜欢去直子家的。只要能见到丽,就算是古怪的监护人,他也能忍受得了。

一边笑着,真嗣的思绪又拉回了现在,望着眼前空空的便当盒,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一个问题。

为什么最近NERV里面会这么忙呢?
*************************************************************

紫色的机甲巨人,泛用人形兵器——EVAGELION初号机。

在偌大的机库里,巨人面前的钢铁过道上,站着两个小小的人影——唯和源渡。

“约定的时刻,就快到来了啊。”

“源渡......”唯轻轻叹了口气,“我们的孩子,明明对EVA的真容一无所知。这场战争,根本就不是他们想的那样......我们到底还要瞒多久啊......?”

“要对孩子们有信心。正式的战斗训练很久以前就开始了,孩子们有充分的准备时间。”

“不,不是这样的,”唯摇了摇头,“源渡,已经没时间了。”

源渡低着头陷入了沉默,没人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浩劫就要降临了......”唯的声音在颤抖,“我们没有办法保护孩子们一辈子,源渡,不能再瞒下去了。”

源渡淡淡地笑了,伸出手搭在了她的肩头。“唯,不要说这样的话。孩子们也好,我们也好,只要还活着就要尽力做好属于自己的任务。等真的到了那一天,只有EVA里面,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倒是你啊,唯,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孩子们还在等着你呢。”

这样的话,让眼圈发红的唯重展笑颜。“那你呢,源渡?”

“至于我,”他轻轻将唯拥入怀中,视线又飘向了远处的EVA初号机。“真嗣和丽的使命是保护好这个世界,而我的使命,就是保护好你。”

在源渡的怀抱里,唯安静地闭上了眼睛。“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

“唯,这可不像你啊。还记得你和直子第一次破译出EVA的奥秘的那一天吗?那时候你的眼里闪烁着幸福的光,我从未见你笑得如此开心过......”源渡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短发,“唯,我不愿看到你像现在这样忧愁。我们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是NERV黑与白的两面,所有的黑暗与沉重,应当由我来背负才是......”

唯的鼻子又是一酸,但她却强忍着没有哭出来。她明白,源渡最想看到的,是自己的笑容。

一直以来,她都是作为NERV光鲜亮丽的一面而存在的。她是NERV第三支部的首席科学家兼最高领导者,是NERV锐意进取、保卫人类的意志的化身。然而,当无数的闪光灯聚焦于她的身上的时候,眼前的这个男人,却一直活在她身后的阴影里。NERV这样的特务机关,其背后必然涉及到复杂的权力运作与政治冲突。想在各国政府和SEELE的环伺之下生存,就必须以暴力手段扫清障碍,此乃NERV第三支部唯一的求生之道,亦是NERV黑暗的一面。而栖身于这片黑暗之中,默默为NERV第三支部护航的,正是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副司令碇 源渡。

每次想到这里,她都觉得很对不起他。

可是源渡却从来不许她这样说。他只是温柔地笑一笑,然后告诉她,‘不必担心,你只需做好自己擅长的事就好了。其他的事,就由我来。’

唯觉得,自己亏欠了源渡许多。
*************************************************************

/2014年,9月6日/

充满回忆的夏天结束了。

真嗣总是莫名地有点感伤。这实在没道理。明明,他现在每天都可以见到丽,可以与丽一起度过上学的时光,可在他的心底却总有一种预感:奔涌向前的时间洪流,迟早有一天会把他和丽分开。

他不顾一切地渴望着见到丽。正因如此,他才会借着这个周末,约她一起来水族馆。

“真嗣,我们人类,为什么能凌驾于其他物种之上呢?”望着水族箱里的海豚,丽若有所思地问道。

“我不认为我们可以凌驾其他物种之上......所有生物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们人类只是碰巧进化出了更强的脑力,建立起了自己的文化和科学,仅此而已......”

“嗯,你说的有道理,”丽微微点头,“尽管人类自诩为万物灵长,但我认为,这种以己之长攻彼之短的比较并不公平。”

“就连人类彼此之间也是这样......总有人想着证明自己要高人一等,为此用尽了各种手段......这还真是可悲。”

丽眨了眨眼,真嗣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令她有点惊讶。

“真嗣君,认为人类很可悲吗?”

“是啊。我们人类虽然智力超群,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用这份智力去伤害这个世界。同类相残的战争也好,无止无休地开采自然资源也好......很多时候,我们对他人甚至苛刻到非友即敌的地步,只要对方与自己意见不同,就一定要想方设法将其除掉......其实,我有种感觉......”

真嗣压低声音,凑到了丽的耳边,“第二次冲击,便是对人类的惩罚。人类的存在和繁荣,只会威胁到这个世界的存续......”

“你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真嗣,”丽主动打断了他,“但我们也不能忘记,正是人类的存在缔造了全新的文明,于是才有了艺术、科学与秩序的诞生。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并不希望人类退化回几十万年前的蛮荒时代。人类能像今天这样拥有稳定的生活,大多数人都不再会死于严苛的自然条件之下,我认为这是一种进步。”

说完,丽对他微微一笑。从他的眼神中,丽知道自己已经赢下了这场‘辩论’。

“嗯,我承认你是对的......我想,我们所能做的事,便是继续发展,继续前进......”

丽笑着,拉起了他的手。“所以真嗣君,今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你应该对未来心怀希冀才是。”
*************************************************************

等真嗣把丽送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就在两人分别之际,真嗣却唐突地抓住了丽的衣袖。

丽带着惊讶的神情,回过头去。真嗣的脸红红的,似乎很是紧张。

“丽,关于那天的那个问题......”真嗣吞吞吐吐地开了口,“关于我们的关系......我明白未来还有太多变数,可我只是想告诉你......”

他突然向前一步,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

“我会一直等你的,丽。永远永远。”

真嗣低着头,没有看到丽脸上闪过的那一抹忧伤,她的眼圈一下就红了。但即使如此,在他抬起头的时候,她还是尽力摆出了一副笑脸。

“我一直都相信这一点,真嗣君。”

“那么,做个好梦,丽。”

真嗣又一次拥抱了她,然后向后退出几步。他急促的心跳仍然未能平复。“快进去吧,直子博士还在等你回去呢。”

“嗯,真嗣,也祝你晚安。”一边说着,丽推开了门。

而真嗣,则是挥了挥手,随后慌里慌张地跑开了。

他不知道的是,丽并没有立刻把门关上。她一直趴在门缝上,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久。
*************************************************************

/2014年,9月8日/

在上学的日子里,尽管真嗣每天都能见到丽,但两人说话的时间却少得可怜。粗略算来,基本上只有每天吃午饭时的那一小会儿。

在过去这个假期里,真嗣几乎完全忽略了剑介和冬二的存在,将他们的邀请几乎通通拒绝掉了。这让他们非常不满。他们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每天到了午饭时间总要想方设法拖住真嗣。真嗣觉得,这就是在故意浪费他宝贵的与丽相处的时间。

这样的‘报复’已经进行了一周,而那两个家伙却仍然乐此不疲。

“我说......你们就别缠着我了......”真嗣双手合十,涔涔汗下,“你们也知道的,暑假里我要花时间去陪丽的呀......”

“你竟然开始叫她‘丽’了!可恶,少在这里炫耀了!”冬二大咧咧地嚷着,“看来你小子很享受,是吧?”

“嗯......”

“可是你今天可享受不到啦,哈哈哈哈!”

“真嗣,绫波今天不在哦。”剑介指了指真嗣左后方的那排座椅,那是丽的座位所在之处,但是今天她的座位却是空的。

“是啊,我当然注意到了......你们知道不知道她去哪里了?”

“去哪里很重要吗?这样很好啊!”冬二一脸坏笑,凑了上来,“所以,今天放学以后就好好补偿我们一下,怎么样?”

“什么?!”

“......冷饮和汉堡的钱就由你来出,怎么样,公平吧?嘿嘿嘿......”

“剑介,我觉得不行!真嗣,你至少得把游戏币的钱也付了!”

“你们这两个家伙简直没人性啊......”真嗣无奈地长叹了一声。
*************************************************************

此刻,在地下五千英尺处一个昏暗的大厅里,丽的身体正漂浮在注满LCL溶液的巨大水槽之中。

在水槽之前,唯静静地站着,检视着屏幕上的数据。

“丽,今天......”唯缓缓开了口,显得颇为迟疑,“今天我们会召开一个简短的会议,驾驶员们也要出席。届时,我和副司令就会把EVA真正的用途告诉真嗣。丽,那时你也在场,我希望你能尽力表现得惊讶一点。”

“明白。”漂浮在水槽里的丽,缓缓睁开了眼睛。

源渡和直子,就站在唯身后不远的地方。两人都是眉头紧锁,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往后的日子太沉重了。对他们这样久经考验的成年人来说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孩子们......
*************************************************************
真嗣付出了五个小时的时间,外加两千日元的金钱,才终于从剑介和冬二的‘魔爪’之下挣脱了出来。

走在通向NERV司令部的路上,他一直在思索着接下来等待着自己的到底是什么。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刻苦地训练着,努力提升自己与初号机的同步率。而今天,是他第一次收到‘全员集合’的命令,他不由得感到有些紧张。

在推开会议室大门的霎那,他立刻感受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紧张感。他的妈妈爸爸,丽的妈妈和姐姐,早已在这里严阵以待,神情颇为严肃。

所幸,丽也在这里。这多少让他的紧张缓和了一些。

“嗯......爸爸妈妈,还有直子博士和赤木博士,晚上好......”

源渡回以微笑,而唯则向前一步,俯下身摸了摸他的头。“欢迎回到NERV,真嗣。今晚,我们将要向你揭示最终极的真相。”

真嗣紧张地看向了爸爸,不懂妈妈到底想要说什么。然而,源渡却只是保持着微笑,一句话也没有说。

接着他看向了丽。与他一样,丽的眼中同样闪烁着好奇与不安。真嗣想,也许她也在等待着唯的答案。

而直子与律子的神情则与别人完全不同。从这对母女的脸上,真嗣什么也读不出来。这让他更紧张了。

“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大家都......?”

“真嗣......”唯将他抱得更紧了,她的手似乎在发抖。

真嗣屏住了呼吸。

“你所熟知的这个世界,即将迎来终结......”
*************************************************************

作者的话:我很喜欢丽与真嗣讨论的那些哲学思辨,借着孩子们之口,我其实抒发了很多自己的想法。

抱歉过了这么久才更新。我一直在等一个写作的灵感。如果很幸运找到了灵感,我很快就可以写完。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