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eautiful World 第十四章

2022年09月01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481字 ⁄ 字号 Beautiful World 第十四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98 views 次
Beautiful World

 

作者:kikushiro

14. Accident
碇真嗣微微皱起眉头,眼前被放大了好多倍的明日香的脸闭着双眼,焦点随意地落在了皮肤上那几粒细小的凸起之上。
因为贴得太近而可以清晰感受到胸前传来的女生的热度和熟悉的气息。明日香引以为傲的金发此刻有几撮落在真嗣衬衫领子里面,痒痒的。扣在自己腰上的手随着呼吸而小幅震动着。
大概是感冒的缘故又开始觉得口干舌燥,试着吞了一口口水,却发出了意想不到的响亮的吞咽声。
明日香睁开眼睛的动作因为距离的原因,真嗣只看见长睫毛弧度夸张地向上翻卷,随即女生水亮的瞳孔就近在眼前了。随着面部筋肉协调地舒展紧缩,最后呈现出明日香特有的捧腹大笑。
“Cut!”洞木光不解地问:“怎么了,明日香?”
“我……呵呵……不行了,你们看真嗣的脸……”众人的注视让真嗣本来就烧烧的脸更加滚烫了,这原本到也不是害羞不害羞的问题,不小心在课上睡过去了,没想到醒过来时已经是明日香推着自己催他去排练了。从那时起就一直觉得脸热热的,让相田探了探温度,没有觉得有发烧的迹象,于是只是当做过度午睡造成的脸部毛细孔排热不畅。被她们这么一看到真是有点不好意思了。
一直若有所思地看着的监督浅井同学放下架起的腿,站了起来:“好吧。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反正还有时间,明天继续好了。那么,对于这场戏,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环顾众人,最后看到了女主角举起的右手:“明日香?”
“嗯。真嗣的呼吸吹得我很痒,正式演的时候让他屏住。”说着转向男生,对着他说:“还有,你今天呼出的气真的很热,有没有发烧啦,回去找裕子小姐好好瞧瞧!”
明日香亲密的动作和语气让浅井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对于她的意见不予支持,继续询问着:“其他人呢?”
洞木接下话:“我觉得呢,刚刚那个程度的借位还不够,明日香可以试着更靠近一点,真嗣也可以试试抱着明日香看看。”
“嗯~~~~”浅井咬了咬嘴唇:“……我倒是觉得不必做到那个份上吧……总之,我回去再研究看看。今天就到这里啦,辛苦大家了。明天还请大家继续加油!”最后的鞠躬为这次练习画上了句号。
只是“明天再请大家继续加油!”这句话,却意外地没有办法实现了。意外之一是碇真嗣的白细胞最后没能坚守城池,被汹涌而来的感冒病毒彻底击垮,第二天连上学都无法做到。意外之二是四个女生在帮忙搬运道具时,明日香不小心在楼梯的最后几步滑了下去,除了扭到脚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大碍。意外之三,大概也是最后摧毁了这句话实现可能性的意外就是,使徒来袭。

伊藤司令大力将文件摔在桌上:“你们谁来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做因为驾驶员身体异样而造成EVA初号机机动能力下降28个百分点!什么叫做碇真嗣因为病毒性感染并发了肺炎?”
“你们谁来给我一个解释?!”伊藤踱过葛城美里面前:“战斗科吗?”
接着是佐藤:“医疗科?”
最后停在碇元渡面前:“还是你呀,碇副司令?”
赤木律子扶了扶眼镜:“司令,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们稍后再讨论将真嗣搬出NERV的权责问题。现在当务之急应该是歼灭使徒。况且只是战斗能力下降而已,不是说不能出战。比起之前带伤出战的情况,这次乐观多了。”只是流感这种完全可以避免的因素确实足以使人恼火,更糟的是还在放任不管的情况下因为没有及时治疗而引发了肺炎。
“他人现在怎么样?”
葛城美里回答:“已经搭上初号机,等候迎战。”
佐藤裕子补充道:“做了一点应急的准备……应该,应该没有问题。”最大的努力也只能减轻症状了,好歹让那个瘫软在床的男孩子坐上EVA的时候看起来……呃……不那么可怜一点。
“EVA各机。都清楚作战计划了吗?”
“是。”三人的回答中夹杂着真嗣软软糯糯的鼻音。
葛城补充着:“实在受不了了就换秀崎,明白了吗,真嗣?”
“嗯。”强撑起精神来点了点头。
“EVA初号机,发射。”
抵着发射轨道往上升的时候,头痛又开始侵蚀意识,咬了咬牙镇定下来,看了看屏幕右下方的时钟:5:33。顺利的话可以在6点之前回来洗个热水澡然后狠狠地睡一觉。不,澡也不洗了,只想速战速决,回去躺着。
闭上眼睛承受着到达地面时的那一下冲击,展开左肩上的装甲,拔出高振动粒子刀:偏偏又是该死的近身战。
地面先锋部队并不起什么实际作用的攻击在EVA各机体周围造成的烟雾缭绕刺激得真嗣直吸鼻子,这一点使得他的情绪糟糕透顶。
“哇~真嗣你在搞什么!”初号机歪向二号机的攻击引来明日香的一阵叫唤。
“不要紧吧?”凌波的询问。
“嗯……对不起,明日香。”比起上次打了封闭忍着疼痛上场,精神上的疲倦来得愈加困扰,奋力集中起来的注意力不一会儿就消散殆尽。不时还要躲避使徒方面的攻击,或者身体只是条件反射般地行动着的。
二号机丢过来的来福枪及时挡掉了砸向初号机的使徒触角状部分,“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啦!不舒服就不要逞强!不要上了战场还要让我们担心!”二号机敏捷得躲闪着跑近:“这里,可是随时会死的。”
估计着可以捡到被扔掉的来福枪的时候伸长右腿支撑地面,没有在意料之中的右脚腕的抽痛却使明日香“啊~”叫了出来,眼看着就翻倒过去。初号机及时攥住了二号机赤色的臂部装甲才阻止了它倒下。
“怎么了,明日香?”葛城少校厉声问着。
“没什么,美里……白天在楼梯上扭到了……啊……该死!”顾不得回应葛城的担心,望着初号机的侧颜将注意力转移到使徒身上,毕竟不是两年前那个小孩子了,不会有问题的。偏偏刚刚那下扭伤的地方开始猛烈的疼痛起来,已经不是忍忍就能扛过去的程度了。啊~懊恼地在心里嚷着,我明日香怎么可以让这种事阻碍自己呐~白天那件事……谁让自己不小心碰着后面的谁了,就那么呼啦一下跌下了楼梯。难看死了!
真嗣现在不得不张大嘴巴辅助着呼吸,高强度的动作场面反而让鼻塞更加严重。
赤木律子看着EVA传来的呼吸心跳数据不得不下令加大了LCL液体中氧气的浓度:“再坚持一下,大家都是!还有,将二号机的右腿协调率往下调30%”
隔着驾驶服都能感觉手心渗出的汗使得自己不得不加大力道才不至于操作杆打滑。没有想到的艰难啊!瞄了一眼时钟,离6点只差3分钟了。Kuso!怕是潜意识里已经不耐烦了吧。这种拖泥带水的战斗方式,要是在平时倒也没什么。现在却像是身处放假前的最后一堂课,离结束遥遥无期。
一直沉默着战斗的零号机此刻专注着如何顺利地将粒子刀插进使徒头部的高能量反应区,无暇顾及四处挥舞的触角,侧身,弯腰,冲刺,格挡,急停,双手持刀举起来刺了进去。
感觉到危险的使徒飞速抽过来的触角将零号机的双臂隔开,当凌波注意到从背后逼近的攻击时似乎有点太迟了,身体某处升起了一股凉意,等待着被刺穿的疼痛袭来。
一瞬的冲击却让零号机的视野迅速地倾倒了90度。被什么东西压住的厚重感让零号机暂时无法动弹,然后传来了明日香的嚷嚷:“啊!!你们一个两个怎么都只会发呆呀!哇~痛、痛……”
趁着零号机被二号机扑到的瞬间,初号机迅速移到使徒面前,徒手抓住了不安分的两个触角,就扯着其中一个按到地上,靠着左臂的支撑,狠狠地照着零号机的粒子刀柄踢了下去。类似于玻璃碎裂的声音之后,控制室发出“使徒沉默。各机回收。”的指令。
要不是明日香一直嚷着“讨厌,真嗣你不要压到我身上啊!”才好不容易退后一步,脱力地坐到一边去。6时08分。

不管怎么说,对于三人来说是艰苦的战斗,对于NERV来说却算不上——三台机体都没有什么大的损伤,真嗣的肺炎休息几天就好了,明日香的扭伤拜使徒所赐变成了肌腱挫伤,幸好也只是卧床几天就可以解决的程度。
另外的一些事,对于NERV来说无关紧要,对于他们却不。譬如浅井悠事后打来的慰问电话,委婉地询问了后天的正式演出该怎么办。
电话那头的女生为难地说着:“要是明日香不行的话,我们可以考虑换人看看……这样吧……那个……我、我一直都参加了彩排,实在不行我上也可以的……嗯……你……你……”
真嗣在医疗部走廊的椅子上坐下,那头的人看不到他此刻也是同样为难的表情。其实自己这个样子,也没有什么精力了。抱病驾驶EVA还说得过去。抱病,参演舞台剧的话就……
没想到隔壁的门突兀的就刷得一下开向一边。真嗣不可思议地看着明日香单脚跳着蹦过来,然后看着她插起腰,鼓着嘴,瞪着这边。他没有想到在高烧到39度的时候,她会瘸着腿在医疗一课走廊上说教了自己整整20分钟。于是他最后毅然决然地拍着胸脯向着明日香和浅井悠保证自己绝对会去的。直到最后将自己摔在床上,才拍着额头想,真是疯了。
碇真嗣微微皱起眉头,询问着什么般地对上了一直微笑着的明日香的眼睛。
当时气势汹汹“劝说”的人现在却说着那些带着不明色彩的语句。“像这种性质的小演出我以前在德国的时候参加过很多次呐,公主、小姐都演麻木了。”“真嗣先生第一次触电肯定有不一样的感触吧!”
“……明日香……”抓着传单的手越收越紧,真嗣觉得静脉里的针管都要因为过分紧绷而破皮而出。
“对了对了,这次你回来后都没有听过你拉大提琴呐,在舞台上一定俘虏了不少女生吧。”应该做点什么阻止她说下去。
“那个,小悠的演技过得去吧!说真的,小悠也是个很不错的女生呐。”好吵!
“小真艳福不浅呢,优等生和小悠都……”好吵!
明日香用手撑着床,往真嗣这边倾了倾身:“话说你这次应该没有像上次那么丢脸吧,呐~”
吵死了!悬挂在输液架上的袋子突兀得猛得一震。蜿蜒延伸下来的细细的塑料通道在某一处打着卷儿继而向下。恢复安静的病房里只有仪器轻轻的嘀嘀声。倒置着的透明袋子里水面小心的冒起一股气泡,噗地一声碎成一摊混进液体里,透过写着只能辨认出氨基酸这几个字样的外壳清晰可见。
彼此都显得有点干燥的唇以一种毫无间隙可言的姿态贴合在一起,那么一块干燥而凸起的死皮硌得有点难受,分不清楚是谁的。
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瞪大了眼睛的明日香忘记了闭上眼睛,真嗣本来就没有这个打算。所以这个旷日持久却异常平静的亲吻就这样在两人互相对视中酝酿出了惊讶、挣扎、松懈一路的情绪。
碇真嗣发现原来靠的更近一点的话,就不会再去关注那些肤质上的痘痕或是毛孔。所有的心情都揉进了眼前水色的瞳孔里。
明日香倒也没有因为想到没有刷牙或者是碇真嗣期待之外的主动而失声尖叫起来。和排练时相似的温暖甚至显得炽热的男性气息。
谁也没有要深入的意思,最后这个亲密接触在男生缓缓退后中接近了尾声。打着点滴却抓着女生胳膊的手也渐渐松开来。
明日香眨了眨雾气弥漫的眼眸,意识到他们完成了一个漫长的吻。虽然漫长却连对方的牙齿都没有撬开过,仅是像初次那般急切地印上去。然后迟迟不愿放开。
坐回原位的男生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着:“抱歉,憋不住了。”
你的鼻子呼气弄得我很痒。我摒住了的。一尺开外的人这么说着,神色平静。
这次不是因为无聊,或是角色需要。

如果非要定义的话
It is just an accident。

暂时停在这里吧。
寒假在家看了挺多人的文~其实我个人很好狗血的虐文~
觉得看了几万字是个坑很不爽~怎么着也得结了……
看文的话我自己也是前面很认真后面草草过~
所以后面有什么潦草的地方只能对不住了。
这个学期会有很多事情,自己也要好好学日语了,不会再像上学期一样的。
只是暂时停在这里!
看看反响早说吧。
说时候后面的几章不太想更……
预告:20话完结~有番外~~~注意是番外不是sp喏!

感谢看文的各位!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