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一章

2021年12月2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111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一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12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一章

/2008年,4月17日/

“真嗣,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适应?”

坐在插入栓里的那个黑发男孩,尽管听到了妈妈的声音,但却什么也没有说。

他只是感到很迷惑。不只是因为眼前这个全新的环境,更是因为某种异样的感觉。从他坐进插入栓开始,就似乎有某种超乎他想象的东西联接了他的大脑,那个声音,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喋喋不休。

“有什么不舒服就说出来哦,”通讯窗口里,碇 唯对他温柔地笑了笑,“这是你第一次驾驶EVA,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成年人无法驾驶EVA,妈妈很想替你承担这一切......”

但真嗣还是什么也没有听进去。海量的信息与意识被送进了这个七岁男孩的脑海,让他感到一阵眩晕。

“这里......有绫波的气味......”

他的声音很低很低。也许除了一直在注视着他的父母,再也没有第三个人能听得见。

听到了这话的唯,与自己的丈夫碇 源渡相视一笑。

绫波 丽,第一适格者。她与第二适格者碇 真嗣,是隶属于NERV第三支部(日本支部)的两位EVA驾驶员。
*****************************************

/2012年,8月23日/

“同学们,早上好。”戴着老花镜的老先生,他的声音仍是一成不变的枯燥单调。“经过了一个假期的休整,很高兴在这里再次见到大家。今天,我们班上转入了几位新同学,下面,我想请新同学站到台前来,向大家做自我介绍。”

应声站起的孩子一共有五位,年龄皆在十二岁左右。除了一位蓝色头发的少女以外,其余四位看上去颇为紧张。

“我叫佐竹 千寻,今年十一岁,请多指教!”

然后,一个男生接了下去。“我叫久治 明,今年十二岁,请多指教!”

“我叫光原 惠美,我十三岁了。很高兴见到各位,请多指教!”

“我叫碇 真嗣,今年十一岁,请多指教!”

“我叫绫波 丽,今年十一岁,请多指教。”

温和的老先生眯起了眼睛,向讲台上的五位孩子点了点头。

“好了,大家回座位就座吧。”他拿起了粉笔,开始书写今天的板书。

“下面,我们开始上课......”

孩子们的故事,生命中注定的羁绊,一切就从这里开始。
*****************************************

/2014年,6月1日/

“啊啊!终于下课了啊!”铃原 冬二的大嗓门在班外都能听得见,“激动人心的暑假就要来啦!”

坐在他身后的一位戴着眼镜的少年,相田 剑介,则是无聊地白了他一眼。“那你可真应该感谢第二次冲击之后的气候变化。在那之前,日本的学校可没有这么长的暑假哦。”

“没错!我爱死这长假了!”

第二次冲击带来的地轴偏移,使得太阳直射点终年在北回归线附近徘徊。时方六月,日本的室外却已酷暑难耐,这使得教育部门不得不下令,将暑假提延长了一月有余。

“话说,真嗣那小子去哪了?”

剑介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早些时候他就和绫波一起离开了。”

“可恶啊......”冬二不甘地长叹一声,“他明明和我们约好在游戏厅见面的。”

“我说你啊,难道还没看出来吗......”

“我当然看出来了!可是那家伙从来都不肯承认!还有绫波也是,这两人什么时候才能对彼此坦诚一点......”

“真嗣就是那样的人啦,总是扭扭捏捏的......”

冬二抚掌大笑。“说的没错!我看到他这一点就超不爽!”

“诶,话说,”剑介突然压低声音,坏笑着凑了上来,“感觉你和班长的关系有点不清不楚诶。”

“你小子瞎说什么呢!”冬二立马大声反驳道,“那种只会打小报告的家伙,你觉得我可能喜欢她么?!”

“没错”,剑介坚定地点了点头,“我就是这个意思。”

“好吧......”冬二握紧了拳头,“眼镜仔,这是你自找的!”

剑介一边叫喊着一边从班里跑了出去,而冬二则在他的背后穷追不舍。两人就这样打闹着,跑向了游戏厅。
*****************************************

“哈,终于放假了呢。”

面对真嗣表现出的殷勤,丽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嗯’。

“放假了呀,绫波,难道你不开心吗?”

“不开心。”

“拜托啊,没有令人抓狂的小测,没有写不完的作业,再也不需要趁天没亮就起床,这样的日子多幸福呀!”

丽停下了脚步,转身直视着他。“这样会让你很开心吗?”

真嗣有些迟疑,但还是点了点头。

“嗯,”丽也同样点了点头,“你能开心就好。”

然后,她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绫波,你要去哪?”真嗣追问道。

“同步率测试。”

这让真嗣愣了一下。丽需要参加同步率测试,他为什么没有接到通知呢?

“绫波,为什么你要做那么多同步率测试啊?我早就注意到了,你去NERV的次数比我频繁很多,你都去做什么啊?”

“......”

丽停下了脚步,但真嗣还是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抱歉,碇君,具体的原因我不能说。”

真嗣也不愿继续追问下去了,毕竟这就是绫波一贯的风格。他站在原地不情愿地咕哝了两句,只好转头朝家走去。
*****************************************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源渡一如既往地坐在餐桌旁边,忙着批改NERV的各种文书。他抬起头来,向自己的儿子微微笑了笑。

“欢迎回来,真嗣。今天上学怎么样?”

真嗣耸了耸肩。“没什么新鲜事。上课还是那么无聊,老师只是翻来覆去地讲第二次冲击的历史罢了。真是的,明明都是些编出来糊弄人的东西......”

源渡的表情一下就严肃了起来。“儿子,我再说一遍,就算你知道第二次冲击的真正起因,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把这样的机密说出去。既然你是NERV的成员,就更要做好保密......”

“知道啦,知道啦。”真嗣略显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扭头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汽水。

“男子汉,说到就要做到才行。”

一边教育着儿子,源渡的注意力回到了手中的文件上,“对了,你妈妈今晚要晚些才能回来。”

“我就知道......”

“哦,你似乎很无聊。实在找不到事情做的话,可以出去看场电影。”

“不要,没意思。”

源渡叹了口气,停下了笔。“如果你想的话,叫上丽一起去也不是不行。我这就去给直子阿姨打电话......”

真嗣的脸一下就红了。“爸爸,你搞什么!”

“我没有在开玩笑。我批准了。但是直子阿姨那边......”

“烦啊!”

真嗣并没有给源渡把话说完的机会。他红着脸,冲进了自己的卧室。

“这孩子......”

源渡无奈地笑了笑,然后继续埋头批改着文书。
*****************************************

“这孩子与你的相似性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哦。”

在地下深处的一个实验室里,绫波 丽正安静地漂浮在一个盛满了LCL溶液的圆柱形培养槽中。在培养槽之前,站着NERV最顶级的两位科学家:赤木 直子,以及她的学妹碇 唯。

“直子姐,这很正常不是吗,毕竟丽是用我的DNA克隆出来的。”

“大家迟早会看出这一点的,你想好怎么解释了吗?”

唯轻轻叹了口气。“唉,当初就应该收养她来我家的,这样我也好宣称她是我的女儿......”

“少来。我知道从基因上来说,丽的确算是你的女儿,但你别忘了,现在我才是她法律上的母亲!”直子略带敌意地白了她的学妹一眼。

“哈,知道,知道......”

“另外,你家儿子似乎对丽......”

唯急急忙忙地打断了她。“直子姐,你现在说这个做什么呀!”

“唯,我是在严肃地说这件事。你也知道,我们不能让真嗣和丽在一起。”

“我当然知道。你放心,丽不会轻易爱上别人的,而真嗣那孩子又那么胆小......”

“我只是希望把风险降到最低。”

唯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明白,直子姐。”

(这里所说的风险到底是指什么呢?直子和唯为什么要阻止真嗣和丽恋爱呢?这部分内容其实在Book 1《第二适格者碇真嗣》中并未交代,而是直到Book 3中才出现了一些暗示。总之,如果各位读完Book 1 之后对唯和直子心生厌烦,想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一定要百般阻挠真嗣和丽,这也很正常......毕竟beiming当时就有这种感觉......——beiming)

(为防剧透,beiming只是简单说明:丽作为克隆人,其身体的稳定性受到很大限制,必须要尽力避免外界环境对丽生理和心理上的扰动,以维持她形体的稳定。否则,维持形体的AT力场可能会崩解,丽也会随之死去。这就是唯和直子口中的风险。当然了,这一部分内容并未在Book 1 中提到,也许是作者疏忽了吧(笑)——beiming)
*****************************************

/2014年,6月2日/

和两位朋友坐在咖啡厅里,真嗣百无聊赖地趴到了桌子上。此时,他的心思全都落在另一位少女的身上。

“嘿,真嗣,你想什么呢?”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他一惊。

“呃......没什么......”

“我打赌你肯定想到绫波了。”剑介坏笑着补上了一句。

“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总是拿我开涮?”

“得了吧你!”冬二在他肩头重重地拍了一下。“否认是没有用的,真嗣。你就老老实实承认吧,你就是喜欢她,对不对?”

“......”

“快点说嘛,到底对不对?”

“......但是绫波真的很可爱啊!”

“你看,我就知道!!”

”果然猜中了!“

面对抚掌大笑的两人,真嗣双手合十乞求道,“还有件事,你们千万别告诉别人......我觉得,我应该想个理由约她出来......”

“拜托啊真嗣,这套路老到掉牙了!你得换个更有创意的表白方式......”

“谁说的,我才不这么觉得。遇到好女孩就要勇敢地出击,这才是纯爷们儿的做法!”

“所以......你们也帮我想个法子呗?”

剑介叹了口气,“我们可是一点都不了解她啊。倒是你,你应该早就认识她了才对......”

而真嗣反而更沮丧了。“绫波她一直是个谜一样的人。直到今天,她的性格也好,爱好也好,我还是不太了解。”

剑介和冬二异口同声地长叹了一口气,随后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真嗣。”冬二突然伸出手,搭在了他的肩上。“如果你真的很想与绫波约会......”

“啊呃......你们这是?”

“关于这件事......”剑介的语气同样无比严肃。

“......?”

“包在我们身上了!”

“这才是身为你的哥们儿该做的事!”

随后,两人陷入了一阵狂笑。

“呃......那就谢啦......”淹没在狂笑声中的真嗣,红着脸小声说道。
*****************************************

/2014年,6月3日/

和‘同伙’一起藏身于灌木丛之后的冬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他的心里,打架也好,追女孩也好,直接从正面进攻才是纯爷们儿的做法。像这样偷偷摸摸地行事,实在是让他嗤之以鼻。

而他旁边的相田 剑介,却是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他甚至专门换上了一套迷彩服。

“目标来了!”剑介低声说道,“从十一点钟方向接近,正沿第二大街东行!”

“嘿,我说,”冬二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像你这样窥探别人的私生活可是很失礼的啊!”

“你懂什么啊,情报是一切决策的前提。”

“呵呵,你倒是乐在其中嘛。”

两人一路悄悄地尾随着绫波 丽,看着她穿过了城镇,走过了大大小小的街边商店,最后,进入了一家服装店。

“目标正在挑选连衣裙。目前情况没有异常。”

“连这也要看,你未免也太......”

但冬二的话还没有讲完,就看到举着望远镜的剑介愣在了原地。

“嘿,怎么......?”

“她在朝这里看......”

就在冬二愣神的工夫,丽已经快步穿过了马路,直直地朝着两人藏身的地方走来。

“请问你们为什么要跟踪我?”

冬二和剑介屏住了呼吸对视了一眼,谁也不敢开口。

“请问,相田 剑介同学和铃原 冬二同学,”丽站在灌木丛前微微俯身,严肃地盯着两人。“你们为什么要跟踪我?”

冬二轻轻给了剑介一肘,他的眼神中写的都是‘都怪你!’

“咳咳,”冬二立马从树丛中站了起来,郑重地鞠了一躬,“请原谅我们的失礼,绫波同学!之所以这样做,其实是因为我们的一位朋友很喜欢你,所以......”

丽仍然是一幅面无表情的样子,这让两人紧张不已。

“所以......所以......”剑介紧张地别开了视线,“我们只是想告诉你,他真的很想约你一起出去......”

“我明白了,”丽淡淡地回应道,“那么,这位朋友指的是谁?”

“呃啊!就是一位朋友啦!”冬二也慌忙辩解,“总之......如果你这周六晚上有空的话,还请你见他一面,拜托了!!”

“嗯,我会去的。见面的地点是哪里?”

虽然丽那冷淡的语气仍然让冬二如芒在背,不过,这样的答复至少让他长舒了口气。他笑着回答道,“就在长尾屿咖啡馆。绫波同学,可否麻烦你在八点的时候到那里......”

“明白了。我会去见他的。”

留下这句话,丽转身离去。

“拜托了,绫波同学!”

朝着她离去的方向,冬二再次深深地鞠了一躬。

然而,一旁的剑介却是一脸的苦相。

“我说,真嗣他可没说周六晚上要出去吧......”
*****************************************

“我可没说过周六晚上要出去吧?!”

果然,在听完剑介的描述后,真嗣一下子就慌了起来。“冬二,你怎么能擅作主张......”

而冬二,则是虔诚地双手合十。“拜托了,真嗣。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可是你居然把地点定在咖啡馆!那种地方......这不是明摆着就是约会了吗!再说我周六晚上也不一定有空......”真嗣仍是一幅有苦说不出的样子,“绫波一定已经猜到是我了!如果我不去的话,她肯定会认为我......”

“你要是真的这么不想去,还是别去了。”冬二耸了耸肩,“到时候我替你去,把话都说明白,也不是不行......”

“可恶,想都别想!”

“哦豁,”冬二狡猾地笑着,在他的背上一拍,“这么说,你周六晚上有空了?”

“算......算是吧!”

“这才对嘛!真嗣,看好你哦!”剑介也加入进来,给愁眉苦脸的真嗣加油打气。
*****************************************

/2014年,6月4日/

这家咖啡馆的生意很好,沿着长长的吧台走过,望着眼前一张又一张陌生的脸,丽感到有些迷茫。她不是很适应这样的环境。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容。

“嗨!绫波......”真嗣正坐在一张小小的咖啡桌前,向她挥着手。

这样的发展,有些出乎她的意料。难道,铃原同学口中那个‘很喜欢她的朋友’,指的竟然是碇同学?

“碇君,约我来这里的人是你吗?”

而真嗣,同样显得不知所措。“这个......哈......我只是碰巧在这里......”

丽点了点头,“碇君的朋友,铃原 冬二君和相田 剑介君告诉我有人约我来这里。我很好奇那个人会是谁。”

真嗣咽了一下口水,感到一阵负罪感涌上心头。他并不想让丽失望,但却实在打不起勇气。

“呃......我想,既然在这里遇到了......”他小心翼翼地开了口,“那我们一起吃晚饭怎么样?我刚点了一份炒饭,但一个人实在是吃不完......”

丽转头凝视着黑发的少年。看着他那微微泛红的双颊,丽的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然而,她的表情却仍是一成不变。

“啊,放心,我点的是鲜蔬炒饭!”真嗣紧张地补上了一句。丽是个素食主义者,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嗯,那好。谢谢你的款待。”

傍晚的时光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去了。真嗣并没有勇气与丽进行一番坦诚的长谈,不过,两人倒也并非一句话都没说上。丽的身上总是带着一份不合时宜的认真,她总能把真嗣随性的闲聊变成严肃的讨论。从这家餐厅的历史,到两人吃饭时所用筷子的木材,再到出现在炒饭中的所有蔬菜,丽总能像背资料一样给出严格的解答。

这一晚,真嗣或多或少有些失望。他没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向她坦白心意,甚至没能多了解她一点。

“绫波,你等下要去哪?”

结完帐之后,真嗣一边跟着丽朝外走,一边这样问道。

“回家。”

“可是你的家离这里很远,应该有五公里吧?”

“嗯。”

丽的脚步仍然没有停下。真嗣叹了口气。

“要不然......我们坐公交回去?”

丽回头看向他,“我们?”

“呃!是呀......”真嗣吞吞吐吐地解释着,“绫波,现在天都黑了......一般在这种时候该由男生送女生回家的......”

“但是我没有带车票。”

真嗣从裤兜里抽出了手。他手里攥着两张车票,在丽面前晃了晃,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丽别过了视线,脸颊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红。“嗯......抱歉了,总是麻烦你。”

“啊......才不是!该说谢谢的人是我!能和绫波一起走,我很开心......”

说到这里,真嗣又紧张起来。尽管看到了丽眼中闪过的好奇,他还是决定不再说下去了。
*****************************************

与丽并排坐在车站的长凳上,真嗣一直保持着沉默。他不知道该聊些什么话题,于是索性戴上耳机听起了音乐,小心地用余光观察着身畔的蓝发少女。

不过这时,他注意到了丽的眼神。丽似乎对他的SDAT颇感兴趣。

“碇君,请问......你在做什么?”

真是惊人,丽居然首先开口了。

“啊,我在听音乐啦......”

“音乐?”

“是啊,音乐。绫波要听听看吗?”

丽有些迟疑地,轻轻点了点头。

于是,真嗣笑着递上了了耳机的一端。而他的另一只手,则悄悄把播放的乐曲切换到了他最喜欢的一首。

在戴上耳机的刹那,丽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惊讶起来。她从来没有听过音乐,对她来说,声音不过是某种信息的载体,她从未想过,当不同的音符按照适当的顺序与节奏组合起来时,竟能拥有这样触动灵魂的力量。她几乎是一下子,就陶醉在了悠扬的大提琴声里。

在一旁的真嗣不由得看得痴了。在寂静的夏夜里,昏暗的晚灯下,蓝发的少女微闭着双眼,身体随着乐声的节奏轻轻摇动,嘴角还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真嗣确信,他真的看到了天使。
*****************************************

一般来说,真嗣在坐车的时候是不会听音乐的。原因很简单,车厢里太吵了,根本没有欣赏音乐该有的氛围,他实在没有听音乐的心情。

然而今天,当真嗣提出收起SDAT的时候,丽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失落。尽管她没有表示反对,但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阴翳,让他立刻就放下了这个念头。

“绫波喜欢的话,想听多久都可以!”

一边笑着,他把另一个耳机也递了上去。
*****************************************

两人下车的地方距直子博士的家只有半个街区,丽就寄住在那里。准确地说,是直子博士收养了丽,她是丽法律上的母亲,而她真正的女儿——赤木 律子,则是丽法律上的姐姐。

离别在即,真嗣感到一阵不舍。他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只想与丽再多待一会。

然而就在这时,丽却停下了脚步。

“碇君,今晚好像一直很紧张。”

“啊!嗯......”他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因为我......撒了谎......”

“撒谎......?”

“嗯。丽,我骗了你。其实那个想约你出来的人就是我......”

“我知道的。”

真嗣一下就抬起了头,脸上写满了震惊。“绫波怎么会知道?是从什么时候......”

“我从一开始就猜到了,碇君。”丽轻轻笑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留下来。谢谢你,碇君,今天晚上我很快乐。”

而真嗣仍然是惊讶地张大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谢谢你请我吃的炒饭,谢谢你让我接触到了音乐,谢谢你送我回家。碇君,谢谢......”

“不要叫我‘碇’了,”真嗣走上一步,打断了她,“叫我‘真嗣’,拜托了!我也会叫你‘丽’的。”

“真嗣......丽......”丽低声重复了一遍,“我......很喜欢这样的称呼。”

这还是真嗣第一次从她的脸上,看到这样的欢欣。

“那么,丽,下周我还能和你一起出来吗?”

“真嗣,其实......明晚就可以......”

“那么,还是八点钟,在长尾屿咖啡馆?”

真嗣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激动地握住了丽的手。他同样没有注意到,丽虽然脸上微微泛红,却并没有把手抽回去。

“嗯,真嗣,我会来的。”
*****************************************

作者的话:我一直想好好地写一篇真丽向的同人小说。此前做过的一些尝试大多是成败参半,我希望这一篇能更稳健一些。

在我的故事中,唯活了下来。后面她会有很多的戏份,对真丽两人的影响更是不可估量。

等下一章吧,拜拜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