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七章

2022年01月02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9593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七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627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第七章

/2015年,9月4日/

当丽走进教室的时候,她皱起了眉头。

倘若不熟悉她的人看到这样的情景,多半会大感惊讶吧。毕竟,在同学们面前,她从来都不曾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情感。

那么,她究竟是为何而皱眉呢?

不久后真嗣也背着书包走了进来。他的表情同样非常怪异。以往,他虽然是个内向的少年,但至少在遇到同学时,他也会礼貌地笑一笑。可是今天不一样。今天,他的眼中写满了疑惑、不解与悲哀,同学们竟然从他身上感受到一丝寒意。

他一走进门就站住了,只是直直地望向丽所坐的位置。可是丽没有看他,她的眼睛仍然无神地望向窗外,但是......她轻轻摇了摇头。

真嗣当然知道她的意思。

他没有再呆站下去,也没有走上去问些什么。他只是坐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把书包重重地推进了桌斗,发出‘咣当’一声巨响。

究竟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自己的生活会变成这样?为什么身边的人总是想法设法地给他带来麻烦?他自认为从来没有妨碍到别人,他只是想简简单单地维持现状,可是这些人为什么总是要妨碍他?明日香是这样,直子博士是这样,妈妈是这样,可现在,就连丽也......

明明就在几天之前,他还对自己的生活心怀热爱。他虽然是被战争选中的孩子,可他至少还有一个体面的家庭,一群叽叽喳喳的朋友,以及一位令他倾慕的少女。就算兼顾学业与训练的日子真的很艰苦,可他至少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然而就在这几天,一切便开始急转直下。家人也好,朋友也好,似乎没有谁真正理解他,他们只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他的身上罢了。一直以来陪在他身边的少女,同样唐突地不告而别,她在他最为疲倦、最为失落的时候,把他孤零零地抛在了后边。

自己的生活,简直糟透了。

“嘿,真嗣,”耳边传来了声音,“你怎么了?”

他转过头去,果然是她。第三适格者,惣流·明日香·蓝格雷。

这几日里,真嗣的心中出现了一种厌世的感觉。同学也好,父母也好,NERV的大家也好,似乎没有谁能让他感到舒心。而在这所有人中,他对这个红发的少女厌恶尤切。

就是因为她。自从她来了之后,一切便开始走上了下坡路。这个霸道又强势的少女,从来不会考虑他的感受,从来不会体谅他的尽力迁就。只是出于自己的一厢情愿,她便不止不休地缠上了他,想方设法地妨碍他和丽的关系,绞尽脑汁地把他的生活搅成了一团糟。

他什么也没有说,甚至没有再看明日香一眼。他只是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地朝着门外走去。他想离开这里,离得越远越好。

“真嗣?”

她追了上来。

“不要跟来,”他冷冷地说道,“拜托了。”

此刻,他只想摆脱掉她。他已经猜到了接下来自己会说出怎样的话,现在他只是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罢了。他不愿让心中的怒火与恶意掌控自己的头脑,不愿意狠下心来伤害那个高傲火爆的红发少女。真嗣觉得,这是自己最后的耐心了。

可这个家伙,怎么就是不死心?怎么就是不能体谅一下自己?她为什么非要跟上来?

“真嗣,到底怎么回事?”

在楼梯的转角,明日香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

“惣流,你到底......到底想要什么?为什么要缠着我?”

他的声音很低沉,其中却夹杂着莫名的恐怖。

明日香不懂他在说什么,她疑惑地瞪大了眼睛。

“真嗣,你......你为什么这么说......?”

“自从你出现之后,我的生活就全乱了!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就这么喜欢折磨我吗?”

“真嗣,你听我说......”

“离我远一点!我不想再看到你了!该死,都怪你!都怪你!全是你的错!”

他怒吼着甩开了明日香的手。愤怒让他失去了理智,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下自己用上了多少力量,纤弱的红发少女对此毫无防备,就那样摔倒在了楼梯的转角处。

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只把惊骇交加的明日香抛在了那里。

有许多看热闹的同学挤在楼梯口,他们小心翼翼地窥探着这场冲突,一边窃窃私语,居高临下地打量着那个高傲的红发少女。

在教室里,一双红色的眼瞳正无神地望向窗外。她在极力让自己表现得镇定,可白皙的脸颊上划过的两道淡淡泪痕,还是出卖了她。
*********************************************

午餐时间到了,真嗣是第一个从教室跑出去的人。

而丽和明日香谁都没有动。两人就那样静静地坐着,直到班里只剩下她们两个。

也许两人都未曾想到,自己竟会如此急切地想要与对方谈谈。此刻,她们的心中都有很重要的话,想要对彼此说。

“惣流......”

“不必拐弯抹角了。”

明日香直截了当地打断了她,“说说吧,真嗣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

“嘿,为什么不开口?我知道我们关系不太好,但现在,算我求你了好么?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的监护人不允许我再和真嗣见面了。”

丽甚至没有用‘妈妈’这个词。

“哦,直子博士么?那个女人的确性格有点古怪。”明日香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但笑容之中还是透出一丝掩抑不住的懊丧,“丽,老实说,如果是以前的我,听到这样的消息多半会欣喜若狂。毕竟,一直妨碍自己的家伙不见了,恐怕换成谁都会得意的吧......”

“我理解你的心情,惣流,”丽同样挤出了一个笑容作为回应,“所以拜托你,请照顾好他。真嗣他现在一定很痛苦,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拜托你了,别让他再悲伤下去了,请你一定要寻回属于他的笑容......”

“嘿,还没结束呢。要是就这样赢下你,我会不安的。”

“已经结束了。这是唯司令和直子博士的意愿,我们怎么可能违抗......”

“我说过了,才没结束呢!”明日香气恼地打断了她,“我不会接受不公平的胜利,这种感觉只会让我恶心!你也看到了吧,真嗣现在已经变成那副德性了,你还不明白吗?如果他不能完全属于我,那我宁可什么也不要!”

“但是啊,其实我自己也明白,唯司令和直子博士是对的。我无法保护好真嗣,我无法给他幸福,我只是一直不敢承认罢了。迟早有一天......”

“可恶,少给我转移话题了!我们要解决的是眼前的事,不是什么虚无的未来!丽,现在你若是心甘情愿地认输,我无话可说。但你若是仍然心有不甘,就少说什么‘反抗不了’之类的废话,就算是唯司令和直子博士,也要反抗给她们看!”

“可是,惣流同学......”

“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丽,我想说的话已经都说明白了,总之到时候,你别掉链子就行了。”

“......惣流同学,你为什么要帮我......?”

切,无聊的问题,根本没有回答的必要。明日香不屑地转过身,朝着门口走去。不过,在走出教室之前,她就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又回过头来。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把他让给你了。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公平竞争,至于最后谁输谁赢,那也难说得很!”

话毕,她就消失在了门口。

丽只是呆呆地望向明日香身影消失的方向。伫立良久,她终于淡淡地笑了。

“谢谢你,明日香......”蓝发的少女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喃喃道。
*********************************************

直子走进了NERV第三支部的司令室,从面容上来看,她似乎心情很差。律子紧张地跟在她身后,同样是一脸沮丧的样子。

“直子姐,你来了啊,”唯笑着打了招呼,“怎么样,你那些话见效了吗?”

“算是多少起了点作用吧。”直子毫不见外地往沙发上一坐,点了点头,“不过丽还是不大买账,那孩子可真是倔......”

“真嗣也差不多啊......”唯轻轻叹了口气,“今天中午他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特殊监察部早就派人去找了,结果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

“那孩子又不傻。你不用担心他的安全,他肯定会好好地回来的。”

“希望如此吧......”

唯没有再说什么。她只是垂着头,反复翻看着手里的卷宗。

而直子——尽管极力表现得云淡风轻——同样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此前,她曾极力主张要把真嗣和丽分开。可是如今,在亲眼见到了那两个孩子的现况之后,她却隐隐感到一丝不安。

在这一刻,同时身为女人、科学家和母亲的两人,都察觉到了彼此的心思。

“直子姐,等真嗣回来以后,立刻让所有驾驶员进行一次全面同步率测试。”

“唯,你不会也觉得......”

“同步率受到影响,这已经是必然的了。但问题是影响究竟会有多严重......律子,”唯突然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赤木 律子。

听到司令的声音,律子全身一震,立刻标准地敬了一个军礼。“到!”

“早说过了嘛,不必这么拘谨。”唯淡淡地笑了笑,“之前我让你收集的那些数据,都收集全了吗?”

“是的,已经按照您......”

“那就好。这么快就完成了,律子,你很出色。”唯打断了她,向她点了点头。

这样的夸奖,让律子的脸颊微微发烫。但这只让她觉得很尴尬,自己不应该在母亲和唯司令面前显出这样的丑态......

“好了,律子,没事的话你可以先走了。接下来的任务,辛苦你了。”

也许是看出了她的窘态,唯笑着替她解了围。她红着脸,紧张地躬身行了个礼,慌里慌张地退出去了。

看着忸怩的女儿,直子全程皱着眉头。

“直子姐,你的女儿也是个怪人呢。看来,你要反思一下自己哦......”

“丽天生就是那样的性格,又不是我把她教成那样的......”

“我说的是律子哦。她见到我,总是慌慌张张的,奇怪......难道是我把她吓到了?”

“律子素来是个很沉稳的孩子,怎么可能被你吓到。也许,她只是单纯敬仰你罢了......”

“我就说嘛!我怎么能吓到她!”唯大大咧咧地打断了她,“说到吓人,明明直子姐比我凶多了!”

“唯,你又在拿我开涮是吧......!”
*********************************************

唯不知道真嗣去了哪里,特殊监察部同样找不到他,这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毕竟,就连真嗣本人,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

他只是漫无目的地走着,走过了喧闹的市区,走过了静谧的芦之湖,一路走向了第三新东京市的远郊。

他的脑海里仍然乱作一团,不过至少,就在刚才他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可是,在经历了那样剧烈的情感波动之后,此刻他竟也觉得有些后悔。明日香那自以为是、刁蛮任性的言行,的确有其不当之处,可这并不意味着真嗣自己便一点错误都没有。他知道,自己只是在找借口、只是在逃避罢了,像刚才那样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他人的身上,这种想法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他总不能一直逃避下去。眼前的诸多问题与矛盾,总要一个一个去解决。可是,该从哪里开始呢?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真嗣都想不到任何出路。

他很想去找丽当面问个清楚。可是,在学校里丽根本不给他任何搭话的机会。也许自己该去她的家里吗?不行,绝对不行。丽的妈妈和姐姐,实在是令人望而生畏。律子倒还好,她只是比较冷漠罢了。可是赤木 直子的话......在真嗣心中,她一直都是个可怖的老女人。他能看得出来,直子一直就对自己和丽的关系颇为不满,最近丽变成这个样子,多半跟那个老女人有关。现在,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她那张脸。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了。刚刚燃起的一点斗志,顷刻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响起了旋翼的破空声。他捂着耳朵回过头去,看到一架隶属于特殊监察部的直升机就悬停在不远处的空地上,两名士兵已经跳下了悬梯,正朝着这里跑来。

于是真嗣便停下了脚步。这样也好,他已经走累了,被特殊监察部的人找到,总比迷路饿死在这片野地里强。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葛城一尉......?”

“终于找到你了,真嗣!”美里笑着向他挥了挥手。
*********************************************

“所以,你觉得是直子博士逼着丽和你分开?”

“嗯......除此之外我想不到别的解释。而我妈妈,似乎也站在她那一边......”

“嗯,容我想想......”

在颠簸的机舱里,葛城 美里皱起了眉头。

“直子博士也许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女儿罢了,天下的母亲都是这样的。如果是我妈妈,她大概也不会允许这个年纪的我与男生约会吧......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毕竟她从来没有在这种事上管过我。早在我学会与男生约会之前,她就离开了我......”

说到这里,美里朝他笑了笑,笑容之中满是伤感。“真嗣,你应该知道的吧,第二次冲击......”

“一尉,您的母亲......”

美里望向了窗外,眼中失去了色彩。“世事无常,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啦。在那一天,我失去的不只有自己的母亲,还有那个我一直厌恶的父亲。他明明从来都没有关心过我和母亲,从来都只是一心扑在那些乱七八糟的工作上,但在那一天,他却为了救我而舍弃了自己的生命。只有这件事,让我一直无法释怀。那个男人用最差劲的方式离开了我,把我一个人留在悲伤和困惑中无法自拔......”

“一尉,您......”

“真嗣,叫我美里就好。”

“嗯......我不知道,原来美里小姐也曾有这样悲惨的过往......”

“这只是我自说自话罢了。真嗣,说了这么多,我真正想表达的是,不要等到失去了才追悔莫及。真嗣君也好,丽也好,也许现在你们无法理解父母的苦心,又或者,也许你们的父母真的犯了错误,但是,这不该成为逃避父母、把他们远远推开的理由。趁着还有机会,你应该多陪他们说说话,就算关系不好,也总比没有关系要强......”

她又回头望向他,微微地笑了。“何况,真嗣,你怎么就确信直子博士和唯司令一定不会改变自己的主意呢?你应该还没有真正了解过她们吧。”

真嗣惊讶地眨了眨眼,他从未考虑过这些问题。美里的这番话,的确给他带来了启发。
*********************************************

一向沉稳乐观的唯,紧张地咬住了嘴唇。

半个小时之前,三位适格者的同步率测试终于开始了。现在,MAGI正在作最后的分析,全面的测试结果很快就会出来。

唯感到些许不安,她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站在她身旁的直子,同样是眉头紧锁,满面愁容。

“数据出来了!等等......”

一直默默坐在屏幕前的律子,终于开口了。但她的面容立马就笼罩上了一层惊惧。“这个结果不对劲......第一适格者的同步率只有百分之十七,连先前的三分之一都不到了!”

唯的心里一沉,她的担忧果然应验了。“真嗣呢?第二适格者的情况怎么样?”

“只有百分之十,且还在下降中。但是司令......”律子惊恐地指着电脑屏幕,捂住了嘴巴,“最反常的是第三适格者!她的同步率只有百分之三了!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明日香,为什么你也会受到影响!你们三个,到底是怎么了!”

真嗣和丽的同步率骤减,尚且算是在她预料之内。可是,一直以来表现最好的明日香,居然同样受到了波及,且受影响的程度是三位适格者中最严重的。这大大超出了唯的预期。

“因为司令您犯下了错误。”

“明日香,你这是......什么意思?”

“您所伤害的,并不只有真嗣和丽。”

“等等,你......你在说什么?”

“是您强迫他们分开的。准确地说,是您和直子博士,对吧?”

“明......明日香!不要再说了!”

“司令,如果我料到您是打算用这样的手段来帮助我,那么当初,我绝不会接受您的好意。”

在眼前的大屏幕上,真嗣的通讯窗口也随之弹出。

“妈妈......”他的表情不算惊讶,而是一种无可奈何的失落,“果然是你......”

唯一下就呆住了。她感到自己支撑身体的力量正在被抽走,在震恐之中她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真嗣......我是为了你好啊......你为什么不能理解妈妈......”

“为了我好,于是便把丽从我的身边夺走么?妈妈,你难道不知道她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

丽低下了头。她的双眼深藏在阴影之中,没人能看到她的表情。

而丽的妈妈赤木 直子博士,几乎保持着和女儿一样的姿势。她无言地垂着头,身体斜靠在墙壁之上。此前她一直坚定地与碇 唯站在同一战线,可现在,当唯身陷责难与敌视的时候,她却选择了沉默。

其实她的内心也同样慌张。此前,她只是把真嗣和丽的感情当成青春期少年少女的玩闹。她从未想过,强行把真嗣和丽分开,竟会给孩子们带来这么大的伤害。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从得知丽的同步率结果的时候,不,比那还要早,从那天晚上,她看到丽那失魂落魄的样子的时候,她就已经后悔了。

最后,她只是无奈地笑着说道,“看来我们搞砸了啊,唯。”

“该怎么办啊,直子姐......”唯急躁地抓着自己头发,眼中已经盈满泪水,“只剩两天了啊,我们该怎么办啊......”

“什么?只剩两天是什么意思?”真嗣与明日香异口同声地问道。

“使徒......第三使徒萨基尔,将于两天之后登陆......”

“怎么会!妈妈,你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们怎么能......”

“我才不关心什么使徒!”明日香尖锐的嗓音盖过了他,“司令,您不能用这样的理由逼我们让步!您就从来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难道我们对您来说,只是用来对付抗使徒的工具?”

“真嗣......丽......明日香......别忘了,全人类的存亡都寄托在你们身上!个人的情感,永远要服从于自己背负的使命......”

“唯独这句话,我绝对不会认同。”

那个一直保持着沉默的蓝发少女,突然开口了。随后,一切陷入了死寂。

“你......刚才说什么?”许久之后,唯仍是一幅难以置信的样子。

“身为EVA的创造者,您很清楚隐藏在EVA背后的机理和真相。失去了灵魂的力量,我们不可能与使徒对抗。司令,您既然要派遣我们......”

“不许再说了,绫波驾驶员......”

“......要派遣我们走上战场,请首先给予我们战斗的动力。请首先让我们,渴望去拥抱自己的生活,只有这样,我们才会为了守护它而竭尽全力,只有这样,适格者与EVA才能发挥自己的价值......”

“你没听到我的命令吗,第一适格者!”

“......请您至少,给我们一个守护的目标。请您至少,让我们相信自己死得其所......”

“给我闭嘴!!!!”

丽不再说了。谁都不再说了。死寂降临了。

唯的身体无力地瘫倒在椅子上,失去神采的双眼呆呆地盯着天花板。

“律子,把测试停了吧。适格者们,你们可以离开了......”

于是,三位适格者服从了她的命令。三人干脆地站起身,默默离开了。
*********************************************

“明日香,你的同步率......?”

在休息室里,真嗣问出了那个他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哈哈,见识到了吧,这就是本小姐的厉害!”

“什么?明日香,你是什么意思?”

“明日香同学,其实你......并没有遭受同步率的骤降,对吧?”丽低喃着。

“那是当然!我只是吓唬她们一下!”

真嗣仍然感到难以置信。“明日香竟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吗?”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啦。同步率升上去很难,要降下来可是容易得很哦。真嗣,加把劲哦,相信你应该很快也能做到了~”

明日香恢复了往日的活泼轻佻,然而,真嗣却失落地垂下了头。

“那个......明日香,那天早上的事......对不起......”

“呵,那天早上,你的确挺混蛋的。不过那也没办法,就算再怎么难以接受,那也是我应得的......”

“不,不对。”真嗣坚定地打断了她,“这绝不是你应得的。”

“嘛,好吧,我承认,不全是我应得的。不过,你说的某几句话倒也在理。”

“不,根本没有一句是在理的。我误解了你。明日香,我的生活确实糟糕透顶,可现在我才明白,在这一切背后的人并不是你。”

“嘿,先别得意的太早。这事还没完呢,等下唯司令多半还会找咱们麻烦......”

真嗣这才又想起了自己三人待在这里的原因。没错,在三人换好便装之后,他们被告知在休息室里暂等片刻,唯司令还有些话要对他们说。

“......不过嘛,想必救兵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他随时都可能到哦。”

真嗣和丽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但是,没有时间给他们发问了,休息室的门被‘砰’的一声推开,唯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妈妈......?”

“你还好意思管我叫‘妈’!你这个叛逆的坏小孩!”

唯的目光,冷冷地扫过三人的脸,“怎么了,你们几个?要造反么,连司令的命令都不听了?你们刚刚的行为是绝对的抗命,如果你们......如果你们是普通的NERV士兵,现在早就被关禁闭室了,而绝不是舒舒服服地在休息室等着!”

“所以,你要把他们关到禁闭室么?”

突然,响起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一个身着军装、胸前挂满勋章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他的两鬓微微泛白,看上去比源渡还要年长几岁。瘦削的脸庞看上去颇为慈祥,可是他的眼神却异常严厉,散发着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我并不认为三位驾驶员有抗命行为。如果‘闭嘴’也成了命令,那么贵部的戒律也未免太多了些。”

“怎么可能......最高司令......!您为什么会来第三支部?”

看着震惊到无以复加的碇 唯,NERV第一支部总司令、兼NERV最高司令——惣流 良泰——只是微微一笑。

“这个问题,没有回答的必要。唯司令,你的担忧与指摘不过是欲加之罪,可你以此为借口限制三位适格者的人身自由,我认为,这已经超出了你的职权范围。作为NERV最高司令,我命令你,立即放人。”

“爸爸!”红发的少女扑进了良泰的怀抱,“你怎么花了这么久才来啊!”

“明日香,路上的事,之后再说也不迟。”他略显宠溺地摸了摸女儿的头,“可以走了,先出去吧。”

随后,他看向了不知所措的真嗣和丽,温和地说道,“那边的孩子们,你们也可以走了。你们自由了。”

真嗣紧张地躬身行礼,随后抓起丽的手,快步拉着她离开了。

“惣流司令,你应该相信,第三支部有能力管理好自己的驾驶员......”

“贵部管理驾驶员的能力,我已经亲眼见到了。对于今天下午的同步率测试,我原本抱着很高的期待,结果却大失所望。唯司令,你应该知道,下一只使徒侵袭的地点正是你们第三支部,你觉得我如何能放心地把人类的存亡交到第三支部、交到你的手里?”

“司令,我承认我的错误......”唯紧张地低下头,涔涔汗下,“在这件事上,我的确抱有私心,但......”

“虽然身为NERV的最高司令,我不应该在这种私人小事上浪费口舌,但你既然提到了自己的私心,那么我也有几句话奉告。作为父母,为孩子的幸福考虑乃是人之常情,可我认为,你在这件事上未免太固执了些。我知道,明日香真的很喜欢你的儿子,我也毫不介意——不,甚至可以说是期望——这两个孩子能走到一起。然而,一个男人在面对自己爱的女人和爱自己的女人时,到底该做出怎样的抉择,你的儿子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因此,倘若你用强制手段逼迫真嗣和明日香最终走到一起,作为明日香的父亲,我绝对无法感到放心。”

唯无奈地笑了。过了这么多年,良泰还是一点也没变,仍是那么正直但古板。

“我想,我说的已经够多了。唯司令,你犯下了错误,但你的能力是不容置疑的。因此,我希望你尽快作出补救,下不为例。两天之后,人类的命运将寄托在你们的身上。”

话毕,他转过身,沉稳从容地朝着出口走去。“这次视察尚未结束,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去......”

“惣流司令......!”

“护卫什么的就不必了。我自己走一走就好。”

“是......”唯低下了头,“我明白了。”
*********************************************

“明日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惣流司令也会来......?”

回想到惣流 良泰那不怒自威的压迫感,真嗣仍然感到一阵慌张。

“嘛,这就是身为最高司令的女儿的特权啦。”

“这就是说,我可以和丽在一起了?”真嗣的眼中一下便亮起了光芒,他欣喜地拉起了丽的手。

“暂时可以说是这样吧。”明日香抱臂在胸前,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虽然唯司令和直子博士还没有明确表示自己的态度,但我想,日后她们应该不会再反对了。”

“明日香,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丽,你听到了吗?丽!”

没有回答。

“丽?”

蓝发的少女抬起头来望向远方,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现在,我真是对第三支部越来越失望了。”

真嗣和明日香愣了一下。随后,两人陷入了一阵爆笑。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