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Time out of mind(1) by: gecko

2001年02月2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163字 ⁄ 字号 Time out of mind(1) by: gecko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28 views 次

Chapter:1

Time out of mind
Part.I ~Idiot Wind~
作者: gecko

 

我走着。

而天空灰郁的像碑林中飘出来的挽歌。

周围的人走得很快,似乎在这种雨将下未下的时候人们总是走得很快。那些家伙对于无法确知的事物总是怀着恐惧。没准他们的内心中却盼望着这雨赶快落下,如此一来他们就可以堂堂正正的奔跑或者躲在屋檐地下了。而不用像现在这样,半走半跑,努力把自己的焦急隐藏到生硬的脚步中去。

我觉得他们焦急矛盾的样子可怜而可笑。而我自己,始终像平常一样地,走着。

 

很多年来,在这种时候我总是感到很舒服愉快。换句话说,我喜欢空气中的这种味道还有这仿佛永没有太阳的乌云的天空。可是,为什么喜欢呢?也许是因为我已经不再恐惧这种天气了吧,而以前我以为我这一生中再也摆脱不掉这种恐惧。现在摆脱了恐惧,所以喜欢。

“那天是不是就像现在这样?”我向上望了望,想着。

有一段时间,我觉着那天是下着大雨的,而且还有雷。不过,当几年前我用颤抖的手翻出那张泛黄的报告来看的时候,发现上面并没有雨迹,才知道那雨只是我的想象,那天可能只是很阴沉而已。我觉得那时候有雨,也许是因为那时想我哭吧,在大雨和雷电交加的时候,人总是很容易流出泪水的。我忽然觉得很没劲,这几年我一看见就恐惧的大雨原来就是这么回事儿。那时时想看却又时时不敢看的报告,上面除了一些早已过时的医学术语外,什么都没有。我茫然的看着那张泛黄的纸,我在终于下定决心再那天的8年后重新看这张纸。我小心翼翼的把他从书的夹页中取出来,颤抖的用刚洗净的手打开他,然而,就这样结束了。什么都没发生,我本来以为我会很感动,我会流泪。可是,什么都没发生。8年前的记忆不再清晰。我一直以为我是把它藏在心的深处,但是,我发现我可能是忘了它,我将不再会为之感动。我很沮丧,也很害怕。于是我不停的回忆那一天的情况,回忆病房里憔悴却带着微笑的脸,回忆那令我恐惧的喘息声和改变了我的一生的画面。可我没有流泪。我又开始回忆那犹如从天外飘来的一样的笑声,回忆阳光下风一般的戏语,回忆被从浓密的树叶中透下的点点光斑照着的沉毅的脸和缄默的唇。我还没有流泪。我接着回忆曾经使我感动的诗,是我流泪的故事...我突然觉得很恶心。我为什么非要流出眼泪呢?真是无聊,为了这些虚假的眼泪我竟要去借助于别人的感情别人的故事!这和那些成天到晚为了让别人相信自己虚假的爱而忙碌拼命的家伙有什么不同!那些记忆在我心中已经死了,我已经忘了它们,它们也已经不能再感动我。一切就是那么简单。

我划了根火柴。当我看见那张泛黄的纸在火焰中拼命挣扎,最后终于痛苦地蜷成一团的时候,感到非常的愉快,虽然其中带着些残忍。不过,真实总是与残忍同在。

 

雨终于落下。

人们就像鹿群一样四散奔逃,终于蜷伏在屋檐下。街上只剩下我一个人,走着。

人们应该在用那惊异的目光看着我吧,不过也不一定。那些自以为知道了我的真实的人,因该是在交头接耳吧。然后,言语就会像链式反应一样扩散,最后那些人就会感到已经了解了我为什么这样若无其事的走着。然后得到了满足似地把注意力从我身上移向天空中的乌云和目前的风速上。

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去喝些什么吧,我决定。

 

酒店里的客人并不多,除了我就剩下四个人。许是因为这里的灯光颜色太冷,使一些人宁愿站在屋檐下,也不愿意进来吧。而我,曾经很喜欢这里的灯光。不过现在无所谓了。

在和侍者进行了几句枯燥的交谈后,我开始喝酒。而几句喧嚣之后,旁边原来的两桌人变成了一桌。

我一直喝酒。倒不是因为我想要喝酒,也不是因为我喜欢喝酒。而是因为我已经开始喝酒,又还没有对喝酒感到厌恶,所以,就一直喝着。旁边那四个人一直用眼睛瞟着我。从他们的衣着上看,应该是公司里的小职员吧。不过,干什么并不重要,他们是那种只有聚成一堆才能觉得舒服的人。而现在,他们试图判断我是怎样的一种人。

我接着喝,感觉好像有些醉了。当似乎面带诧异的侍者端上来第二瓶白兰地时。他们中的一个人站起来,向我走来。我猜到了他的来意。可能他认为我和他们是一种人,是那种团在一起就会觉得高兴的生物,但我不是。

他走到我的桌前。

“过去大家一起喝吧”他冲我举了举杯,表情很和善。

“嗯,现在这样很好。”我又倒了一杯。如果是几年前,我可能会向他挤出一个微笑,不过现在不会干这种无聊的事了。

他笑了笑,从桌子下抽出一把椅子,在我对面坐下。“老兄有什么烦心事,说给我听听吧...很多事,说出来就舒服了。”他的语言有些笨拙,但充满了诚意和关怀。这使我感到非常恶心。

他站起来“来来,大家一起过去喝吧。不说没关系,不管什么事情喝杯酒就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了。老是这样闷闷不乐怎么行”。接着伸过手,好像要拽我的袖子。

我突然把剩下的半杯白兰地向他的脸上泼去。

.......

 

依稀能够听见警笛声了。三个人逃入雨中。我看了看在地上一只手捂着眼睛,另一只手捂着肚子的他。随后迈出了酒店的门。

雨滴立刻打在我的脸上。我立在雨中,无法移动脚步。虚假的记忆瞬间在我的心中复活,那天雨中的图景出现在眼前,牢牢地锁住了我的脚。我不断的告诉自己那天本没有下雨,可是我的脚还是无法移动。我感到厌恶。我为什么要逃呢?

我回到酒店,找了张椅子坐下。

 

“那时,我和三个朋友正在喝酒。看见他独自一人在那里,于是我就想邀他过来...”

那个人慢慢地讲着,我坐在旁边,默不作声。警察也来问过我,不过我拒绝回答。因为我不知道一旦开口,那些家伙会问出什么问题。 比如,问我为什么把酒泼在那人的脸上,我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

“接着,不知道为什么。他把酒泼到我的脸上...”

......

“是这样的么?”警察放下笔,看着我。

“嗯,就算是吧”

 

于是,他们说我要被拘留三天。我觉得很可笑,因为我只不过是进行了正当防卫。但他们似乎不能理解这一点,而我,也不想对他们刻意解释。第二天,一个警察过来说,我的学校为我派了个保证人,过一会儿办完手续我就可以出去了。说完他站在那里,看着我的脸,想从我的脸上应该露出的喜悦中得到一种满足。可我还是面无表情。他似乎很失望,又等了一会儿,最后终于泄了气。“你的保证人叫冬月幸增”,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冬月幸增。嗯,是他。唯曾经向我提起过他。阿唯...我感觉到我的嘴变成了另一种形状,别人看来一定说这是种诡异的笑吧。不对,应该说是是除了她以外的人会着么想吧。可是我凭什么这样确信呢?我摇了摇头,努力甩掉这种想法。

“你可以出去了。你的保证人在大门口等你。”

我站起来,走了出去。

 

天空已经不像前天那样了。虽然还是透着些灰郁,但已经没有云了。也许是秋雨刚过的缘故吧,我觉得有些凉。

大门口站着一个穿着风衣的人,头发有些花白,应该就是冬月了。他站在那里,看着我。

“我曾经从一个人那里听过关于你的事,一直都想同你见面。”我拽了拽衣服。

他哼了一声,“真是想不到你会喝醉酒大架那么低级的。”

“你还没给我机会让我解释给你听。我知道我不讨人欢喜,无所谓,我已经习惯了。”

“你没必要向我解释,这件事和我没关系。”他转过身,沿着街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冬月老师,你的确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我松了一口气。因为如果他要我向他解释的话,我反而会不知所措吧。可我为什么要向他说那样的话呢?仅仅是为了验证唯和我讲的话和我的想象?还是因为...不,不是因为这样。我不是那种平常时摆出孤单的样子,一遇到事情就要逃回人群寻求温暖和保护的人。他们只是些孤独的业余爱好者,而我不是。

我拽了拽衣服,跟在冬月的后面,默默地走着。

 

(Part.I完)

 

(gecko:第一次写小说,以前又很少看文学作品。写完了自己看着也觉着挺恶心的。大家凑合凑合吧...Part.II开始啶唯就该出场了。不过,我即没谈过什么恋爱,事实上很少和女生说话。又没看过什么香港台湾日本的连续剧,所以很难把握有些段落。估计要等上很久才写的出来。)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