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八章

2022年01月21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9395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八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56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八章

/2016年,3月23日/

眼前,为什么是一片灰蒙蒙的景象?

自己的身体,就像是漂浮在无尽的虚无之中。这是哪里?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

大家......在哪里?

丽在哪里?
*************************************************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去劝劝她......”小光忧心忡忡地说道。

回忆起刚才的景象,她仍然觉得心有余悸。她从未见过绫波同学那么疯狂的一面,那时候,适格者们几乎是合六人之力,才勉强拉回了发狂的零号机。

听到小光开了口,所有人的目光便一下子集中到了明日香的身上。

“看......看我干嘛?我才不去呢!”明日香有些烦闷地咕哝起来,“那个笨蛋一脚踩进使徒的陷阱里,又不是我把他推进去的!只因为那个优等生哭丧着脸,就要我去向她道歉,这可不公平吧!”

“明日香,这不是你的错,”真由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神情,劝慰道,“这不是任何人的错......”

“所以我才说啊,那个瓷娃娃就是有这样的本领:只要她一哭,就让你觉得好像全都是自己的错!我可真是受够了!”

冬二则是一脸不能信服的样子,“负罪感这种东西,又不是凭空蹦出来的,惣流。”

“哈?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想说,如果你觉得对她抱有负罪感,最好认真思考一下这种情感到底从何而来。没准儿,你真的有某些对不起她的地方,只不过自己打心底里不愿承认罢了。”

“你......你这家伙!”明日香气恼地握紧了拳头。

“明日香......”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是第五适格者渚 薰。“其实,我也认为该由你去和她谈谈。我并不是说你有什么对不起她,而是因为在剩余的人中,也许与她关系最好就是你了。”

“就是呀明日香,绫波同学总是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小光有些紧张地补充道,“平日里除了碇同学之外,也只有你才能与她说上话了......”

明日香环视了一周,大家似乎都抱持着相同的意见。

她不悦地用力晃了晃脑袋,火红的长发也随之摇曳着。

“好吧!真是服了你们了......”
*************************************************

律子觉得自己的脑袋快炸开了,无论她怎么努力,就是无法说服京子博士。那个固执的女人,坚决地要求实施自己提出的方案,一步也不肯退让。可是在律子看来,这个方案无论是正确性还是可行性都得不到保证,倘若发生了最坏的情况,甚至还有可能害死其余几位适格者。

“我请求您,再向我解释一遍!”

这还是她第一次以如此强硬的口吻对京子说话,“尤其是刚刚您所谓的‘最关键’的部分!”

而京子却只是不屑地白了她一眼,一点都没有被吓住。“这么简单的事情,居然要我说这么多遍!听好了律子,那团影子的本质就是所谓的狄拉克之海,而浮在上空的使徒其实才是虚影。使徒的本体就潜藏在直径六百米、厚度约三纳米的狄拉克之海中,藉由它的AT力场,把初号机拉进了另一个维度的空间。”

“京子博士,理论上的正确性我们毫不怀疑,”美里与律子对视了一眼,接口说道,“但我想,律子想问的应该是之后的部分,也就是您所说的‘利用强电磁辐射使狄拉克之海坍塌’的计划。”

“这是唯一能产生类似效应的机制,我们要让两种效应相互抵消,这就是我的计划。我们并不需要产生太大范围的电磁辐射场,毕竟我们的任务只是营救初号机。既然使徒目前仍然处于静默状态,我认为......”

“既然如此,博士,您的计划成功率有几成?”美里也强硬地打断了她,“身为此次行动的指挥,我想听的是您对计划的评估结果,而不是把计划复述一遍!”

京子终于克制不住脾气了,“三佐,你似乎对我有意见......?”

“葛城三佐。”

突然,响起了一个极为低沉的声音。在这样的压迫感之下,京子和美里都选择了闭嘴。

NERV最高司令碇 源渡,缓缓地继续说道,“我想听听你有什么计划。”

“是!”美里端正地敬了一个军礼。“司令,我的计划是,在影子的正上方引爆N2地雷,利用EVA的AT力场将爆炸的能量集中于影子之上,以此促使狄拉克之海崩塌。”

“你是想要炸死我女儿么!”京子恼火地指着她的鼻子,喊了起来。

“EVA是可以承受N2地雷的轰炸的,京子博士。”律子冷静地解释道,“反而是EVA在强电磁环境下是否会产生异常,这一点谁都说不准。我们从未进行过类似的测试。”

(这一段各位看个乐呵就好了......——beiming)

源渡看向了她,“律子,可能的后果有哪些?”

“生命维持系统会失效,或者机体陷入失控,或者对驾驶员产生精神污染......总之,您能想到的最坏的结果,都是可能发生的。”

“这样啊,我知道了。京子博士,你的计划大约需要多久的准备时间?”

“一小时之内,一定可以完成!”

“那么三佐,你的计划呢?”

美里看上去很是为难,但最后,还是不情愿地说出了她的答案。“大约三个小时,司令。”

“既然如此,你们两边就同时开始吧。一旦博士的计划失效,葛城三佐,你要立刻顶上。”

“可是司令,”美里仍然不愿放弃,“我很担心,也许在我的计划实施之前,驾驶员们就已经......”

即使她的话没有说全,在场的所有人也都能明白她的意思。源渡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望向了另外一人。“律子,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司令,我承认京子博士的计划很巧妙,的确有其可取之处。但保险起见,我认为还是应该采取葛城三佐的计划,至少驾驶员的生命不会受到威胁。强辐射会对使徒和EVA造成什么影响,我们仍未完全清楚。司令,计划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所以,我还是请求您三思。”

“司令,我无论如何不能认同!”京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时间已经这么紧迫了,我的计划明明只需一个小时就可以见效......”

“博士,你的想法我明白,”源渡的声音仍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但现状是,我们的一台EVA已经落入了敌人的手中,第二适格者的生命正危在旦夕。无论如何,我必须确保所有适格者的生命不会面临威胁,这是最优先事项。博士,希望你能理解。”

京子瞪视着他,久久说不出话来。最后,她还是坐回了椅子上,满脸的怒容。

“另外,司令,我还有一个请求。”美里又一次开口了,“那位新来的第七适格者,以及六号机,我希望也能部署到此次行动中。尽管她的作战经验并不丰富,但也具备了展开AT力场的能力。眼下,我需要利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

戴着墨镜的男人点了点头。“我批准了。”
*************************************************

明日香怏怏不乐地走着,一边寻找着第一适格者的身影,一边思索着接下来该说什么。但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这让她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那个声音说道,“别担心,绫波同学。我们一定可以把他救回来的。”

明日香藏在一面墙的后面,小心翼翼地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她看到了表情漠然、双眼空洞的绫波 丽,以及一位留着暗红色短发的少女。

奇怪,那个短发少女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明日香此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她。

听到了少女的话,丽却仍然呆呆地坐在那里,就连眼睛都没有动一下。

短发的少女叹了口气,“绫波同学,我明白你的担忧。我也看到了MAGI给出的预测成功率,但是啊,那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何况那数字也并不是零。不管什么时候,我们总该心怀希望才是......”

“一年前,我也说过同样的话。”

“嗯?”

丽终于望向了她,但眼神却仍是一片空洞浑浊。“那时候,我告诉他要相信他的妈妈还活着,要相信眼前的困境绝不会永远持续下去。但是......但是后来我才明白......不,应该说从一开始我就明白,光靠虚无飘渺的希望,是无法改变现实的。无论是我还是他,都只是不愿承认而已......”

“所以,你要放弃他了?”

短发的少女,突然激动了起来。“绫波同学,碇同学为你付出了那么多!现在你却要抛弃他了?你怎么不想想,如果你和他的处境对调,他又会怎么做?”

“雾岛同学,这样的问题已经没有意义了。”丽低下头,把脸埋进了两膝之间,“我明明......明明发誓要不顾一切保护好他,可我却再一次失去了他。真嗣他就在我的面前被吞噬了,我连拉住他的手都做不到,我甚至连陪他一起死的机会都没有。我......我受够了!这样怯懦无用的自己,为什么永远都无法保护好他......!”

她哽咽着,泪水不住地流下。

“你觉得他死了?”被称为雾岛的少女,很认真地问道。

“我不确定,我也不愿相信。可是......”

“我只问你一件事,你确信碇同学已经死去了吗?”

“拜托你了雾岛同学,这样的问题......”

“听着,绫波同学,”雾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身为一名士兵,我亲眼见识过战争中的生命消亡的全过程,但也见过许多人身遭大难却能奇迹般地重获新生。当我直面战火的时候,我明白,自己的生命不过只是风中的草芥,随时都可能被碾碎。但是,只要死亡还没有征服我的灵魂,我就绝不会放弃。哪怕是只有最微薄的希望,我都会为之拼尽全力,绝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希望你能明白我的意思,绫波同学。”

丽咬着嘴唇,眼中盈满了泪水。“雾岛同学,你相信我们能救回真嗣吗?”

“那当然,”她自信地笑了起来,“唯独这一点我可是确信得很哦。”

“嗯......”

明日香悄悄地走开了,她觉得,也许自己已经没必要出场了。
*************************************************

眼前,是什么?

好熟悉......但又好痛苦......

“爸爸!”真嗣拼尽全力呼喊着。尽管,他并不能清晰地认出眼前的人影,可他就是有种感觉:倘若自己现在不呼唤他的话,那个人影就会永远消失。

“真嗣,”那个人影转过身来,果然是他的爸爸。“不许追上来,也不许来找我。你要靠自己的双腿站起来。”

真嗣朝着那个人影跑去,可是不论他多么努力,那团幻影却始终触不可及。“爸爸!不要扔下我!我需要你,求你了爸爸,救救我吧!”

源渡的身影消失了,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排整齐肃穆的墓碑。在其中一块上雕刻着妈妈的名字,隐隐约约地,他似乎听到了笑声。

那个声音又尖又细,但却带着一种莫名阴森的感觉。真嗣惊恐地捂上了耳朵,但那笑声却直接在他的脑海里响了起来。

“你谁也拯救不了,你就亲眼见证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去死吧......”

“不要......不要......”

他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丽,但他只是眨了一下眼睛,那团模糊的幻影就彻底消失不见。

“救救我吧!救救我吧!谁都好,求你了......救救我!”

“没用的哦,”那个声音继续嘲讽着,“无论你做什么都无济于事,没有人可以阻碍世界的宿命!”

“世......世界的宿命......”

“没错哦,你所看到的,这就是世界的宿命,这就是.......万物的本原.......”

(万物本原(That which should be)这个词,在后文仍会多次出现。这里的翻译也许不太严格,That which should be直译过来应该是‘原本应有的样子’。——beiming)

那个声音悄然而绝,红发少女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明日香......”

“呐,真嗣,如果你吻我的话,我就救你哦。”

“明日香,求你了,救救我吧......”

“我要你亲吻我!你为什么不肯亲吻我!”

红发的少女突然变了脸,她凶狠地扑了上来,拉扯着他的领口,“你为什么没有选择我!为什么要选择那个木偶人!”

真嗣早已失去力量的身体,被她轻易地推倒在地。但她并没有任何帮助他的意思,而是一脚接一脚地踢在了他的身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给我去死吧!”

真嗣唯一能做的,就是双手抱头、全身缩成一团,口中无助地呢喃着,“救救我吧......”

然后,红发的少女也消失了,这一次,所有的喧嚣都消失了。

当真嗣再次睁开眼时,他只能模糊地看到一团灰白的幻影。

白发的少年温和地笑着,俯下身来,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真嗣,世界的宿命已经被改变了。从绫波 丽选择你而不是我的那一刻开始,这个世界,就已经偏离了万物本原的轨道......”

“薰......是你么..”

“没错,是我。”

“可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薰的身影消失了,眼前的景象再次陷入了混乱。

那个尖而细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对他说道:

“那么,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何谓‘万物的本原’吧......”
*************************************************

真由美有些紧张,就在刚才,那个素来神秘兮兮的白发少年突然找上了她,约她十五分钟之后见面。而且见面的地点,还偏偏位于一个很偏僻的瞭望台。这让她有些不安。

更让她惊讶的是,当她赶到时,却发现丽也已经在那里了。

“真由美,欢迎加入。”薰友好地笑了一下。

“请问,这是要做什么......?”

蓝发少女面无表情地说,“我也想知道。”

“很简单,用我们的力量改变现状。”

丽与真由美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疑惑。

“薰同学,请问你指的是......?”

“我需要你们集中精力,调动起自己的力量。”薰轻描淡写地说道,就好像这件事很轻松一样。“倘若我们三人能把自己的力量聚焦于一点,也许就可以真正地触及他所在的那个世界。”

听到这里,丽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朝着真由美看了一眼,但却并没有显得太惊讶。这也正常,除了真嗣之外,其余几乎所有人、所有事,都无法激起她的兴趣,哪怕是得知真由美同样是一位Nephilim,她也没有表现出一丝震惊。

“既然这样,我明白了。”不同于踌躇不安的真由美,丽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对薰说道,“请告诉我该怎么做。”
*************************************************

这里......是插入栓的内部?自己为什么会穿着红色的作战服?

眼前正在操纵着EVA的人......是明日香?自己为什么会在二号机的插入栓里?外面......外面是太平洋舰队?

海里,是那个长得像鱼的使徒?它不是应该被歼灭了吗?NERV明明付出了超乎想象的惨烈代价才歼灭了它,可是它怎么又会复活?

真嗣突然感到一阵失重感。当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重重跌落在了一艘航空母舰的甲板上。恍惚之中,他又听到了明日香的声音。

“所以,这就是那个第三适格者喽?”

他抬起头,看到红发的少女正站在舰桥之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他。海风吹拂,那一身淡黄色的连衣裙也随风飘扬着。

“他看上去也不怎么样嘛。”

真是个高傲的人啊,真嗣想。然后,眼前的景象又一次改换了,他发现自己正站在NERV的机库里。在他的面前,狂暴的零号机挣脱了拘束装置,一拳又一拳地砸击着墙面。

丽似乎受了伤,他能看到,她出了很多血。

“丽!丽!”

他发了疯一样向她跑去,但还是没能触及到她。

“时间到了。”蓝发的少女静静地站在一轮圆月之下,对他说道,“再见了。”

随后,她头也不回地走向了插入栓。在两人所处的高台之下,手持巨盾的零号机正在待命,即将为真嗣挡下那致命的攻击。

“不要去......不要去......丽,快回来!”

他声嘶力竭的呼唤着她,想要让她停下来,但丽就像是不认识自己一样,一次也没有回头。

然后,爆炸发生了。四周的景象变为了城市,他跌落在了一条街道边上。瓦砾扑簌簌地落下,一辆蓝色的Alpine冲破烟尘,停在了他的眼前。

“抱歉来晚了!”车门弹开,显露出葛城 美里的面容,“快点,上车吧!”

“她对你可真是好呢,碇,”高个子少年冬二出现了。他伏低了身体,在真嗣的耳边低语道,“她会把你视为家人的......没错,把你这个伤害了我妹妹的罪人当成家人......最后,她将会为你而死......”

眼前的景象又一次消散了。他又回到了那片无边无际的墓碑之林。

源渡也在这里。一身黑衣的男人无言地站在母亲的墓前,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却写满了失望与蔑视。

这些景象......这些记忆......到底从何而来?

“真嗣!”

突然,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正在绝望地哭喊着的、丽的声音。

他回过头,看到狂暴的零号机不顾一切地向他跑来,而他自己的身体,却似乎陷入了一片黑影,并且还在不断下沉。

不......丽,不要过来,这里很危险。

就好像是回应着他的心愿一样,红色的巨人飞身扑出,将零号机扑倒在地,而后其余五台EVA也一拥而上,完全地压制了零号机的行动。

这样就好。这样就足够了。

“谢谢......”真嗣低喃着,安心地闭上了眼。“明日香......”
*************************************************

“呀!”

在作战计划下达之前,所有驾驶员只能保持待命状态。漫长的等待让人倍感焦灼,明日香终于靠在墙角,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可她却并没有休息多久,就再一次猛然睁开了眼睛。“真嗣......?”

小光并没有休息,她一直在这里守候着大家。看到明日香突然惊醒,她关切地问,“明日香,发生了什么?”

“我好像......听到真嗣的声音了?”明日香有些疑惑地看向了她,“你听到了吗?”

小光摇了摇头。休息室里明明静悄悄的,什么声音也没有。

“明日香,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呀?”

“才不是呢!我真的听到了,千真万确!”明日香激动地握住了她的双手,“他刚才对我说了‘谢谢’!”

小光有些愧疚地笑了,但不论如何,刚才她确实什么都没有听到。

望着她的眼神,明日香失望地叹了口气。她最后打量了一遍四周,还是没有看到真嗣的身影,空荡荡的休息室里,除了自己、小光还有靠在长椅上呼呼大睡的冬二以外,再也没有别人了。

就在这时,她想到了一件事。

“小光,另外那三个人去哪里了?”
*************************************************

眼前的意识世界,剧烈地震动起来,似乎有什么外界的扰动正在侵入。

“不要!不要!”尖而细的声音在尖叫着。“万物本原是不会被改写的!无论你们是谁,都做不到......”

真嗣能感觉到,那个统御这里的存在,正在竭力抵抗着入侵。但无论它如何努力,那股外界的力量仍在一点一点地渗入。

一团白色的幻影,又一次在真嗣的眼前成形,白发少年的轮廓缓缓浮现在他的眼前。不,这一次到来的不只是薰,真嗣还听到了另一个声音。

“真——嗣——!”属于蓝发少女的声音,撕心裂肺地呼唤着,“真——嗣——!”

“为什么......从刚才开始的那些记忆,再到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必担心,”薰的幻影对他微笑起来,平静地说道,“真嗣,我们来救你了。”

“救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第十二使徒的身体内部,与我们的世界相反的逆世界。”

听到这句话,就仿佛打开了闸门一样,记忆的洪流刹时涌入了他的脑海。没错,自己正在与大家协力对抗使徒,在朝着那团悬浮在空中的球形身体开火之后,使徒便凭空消失了,与此同时,谜一样的阴影便突然出现在了自己脚下。

可是,这个世界为什么如此真实?那些从未属于他的记忆,为何会带给他莫名的熟悉感?

“因为那就是世界的本原。”

仿佛看到了他的思想,白发的少年开口说道,“真嗣,你改变了世界的宿命,但创造世界的神明却意图将偏差的剧本复原。以这次袭来的第十二使徒为首,此后的五只使徒,就代表了神明对我们的最终考验。倘若我们失败了任何一次,这个世界都将不可逆转地走向破碎。你所在乎的所有人,都会死......”

“我......我该怎么做?”

薰意味深长地笑了。

“我们会为你创造机会。真嗣,待到时机降临,你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说罢,他消失了。无垠的空间,再一次被虚无填满。
*************************************************

美里有些不安,揣在口袋里的手正在微微颤抖。尽管刚才在司令面前表现得那样信誓旦旦,但其实,她自己的心里也没有底。N2地雷的威力能否击穿使徒的AT力场,此事尚且存疑,何况,被吸入影子之中的初号机是否还有能量展开AT力场,爆炸是否会进一步伤害到他,这些疑问更是让她焦心不已。

另外,还有另一个因素也加剧了她的焦虑,就是站在她身旁、碟碟不休的那个女人。

“我告诉你,你要是害我女儿受了伤,哪怕只是一点点擦伤,我都一定会......!”

啊,又来了又来了。美里烦躁地捂上了耳朵。

“京子博士,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此刻还是希望您能冷静一点!”美里强硬地回击道,“您只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可是,司令的儿子此刻也正命在旦夕!”

“我又没说不要救他!我只是不想害自己的女儿受到波及!再说了,那个蠢小子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自己不小心。还有那个蓝头发的丫头,也一点儿不让人省心!要不是我女儿反应够快,现在我们就要失去两架EVA了!”

美里颇为无奈地长叹了一声,主动屏蔽了京子那滔滔不绝的唠叨。她望向了远方,几架挂载着着N2地雷的直升机轰响着飞过,为即将到来的作战进行着最后的准备。

但就在这时,异变降临了。
*************************************************

使徒的身体开始剧烈地颤动,斑马样的花纹逐渐褪去了颜色。原本呈现完美球形的身体,正在不规则地变换着形状,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它的内部挣扎着,意图从中挣脱出来。

随后,一双巨手撕裂了变形至极限的球体,飘散的血雨染红了四周的建筑。在这片暗红色的背景中,紫色的巨人仰头望天,发出了震耳的长啸。

“怎么可能......”美里和律子,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呢喃道。

即使远隔数英里,那份恐怖的压迫感仍然让小光感到一阵颤栗。在她的身边,倦意全无的冬二同样是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所见的景象。

“真嗣......真嗣回来了......他真的做到了!”

小光回过头去,看到明日香正无力地跪倒在地,她的声音由于喜悦而颤抖着。一旁的那位名为雾岛 真名的第七适格者,她的眼中同样难掩欣喜之情。

在一处偏僻的瞭望台上,薰缓缓睁开了眼,大口地喘着气躺倒在地。丽和真由美的状态也比他好不了多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好在,努力并没有白费。真嗣真的抓住了那稍纵即逝的时机,迈过了神明所布设的第一道槛。

“我们......做到了......”
*************************************************

真嗣猛地惊醒,眼前是陌生的天花板,以及,一双熟悉的红色眼瞳。

“真嗣......”

丽抽泣着,抓住了他的衣袖。真嗣不知道她在这里等了多久,可脸上的泪痕却仍未干涸。她没有换下作战服,蓝色的短发仍然散发着LCL溶液的气味,也许,从走出插入栓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自己床前。

全身的肌肉都传来无力的感觉,真嗣强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将柔弱的少女拥入怀中。

“别担心,”真嗣淡淡地笑了,“我回来了。”

薰远远地望着两人,随后转过身,默默走开了。

这本是胜利的时刻,他也应该感到欣喜才对,可他却觉得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这场战斗只是一个开端,造物之主并不会就此放弃将世界还原到‘万物本原’的努力,身为使徒一员的他,甚至同样感受到了那个声音的召唤。

“来吧,和我们一起,将神的意志贯彻......”

“可是啊......”

自由天使望向远方,平静地回答道,“我也有自己的意志。”
*************************************************

beiming:最近的这几章,真的不是beiming没有翻译‘作者的话’,而是因为作者本人就没有写......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