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七章

2022年01月10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056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七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63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七章

/2015年,12月2日/

“放松,冬二君,慢慢来不要操之过急。”望着满屏的红字,律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把目标至于准星中心,然后扣动扳机。”

模拟插入栓里的冬二,正手忙脚乱地执行着她的指令。在3D的模拟训练场中,黑色巨人看上去晃晃悠悠,明明连站都站不稳,却还要被迫应付袭来的目标。

“这玩意儿怎么这么难控制啊!”冬二大声抱怨起来,“不是说用意识就可以直接控制EVA吗?这操纵杆和乱七八糟的按键又算什么啊!”

“那是为了对更精细的操作进行微调而设计的。”律子皱着眉头,极力让自己保持着耐心,“具体的功能非常繁复,我并没有要求你一下子全记住。你现在只要学习最基本的操作就好了。”

然后,她关掉了麦克风,长长地叹了口气,“唉......这笨小子......”

她的评价让玛雅忍俊不禁。“前辈,您这样说也太过分了。铃原君明明也很努力的啊......”

“抱歉,我知道......”律子的笑容里满是疲倦,“我也知道他很努力,我只是太累了,所以才有些口不择言,抱歉......自从妈妈离开后,她的所有任务就落到了我的身上,京子博士那边同样忙得不可开交,也没法腾出手来帮我......”

“前辈,抱歉,是我误解您了。”

“不不不,能和你聊聊天,我觉得好多了。最近的压力的确太难熬了,玛雅你也很辛苦。可是我们不能松懈,否则,进度就会一拖再拖......”

“前辈,承您关心了,我没事的!”

律子对她笑了笑,随后又打开了麦克风,继续指导着冬二的训练。相比起其他几位适格者,冬二的理解力和协调性的确显得不够优秀,但现在绝不是退缩的时候。既然一次做不到,那就反复训练到能做到为止。身为妈妈和唯司令的继任者,她必须继承她们的遗志,把她们遗留下的任务做好。

玛雅的视线虽然落在电脑屏幕上,但余光却一直在瞄着律子。她那憔悴的背影,让玛雅感到一阵心疼。

“前辈,我会一路追随您走下去的......”她小声却坚定地呢喃着,“不过前路有多么艰辛,请至少让我陪您一起走吧。”
**********************************************************

如果是冬二是适格者中的一个极端,那么渚 薰则无疑是另一个极端。他们到达这里已有月余,但至今为止,仍然没有一个人能在模拟训练中一对一战胜薰。

不,别说是一对一了,就在刚才,明日香曾气急败坏地拉上真嗣和丽一起,进行了一场三对一的对抗。结果,这场战斗只进行了不到两分钟就以三人的惨败而告终。二号机被长枪刺穿了头部,钉在地上动弹不得。而初号机则更惨,它的四肢被完全破坏,而头部更是直接垂到了背后去。这样的方式,简直可以说是虐杀。

最后,站在场上的便只剩下丽了。奇怪的是,薰对零号机的攻击却总是不疼不痒,丽总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闪避开来。就好像是他在故意测试她的极限一样。

“哦,这一下闪得很漂亮哦!”通过私密频道,他对蓝发的少女说道,“你果然是最棒的一个。”

丽并没有余裕听他的恭维,光是这样闪避攻击,她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但一味的闪躲终究不是办法。很快,银色的巨人便抓住了零号机的破绽,将它压制在地。四号机手中的高震动粒子刀,抵上了零号机的颈部。

但就在这时,薰的攻势却停住了。通过私密频道,他神秘地朝她一笑,问出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丽是怎么看待那个人的呢?”

丽没有回答,但她的脸一下就红了。零号机竭尽全力反抗着,想要从四号机的压制下挣脱。

“你真的觉得,他能给予你你想要的一切吗?还是说,你觉得自己能给予他他想要的一切呢......”

丽仍然没有放弃,零号机抓住了四号机的手腕,想要夺下它手中的刀。

“唉,无聊......我刚才的问题,你就好好想想吧......”

薰慵懒地说完,手中的刀锋落下,将零号机的颈部一分为二。
**********************************************************

“刚才,丽做得很棒呢......”走出模拟插入栓后,真嗣苦涩地笑着说道,“你果然比我优秀多了。”

丽似乎有什么心事,脸上笼罩着一片阴霾。“对不起,最后我还是什么也没能做到。”

真嗣微笑着,在她的肩上拍了拍。“没关系,你已经很出色了。看来我也要加倍努力了啊......”

“真嗣君,总是很坚强呢......”

明日香没有理会这两人的交谈。她阴沉着脸靠在不远处的墙上,盯着薰离去的背影。那个让人火大的白发家伙,从插入栓出来以后就直接离开了,丝毫没有与同为适格者的他们打个招呼的意思,甚至都没有正眼朝这里看一眼。

这一个月里一直都是这样。他总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找上他们,简单地说几句话便立刻离开。就好像是,什么时候和别人说话,说什么样的话,统统由他来决定。至于别人,则根本别想主动找到他。

这种高傲,让明日香感到极为恼火。
**********************************************************

“那么,今天的训练进行的怎么样?”结伴行走在繁华的商业街上,真嗣首先开口了。

这段时间以来,他和丽、明日香还有冬二经常会一起出来玩,对初来乍到的几人来说,第一新柏林市的街市充满了新鲜感。每到了这种时候,就好像终于等到了表现的机会一样,明日香会得意地扮演起导游的角色。从怎么点菜再到怎么与素未谋面的人套近乎,她总能喋喋不休地讲一大堆。

“很不好!糟透了!”冬二立马大声地抱怨起来,“真嗣,我真是服了你们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看上去那么轻松的?”

明日香的双手在脑后交叉,露出了得意的神情。“之所以轻松,是因为我们经过了艰苦卓绝的训练。嘛,你也不必太灰心,虽然你确实有点笨,不过要是肯刻苦训练的话,假以时日说不定也能有点成效......”

“再说,我们也算不上轻松啊。和那个家伙一比,我的水平简直惨不忍睹......”真嗣又想到了那个可恶的渚 薰,恨恨地握起了拳头。不管有多不情愿,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自己与他差距甚大。

“真嗣,你又提那个家伙做什么?”明日香立马不悦地咕哝起来,“迟早有一天,我会要他好看!”

她还是这样不服输,这样很好,真嗣对她笑了笑。他很希望自己也能像她这样,不管经历多少次失败仍然不会放弃,永远挑战着自己的极限。至于现在的他自己......虽然看上去很坚强,但那不过是咬着牙强装出来的而已,如果可以,他比谁都想逃离这里,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

然后,他又想到了丽。如果自己就这样逃走,那么丽又该怎么办呢?这个自己发誓要守护的少女,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也打开了心扉。那时,她经常会说一些俏皮的话,或者和明日香开开玩笑什么的。但最近,她的状态不太正常,就好像又变回了那个自我封闭的孤独少女。

就像现在,她正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丽,有什么心事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丽用力摇了摇头,就像是要把恼人的思绪甩开一样。“真嗣,今天的模拟对抗......”

“没关系啦,”真嗣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我们的确输给他了。不过这样也好,认识到差距才好努力嘛......”

“我不是这个意思。那时候,第五适格者说了很奇怪的话......”

“嗯?他说了什么?”真嗣立刻凑了上来,脸上写满了急切与好奇。

从他的眼中,她真切地看到了爱意,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传达的、最纯粹最高洁的情感。

正是如此,丽不安地望着他,她的心头涌起一阵莫名的悲伤。

“不......”她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没什么。”

明日香也听到了两人的交谈,她不屑地耸了耸肩。“那家伙说什么都不重要,我只关心如何揍他一顿!”

“这样啊......没关系,”面对她的欲言又止,真嗣回以一个淡淡的微笑,“那么,丽也要加油哦。悲伤也好,失落也好,我都会陪你一起扛过去的!”

“我不明白......”丽疑惑地低语着,“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因为......失去亲人的并不只有我一人嘛。我想,也许有时你也会为直子博士的离去感到伤心......”

“我......没有为她伤心过。”

真嗣的表情一下就僵住了。他没有想到丽会这样说。

“你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就连冬二也是一脸的惊讶,尽管,他并不知道丽其实是直子领养的。“那可是你妈妈耶!当初我妹妹受伤的时候,我觉得天都塌了。现在你妈妈不在了,你居然不会感到伤心?”

“我......”虽然很不安,但丽还是点了点头。“对我来说,直子博士的意外离去是一场悲剧,但除此之外,我却没有任何后悔或是怀念的感觉......”

她轻轻拉住了真嗣的衣袖,手在颤抖着。“我是不是......让你们失望了?这样的我,是个坏人吗......?对不起......”

“不,不是的。其实,在这场战斗中,还有数千名士兵阵亡,但我同样不曾为他们感到悲哀。”真嗣笑着握紧了她的手,希望这能为她带来些许抚慰,“直到现在,我最怀念的仍然只有我的妈妈,以及直子博士两个人而已......”

丽别开了视线,点了点头。

“嘿,我说你们几个,”尽管一直在仔细听着另外三人的交谈,明日香却故意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够了没有?跟我走,我带你们去吃好吃的!”
**********************************************************

早在担任第三支部副司令的时候,源渡就已经以超强的行动力和办事效率而在各支部声名远播。就连NERV最高司令惣流 良泰,也不得不羡慕碇 唯能有这样一个得力的副手。

于是,在调入第一支部以后,源渡便顺理成章地,再次被委以了副司令的职务。

现在,他端正地站在司令室的办公桌后,他的面前就是NERV的最高司令所坐的地方。在过去的十五年里,他一直都站在这个位置,却也从未像如今这样不安。原因很简单,物是人非,那个他发誓追随一生的人,已经永远地离开了他。

埋头批改文书的良泰,显然也察觉到了他的异状。

“上好的雪茄,要不要来一根?”良泰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一边向他询问道。

他礼貌地摇了摇头,拒绝掉了。

“那好吧,我只好一个人享受了。”良泰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而后为自己点上了一支雪茄,长长地吐出了一口烟气。

“说起来,早在第二次冲击之前,我就已经是将军了。几十年来,我见识了大大小小的战争,可即使如此,贵部与使徒的战斗仍然完全刷新了我的认知。”

“是啊,这毕竟是神明的启示录上所预示的浩劫之战啊。”

“源渡,一直以来,你和碇 唯司令都非常出色。今后,歼灭使徒这样的重任就落在我们第一支部身上了。我对此毫无经验,正因如此,我才需要你的力量。源渡,我衷心地恳求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是,遵命。”源渡右手放在胸前,端端正正地鞠了一躬。

比他年长几岁的男人,笑着向他点了点头。“那就好,今后就辛苦你了。我晚上还有会议,先走一步了。”

“是。”

直到惣流司令离开,源渡紧绷着的神经才终于放松下来。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望向窗外,人造的夕阳正洒下橙红色的辉光。仿照箱根Geofront而建的巨大空洞,还有金字塔形状的总司令部,这一切与他记忆中的第三支部是何其相像。但源渡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了,就算有朝一日回到日本、回到第三新东京市,他也无法寻回曾经的第三支部了。记忆中的那个地方,早已随着唯的消失,永远地化为破碎的幻影。

源渡几乎把嘴唇咬出了血。在四周空无一人的时候,这个素来冷酷干练的男人,终于允许一滴泪水从自己的眼角滑落。
**********************************************************

第一支部为适格者开辟了专门的生活区,整体布局堪称一所豪华的双层公寓。第一层是适格者们休闲活动的场所,就像一个大客厅一样,电视、沙发、冰箱、厨房等一应俱全。而在二层,则是数间彼此独立的卧房,每位适格者都能自由选择属于自己的房间。

明明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一月有余,但大家时不时仍会感到惊异,这里的生活条件竟然会如此优渥。

在生活区的客厅里,只有真嗣和丽两个人在。冬二说他训练了一天之后肚子饿得厉害,去街上吃夜宵去了。而明日香则气鼓鼓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出来,不知道又是在跟谁闹脾气。至于那个来去无踪的薰,大家很少在生活区见到他,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现在已是晚上九点,客厅里却没有开灯,只有电视的屏幕散发出微弱的光亮。但其实,两个人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电视内容上。丽一直用余光小心地瞟着真嗣,她能看得出来,尽管真嗣一直盯着电视,其实他只是假装被节目吸引罢了。他面容上那若隐若现的悲伤,已经说明了一切。

其实,对真嗣来说,他只是不想一个人待着罢了。在短短一周之内,他便几乎失去了他所热爱的一切,这样的重压无疑把这个十四岁的少年推入了绝望的深渊。在白天,他的生活被各种繁复的训练填满,这让他无暇回忆起那悲伤的往事。可是,到了晚上,当一切都陷入静寂之后,真嗣觉得,如果把自己关在空荡荡的小房间里,那他也许真的会发疯。他不顾一切地想要逃避孤寂,不顾一切地渴望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存在,正因如此,他才逃到了丽的身边。那个蓝发的少女,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寄托,是他心中仅存的避风之港。

丽注意到,真嗣在低声抽泣着。于是她抬起手,轻轻地搭上了他的肩头。“真嗣......”

“啊!”这样简单的身体接触,却让真嗣犹如触电一般颤抖了一下。从悲伤中回过神来的他,慌乱地以手掩面,想要遮住脸上的泪痕。“我......我没事,抱歉让你担心了......”

“真嗣,你不必这样的......”她尽力挤出一个温暖的笑容,“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我会陪着你的。”

“嗯......光是有丽在身边陪着我,我就已经好多了。谢谢你。”

看着明明悲不自胜却还要强作笑颜的少年,丽感到一阵心疼。为什么他总是这么坚强?为什么他不来向自己索取?他为什么......

可是......

就算他向自己索取,自己又能给予他什么呢?直到现在,自己甚至还没有给过他任何承诺,这一切都是拜战争和自己身为克隆人的身份所赐。她不确定自己能否活到战争结束的那一天,更不确定未来的那个自己还会不会是现在的自己,她不愿看到真嗣那悲伤欲绝的面容,正因如此,她才无法向他许下虚假的承诺。至少,丽觉得,自己这是在保护他。

有生以来第一次,丽居然也对那种名为‘宿命’的虚无缥缈的东西,产生了一丝憎恨。

如果不是那可恶的宿命,也许她也可以像一个普通的少女那样与真嗣坠入爱河。身体也好,灵魂也好,无论他到底在渴求着自己的什么,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献给他。

如果不是那可恶的宿命,她本可以给真嗣更多。

等回过神来时,她发现自己的脸上也有两道淡淡的泪痕。而那个她一直想安慰的少年,却紧紧地将她拥在怀中,他的身躯很瘦弱,但那温暖坚实的触感让她感到无比的安心。

“丽,没关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明明那个少年已经如此痛苦,可他却依然在安慰她。明明已经到了这种时候,被保护的那一方却依然是她自己。

丽的泪水一下就控制不住了。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