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3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时光的尽头呼唤你 最终章 生命的终(序)曲

2022年01月29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572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3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时光的尽头呼唤你 最终章 生命的终(序)曲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33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Book 3. 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在时光的尽头呼唤你

最终章 生命的终(序)曲

/2021年,4月13日/

丽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到这样的静谧了。

她感到自己正漂浮在无边无际的虚无中,温暖的洋流轻柔地拂过她的身体。这是梦境?还是现实?她不记得自己对这个世界有任何的印象,这样陌生而寂静的存在,理应让她心怀恐惧才对。但是恰恰相反,只有在这里,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一种解脱。从那个痛苦、悲伤的世界中,让自己彻底解脱。

她为什么会来到那个世界呢?她的降生本就是一场错误。她根本没有父母,就连体内的基因也是从使徒的身上继承而来。从被制造出来的那一天起,她所存在的唯一意义,就只有作为莉莉丝的容器,指引人类回归本原,指引Lilin寻得天启。

她只是一件工具,是死不足惜的、可替代的奴仆。无论朋友们多么热情地接纳她、关照她,她知道,自己终究不属于他们的世界。或早或晚,告别的那一天终会不可阻挡地到来。

丽不是人类,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不是。她无法像人类那样理解自己的感情,亦无法像人类那样生育后代。不论努力让自己表现得与人类何等相像,她的肉体与灵魂,终究还是遍布着残缺。

她是第一适格者,是专为人类补完计划而生的人造人。名为绫波 丽的少女,并不具有正常人类应有的寿命。

(相信有的读者也许光是看到这里,就已经要犯《时光、奔流》PTSD了......——beiming)

在她十六岁的那一年,她的身体第一次出现了异样。那时候她开始莫名地昏厥,每当情绪波动时总会出现心率失常、呼吸紊乱的症状。一开始,大家只是把这当成了寻常的小病,相信只要好好休息、补充营养便一定可以康复。孩子们谁都没有意识到,在这异常症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残酷的真相。

也正是自那时起,她的健康情况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恶化。有时,就连上楼梯这样的小事也会让她恶心想吐,需要别人帮忙才能勉强做到。有时,即使是最轻微的磕碰也会让她流血不止,伤口久久不能愈合。有时,她会衰弱到连坐起身的力量都失去了,甚至光是躺着也会感到呼吸困难。当真嗣把一勺勺热汤送进她口中的时候,丽已经无法吞咽了,她的喉咙里火辣辣地疼,一点力气也用不上。清淡的汤汁顺着她的嘴角滑落,与眼角流下的温热液体汇成一道,打湿了她的床褥与衣衫。

她被送去NERV进行身体维护的次数,也开始直线上升。她看得出来,她的姐姐律子想要挽救她的生命,但无论如何努力,体检的结果终究还是一次次地恶化下去。律子一次又一次地送来各式各样的药片,她总说这是最新的研究成果,效果会比以前好得多。望着她脸上的黑眼圈和手臂上的指甲印,丽明白她最近一定又在熬夜了,或许她把整日整夜的时间都投入了研究中。丽觉得很对不起她,她想告诉律子不必再自我折磨了,毕竟,无论是她还是律子,都早已知晓了她自己的一生将会如何收场,律子不该为了无意义的事情而浪费自己的时间。只是,律子从来都不允许丽这样说,每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律子的脸上总是带着温暖的笑容,她会轻轻地摸摸丽的头,告诉她不要放弃。希望的火光,从未在律子的眼中熄灭过。

但丽明白,姐姐所做的一切注定只是徒劳,不会有任何意义。她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她只想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可无论是谁,都从未给予她想要的答案。

久而久之丽也就不再问了。她的脑海中,只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妈妈了。

妈妈现在在做什么?她为什么对自己避而不见?体检也好,治疗也好,陪在丽身边的从来只有律子,妈妈为什么不来呢?这种时候,她又会在哪里呢?

答案只有一个人知道,那就是直子自己。

她已经无颜去面对那位悲惨的少女了,一想到丽,她就觉得自己被负罪感压得喘不过气来。当丽来到NERV的时候,她并未现身,因为检查的结果,她就算不用看也能猜得出来。毕竟,那个少女本身便是她的造物,是她此生犯下的最沉重的罪孽。

所以,每当这种时候,她都会故意躲开那个少女。她只是把自己关在暗无天日的小小研究室中,一支接一支地吸着烟。没日没夜的研究早已让她形销骨立,红发的女人无力地趴倒在桌上,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轻轻地叹息。

可是丽并未知晓这一切,她只是觉得很失落。就算过了这么久、就算她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她终究............终究还是没能让妈妈喜欢上自己。

绫波 丽的设计寿命,只有短短的十四年。随着岁月的流逝,用以维持她形体的AT力场,早已锈蚀得千疮百孔。

就和她的心一样。

时至今日,支撑着她活下去的动力,就只剩下了一个。

那个黑发的少年。

只要一想到他,丽便觉得自己还能坚持得住;只是为了让他展露笑颜,自己也一定要顽强地活下去。正因如此,即使病痛缠身,即使死亡的脚步声已经清晰可闻,她却从未想过放弃。她坚持着走过了三年的中学生活,走过了高中的毕业典礼;甚至,就在不久之前、在她二十岁生日的那一天,她终于与真嗣一同走过了婚礼的红毯,真真正正地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明明光是活着就已是种痛苦,她却还是挣扎着活到了今天。

可是此时此刻,她知道这一切已经再也没有意义了。

道别的日子终将不可阻挡地降临。她明白的,当她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不是熟悉的卧室、而是那条幽静的冥河的时候,她就已经再也回不去了。

她没有挣扎也没有哭喊,只是任由自己的身体静静地漂荡。过往的记忆像走马灯一样在她的眼前闪过,其中的许多事她已经不再记得,但另一些则是记忆犹新,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丽无言地回忆着自己的往昔,情感的激流在她的心中奔涌,她捂住了嘴,悄悄地抽泣。

这就是死亡。如此的真实,又如此的壮阔。

/绫波......丽....../

一个声音低沉地说道。

不,不只是一个声音,是成千上万个声音。孩童的声音,少女的声音,中年人的声音,还有老者的声音。不同的声音汇聚成了一道,在虚无的空间里长久地回响。

丽眼前的幻象改变了。她看到了许许多多的自己。孩童时期的自己,少女时期的自己,中年时期的自己,还有老年时期的自己。

数不清的自己,正用相同的语气说着相同的话。就仿佛在她们之中,有着某种统一的存在。

“你......你是......”少女眼中尽是惊恐,“这里是哪里?你们到底是......?”

/这里......是逆世界....../

/我就是万物的本原....../

/是世界的起点哦~/   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女声音说。

/亦是......世界的终焉....../  一个苍老的声音说。

丽无助地捂上了耳朵,泪水决堤一般落下。然而,万物本原的话语,却依然在她的脑海中声声作响。

/她的愿望是什么?/

“我不想死......”她抽泣着呢喃道,“我想要活下去......”

/她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与我喜欢的男孩永远在一起......”她的声音低得就像是耳语。

/她的愿望是什么?/

“我想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因为......我还有很多很多梦想......”

丽再也说不下去了。她已经泣不成声,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于是,就在这时,周身的寒冷被驱散了。一双手臂环绕过她的身体,温暖而轻柔地将少女拥入怀中。

“丽,”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低语着,“不必害怕......”

这个声音,与之前的千百种声音都不一样。

丽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位与自己有着相同面容的存在。但是,她的头发却是栗黑色。

“是我哦。”碇 唯的幻影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淡淡地笑了,“所以,不必再害怕了。”

“为什么......会是您啊......”

“因为我一直在等你。”

“可是......您已经死去了,不是吗?”

“当然,”唯的幻影点了点头,“否则,你怎么会在这里见到我呢?”

丽迟疑了一下,还是失落地低下了头。

“我果然......已经死了啊......”少女喃喃着说道。

然而,唯的脸上却露出了标志性的、狡黠的笑容。

“身为赋予你生命的人,孩子,你觉得我会无情到这种程度吗?”

丽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您说什么......?”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丽。让你拥有全新的生命,这才是我与神明订立的契约。”

“您......您是说......?”丽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说,“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在你十一岁的那一年。”

(这里所说‘十一岁的那一年’,就是2012年真嗣与丽在开学典礼上做自我介绍、两人的羁绊从此开始的时候。——beiming)

“可是您为什么......您为什么要牺牲自己?”

“这不是牺牲,丽,这是赎罪。把你拖入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来,这本就是我的罪孽。我早就已经试过了各种各样的方法与手段来延长你的生命,但最后我才发现,唯有如此才是唯一的出路。丽,你要明白,身为真嗣的母亲,身为你的创造者,这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的事。我从来都不后悔。”

丽没有说什么,她静静地咬住了嘴唇,眼中满是自责与悲戚。与她相反的是,唯的脸上仍然带着温柔的笑容,她又一次将丽拥入了怀中。

“丽,你并不是工具,不是我的复制亦不是莉莉丝的容器,你是一个真正的人。这个世界已经不再需要我了,即使没有我,孩子们也依旧能幸福地活下去。这就足够了,我很满足。”

丽抽噎着,泪水再一次夺眶而出。“可是......可是啊......”

而唯则是静静地笑着,为她擦去了泪水。

“我的孩子,历经千般苦难,你将于此涅槃。”

唯低下头,在她的额上轻轻地一吻。“真嗣就拜托你了。”

丽闭上了眼睛,觉得鼻子又是一酸。

“嗯......”

“丽,也要记得对妈妈好一点。你的妈妈......其实,直子她一直都在爱着你。”

少女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咬着嘴唇,无言地点了点头。

“不要再哭了,快擦干眼泪吧。”唯在她的耳畔轻声说,“马上你就会回去了哦。”

“回去......您指的是......”

“傻孩子。”

唯淡淡地笑了。她最后一次拥抱了丽,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

“当然是回家。”
**********************************************

真嗣猛然惊醒了。卧室的门缝似乎透着淡淡的亮光,从客厅的方向,传来了微弱的声响。

然后他意识到了,他的身边已经空空如也。那个本该睡在这里的少女,早已消失无踪。

他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夺门而出。

“丽!”他惊惧交加地呼唤着重病缠身的少女,“你在哪里?丽......”

他看到了。那个站在客厅的镜子面前,认真打量着自己的蓝发少女。她仍穿着那身淡绿色的睡衣,那是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明日香送她的礼物。她的眼睛红彤彤的,脸上泪痕仍然尚未干涸。

“丽!你怎么可以起来,有需要的告诉我就好了呀!”真嗣急切地走上前来,一把拉起她的手朝着卧室走去,“你应该好好休息才是......”

“真嗣。”

这一拉,他却没能拉动蓝发的少女。她并没有自己预想的那么虚弱。

“丽......?”

带着一脸的疑惑,真嗣转过身来。

然后,他看到了少女脸上的笑容。温暖的、纯真的笑容。

“真嗣,我回来了。”她这样轻声说道。

真嗣愣了一下,但当看到她眼中那份宛如重生的光彩的时候,他立刻就明白了。

“丽!你竟然......你竟然......!”

他用力地抱紧了她,像是怕她会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一样,泪水止不住地落下。少女身体那柔软的触感,轻轻的呼吸声,还有平和而坚实的心跳,终于让他知道自己眼前的一切并非梦幻。

丽仰起头来,献上了一个深情的长吻。

她并没有说这一切背后的原因,真嗣亦没有去问。

“我现在,看上去漂亮吗?”

当缺氧的感觉迫使两人不得不分开的时候,丽一边喘着气一边问道。

“简直美丽到无以复加。”

“骗人。”丽依偎在他的胸膛,安心地闭上了眼睛,“明明连脸都哭花了呢......”

真嗣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他的手轻柔地拂过她的短发,将她紧紧地拥于怀中。

“我爱你,丽......”她听到了他轻声的呢喃。

“我也爱你。永远永远。”

丽与真嗣相拥在窗前,她的目光飘向了窗外,飘向了浩瀚无垠的夜空。一轮皓白的圆月高悬在天幕之上,璀璨的繁星闪烁着,向静谧的人世间播洒下点点清辉。

(不难发现,此前在book 1、book 2中孩子们几次看月亮,看到的都是残月(例如‘四分之三的下弦月’什么的)。到了这里,真嗣与丽终于看到了一轮完整的圆月。这其中是否有着象征的意味呢?(譬如说,丽残缺的生命终于得以补完?也许是这样吧.......)——beiming)

她想起了在逆世界见到的人们,那千千万万的她自己。她们会来自怎样的世界?在那形形色色的世界中,第三次冲击是否被阻止?属于人类的文明,是否得以存续?

生命,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丽不知道答案。即使收获了新生,她仍然不甚明白那所谓生命的意义。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好着急的,因为她将有一辈子的时间去感受、去思考。

来日方长,她可以与自己深爱的男孩一起,用一生去体悟幸福的真谛。

亚当说过:只有这个世界的造物,真真正正地获得了生命。

也许他是对的。不,他一定是对的。

历尽千山,漂洋过海,我终于踏入了有你的世界。不可知的未来即将在我眼前展开,那种名为生命的奇迹正在呼唤着我,闪烁出灿烂的光芒。

(全文完。)
**********************************************

作者的结语:七年,三本书,143835字。开始写作的时候,我并不敢抱有这样的野心。我只是很好奇,如果碇 唯活了下来,整个故事又会有怎样的不同。故事之初,《The Difference of a Life》中的 a Life 指的就是碇 唯,然而到了结尾的时候,Life的含义被拓广到了全人类的存续。真嗣与丽的新生,其实对应的也是全人类的新生。

感谢我的支持者们,谢谢你们的鼓励与批评。你们的存在就是我写作的动力,也是我丈量自己写作能力的标尺。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一定无法坚持写完这部作品。

我会继续写下去,继续读下去,继续为我所热爱的事奉献下去。

(这篇译文的字数何止十四万,翻了将近一倍呢.......——beiming)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