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新世纪福音战士·之後的世界 (6) by: kiwi

2001年03月20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38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749 views 次

Chapter:6

可能已经有人看过了,作者是台湾的KIWI,全篇已经完成。我已经取得过原作者的转载授权。若要转载请与原作者联系。
-------------------------------------------------------

新世纪福音战士

之后的世界6

每一次每一次的感动…………都传到我的心底,她为什么这样地爱我,而我都没有早点知道呢?看着她穿起衣服,是我们第一次遇见时那件淡绿色的洋装…………我都快忘了………

「我在沙滩上醒来之前,做了一个梦。那是你,我的周遭,都是你的味道。你的孤独、疑惑、不安,我都可以感觉到。因为我也曾有和你一样的心情,和你一样孤独。直到自己发现自己的心之后,我也看到了你-----原来你的心,你想的,是这样的东西。都怪我吧!没有好了解你、关心你,不知道原来我在你的心中是这样子的。也许是因为以前的我,太胡闹、不成熟,而在你的心里,有一部份是对我有敌意的。甚至想要杀死我!」

现在的你不一样了啊,我从来没看过这么温柔的你,说不定,这才是我最希望你的样子。

(对呀!一切都只是心里的希望而已。)

什么!?

我的眼前忽然一片黑,仿佛消失在无止尽的空间里一样………

*****************
「真嗣!!真嗣!!」

「呜呜呜呜…………我………」

「哇啊!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我…我好害怕……不知道要怎么办……」

「喔喔喔------」天!我的头!

我疑惑地看着她,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从刚刚的梦……对!刚刚的那个怪梦,还有现在是何年何月何日,我想马上知道。但是一阵阵的剧痛和炼狱般的热度,叫我快喘不过气来。

「明…日…香……我在哪里……?」

「你先不要说话,我解释给你听。」她一边拿着湿毛巾,「你呀!因为伤口发炎,所以发高烧倒了下去。」

「我…………」原来没死呀!?

「你昏睡了一天耶!还好我赶紧把你拖到药局来,赶快替你做紧急处理,换药啊,吃消炎药啊,灌水呀;要不然,你现在早就变成白痴了!」

「真的……谢谢你………,要不然……我可能就死了………」

「啥?你有没有搞错?也不过是39度的高烧,怎么可能要你的命?别傻了!你给我好好休息,我去找吃的。」

看着她比之前有精神多了,我似乎不必再担忧了。倒是我自己,还有刚刚那个梦……那个想起来会毛骨悚然的梦………我完全没有办法理解,其中的含意。而且很奇怪的是竟然记得清清楚楚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情境。是我自己的心,要告诉我自己什么吗?不知道……………头好痛呀………。

(我爱你,真嗣!)

(我想抱你……好想……呜…呜…呜……………)

(在天上要完完全全爱我一个人,好不好?)

除了震惊和悲伤之外,我第一次感觉到这种感觉,那种可以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去做任何事,那种心跳,那种想紧紧拥抱在一起。那些感觉,深刻地不像是梦,清晰地不像是虚幻,就这样在我心里一直低回。头……也还是很痛………。

我躺在这,明日香在不远处,我是要把我刚刚的梦告诉她呢?还是就此下去?

(看你自己吧!)

我不知道………嗯………头……好痛!

Episode 9 天空、大地、家

「真嗣!!」

「嗯?」

「烧退了。」

「真的?太好了!」

经过一番休息和跟伤口的缠斗,我已经渐渐有起色。但是,还是要一番调养才可以;在这个小小的药局里,实在没什么可以用的药。不过,我有明日香在身边,应该是很快就好了吧?!

「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伤,还惹了这么多麻烦,我真是……………」我还是不经意地自责。

「什么不是什么大伤?为了挡那突然的一下,而且是一个怪物的一下,我就不信你不会怎样!」明日香似乎很不以为然,把头撇了过去。

「虽然这样说,但是只要你没事就可以了。」

「笨蛋…………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恨不得……恨不得代替你来受这个伤………」她面色凝重,欲言又止。

我并没有应答,只是望着她。但是,我看见了和那时一样的东西。

是泪。

她哭了。

虽然是真实世界,起先我还是有一股不知怎样的感觉。没有激动的啜泣,没有嚎啕大哭,只是一滴晶莹的泪,从她的脸颊上流了下来。她的头低低,似乎还有倔强的表情。我顿时发现,她就是她,不管到什么地方,这种倔强的神情、不认输的心态,还是不变。这就是为什么我会一直希望他是一个温柔又娴淑的的大女生,就是这种样子,有时会令人喘不过气来。但是,如果今天没有她的不认输,我倒下去了却慌乱无章的话,我就不会安安稳稳地躺在这了。

我举起手,轻轻地拭去她的泪。

她颤抖了一下,然后就赶快站起来说:「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哭的………」

明日香转过身去,正准备要离开。

「没关系………」我站起身,从后面紧紧地抱住她。

「真…………!」她又抖了一下,带着一丝丝的震惊。

「什么都……不要再说了。我会陪着你的,不要再压抑自己的心情了。」

「呜…呜…呜-----谢…谢…你………」

她哭出声,而且是真正地哭了。我并不觉得这对她而言是一件多么不应该的事,我希望我也可以是她的依靠,她的助力。因为,她是多么用心照顾我,我应该做一点回报她的事。她很坚强,从来都不会向困难、阻力低头。我也发现,为什么我的梦里,她像是我想的一样……因为我自己的懦弱,影响了她在我心里应有的印象。

这些想法在一瞬间冲过我的脑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可以记起来一一地想。她在我怀里哭了半饷,时而啜泣,时而深深地叹气;像是把她这一个礼拜来的辛劳、苦衷,完全倾诉给我听一样。看着她哭,不知不觉我眼眶也湿了。

隔天,我稍微可以行走较远后,我们就从药局搬到一间旅馆去住。

*********************
就这样,我们在这里住了有一个礼拜,因为不愁吃、不愁穿,生活很快就有了安定的感觉。背上的伤,也由于她的细心照顾,真的好的很快!除了我没有告诉她我的梦以外,我们还是一样,天天都有吵不完的架。我们一起逛街「拿」衣服,一起「拿」录像带看,一起吃垃圾食物……………。

生活,大概就是这样吧?不过,我其实还是想回到自己真正的家。礼拜三,我们一起在山坡上在吃便利餐的时候,我提出了这个问题。

「喂………我在想呀………」

「什么?你又想要吃什么了?」

「不………不是啦!」

「干嘛?还是吃这种东西吃到烦了?」明日香斜了我一眼。

「其实………也有一点。我是在想,我们真的要一直住在这吗?」

「嗯………我倒没想过…………」

「然后呢?」

「…………我不知道…………」她似乎没有头绪。

唉!果真被我料中。

「我说呀……我想回到第三新东京市去。」

「嗯?为什么?」

「因为那里有很多回忆,尤其是在遇见大家之后………所以我想回去。况且我们不能一直待在这个地方,不是吗?」

「没错,我也想回去了。只不过,不知道回不回的去……」明日香摆了一个沉思的表情。

「为什么?」

「我………一想到很多事情,就会再想起大家来,然后就会很难过,会想见他们。」

微风拂来,让在沉思的她发丝轻扬。我笑了,看着她,拍拍她的肩膀:「没事的,他们一直活在我们的心中,不是吗?」

「嗯!对呀!」她用力点点头,回给我一个甜美的笑容。

*******************
看着便利商店「7-11」的招牌,我想大概快被我们拆了。一个礼拜的三餐,几乎都是在这里解决的,况且还有晚上看录像带时吃的零食,加起来可要不少钱!只不过,哈哈!「没有人」可以管的了我们了,说自由倒真自由,但是,也多了一股惆怅感。明日香还是一如往常,在架子间游走,东西几乎都是她在拿的。

「真嗣,要不要吃豆干?」

「喔……好……好」我已经没有话可以说了。

车子里堆起来的零食,还有饮料,我很怀疑伤口复原所需的营养从哪里来的?唉!说来话常,今天是待在这的最后一天,所以她才要大吃特吃。我刚才去找了一辆手推车,干脆用推的回旅馆,真嚣张啊!

「等一下,还有录像带!」经过录像带店,她又要「租」几卷了。

「干嘛拿那么多?上次的又没看完!」

「啊--没关系嘛!又不会怎样。」

无奈!只能耸肩而已………

回到旅馆,看见她很神秘兮兮地拿走一小袋东西。我进去她的房间,想试着偷看,果真被轰出来。

「干嘛!?不是跟你讲女生的房间不能进出吗?」她双手插腰,老样子。

「没有啦!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拿了什么。」

「不-----告诉你。」

「小气………」

她的房间里散发一种仓库的感觉,我真怀疑她怎么在那里住一个礼拜的?相较之下,我的房间就干净多了。不过,我们离开前我还是会去收拾,真是没办法啊!总不能摆着吧?毕竟是「以前」有人住在这,应该做一点事的。

******************
「啊啊---我没醉我没醉我没醉……………」

吓!那……那是什么声音啊?害我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好好的清梦也被吵醒,真是的!一定又是明日香在发疯,这就叫做最后一天的狂欢吗?

「你干嘛啊?」我用力地把门打开,看到了令我晕眩的景象。

「啊啊啊………小真嗣………我……没在干嘛啊???」她只穿著一条内裤,在床上摇晃着手里的酒瓶。

「我的天啊…………你会喝酒!!」我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只是感到无奈而已。

「啊啊啊………你怎么………变三个了啊????」她抖了一下,「嗝!」然后什么香蕉芭乐的东西就从嘴里吐了出来………

我以第一时间的速度冲过去,接住从床上掉下来的她。当然,那些东西喷了我一身,害我也差点反胃。我赶快抓住她,让她把剩下的东西吐出来。

「恶恶恶恶恶------」

恐怖的酒臭味充满了整个房间,还有这个像被台风扫过的房间,实在不敢领教。她吐得相当多,应该是吃了不少东西再喝到酒醉的。一阵又一阵,她似乎吐到快没力了,马上就瘫了下来。

「呜………呜呜呜………好痛………」

「哪里痛,是胃吗?」我扶正她,握紧她的手。

「我不知道…………」

「等一下!」我放下她,赶快去打一盆水。

「真嗣………你去………哪……?」

「我去弄水。」

「记得………帮我………带酒回……来………」

我进了浴室,拿起脸盆开始装水。发现浴室里的镜子,从来都没有这么明亮过。我一边装水,一边看着自己………竟觉得一股感慨。我好象瘦了,是因为受的伤吗?我并没有继续想下去,赶快拿着就冲了出去。

「明日香!喂!」我跪了下来,摇了摇她。

「………………………」她好象已经睡着了。

「真是的…………」

我轻轻地擦去她身上的秽物,虽然她没穿衣服,但我觉得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全身通红,一阵阵的酒味和酸味袭来;尽管如此,我憋了气,照样仔细而小心地擦拭。她睡着了,还不时说一奇奇怪怪的梦话,吓到了我几次。

「嘿咻----」我将她搬到床上,拿了件被子给她盖。

东弄弄西弄弄,发现很快就已经九点了。我已经大略地将她的房间整里的跟原来一样,还为她整理了要带走的,包括一些生活用品和书、上街「买」的东西。总觉得自己很像是她的先生………不不,应该是太太吧?她则是那个喝醉酒晚归的先生。看了看明日香熟睡的脸庞,我不禁浮出笑容,是一种很自然的笑,我自己也觉得很奇怪。环顾四周,和窗外的黑夜,心中不知不觉地感到悲伤………我为什么会感到如此呢?是因为离家远了吗?还是因为要回到自己的家?就像明日香一样,会想起美里姐、想起零,还有好多好多人………

「啊啊啊啊………真嗣……你……好坏…………」明日香又在乱叫了。

天啊!她到底是在做什么梦啊?

********************
「啊啊啊啊啊啊-------!」

「吓!」我又被这种高分贝的噪音惊醒了,接着是耳朵一阵剧痛。

「你…你…你…你………我…我…我…我…………」明日香一脸惊恐,指着我说不出话来。

「干干干……嘛?发生了什么事了?」我揉揉眼睛,有点想笑。

「昨……昨天,你在我房间里?」

「对呀!」

「然后,今天早上,我没穿衣服,而你睡在我旁边?」

「对呀!」

「对?你----还敢说!」

「我又没做什么,你先不要激动嘛!」

「我被你………天啊!怎么这么快,我还没有心理准备呀!」

「………………」越说越离谱了。

「看你怎么负责---!你这个大变态-----!」

「只不过睡一觉而已嘛!有那么严重吗?」她已经歇斯底里了,发疯似地抓着头发。

她喘了一口气,继续乱叫。

「我竟然想要你这个白痴负责?你还不懂吗?我跟你----」

「然后呢?」

「上床---」

「睡觉啊!」难不成有别的?

「做爱呀----!」

她讲完这一句话,马上就满脸通红。

「咦?不会吧?」我并没有丧失理智呀!

「天啊---!看老娘不找一只西瓜刀把你阉了---!」

这就是宿醉症候群吧,她变的特别激动,连措辞都不一样了。

「对……不起嘛!不要激动啦!」我起身倒了一杯水,「不要生气,喝口水。」

咕噜咕噜---

「嗝---」她三口做两口把水喝完,打了一个嗝,「嗯?怎么有酒味?」

「啊!我才要说呢!妳……………」

「不用解释了,用酒把我灌昏了,再趁机下手的对不对?你这个大色狼大变态,我一没有抵抗力就惨遭你的毒手了!你叫我以后怎么见人?」

「我…我…我…哪有?我只是………」她疯了!

「对呀!只是用你的○○把我╳╳了再☆☆,对不对!?」

「什么╳╳○○的?难道你宿醉到神智不清啦?」

「我就知道你趁我醉倒的时候………」

「对!帮你擦擦身体之后,再搬到床上去,然后我清理了一下,就觉得很累,睡在你的床上而已呀!」

房间的吵杂,终于停止了几秒钟。

「……………咦?怎么会?」

「真的啊!」

「你不会骗我吧?」

「不……不会啦!」哪敢啊!?

「真的?难以置信………」

「真的真的!相信我。」我转过身去。

「看样子不可靠嘛!」

「不会啦!我………」 「啊--!」

碰!

这是……什么呀?怎么有两团东西压在我脸上…………

「喔---痛死了………笨蛋真嗣…………」

「呜--呜---!!!」是什么呀!?我没办法张嘴呼吸呀!

等到它离开后,真是令我大吃一惊。是明日香的胸部………

而且,她正坐在我的………上面,我觉得有一股相当大的压迫感,很痛!就这样,我俩注视了几秒。

「啊啊啊啊啊啊-------!」

啪!

「笨蛋真嗣,大混蛋大色狼○╳☆△※…………」

………好衰喔!我的脸痛死了!她飞也似地向外冲,根本不留一点辩解的机会给我。

「唉!怎么会这样?」对呀!我还很好心地帮她整理房间耶,竟然挨一个巴掌!

我拿了她的内衣和上衣、裤子,走出房间。她整个人缩在沙发边,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实在不敢说一句话,连发出一点声音都没有,就这样把衣服放在一旁,我想她应该看到了吧!我静悄悄地回去我的房间,整理我的东西;我一边弄一边想:为什么会这样呢?实在有很多误会,但是我并不觉得我在她心情超差的时候可以跟她说些什么,况且,今天又发生了那样的事………。原本是一片好意,竟变成不怀好心的事,我不知道我自己是在干嘛。我很感谢她,她为了我的伤而细心地照顾,但并不表示她可以对我这样。

我坐在房间里,面对着窗外,向下俯视。灰蓝的天空,正在诉说着我的心情吗?这样的一个早晨,这样的一个误会,我有点不能接受。我们的关系,到底是怎样呢?

(真是暧昧不明呀!)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但是,我不知道如何去突破这样的状况呀?跟她起了冲突,也没办法做到什么了。

(说清楚呀!)

好象没有那么简单吧?我……没有勇气跟她说明白。

(那就继续在这自怨自艾吧!)

…………不对!我不能这样下去!再这样下去,不知道会不会比现在惨?况且,我必须去做我该做的,说我该说的,让她知道我在想什么。要不然,我们会越来越糟的!

(说的好!那就去做吧!)

好!

砰!(关门)

****************
嗯嗯!真嗣长大了嘛!

对呀!我总算没有白告诉他。

但是,总觉得有一点对不起他们。

嗯……这样整他们……

不过没关系啦!小真可以撑的住的。

对呀!他越来越勇敢了。

那……我们可以回天上去了吧?加持?

干嘛?不再多观察一下?一点都不像个监护人。

因为……人家想要……那个嘛!

真是的,死了还是这样…………

****************
咚咚咚!

「明……明日香!」

「………………」

「你……还在生气吗?」

「………………」

「对……对不起………」

「………………」

「我……爱……你。」

「……………!!」

「虽然很多都是误会,但是请你相信我。」

「………真嗣……」

「我发现了很多东西,包括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你……」

「我不会后悔,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唯一的………最爱的明日香。」

喀啦

她开了门冲了出来,我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她泪流满面,叫着我的名字。

「真嗣-----!」

然后我温柔地拨开她柔顺的秀发。

「我好爱你。」

她惊惶又开心的眼神,原来是这么地令人感到舒服。

「我……也好爱你。」

我们的唇轻轻地吻在一起,剎那的电流,从唇间扩散开来,一直蔓延到全身。我吻了她,不同于第一次的是,我不用憋气。

相拥的那一刻,我觉得好多大石头都卸了下来,她吻我的那一刻,我的心感到许许多多的温暖。我现在只有她了,对!真的只有她了。我知道她也是很爱我,也是很需要我;因为,我相信跟那个梦差不多。现在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我会朝着对的那一条路而走的,我会做我该做的事的。吻了好久好久,我觉得时间似乎停止了。她洗过澡,柔细的发丝,香香柔柔的感觉,让我想要就这样待在这里,死在这里也没关系。果真,现实还是美好的,就算会互相伤害,又如何呢?开出来的花、结出来的果实,更香更美。

我轻轻地搂着她,她的腰实在好细,穿著短袖的她,可以让我直接触到滑嫩的肌肤。我以前如果敢这么做,早就被拆了。她趴在我的胸前已经好久了,在享受着那一股温存,我的胸口可以感觉到她的心跳,还有她的体温。她的心,全依赖在我这边,有这种转变实在令人吃惊啊!我想在天上的大家,如果看到,一定很惊讶吧?对于我自己会成为明日香的依靠,也是有一点感慨。

「我一直喜欢你好久了………我到现在才知道。」她看着我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

「喔?真的?」

「其实,每一次你帮助我,救了我的命,我都好感动。像那时候在火山口………」

「嗯!只有我可以救妳啊!」

「把自己的墙筑得太高,会遮住自己的视线,进而无法相信别人,只好相信自己。」

「那……现在呢?」

「墙……」她慢慢踱步到窗旁,回眸一笑,「被你拆了!」

「嗯?我?」我也跟着过去。

「对!现在,我不仅可以看到人给我的,连自己缺的都可以看见了。」

「我从来都没想到我可以拆掉你所谓的……墙。」我站在她背后,搂着她的肩,闻着她的发香。

忽然有一个念头,想和她一起洗澡………不!不!不可以有这种念头,会遭天谴的!

「真嗣………」她回过头来。

「嗯?怎么啦?」

「这一切好象作梦一样。」

「不是梦……只要我们在一起。」我坚定地看着她。

「嗯…………」

再一次的拥吻,深深的吻,紧紧的拥抱………

**************************
「真嗣,要激活了哟!」

「好,我安全带已经绑好了。」

「OK!出发!」

咻咻咻咻咻---

随着螺旋桨的声音,我们就要里开此地。横越过北部的大山,沿着山的东侧走。明日香很有自信地说,那样子一定可以到家的附近的。我还是想买一张地图比较保险,却…………

「你要买地图?」她一副惊讶的眼神,好象我说这种话很奇怪一样。

「对呀!万一走错路要怎么办?」

「我会走错路吗?你是看不起我啰?」

「啊啊……没……没有啦……」

「还是质疑我的能力不足!?」

「我……哪敢啊?」不……不要用鼻孔瞪我嘛!

「那就给我殿殿!!」

不过也放心了一阵子,至少,很多事情都还算正常,尤其是她的性格。那个样子,还是我最熟悉且最习惯的时候,不能说我是被虐待狂吧!只能算是我「很习惯」而已。如果不这样,我在她面前就不像是我,她就不像是她了。这就是我们,不管谁认为怎样,我心中的我们就应该是这样子。

******************
过了好几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到了。中途虽然有在其它地方休息,但是最多就是半小时而已。

「你好象很急嘛!?怎么待一下就走了?」

「难不成要待一天还是一礼拜?当然就是赶快走啊!笨!」

「可是………有急到连东西都要边开直升机边吃吗?」

「这个………」她的眼神闪过一丝的忧愁,「没有啦没有啦!我真的只是想快一点而已。」

「喔………」没办法。

已经可以看到第三新东京市外面的山;那被映的火红的三个大湖,黄昏的景色,就像是我刚来的这不久的时候。

「我还记得好久以前,和你还有凌波在草地上的时候………」 (请参照11话)

「怎么了?我还记得呀。」

「忽然,还想象那天晚上一样在那草地上躺着。」

「那天晚上呀……嗯!我也想」

直升机缓缓地向前飞,过了山之后,却有着意想不到的景象……………

「哇啊啊啊啊----!!!!」明日香和我同时发出叫声。

「第第…第……三………」明日香一脸错愕。

「不见了!?」

************************
大家好!

偶是Kiwi啦!看看从上次发布到现在的时间,搞不好有一个多月了咧!唉……实在没办法啊!接近学期末,总是会比较忙。尤其是我的数学………快被当掉了!所以我只能暂时先放下这里。

Kiwi要在八月初开homepage喔,还希望大家来捧场ㄋㄟ!此外,我也有一个小说区,所以我也希望各位同好们也能帮帮我的忙,我也希望我的小说区也能像小说补完计画和终末的镇魂歌那些大站那么丰富。当然我也会整理一些东西供大家来看的,像是人物设定方面还有音乐方面。当然还是谢谢大家的支持啦!

----Kiwi

07/04

mailto:tao77@giga.net.tw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