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Living in the dream(10) by: 落雨

2005年04月0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170字 ⁄ 字号 Living in the dream(10) by: 落雨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51 views 次

Living in the dream
Chapter 2:the valne of hope
第三话:变故
在一个四十年代的日式小楼里,四个男人正在零乱的家中翻找着什么,本来就是歪歪斜斜摆在书架上的书被丢得满地都是,卷曲着躺在那儿。屋子里沉闷闷的,灰尘在空气中飘舞着,把那灰蒙蒙的玻璃透过的微弱的光反射到屋子的各个角落。
“找到了!”一个穿黑色制服的男人,用袖口擦了擦满头的大汗,把一个积着厚厚灰尘的长方形盒子递给了身边一位白花的老人,老人的手颤抖着接过了那个盒子,还险些把它摔在地上,另两个男人住了手,使劲甩了甩累得麻木的胳膊,同样是满脸豆大的汗珠,看着那白花的老人,一行热泪顺着那起皱的脸上滑落在盒子上,嘴角却挂着笑容,老人干巴的嘴唇动了动,“好久不见了呢,唯……”
那厚重的铁门关上了,锁住了不仅仅是那破旧的屋子,还有那失去的记忆……
……
次日。碇宅。
碇元道坐在家中的椅子上,左手扶着把手,右手翻看着放在腿上一份白皮的文件,脸上混杂着无法辨别的神情,或是一份喜悦,或是一份悲伤,冬月习惯性地站在他旁边,那双粗糙的手在昨天翻出的盒子表面摸索着,盒子的灰尘已经被抹掉了,干干净净,宛如新的一样,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木头盒子。可里面也许装着不寻常的东西。
“两年了……”这位前NERV的司令扶了扶眼镜,乌黑的镜片后面是谁也看不透的深邃的眼睛。
“她的东西你可没完全烧光哦。”冬月摇了摇盒子,里面发出低沉的撞击声。
“……”碇元道从冬月手中夺过盒子,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只有一个漂亮的纯木象框躺在里面,他对着光晃了晃,在对面的墙上映出一块明亮的光斑,在屋子洒下一片金黄。照片上的唯还是笑得那么美,那么灿烂,好像时间还停留在那个春天,摇荡的季节。但愿一切都没有发生,她是老样子,碇元道呆呆的望着那张唯生前的照片,望了好久好久,似乎一起了从前的那段快乐的日子。
“她还那么年轻呢。”
“……”
“怎么了?”碇元道把照片放进了拉开的抽屉里,使劲关上了它。原本放在腿上白皮文件滑落在地上,沙沙的响了一声。
“……我想让唯回来。”碇元道的嘴角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笑容。
风呼呼的在外面吹着,打着玻璃咔咔的响着,却无法刮进屋里来。
老人手指颤动了一下,“难道……”语气中不免几分惊异。
“没错,就是这个。”碇元道使劲弹了弹腿上那张写满密密麻麻小字的纸。
“……”
“阿唯,我们马上就要见面了……”
……
明媚的阳光洒在大地上,有意无意似的,带着几分徘徊,几分依恋,落叶一闪,像金色的音符,有时光的湖波上点醒了秋的乐章,火红的枫叶迎着晨曦中微醒的蓝天,金黄的阳光射在上面,把它照得更美了,似如诗篇一般。
真治拎着被明日香装得满满的购物筐,艰难的向前的挎着步子,“喂,你是白痴啊,这么点儿东西都拎不动。”明日香看着真治吃力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走,我们去结帐吧。”真治满口答应。
两人走到收银台前,收银员目无表情的机械的把一个个商品放进购物袋,塑料袋被她摇得沙沙的响。
“那个是你们老板?”明日香可不像一大早挺好的心情被一个板着脸的收银员搞坏,故意和她搭话。
“嗯……那个混蛋,满脑子都是钱。”收银员小姐的脸绷紧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松开了。“总共9300日元。”明日香把手插进真治兜里,掏出一卷钞票,点出了9300元给了收银员。“再陪我去买些衣服。”明日香用命令的口吻说道。“家里有呀,还要那么多干吗?”“算了……太没生活情趣了,你再走的时候不是答应美里要照顾我吗?”明日香支起了腰,好像审问犯人一样。
“话是这么说……”真治支支吾吾。回想起来,他当时好像是这么说的。“陪我去那边的市场看看吧,这总行吧。”说罢,明日香抓起塑料袋,拉着真治,向外跑出,室外的空气果然很清新,要比那便利店里得满屋子烟气要好得多。
真治停住了脚步,向后望了望,“喂,怎么了?”明日香很奇怪真治突然停下来,“你刚刚看没看到门口那个男孩,好像是……”“谁?”“绫波的哥哥……”明日香透过玻璃向里望了望,和刚刚看到的,没有什么两样,那有什么绫波的哥哥,晃过的只是太阳照在上面的反光,好象是一面镜子,“哪里有?”明日香嘲讽道,“他怎么会到这里来,他在北海道呢,白痴。”真治低头想了一下,“是啊……他怎么会来这里。”若有所思地离开了。
市场里的东西很多,多是蔬菜和水果,小贩们叫卖声一浪高过一浪,“还买菜吗?”明日香捅了捅身边的真治,而真治正低头想着什么,“啊……不用了吧。”“嗯?为什么?”“买回来,……我又得去做饭……”这句话似乎提醒了明日香,立刻变成了一脸淘气的笑容,“生命在于运动嘛。”风吹过身边,带起了她的头发,如天上那缥缈的云,向后扬去。“那你老不运动不就成老太婆啦……哈……”“别跑!”市场里荡漾着两个年轻开心的笑声。
摆摊的几位大叔相视一笑,小声感叹道“还是年轻人好。”好像又回到他们青春萌发的世界……
跑出很远了,不知不觉中已身处一个公园,鸟儿在树间快乐的叫着,这里没有公寓下那大片的火红的枫叶,只是那光秃秃的枝干和那踏上去沙沙作响的落叶,枯黄的叶散布在地上,仿佛婴儿的温床。
“抓到你了,别想跑!”明日香从后面抱住了气喘吁吁的真治,淘气的笑者。“实在跑不动了……”“我来拿吧。”明日香夺过真治手中拎着的沉甸甸的塑料袋,“怎么这么沉呀。”说着倒轻松,可塑料袋一到手里就变了样,明日香咬着牙坚持着,似乎在拎一座大山一般,也许这位大小姐从来都没干过这种活吧,真治则在一旁侧着头偷偷的笑着。
公园的空气明显要清新得多,混入一种特有的香气,一群小孩子在草坪上嬉闹着,不时发出天真的笑声。
两个人找了个寂静的地方坐了下来,享受着着清凉的风,和晨特有的宁静,草有些枯草,坐上去软软的。天蓝、云淡、繁花不在,可多了一份温馨。公园的景色真的好美,前面是大片的草地,嫩黄的,不时有几棵大树秃秃的散在各处,天上放着风筝,各式各样的,自有的在那里飞翔着。
后面有一座山,大概长满的是松树吧……密密麻麻的,黑压压一片,给人一种沉闷的气息,虽然清晨公园里的人并不算少,可却没人走上山或走下来,索性就不去看它好了。
身边放着几瓶明日香拉开的可乐,而现在她却拿着个汉堡,大口大口的吞着,没有了平日的样,一般人可是看不到这样的情景的,对外人看来,明日香只是一个华丽、美丽而又遥不可及的人,明日香也不想破坏自己的形象。也许由于昨天火车上的奔波,真的让人太疲倦了。
晨光照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把光明送给地球上的所有生命。
“喂,明日香……”
“干吗?”明日香把那瓶里剩下的可乐一饮而尽。
“好久没听你讲德国故事了呢。”真治不知从哪找来一根树枝,在地上胡乱画着。
“嗯……从昨天学校门口那段开始吧……”
明日香讲得很投入,大概这是每天她最想做的事了,真治只是坐在那里,不时点点头,傻傻的笑着……
……
公寓下,一阵刺耳的刹车声,一辆黑车停在了便利店门口,扬起了漫天的灰尘,几个穿黑色西服的人下了车,其中一个还拿了支子弹已经上膛的手枪,他们径直进了便利店。路人见后纷纷躲避,一股不祥的阴云笼罩了原来平静的城市。
玻璃门被粗暴的推开了,大胡子不免闪过一丝惊讶,但脸上很快恢复了平静,眼前的这几位不速之客可不是好惹的主,他正想着如何把他们打发走。
眼镜男用余光给胖子使了个眼色,胖子马上心领神会的领着渚薰躲到了后门,这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至少只有三个人知道这个地方,门后就是仓库,胖子推开了门,把诸薰拉了进去。
“几位贵客想买点儿什么?”大胡子迎了过去,强装作一脸笑容。其中那个黑衣男人晃了晃那冰冷的枪,枪口散着惨白的光芒。另一个男人从大衣兜里掏出了一个证件之类的东西,给大胡子看了看,“唔,NERV保安课的。”大胡子故意把音调升高了一度,带有些嘲讽的口气说:“NERV开始对付平民了?”他斜过头看了看眼镜男,眼镜男正看着他,又看了看那群男人,把刚刚扔在地上的烟用脚使劲踩了踩,直到再也看不到火星,只剩下一块灰烬为止。
黑衣男人们中有个像管事样子的人向前跨了一步,眼睛仔细审视着四周,似乎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角落,很显然,他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你们最近有人搬过来住吗?”黑衣男人生硬的问道,大胡子又看了看眼镜男,发现他只是倚着墙,朝这边看着,“有两个,昨天刚过来。”
“是一男一女吗?”男人们互相对视了一下,嘴角动了动。
“……对……”大胡子刚应了一下,就被用枪指住了头,他可以感受到这群特工特有的杀气。“带我们去。”剩下的三个男人纷纷从口袋里拿出了枪,上了膛,咔咔的响着。一场战争似乎将要爆发,又有一把枪指向了眼镜男,眼镜男正如这群男人想象中的一样,并没有跪地求饶,而是扶了一下眼镜,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漂亮的手机,在上面按着什么,“木田川一先生,对吧?”男人开口了,眼镜男抬头看看他,两人对视了许久,谁也没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我们调查过你的档案,知道你在这片也是有点势力的人,希望你不要与我们作对,这让我们很难做。”
眼镜男想了一下,又瞄了一下另几个男人,“好吧。”他把手机又放回到兜里,“带他们去看看吧。”然后重重的咳嗽了一下,几个男人也同时放下了枪,屋里的一切都松了口气。大胡子带他们出了门,进了公寓。
店里的角落躲着几个受惊的顾客,他们顾不得继续享受购物的乐趣,大气不敢出一声,溜出了便利店,而有几个胆子大的,又重新拎起了筐,往里装着东西。
“咚”,从不远处传来公寓铁门被使劲关上的响声,“阿薰,可以出来了。”
银发少年跟着胖子走了出来,朝橱窗外望了望,手习惯性地插在兜里,“你们仓库的味可不太好问哦。”三人开心的一笑,刚刚脸上紧绷的肌肉顿时舒展开来。
“这下对不起昨天来的那一对儿啦……”眼镜男叹了口气,他心里明白,即便自己在有势力,也不足以跟NERV对着干的。
“昨天……难道……?”诸薰似乎想到了什么。
“啊,两个有钱的主……怎么了?”眼镜男察觉到诸薰的不安,关切地问。
“有钱……不是他们……哦没事,只是像我从前的朋友。”
“没事就好。”眼镜男平时挺喜欢眼前的这个小子,又觉得他不大,却身处异乡,和自己经历挺像的,便也多加照顾,两人便很快便熟了起来。
“能帮我个忙吗?”
“太见外了,说,我能办到的在所不辞。”眼镜男很爽快。
“明天赶他们走。”诸薰表情变得生硬起来,收回了刚刚的笑容。
“……”
胖子插了一句,“对了,阿薰,你是惹了麻烦才来这儿的吧?”
“……”
“那今后要小心一点啊,那群人可能已经找到这儿了。”
“嗯……谢谢。”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