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Living in the dream(1) by: 落雨

2005年04月0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058字 ⁄ 字号 Living in the dream(1) by: 落雨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77 views 次

Chapter1:Angelical smiles
第一话:雨天
七月的雨依然在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在这个梅雨季节里,那晶莹的雨滴,洗净了天空,洗净了土地,洗净了人们的心灵。樱花在路边静静地开着,欲滴的粉红,迷人的香气。
天空中永远乌着,并一直乌下去。躺在床上,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床的柔软。耳机里传出了动人的旋律,尽管它们已经在熟悉不过了。
真治望了望立在窗边的大提琴,深深的叹了口气。那已经是他精神的寄托了,无论何时,他都会用音符表达自己的心理。
真治拿起了大提琴的弓子,在眼前比划了几下,没有熟悉的声音传来,只有满屋子潮湿的空气……
第三东京市国立初中大剧院。
明天将在这里举行一年一度的音乐会……
2015年7月28日,今天又是一个雨天。雨已经连续下了五天,大街上空荡荡的,没有人愿意出来自虐。似乎所有人都恨透了这场雨,是它,剥夺了人们享受夏日的权利。
屋外的电话响了,大概又是今天有雨无法去的推辞吧,索性就不去接听了,这种事交给美里办是最合适的,她本来就属于那种接线员的类型。不来就不来吧,大不了节目取消作罢,真治突然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十分潇洒。
地板硬生生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是美里?或者……是明日香?我不知道,反正不是PENPEN。那家伙只会对我摇摇翅膀,连句人话都不会说。
“喂!……”外面的那个应该是明日香,一惯用高傲的语气和别人讲话是她最大的特点。谁来的电话呢?算了,是谁与我何干……
只听得到明日香挂掉了电话。脚步声越来越清澈的传入真治的房中……难道要尽我屋子?别呀!我还没穿衣服呢,可怕的明日香不会在这个大清早就开始找真治的麻烦吧—_—
近了……更近了……真治把被子往上拽了拽,以盖住整个身体,至少现在,他还不想让明日香了解自己那么多。
天啊!门还是开了,没错,果真是她,穿着一身浅黄的T-shirt,不得不承认她十分漂亮,至少那魔鬼般的身材就很吸引人,也许她是全第三东京市最漂亮的姑娘(据我了解,还没人做过这样的调查……屁话,那么无聊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班里有一次有几个男生偷偷和真治讲明日香是多么多么漂亮,想让他帮着拉拉关系,真治只留给他们五个字:“你……没……发……烧……吧?”在他眼中,和明日香一起生活的时光不知道有多痛苦呢,他可不想让他们陷入明日香的魔掌。从此,也不知道是那个小人在班级里散布谣言,说真治是明日香男朋友,可至今真治都没找到这个人,只得傻子望天干发愁。
这个新闻……不,确切的说,是谣言立刻在班里炸开了锅,看起来有许多瞎眼男生已经对明日香关注好久了。大概全班都知道了这件事……是听信了这个谣言,也有许多人私下找真治谈过,甚至扬言要PK他,大部分只是留下一句:“你死定了,今天我让你躺着出校门!”可大部分时间里,真治都是两条腿走出校门的,每天依然和明日香同上学同回家,让人羡慕啊!
瞎眼男生们也不傻,知道打了真治对他们也没有好处,说不定会招致明日香的反感,所以都不去冒险了。
明日香却对这件事不大在意,每天准时和真治在打上课铃之时摔进教室,据MAGI计算,他们有87.32%的几率摔倒老师身上,之后有100%他们今天就死定了,当然那微乎其微的12.68%是在老师今天因某些事故……撞车,被狗咬,半路被小孩放的鞭炮炸死或炸伤等后得出的,据统计学表明,多次实验后,该老师平均每10天就有1天不会来上班,伴随着的是同学们连休三天“病假日”,哦,天堂的生活……(……咦?……NERV的人什么时候这么变态,用MAGI测算这么无聊的事情?—.—)
加持良治,男,34岁,未婚,曾经恋爱,至今未嫁,很遗憾,他就是真治的老师(让我们为他默哀一分钟……),据说是被NERV辞退后下岗再就业分配到第三东京市国立初中三年a班的(落雨:我对他够义气了,在动画里他早就去见上帝了……)
真治和明日香之间依然维系着“朋友”的关系,每每上学路上,她都会跟他讲一些德国的故事,不过她对别人是从不讲这些的,这倒让真治觉得有一种优越感。
有时,明日香会对真治抱怨某某男生向她无知的表白,她把他PK了一顿的事,但这些无意间却增加了真治对明日香的恐惧。
回到现实……
真治看了看眼前的明日香,发现她那双大眼睛正在看着自己,脸上先掠过了一丝惊讶,但马上就恢复了愤怒的表情。
“へか真治,你识表吧?”真治看了看手表,点了点头,以表示他在小学时同学已经教会了他读电子表。
“还不快起来!该吃饭了!”明日香抱怨着。“你们……没做饭?”(是好心叫我起床,还是……)“……在等你做饭了!”(原来如此,两个低能儿—_—、)“我马上起来。”真治不情愿地答道。
“阿光他们一会儿就来……还有……优等生。”我不明白为什么明日香一直很讨厌绫波,其实我觉得她很可爱的,只是不爱说话而已。还有,大概阿光他们集体中毒,平时懒得跟头猪一样,今天却……话说回来,真治该和朋友们合一合了,否则明天说不好会在舞台上来一个殡仪馆奏鸣曲,如果贝多芬在世,他会干掉真治一伙儿人的。
“へか,你没听见我说话,快起来呀!”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的脸有多红,有多烫)真治想着,尽力在被里穿好衣服,裤子。而在明日香看来,真治只是在扭动着。
“你……”明日香伸出手,指着真治,“有变态倾向?”(穿好了……)“有什么异常吗?”
明日香走了过去,然后,一把拉开了真治的被,看到的,是真治浑身乱糟糟的衣服,上衣的扣子还没系上,难看的露出黄色的肚皮。
明日香突然向真知倒过去,倒在了真治的身上,真治感受到了她的体温,……以及……一种柔弱的感觉。明日香呻吟了一下:“绊死我了,へか真治,干吗把哑铃放在床头,暗算我!”明日香握了握拳头,可依然压在真治身上。
“你……能不能……起……起来。”真治的脸红得像茄子。(那种感觉很好呢……)
“你们,在干吗?”美里蓬乱着头发,望着床上的少男少女,(死定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明日香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嗖地站了起来,整了整衣领,一脸的茫然,似乎她还没有准确的措辞来讲述事情的经过。
“一大早就抱在一起,两个人好浪漫哦!”说着,对这眼前的年轻人来了个神经质的笑容,看着明日香和真治的窘样,她笑得更开心了,捂着肚子,对着地板狂笑着,眼泪都出来了(落雨:整个一神经病 -_-+)
“放心啦!对于你们今天的拥抱,我会保密的。”屋子里仍回荡着美里的笑声。
“啊……”明日香终于开口了,真治满怀希望,终于有证人为我洗清清白了。“是真治这个变态先抱我的,没办法,我无力反抗,只好依从。”然后她灰溜溜的从美里身边闪了出去,逃进了厨房。“妈的,开什么玩笑?”真治咒骂了一句,声音很小,很小,很小,至少让耳朵有点背的美里听不见。
“好了,好了。”美里揉了揉笑得满是眼泪的眼睛,“不和你闹了,一会儿阿光他们就要来了,现在开饭。”刚刚对美里的不满转为对她的感谢,至少在大部分时间里,美里都是真治的保护神。
真治把衣服弄了弄,走出卧室,直奔厨房而去,明日香并不在里面……他在里面简单弄了点儿菜,耳畔只有油沸腾时带来的响声。
菜被端上了餐桌,美里和明日香坐在一边,而真治坐在了另一边,面包机机械的弹出一片片烤好的面包,弥漫着一股迷人的麦香。
“开动了!”
明日香看起来和往日没有什么不一样,似乎并不在意早上发生的事,而真治,不时看一下明日香,看看她有什么异常……毕竟对于一个14岁少年来说,一大早抱一个女孩有点……虽然不是故意的。
目光重新聚焦到明日香身上,明日香低着头,啃着面包,嘴巴已经塞得满满的,还想往里塞得更多,样子有点儿像猪,她使劲按了按喉咙,可能是咽不下去了。“别噎着了,来,喝点水压一压。”真治递过去一杯可乐,明日香抬头看了真治一眼,想说什么,真治突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当明日香接过他的水时。在那一瞬间,屋子里的一切都变得更加色彩缤纷了,这比早上抱明日香时的感觉要好很多,无从得知这感觉从何而来。
美里放下刚刚喝完的一瓶啤酒,眯着眼,又开始挖苦起倒霉的真治来,“对小香太关心了,好羡慕哦 ^_^”(-_-+……)然后变态的做了个sleeping的姿势,“唉……”真治无奈的摇了摇头,“噗”美里熟悉的打开了一瓶啤酒(落雨:据我了解,美丽从未因此酒精中毒)似乎对挖苦真治成功而自我庆功。“你鸡婆呀……”真治的声音依然很小很小,不会有人听见。
明日香看了真治一眼,低下头去,又开始使劲压她的喉咙了。
(她害羞吗?我……我刚刚只是觉得她有些淘气,挺孩子气的而已,那只是一种喜爱罢了。)
“阿光他们来了!”公寓的楼道里传来了一群人的脚步声,明日香的耳朵真的很好用……她什么时候把那满嘴的面包塞进胃里的?
七月的樱花开得如此烂漫,以至于门被打开后,一股清新的花香扑满了整个屋子,外面站着……“美里小姐,こんにちは!”门口探出两个头,色迷迷的小眼儿一起望着美里,美里转过头去,“こんにちは!”
又是剑介和东治两个大色鬼,他们眼中的光芒……令人不寒而栗。
“啊!”东治被阿光拽住了耳朵,一脚踢了进去。……(看起来东治还是挺怕阿光德。)
东治和剑介整了整衣领,小心翼翼地走进来,尽力不发出声响,使他们在美里面前显得很“文雅”“有教养”。他们的样子真的很可笑,美里有那么漂亮吗?只是一个酒鬼而已,自理能力极其低下,小儿弱智型,我要是不来住,这屋子几本就成猪圈了,做饭就像在配制农药一样,吃了恐怕生命……
“一大清早就和美女们共进早餐……”“好羡慕哦!”两个损友不知什么时候溜到了真治身边,小声对真治说。“……我不那么认为。”真治只是笑笑而已。
刚来的阿光放下小提琴,似乎练习将要开始了,而东治和剑介完全是来看眼儿的,充当群众演员的角色,事实上是来看美里的吧。
明日香擦了擦嘴,结束早餐,向洗手间走去。真治也咽下最后一片面包,朝洗手间走去。
不大的洗手间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明日香正试图洗掉她满手的面包渣,并没有察觉到真治已经进来了。
“早上的事,对不起。”
明日香刚开始对真治突然的到来有些吃惊,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
“你在听我的讲话吗?”
“听到了,へか真治……”
“你要是再非礼本小姐的话……”明日香做了个打人的首饰。“我……没……”真治说话已经不连贯了。
“へか真治,不要那么死板吗,跟你开个玩笑而已……”说罢,明日香打了个响指,用手扬了扬金黄的头发,走了出去。
“哦……一个玩笑啊……”真治关上了水龙头。
厅里阿光,东治,剑介坐在沙发上,东治坐在中间,大概是不想让损友剑介xx到阿光吧。
“对了……绫波怎么没来?”
屋子里所有的目光一起对着真治,“啊……绫波今天说有一点儿不舒服,今天就不来了。”
“是吗……生病了……”真治的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绫波是真治的同桌,两人刚刚坐了一个多月而已。
“我们开始练习吧,合个两三遍就差不多了。”阿光从包里抽出了小提琴,拿起弓子,把琴架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拉琴的姿势,自我陶醉起来。
明日香进了她的屋子,拿出了琴,也架在脖子上,明日香拉小提琴的姿势好漂亮呢!金黄的头发散在琴上……
“真治,你站在那里发什么呆吗!快过来呀!”明日香抱怨道,真治满满腾腾的从他屋中,拿出靠在床边的大提琴,“今天我们要奏?”
“你每天都想什么了!”阿光的眼神中带了几分责备。
“贝多芬G-dur第一乐章。”明日香用弓子打了打真治的头。
“对不起。”
“3、2、1……”
悠扬的琴声回荡在整个屋子里,美里趴在桌子上,手指在桌面“咔咔”的打着拍子。而“二闲人”剑介,东治则蜷在沙发上,听得入迷起来,东治的小眼儿是望着阿光的,而剑介大概在想怎么去凑钱买军事杂志吧,虽然两人都在装作很“高雅”的样子。PENPEN抠了抠鼻孔,研究起它的鼻子来……可惜没抠出来任何东西。
明日香望了望正在拉大提琴的真治,真治正在投入的拉着琴,并没有注意到明日香正在看他。
……
这是一个快乐的夏天……
随着真治的弓子离开了琴弦,整个屋子也恢复了平静。
“大家都很努力吗!”美里笑着说。
“嗯,没想到会拉得那么齐!”阿光很高兴的样子。
“可是……优等生没来……我们明天过再加上她不知会拉成什么样子。”明日香望着大家,目光最后锁定在真治身上。她大概只想知道他的答案吧……
“……”
真治放下琴,在那儿愣了一会。
“我去找她。”
这就是明日香等来的答案。真治迅速的把琴塞进包里,奔出门去,传来的只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真治,伞!”阿光试图叫住真治,别让他做傻事,淋雨感冒可是一件不好玩的事情。可真治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阿光把伞塞给了明日香,“还不快去……”明日香这才回过神来,跑了出去。
雨依然淅淅沥沥的下着,似乎永不停歇,在地面上打起了一朵朵美丽的水花,在风中飘荡……
the next text:夏花
在那淅淅沥沥的雨中,会发生怎样的故事?敬请期待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