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Living in the dream(9) by: 落雨

2005年04月02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184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561 views 次

Living in the dream
Chapter 2:the valne of hope
第二话:屋檐
火车开了一天一夜,车窗外的景色越发陌生起来,不再是那楼,那树,那街,经过一片废墟后,是茫茫的原野。风拂着膝高的草沙沙的响着,远远看去,一望无边,时而几只动物跑过,草便一片片被押倒了下去。
到站后,天已经昏暗了,依稀微弱的亮光还可以看到路。真治拎着美里给的包,茫然的走着,甚至到现在他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到这里来,离开自己的家,这样显得很孤独,尽管身边有明日香陪伴,心里不是滋味。为什么要逃?要逃避什么?逃避死亡吗?为什么人类那么恐惧死亡呢?
死亡,是在痛苦生活中的一种解脱,多么惟美的解脱啊!解脱之后一切都变得快乐了,尽管我们没有了躯体,灵魂却永存于世,再也没有必要沉迷于世间的俗念,只是到一个未知的世界里去罢了。
空气是潮湿的,时而闪过的行人都是模模糊糊的,大概这就是生活吧,生活本就不那么阳光明媚,生活是沉重的,然而生活中有爱。
仔细审视这座城市,要比第三东京,那个曾经生活如今却变得遥远的地方冷清得多,至少没有那么奢华,一切都平平淡淡,如果说那边是华丽色彩的油画,那么这里倒像是素描了。线条都是粗糙的,不修轮廓。
已经不知走了多久了,眼前是一条相对繁华的街,只有几家商铺点着灯,路灯昏暗的照着,把本不太干净的街道照的灰蒙蒙一片。
“美里怎么把我们送到这鬼地方来,我还以为是多么美的地方呢。”明日香跟着真治顺着街巷,漫无目的的走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真治停住了脚步,四下望了望,看看有没有可以住的地方,总不能“露营”吧。
“沙”的一声,拉链被拉开了,一叠钞票滚落在地上,明日香惊喜地把它们拣起来,“好多钱哦!”
真治回过头去,“是吗?”“随便找个大宾馆住下就可以了,钱不是问题。”
真治苦笑了一下,目光扫过前面不远的地方,一座高高的楼,在这个平静的夜,好似巨人一般立在那里,楼下亮着灯,“就那儿吧!”明日香自作主张,把钞票收好,拉着真治跑向了哪里。
跑进了,搂在视线里大了,高了,倒显出自己有几分渺小,不免让人发出几丝感慨,人在世界里不正是这样嘛,一个人相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好似一粒沙子对于一片沙漠而已,太微不足道了,没有谁是重要的,也没有谁不重要。
透过那玻璃墙望去,里面玲玲乱乱的排满了花花绿绿的商品,店里显得很冷清,只有稀稀疏疏的几个人来回走动,天棚上挂的灯忽明忽暗,要坏的样子,不是一股烟气从玻璃门的夹缝里涌出来,用到外面的世界,这本已污浊的空气。
三个男人围坐在靠墙的角落了,打着牌,身边放着几瓶喝了一大半的酒瓶,歪歪斜斜的立在那里,从外面看来,几个人打得很投入,嘴里不时骂几句脏话,不堪入耳。
男人们并没有注意到真治的开门声,跟在后面的明日香呛了一口烟气,咳嗽起来,难看的把头扭向一边,手里的包滑落在地上。
“喂,叔叔们……附近有房子出租吗?”真治怯生生的问道。几个男人停止了打牌,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小子,嘴里一股酒气,其中一个满脸胡子的人站了起来,扭动了一下因长时间蹲坐而僵硬的身体,“有,我们这儿有的是房子,整个公寓都是我们的……你打算长住吗?”一阵自夸后,男人指了指身旁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看他的样子,有些微醉了。
“是的……”真治大概被吓了一跳,支支吾吾地说。“跟我来吧。”眼镜男打了个响指,走到便利店柜台前,拉开了抽屉,叮叮当当的寻找着什么,脸上一脸的不耐烦,不一会儿,他摸出了一把钥匙。
玻璃门被推开了,真治和明日香跟在眼镜男的后面,进了刚刚他们看见的高楼,“……这?”明日香先是愣了一下,原来这是一座公寓,一座很脏的公寓,楼梯扶手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走廊里散乱的堆着喝过的可乐瓶,“不逊色于绫波那个。”明日香小声说,和真治交换了一下眼色,很明显,真治也有同感。
楼道里显得黑漆漆的,也许是心理作用吧,这是自然的,没人会把这种地方与“美丽”这个词联系起来。
眼镜男,或者说他是房东更正确些,带着两个年轻人走过一扇又一扇关得死死的门,终于在一扇铁门前停了下来,手中的那串钥匙被摇的当当的响,房东把其中一只钥匙插了进去,发出难听的金属磨擦声,大概整个房子和里面的东西都有个年月了。
门被打开了,房东走了进去,打开了灯,整个屋子顿时变得明亮起来,地上打着地板,屋子里摆放着华丽的家具,天棚上挂着一个漂亮的吊灯,这里的一切都和刚刚的一切产生了强大的反差,真治和明日香张大了嘴巴呆在那里,这是真的吗?对第二东京市不好的印象在那一瞬间被一扫而光。
眼镜男脸上不禁皱了一下,板了起来,做出一副教训小孩的架势,“外地人,不要以为第二东京市没有好东西,千万不要小看别人,怎么样,漂亮吧!”语气中带着一丝狂妄。“不过很贵哦……”男人立刻变出个笑脸,每个月二十万日元。“二十万元!”明日香嘴张得更大了,手不自主的摸了摸兜里那叠钞票。
没想到真治和明日香刚来到这个城市就被狂载了一顿,无奈……
事情的结果就是房东满脸奸笑的拿着一叠钞票走了出去。
明日香小声骂了一句,重重地踢上了门,一来发泄愤怒,二来谁都会讨厌外面那条走廊,既然讨厌当然要逃开了,这是很正常的。
真治正盯着餐桌上一个深蓝色的花瓶看,似乎在想着什么,那是一个很漂亮的瓶子,表面大概是水晶之类的东西,在灯光下闪烁着一种特有的丽质。它的主人一定是个有品味的人吧,真治想着。
两个人绕着屋子走了一圈,知道了屋子的大致模样,一切装饰都是华美的,好似贵族的住所,整个屋子透着一种不一样的气息,仿佛游于欧洲园林一般。
有些模糊的玻璃透过微弱的光,邻家还亮着灯,卧室里立着一座大钢琴,上面蒙了一层灰尘,好久没用了,明日香伸出手指按了按琴键,发出清脆的响声,声音在屋子里荡开来。
这里的一切还维持着主人离开时的样子,到处充满了生活的旋律,大概因为某个事,主再也没回来吧……
“以后就住这里啊。”真治望着他的新家,叹了口气。
“不知道美里会不会找到这里……她在那边过得怎么样了……”
白钢做成的铺架上躺着翻开的曲谱,上面跳动的音符并没有因为主人的离去而改变了多少。铺架旁立着一把小提琴,明日香拿起来,架在肩上,比划了一下,笑着说:“原来的主人是个音乐家呢!”
“拉一首曲子给我听,行吗?”真治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仰着头,看着眼前的女孩,“我可是很有音乐细胞呢,不要小看我哦。”明日香手指在弓子的拉动中跳动起来,不久,她也沉醉其中了。真治静静地听着,想起了好久,也许那Kamon D-dur的音符让他太熟悉了,小时候他曾想过要做帕赫巴尔那样的音乐大师,现在他也一直迷恋着古典音乐,巴赫式的圣曲,它们真的能让人联想起太多,太多了。
“记得几个月前的音乐会上我们还和绫波商量要演奏这首曲子呢。”真治把头转向了窗外,望着那黑黑的天幕下的几点星光,“也许她过得还好吧……”
音符就在屋子里荡漾着,宛如流水一般,天还是白云蓝天,而樱花却落为红红的枫叶了,小提琴上弓的响亮就在这个陌生的夜萦绕着,伴着风,插上翅膀,飘飞着,好像记忆中那个美丽的夏天挥之即来似的,当然,夏天还回来的,可能是明天,或是后天,它就悄悄地来了,让人不易察觉。
在这个静静的夜空下,有一个亮着昏暗亮光的屋子,银发少年倚着窗,看着身边的绫波,蓝发女孩仰躺在床上,凝望着那陌生的天花板,一切都跟原来的不一样,似乎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来这里,而却骗自己的同桌去了北海道。为了什么?她问过哥哥,哥哥只是摇头,“为了希望,为了生存。”至于是什么意思,她想了好长时间,都不明白。所有事情来得都太突如其来,莫名其妙的和真治约出去看流星,莫名其妙的被哥哥带到了这里,而哥哥抽上了烟,莫名其妙的答应真治三年后回去,真的能回去吗,哥哥会答应吗……
兄妹俩听着从远方传来的婉转的琴声,少年点燃了一支烟,任凭烟气从鼻孔中涌出,然后又咳嗽起来,绫波试图劝过哥哥戒烟,可没有成功,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安,各个再这样下去身体会坏掉的。
“哥……拉琴的会是真治吗?”
少年无语。
……
第二天。
清晨。
“真治,快起床,我们该去买些东西了,现在什么东西都没有。”明日香揉了揉睡眼,看来昨天她睡了个好觉。屋子有两间卧室,否则真治就要打地铺了。
阳光好明媚,明日香拉着满脸睡意的真治一路跑下楼去,楼道里脚步嚓嚓的响。
清早的空气要比昨夜好得多,没有死气沉沉的感觉,压抑变为一种特有的清新。小鸟快乐的叫着,红色的枫叶在风中摇着,开得那么灿烂,那么美丽,好像……绫波的笑容。
街上没有第三东京来来往往的汽车引擎声,只是行人来回走动的声音。
昨天太黑了,没有仔细看清这座城市真正的模样,只是借着路灯模糊的抄了几眼。这里的感觉和第三东京是不同的,这里多了一份生活的韵律,没有第三东京市那种都市化的东西,倒有些像乡村世外桃源了。
真治和明日香站在昨天那个小便利店的门口,或是说从肮脏的走廊里逃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向远处望,有许多人在叫卖着什么,大概是市场吧,水果、蔬菜懒懒的躺在摊子上,老板正和一嚷着什么,大概是讨价还价吧。人们的谈话与风声混作一潭了。
便利店的门依然紧闭着,真治推开门走了进去,迎上来的是昨天晚上那个大胡子男人,满脸笑意,“昨天住得怎么样?”“嗯。”真治象征性的应了一声,转身去选购食品了,趁那个男人转过身去,明日香朝他做了个鬼脸,“死胖子。”却被真治一把拉了过去。
货架上的东西还真是全,什么都有,明日香使劲往筐里塞东西,好像她买东西不花钱似的。
角落里的三个男人笑着,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真治望了望他们。其实生活很简单,只要活着就可以了,干吗多那么多烦恼呢,像他们那样活着挺好的,不知美里能不能记着把绫波的风铃带来啊……
在岁月不停翻过的页码里,死亡新生悲伤喜悦交织着,带着远去的日子,在风中绽开着,并一直开下去。仰头望,还是蓝天白云,只是不知那枫叶可以活过多久了……
三个男人起身了,一起迎了上去,老朋友一般亲热,“阿薰,早上好!”大胡子大声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早上好。”
作者的话:以后每周更新一篇,最近倒有点而不会写了,有许多情节都是照原来写过那篇小说《堕泪》写的,可能下一话也会是一样的,反正你们没看过《堕泪》,其实我照搬与否都没有关系,希望大家有好的体裁,留言给我,SOS!!!!!!!!!!!!!!!!!!!!!!!!!!!!!!!!!!!!!!!!!!!!!!!!!!!!!!!!!!!!!!!!!!!!!
2005-3-12 17:09:04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