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Living in the dream(8) by: 落雨

2005年03月0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494字 ⁄ 字号 Living in the dream(8) by: 落雨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42 views 次

Living in the dream
Chapter 2:the value of hope
第一话:迷途
第三东京市的夏天着实过去了不少……
秋天。
2015年10月19日
第二东京市,夜。
如果不是使徒的袭来,原来这里是日本最大的都市,人们称其为“花都”,从前那时奢华的印记依然还在,不过这儿看起来要比往日平静了许多。
夜里,没有人流窜动的情景,只有几个行人在人行道上,迈着缓慢的步子,感悟浓浓的秋意。
一座高楼旁开着一家便利店,倒是很像真治楼下的那家,几个大胡子男人在里面喝着白酒,打着牌,有时不顺,借着酒劲发几句牢骚,前几天,这里刚刚发生了一次斗殴事件,可能与这有关吧。
借着微弱的路灯光线,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银发少年拉着蓝发少女进了便利店,在门口,少年把那支点燃的烟抛在地上,用脚踩了踩。风卷着地上的落叶向这个世界中平凡的角落吹来,带着一丝寒意。
该说说旁边的那座大楼。它大概是第二东京市仅存的高楼,原因自然不必言明了,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从来都是以脏乱差而著名。可以说它是一座公寓,或是……垃圾场。永远都弥漫着一阵死的气息,并没有因为一个月前两个年轻人的入住改变了多少。
“咔”的一声,门被少年关上了,整个屋子充满了一股酒的恶臭,女孩不仅表露出厌恶的神情,可能换了谁都会这样吧。
“阿薰,来喝一杯。”大胡子男人狂妄地笑着,绝对一个大酒包,“哥,别去。” 女孩拉住男孩的衣角,怯生生地说。男孩笑了笑,平时他最疼爱妹妹了,“改天吧,胖子。”,大胡子男人一脸的遗憾,今天又不能和阿薰比酒量了。
女孩叫……叫凌波来着。好听的名字。绫波拿了两听可乐,交了钱,把哥哥拉出了那个至少她认为肮脏的地方。
一路上的沉默……
风吹着枝头的叶沙沙地响着……
绫波脸上闪过一丝阴云,“哥哥,你变了。”语气是那么的生硬,“是吗……这样才更现实,不是吗?”风掩过了少年的声音,不过绫波是听得见的。
第二东京市中央有一个硕大的广场,平时闲着无事的人们经常来这里小憩。据说,今晚有焰火晚会的。
广场上喧嚷的人群,显出了几分生机,三一帮俩一伙地挤来挤去,广场中央堆满了烟花。
“砰,嘎。”伴着冲天的火光,一朵欲垂的花绽开在漆黑的夜,把漆黑的天幕毫不留情地撕开,撕的粉碎,给大地带来了光明。
“好美啊!”女孩凝望着天空,大概在她的记忆里从来没有如此美丽的夜晚吧,火光和星光交织在一起,就那么肆意地盖住了天空。
“记得你小时候最爱看烟花了,第一次还是NERV成立时放的呢……”银发少年满脸的慈爱,妹妹是他唯一的亲人,他是既当哥哥,又当爸爸,只要妹妹高兴,它便也随着高兴了。
“……这么美丽的焰火要是开在第三东京市……”
“好了!”没等绫波说完,少年就粗暴地打断了她的话,一脸的愤怒的表情,“留在那儿你会被杀掉的!”少年咆哮着。又熟练地掏出了打火机,点燃了嘴上叼着的烟。
“我知道……”
礼花的爆炸声又一次盖过了人们的喧哗。
2015年10月20日,凌晨。
忘记自打凌波离开到现在已经下过多少场雨了,每次都是淅淅沥沥的,不大,却给人一种沉闷的气息。这个夏天似乎过得很快,一闪就过去了,给人们留下许多美好的记忆,以前从未经历过的事情都在这个夏天如期地发生了,也许生活就是这样吧,总是未知的……
学校一如往日一般喧闹,门口的学生们还是那么稚气地叫着,闹着,一副长不大的样子。
“嚓。”一声响亮的刹车声在校门口方向传来,美里转过头,望了望车后座的两个人,一个低头不语,一个呆呆地望着点窗外。“还在吵架啊!”美里生硬地笑了一下,试图缓解一下气氛,显然没有成功。脸色也变得阴沉起来,“跟你们说正经的,下午2点钟跟老师请个假,我在门口等。”
“为什么?”明日香满脸疑惑,她可能还不太习惯于听从别人的安排。
“我们要离开这个城市……”
“什么!”明日香声音高了八度。
“照做就可以了。”美丽脸上少有的冷静。“好吧。”明日香大概是被美里吓到了,拎起书包,打开车门,不一会就隐在人群中了。
不时,有几个好奇的孩子向车窗里暗暗的世界投来好奇的目光,别看是初中生,一样淘气呢。
真治依然低着头,“快去上学呀!”美里眼神中不免流露出一份焦急,真治机械的拿起书包,向学校走去。伴随而来的是引擎的启动声。
……
秋日的光柔和中透出一丝寒意。偶然间朝窗外望,不再是那欲滴的樱花,而是枯黄的叶,叶上写满了苍老,写满了岁月。
到教室后,明日香一直呆在阿光那里,议论着什么,已经在阿光家住了一个多月了,美里几次来权都没有用,看来明日香真的生气了,幸好阿光家够大,阿光只是带了两个弟妹,否则真得住不下呢!不知阿光父母会不会为了多个漂亮女儿而高兴呢。
看到真治进来,明日香抛过来一个异样的眼神。真治径直走到座位上,坐了下来。东治他们还没有来,空荡荡的。自从绫波走后,明日香名正言顺的成了真治的同桌,刚开始几天,很快乐的样子,过了几天就开始抱怨了,可见,幸福的保质期太短了。
“早上好,真治。”一个黄发男孩搀着一个高个子男孩进了教室,虽然仍然有些一瘸一拐,但能恢复到现在这个程度已经非常不错了,被初号机捏了一下可不是好玩的。
“哦,早。”真治连忙迎了上去,想帮助扶一下,东治笑着摇了摇头,谢绝了真治的好意。到座位上往下坐的时候,脸上闪过些许的痛苦,大概动作过大吧,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你妹妹怎么样了?”真治问道。
“昨天去检查腿时顺便去看了一下,好多了,很快就会出院的。”东治满脸的欣慰。
“太好了……”
铃声响起,教室归为寂静。
今天的课没有什么特别,倒是加持没来上班。一上午公布了成绩,就那么平平淡淡地过去了。
“哗”几张白花花的试卷被放在讲台上,老头子用手扶了扶眼镜,开始一张张的公布成绩,“阿光第一名,国语100,数学98,英语100……”,“好厉害。”教室里不免引起一丝骚动,几个人小声惊叫。
真治脑子里空空的,没去听成绩,总之在最后被老师以某理由请了出去,像根木头似地站在教室外面,旁边还有另一个人。
明日香怒气冲冲的望着身边这个倒霉小子,要不是因为他,她能不及格?她是谁?德国大学生,自从来到日本遇到这个表面可爱,实质可恶的真治就没有了好运气。
“都怪你,バカ真治!”明日香吼道。
“怎么怪我吗!”
“让你给我补国语,你死哪去了!”
两人一句接着一句,声音也够大,引来了另一个老头子——校长。
……
明日香摆出了一副很酷的样子,“纪律处分算什么,随便!”(落雨:太狂妄了-_-)而旁边的真治却像瘪了的茄子,站在那儿。一顿训话后,两人下午被停了课,背起书包,站在门口等美里,后者答应两点钟来接他们的。明日香低头看了下表,1点,对了,怎么打发这段时间呢?他的眼瞄上了旁边的真治,接下来就是一顿痛扁。
打累了,也被打累了,真治仰望着天,蓝蓝的,伸出手去,使劲的揉了揉身上108处淤血。
其实,发泄完了,心也就静了,两人坐下来,真治听明日香讲德国的故事,这大概是闲暇是他最爱做的事了,还好,明日香不生气了,也发泄完了,自己也be hurt(受伤,也可译为伤残)了,不过这样蛮好的。在真治心中,明日香是一个多变的女孩,虽然有时有些暴力,但有时却觉得她人不错。
淡淡的秋风吹去了两人的寂寞,那飘香的黄菊,吐露淡淡的馨香,融汇的都是温柔的记忆。
明日香讲着讲着就入了迷,从认识加持到被选入NERV德国支部进行训练,“对了,美里为什么让我们离开这里,NERV不是解体了吗?这不是工作需要吧。”明日香支着头,试图找出原因。
“谁知道呢。”真治叹了口气。一想到离开城市,很自然的,就想起绫波来,她在那边还生活得还好吧,,北海道,遥远的地方。
“嘀”好大的一声鸣响,美里的车停在他们眼前。车里面坐着他们的法定监护人,美里打开车门,“上来。”完全是命令的口吻,“我们的马上离开这儿。”
“为什么?……这听好的……到底怎么了,美里?”有时候,真治是很了解美里的,在一起生活里那么长时间,应该说是互相之间很了解了,虽然说美里平时有一点……但她是真心对自己的,这点真治清楚,因此信任与亲情超过了对“那种”特殊生活的反感。
真治看得出美里严肃的神情意味着什么,大概明日香也想知道答案,便睁大了眼睛,望着美里。
“到这个时候就不瞒你们了。”美里顿了一下,“昨天加持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日本政府要开始行动了。”
“行动?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目前,整个日本其实还是MAGI控制的,而MAGI隶属于NERV……”
“也就是说NERV仍然控制着一切,它不是解体了吗?”真治一脸的惊讶。
“解体只是表面上的,做做样子罢了,日本政府想要夺回统治权,办法当然是摧毁到这个组织,可却不敢贸然行动,因为EVA还在,他们在保证动兵时NERV不会出动EVA才会开始行动。”
“那东西……还在?”明日香问。
“别打断我。”美里抱怨了一下,往右打了一下方向盘,转向火车站的方向。
“EVA既然不能去消灭,那么还有一种方法可以防止EVA动起来……”美里没说下去。
“杀掉驾驶员!”明日香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忙摇了摇头。美里低着头,显然已经默认了。
火车站其实并不算远,很快就会到了,路上只有两三辆汽车迎面开来,飞驰过去。火车站今天的人要比昨天的少得多,毕竟今天这里都走过不同的面孔,保存着不一样的回忆,因此,大概火车站是文人墨客们表达怀乡悲感最合适的地方了。
美里把车停下来,几个人下了车。她从后备箱里拎出一个大包,“这是些换洗的衣物,里面还有一些钱……小祖宗们,这可是我一年的薪水啊……好多漂亮衣服泡汤了-_-”美里笑了笑,尽量放自然一些,毕竟她是堂堂的NERV前作战部长,不能太失面子,“放心啦,挣了钱会还你的。”真治苦笑了一下,美里还像小孩子一样。
真治和明日香显然没做好离开这座城市的心理准备,从坐上美里的车心情就没平静过,似乎这变故来得太突如其来了。
几个人茫然地站在月台上,明日香两只手不停地搓着,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美里……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我回去看你们的,如果我们一起离开,他们会发现的,到时候我就说你们去度假了,等风头过去后我去看你们,两三天吧,不会太久的。”
真治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不要NERV保安科保护我们?”明日香语气中带了些不信任,毕竟NERV的来头要比美里好得多。
“那群饭桶什么都做不了,再说,你能保证NERV内部没有内奸吗?”还是这位老练的少校考虑全面。
火车呜呜地开来,仿如那天绫波的离去,真希望她能在那边能安全一点。“东治……东治怎么办?”真治有些犹豫,“没关系,EVA-3已经被当作使徒处理掉了,东治和剩下的三台没有互换性,它应该没有危险……”
“能用一下电话吗?我想打给学校和阿光告别……”
“不行,电话会被窃听的。”美里一脸的严肃,明日香也没再问下去。
“就你们两个人……”美里有些放心不下两个孩子,真治还好说,从来都是乖乖宝,明日香就不好说了,那女孩很任性的。
真治抬起头望了望美里,“我会照顾她的。”两人相视一笑,经历了这么多大方大浪,真治确实长大了不少。
秋风呼呼地吹着,卷着落叶在空中飘飞。
火车缓缓开动,真治顺着窗探出头去,美里正笑着朝自己招手,“美里!”
“什么?”
“来时别忘了把绫波的风铃带来!”
美里使劲点了点头,她的影子渐渐小去,再也看不见了。
火车呜呜地开着,景物飞快地掠过,又是那熟悉的都市,一个远去的都市……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