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Living in the dream(3) by: 落雨

2005年02月12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228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435 views 次

Chapter 1:Angelical smiles
第三话:迈向她的第一步
又是新的一天,一个新的早晨。与往日不同的是,屋外传来的不是雨打在窗玻璃上噼里啪啦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汽车引擎声,整条街也变得喧闹起来。柔和的阳光轻拂着这个夏日的清晨,带给城市里的人一丝快乐的气息。
很早就起床的明日香焦急的在厅里走来走去,这完全不符合她的习惯,要是放在平时,她保证在10点之前赖在床上,维持她的“假死”状态(落雨:问我什么叫“假死”?晕,没听觉,没视觉……雕像总知道是什么样吧!)。
她望了望真治屋子关着紧紧的门,想了一会儿,总觉得该和真治谈谈,可刚刚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嚓”,美里拉开了她屋子的拉门(落雨:日本的房屋相信大家都知道吧……怎么描述呢?唉,如果没见过,那这一段跳过吧,从下一段看……常识问题—_—)探出脑袋。“明日香,进来。”两个蓬乱着头发的女人进了同一个屋子,要不是某种“特殊”情况发生,明日香这种形象很少见。
“哎呀!”明日香的脚绊在了门框上,身体整个前倾,在着地之前坐了一个防御的姿势。“砰!”……可怜的明日香大头朝下摔在地板上。
“小点声!”美丽关上了门。
真治则呆在他自己的屋子里。“地震吗?”刚刚的响声将他重新带回到这个世界中来。“……不是。”
在另一间屋子里……
“从昨天中午回来就一句话没讲,饭也不吃,就那么躺在床上发呆,这样身体会坏掉的。”明日香坐在地板上,靠着墙,皱着眉头。“昨天我看他回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好,招呼都不打就横着进屋了,还忘了问你怎么回事呢?”美里把被展在床上,开始叠被(落雨:相信你的眼,没错,她是在叠被!),扬起了满屋子的灰尘。
“绫波三天后离开这座城市,搬到北海道去住。”
“绫波?”
“我表达不清楚?”明日香握紧拳头,重重地砸在地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真治……对绫波有点儿意思?”美里一副长者的样子,装作自己很懂,经验非常丰富。
“……”明日香低着头没有说话。
“你对真治也很喜欢吧?早就看出来了。”坐在明日香身边的美里望着脸上泛着一丝红晕的明日香,开心地笑着。“好吧,一会儿我得去NERV总部一趟,你们也得去上学吧?路上你的和真治好好谈谈,看你了……”说罢,拔腿闪出门去。
明日香送去一个鄙夷的眼神,“你好像很懂吗!光说不做的家伙……自己拔腿就跑,我怎么办……”明日香支着地板站了起来,厅里传来美里关门的声音。
真治的屋子依然很静,没有一丝生的气息,好像棺材一样,留给明日香的,只是那冰冷的门板。空气里此时充满了几分恐怖的气氛,至少明日香在发抖吧。她的大脑全速运转着,一会怎么充当一个传教士的角色来开导真治呢?也许该开导的是自己吧,昨天强行把真治从绫波家里拉出来其实就是一个错误,但愿真治不会因此痛恨明日香吧。
最后,那只手还是打开了门。看到的是真治由于睡眠不足而充血的眼,两人对视了片刻,明日香打破了沉默。“好了,真治,你这样也没用,绫波不是还会回来吗,即使我们在这段时间还可以相处三天,也要让绫波快乐的和我们在一起三天,对吗?”
真治抬起头,已在床上坐了足足20小时的身体站起时显得有些麻木了。“对,得珍惜最后三天。”
明日香笑了笑,笑中却蕴含了复杂的情感,一来是真治想通的高兴,二来是真治又要和绫波在一起的嫉妒。
靠在床边的琴上,已没有了昨天经雨侵蚀的印记。真治拿起了它,塞进了大皮包里。“我们走吧,一会儿音乐会就开始,我不想让绫波失望。”
明日香眼中闪过一丝难过的神情,泪在眼眶里滚着。不能哭的,一定要坚强。“不吃饭吗?会饿坏的。”“没事。”真治伸了伸胳膊。明日香心中一阵暗喜,真治没生她的气。
大街上塞满了人群。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男的女的,还有人妖,基本都上了街,呼吸新鲜的氧气。不过人多之后就会产生更多的二氧化碳,那样全球就要变暖了,其实科学家不必为这担心的,他们只要研究更具杀伤力的武器就可以了,把人类杀光,那世界不就再也不会有什么全球变暖了吗!(落雨:那我怎么办?……—_—不要把我和希特勒联系在一起^鸡蛋十个,西瓜皮十三块)
他们就在人流之中穿梭着,学校距家中只有200米,只要挤过前100米的“闹市区”,就安静多了。“人不是都死光了吗?”喧嚷的人群盖过了明日香的咒骂。真治只是跟在明日香后面,边走边踢着路上的石子。
“又是两个人上学,好浪漫哦!”剑介东治从后面赶了过来。“真治,你好幸运哦!”……真治并没有像往日一样红着脸逃到一边,明日香也没和以往一样揍两个人一顿,“好了,别闹了,真治今天心情不好。”明日香板着脸教训眼前的两个小子。
东治和剑介愣了一下,他们从来没见过明日香如此认真的样子。“你们……吵架了?”东治试探着问。
“绫波要走了……”明日香本打算替真治回答,毕竟真治是她好不容易哄正常的。可真治却先说了出来。东治和剑介一脸疑惑,显然他们并不知道绫波要离开这件事,也难怪,绫波在学校很少有朋友的,从来都是独来独往。
路旁的树使劲向上伸展着,试图触及天空。鸟儿也站在电线上,时刻准备飞离。
去校园的路上今天有了一道奇怪的风景,真治和明日香在前面并肩走着,后面的剑介东治保镖似得跟在后面。
“东治,干吗跟在别人后面!”是阿光那张生气的脸,东治的耳朵被煮了一般,……红炖肉。“保护前面那对情侣啦!”剑介看东治快不行了,急忙为他辩解。
“真治,昨天练得怎么样了?”很快,几个人早早就走到了教室门口。真治只是点了点头。“绫波……”那个女孩望着窗外,双手自然地放在桌上,一双红色的双眸在白云的映衬下显得几分晶莹,她在看什么?也许在看那碧蓝的天吧。
玻璃上映出了真治的影子,绫波回过头去。“真治,你来啦……”她笑了笑,短暂的问候。
“早上好。”真治把提琴包立在了椅子旁。
两个人尽力找话题,以打破现在的沉默。“我们走吧,去剧院,一会儿音乐会就要开始了。”绫波点了点头,站了起来,随着真治朝教室门外走,大部分学生已早早在剧院坐好了。因为真治他们是演员,得直接到后台去,所以时间显然很充裕。
“出发了!”东治打了个手势,原本就空静的教室如今空空如也。
国立初中的校园很大的,剧院,医院,篮球馆,以及……育婴室(落雨:可能我不解释你们都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还有为什么在校园中有用……^发挥想象力),从教学楼到剧院要经过操场和一段林荫小路,也是很长的。
绫波和真治走在前面,后面跟了一群,有说有笑。东治正在跟阿光说些小秘密之类的东西,阿光很认真地听着,不时发出开心的笑声,而剑介则故意靠近东治,来窃听两人正在讲些什么……而明日香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前面走着的真治和绫波,防止真治做出某种过分的事情,一副女杀手的样子。
真治尽量走得很慢,以便拥有更多的时间和绫波在一起。
……
“你去那边后会想我吧……”真治问身边低头走着的绫波。
“嗯。”
“到那边别忘了给我写信哦……”
“嗯。”
“别老‘嗯嗯’的好不好。”
“放心,不会忘了你的。”绫波的脸上漾起了美丽的微笑。
真治头一次发现绫波也是很开朗的人,也许只是不会与人交往罢了。
两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太阳把它柔美的光线洒满了校园,校园中的一切都拥有了更加鲜艳的色彩。空气中弥漫着花香,漫过大地的一切生灵……这种静谧把真治带回到两年前的那段阳光灿烂的春天。
******
记得那次是和明日香去看日出,确切的说是被明日香强拉过去的。春寒还未散去,海风却夹杂着水的味道迎面吹来,不免生起一丝寒意。在海洋看日出和日落,但是得有运气。日出和日落全靠云霞烘托才有意思。不然,一轮呆呆的日头简直是个大傻瓜。
云霞烘托虽也常有,但往往淡淡的,懒懒的,可今天的却很浓,我迷恋那炫丽的虹。
正当发呆之时,却被明日香拉回了家。事后她告诉我:日本的日出没有德国的好看。虽说觉得她挺无聊的,但心中不免带了几分遗憾……
******
“真治,到了。”绫波拉住了正在发呆的真治。两个人站下来去等身后的几位,不一会儿,他们也慢腾腾的赶到了。
“Follow me。”明日香七手八脚的把一行人拉到了后台。“闲人免进。”阿光这句话明显是对着东治说的。也许是抱怨东治连小提琴都不会拉吧。
“真治,我跟你们进去,行吗?”绫波问明日香,脸上不带有一丝的情感色彩。
明日香看了一眼真治,见他没有表态,就转过身来,“随你便,优等生。”
四个人进了剧院后面,而东治被阿光要求留在外面等,而剑介当然也发扬精神,留了下来。(不留下会挨揍的)
后台很大,里面已经有许多演员在化妆,准备节目了。
明日香把几个人拉到了一边,神神秘秘的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棕色头发的女孩,“那个东西和我们准备的事一样的节目,如果她先出场,我们会很尴尬的。”
“……那个东西?那不是雾岛吗?”
“对对,咱班第二大美女,明日香的头号敌人。”阿光笑着解释说。
“谁说的!”明日香给阿光使了个眼色,可阿光却不买她的人情。
“那我们怎么办?”绫波看起来很焦急。
“绫波,如果你能上就好了。我们可以拉欢乐颂。”阿光看着大家。
“行,我来。可小提琴怎么办?”
“那就靠无敌大白痴向妖女雾岛去借啦。”明日香用手指着真治,“我?”“你认为是我?”“……哦,对”没等真治那句“对不起”说出口,明日香就拉过真治,把他推到雾岛身边,而自己却飞快逃开了。
“死定了。”真治小声呜噜了一句,没人听见。
雾岛转过身来,看到了身边的真治,伸出手去。(不好,快闪)真治意识到雾岛要拥抱他,赶忙闪到一边,虽然拥抱的感觉很好,可要是让明日香看到了,可不是好玩的。绫波说不好也会……
刚刚抱到空气的雾岛显得有些愤怒,怎么说人家也是大美女吗,要比明日香那个mother tiger好得多。真治用余光看了看不远处的明日香,还好,她没看见,至少还没有过激的反应。
“真治君,您有什么事吗?”雾岛故作温柔的说。
“呀……你能……把小提琴借我用用吗?”
……
“那个白痴在搞什么!这么长时间……”明日香送去一个杀人的眼神。
……
“当然可以,碇君要什么东西我无论如何都会满足的。”说罢把小提琴递到了真治手上,沉甸甸的。
真治表情木然的转过身去,回到明日香身边,看到的是明日香生气的脸。
“怎么去了那么久!”
……
“下面请听三年a班的弦乐合奏。”广播里传出了主持人的声音,也许是老天在帮真治吧。而那个主持人时他们都认识的人——加持良治。
几个人向台上走的时候,正赶上退下来的加持老师,依然是马尾头,脸上剃不干净的胡须。加持对着几个人打了个胜利的手势,“祝你们好运。”
台下的几千人睁大着眼睛看着台上的四个人,真治有一点发抖,脑子里空空的一片,木然地坐在谱台后面的椅子上,三个女孩早已把琴架在了肩上,真治却愣在那里。
坐在左边的明日香使劲桶了真治一下,“喂,ハガ,要开始了。”这才左手握着大提琴摆好姿态。“我忘了什么节奏了……”台下几千人的眼睛锁定在这块巴掌大的地方。
午,温暖的手,绫波……
真治转过头去,绫波的脸上漾起了一个微笑,美丽的微笑。“还拉G-dur,放松点儿,真治,没关系的。”
绫波起了个头,悠扬的琴声瞬间四荡在剧场的大堂,阿光和明日香也反应过来,接了上来,每个音符都带着夏天的气息,飞舞着,似蝶一般。
绫波拉琴的时候如此美丽,天使一般,真治望着绫波,凭着感觉拉着琴,原来她拉琴的时候陶醉的脸上永远是带着笑的,甜美的笑容。
……
掌声。
四个人回到了后台。地板吱吱的抗议着。
刚才的掌声让明日香更高傲了,摆出一幅不可一世的样子。
阿光满脸喜色,“多亏刚才绫波反应快,要不我们就被晒在上面了。”
真治依然抱有内疚的心理,刚刚他差一点坏了大事。双手背在后面,低着头走着。
“ハガ真治,再做出这种事,你就死定了。”明日香扬了扬她的头发。后台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多数人都是在他们之前上场的。“呀哈!那个东西怎么还在?”明日香像看到了脏东西一样,大叫道。
“那个东西?”真治环顾四周,没发现什么“东西”。阿光指了指正在照镜子的雾岛,“哦。”真治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雾岛似乎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开始反击,“明日香大人表演完了?”明日香没理她,走上前去的是绫波,把琴递给她,“谢谢。”……没有表情的面孔。
……
屋子里并没有如意料之中发生血拼,一切都很平静。
剑介和东治像卫队官兵一样整齐的站在外面,目光呆滞,一同望着远处的一个“东西”。
阿光小声地走出屋子,来到剧院后面的大院,溜到东治身边,顺着这两个男生的目光看过去……
“看什么呢?”明日香拍了一下剑介。
“哇!”剑介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用手捂着他脆弱的心脏。“吓死我了。”
“……我知道你在看什么了……”阿光眼中闪过一丝带电的神情,“广告上的女人……”“嘻嘻……”正在流着口水的东治被阿光拉着耳朵一脚踢到了空中,(飞到了月亮上^_^)
一个快乐的夏天,……
绫波侧着脸,又在看那湛蓝的天吧。
真治小心翼翼的溜到了绫波身边,嗅到的是一股玉兰花的香气。
“后天还要考试,我们先走了。”明日香拉着真治飞快的跑开了。
风轻云淡,今晚会是一个好天气的……
the next text《那天阳光很美》
作者的话:跟大家商量一个事情,看过文章后,觉得好就回复好,觉得垃圾就回复垃圾,或发表点感想也可以,别看过就走,弄得我怪茫然的,不知何去何从啊^_^谢谢合作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