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Living in the dream(5) by: 落雨

2005年03月0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315字 ⁄ 字号 Living in the dream(5) by: 落雨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31 views 次

Living in the dream
Chapter 1:Angelical smiles
第五话:流星
蓝天。
天上依然飘着朵朵雪白的云彩。日子由一个早晨滑到一个夜晚,又滑到一个早晨。窗帘拉开,又拉拢,再拉开。
同样的那一方淡然的天空,同样的那一列寂然的屋顶。同样的零零落落,似在另一世界的生活的足音。
风还是那样肆意地扫过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公寓的楼洞被吹得忽忽的响,真治把那朵白玉兰捂在怀里,生怕它经不起风霜。风中夹杂着一股夏天特有的气息,伴着玉兰花的芳香,随意的洒在天涯了。
跑动的步伐渐渐舒缓下来,直至停止。“你来了。”公寓门口站着一个银发的少年和蓝发的少女。
阳光没有中午那样火烈,倒是柔和了些许,大概世间万物都是这样吧,有起有落,有涨有沉,因此世界才变得多彩。
真治看了一下表,刚好4点钟,银发少年笑了笑,“好好照顾我妹妹啊。”真治点了点头,绫波脸上漾过了一丝微笑,泛起了迷人的粉红。“我们走吧……送给你……”绫波看了一下真治手中的玉兰花,先是顿了一下,最后还是欣然地接了过去,“谢谢。”绫波刚刚恢复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快乐的气息,大概这也是她的迷人之处吧。
两人雇了一辆计程车,车子的引擎声打破了夏日的静寂……
真治把两面车窗统统摇下,让风灌满整个车厢。车子开得够快!绫波把头仰向车座靠背,任那风挟着满窗尘沙,挟带着一城夏日,扑打着她的脸颊。
这才像!
这才像一个真正的夏天!
车子弯过圆山,掠过输得葱茏,水的清凉,云的淡远。
假如没有可怕的凋落,就不会有可喜的新生。
冬的记忆和现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刚刚过去的春的记忆也不大清澈了。那在无可抵御的寒意中绽放出的濛濛的绿意,才使人们从冬的禁闭中觉醒。抖落一身凝固的庄肃,随着那舒冰解冻的河水,开始活动,开始回荡,开始奔流。
车轮压着石头的声音,在不断远去的空间中,快乐地笑着,不免让人产生一丝的欢愉。
好像事先早有约定一般,车子在一条小山坡前缓缓停了下来,车门开了,两个人走了出来,司机示意了一下,伴着一阵扬起的黄沙,车渐渐消失在视线当中。
“我们走吧……”真治拉了拉正在发呆的绫波,而后者的视线刚刚从花瓣转到真治身上,“嗯。”
天色有些微晴,刚才在路上确是花掉了许多时间,眼前的小路显着有些不太平整,也许是经常没有人走的原因吧。
坡上是一片高地,倒是平整了许多,上面长满了绿油油的青草,透着一股特有的芳香的气息,周围的一切此刻很是静谧。
云已经变得红红的一片片了,反射着太阳的余辉,仿佛自己在炫耀着什么,阳光已经若有若无了,有几分炉火扣在天边的味道,不知上帝看起来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呢?
一声轻响,原本完整的花被绫波折下一瓣,她坐在那草地上,俯瞰着第三东京市迷人的景色。
使徒的来袭,并没有使这个繁华的都市改变了多少,却让它成熟了许多,同时成熟的,还有这里的人们,人们时时刻刻面对着死亡,每个人都是在默默祈祷着,祈祷着看到明天升起的太阳。
真治坐在了绫波身边,用余光看着身旁,“这里很美吧?”
“嗯。”真治原本没打算绫波会回答,因为他了解她的性格,自从那个银发少年的到来,使她改变了许多,变得健谈起来,至少对真治来说是这样。
真治盯着地上的花瓣,绫波的手,“记得以前就常来这里呢……当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大多数是和明日香吵架了……”真治本想再说下去,却发现绫波正在望着他。
“你能讲讲明日香的事吗?”真治有一点儿不太相信眼前的一切,在他记忆里,绫波是从来都不主动关心别人怎样的,“哥哥告诉我……既然是同学,就要多互相了解……虽然我觉得那没有多大意思……”绫波读懂了真治脸上的神情,补充道。
“要说明日香这个人吗……”真治挠了挠头,“有一点儿高傲……再就……好像也没什么了……”“你不是和她一起住吗?”“话是这么说,不过她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不断有男生送情书给她……基本都被丢掉了。”
绫波笑了笑,“情书……是什么?”她转了转眼睛,努力试图从大脑中找到这个词汇,显然,她并没有找到。
“情书……”真治的大脑也在飞快的运转着,拼凑着语句来准确的解释这个词,“男生无聊时给女生写的……写的信,明日香就是这样说的。”
“信?无聊时的信?”绫波似乎对真治的回答并不是很满意。
“大概就是说一个男生喜欢一个女生……啊……反过来也可以,表白的东西……”
“表白?……是什么?”绫波更不明白了,真治有一点儿着急,“算了,你就理解明日香的那个解释吧。”真治对社会常识极其贫乏的绫波实在没有什么办法。
绫波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嘀嘀嘀……”手机的铃声打破了现有的空寂,“喂,是真治吗?”真治掏出手机,对面传出了一个嘶哑的声音。
“东治?”真治试探性地问道。
“明天我不去上学了,你帮我请个假,说我得去医院检查我的宝贝双腿……阿光要是问你我怎么了,你……别告诉她了,免得为我担心……”
“……你的腿……”每次说到东治的腿,真治心里不免升起一丝愧疚,如果不是他,东治也不会这样,尽管美里已经跟他说过不下上百遍,东治受伤不是他的错,可在他心里,这一直都是一个无法抹去的阴影。
“没关系,会好的……再见。”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了爽朗的笑声,丝毫听不到一点儿报有怨恨的语气。
“嘀”真治挂掉了电话,陷入了沉思中,眼前又浮现出当初打倒EVA-3号机的一幕幕,重重的叹了口气。
花被放在了两人中间,它静静的呆在了那里。
放眼望去,整个城市都变成了灯光的世界,四处流荡着别样的美丽。天色暗成了蓝黑色,天幕上也挂满了美丽的星,闪闪发亮,像顽皮孩子淘气的眼睛。
夜里依然充满着浓烈的色彩,这种感觉大概是风带过来的城市里樱花的气息造成的吧。一切的一切都在流动着快乐,闪烁着幻想。而那蓝色的部分总是格外鲜明。它们像一些水滴,一串雨点,一排檐溜,一泓笑出来的泪珠,推挤着,追逐着,嬉笑着,流动着。那光滑,那晶莹,那透明的如天空般的蓝,如眼前女孩头发般蓝,永远那么愉悦、鲜亮、宁静,而又清纯。
“刚刚是东治打来的……”好久之后的第一句话,看起来倒像是真治的自言自语。
“东治……”
原本黑色的天幕被一道白光划开了,分成了两半,紧接着又是一道白光,好像是那美丽的浪漫的雨。今天的这场“雨”比那天的温柔得多。
“好美啊……流星……”真治张大着嘴巴,绫波也顺着真治看的方向望了过去,“流星……哥哥说有流星的时候可以许愿的,这样愿望就一定会实现。”她把两只手合在胸前,闭上了眼睛,绫波这时候的样子好美的,好像……女神一样,此时流星已经不再重要,真治观察起身边的女孩来。
流星的飞逝带走了岁月,时间也许过了好久。
绫波慢慢睁开了眼,发现真治正在望着她,“你许了个什么愿望……或许我不该问。”
“没关系,我的愿望就是能早点儿回到这里,早点见到你……”绫波转过头去,风中夹杂着泪的气质,真治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想哭的感觉,也许在这时候,哭一场是最好不过的了……脸颊的泪被拭干了,大概伤感就不会再有了。
灿烂了一季,火红了一阵,一切归为平静了。生活中一片雨倒下,一棵树倒下,它的树叶飞成雪,它的枝条飞成雨。
生活总是这样,平静的水面在一只蝶的振翅下也会激起一圈圈涟漪。
三年也许很长,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一切都要看心灵的远大,心要是放开了,也就释然,离别并不意味着永远,即是落叶,也会归根在春天绽放出新生……
把绫波送回了家,一路上,真治看出了绫波心里很不好受,她是个不善于掩盖自己情感的人,不像自己,自己何常不是呢。
下了车一直到绫波家的这一段今天显得很短,这里已经没有白天“叮叮当当”的声音,绫波往直进了屋子,留给真治的是茫茫的背影,在门打开的瞬间,吹进屋子的风带的风铃“叮叮”的响着,伴随这时绫波哥哥脸上永远持着的快乐。
“真治,明天放学你能送我妹妹上火车吗?”真治只是愣生生的点了点头。
关门声似乎还回荡在耳畔。回到家美里和明日香大概已经睡下了,低头看见的却是PENPEN在望着自己,嘴里咬着张纸条,看到真治,张开嘴,把纸条放在了真治的脚边,上面写了几个大字:
居然这么晚不会来,去死吧。
明日香
真治苦笑了一下,拉开自己屋子的门,却发现被褥早被明日香锁在了她的屋里,只好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可能今天之后,他才懂得了生活,懂得了作为人的本身,懂得了怎样去做……
the next text 《秋天,也是一种开始》
下集绫波就要走了,各位一定记得看啊!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