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Living in the dream(7) by: 落雨

2005年03月0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738字 ⁄ 字号 Living in the dream(7) by: 落雨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00 views 次

Living in the dream
Chapter One:Angelical smiles
第七话(the end of Chapter One):开往地平线的火车
几近于黄昏的天,恍如悬挂的稻浪,宁静……
真治站在公寓下,仰望着天,天是那样阔大而高远,以前从来未曾有这样的感觉,给人一种压抑的心情,人生说来倒像一座钟,总是在受到打击之时,才释放出美丽的心声,那悠扬的声音,一声比一声悦耳,一声比一声从容,现如今,他就那样敲着,敲着……
声音还是从不远处传来,这里的人们永远在敲着,似乎这意味着这里存在着生命,或许是那样……像一双恶魔的手撕开所有的宁静。
而这儿。
就是绫波的家。
门被敲开了,而空阔的屋内大概什么都没有留下,大大小小的提包零乱地散放在地板上,一切都暗示着人们的离去,门被打开的一瞬带起了整屋子的灰尘,视线中变得茫茫一片。
惨白的光如约地映闪出了那串金色的风铃,绫波闭着眼用手指弹弄了一下,尽管是那样微弱。
叮铃铃铃,风铃带出一串清脆的响动。
银发少年看了看身旁的妹妹,一脸满足的喜悦。
“真治,谢谢你今天能来……”那只白皙的手搭在了真治的肩上,伴随而来的,快乐的笑容。
绫波睁着眼,刚刚那个的响动还萦绕在耳边,它能感受到少年的到来,一个绽放的惟美的微笑代替了一切的言语。
“走吧,我们去车站。”银发少年提起包,准备走出门去,拿去了那几个包,屋子里已经不剩下什么了,一点生活的印记都没有留下。
绫波提着那串金灿灿的风铃,跟着哥哥走出了门,真治提起地上剩下的一个包,轻轻地掂了一下,就包离地的瞬间,心中倒平添了一种释然的快感,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到这个屋子里来了,也不会有人……
它总有一天会被历史的长河冲刷殆尽,不留下一丁点儿剩余。
告别了那屋子,真治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拥有和失去其实只是那转瞬间的事……
似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车站,人群只是依稀地散在了几个角落里,数量少得可怜,空气在一瞬间变得沉闷,压抑着人的心灵。
月台上匆匆的人流中夹杂了三个人的身影,银发少年手提着包,凝望前方,也许在想着什么,没有人能猜透他的心。
真治叹了口气,低着头,“三年后,你们会回来吧……”虽然他低着头,但这句话明显是说给银发少年听的,可他……没有回答,用沉默来回答真治,眼神之中倒是多了份冷漠的神情。
呜……
伴随着一声火车的鸣笛,那硕大的列车重重地停靠在他们面前。门咔地一声,打开了,银发少年两步跨了上去。
后面跟着绫波。
“绫……”真治欲言又止,大概只想再看看绫波吧,毕竟足足三年的离别,或许,不会再回来了吧,真治摇了摇头。
“碇……这个风铃留给你作个纪念吧……”绫波把那金色的风铃递给了真治,两人相视片刻,时间在此刻大概慢下了脚步,一切言语都无法掩饰真治的伤感,眼眶里的泪珠不争气地滚落下来,他侧过头去,不想然绫波看到自己哭泣的样子。
“各位乘客,列车将要发车,请未上车的乘客抓紧时间……”广播里传出了一个平和的女声。
大概生命只有此时才显得真实……
“妹妹,该走了……”银发少年站在车门前,脸上失去了往日的笑容。
在车门关上的一刻,绫波上了火车。留下那串风铃,零散地躺在潮湿的地面上。
真治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泪,看着火车缓缓地开动,车轮压着铁轨,发出沙沙的摩擦声,终于在一阵呜鸣后远去了,开向远方,天暗得让人看不清一切,只觉得一个黑黑的影子,渐渐地开向那火红的天边,未知的世界去了……
火车载走了第三东京市剩下的夏天……
那天晚上,真治是走回家中的,路边的樱花默默地垂着,失去了白天那绽开的力量。
绫波就这样走了,没跟她说上一句完整的话,一句送别的话……一个字都没有,真治想到这儿,狠狠地踢开了脚前的石子。
原来那就是家啊……真治头一次对家有一种特别的亲切,或许是因为绫波走了心情不好的原因吧。
真治脱掉了鞋子,一头冲进自己的屋子,又在逃避,在逃避离别。
明日香面对突然闯进屋子的真治显得有些茫然失措,本想教训他,可看到这种情况,只好把怒火压了下去。
屋子静静的……
“真舒服!”美里冲了个澡,使劲甩了甩粘在一起的头发,接着拔掉了塞子,看着水漩涡似的流进那一个小口,才去到厅里。
电视是静音的,只有一幅幅画面,明日香趴在地板上,支着头,一边看着杂志,一边哼着歌。
“他回来了?”
“谁?”
“当然是真治了……”
“不知道!”明日香一脸的愤怒,可见她还对昨天真治抛下自己去和优等生约会,别以为明日香什么都不知道,她可不是毫无城府的小女生,她可是Evangelion 2号机的专属驾驶员,天才少女,明日香。
美里悻悻的离开了。
真治的房门紧锁着,隐隐约约可以听到里面的呜咽声。美里站在门口,想去安慰他,却不知道怎样去开口,这位平时威风的作战部长大姐姐此时倒显出了一幅窘相。
大门被重重的关上了,走廊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又是明日香吧,每到心情不好的时候她都回去阿光家住上一两天,等气完全消了,自然就回来了。
厅里的灯白茫茫的,确切的说,是一种惨白。
“真治,不要太伤心了,绫波会回来的……”黑漆漆的小屋,真治侧卧在床上,耳朵传出了古典音乐,迷人的韵律,却无心欣赏。
真治知道美里是真心对他的,有时候是很依靠这个大姐姐的。
脚步声远去了,大概是美里会屋睡觉了,“唉……”美里叹了口气,关上了灯。
……
次日。
夏天真的被带走了不少,今天的樱花只开了几小朵,大部分都谢了,早上的大街上依然塞满了上班的人们,在第三东京市硕大的地域里不停的穿梭着,为了生活忙碌着。
阳光随着窗射进真治的屋子,照在他的脸上,温暖的,可真治却感出了一丝寒意。
朋友到底是什么?家人呢?……对了,家人,家人是什么呢?真治躺在床上,仰望着天花板,也许生活中只有这个时候是上帝给人类留下的,用来体味生命的意义的吧。
人有种感觉真是奇妙,因为时过境迁,从前很看重的事物竟然可以在不知不觉中渐渐的淡化,而以往不喜欢的东西,或许也能变得爱不释手了。
火车的呜鸣声还留在真治的记忆里,大概会永远留下去吧,至少他还不想忘记。
打开窗,让那清新的,略带一丝秋意的风尽情的拂荡着。
电话在一清早难听的叫着,真治没去理它,大概美里会去接吧,真治在床前使劲吸着新鲜的空气,望着颓败的樱花出神。
电话那头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大概是听出了这头儿是美里,才放松地舒了一口气,“一切开始了……我查过了……昨天根本就没有开往北海道的火车……”嘟嘟嘟,对方挂断了电话,话筒里只剩下那急促的忙音。
“原来如此……”在这稍纵即逝的惊讶中,看不到别的什么。
那串金色的风铃被真治挂在了窗框上,金灿灿的,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
这个夏天,要写得要说得仿佛很多很多。
这个夏天,有太多的留恋。
这个夏天,仍让人感到与众不同,与每一个夏天都有着不同,颜色是不同的,感觉是不同的,味道也是不同的。
结束意味着新的开始……
在这个将至的秋天,只有那清脆的风铃在风中荡着,荡着,荡出好远好远……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