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lue Love(2) 作者:Yebisu 翻译:cowboyayanami

2010年06月1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1408字 ⁄ 字号 Blue Love(2) 作者:Yebisu 翻译:cowboyayanami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035 views 次

Blue Love

作者:Yebisu
翻译:cowboyayanami

感谢ZERO君保存的原译站珍贵资料。

EVA研究站/译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第二章
他还没有真正长大……只是十四、五岁而已……还是个孩子。可他却已经经
历了太多,并且……美里喝了一口啤酒。她扶着脑袋,看见真嗣正努力通过电视
学习物理。她飞快地扬了下眉毛,怎么回事儿?真嗣在晚饭前做功课……

明日香在屋里走来走去又一下子跳到了塌塌米上。她抓起遥控器切换了频道。

“你在干什么,真嗣?”

“我的物理。”

明日香弯下身,“真是个妈妈的乖孩子。你真是个大学者,真嗣。”说着她
得意地搬了把椅子坐在了他的身旁看起他的功课来,“这太容易了!我是说,这
只是基本的量子力学(才14岁就学量子力学还说很容易,不得不寒——译者)而
已。别告诉我你不懂。”

真嗣耸了耸肩,“是的,我不懂。”他自嘲地笑了笑,说,“不过这话从一
个只考了57%的人嘴里说出来可有些奇怪呀。”

明日香一下没词儿了,美里笑了起来。她借机大声说道,“是这样的么?明
日香。我记得不是要你每天晚上都要学Kanji (日本汉字——译者注)的么?”

她只是耸了耸肩,“你看。我七岁那年就已经大学毕业了。我不需要你们的
升学体制强迫我学些我已经知道的东西。”她靠着真嗣的肩膀说:“是这道题么?

我来吧。真嗣,这是你见过的最难的题么?“

真嗣紧张的看着明日香,“嗯……它们其实没那么难。线性力学还是挺容易
的,而且惯性力学对我也不成问题……”

明日香打起了哈欠,“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聪明了,真嗣?”

门铃响了。美里朝门口看了一眼,“你们谁今天有朋友要来?”

真嗣虚弱地笑了笑,“事实上……嗯。那是我的辅导老师……我请她来帮我
复习高等数学。”

明日香“嘿嘿”笑了起来,“来了,我来开门。我倒想见识见识是谁聪明到
能帮你这样的傻子。我一定要向她祝贺。”走到过道时她又坏笑起来,“或表示
一下我的同情。”可打开门后,她一下子呆住了,“怎么会是你呢,凌波?”

真嗣连忙在事情没有变糟之前跑到了过道。他笑着对丽挥手,“嗨,丽。谢
谢你能这么快赶来。”

丽轻轻扬了扬眉毛,“这没什么,反正我也差不多写完作业了。”

“来,让我帮你拿着这个。”说着他从丽的手中接过书包,又把它搁在自己
肩上,“想去阳台坐一会儿么?”

丽点了点头。她越过明日香与真嗣一起走向阳台。美里冲着傻站在在屋里的
明日香吹了声口哨,“我打赌你可不想看到这个。”

她很快回复了镇静,她耸了耸肩,“那不是真的,我意思是,”她摇了摇头,
接着说,“我是说,谁才值得同情?奇妙的男孩儿和女孩儿……”明日香尖刻的
讽刺过来了,“就个人来说,他们俩都是完美的,要是他们能通过两道考验的话
……”

美里眨了眨眼,“他们不必非得……你要是明白的话就不必多说了。是吧,
明日香?”

“美里,那太恶心了!!”

“你当然不会是在嫉妒吧,明日香?”

“要是那样的话,你说我还会不对加持先生下手么?”

呃……该死……美里把剩下的啤酒一饮而尽。

***

“真嗣……明日香!!快起床!该上学了!”美里呻吟着把想把自己拉起来,
“哦!!我的头疼死了!!!给我拿点Tylenol (一种头疼药——译者注)来。”

突然间一瓶阿司匹林砸到了她头上。她抱着前额哀鸣,“疼死了!!该死的,
给我下地狱去!!啊!!”

真嗣跑到过道时讨好地说,“对不起……非常。我得走了!”

美里正冲着一个枕头发脾气,“真嗣。疼死了。别走了,把我从这个不停旋
转的世界里救出来……我到底在说什么?”

真嗣穿鞋时担心地看了看美里,“你今天不去上班了想呆在家里么?我告诉
过你不要一下子喝一整箱啤酒。”他叹了口气,脱了鞋子翻箱倒柜起来。“来,
让我给你量量体温。”说着他把体温计插到了美里的嘴里,又用另一只手摸了摸
她的前额,“放心吧,你没事儿。对不起,美里小姐,我真得走了。让明日香照
顾你吧。Bye !”

美里抬起头,空洞的眼睛盯着真嗣,“呃……bye ……bye ……”她把体温
计抽出来,又拽过床单盖在脸上,“在学校好好玩……”

跑向大门时,真嗣不小心撞到了明日香的肩膀。他来不及道歉抓起她的胳膊
拉到了美里的屋里,“你看,明日香,美里小姐可能病了,请照看她一会儿,并
告诉日向一声。我得走了。”

明日香挠了挠她乱糟糟的头发用几乎听不见得声音说,“呃……什么?”

真嗣点点头,“没错。”说着他已经在门后消失了,而他的声音还在回响着。

“别忘了今天轮到你做午饭了。”

明日香看了看门看了看美里又看了看门,“你让我做什么……”意识到美里
仍然躺在床上,明日香摇了摇头。接着,她走到床前开始使劲摇睡着的美里,
“起来!!”

美里尖叫起来,“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真嗣嗣嗣嗣嗣嗣嗣嗣嗣嗣嗣嗣!!!”

***

丽看着学校的窗外。太阳快落山了……快到那个时候了。那是我一天中最喜
欢的时刻了。就在这里。其他的学生大部分已经走了,可那正好。我还有时间考
虑一下今天的事。但是……这里不是考虑问题最好的地方。碇kun ……

她摇了摇头,把想法大声说了出来,“我对他到底的感觉是什么?”

碇kun ……碇真嗣,泛用人形决战兵器EVA 初号机的制定驾驶员。他和我很
像。他开EVA.她站起身来,把上衣裹得紧了些拿起了书包。

已经不早了,但她必须在回家之前去看它……不,那不是我的家。我只是临
时住在那里,因为……我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丽走出了教室,她绕着第三新东京
市走了很长的路。当来到那个可以俯瞰整个城市的山顶上时,她意识到开始下雪
了。

这几天越来越冷了,环境的变化也越来越明显。她的公寓连温暖都不能给她。

暖气已经坏了好几个月了而且她讨厌为了这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耽误司令
官。

他实在太忙了……

丽斜靠着栏杆,风儿轻轻吹过,她的脸泛起了一丝潮红。看着表她轻轻皱起
眉来。已经晚了……

就像是在回应着她的想法一样,一个声音轻轻响起,“为什么总是这么晚?”

她回过头,看到在几尺之外有个人站着。她认出了他,轻声问道,“碇kun ?”

“嗯?”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真嗣回过头来看到丽正站在身边,“你
在这里干什么?我想你……仍然……会……在学校。”

丽感到全身涌上一股暖意。(我想毕竟天还没有这么冷。)“你怎么在这里
——碇kun ?”

“嗯……我今天作业早就写完了,而且美里小姐不会来接我……所以……我
就走路了。”突然真嗣指着远处说,“丽!开始了……看!”

丽顺着真嗣的视线看去。死寂的城市——第三新东京市正在觉醒:无数原本
隐藏在地下的建筑开始从GeoFront中升起。“这看上去总是那么美……”一阵轻
风微微拂过两人,丽不禁打了个冷战。

到了该回家的时候了,真嗣紧张地问她,“你是不是想再呆一会儿……我是
说……第三新东京市不常下雪……在夜里看上去真的很美……”说着他把自己的
夹克脱了下来苍白地笑着说,“要是你觉得冷的话,可以穿我的夹克……”

丽盯着真嗣看了一会儿。她点了点头,“那太好了。”

真嗣走到albino(是白化病人的意思,可我实在无法忍受在这里使用,就用
英文好了——译者注)身旁,不安地把夹克披到了丽的肩上并紧紧靠着她。雪花
开始从天上降落并轻轻落在GeoFront的摩天大楼上。很快真个城市成了银装素裹
的世界。

丽叹了口气,“真美呀!”

真嗣点了点头,“是呀……”于是两位驾驶员一起静静地看着城市的变化。

随着暮霭降临,夜色渐浓起来,可望着白雪在地上的反光,谁又能分辨得出
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呢?

***

“丽……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丽轻轻回过头来。“问吧,碇kun ?”

“为什么上次我说我不信任我父亲时你那么激动?”

丽想了一会儿。“他是你的父亲。那怎么能不信任你自己的父亲呢?”

真嗣沮丧地倚着墙。“他……背叛了我……就像我上次说的那样。我只是不
能信任一个那样对待过我的人而已。”

丽平静地说,“司令官从来……没有一次。他从未背叛过我。”她的嘴唇轻
轻地歪了一下。“他就像是我父亲一样。我信任他。”

真嗣闭上了眼睛。为什么?为什么她看不到?元度……父亲,他从没有爱过
任何人。他在利用我……丽……明日香……每个人。他不值得她去爱。真嗣叹着
气把自己的想法大声说了出来,“也许错的那个人是我。”

“也许是你。”丽转过头冲着真嗣,“也许你该给你父亲一个机会。”

真嗣坚定地摇了摇头,“不,决不。在他这么对我之后。他背叛了我。他留
下了我一个人……总是一个人。他只是在利用我。我恨这个男人……”看着丽走
向自己,真嗣靠着墙直起身子。“我……对不起……丽……”

闭上眼睛,真嗣准备迎接丽的又一个耳光。我知道……我活该。不是么?

丽慢慢摊开手掌,接着温柔地抚摸起真嗣的面颊。怀着对上一个巴掌的恐惧,
真嗣不禁本能地退缩了。可没想到代替火辣辣的疼痛的是一只冰冷、光滑的小手
轻轻拂过自己的脸。睁开眼睛,真嗣发现丽正盯着自己。“为什么……?”

丽仔细看着他的眼睛,“不……你经历过的比我多的多。”她放下了手。

“我没有权利责怪你。对不……碇kun.”

真嗣轻轻笑了起来。“那……那很好。丽……”

***

“啊……呀!”东治猛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废物真嗣!我怎么向我的父母
交待呀?我体育得了F.体育什么时候开始算一门正课了?”

失魂落魄的东治一个人从学校拥挤的成绩榜前挤了出去。他空出了位置让别
人看。剑介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关系。这只是期中考试。你还有整整半个
学期好好准备呢。”说着他又狡诈地捅了捅东治,“另外……看看那个有了辅导
老师后得了A 的家伙!”

真嗣谦虚地用手挠了挠脑后。“没有那么好啦……我是说……我的统计学还
能考的更好……”

剑介撅起了嘴。“那还不够么?你说这和你的那位新朋友就没关系么?我是
说……你们俩可花了很多时间在一起学习!!”

真嗣抗议到,“我们是!可那又怎么样!丽是来帮我做功课的,我们只是在
走廊待了一个晚上而已。”

剑介乐了,“当然了。他们就是这么说的。”剑介盯着东治给他狠狠来了一
拳,“来吧!你不是和我一样爱怂恿真嗣么!”

东治摇了摇头。“我都焦头烂额了,哪有功夫去关心真嗣的爱情生活……我
受不了了……我跟我妈说过我每门功课至少要得个D 的。”

剑介打了个响指。“嗨!为什么不求丽帮你一把呢?我是说,看看她的个别
辅导对真嗣的效果。那太棒了!”

东治眼睛一亮。“对呀!而且去真嗣的屋子意味着能多看美里小姐几眼!真
是好主意,剑介。真嗣,能让丽来帮我么?”

剑介和东治用期待的目光看着真嗣,而他正紧张地考虑着该怎么拒绝他们…

…该死……

真嗣咳嗽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说:“我想……但是……你们了解凌波。她不
太善于交际而且我恐怕没什么时间让她……也许……你们能让阿光帮帮忙吧?”

他闪烁其辞,接着说,“而且凌波要帮我一个人已经够费力了。我看她不会
愿意再辅导一个人了,而且她真的已经狠忙了,所以……”

剑介怀疑地看着真嗣。“你整晚都和她在一起,碇。那有什么难的?”

真嗣只好笑了笑。一个紧张的微笑……

东治和剑介使劲盯着他的脸看,嘴里发出威胁的声音,“呜呜呜呜!”

真嗣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这样的!老实说……”

剑介摆了摆手。“那好吧,真嗣。我明白了……噢……没想到会是这样。哦,
好吧。”

真嗣觉得自己膝盖都软了,他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剑介看着真嗣。“你喜欢她,是不是,真嗣?我是说……那就是为什么你现
在宁可找个地洞钻进去的原因吧。”

真嗣笑了笑抱起了头。认真想了一会儿之后,他用别人听不到的声音轻声说,
“是呀……我猜就是那样,不是么?”

***

女孩儿们在另一边,明日香高兴得上窜下跳。“阿光!阿光!看!我日语得
了A !!”

面对兴奋的红发女孩,班长抱着她一起跳起来。“我就知道。看!我告诉过
你那该死的Kanji 没问题的。”

“我知道!那太容易了!我只要花点儿时间在上面就行了!就没问题了!”

明日香高兴地拉着光一起跳,笑着说道,“美里听到这个会大吃一惊的!”

突然间她好像记起了什么,诚恳地问道,“你考得怎么样?”

光从记忆中仔细地搜寻出了自己的成绩,“嗯……我的计算机应用得了B ,
不过那没关系。我最喜欢的几何是A ,可是B 对于我的外语就不太好了。”说着
她把书放进书包,精神地说,“无论如何,我想这样不错了!”

“这次考得怎么样?”美里的牙齿很白,而她的微笑则很好地利用了这一优
势。“不会告诉我明日香这次日语得了个A 吧?”

明日香笑了起来,两个女孩儿一起冲着少校(在这里用的是major ,可我记
得美里是上尉,不过我还是不改变原意吧——译者注)转过身来。“你是怎么知
道我的成绩的,美里?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我吃午饭时才知道成绩单已经贴出
来了。”

美里把两手摊开,露出了两张磁盘。“好了……那不是你所应该关心的问题。”

光叹了口气,“你不会又威胁校长了吧?”

美里吹了声口哨,“嗨。他……那个人也太胆小了。只要跟他摆个监护人的
架子他就会什么都告诉我的。”美里看了表一眼,耸了耸肩,“有人看到真嗣了
么?光,我想你看到他了?”

明日香笑道,“当然了。为了庆祝我的伟大胜利!”她飞快地从美里手里拿
走了那两张磁盘,仔细看了看说,“你不会也知道真嗣的成绩吧?”

美丽笑了笑,“别担心。你比他强写。”看着明日香一脸不屑的样子,美里
继续说,“你微积分和物理比他强点儿,但是他的自然学得比你好。你的G.P.A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译者注)比他高。可当然和丽没法比。”

明日香做了个鬼脸,“又是全A ?”

美丽摇了摇头。“不确切……准确地说应该是A +。我真不能理解现在的老
师一个学期内打分时50%超过了100 %。我上学那会儿100 就是100.”她看到了
远处真嗣和他的两个朋友正走过来,“他们来了。你们三个,快过来!!”

三个人朝这里走了过来(对于东治和剑介来说,用“冲”过来更合适)。真
嗣看着那两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人说,“知道么?你们俩可真值得同情!”

东治对真嗣的讽刺毫不理睬,“Hello !美里小姐!”

光揪起他的耳朵咆哮道,“拿出点儿尊严来!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积极
地擦过黑板呢!”

东治发出了哀鸣,“什么?为什么你总是揪住我不放?离我远点儿……”

明日香耸了耸肩,“你们两个给我停下!看……”她推了一下真嗣的肩膀,
懒洋洋的说,“真嗣……看来这次我又打败你了!!告诉你我能学会Kanji 了!”

真嗣抬了抬眼皮,“不管怎么说我也得了个A.要不是你对于热化学荒唐的解
释我还能考的更好呢!而且你还有一个优势。你知道所有的数学公式,所以没有
理由不在微积分上超过我。”

明日香嘿嘿一笑。“听上去你真是天才呀,真嗣……”

在真嗣开始反击之前,美里叹了口气,“我们以后在公寓里再讨论这个问题
吧。”接着她冲着东治和剑介眨了眨眼睛,“你们俩愿不愿意来坐一会儿?”

剑介和东治听了都快要晕倒在明日香和光的怀里了。“我想我能得到个肯定
的答复。OK!大家快上车。明日香,你坐前排。你们四个在后排挤一下吧。”好
不容易钻进驾驶席后,她开始发动引擎。

当剑介和东治还在争论谁该头一个进去的时候,光已经从另一面优雅地闪进
了车里。真嗣扭扭捏捏不想进去。为了躲避其他人的目光他把头扭向别处,却意
外地发现丽正从教室里出来朝着十字路口走去。看着albino的背影渐渐远去,他
敲着美里那头的窗户。“嗨,美里小姐!我想我还是走回家吧!”

她把太阳镜向上推了推,“你肯定么?”接着把嘴角咧开,露出一丝微笑,
“是怕我做的饭么?”

美里理解地摸起真嗣的头来,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差不多吧,美里小
姐。”

美里看着他背起书包无奈地摇了摇头。“真是个孩子。”看着这边明日香把
书扔到了剑介身上,她大叫起来,“别闹了!明日香……,你们最好按分点儿。”

明日香正忙得不亦乐乎,她一面好不容易躲过了剑介的书夹反击,一面又开
始用物理书砍东治。“谁叫东治别骚扰阿光的!”

美里叹了口气,“今天有人想兜风么?100 迈怎么样?我觉得那不错……”

汽车里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随之便响起了一阵系安全带的“啪啦啪啦”声。

美里得意地笑着,一下子把车轰出了停车位。“果然每次都有用。”

***

丽叹了口气,低着头从音乐教室里走了出来。她把书包往背上一背,接着缓
缓走向公寓前的十字路口。今晚GeoFront没有升起来……上周升起来是为了防御
使徒的攻击采取的措施。她觉得有些失望,不能在那里见到锭kun 了。她内心泛
起一股暖意,和他一起看比自己一个人看好多了……

望着落日的余晖渐渐将天空染成金色,她摁下路口的按钮等车停下来好过去。

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与锭kun 在一起能使自己感到愉快,可这却是事实。也
许是因为他的单纯,他的真诚……他那颗迷失了方向的心。她能理解他。

看着信号灯已经变色了,她刚要走过去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丽!嗨,丽!

……等等!“转过身,她看到真嗣正从上坡狂奔下来到自己面前来了个急刹
车。

在能和丽说话之前,他不得不花几分钟抱着膝调整呼吸。丽好奇地看着真嗣
气喘吁吁的样子。

“你怎么那么着急呀?”

真嗣紧张地抓了抓头,“其实……我一路……都在跑……为了赶上你。”丽
感觉吹起的微风似乎减轻了背上书包的重量,“为什么要追我?”

真嗣终于慢慢站直了,“那……我……只是……”他拼命地想为自己找个恰
当的答案。终于,他从书包里翻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她,“看!我微积分得了A !”

丽小心地接过了他手中那张微微有些皱褶的纸。她仔细地看着它,突然指着
一处问道,“这几道题你怎么没做呀?”

真嗣不好意思地笑笑,“嗯……其实。我考试时忘了这几道题该怎么做了。

我看我还得再上几节课……明天行么?“

丽点点头还给了他卷子,“明天我没问题。你还需要我帮你别的忙么?”

真嗣正要回答,一辆车的喇叭不耐烦地响了起来。接着是一个愤怒的声音,
“你们俩快从马路中间走开!该死。整条路都让你们给堵死了。”

看到这儿,两名驾驶员才意识到他们正站在马路的中央而他们跟前已经排起
了一长串汽车。真嗣的脸一下子红了,慌张地说,“对……对不起……我们马上
走。”

跑过剩下的路,两个人花了一会儿时间调整呼吸。等喘匀了气,丽奇怪地问,
“怎么了锭kun ?你不用跟着我了。我的公寓还很远呢。”

真嗣听了一下哑口无言,他试着想用自己笨拙的舌头说句有说服力的话来。

在谨慎的选择了用词之后,他给了丽一个苦笑,“嗯……我只是想既然你帮
了我,那至少该让我替你做点儿事作为回报吧。”

丽立起了头,“没那个必要。我不需要回报。”

真嗣的脸红了,“好吧……那没关系。我只是想你可能需要有人陪你,因为
……嗯……你总是一个人……所以……”听到丽没回答,真嗣的脸一下子变得很
难看,“可是看来我错了。对不起,耽误了你的时间。明天见。”说着,他转身
要走。

这时,丽一下子感到不知所措。我需要人来陪我么?她突然笑着说,“锭kun.”

真嗣转过身,看到丽正用手把头发拂到眼角,她温柔的说,“愿意……我很
愿意。”真嗣听了眼睛一亮。

真嗣跑到丽身边,几乎是从丽手上抢走了书包,“让我帮你拿吧。”把书包
背上肩膀上,他如释重负地说,“那太好了。其实我一样也想找个人陪我,所以
不光是为了你……”他光顾着朝前走,没注意到丽的微笑。优等生的头一个微笑
……不是应别人的要求而笑的。

***

“我说明日香!”

在没有把鱼子酱咽下去之前,明日香又吃了一大口加拿大奶酪,“嗯?怎么
了,光?”

“我怎么从没看见你和真嗣一起放学回家呀?”

明日香差点儿没喷出来,“别再跟我提这个了,光。我们只是得住在一起。

而且,白痴在那边,“她指了指男孩子那边,接着说,”她大多数时间总和
优等生在一起。“

光扬了扬眉毛,“偶?”

“没错。真嗣说优等生能和他作伴,而且他们决定搬到丽的公寓一起去‘学
习’。”

“那太恶心了。”

“就是的。美里睡得早,我就不得不熬夜等着给真嗣开门,而且我还要给我
们俩做午饭。”

光笑了,“让我猜猜。他还是得负责做早饭吧?”

“事情就是这样。你不会指望像我这样一位既美丽又聪明的人整天做家务吧?”

“你对自己太没有信心了,明日香。”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光笑了,“你是个好人,明日香。你也是个好朋友。”

明日香哼了一声又摆出一幅吃相,“光……我还是 Sorhyuu Asuka Langley.EVA
二号机的驾驶员。我唯一和那两个人在一起的原因是我必须和他们一起工作。”

她叹了口气,抱着脑袋说,“而且……和这样没用的家伙合作可不是一件容
易的事呀!”

光勉强笑了笑,“当然了,明日香,当然了……”

***

“你说那两个孩子呆在一起的时间是不是太多了?”

美里扬了扬眉毛,“律子,你是什么意思?”

律子抿了口咖啡,“看看他们,美里。”

美里朝EVA

的格纳库看了一眼,她只看到真嗣正盯着初号机看,“嗯……怎
么啦?”

律子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美里,“你不是总抱怨我除了计算机什么都不懂
么?对我来说,我对心理学方面的知识比你要丰富得多,美里。”

美里插起胳膊,不屑一顾地说,“我又没说我得过心理学博士学位。我可做
不到一心二用。”

律子抬了抬眼皮,“你难道没注意到真嗣最近和零号机的驾驶员呆在一起的
时间有多长么?”“那又怎么样?我从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他们太年轻了用
不着你担心,律子。好了,等他们上大学时我再和他们讨论一下这事儿吧。”

“和我一样。”

“闭嘴,律子。”

律子笑了起来,“无论如何……也许你是对的。可是,你考虑过么?当然只
是假设。”

“我考虑什么?”

“关于丽和真嗣。”

“他们很可爱,可惜我再也不会见到他们在一起了。”

“为什么?”

“我非得说实话么?”

“你就说吧。”

“好吧。首先,他们绝不会有结果。丽太专注于她自己的工作了,真嗣则太
容易受别人的影响了,比如说,明日香……”

“你不会告诉我明日香是嫉妒了吧?”

美里笑了起来,“嘿,那只是我的想法。不是你的。”

“何况明日香已经有意中人了……唔,美里?”

美里咆哮起来,“住嘴!!”

***

“加油!东治!”剑介推了东治一把,“来吧!”

真嗣也在推波助澜,“那没什么难的!加油!”

东治仍然在徒劳的抵抗,“没门!!停下来!看!她们都在看着我们呢……”

“没错!她们正看着呢,那更好!只要你闭上眼睛就像你原来老骚扰光那样
……”剑介要拉东治的脚,却被一下子摔了个大马趴。他揉了揉后背站起来,
“好疼。”

“你看,谢了。我还没有那么疯狂!放过我吧!”

剑介磨起牙来,“休想。不是你跟我们说想这么干来着么?现在你真么害怕
根本没有理由!”

东治软了下来,“可是……这不意味着我非得……”

“就要这样!我们迟早是要长大的!所以拿出勇气来,干吧!”

“过些时候吧……等我准备再说吧?”

“要是你能给我们做出个榜样的话,那对我们都有好处!”

真嗣也随声附和,“而且……很明显。要是你这么害怕的话……”推了东治
一把之后,他接着说,“你就再也不会有勇气说了!”

东治耸了耸肩,“你们俩不会是想在一旁看热闹吧?”

“哪里哪里,你是我们的偶像。”

***

光在远处担心地看着东治,“明日香……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明日香眯起一只眼睛,“我不能肯定……”

突然间东治大叫起来,“光!你愿意和我一起走么?”

明日香吹了声口哨,“现在你知道了?”

光的脸上一下子泛起了红晕,“我该说什么?”

“好好玩玩他,让他知道想追你可没那么容易。”

光点了点头。她把手弯成喇叭捂在嘴上大声说,“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走?”

***

东治慌张起来,“我该说什么呢?”

真嗣脑子一转,“就说你认为她很可爱,你喜欢她。”

“对光说这些好么?”

“这样正好!”

***

“我觉得你是整个学校最漂亮的女孩而且我喜欢你笑的样子!!”东治的声
音在整个操场上回荡。

光大吃一惊。一丝微笑从明日香的嘴角泛上来,“你听见了么?你知道他是
什么意思么?”

“嘿!去问他,别问我!我可不愿意被他追到尽管……”

光大声回应, “你一定要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是我?你从前总是拿我取
笑!!”
***

剑介退缩了,“哦……她问到了点子上。”

东治的脸都白了,“该死!!你们两个快想。是你们把我推到这一步的,现
在赶快帮帮我!!”

真嗣坐了下来,“唉……我真是没用……”

***

光笑了起来,“看来他好像没词儿了,明日香。”

明日香插起手没看她。

东治又大声说, “我真的觉得你很可爱!!给我个机会!!!”

明日香叹了口气。东治真是个失败者……她假装大声咳嗽起来,“是的……
是的……”

光转过头看明日香,“你说什么?”

明日香又吹了声口哨。

光笑了起来,接着喊道, “好吧!下次学校舞会我就让你送我回家!”说着,
她拉起明日香的手带着一脸灿烂的微笑消失在了女更衣室。

***

三个男孩之间先是一片沉默,接着东治发出了一声大叫,“太太太太太太好
好好好好好了了了了了了了了!!!Yeah!!”说着,他冲向南更衣室,后面跟
着剑介。

真嗣擦着额头的冷汗,终于长长舒了口气。他往上瞧了一眼,发现丽正在楼
上的教室看着他。他冲丽挥了挥手。

丽看了一眼他的手又继续盯着他看。

真嗣张大嘴说话却又不发出声音,“到……去”

丽通过唇语看懂了真嗣的话,她缓缓举起一只手向真嗣挥起来。她笑了。

***

丽和真嗣挨着对方站在一起,看着有些有些荒芜的第三新东京市。真嗣小声
说,“看上去真……孤独。”

丽点点头,“那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总是孤独的。”

真嗣摇了摇头,“不……那不对了。不是那样的。”

“为什么?”

“因为我正在这里和你说话。因为……我还有人能与我分享我的感受。我在
这里就不会感到孤单了。”

丽安静地问道,“所以你只要和我说话……你就不再感到孤独了?”

真嗣仔细想了想。“不……”他抓起丽的手,轻轻抚弄着她的手掌,“这样
我就不感到孤独了。”

丽盯着他的眼睛。真嗣觉得看到她的眼睛里有东西在闪动,可他不知道是什
么……也许不过是反光而已。

她回过神来指着远处说,“开始了。”

建筑开始升起来,真嗣注意到在自己手心中丽的手一点也没有抽回去的意思。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