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众里寻他(5) 作者:asuka-uk 译者:残酷的天使

2010年06月2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890字 ⁄ 字号 众里寻他(5) 作者:asuka-uk 译者:残酷的天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62 views 次

众里寻他

作者:asuka-uk

译者:残酷的天使

第五章

感谢ZERO君保存的原译站珍贵资料。

EVA研究站/译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这是最后一个了。”真嗣把最后一个行李箱装上了车。

“我真不敢相信我们会需要这么多东西,汽车都快装不下了。”

“是啊,但也只能这样了。”真嗣在墙角坐了下来幻想起他们的未来,明日香也坐了过来。

“我真的不敢相信,真嗣,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是,我明白你的意思,这里是我唯一拥有过的真正的家。”

“什么意思,真嗣?我记得你来这里之前通常是和老师住在一起的。”

“我知道,美里仅仅是我的另一个监护人,但她和她们还是不一样,她是真正关心我的人,关心我们两个的人。”

明日香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她知道,在美里活着的最后几个月里,她对美里并不十分礼貌。

“我不知道,我对她的感觉不是很好。”

“明日香,我敢肯定她是很关心你的,她知道你的过去。”

“那说明不了什么,我有权利那样对她。”
真嗣可以看出明日香内心的矛盾。

“听我说,她真的很关心你,在你昏迷的时候,她一有空就去看你,她还经常问我你的情况呢。”

明日香看着真嗣,眼泪开始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真的吗?”

“是,真的。”

“我觉得她就像我的家人一样,在我妈妈她……”

明日香抽泣着,关于妈妈的记忆一下子涌进她的脑海。

“家……我们是一家人。”

“但是美里走了,我们再也没有家了……”

“明日香,我们还拥有彼此啊,所以我们还有家。”

他们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我正在想一件事。”

明日香看着真嗣,想知道他的脑子里又在想些什么。

“还记得我告诉过你的吗,如果人们真的想回来,他们是可以从LCL里回来的。”

明日香只是点点头,随后陷入了沉思。

“那么,我们就写封信放在餐桌上吧,如果美里回来了,她就会知道我们还活着,也会知道我们的计划,这样她就可以找到我们了。”

明日香想了想,他们也只能这样做了,如果东治和剑介他们回来,他们也可以看到那封信的。

“好主意,就这么定了。”

“来,我们进屋来吧,我也想吃饭了,这次轮到你做饭了。”

“哼。”

 

两个人走进了房间,真嗣帮明日香做着他们在这个公寓里的最后一餐。吃完饭,他们最后看了这个公寓一眼,看着他们的家,眼泪顺着他们的脸颊流了下来,以前的记忆像潮水般涌来,学校的生活……还有美里做的饭……现在他们要向这一切说再见了,真嗣把写给美里的信放在了餐桌上,然后把手搭在了明日香的肩上,“来吧,我们该走了。”

真嗣跟着明日香向外走,在他就要跨出公寓大门的时候,他转过头看了公寓最后一眼“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美里,随时欢迎你到我们的新居来。”

真嗣回过头,憧憬着未来。

 

开着吉普车上路,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他们离开公寓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他们刚刚越过了第三新东京的边缘,当他们通过最后一个检查站的时候,明日香流下了眼泪,过了这里她就再也回不来了。真嗣瞟了明日香一眼,明日香好象很烦躁的样子。

“我开车的技术还可以吧?”

明日香看了看真嗣,她知道真嗣在想办法让她开心起来。

“是,不错,我都不用系安全带。”

“那么你有什么不舒服的?”

“没什么,如果有了再告诉你。”

“明日香,你是不是在发愁我们要走多长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

明日香叹了口气,真嗣迟早会问出个所以然来的。

“我只是在想,我们再也不能回头了,说实话,我有点害怕。”

真嗣看了明日香一两秒钟,然后把目光移了回来,他可以看到明日香的脸上有一丝忧郁,他不得不承认他自己也有一点害怕,毕竟,他们所走的是一条未知的道路,即使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地方,他们也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未来仍然充满了变数,如果他们的种庄稼不成功,他们该怎么办?前方的路像一团看不见的迷,真嗣还是决定多往好处想,或许他们还有希望。

“我知道未来的道路非常艰难,我们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但我们拥有对方,无论遇到什么我们都将一起去面对,就像我们往常一样。”

真嗣用余光看到明日香的脸上扬起了微笑。

“我们一起,无论发生什么,真嗣,我们一起面对。”

“这才是我认识和欣赏的明日香。”

真嗣可以感觉到明日香在注视着他。

“休息一下吧,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午饭的时候我会叫醒你。”

明日香蜷缩在座位上,试图找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入睡。

 

真嗣继续开着车,他看了一眼表,午饭的时间已经到了,但他并没有叫醒明日香,他把车子停下来,看了看明日香,“还是让她再睡一会吧。”他自言自语。

真嗣很快就做好了两个三明治,他做完后就发动了吉普车,边吃边开着车。

 

三点钟左右,明日香醒了,然后看着真嗣。

“你终于醒了。”

“几点了?”
“大概三点了吧。”

“你为什么不叫醒我,我们不用吃午饭吗?”

“我想还是先让你睡一会的好,箱子里有你的三明治。”

明日香打开箱子,看见里面有一个棕色的包,包里有她的午饭和一瓶水。

“吃完了我来开车,你开了这么久一定很累了。”

真嗣揉着太阳穴,“是,有一点累了。”

“那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刚才不叫醒我。”明日香狠狠的咬了一口三明治,然后狼吞虎咽起来。

明日香吃饭午饭就接过了方向盘,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打开了车灯照明。又过了一个小时,他们还是没有找到可以住宿的地方。

真嗣突然发现有一个农场的路标,他们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期待着那里可以成为他们这个旅程的目的地,他们沿着小路往前开,很快就看到了一个农场,真嗣拿着一个手电筒下了车。

“我去找点干净的水回来。”

“小心点,真嗣,我去生火,今晚可能会很冷的。”

“我很快就回来。”

真嗣回来的时候,明日香已经把火生好了,她正打算要做晚饭,这时门开了,她转过身,看见真嗣满脸失望的站在门口……

“怎么了,真嗣?”
真嗣走进屋里跪在明日香的旁边,用火烘着手,“我没有找到水。”

“太晚了,可能是因为天色太暗的缘故吧。”

“我想不是,我连流水的声音都没有听到,我们需要一处亲水的地方,要有一条小河或者小湖什么的。”

明日香垂下了头。“看来我们要另选一个地方了。”

她抬起头看着真嗣,真嗣发现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一滴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滴下来,落到了真嗣的手上。

“一切都会好的,明日香,至少我们今天不用露宿街头了。”

真嗣站了起来,铺好床,“我们得休息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这是最后一个了。”真嗣把最后一个行李箱装上了车。

“我真不敢相信我们会需要这么多东西,汽车都快装不下了。”

“是啊,但也只能这样了。”真嗣在墙角坐了下来幻想起他们的未来,明日香也坐了过来。

“我真的不敢相信,真嗣,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是,我明白你的意思,这里是我唯一拥有过的真正的家。”

“什么意思,真嗣?我记得你来这里之前通常是和老师住在一起的。”

“我知道,美里仅仅是我的另一个监护人,但她和她们还是不一样,她是真正关心我的人,关心我们两个的人。”

明日香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她知道,在美里活着的最后几个月里,她对美里并不十分礼貌。

“我不知道,我对她的感觉不是很好。”

“明日香,我敢肯定她是很关心你的,她知道你的过去。”

“那说明不了什么,我有权利那样对她。”
真嗣可以看出明日香内心的矛盾。

“听我说,她真的很关心你,在你昏迷的时候,她一有空就去看你,她还经常问我你的情况呢。”

明日香看着真嗣,眼泪开始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真的吗?”

“是,真的。”

“我觉得她就像我的家人一样,在我妈妈她……”

明日香抽泣着,关于妈妈的记忆一下子涌进她的脑海。

“家……我们是一家人。”

“但是美里走了,我们再也没有家了……”

“明日香,我们还拥有彼此啊,所以我们还有家。”

他们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我正在想一件事。”

明日香看着真嗣,想知道他的脑子里又在想些什么。

“还记得我告诉过你的吗,如果人们真的想回来,他们是可以从LCL里回来的。”

明日香只是点点头,随后陷入了沉思。

“那么,我们就写封信放在餐桌上吧,如果美里回来了,她就会知道我们还活着,也会知道我们的计划,这样她就可以找到我们了。”

明日香想了想,他们也只能这样做了,如果东治和剑介他们回来,他们也可以看到那封信的。

“好主意,就这么定了。”

“来,我们进屋来吧,我也想吃饭了,这次轮到你做饭了。”

“哼。”

 

两个人走进了房间,真嗣帮明日香做着他们在这个公寓里的最后一餐。吃完饭,他们最后看了这个公寓一眼,看着他们的家,眼泪顺着他们的脸颊流了下来,以前的记忆像潮水般涌来,学校的生活……还有美里做的饭……现在他们要向这一切说再见了,真嗣把写给美里的信放在了餐桌上,然后把手搭在了明日香的肩上,“来吧,我们该走了。”

真嗣跟着明日香向外走,在他就要跨出公寓大门的时候,他转过头看了公寓最后一眼“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你的,美里,随时欢迎你到我们的新居来。”

真嗣回过头,憧憬着未来。

 

开着吉普车上路,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他们离开公寓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他们刚刚越过了第三新东京的边缘,当他们通过最后一个检查站的时候,明日香流下了眼泪,过了这里她就再也回不来了。真嗣瞟了明日香一眼,明日香好象很烦躁的样子。

“我开车的技术还可以吧?”

明日香看了看真嗣,她知道真嗣在想办法让她开心起来。

“是,不错,我都不用系安全带。”

“那么你有什么不舒服的?”

“没什么,如果有了再告诉你。”

“明日香,你是不是在发愁我们要走多长时间才能到达目的地?”

明日香叹了口气,真嗣迟早会问出个所以然来的。

“我只是在想,我们再也不能回头了,说实话,我有点害怕。”

真嗣看了明日香一两秒钟,然后把目光移了回来,他可以看到明日香的脸上有一丝忧郁,他不得不承认他自己也有一点害怕,毕竟,他们所走的是一条未知的道路,即使他们找到了合适的地方,他们也不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未来仍然充满了变数,如果他们的种庄稼不成功,他们该怎么办?前方的路像一团看不见的迷,真嗣还是决定多往好处想,或许他们还有希望。

“我知道未来的道路非常艰难,我们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但我们拥有对方,无论遇到什么我们都将一起去面对,就像我们往常一样。”

真嗣用余光看到明日香的脸上扬起了微笑。

“我们一起,无论发生什么,真嗣,我们一起面对。”

“这才是我认识和欣赏的明日香。”

真嗣可以感觉到明日香在注视着他。

“休息一下吧,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午饭的时候我会叫醒你。”

明日香蜷缩在座位上,试图找一个最舒服的姿势入睡。

 

真嗣继续开着车,他看了一眼表,午饭的时间已经到了,但他并没有叫醒明日香,他把车子停下来,看了看明日香,“还是让她再睡一会吧。”他自言自语。

真嗣很快就做好了两个三明治,他做完后就发动了吉普车,边吃边开着车。

 

三点钟左右,明日香醒了,然后看着真嗣。

“你终于醒了。”

“几点了?”
“大概三点了吧。”

“你为什么不叫醒我,我们不用吃午饭吗?”

“我想还是先让你睡一会的好,箱子里有你的三明治。”

明日香打开箱子,看见里面有一个棕色的包,包里有她的午饭和一瓶水。

“吃完了我来开车,你开了这么久一定很累了。”

真嗣揉着太阳穴,“是,有一点累了。”

“那是你自找的,谁让你刚才不叫醒我。”明日香狠狠的咬了一口三明治,然后狼吞虎咽起来。

明日香吃饭午饭就接过了方向盘,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打开了车灯照明。又过了一个小时,他们还是没有找到可以住宿的地方。

真嗣突然发现有一个农场的路标,他们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期待着那里可以成为他们这个旅程的目的地,他们沿着小路往前开,很快就看到了一个农场,真嗣拿着一个手电筒下了车。

“我去找点干净的水回来。”

“小心点,真嗣,我去生火,今晚可能会很冷的。”

“我很快就回来。”

真嗣回来的时候,明日香已经把火生好了,她正打算要做晚饭,这时门开了,她转过身,看见真嗣满脸失望的站在门口……

“怎么了,真嗣?”
真嗣走进屋里跪在明日香的旁边,用火烘着手,“我没有找到水。”

“太晚了,可能是因为天色太暗的缘故吧。”

“我想不是,我连流水的声音都没有听到,我们需要一处亲水的地方,要有一条小河或者小湖什么的。”

明日香垂下了头。“看来我们要另选一个地方了。”

她抬起头看着真嗣,真嗣发现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脸,一滴眼泪从她的眼睛里滴下来,落到了真嗣的手上。

“一切都会好的,明日香,至少我们今天不用露宿街头了。”

真嗣站了起来,铺好床,“我们得休息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