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众里寻他(4) 作者:asuka-uk 译者:残酷的天使

2010年06月28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630字 ⁄ 字号 众里寻他(4) 作者:asuka-uk 译者:残酷的天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71 views 次

众里寻他

作者:asuka-uk

译者:残酷的天使

 

第四章

感谢ZERO君保存的原译站珍贵资料。

EVA研究站/译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距离第三次冲击已经有好几个月了,他们的生活从那时起变的跌宕起伏,甚至还有一些艰苦的工作。

他们设法把所有的种子都收集到,这样他们就可以有更大的选择余地。他们俩都不知道该怎么照顾农作物,也不知道怎么修建一所房子,万一出现什么差错就糟了,明日香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照书上说的去做。他们需要准备书籍。真嗣和明日香到图书馆转了一圈,把对他们有用的书全都带了回来,看了几本以后,真嗣决定用一辆吉普车来装这些东西,他在附近找到的那辆车就派上用场了,这样他们就可以用吉普车从第三新东京往外运东西了。

真嗣装了两大箱燃料,因为他们不知道此行要走多远,很快,他们出发的时候就要到了。

明日香的眼睛已经痊愈了,即使在视网膜上还有一些白色的小斑点,但她的视力已经恢复正常,这对真嗣来说的确是个安慰,明日香已经不再受着肉体上疼痛的折磨了,而且她的胳膊也恢复了,唯一不足的是她还不能使很大的力气,也没有活动,只要她做一下锻炼就会和以前一模一样的。

 

明日香坐在厨房里,用手指敲打着餐桌,她又变的像病人一样,因为她的胃又在像狮子

吼一样抱怨了。

“真嗣,你能不能再快一点,我可等不了一天的。”

“你还是没学会耐心,难道连第三次冲击都教不会你‘耐心’二字吗?”

“第三次冲击也教不会你怎样挺直腰杆。”明日香反驳。

“我的脊柱没问题,不然我怎么会站在这里给你做饭,给你,饭好了。”

明日香低头看了看眼前的盘子

“怎么又是米饭和蔬菜!已经连续四天了!”明日香大喊。

“你也看到了,附近没有别的东西,这总比没饭吃好吧……”

“我不饿了。”明日香把盘子推到了真嗣的面前。

“好吧,你不吃就算了。”真嗣动了一下盘子,就在真嗣快要拿过盘子的一刹那,明日香突然又把盘子抢了回去。

“这是我的!好吧,我吃。”明日香吃了起来,即使他已经厌恶那些米饭和蔬菜了。她的胃和食欲让她很快的就解决掉了她面前的食物,他们两个人都知道这是现在他们唯一能吃的的东西了,真嗣边吃边想着和明日香一起的行程,他们大概这几天就要出发了,越快离开越好,他们要在这个季节种庄稼。

“明日香,我想我们这两天就得走了。”真嗣边吃边说,“现在条件已经成熟了。”

“我们今天用不用办的隆重一点呢,真嗣?”

“明日香,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你认真一点。”

“好吧,我们星期三走怎么样,两天以后。”

“好主意,我们可以用一天来安排一下,只是我还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你为什么要记录日期呢?我们又不用去上学。”

明日香注视着真嗣,好象在想些什么,“你怎么那么蠢?!”

“什么?你什么意思?我蠢?我只是问个问题罢了。”

“我把日期记录下来是为了我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那个’,男孩子是不会来的,懂吗?笨蛋!”

真嗣停了下来,他的脸在一瞬间变的通红。

“我……我我……”真嗣都有一些口吃了,但他还想解释。

“别管它,你知道就好了,我吃完了,我今晚想早点睡,,我们明天还要早起。”

 

刷完碗,收拾好房间以后,真嗣和明日香就去睡觉了,真嗣躺在床上,凝视着熟悉的天花板,他可以听到躺在他身旁的明日香所发出的微微的喘息声,自从他们“同床共枕”的第一晚后,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当他们睡在对方身旁时,就不会感到孤独与荒凉。

真嗣躺在那里开始回想第三次冲击后的第一个星期,他发现明日香比以前安静、温柔了,他用了一个星期和明日香谈心,他从谈话中有所收获,这也让他更加了解了明日香,他知道了在她的妈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知道了她那时就发誓不再需要任何人,明日香跟他讲了被量产机围攻的时候自己有多痛苦,真嗣也告诉她,他充满了犯罪感,因为他当时没能驾驶初号机去援助她。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他们彼此都习惯了倾听,同时他们也开始了他们的行程,真嗣注意到原来的明日香有时还会再次出现,但已经没有以前那样暴力了,他甚至有一点喜欢上了他们之间的这种争吵,因为它可以让他们保持旺盛的精力,干什么也不那么费劲了,他瞥了一眼明日香,然后自己咧着嘴笑了起来,他终于有机会和明日香有一个崭新的开始了,这是他所一直期盼的,他自己心里想,“未来充满了希望,我们再不会有伤害和痛苦……”

 

第二天早上,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明日香醒过来,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她伸了个懒腰,忽然发现有一只胳膊环住了自己的腰,这勾起了她的欲望,但她此时还没做好充分的准备,她想了一会,决定叫醒真嗣,这是她唯一可以走的一条路……

“笨蛋真嗣!”

这个可怜的男孩猛的睁开眼。

“在我睡觉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也不害臊!”她看着真嗣大叫起来,真嗣猛然间意识到明日香在喊什么,他把环在她腰间的胳膊移开,希望她不要再喊了。

随后,真嗣想,“她真是一个好闹钟。”

“对不起,我在睡觉的时候控制不了四肢,你是知道的。”

“是,你也控制不了那个吧。”明日香说,真嗣突然明白了明日香的意思,他的脸变的通红。

“啊……我要去洗个澡……”他急忙冲到了比较安全的浴室。

明日香仍然躺在床上自言自语,“我想我是没救了,我一定是喜欢上捉弄他了。”

真嗣几分钟后从浴室走了出来,穿着他的牛仔裤和衬衫,他发觉明日香在看他,他突然决定“我要报仇。”

“明日香,你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暴光’?不过我还是得说这样看起来很好。”

明日香立刻低头看了下自己是否真的‘暴了光’,让她庆幸的是,她身上还盖着东西。

“给你看!”明日香瞪了真嗣一眼,看得真嗣的后背直发凉。

从明日香的眼神中清醒过来,真嗣又开口了“你该穿衣服了,我去做早点,然后我们就可以打包裹了。”

说着,真嗣走进了厨房准备早点,明日香走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这时一个念头涌上脑海“我要让你付出代价,碇真嗣。”

在厨房里,真嗣喃喃自语“一定会是很漫长的一天……” 

距离第三次冲击已经有好几个月了,他们的生活从那时起变的跌宕起伏,甚至还有一些艰苦的工作。

他们设法把所有的种子都收集到,这样他们就可以有更大的选择余地。他们俩都不知道该怎么照顾农作物,也不知道怎么修建一所房子,万一出现什么差错就糟了,明日香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照书上说的去做。他们需要准备书籍。真嗣和明日香到图书馆转了一圈,把对他们有用的书全都带了回来,看了几本以后,真嗣决定用一辆吉普车来装这些东西,他在附近找到的那辆车就派上用场了,这样他们就可以用吉普车从第三新东京往外运东西了。

真嗣装了两大箱燃料,因为他们不知道此行要走多远,很快,他们出发的时候就要到了。

明日香的眼睛已经痊愈了,即使在视网膜上还有一些白色的小斑点,但她的视力已经恢复正常,这对真嗣来说的确是个安慰,明日香已经不再受着肉体上疼痛的折磨了,而且她的胳膊也恢复了,唯一不足的是她还不能使很大的力气,也没有活动,只要她做一下锻炼就会和以前一模一样的。

 

明日香坐在厨房里,用手指敲打着餐桌,她又变的像病人一样,因为她的胃又在像狮子

吼一样抱怨了。

“真嗣,你能不能再快一点,我可等不了一天的。”

“你还是没学会耐心,难道连第三次冲击都教不会你‘耐心’二字吗?”

“第三次冲击也教不会你怎样挺直腰杆。”明日香反驳。

“我的脊柱没问题,不然我怎么会站在这里给你做饭,给你,饭好了。”

明日香低头看了看眼前的盘子

“怎么又是米饭和蔬菜!已经连续四天了!”明日香大喊。

“你也看到了,附近没有别的东西,这总比没饭吃好吧……”

“我不饿了。”明日香把盘子推到了真嗣的面前。

“好吧,你不吃就算了。”真嗣动了一下盘子,就在真嗣快要拿过盘子的一刹那,明日香突然又把盘子抢了回去。

“这是我的!好吧,我吃。”明日香吃了起来,即使他已经厌恶那些米饭和蔬菜了。她的胃和食欲让她很快的就解决掉了她面前的食物,他们两个人都知道这是现在他们唯一能吃的的东西了,真嗣边吃边想着和明日香一起的行程,他们大概这几天就要出发了,越快离开越好,他们要在这个季节种庄稼。

“明日香,我想我们这两天就得走了。”真嗣边吃边说,“现在条件已经成熟了。”

“我们今天用不用办的隆重一点呢,真嗣?”

“明日香,这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你认真一点。”

“好吧,我们星期三走怎么样,两天以后。”

“好主意,我们可以用一天来安排一下,只是我还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你为什么要记录日期呢?我们又不用去上学。”

明日香注视着真嗣,好象在想些什么,“你怎么那么蠢?!”

“什么?你什么意思?我蠢?我只是问个问题罢了。”

“我把日期记录下来是为了我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来‘那个’,男孩子是不会来的,懂吗?笨蛋!”

真嗣停了下来,他的脸在一瞬间变的通红。

“我……我我……”真嗣都有一些口吃了,但他还想解释。

“别管它,你知道就好了,我吃完了,我今晚想早点睡,,我们明天还要早起。”

 

刷完碗,收拾好房间以后,真嗣和明日香就去睡觉了,真嗣躺在床上,凝视着熟悉的天花板,他可以听到躺在他身旁的明日香所发出的微微的喘息声,自从他们“同床共枕”的第一晚后,他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当他们睡在对方身旁时,就不会感到孤独与荒凉。

真嗣躺在那里开始回想第三次冲击后的第一个星期,他发现明日香比以前安静、温柔了,他用了一个星期和明日香谈心,他从谈话中有所收获,这也让他更加了解了明日香,他知道了在她的妈妈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也知道了她那时就发誓不再需要任何人,明日香跟他讲了被量产机围攻的时候自己有多痛苦,真嗣也告诉她,他充满了犯罪感,因为他当时没能驾驶初号机去援助她。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他们彼此都习惯了倾听,同时他们也开始了他们的行程,真嗣注意到原来的明日香有时还会再次出现,但已经没有以前那样暴力了,他甚至有一点喜欢上了他们之间的这种争吵,因为它可以让他们保持旺盛的精力,干什么也不那么费劲了,他瞥了一眼明日香,然后自己咧着嘴笑了起来,他终于有机会和明日香有一个崭新的开始了,这是他所一直期盼的,他自己心里想,“未来充满了希望,我们再不会有伤害和痛苦……”

 

第二天早上,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明日香醒过来,觉得全身暖洋洋的,她伸了个懒腰,忽然发现有一只胳膊环住了自己的腰,这勾起了她的欲望,但她此时还没做好充分的准备,她想了一会,决定叫醒真嗣,这是她唯一可以走的一条路……

“笨蛋真嗣!”

这个可怜的男孩猛的睁开眼。

“在我睡觉的时候对我动手动脚,也不害臊!”她看着真嗣大叫起来,真嗣猛然间意识到明日香在喊什么,他把环在她腰间的胳膊移开,希望她不要再喊了。

随后,真嗣想,“她真是一个好闹钟。”

“对不起,我在睡觉的时候控制不了四肢,你是知道的。”

“是,你也控制不了那个吧。”明日香说,真嗣突然明白了明日香的意思,他的脸变的通红。

“啊……我要去洗个澡……”他急忙冲到了比较安全的浴室。

明日香仍然躺在床上自言自语,“我想我是没救了,我一定是喜欢上捉弄他了。”

真嗣几分钟后从浴室走了出来,穿着他的牛仔裤和衬衫,他发觉明日香在看他,他突然决定“我要报仇。”

“明日香,你为什么要在我面前‘暴光’?不过我还是得说这样看起来很好。”

明日香立刻低头看了下自己是否真的‘暴了光’,让她庆幸的是,她身上还盖着东西。

“给你看!”明日香瞪了真嗣一眼,看得真嗣的后背直发凉。

从明日香的眼神中清醒过来,真嗣又开口了“你该穿衣服了,我去做早点,然后我们就可以打包裹了。”

说着,真嗣走进了厨房准备早点,明日香走到自己的房间,关上门,这时一个念头涌上脑海“我要让你付出代价,碇真嗣。”

在厨房里,真嗣喃喃自语“一定会是很漫长的一天……”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