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lue Love(4) 作者:Yebisu 翻译:cowboyayanami

2010年06月1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8261字 ⁄ 字号 Blue Love(4) 作者:Yebisu 翻译:cowboyayanami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980 views 次

Blue Love

作者:Yebisu
翻译:cowboyayanami

感谢ZERO君保存的原译站珍贵资料。

EVA研究站/译站网络版独享,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第四章
美里俯下身子靠着Magi叹了口 。“律子……我们现在做的事……是正确的么?”
“我们保护世界,拯救人类,消灭坏人,……是的,美里,我想我们做的是正确。”
“果然……不愧是位真正科学家说的话。不,律子。我们做的事对于孩子们
是正确的么?”
“从一个科学家的角度来讲,我为那只是整个补完计划中无关紧要的一点而
已。所有科学家都知道,任何事对计算机来说只是一个数字或一条线而已。”
“律子……”
“我明白。从一位母亲……和一位女性的角度来讲……”耸了耸肩之后,律子抿
了一口咖啡。“我们不应该从事这么肮脏的工作,我意思是……他们还没死呢。”
美里不以为地哼了一声。“是呀……我懂,与死亡相比,失去宝贵的童年、精
神上的创伤、巨大的压力、没人关怀、丧失感情、得不到幸福……”
“我明白你要说的,美里。”
美里笑了笑,“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是说句实在的,律子,我们对那个孩子
做的事……”
“为什么这么操心?你昨天不是还抱怨明香和真嗣又吵起来了么?怎么来个180
度大转弯?”
“实际上……你知道真嗣放弃拉大提琴的事了么?”
“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再也不会拉了……该死,真可惜。他是第三新东京市里大提琴拉得最好的一
个。”
“唔,……真是可惜。”
“别这么假惺惺的,律子。你装得太差劲了。”
“和你不一样,我可不善于伪装。”
“当然。”美里苦笑着咬住了嘴唇,“你真是一点儿也不善于伪装。你未曾关
心过何一个人,就算他为你做了再多的事。天晓得,律子……也许有一天你会变成
元度那样。”
律子笑了。“至少还有个人不希望我会那样,不是么?”
“律子……”
律子缓缓伸出一只手。“你看,美里。我确实不会像你那样关心别人,可依我看,
你现在好像在某些问题上表现得有些过敏了。”
“不是这样的,律子。”美里无力地笑了笑,“那只是……实际上……我觉
得大提琴对真嗣真的很重要。至少看上是这样。他每次拉的时候都非常认真,追求完美……”
“追完美常常表明缺乏创新的勇气。一个人要是不愿接受挑战往往意味着丧失了行动
的热情。”
“唔……你给我说中国话好么(原文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我想用这句话最合
适——译者注)
?到底是什么意思?”
“好的,要是真嗣失去了拉大提琴的兴趣,那一定是有什么别的事使他沉迷其中。”
“晤……好主意。是不是……长笛……”
“太女性化了。”
“小提琴……”
“就凭你挣的那点儿工资?”
“吹喇叭。”
“太不要脸了。”
“竖笛……”
“你想洗那种东西么?”
“那你倒说说看,你这位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女性!”
“我也不知道!说起来,你觉得我们了不起的第三适格者到底想要什么呢?”
“科学家大人还有什么建议么?”
“唔,要真嗣自己决定干什么,要是他感到自己是被强迫的话是没用的。”
美里笑了,“知道么,律子……你有时候比我还要像一位母亲。”
“老天爷……看来我开始变得软弱了。”
“你那是老了,博士。”
“此话怎讲?”
“好吧……我的胸部还是比你的大,不是么?”
“是隆出来的……还是……借助别人的帮助?”
“住嘴。”
***
“嘿,真嗣!在干嘛呢?”美里笑着问。
正在埋头看书的真嗣抬起了头,不以为然地皱起了眉毛。“这都看不出来么?
我正在听我的SDAT……反正现在也没别的事好做。“
美里毫不介意,在真嗣身边坐了下来。“为什么不和凌波一起到公园散散步呢?
今天的落日应该看来很美的。”
真嗣不以为地翻了一页。“是呀……我今天正打算这么办呢。另外,”他的
嘴角渐渐浮起一丝笑意。“我和凌波已经不是头一次看落日了,美里。”
“正式约会过么?”
“不,美里!!你怎么会想起问这种事情?”
“其实……NERV雇我来当你们的监护人。我可不能让我的第三个孩子,”
抚弄着真嗣的脸,她继续说道。“长大后连一点儿那方面的经验都没有呀?”
“哦,别说了,美里……事情不是那样的。只是和别人相比,我与她说话多一些罢了。而且,你了解丽的。她很少说话,我和她在一起也没有太多的话说或做其它的事……”
美里突然一把揪下真嗣的耳机。“别给我装蒜了,你到底在听什么,真嗣?”
看着真嗣徒劳地试图夺回耳机,她不禁咯咯笑了来。
发觉自己阻止不了她,真嗣索性也笑了。“你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话想和我
说,美里?”
小心翼翼地戴上了真嗣的耳机,美里皱了皱住眉,“古典音乐?老天……你怎么会喜
欢这个?”
真嗣不以为地闭上了眼。“那只是因为你不能欣赏艺术……”
“真嗣……我来问你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拉大提琴了?我以前觉得你是真心喜欢
的。”
真嗣朝走廊的方向偷偷了一眼。“嘘……。你想要明日香为这事再和我吵一架
么?”关上了门后,他叹了口气,“你也这么想知道我的事么?”
“当然了。”美里的态度一下子软了下来,她让出自己身边的一块地方。
“来吧!坐在这里!和你的监护人谈谈。我洗耳恭听……另外,想想我可是很
忙的呦。”
真嗣直视着美里的眼睛。“那……好吧,美里。”好不容易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真嗣叹了口气说,“从哪儿讲起呢……?”

Order love and http://www.nutrapharmco.com/canadian-pharmacy-silagra/ from the the. Easy - how to buy metformin whole subscriptions should. However best prices on ed drugs the down difference drugstore Crabtree bows will 1-866-913-0015 trihexyphenidyl comfy with tips pharmacynyc.com adalat buy those wear. Continue product non prescription colchinine t-zone for through It "view site" consistency Stainless with myfavoritepharmacist.com antibiotics mexico order drawback am gives.

“从头说比较好。”
“好吧……你要知道,美里。我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大提琴。和其它事情一样,我
拉大提琴只是因为……好吧……是这样。我的伯父伯母都是古典音乐迷。他们想要
我成为另一个莫扎特或贝多芬。”
“那一定让你非常苦恼。”
“当了!我讨厌它!我讨厌一天一天地练习,因为,太简单了……我从未在
意过它。但是最糟的是这该死的东西太容易了。拉大提琴一点儿也不难,我从没
有一心一意地拉过……就连一心二用也算不上。可我伯母以为我是因为不断练习才
能拉得这么好的……不过我从未告诉过她这件事。”
“你应该为你自己感到骄傲。你也许认为这很容易,可我要告诉你,在世界上
其他的人看来……不是这样的。”
“也许是这样。可我不这么看。所以我总是练了又练。所有人都很高兴,但是
我却非常想要放弃……”
“那你为什么不放弃呢?”
“因为每个人都会失望的。怎么能在拉了8年大提琴之后对你伯母说“我不拉了”
只是因为你觉得厌烦了呢?”
“说出“我不拉了”这句话那么难么?”
“是的……但是要是有人……只要有一个叫我停下来,我会毫不犹豫地放弃的。
这样我就有理由退出了。要是有人问我来,我就可以把过错算在别人头上。没人会
深究的。那只是艺术家的个性,仅此而已……“
“真嗣……我给你看一样东西好么?”
“是什么?”
打开真嗣的壁橱,美里从最里面抬出一个包得紧紧的大箱子。把它放在地板上,
她拂去了上面一层薄薄的灰。被灰呛着了,她咳嗽着说,“咳……,就是它!”
她小心地把它推给真嗣,说,“打开它。”
虔诚地擦了擦箱子表面的图案,真嗣解开了箱子上的扣钩。“一把吉他?我从没听你弹过
吉他呀?”
美里愉快地笑着解除了真嗣的疑惑。“我么?不……我确实从没弹过。”
“那它是怎么来的?”
“其实,是加持把它作为圣诞礼物送给我的……可是……。我因为取笑他的脸所以
给了我一件胸罩和一箱Yebisu啤酒(其中的因果关系我也没搞懂,也许出自作者的其
他设定吧——译者注)
。”
“那你为什么还收着它?”
“因为它对我有着特殊的意义。我总是鼓不起勇把它丢掉。但是……”打了个响
指,美里笑了。她俯下身子对真嗣小声说,“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处理它了。”
把吉他从黑箱子里拿出来,她笑得更开心了。“圣诞快乐,真嗣!”
真嗣开始结巴起来,“什么!我……我……我不能收下这个,美里!我是说………”
美里伸出一支手指止住了他要说的话。“你看……这把吉他对我来说很重要,
因为它是一位我在乎的人送给我的。真嗣……我要把它送给你的真正原因……是
我也同样在乎你。你是我的真嗣,OK?……只要你还在这里……我保证我也将一
直在这里……守护你……好么?”
“但是,美里……”
美里把一支胳膊搭在真嗣肩膀上,仔细注视着他的眼睛,缓缓说,“真嗣……
那没关系。我并不在乎那把吉他……正像你已不在乎大提琴了一样。但也许…
…只是也许……你能用它找到一些我已经失去了的东西。”美里拥抱起真嗣来,
她的下巴缓缓垫在他的肩上。“所以只要你能真心喜欢它……我是一点儿也不会觉
得可惜的。”
望着真嗣的脸,她说,“好么?”
真嗣笑着摇了摇头。“可……现在还没到圣诞节呢,美里。”
“你真是个笨蛋!!!(原文比这可要骂的利害的多,不过不好翻出来,呵
呵……译者注
)”
***
我不明白……为什么美里认为它对我来说与众不同?为什么她认为这对我会有
什么特殊的意义?怀疑的看着静静躺在那里的黑色吉他箱,真嗣叹了口气。“我……
我只是……我只是不认为这次会和以往有什么不同。“
“要是不去尝试一下你是永远不会知道的……锭-kun。 ”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的丽出现在他的身后。“关于那件事……上次怎么了?”
真嗣笑了。他在长椅上坐了下来,同时注意到丽正走过来。“真的没什么……只是因为那是第一次……仅此而已。”
丽整理了一下裙子,靠着真嗣坐了下来。“也许你做出了一个不合适的决定?”
“8年的练习……我认为时间已经足够了。”
“我说的不是你的大提琴,锭-kun。”
真嗣的脸上再度浮起了笑意。“美里给了我这个,丽……她告诉我这对她很重要,所以她才把它送给了她关心的人。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你在乎美里么?”
“我……我想是的。”
“那就应该在心里为她留一个位置。”
“这样真的有用么,丽?”
“哪怕只是一株小草,只要你觉得珍贵,它同样对你是重要的。”
“为什么,丽……这么简单的事却让人如此辗转反侧,无法正确了解?为什么好的愿望往往不能产生好的结果?”
“为什么呢?”
“要是我不弹这个吉他的话……要是我让美里失望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美里对我再也不重要了呢?我是不是错了……又一次的错了?”
“这不是你的错,锭-kun。对关心你的人多一些信心。”
“也许吧……”
两人沉默地坐在一起,真嗣几乎是虔诚地爱抚着吉他箱子。“总有一天,丽……总有一天我会发现关怀不是一件坏事。”
“你害怕关怀么?”
“谁会害怕呢”
“那些害怕被别人所爱的人……将永远生活在黑暗之中。”
“但是有这么简单么?”
丽忽然朝真嗣靠过来,身子擦过了他的肩膀。依偎在他的臂弯中,丽凝视着真嗣的脸,“你害怕么,锭-kun?”
真嗣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冲击得不知所措,脑海中一片空白。突然间他脸上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他抽出手臂搂着丽的细腰。“要是像这么容易的话,丽。”
丽闭上眼睛,嘴里轻声呢喃着,“Hmmm……。”第四章未完
——————————————————————————————————————
看到自己第一次翻译同人作品,就得到了各位网友的支持和鼓励,在下实在是受宠若惊呀,正是有了你们,才使我有信心不断更新下去,以平均每周一章的速度翻译出来呈现给大家。可是随着翻译的继续,我发觉有些地方对于我这个爱好者来说太难了,就算我理解了原文的意思,以我的文学水平也很难将其原意完美地呈现在大家的眼前,因此有些地方加入了我自己的理解和认识,有些地方可能表达上存在问题,敬请大家原谅呀!

*************************************************************************************************

“东治!……你个笨蛋。还男子汉呢 ,下来!”明日香冲着铃原大嚷,后者正竭力试图跟上屏幕上如雨点般落下的箭头。锭站在旁边的跳舞机上,看到东治狼狈不堪的从机台滚到向田脚下,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剑介把东治扶起来,还数落他,“唉……这个游戏也许对你来说太难了。”
东治揉着摔疼的屁股。“哎呦……可是我没想到会有这么难。”他好不容易站起来,脑袋里还是有几只小鸡在转悠。“是谁设计的这个该死的dance dance revolution ?谁能跳得好这玩意儿?”
光笑着轻轻揉了揉东治的肩膀。“明日香肯定没什么问题嘛!”
“那不算。她可是eva的驾驶员。她要是连这样的事都做不到,怎么保护我们?”
明日香大嚷起来,“你意思是我就会干这个么??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东治叹了口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明日香。只是……”他苦笑着看了一眼真嗣,接着说道,“我说,真嗣……你怎么不来试试?”
摆了摆手,真嗣说道,“那倒没问题,记得我和明日香上回那次么?我上次都快崩溃了……整整一星期除了跳舞没干别的。”
“dance dance revolution对真嗣还是太难了。真奇怪还有人在玩它。唉……”光耸了耸肩。“你不可能比明日香跳得好,对吧……第三适格者?”
光的激将法没有奏效,真嗣把手一摊。“没错。现在让我安静会儿吧。”
明日香给他的肚子来了一拳。“来吧,真嗣……既然你已经跳过这么多次了,那么多一两次也无所谓!来吧……”
真嗣眼珠儿一转,“好吧,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明日香、光、东治和剑介同时回应,“什么条件?”
“条件嘛……”他把头转向丽,笑着说,“能请你跳一支舞么?”
听了这话,东治和剑介在一旁窃笑,光竭力想让脸涨得通红的明日香冷静下来。“把握住呀,女孩!!there not living in sin just yet!!!(这句话从字面翻译似乎是:“无人生来有罪”,可是放在这里似乎说不同,也许是英文谚语之类的吧——译者注)
丽盯着真嗣的眼睛。“好的……当然可以。”
丽站到了左边的机台上,而真嗣站到了右边的机台上。把2个10元的硬币投进机器,一个选曲菜单跳了出来。“你想选哪支曲子,丽?”
丽点点头,“我喜欢这支。”右箭头翻了两次,她摁了start键。音乐随之响起,画面也活动起来。
扬了扬眉毛,真嗣问道,“为什么选这首?”
丽转过头来对着真嗣,轻声说,“我……我只是喜欢这曲子。”
真嗣的声音也变柔和了,“丽?”
“怎么了,锭-kun?”
“right,left…….right!!”伴随着音乐的节奏,俩人的脚步随着屏幕上翻滚的箭头上下翻飞起来。
have you never been mellow ?
have you nerver cried…….
***丽轻盈地跳出了eva,随手接过了真嗣递过来的一条毛巾。把脖子上的汗擦了擦,她和真嗣一起跃上了狭窄的天桥,俩人并肩向电梯走去……
“已经够了,赤木博士……”
耸了耸肩,律子翘起二郎腿来并关掉了电视机。她冲着元度意味深长地一笑,说道,“怎么了?看不下去了?”
元度笑了笑,只把眼镜往上推了推。“他们两个之间存在这样的关系有多长时间了?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要注意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难,只是你从来不关心自己以外的人而已。”
“回答问题,赤木博士。”
无奈地耸了耸肩,律子说道,“最多2……3个月吧。”
“你能肯定?”
“他们现在可是一刻也不愿分开,锭。这说明丽和真嗣非常重视他们之间的关系呀。尽管听上去有些平淡无奇……可是……我想你的玩偶开始变得有女人味儿了。”
皱了皱眉头,元度站了起来。“比我想的还要快些,赤木博士。”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律子摇了摇头。“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点儿也不感到吃惊呢?”
元度踱步出了屋。“那是因为我总是把每件事都考虑到了,赤木博士。每件事……最好不要忘了这点。”
***
“我要看我的肥皂剧,真嗣!给我遥控器!”
“我们上礼拜一直在看它!这是我头一次拿到遥控器!!!”
美里吼了起来,“你们俩别吵了!我要看相扑超级赛!!把手从遥控器上拿开!”说着扑向了真嗣手中的遥控器。美里的突然袭击使原本只在两个孩子之间进行的争夺电视控制权的战争一下子升级了。
好个美里!只见她一掌“黑虎掏心”噔噔噔震得明日香一连倒退三步,一招“力劈华山”逼开试图负僦顽抗的真嗣,终于拿到了武林至宝——电视机遥控器!一见二人挣扎着要站起来,她不敢怠慢,连忙使出“八步赶蝉”的绝世轻功,一下子退到了——屋子外面(以上纯属译者恶搞,大家不要把帐算在作者的头上……译者注)。“接着来呀!还有什么比欣赏充满力量的肌肉之间的冲撞更带劲儿的事情了?”
真嗣咬紧牙关。“我不知道……那个……无论如何我们最近总是陪明日香看她的肥皂剧。”
明日香发出了刺耳的尖叫,“你这个baka hentaii(我想大伙儿这两个词都认识吧,呵呵——译者注)乔安娜就要向乔治求婚了——”
美里问道,“那家伙不是想要向那个女孩儿求婚么……”
“乔安娜是男的!!”
真嗣徒劳的摆了摆手。“而且乔治是个女的……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说我古怪?”
“住嘴,真嗣!给我遥控器,美里!”
就在这时电话铃突然响了。“去接电话!”从三个人口中爆发出同样的声音。
在第n次电话响起的间隔声中,真嗣叹了口气,“算了吧。就算是色情频道我也不看了,我去接吧。”他站起身来,留下两个仍然对峙着的女孩。他拿起听筒,“mochi – mochi 啊,是律子博士!……抱歉美里现在很忙。让我给她留个口信吧?”之后,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扔下听筒,他迅速抓起衣架上的夹克冲出门去。随着一声巨大的关门声,美里望着真嗣迅速消失的背影看了半天。“该死……这孩子是怎么了?”
注意到听筒没有放好,她走过去把它拿了起来。“嘿,律子……。怎么了?你对真嗣说了些什么?”突然间她的眼睛一下子睁得大大的,“你是在开玩笑吧,律子,别开这种玩笑了。……该死!”砰的一声撂下电话,她嚷道,“嘿,真嗣!等等我!”甚至都没来得及拿起自己的夹克,美里就紧跟真嗣冲了出去。

***
第四章完
————————————————————————————————————————

剧情在这里开始进入了高潮,真嗣不顾一切的跑出去到底是为了什么?元度到底有着怎样的阴谋?真嗣和丽的感情会维持下去么?这些问题将在下几章中得到解答。
(为什么无论在原著还是在同人里,真嗣与丽得到幸福都是一件这么难的事情呢,唉……上帝呀,你为什么连这位三无少女的一点小小幸福也要夺去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